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猫血》第一章 [2007-2-16]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作者:午夜恋情


  黑夜,是开始,也是结束。
  ——题记

  这个世界上有鬼吗?我不知道。
  不记得是在什么时候,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说有一个人扭断了猫的脖子,他把嘴凑上去吸猫的血,然后他的狗又咬断了他的脖子,去吸他的血……
  我常常想,最后一个被咬断脖子的,会是什么?
  我下面要讲的故事,跟我上面听说的故事完全没有关系,但,也许会跟你有关系。
  看,它就站在你的身后……


  第一章

  1
  黑夜来临了。
  这个夜晚,对于柳桥镇的镇民来说没什么奇怪的,对于镇上唯一一所中学的学生来说也没什么奇怪的,除了阴沉的苍穹里夹杂着朦胧的雷电,一切都跟平常一样。
  高一(二)班的教室里陷入了一片少有的安静,是的,连班里平时最爱闹的几个学生这会儿也都没了动静。四周围只有翻书页和写字的声音,还有那时不时响起的沉闷雷声,在提醒着人们明天将是一个糟糕的天气。然而,那场雨却始终没有下下来,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就象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如若一被触发,将一发不可收拾。
  王利生就那样直挺挺的坐在靠墙的座位上,眼睛呆滞的望着前方,眼神涣散,似乎无法聚拢一样。他发觉自己的手在发抖,甚至于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喉咙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象是被困在笼子里某种生物的咆哮,但这种咆哮却无法冲破喉咙,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见。
  坐在前排的周峰终于忍不住转过身来。他昨晚跟王利生一起在网吧上网,回来以后王利生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就跟丢了魂似的,他问了,但王利生什么也不肯说。他本来以为王利生是为了李雪的事生气,谁都知道在传奇网吧有个长得非常漂亮的收银的女孩叫李雪,连校花都赶不上她,这学校里天天冒着被老师抓的风险跑去传奇网吧的人除了沉迷网络游戏之外,还有一半是为了李雪,也包括王利生跟周峰,但后来周峰考虑到兄弟比女人更重要,于是就自动出局了。有一次在网吧,周峰看见一个男人对李雪动手动脚,他二话没说,走过去抓起一张凳子就朝那个男人的头上砸去,直打到那个男人跪在地上叫他爷爷,连医药费都没赔。周峰在学校是个让人害怕的人物,不仅仅因为他父亲是柳桥镇的镇长,还有他那种玩命的性格,都是前些年看古惑仔闹的。不过最后王利生也没追到李雪,也就是在昨天,李雪带了一个男生去网吧,还向别人介绍是她男朋友,而那个斯斯文文,有着高度近视的男生居然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江涛,也是校长的儿子。
  周峰观察了一下,王利生的样子不象是失恋,然后又自作聪明的认为王利生是因为昨天班会的事情,那个该死的瘦得跟萝卜条一样的班主任竟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宣布三大最差学生,王利生成绩不好,又爱惹事,所以很荣幸、也顺理成章榜上有名,虽然周峰比王利生爱惹事一百倍,可他的成绩却一直名列前茅,他永远也评不上最差学生,不过他跟最好学生也沾不上边。班主任唾沫横飞的宣布完以后,并且还让最差学生通知家长,下个星期三开家长会。
  说起他们的班主任,那可真是太让人讨厌了,他总是没有时间规律的突袭传奇网吧,不管你是哪个班级的学生,他都要想尽办法把你“说”回学校,搞得那些学生每次上网都提心吊胆,有的学生躲在网吧抽烟,就怕让他撞上,谁也摸不准他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他还总在班会,甚至在课间操的时候用高音喇叭不厌其烦的说上网的害处,更是举了一大堆骇人听闻的例子说某某某因为痴迷网络,最终走入歧途什么的。当他用了浑身解数也浇不灭网络游戏带给学生的诱惑时,他最终选择了放弃,连续半个多月没再提过网络,也没再去过网吧了。
  当以上两种可能都排除掉以后,周峰认为王利生应该是被人欺负了,这让他恼火,所以他一转身就劈头盖脑的问:“生子,告诉我,是不是哪个欺负你了?”
  其实周峰的声音并不是特别大,但由于教室里过于安静,使得他的这句话比外面的雷声带给大家的震惊还要大,所有的人很自然的抬起头朝这边看了一眼,但又马上低下头去。
  周峰看着一脸茫然的王利生,心里更是烦躁:“说啊!你怎么傻了?”
  王利生回过神来,从鼻孔里发出一声闷哼:“没。”
  “你当不当我是兄弟?是的话就告诉我,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说完,他又朝王利生同桌的一个胖女生低吼:“看什么看?”
  胡英没说话,但不自觉的白了周峰一眼。
  “哟!你还敢瞪我?矮冬瓜,你信不信我把你眼珠挖出来!”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正是花一般的年龄,虽然胡英知道自己不好看,而且又矮又胖,但她的内心绝对接受不了别人给她这样的绰号,而且还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她的自尊一下子受到了伤害。于是她又瞪了周峰一眼。
  “瞪你妈个头!”
  周峰说这话的时候,他顺手操起王利生桌上的一本书,话音未落,他拿着书就朝胡英的脸上抽去。
  胡英撇了撇嘴,强忍住要落下来的眼泪,脸颊火辣辣的痛,尽管她在心里诅咒周峰该下一万次地狱,可这会儿却再也不敢抬头看周峰一眼。
  所有的同学都漠然的看着这一切,有的人甚至幸灾乐祸。其实长得难看并不是胡英的错,可是在别人看来,仿佛丑陋本身就是一种错。所以,胡英被欺负,没人当一回事,当然,也没人敢当一回事。
  这时,王利生突然抓住周峰的手,凑到他的耳边说:“以后咱别去上网了。”
  “什么?”周峰掏了掏发痒的耳朵,他听清楚了王利生的话,只是王利生靠得太近,让他的耳膜敏感。
  王利生又说了一遍,这次的声音更轻。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他看着王利生,王利生的表情极其复杂,他从王利生的眼睛里隐约读到了一种恐惧。
  这是他以前从没看到过的。
  王利生用力地甩了甩头,似乎想努力的甩掉什么,他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然后把桌上的书一股脑地扫进抽屉里,站起身走出了教室。
  周峰望着王利生的背影,他有些莫名其妙,王利生怎么了?是不是撞邪了?
  王利生的确是撞邪了。
  王利生忘不了昨晚发生那可怕的一幕,也许别人会认为那只是一个荒谬的意外,也是一个吓人的恶作剧,他也曾这样安慰自己,可是没用,整整一天了,他仍然无法从那种深深的恐惧中挣脱出来,就象一个甩不掉的梦魇一样,由内到外,将他紧紧地缠住。
  由于班主任不再去网吧突袭了以后,那些整天爱泡网的学生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以前还跟老师编些乱七八糟的理由请假,现在他们想去随时就去,课也懒得上,家长给的钱几乎全让他们送给传奇网吧,还有购买游戏点卡了。
  传奇网吧是柳桥镇唯一的一间网吧,做了最好的监控系统和通话设备。昨晚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周峰跟王利生吃完晚饭就去上网了,一直到深夜,王利生正玩得起劲,电脑突然死机,他骂了一句粗话,趁着重启的时间去了趟厕所,在厕所的镜子里看到一张憔悴不堪的脸,由于经常熬夜,长时间的对着电脑屏幕,肤色干燥得发青,眼窝深深的陷进去,眼睛里全是血丝,加上王利生本来就很瘦,这会儿从镜子里看起来,他活象一具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
  王利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冷战。
  他用水洗了把脸又坐回到电脑前面,他的电脑屏幕上是一片漆黑,那种黑并不象关机的自然黑,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的黑色,于是他又重启了一次,依然没有反应。这个时候在网吧包夜的人不是蜷在椅子里睡着了就是在专注的看自己的屏幕,谁也没有注意到王利生的电脑有什么不妥。
  正当王利生准备叫网管的时候,黑漆漆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些白色的小圆点,那些小圆点似乎还在动,就象是刚刚脱离母体的幼虫,正在不安份的蠕动着,慢慢竟变成了一些模糊不清的文字。
  因为字太小了,王利生忍不住把脸凑近了电脑想去辨认,那些白色的小圆点在一瞬间变大,字体占据了整个屏幕。
  王利生就象被高压电击中了一样,他猛地坐直了身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屏幕。
  很简单的三个字,但带给王利生的却是一种致命的恐惧。
  ——帮帮我。
  等他回过神来,那些字也没了,电脑又恢复了正常,可是王利生再也无法平静了,他甚至不敢去碰那台电脑,似乎那鼠标就是定时炸弹的按钮,他只要一碰到,自己就会被炸个稀巴烂。他就那样毫无意识的坐着,一直到天快亮了周峰叫他回宿舍。
  王利生一整天都在想那件事情,他知道绝不是自己出现的幻觉,他昨晚确实在传奇网吧他常用的那台电脑上看见了三个字。帮帮我。是什么意思?他不敢跟周峰说,也不知道怎么跟周峰说,他怕周峰会认为他有神经病。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全是那三个见鬼的字。
  该死的!这个时间又到了!就象每晚的新闻联播一样准时!王利生突然开始讨厌自己,为什么要有半夜起来上厕所的习惯?
  王利生懊恼的撕了一团纸,摸黑着走出了宿舍,他这会儿的确有些害怕,都是昨晚那台电脑闹的,但他更不愿叫醒周峰,周峰总说他不够霸气,如果让周峰知道自己连上厕所都害怕,不仅仅是周峰,只怕其他同学牙齿都会笑掉。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照亮了沉睡中的校园,王利生不由自主的朝厕所方向跑了过去。
  厕所里很安静,安静得只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日光灯因为蒙上了一层灰尘,照出来的光此时竟是一种诡异的淡蓝色。
  为了壮胆,王利生吹起了口哨,可是没吹两句他就停了,口哨声在厕所里听起来有一种空洞的回响,吹得他自己毛骨悚然。
  他努力的想着其他的事情,想着李雪那双清澈动人的眼睛,可是想着想着,李雪的眼睛不知不觉竟被电脑屏幕上那三个可怖的字代替了。
  王利生记得,昨晚大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传奇网吧的一台电脑突然死机,漆黑的屏幕上出现了三个莫名其妙的字……
  王利生觉得自己就快要疯了。
  他再也不敢蹲了,穿好裤子推开了门,他打开水龙头匆匆洗了一下手,正准备离开,他突然听到了一阵似有若无的声音。
  他立刻转身,警觉的问:“谁?”
  没人回答,也许根本没人。
  然而,他却又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让他心悸的声音。
  那声音就来自最里面的那扇门。
  “谁?是谁在那里?”王利生壮着胆子问 ,但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颤抖,他慢慢的往那扇门靠过去。
  那扇门突然“砰”地一声被撞开了,这带着回响的猛烈撞击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把王利生吓了一大跳,也把他惊醒了,他刚想爆发他原本就不好的脾气,他看见了躺在地上的一个男人,他的眼睛顿时瞪大了。
  地上的人满脸都是血,穿着白衬衫,白衬衫上面也被沾了斑斑血迹,他用手捂住满是血的脸,蜷在地上不停地抽动着身子。
  王利生的胆子再大,他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吓住了,更何况他昨晚在传奇网吧已经被吓到了一次。他楞楞的站在那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脚步也无法移动。
  他清楚的听见了粗重的喘息声,但却分不清是地上的人还是他自己的。
  地上的人似乎放松了身体,他用那只带血的手掌按在地上,很费力的往王利生面前爬去。
  他要干什么?王利生屏住呼吸问自己。
  地上的人抓住了王利生的裤脚,他抬起了那张满是鲜血的脸,那些血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淌着。
  他看着王利生,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神情。
  他张开嘴,那些血很快从鼻子里流进他的嘴里,他从喉咙里发出一种沙哑、象鬼哭般的声音:“帮……帮……我……”
  王利生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他从来没象现在这般恐惧过,他只是迟疑了片刻,随即便挣开那只抓住他裤脚的手,拔起腿就朝门外跑了出去。
  刚跑到男生宿舍楼下,他冷不防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差点把他的魂都吓出来了,这一吓,他终于听见自己发出一声惊悚入髓的尖叫,也没来得及看清楚撞到的那个人是谁,惊魂未定的往楼上跑去。
  “王利生!你搞什么?”
  王利生早没影了。
  王利生的样子把教导主任给弄糊涂了,他从地上捡起手电筒,他想了想王利生刚刚的表情,又看了看厕所,他定了定神,迈起腿朝厕所方向走去。

  2
  王利生跑回宿舍躺到床上以后,一夜无眠。
  黑暗中,那双求助的眼睛一直浮在他的眼前,因为那个人的脸上全是血,再加上王利生当时害怕到极点,所以王利生也没认出来他的样子,他是谁?为什么三更半夜满脸都是血?而且还会在厕所里?那些血是怎么来的?
  王利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没管那个人,他看起来显然伤得很厉害。如果换成别人不知道会怎么做,但是王利生确实害怕,他根本没想到要帮他。
  帮?
  王利生猛地想起来了,他晚上看见的那个人说出来的话,居然跟他在传奇网吧的电脑屏幕上看到的那三个字一模一样!
  纯粹只是一种巧合吗?不!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这样的巧合!王利生发现,如果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绝不是一般的恐怖。
  王利生突然想,晚上在厕所看见的那个人,也许,不是人,那么,他是……
  想到这里,王利生的全身剧烈地抽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暴雨终于疯狂而至。
  这场暴雨,对于王利生来说,就象是沉睡了千年尚未腐烂的灵魂,咆哮着穿越苍穹,卷袭着整个世界……
  同一时间。
  一个人影低垂着头,象个幽灵一样在走廊里徘徊着。偶尔一道短暂的闪电,使整个校园陷入了某种诡异的气氛当中。
  人影犹豫了很久,似乎鼓足了勇气去敲那扇门。
  轻轻的叩门声被淹没在狂风暴雨中,于是人影又敲了敲,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手上加了点力度。
  “谁?”门里的声音几乎跟雷声同时响了起来,重叠在一起。
  “是我……”
  屋里的灯亮了,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
  屋外,风把那些树枝吹得发出尖利刺耳的声音,而那些随风猛颤的枝叶,在这暗夜,就象是无数的幽魂怨影在没有节奏的跳着一曲拙劣不堪的舞蹈。
  风更猛了,雨更大了。

  3
  女生宿舍里,睡在上铺的王玲突然被一阵雷声惊醒了,她睁开眼睛,刚好看到窗户是开着的,被风吹得“砰砰”直响,狂风卷着暴雨直往宿舍里飘,窗户旁边睡的是王玲的同桌张海英。张海英是个整天只知道嘻嘻哈哈,没有烦恼的女孩,她只要睡下了,就算天塌下来她也醒不了。这不,她就睡在窗户旁边,而且头还朝着窗户,这么吵她也浑然不知。
  王玲想了想就坐了起来,如果张海英这样睡一个晚上,雨不停的话,只怕明天张海英就要生病了。
  王玲小心翼翼的抓住床头,她用脚试探着去踩下铺的床沿,这一踩,她差点尖叫出来,她的脚碰到了一个软绵绵,而且冰凉的东西,她一紧张,整个重心就落在了那个光滑的不明物体上面。下铺立刻传来一声鬼叫:“哎呀!我说王玲你要死啊!踩着我胳膊还那么用力!不是你的肉你不疼啊?”
  那只胳膊收了回去,王玲跳下床,边摸索着鞋子边忙不迭的说:“对不起,对不起啊!”
  李霞揉着胳膊问:“你半夜起来干嘛?”
  “哦,下雨了,我想把窗户关上,张海英会淋到雨的,我怕她明天生病。”
  “嗯,那你去关吧,我帮你照着。”说完,李霞便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一个小巧的手电筒。
  王玲把窗户关好后,又把张海英的被子掉了个头,帮她盖好,然后又去检查其他的女孩有没有盖好被子,这才放心的对李霞说:“好了,谢谢你啊,没事了,你也睡吧。”
  “王玲,你陪我说说话,好吗?我睡不着,心里憋得慌。”
  “小孩子有什么憋得慌的?明天再聊吧,这都几点了?赶紧睡吧,一会儿该起不来早自习了。”
  李霞撒娇着,象孩子般抓住王玲的手,边摇边说:“王玲,好王玲,你就陪我聊会儿吧,就一会儿,好不好嘛?”
  李霞是班里最小的女孩,也是整个高一年级最小的学生,一个月前才过完十六岁生日,虽然她年龄小,但她是个学习尖子,学校特别看重她,她也不负众望,这次的作文比赛,她的一篇《母亲》在全县拿了第一名,老师们更是有事没事就把她挂在嘴边夸,很难想象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她也会有心烦的事。
  王玲看了看她那副可爱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拒绝,谁叫自己平时最疼她呢。于是说:“好吧,那就陪你聊会儿,但咱们先说好,可就是一会儿啊,我可不想明天上课的时候打瞌睡,还有熊猫眼。”
  “嗯,嗯,躺进来吧,我们挤一挤。”李霞边说边往里面躺,挪出个位置给王玲,然后把手电筒关了塞到枕头底下。
  王玲说:“被子很久没洗了吧?有一股味道了。”
  李霞娇羞的说:“嗯,可是我不会洗。”
  “明天要是不下雨,我帮你洗吧。”
  “不用,后天不是周末吗?我拿回家给我妈洗,我正好回家拿钱。”
  王玲忍不住问:“拿钱?我前两天不是看到你还有三百多块钱吗?你的钱呢?”
  “我……我买,买东西了。”李霞支吾着,她不敢告诉王玲,她不仅那三百块钱没了,还找同学借了两百,她现在只剩下二十块钱了,后天再不回家拿钱,她连吃饭都成问题了,但她不敢说,王玲平时虽然象姐姐一样疼她,可王玲是个极其节约的人,王玲是从农村转到这所学校来的,因为家庭条件太苦了,所以她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要是让王玲知道那五百块钱的去向,她不气得跳起来才怪呢。
  “买东西?你买什么了?”王玲问。黑暗中,她看不到李霞的表情,但她感觉得到李霞在撒谎。
  “真的是买东西了,你相信我嘛。”李霞从被子里挽住王玲的胳膊,把脸贴在王玲的肩膀上,转开了话题,她轻声的问:“王玲,你喜欢过一个人吗?”
  “我?”王玲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她的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一张十分帅气的脸,从王玲转学的第一天,王玲就觉得他长得象金诚武,也默默的喜欢上了他,可是他从没正眼瞧过自己,她只是许多女生当中很普通的一个,甚至是最不起眼的,她知道自己的这种喜欢注定是毫无指望的单相思,所以她从没表露过自己,更不敢告诉别人,她处处躲着他,但又不经意的时刻注意他,也许在别人眼里,他是个无药可救的坏学生,可是对于王玲,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王玲的脸不由得热了,心跳也快了,感觉酸溜溜的,说不出来是幸福还是难过。
  “有吗?王玲?”
  “唔……没有。”
  “没有?没有还想那么久?你肯定有,告诉我他是谁?是我们班的吗?”
  “真的没有。”王玲面红耳赤,她庆幸这是在晚上,李霞看不到她的表情,否则她真要羞死了。
  “还敢撒谎!你信不信我挠你痒?”说这话时,李霞的手已经伸到了王玲的胳肢窝里。两个女孩笑闹成一团。
  她们的举动很快引起了同室其他女生的抗议,有人大声的说:“吵什么吵?三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
  她们立刻就停了下来,但还是忍不住蒙在被子里憋着笑。许久,王玲把头探出来透了一口气,李霞也跟着钻了出来。
  王玲想了一下说:“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该不是你喜欢上谁了吧?”
  李霞笑着:“我……也没有。”
  王玲侧过身子,面对着李霞:“不是来真的吧?小丫头,你才刚满十六岁啊!”
  李霞咕哝着:“十六岁也不小了嘛,你也就比我大一岁而已。”
  “原来是真的?你在谈恋爱?你知不知道这样不好?会影响学习的,那么多人疼你,关心你,你怎么能让大家失望呢?你明不明白早恋有多可怕?”王玲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其实是很虚的,难道她自己暗恋别的男生就不属于早恋吗?但她必须这么做,她不想看到李霞这么优秀的学生早恋,李霞才十六岁!
  “我没有,我们根本没见过面。”
  “没见过面?”王玲一时没反应过来。
  “嗯,就是在网上见过的……”
  “老天!你在网恋?”王玲惊呆了。
  李霞慌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嘘!你小声一点呀!你想明天让全校的人都知道啊?”李霞急得都要哭了。
  “我真不明白,没见过面的人谈什么感情呢?”
  李霞轻柔的说着:“你是不明白的,连我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我脑子里全是他,真的,他跟我们学校的男生不一样,我跟他视频过的,改天我带你去,让你也看看他,他长得不是特别帅,但是象个艺术家,我最喜欢他在视频里抽烟的样子,有一点点酷,还有一点点忧郁,你知道吗?他跟我说的很多事情,都是我以前从没听说过的,我真的好崇拜他,好喜欢他,你理解我吗?王玲?”
  王玲在黑暗中摇了摇头:“不理解,我觉得你疯了。”
  “是,我不仅疯了,还很害怕。”
  “你当然应该害怕,你没听班主任说了那么多上网的害处吗?如果这样,我宁可你喜欢我们学校的,网络是什么?那都是虚幻的,那里面什么样的人都有,你知不知道?”
  李霞说:“我知道,但我不是怕他骗我,我相信他。”
  “你要再这样沉迷下去,你就无药可救了,李霞。”
  “不是,你听我说。”李霞突然压低了嗓音,她的双手紧紧抱住了王玲的胳膊,她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她接着说:“你知道我们班主任为什么那么反对学生上网吗?”
  “别说是他,换成是我,我也反对!上网多不好啊,你看看咱们班那几个游戏狂,熬得人不象人,鬼不象鬼,你别说,我还真不明白,游戏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就算练到了最高级别,全游戏区、全世界第一好不好?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要回到现实生活中吗?游戏又不能当饭吃,真搞不懂。”
  李霞对她的话没发表看法,而是继续问:“那你知道我们隔壁,也就是靠楼梯那间宿舍为什么一直是锁着的吗?”
  “知道啊,不是说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吗?说是闹……”后面的那个字王玲不敢说下去,在这个漆黑,又下着暴雨的深夜,说到这种敏感的话题总会让人胆战心惊,联想到很多的,更何况那间宿舍就在她们隔壁,只有几步之遥。
  “那你知道为什么不干净吗?”
  “我,我不知道,你还是别说了。”王玲突然觉得自己好冷,她拉了拉被角,把自己裹紧了些。
  但李霞却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尽管她比王玲觉得更冷,她还是说了出来:“因为……里面死过一个人。”
  王玲浑身一颤:“不是吧?”
  “嗯,几年前的事了,我当时还在读初一,那个女孩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她长得真的很漂亮,性格又好,大家都很喜欢她,咱们学校追她的男生都排成排了,还有人为她打架的呢,但她一个也看不上,后来才知道她在网恋,喜欢上了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她开始不知道。后来那男的居然跑到这来找她了,她就再没心思读书了,经常逃课跟那个男人昏天暗地,谁说她都听不进去,她爱那个男人爱得快要发疯了,没多久那个男人的老婆找来了,跑到教室里去把她揪出来的,你知道吗?当着全校学生和老师的面打她、骂她,外面的女人很厉害的,骂的话太难听,太恶毒了,骂了打了还不解气,还让那个男人当场打女孩,那男的也是个怕老婆,没用的东西,还真打了那女孩一巴掌,一直闹到派出所来了他们才走,谁都劝不开,那女人跟疯了一样,好象连命都不要了那种。你想想,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哪经得起这样闹?晚上她就自杀了,就死在我们隔壁的那间宿舍,早上她们那间屋的一个女孩发现她的尸体,当场就吓晕了,很多人都跑去看,我没敢去,听说她的样子很恐怖,旁边放着一个甲氨磷的空瓶子,还有一封遗书。你知道甲氨磷是什么吗?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后来才知道是一种剧毒农药。她死了以后,原来住那里面的女孩都不敢在那里住了,本来那间宿舍是不锁的,但是第二天发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说到这里,李霞往王玲身上贴得更紧了,王玲早就听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了。李霞吞了一口唾液继续说:
  “那个女孩养过一只猫,不是养在宿舍里的,宿舍不给养动物,是养在她爸爸那里的,那只猫可漂亮了,全身都是白色的,没有一根杂毛,就是在那女孩死了的第二天,有两个原来在那间宿舍住的女孩去那找东西,你猜她们看见了什么?那只猫居然死了,而且就死在那个女孩的床上,那只猫死得很惨,眼睛被人挖掉了,谁也不知道那猫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是谁把猫的眼睛挖了。当时这件事在学校里传得很厉害,而且越传越玄,校长当天就把那间宿舍锁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开过,校长还在学校开会警告我们,这件事千万不能说出去,谁要是破例了,轻则打扫全校的卫生,包括扫操场、扫整幢宿舍跟学校的走廊、食堂,还要洗厕所,重则直接开除,但必须做完以上的再被赶出学校,谁也不敢在外面说,不完全是怕校长,主要是大家自己心里害怕,尤其不能对转学的学生乱说。现在好多了,过去了这么多年,也没人再提这个事了,你不知道,那女孩刚死的时候,这学校总闹鬼,有人半夜看到她的影子在操场乱飘,有人上厕所听见她唱歌,还有人半夜听到猫叫……”
  王玲半天才回过神来,尽管她跟李霞此时近乎抱在了一起,但她觉得自己已经冷得丧失知觉。她想了想,问李霞:“原来,班主任是这样才极力的反对大家上网,是吗?他认为是网恋把那女孩害死了。”
  “不完全是这个原因,那个女孩就是他的女儿,班主任也因为这件事离开了学校一段时间,去年又被校长硬叫回来了。”
  “哦!李霞,听我的话,别再去上网了,网上没有什么人可以值得去相信的,你还这么小,而且你又这么聪明,你有一个很好的前途,可千万别让网恋给毁了啊!”
  李霞仍坚持着,甜甜的说:“你放心吧,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相信他,他不会骗我的,他对我很好,真的,改天我带你去认识他,不过你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哦,学校最反对的就是网恋了。”
  王玲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面对如此执迷不悟的李霞,她无言以对。她问自己,要怎样才能把李霞从那张深陷的网里面拉出来?
  “王玲,你晚上跟我睡一起吧,我一个人害怕。”
  “好,睡吧。”
  但是王玲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她脑子里全是李霞跟她讲的那个关于隔壁宿舍一个女孩的故事,她手脚冰冷,近乎僵硬,耳边是狂风暴雨无休止的怒吼。
  她情不自禁的竖起了耳朵。
  她隐约听到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不!那是猫的叫声!
  那声音。仿佛……就来自她的床底!





  《猫血》第二章
  《猫血》第三章
  《猫血》第四章
  《猫血》第五章
  《猫血》第六章
  《猫血》第七章
  《猫血》第八章
  《猫血》第九章
  《猫血》第十章
  《猫血》第十一章
  《猫血》第十二章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