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猫血》第九章 [2007-2-16]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1
  星期一的早上,变天了,很冷,有些同学都穿起了毛衣。
  风很大,发出呜咽的哭声,吹得那些落叶,遍地乱飞。
  周峰有些恍惚的走进教室,看了一眼同样神情恍惚的林羽如,他张了张嘴,本想为了昨晚自己的失控向林羽如道歉的,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实在没有向别人道歉的习惯,以至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于是,他闭上眼睛趴在了桌子上。
  林羽如用胳膊碰了碰他:“周峰?”
  他把脸侧过来,懒洋洋的睁开了眼睛。
  林羽如看着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份单纯的关怀,她说:“你没事吧?你脸色很差,昨晚没睡好吗?”
  周峰摇摇头,什么也不想说,重新闭上了眼睛。
  他昨晚确实没睡好,迷迷糊糊的做了一晚上的恶梦,梦里全是张云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不停的让周峰带她回家。
  周峰快被她搞疯了。
  周峰知道,自己一定是被张云的鬼魂缠住了,无论他怎样挣扎,也逃不掉张云带给他的梦魇。
  是的!当他拉开抽屉的那一刹那,他整个人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那串昨晚被他扔掉的钥匙,此时竟安静的躺在他的抽屉里!
  张云的照片面对着他,没完没了的对着他笑。
  那笑容的背后,隐藏着一把看不见的匕首。
  它随时会跳出来,捅穿周峰的心脏!
  林羽如感觉到了周峰的异常,她把头探过去,立刻叫了起来:“钥匙?怎么会在你抽屉里?你又把它捡回来了?”
  “没。”
  “那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周峰的脑子一片空白。
  王利生坐在后排问:“怎么了?”
  问这句话的时候,王利生已经站了起来,伸长了脖子,他一眼看见了那串钥匙,他从周峰的抽屉里把它拿了出来,他看了看,然后说:“咦?这不是张云吗?”
  周峰没说话,楞楞的坐着。
  “周峰,你……”
  “我什么?妈的!”周峰猛一回头,吼断了王利生的话,一把抢过了王利生手里的钥匙。
  王利生被周峰突如其来的脾气吓了一跳,他愕然的看着周峰:“你吃错药了?”
  “别惹我!我想杀人!”
  周峰看了一眼手里的钥匙,凝神片刻,扔出了窗外。
  他的心猛地沉了下去,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
  他扔掉的好象不是钥匙。
  而是张云的尸体!

  2
  下午六点半左右,参加这次文艺汇演的同学陆陆续续的到了电影院,包括林羽如跟周峰在内,一共十四个人!
  这是学校汇演有史以来,除了大合唱之外,第一次这么多人演一个节目。
  班主任上午就宣布了,因为节目比较大型,所以参加演出的同学从今天开始,一直到下个月一号汇演结束,可以不用上晚自习,全都去排练。
  高阳也来了,还多了一个女孩子,是林羽如临时加的两个角色,而且林羽如发现,让高阳演流氓,比张洪肯定象多了,所以等他们全到齐了以后,林羽如把他们各自的饰演角色说了一遍。
  “周峰演的是一个上班的男人,王利生跟丁勇明演一对流氓,高阳演另外一个流氓,也是王利生跟丁勇明的大哥,张洪跟刘文雅演一对恋人,胡英演医生,万莉跟刘雪红演黑白无常,曹敏、王玲、张海英、李小琴伴舞,每个人出场的时间都不多,我们争取把它演好,我跟你们简单的说一下剧情……”
  说完以后,林羽如放了一遍音乐,告诉他们每个人在哪段音乐出场,怎么去演,然后让他们自己先去琢磨琢磨,开始教其他几个女孩舞蹈。
  周峰坐在台下,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的林羽如,她正在跟着音乐跳一曲《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周峰发现,灯光下,她竟是那样的光彩照人、与众不同,她的每一个轻柔的肢体动作,和她脸上流露出来淡淡的忧郁,使她此时看上去有着一种令人震撼的美,周峰被深深的感动了。她的身上没有任何学生的痕迹,她就象是一直居住在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不小心迷了路,走进了这所学校。
  周峰的心弦似乎被什么东西轻轻的拨动了一下,喉间涌出了一股暖暖的热流。
  王利生在周峰身边坐了下去,他看着台上的林羽如对周峰说:“周峰,你完了。”
  “什么完了?”
  “你喜欢上林羽如了。”
  “没有!”语气肯定得让他自己怀疑。
  “没有吗?”王利生反问他。
  “没有!”他仍肯定的坚持着。
  他问自己,真的没有吗?
  他不知道!
  在王利生没有说到这个话题之前,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他只是觉得林羽如很熟悉,而且林羽如的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在吸引着他,这种感觉是那么自然,仿佛与生俱来的,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他只知道林羽如牵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每一根纤维。
  “别装了,傻瓜都看得出来。”
  “不是,我对她有另外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
  “我看到她,有时候就好象看到了我自己,我说不清楚,我觉得她好象是从我身体里分出去的另一个身体,你不会明白的。”
  “那你更完了,你喜欢她喜欢得走火入魔了。”
  “切!没那么严重。”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挺招女孩子喜欢的。”
  “没办法,人长得帅就是烦,我都愁死了。”
  王利生笑着捶了周峰一下:“拉倒吧,给你阳光你就灿烂,不过有件事情,我一直不明白,也一直很想知道。”
  “什么事?”
  “你跟张云那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提到张云,周峰的心情立刻糟糕到了极点,他皱着眉头问:“什么怎么回事?”
  “你从来没有喜欢过她吗?”
  “我一直把她当……妹妹。”
  “可是她都为了你割脉自杀,不是吗?”
  “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王利生低喊:“你从来没有内疚过吗?”
  “这跟喜欢是两回事,不可能因为一个女孩子为了你割脉自杀,你就必须去喜欢她,甚至娶她。”
  “难道不应该吗?如果我碰到一个女孩子为我这样,我想,我一定会对她负责任的!”周峰的话让王利生有些气愤。
  周峰想了一下,他说:“好,那我问你,你喜欢胡英吗?”
  “这跟胡英有什么关系?”
  “你先别管有没有关系,你就告诉我,你喜不喜欢胡英?”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胡英呢?真是天大的笑话!”
  “那我再问你,如果胡英为了你割脉自杀,你是不是一定会喜欢她?甚至娶她?”
  “我……”王利生一时语塞。
  “我估计你也不愿意吧?那样就变成是一种同情了。”
  “你强词夺理。”
  “我不是强词夺理,我只是打个比方,喜欢跟同情不能混为一谈,你不喜欢胡英,就象我也不可能会喜欢张云一样……”
  说到这里,周峰停了下来,警觉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他突然很强烈的意识到,也许张云此时就在一旁倾听着他跟王利生的谈话,周峰担心自己的话刺伤了张云,使她恼怒,不知道又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
  于是,周峰很小心的改口继续说:“其实张云是个……是个很好的女孩子,长得漂亮,学习又好,又很懂事……,我不是不喜欢她,我只是觉得……觉得我们年龄都还小,不应该那么早谈恋爱……,生子,你说是吧?”
  一番虚假的话说得周峰自己懊恼不已,他也没词再往下说了,只希望张云没有透过胸膛看到他心里的话的本事!
  王利生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气愤转变成了一种释然,他说:“其实也对,不过拜托你下次打比方的时候,说个漂亮点的女孩子,千万别扯胡英啊,我怕怕!”
  周峰笑了,他转头看王利生,他说:“对了,生子,我一直想问你,那天在河边,你怎么突然跟着了魔一样?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周峰!你过来一下!”
  林羽如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3
  王玲没什么心思记林羽如教的舞蹈动作,她脑子里仍在想着那三张一模一样的脸,就因为出现在不同的地点,就会变成三个不同的人?世上哪有这样接二连三重复的脸?这完全违背了常情!
  如果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也许可以勉强理解为双胞胎,可是,三张呢?难道还有三胞胎?
  王玲觉得,如果不把这个谜底解开,她一定会神经失常的!
  她出神的看着林羽如,林羽如正背对着她,蹲在台口不知道跟周峰说什么。
  王玲冲着林羽如的背影突然叫了声:“万书敏!”
  她想给林羽如再来个出其不意。一般人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听到别人喊自己的名字,都会有正常反应的。但是林羽如没有任何反应,头都没有回一下,继续蹲在那里跟周峰说话。
  就跟那天王玲在医院突然喊“林羽如”一样,那个叫万书敏的女孩也没任何反应。
  难道真的不是同一个人?
  倒是张海英停了下来,奇怪的问:“王玲,你在叫谁呢?”
  王玲没好气的白了张海英一眼:“又在叫鬼呢!”
  然后心不在焉的跟着她们一起跳了起来。
  林羽如回头看到了王玲僵硬的动作,她站起来说:“王玲?我不是说了吗?每一拍动作打出去的时候,尽量放松一点,象这样,你看看,手轻轻的起来,眼睛跟着自己的手走,对,比刚刚好多了,不要有任何压力,也不要觉得自己跳不好,唔……,简单一点,你就这么想吧,今晚这个舞台上,我就是最棒的,所有人的焦点都在我一个人身上,这样想,你的自信就会自然而然的来了,有了自信,那么你就一定会跳得好。”
  这时,王利生在台下喊:“林羽如!有人找你!”
  “谁?”
  林羽如转过头去,她看见了在王利生身边,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戴着一顶鸭舌帽,看不清他的脸,肩上挎着一个背包,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象是赶了很远的路。
  其他人也停了下来,全都看着这个陌生的不速之客。
  他向林羽如走了过来,摘下头上的鸭舌帽,露出了一头剃得很短的头发,他微笑着,礼貌的伸出右手:“你是林羽如?”
  浑厚而有磁性的声音。
  “是的,你是?”林羽如点点头,有些诧异的跟他握了握手,林羽如定睛注视着他,发现他有一双很深很亮的眸子,浓浓的眉毛微微往上扬着。
  这是一个干净的男人,不是特别英俊,但是全身散发出一种成熟的魅力。
  “我叫王飞,我前天晚上在QQ上看到你给我的留言。”
  林羽如恍然大悟:“哦!原来你是……”
  “对!我刚刚去学校了,他们说你们在这里排练,所以我就过来了。”
  林羽如不禁感到有些惊讶,她完全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跑到这里来了,王玲更是惊讶,瞪大了眼睛看他,脸上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王玲跑到他的面前:“王飞?你是从哪里来?北京吗?”
  “是的,我刚到,你是?”
  “我是王玲啊,你记得我吗?”
  “记得。”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呃……,李霞呢?她还好吗?”
  林羽如说:“在医院,我带你去吧。”
  然后,林羽如对大家说:“好,今天就排到这里吧,明天再排,张海英,你帮我把CD机跟音箱带回宿舍去,好吗?我一会儿就回去了,谢谢你啊!”

  李霞做梦也没想到,王飞此时会站在她的面前。
  李霞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没变,跟李霞在视频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李霞呆呆的、不敢相信的望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飞走过去,揉了揉李霞的脑袋,语气里带着一份亲切的责备:“傻丫头,你怎么这么傻呢?”
  李霞傻傻的笑着,旁若无人般一瞬不瞬的凝视着他:“你……你怎么来了?”
  王飞抓着李霞的手,他看到李霞的手腕上裹着一圈纱布,他的眼底有着一丝心疼,还有一份难以言说的无奈,他故作轻松的说:“是啊!你这么让人不放心,我能不来看看你吗?还好上回问王玲要了地址,要不我还真找不着,可把我累坏了,坐了两天的火车呢,现在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解铃还需系铃人,这话一点没错,自从王飞进屋以后,李霞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脱胎换骨了一样。
  周峰看了看林羽如跟王玲,用眼神示意他们先走,林羽如有些犹豫,脸上露出不放心的神情,周峰已经开口说话了:“李霞,我们先走了啊。”
  “好的,谢谢你们。”
  他们三个人从医院出来,并肩往学校方向走,街头静悄悄的,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昏暗的路灯,把他们三个人的影子,忽短忽长的投在路面上。
  林羽如仍有些不放心的对周峰说:“我们就这么走了没事吧?留下李霞一个人在那里。”
  “你在担心什么?在医院他能对李霞怎么样?再说了,你没看出来吗?李霞就想跟他单独呆着的。”
  “可是……”
  “可是什么呀?我倒觉得那个男人挺好的。”王玲打断了林羽如的话,随即松开了挽着林羽如的手,蹲了下去:“我鞋带松了。”
  林羽如停下脚步,看着王玲:“他挺好吗?我们才见他一面,不能这么快就断定他的好坏,李霞还这么小。”
  周峰不屑的说:“你认为她很小吗?年龄小并不代表她的思想小,不是有那样一句话吗?人小鬼大!要不然她也不会为了那个男人割脉了。”
  “可不是。”王玲系好了鞋带,似有意、但又那么自然的走在了周峰跟林羽如的中间,重新挽住了林羽如的胳膊。
  她从没与周峰靠得如此近,也没有这么惬意的散过步,她的心怦然跳了起来,仿佛飘飞在那遥远的云端里,一直飞向了云天深处!
  她突然想,如果这条路没有尽头,那该多好!
  她轻叹一声,话里有话的接着说:“其实,我挺羡慕李霞的。”
  “羡慕?为什么?”林羽如不解。
  “是啊!有一个男人可以为了她从那么远跑来,也足以证明他对李霞是有心的了。”
  “你错了!”周峰说:“他对李霞没那种喜欢。”
  “没那种喜欢他还来看李霞?坐两天的火车,你以为他有病?”
  “当然不是,可能是一种责任吧,反正没那种喜欢就是了,所以,林羽如,你根本不用担心他会对李霞怎么样的。”
  王玲说:“你怎么知道他对李霞没那种喜欢?你又不是他。”
  “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可以从眼神里面看得出来的 ,他纯粹把李霞当成是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会喜欢?”
  “是吗?”王玲轻哼一声,偷眼看他,她想从他眼神里看出点什么,但他只是静静的注视着远处的路面,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王玲突然问他:“如果是你,你会不会跑那么远去看一个女孩子?”
  “我?没想过,我是不相信网恋的,太假了,我上网只玩游戏。”
  周峰把林羽如跟王玲送到宿舍楼下以后,他就回家了。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他远远的看到了在那盏坏了的路灯下,站着一个小男孩,穿着一套红色的衣服,手里抱着一个皮球。
  小男孩松掉手里的皮球,开始一下一下的拍打着,似乎专程在等周峰来拍给他看的。
  皮球撞击着路面,在这寂静的夜里,发出沉闷的声音,缓慢而有节奏——蓬!蓬!蓬!蓬……
  周峰离他越来越近。
  周峰不想去看他,可是余光却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小男孩专心拍着皮球,好象根本没注意到周峰的存在。
  周峰心想,这是谁家的小孩?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去?为什么要在一盏坏了的路灯下拍皮球?
  四周是一片死一样的寂静,只有那皮球声仍在一下一下“蓬!蓬!”的响着。
  周峰的脚步突然变得无比沉重了起来,一种恐惧的感觉迅速侵蚀到他的身上,越来越重的笼罩了他。
  周峰终于走过了那个小男孩。
  皮球声嘎然而止!
  身后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哥哥,你带我回家……”
  周峰的头皮一下子炸开了,他头也没敢回,拔起腿,没命的往家里跑去。

  4
  林羽如跟王玲回到宿舍没一会儿,宿舍就熄灯了,王玲说睡不着,抱着自己的枕头挤到了林羽如床上。
  王玲贴着林羽如的肩膀,小声的问:“林羽如,你觉得周峰说的是真的吗?王飞对李霞不是那种喜欢?”
  “我不知道,我看不出来,你觉得呢?”
  “应该……有一点喜欢的吧?不然他怎么从那么大老远来?而且他一到医院就拉住了李霞的手,看起来好亲热的。”
  “是啊,所以我不放心嘛,真不该回来的,都是周峰。”
  “回都回来了,还能怎么样?难不成再回去?也许李霞巴不得我们回来呢,你没看见她见到王飞的样子啊,整个人都跟吃了兴奋剂一样,有些事情,我们管不了的。”
  “那到也是。”
  “哎,对了,林羽如,李霞是什么时候割的手脉?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还以为她今天没来上课是真的生病了。”
  “这种事情哪好到处去说的?就是星期六晚上,你们都回家了,当时宿舍只有我一个人在,把我吓坏了,说实话,我挺佩服她的,那一刀割下去不疼吗?你没看到她的伤口,好恐怖的,我想想都怕,换成是我,我肯定没勇气割得下去。”
  王玲轻叹了一声,周峰的脸庞清晰的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原来,暗暗喜欢一个人是这么痛苦的事情,她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如果你碰到一个你真心喜欢的人,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什么?”
  “没什么。”王玲苦笑了一下:“我在李霞的身上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从我知道她网恋开始。”
  “谁?”
  王玲沉默了片刻,轻轻的吐出了三个字:“刘思佳!”
  “刘思佳?”
  “对,你知道刘思佳吗?”
  “不知道,上次听李霞提到过一次她的名字,说我跟她很象,我跟她真的很象吗?”
  “我不知道,我没见过刘思佳,我也是听李霞说过她的故事。听说她也是在网恋,后来自杀了,就死我们隔壁那间宿舍。”
  “哦!难怪,我说隔壁的宿舍怎么一直锁着门呢。”
  “本来说是没锁的,因为第二天莫名其妙死了一只猫,眼睛被人挖掉了,就死在刘思佳的床上。”王玲刚说完,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也不知道,听李霞说好象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林羽如,你那天晚上跟张海英真的看见了……”
  “是真的,就贴在墙上。”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我……相信。”
  “我也相信,我总觉得隔壁宿舍有人,刘思佳肯定还在里面,有一天半夜,我起来上厕所,刚打开门准备出去,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
  “什么?”林羽如也打了个冷战,她猜到王玲说的是偷看李霞日记那晚。
  “我从隔壁宿舍的门缝下面看到了光,一闪一闪的,就象有人在里面点了蜡烛一样,我吓得连厕所都没敢去,而且,我总是听到有猫叫,有时候是从隔壁宿舍传来的,有时候好象是在窗户外面叫,有时候又好象就在我们宿舍的哪一张床底下叫……”
  “别说了,别说了,我怕。”林羽如打断了她。
  “好,不说了,我也怕,我晚上就在你床上睡啊?”
  “嗯,睡吧。”
  林羽如思索着王玲的话,原来,不止是她一个人觉得隔壁宿舍有异样。她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从隔壁宿舍听到的敲击声,难道真的是刘思佳?
  林羽如的脑子里立刻浮现出挂在墙上的白衣女子。
  王玲突然问:“林羽如,你星期六的时候有没有去过市里?”
  王玲以为林羽如会一口否认,但林羽如说:“去了,跟周峰一起去做音乐的,买CD机跟音箱。”
  “什么时候去的?”王玲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
  “早上就去了,怎么了?”
  “那你有没有去市医院?”
  “市医院?我去市医院做什么?”林羽如的语气听起来很诧异。
  “哦,没去就算了。”王玲有些失望,心也跟着沉了下去,但她还是问:“林羽如,你有姐姐吗?”
  “姐姐?没有啊。”
  “妹妹呢?”
  “也没有啊,我们家就我一个孩子,怎么了?”
  “没什么,我看见了两个女孩子,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连声音都是一样的。”
  “真的啊?一模一样?在哪里看见的?”
  “忘记了,不说了。”
  王玲翻过身去,背对着林羽如,没头没脑的咕哝了一句:“我知道了,如果不是我疯了,那一定是上帝疯了!”
  说完,她闭上了眼睛,她不想再跟林羽如说话了。

  5
  曹敏在上铺翻了个身,她探出头来,俯下身,轻声的问:“林羽如,你睡了吗?”
  “还没有,你也没睡?”
  “我肚子好疼,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我想去上厕所,可是我一个人害怕,你陪我一起去,好不?”
  林羽如刚准备说好,王玲说:“我跟你一起去吧,我正好也想去厕所。”
  “哦。”
  王玲下了床,走到自己的床边,惦起脚从枕头下摸出手电筒,她照着曹敏:“下来呀,你怎么还躺着不动?”
  “哦。”
  曹敏坐了起来,磨磨蹭蹭的穿衣服,撕了一团纸,捂着肚子,慢吞吞的下了床。
  她的样子不象是她找人陪她去上厕所,倒象是被别人强迫着去厕所一样。
  “林羽如,要不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我怎么总觉得很害怕?”
  王玲说:“我们两个人你怕什么?她又不上厕所,你让她去站着闻臭?”
  说完,她把纸塞进口袋里,挽着曹敏的胳膊走了出去。
  门边上,曹敏突然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林羽如一眼,那眼神里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似乎这一去就不再回来了一样。
  林羽如正好闭上了眼睛,没有看到曹敏的这一回眸。
  厕所里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
  王玲情不自禁的又开始看起了门后面的字,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字里面,她看到了四个很大、很醒目的字——往左边看!
  王玲很自然的往左边看去,上面写着——再往右边看!
  王玲被动的又往右边看——看看你的后面,是什么?
  王玲不敢再回头了。
  她突然感觉到很害怕,全身都凉飕飕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风,直往她身体里钻。
  她不知道在她的后面有什么,也许是一只血淋淋的手,也许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她越想越害怕,越害怕却越要去想。
  就象我们看恐怖片一样,越看越怕,越怕却又越想看下去。
  是的!她想知道在她的身后,到底有什么!
  她轻唤了一声:“曹敏,你在吗?”
  “在啊,干嘛?”
  “没事,随便叫叫,我……我有点害怕。”
  “你不是说不怕吗?”
  王玲不再说话了,因为她听出来曹敏的语气里带着一种挪榆的味道,这让她觉得自己是在自找没趣。
  她又转过头去看右边的字——看看你的后面,是什么?
  是什么?王玲越来越紧张。
  终于,好奇战胜了恐惧,她屏住呼吸,猛然回头。
  没有血淋淋的手,也没有血肉模糊的脸。
  只有三个带着嘲讽般歪歪扭扭的字,出现在王玲的眼前——你真傻!
  王玲顿时松了一口气,失声笑了出来,也暗暗咒骂写这些字的人。
  曹敏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你笑什么?”
  “没。”
  “你好了没?”
  “快好了,你等等我啊。”
  王玲的话音刚落,她听到了从隔壁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
  她全身的肌肉收缩了一下,她凝神听着。
  她听出来了。
  那是一只拳头,在轻轻地捶着门!
  “曹敏,你听到了什么没?”
  “没有啊,别大惊小怪的,三更半夜,你别吓我。”
  王玲突然觉得曹敏的声音是从很远很远飘过来的,听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她一时分不清曹敏蹲在哪一间。
  “曹敏,你好了吗?”
  没人回答她,捶门声也没了。
  周围是一片耳鸣般的寂静。
  王玲又叫了一声:“曹敏!”
  还是没人回答。
  但是捶门声却又诡异的响了起来。
  那只拳头保持着同样的力度和速度,一下一下地捶着门。
  “曹敏,你在吗?你说话呀!”王玲的声调失去了平稳,她就快要哭出来了。
  依然没人回答,捶门声也跟着消失不见。
  王玲再也不敢蹲了,心里骂着,该死的曹敏!
  王玲很快的穿好裤子,刚准备推开门出去,她的余光映在左边的墙上定格了。
  一滩鲜红的液体正迅速的从左边的墙上往下涌,一瞬间,整张墙上都是蜂涌而至的鲜血,把王玲淹没了……
  王玲窒息般的抬起了头。
  在那面墙的顶部,赫然攀着一双血淋淋的手……
  王玲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顺着门倒了出去。

  6
  “王玲!王玲!你醒醒啊!王玲……”
  王玲缓缓的睁开眼睛,在淡淡的月光下,她看见一脸焦急的曹敏,她梦幻般的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还想问你发生了什么事呢,快起来!”
  王玲坐了起来,她发现自己居然睡在地上,她迷迷糊糊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在哪里?”
  “宿舍楼下呀!”曹敏摸了摸王玲的额头:“你没事吧?王玲?”
  “我怎么会睡在这里?”王玲头昏脑涨,她觉得整个人都是懵的。
  “你在这晕倒了,你不知道吗?”
  “晕倒?”王玲一脸的茫然。
  “哎呀!完了完了!王玲,你该不会是得了失忆症吧?你知道我是谁吗?”
  王玲看着曹敏,喃喃的说:“我好象在做梦,曹敏。”
  曹敏一听王玲喊出了她的名字,她用力拍了王玲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做个鬼的梦!你快把我吓死了,说陪我上厕所,结果走了也不告诉我,喊你半天也没人应,等我从厕所出来,就看见你在前面跑,叫你,你也不理我,然后不知怎么你就突然晕在这里了。”
  王玲的意识渐渐的恢复过来,刹那间变得清醒,她惊怵的问:“你在厕所叫我了?”
  “叫了!没人应啊!”
  “我也叫你了,也是没人应。”
  “不会吧?你也叫我了?那我怎么没听到?”
  “你在厕所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曹敏想了一下,轻轻的说:“有……”
  “你听到了什么?”王玲抓住了曹敏。
  曹敏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恐惧:“我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好象在……唱歌。”
  “你是什么时候听见的?”
  “就是你问我有没有听到什么之后,我吓得要命,喊你,没理我,怎么喊都没人应了,你真的没听到我叫你吗?”
  “没。”
  王玲一下就傻了。她也是在问完那句话之后,再喊曹敏就没人应了。
  为什么她跟曹敏听到的,不是一样的声音?
  “那你看到了什么吗?”
  曹敏摇摇头:“没有。”紧接着,她惊恐的问:“你……你看到了什么?”
  “我……”王玲看了看曹敏,欲言又止:“我也没有。”
  王玲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她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往厕所看去。
  她仿佛又看到了那一墙的血,跟那双血淋淋的手……
  一股寒意齐刷刷地爬上她的脊背,她哆嗦了起来。
  风很大,吹得四周围的树枝“哗啦哗啦”直响。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