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猫血》第五章 [2007-2-16]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1
  李霞没被送去医院,因为她很快就醒过来了,其他女孩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死不肯说,也不让林羽如说。
  一开始,她本来还想找王玲吵架的,结果被这么一吓,恐惧代替了仇恨,她什么都不想说了,也不想看到王玲,更不敢在自己的床上睡,再说也睡不了,她的床上还有猫的血,所以就跟林羽如挤在了一起。
  李霞睡不着,抱着林羽如的胳膊,时不时的哆嗦着。
  其实林羽如也睡不着,她跟李霞一样觉得很害怕,只是两个人害怕的事情不一样罢了。
  李霞满脑子想的是那只猫。
  李霞记得,就是上个星期五的深夜,她在传奇网吧上网,已经快要天亮了,她去上了一趟厕所,回来后电脑就死机了,然后她看到了屏幕上出现一只被人挖去双眼、血淋淋的猫。
  她还记得,在看到那只猫之前,她做了一个恶梦,梦到了刘思佳抱着她的猫。
  李霞本以为这之间没有什么关系,屏幕上的猫也可能是自己的幻觉,可是,今晚她的幻觉却被诡异的证实了,屏幕上的猫居然跑到了她的床上,以同样的姿势和画面在那个床角定格。
  最要命的是,那只猫竟跟刘思佳死去的猫一模一样。
  这怎么不让她惶恐?
  林羽如说那只猫是假的,真的是假的吗?猫身上的血怎么解释?明明那么重的血腥味。
  如果真是假猫,这件事就更不可思议了,谁那么变态会放一只假猫在她床上?她记得去网吧之前床上还没有的,就去了一趟网吧,当时宿舍只有胡英在,但不可能是胡英干的,胡英没有理由这么做,而且胡英也不可能知道她在网吧里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只猫,不仅是胡英,其他人也不知道,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难道床上的猫跟屏幕上的猫,纯粹是一种巧合?
  “林羽如,你睡了吗?”李霞轻轻的问。
  “还没有,怎么了?”
  “我睡不着,总觉得那只猫还在我床上。”
  “我已经扔了,你看见的,别吓自己。”
  “真的是假猫吗?”
  “嗯,假的。”
  李霞仍怀疑的问:“你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假的,我叫你看,你自己不看的。”
  “我害怕嘛,你觉得会是谁放在我床上的?”
  林羽如想了一下,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是有点无聊,要不要告诉老师?让老师去查?”
  “不,不要,谁也别说,让我自己想想,这事很古怪。”
  停了一会儿,李霞仰起脸来,气息吹在林羽如的耳边,不是热的,反倒有些凉飕飕的,她问:“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这次换林羽如哆嗦了一下:“晚上别说这个,我害怕,睡吧,别想了,可能是别人跟你闹着玩,吓唬你的。”
  李霞没再说话,把脸轻轻的贴在林羽如的肩膀上。
  她知道,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
  她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凝神听着。
  林羽如有些心不在焉,那只猫到是没给她带来太大的恐惧,她一直想着那条蟒蛇,以及张云疯的情景。
  她仿佛看见自己正站在教室门口,身边没有一个人,天空在下着蒙蒙细雨,她站在那里,漠然的注视着那个从宿舍冲出来的女子,穿着衬衣衬裤,身上全是血,全是牙印……
  林羽如被这副凭空想象的画面吓到了。
  张云到底是被什么动物咬的?
  李霞突然说:“你跟我们学校原来一个女孩很象。”
  “是吗?难怪王玲说她见过我,我跟那个女孩长得很象吗?”
  “不是长得象,而是那种感觉很象,你知道吗?你跟她有共同的地方,但是我说不上来是哪里,很难说得清楚。”
  林羽如笑着说:“好象还挺复杂的,她是谁?现在没在学校了吗?”
  “嗯,刘思佳!”
  李霞的眼睛蓦地睁大了。

  2
  今天的头两节课,让高一(二)班所有的同学都大大的吃了一惊,事情是这样的。
  第一节课是英语,中途的时候,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一句话,让大家翻译。
  ——他于1896年到达纽约,不久以后在那儿成了作家。
  有人举起了手。
  谁也没有想到,举手的人竟然是王利生!
  他站起来,一张脸通红,目不转睛的看着黑板上的字,他慢慢的、不是很确定的说:“ He arrived in New York in 1896……”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那样子看起来紧张得不行,有点结巴的继续往下说:“when,some time later,he became a writer。”
  说完以后,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尽管他说得磕磕巴巴,还是让同学们跟老师大吃了一惊,要知道王利生的英语成绩一直都是排在倒数三名以内的,天知道他今天居然敢主动站起来翻译整句话!
  老师的笑容里带着鼓励:“基本上都翻译对了,但还有一个地方是错的,也是比较容易混淆的,谁来补充一下?”
  林羽如站了起来,很流利的说:“这句话应该是这样的——He arrived in New York in 1896,where,some time later,he became a writer。不能说when some time later,因为前面强调的是in New York这个地点,所以连词用where,不能被in 1896这个时间迷惑了。”
  老师又笑了:“对,因为后面插入了一个some time later的时间限定,不过在这里还是要表扬一下往利生……”
  同学们全都惊讶的看着王利生,尤其是周峰,仿佛王利生是个怪物一样,王利生则惊讶的看着林羽如,仿佛林羽如是个怪物一样。
  下课以后,周峰对王利生的进步依然困惑不解,他甚至以为王利生是吃错药了,或者是被鬼附了身,否则王利生怎会一下子变得这么聪明?
  直到上第二节数学课,周峰才完全相信王利生既不是吃错药,也不是被鬼附了身,而是真的进步了。
  昨天的试卷发下来了,王利生考了58分,虽然还没有及格,但这已经是个奇迹,你不知道,王利生以前的数学考试从没超过25分。
  当班主任念到王利生的分数时,几乎所有的同学又齐刷刷的看向他,因为他刚刚在英语课上已经让大家震惊了一次。
  当然,有进步,也有退步的。
  那张76分的试卷发到李霞手里的时候,李霞一点表情也没有,出神的望着黑板,好象拿着的是别人的试卷一样,倒显得其他人有些大惊小怪了,你也不知道,李霞的数学考试从来没低于90分。
  发完试卷以后,班主任说这节课让大家自己复习试卷,下一节课再具体讲解,临走之前又说,下个月一号,是每一年的学校文艺汇演,希望这次班里能弄出跟往常不一样的节目,这也是他们升到高一来的第一场文艺汇演,所以一定要拿出好的成绩,最后说这次班里的节目交给林羽如跟周峰。
  班主任一走,教室里马上变得喧闹了起来,每一年的学校汇演学生们都显得特别亢奋,哪怕没有自己的节目,看别人表演一样开心。
  王利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拿着自己的试卷认真的看着,又把林羽如的拿过去看。
  王利生的样子让周峰很不习惯,周峰记得,就是在上个星期,王利生还被评为最差学生的,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用功?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他仔细的端详着王利生,又伸手去摸王利生的额头,王利生没搭理他,认真看着试卷,突然拍了一下脑袋,叫了起来:“原来这道题是这样做的啊?”
  周峰一时无语。
  林羽如问:“每一年都有文艺汇演吗?”
  周峰说:“是啊,丰富学生的生活嘛,整天上课太枯燥了,我都好些天没去上网……”
  “为什么要交给我呢?我刚来,什么也不懂的,根本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形式。”林羽如似有意无意的打断了周峰的话。
  “周峰懂就行了嘛。”王利生冷不防插了一句话。
  周峰拿书敲了一下王利生的头:“你小子,我还以为你傻了呢。”
  林羽如转头去看王利生:“哦?以前都是交给周峰的吗?”
  胡英也忍不住插嘴了,她说:“你不晓得,周峰是我们学校的歌王呢,去年在县里举办的唱歌比赛,他还拿了第三名。”
  王利生说:“拉倒吧,那次比赛就三个人参加。”
  周峰又敲了他一下,笑着说:“去你的!”
  林羽如看了看周峰:“那你干脆再唱首歌好了,省得把我也拖进去。”
  “那可不行,你没听班主任说吗?这次要弄点不一样的节目,不然他就不会交给你了,每一年都唱歌、诗朗诵,没意思死了。”
  王利生说:“要不你俩合唱吧?指不定还能评个金童玉女。”
  “别瞎说啊,小心我揍你。”
  胡英说:“我觉得可以啊,现在不也很流行合唱么?”
  林羽如问:“那你说唱什么?”
  “很多合唱的歌呀,比如心雨、在雨中、选择……”
  王利生打断她:“行了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唱那些发霉得臭了的歌……”
  王利生忽然眼睛一亮:“有了!”
  “什么?”
  “夫妻双双把家还!”
  他话音刚落,三个人一起拿书扔他,周峰更是跳到他桌上按住他打。
  张海英碰了碰有些发呆的王玲,小声的问:“你说李霞是怎么了?”
  “啊?什么?”王玲回过神来,她想着周峰跟林羽如笑得那么开心,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涩,她真希望自己变成林羽如,周峰会对自己笑。
  张海英又问了一遍。
  王玲看了看李霞,李霞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跟块木头差不多。王玲没好气的说:“我哪知道!我又不是她!”
  张海英是个没心眼的人,她一点也没看出来王玲的不悦,她说:“我早上看到你在帮李霞洗被子,上面是不是有血?我本来以为她来那个了,可后来琢磨着不象,为什么会有血?哪弄的?她昨晚干嘛了?她是不是看见了什么?她好象很害怕的样子。”
  “她现在都不跟我说话了,我更不知道啊,哦,对了,你别告诉她,是我帮她洗的被子啊。”
  “哦!不过林羽如好象知道这件事情,我昨晚听见她们在床上嘀咕了很久,不知道说些什么,要不……问问林羽如?”
  “要问你去问,李霞的事我不管了,她都恨死我了。”
  “不管你还帮她洗被子?不过你也真是的,不是我说你,看就看了,干嘛还要把她的日记撕下来交给班主任?换成是我,我也会不高兴的。”
  王玲低声的叫着:“你也认为是我干的?”
  “难道不是?”张海英反问。
  “当然不是,我还不至于那么无聊,我既然承认是我偷看的,我就不怕再承认是我交给班主任的了。”
  “但她已经认定是你干的,要她相信才有用。”
  “算了,我不想解释,没干就是没干,她爱怎么想是她的事。”
  张海英想了一下,问:“王玲,她日记里写的什么呀?她怎么生那么大的气?”
  “我不知道。”
  “你看了你不知道?”
  王玲有点生气了:“别问了,我都后悔死看她的日记了。”
  “好,好,我不问,那我问别的,可以吧?”
  王玲没说话。
  张海英用手撑着下巴,看了看林羽如,又把视线移到王玲脸上,她问:“你说班主任为什么把这次的节目交给林羽如?班主任真把她当全能了?”
  一说到这儿,王玲的心里又不舒服了,她白了张海英一眼,酸酸的说:“你不是也把她当全能的吗?”
  “不,我是把她当成天才的,但是天才跟全能是不一样的,人不可能十全十美,不然上帝就太不公平了。”
  王玲不想再说话,情不自禁的往那边看了一眼,正巧周峰也往这边看,四目相对,王玲吓得赶紧低下了头。
  下课铃声猛地响起,象一股电流,穿透了王玲的心脏。
  她全身颤栗了一下。

  3
  下午一放学,周峰就死皮赖脸的跟上了王利生,王利生去食堂吃饭,周峰也去食堂吃饭,王利生去厕所,周峰也去厕所,象个鬼影一样,甩都甩不掉。
  因为周峰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他仍是没想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王利生从一个调皮捣蛋的最差学生,转眼变成了一个勤奋好学的三好学生,虽然还没评上,估计也差不多了。
  王利生受不了了,笑着问他:“你干嘛老跟着我?”
  周峰一本正经的说:“我刚刚在上帝面前发誓了,这辈子,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行了,行了,你要是想问我借钱,我真的没有。”
  周峰一把揽住王利生的肩膀,笑了,他说:“谁要问你借钱了,昨天数学考试你偷看了吧?”
  “偷看谁的?胡英比我还笨,其实你不知道,我一直相信自己是个天才,只是没发挥出来。”
  “去,去,去,你真不要脸,给你点颜色,你还真开起染坊来了?走,上网去,好久没PK了。”
  王利生一听上网,头摇得比什么都快,死活也不肯去。
  “为什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现在改邪归正了呀。”王利生说完就要往宿舍走。
  周峰一把拉住了他:“什么改邪归正?我才不信,你有事在瞒着我,你那次在网吧是不是看见了什么?”
  “没有,我只是不想再去了,上网没意思。”
  “不可能!这不是你的性格,你以前借钱也要充卡的,你肯定看见了什么,或者发生了什么事。”
  “真的没有。”
  王利生的眼神四处闪躲着,这更让周峰怀疑,周峰想着那次从网吧回来后王利生的反常,越觉得这事古怪,他说:“我不相信,除非你跟我亲自去一趟网吧。”
  “不!”王利生坚持着:“去哪都行,就是不去网吧。”
  周峰看了看他:“那行,我们去学校后面那条河边坐会儿,可以吧?”
  王利生的身体不是很明显的抖动了一下。
  周峰分明是征求的语气,但他根本不等王利生开口说话,连拖带拉着王利生就往学校后面走。
  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这条河边,在上面的草坪上坐了下来。
  这是柳桥镇唯一的一条河,不知道上游在哪里,也不知道下游通往何处,这条河从不干涸,常年都有水,而且河水也不深,但是却很脏,因为有很多人常往河里乱倒垃圾,总能看到从上游飘来一些死老鼠、烂青菜、动物的内脏,尤其是在夏天,这条河就散发出一种腐臭的味道。
  所以王利生跟周峰尽管是坐在河边,但也是离得远远的,坐在这里正好能看得见女生宿舍。
  王利生害怕周峰追问他关于网吧的事,所以他一坐下来就说:“我刚看到王玲了。”
  “看到王玲怎么了?”
  “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我觉得王玲挺喜欢你的。”
  周峰有些吃惊的看着王利生:“她喜欢我?开什么玩笑?”
  “是真的,我常看见她在上课的时候偷偷的看你。”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周峰想到了上午不经意的跟王玲的眼神对碰了一下,还有上回在女生宿舍楼下也跟她对视。不知道为什么,王玲的眼神让周峰很自然的想到了张云,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安起来。
  王利生说:“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的眼睛一直在林羽如身上。”
  “切!别瞎说,没有的事。”虽然这么说,周峰却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女生宿舍,他隐约看见那扇窗户旁边站着一个人影,周峰看过去的时候,她立刻消失不见。
  她是谁?是王玲还是林羽如?或者,都不是?
  王利生扯了一根草屑叼在嘴里,有些发呆的看着那条河,他说:“我不喜欢来这里。”
  “为什么?”
  “害怕。”
  “害怕?”周峰疑惑的打断他:“怕什么?我小时侯常在里边洗澡,那时不知道水这么脏,整个夏天都泡在那里。”
  王利生的神情有点恍惚,他说:“我这段时间总是做一个同样的梦……”
  “做梦有什么奇怪的?”
  “你先听我说嘛,我梦见自己穿着一件红色的背心,那种红不是衣服本身的颜色,就象是泡在血里面晾干了的那种颜色,下面什么也没穿……”
  “哇!有人说梦见裸体是意味着有艳遇,你要走桃花运了,生子。”
  “你听不听?”
  “OK!我不再插嘴了,你继续。”
  “梦见我被一群没有头的人追,其实我觉得我认识他们的,只是他们都没有头,所以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都跟我一样,只穿一件红背心,下面什么也没穿,他们把我追到这条河边就不见了,然后我跳到河里,没命的乱抓,象在找什么一样,是的,我知道我在找什么的,一会儿,我就看见我自己的尸体从上面漂了下来,穿着红色的背心,我身上的这件不知怎么就跑到我尸体的身上去了,他漂到我的面前,睁开了眼睛,那张脸上就只有一双眼睛,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当尸体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见自己的脸只有鼻子跟嘴,眼睛不知道被谁挖掉了。每次梦到这里我就醒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不详的预兆,真的。”
  “做梦而已,我不相信那些。”周峰仰躺下去,两只手枕着后脑勺。
  “如果一个同样的梦,你连续做了三次以上,你就不会认为它只是一个梦那么简单了。”
  “是吗?不过我觉得,即使连续做十次,那也只是个梦而已,而且,别人总说,梦是相反的,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那是因为你没连着做同样一个梦你不知道,我总担心哪一天真的在河里看到我自己的尸体,眼睛被人挖了。”王利生也躺了下来。
  “如果写小说,这倒是个很好的恐怖题材,看见自己的尸体,然后又把自己的眼睛挖了。”
  “写什么小说啊,我是说真的。”
  “可是这跟你去不去网吧有什么关系?你总不至于害怕看见一个穿红背心,被人挖了眼睛的人在上网吧?要真这样,咱柳桥就要上国际新闻了。”
  “这倒不是,我不去上网,是有原因的。”
  王利生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你还记得上个星期五的数学课吧?班主任没来,是一(三)班的老师来代课的,他居然叫我站起来回答了那么多次问题,我从来没那么丢人过,真的,我想了很久,一直想到回家,也不知道是谁把我被评为最差学生的事告诉了我爸,他气得跳脚,拿把扫帚追着我打,打完又抽他自己的耳光,那耳光抽得我心里发毛,他晚饭也没吃就出去了,一直到半夜也没回来,那天晚上下了好大的雨,我妈担心他出什么事,非拉着我一起出去找,找了半天,结果在田埂下找到了他,他被摔得不成样子,全身都是泥,也不知道他摔到了哪里,我妈当时就吓哭了,还好我爸身体好,我把他背回家以后,找了医生给他打了一针,他就醒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去给我借钱,下大雨路太滑了,他出去的时候又没带伞,天那么黑……”
  说到这里,王利生的眼眶有些发红,蒙上了一层水雾,他吸了一口气,接着说:“我妈送我来学校,我爸还躺在床上发高烧,在村口,我妈哭着交代我一定要好好读书,他们就是因为没读书,这辈子都是农民,抬不起头,让人瞧不起,我爸每次都低声下气的去问别人借钱,就是希望能看到我考上大学,给他们争口气,你不知道,他们把大学看得比命还重,所以我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好好读书,再也不去上网了,真的,我想明白了,网络游戏是害人的,一旦沉迷进去就完了,你看,我没去上网以后,学习确实进步了。”
  周峰侧过头去看王利生,他说:“生子,我发现你变了。”
  “是人都会变的,我家太穷了,由不得我不变。”
  “这是你回家之后醒悟到的事,那么之前呢?说了这么多,你一直把最重要的事情隐瞒起来。”周峰并不关心王利生是怎样意识到上网的坏处,他只想知道王利生在网吧发生过什么。
  “不是。”王利生坐了起来。
  “那是什么?”周峰也跟着坐起来。
  “我觉得……传奇网吧……有问题。”王利生边说边扯他面前的草。
  “有问题?”
  “也可能是我们学校的问题。”
  “什么问题?”周峰不解。
  王利生望着前方,他的眼神飘得很远,声音也飘得很远,象是从太空里传来的一样。他说:“学校有鬼。”
  周峰楞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有鬼?亏你想得出来!”
  “你别笑,我是说真的。”
  “你见过?长什么样?穿红背心?没有头?”
  王利生看着他:“你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周峰耸耸肩,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当然不信!不过我还真想遇到一个女鬼,再来段人鬼情未了。”
  “你没机会了,她早就喜欢上了别人。”
  周峰又笑了:“说得跟真的一样,敢情你见过那女鬼?跟她是亲戚?”
  “没,但我知道是她。”
  “谁?”
  王利生沉吟了片刻,轻轻的吐出了三个字:“刘思佳!”
  周峰全身一震:“刘思佳?”
  多么熟悉而又遥远的记忆,在这一刻,象影片一样,在周峰的脑子里快速而没有秩序的放映着,他失声叫了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王利生被周峰搞得一头雾水,周峰的表情居然有些惊喜!
  周峰喃喃自语:“我说怎么那么熟悉?原来是她跟刘思佳很象,我就觉得奇怪,没见过怎会熟悉。”
  王利生的眼神飘到了那条河上:“是的,她没走,她一直在学校里。”
  “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有些事情很奇怪吗?没错,刘思佳是自杀的,可是那只猫呢?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死在她的床上?而且还被人挖掉了眼睛?还有张云的疯……”
  “张云的疯跟刘思佳有什么关系?”周峰忍不住打断了王利生的话。
  “我不敢说有,但不排除没有,你觉得宿舍里可能会跑来一条那么大的蟒蛇吗?就算真的是蛇,它会放了张云?还有,张云疯的时候,身上有很多牙齿印,被什么动物咬的?唯一的可能,是被老鼠咬的,不是一只或者两只,而是一群老鼠!你想想,张云又不是死人,看到一群老鼠不会跑吗?还会躺在那里让它们咬?换成是你,你会不会?所以……我觉得跟刘思佳有关系。”王利生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有些激动。
  周峰看了看他:“我只知道人死了会变成孤魂野鬼,但是没听说还能变成蛇,变成老鼠。”
  “鬼能附身,不是吗?”
  “你又没有亲眼看到,你也只是凭空瞎猜而已,我是不相信那些东西的。”
  “我不是瞎猜,我感觉到她了,这种感觉很强烈,她就跟我们生活在一起。”
  周峰望着他,禁不住皱起了眉头:“生子,你不是怀疑……”
  王利生打断他的话:“你不觉得她很奇怪?没有一个正常人脸会白成那样的,如果单看她的背影,我想,不是我一个人会怀疑的。”
  “你走火入魔了,生子,这个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多的是,何况她们的脸长得还不象,只是举止、动作象而已。”
  “如果连脸都长得象,那就不用我去怀疑了,我一直相信上帝造人是公平的,他给了你一张无可挑剔的五官,那就不可能再给你惊人的智慧,林羽如聪明得让人害怕,你不知道,上午数学课我问她拿试卷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冰冷的,一点热气都没有。”
  “你的意思林羽如就是刘思佳?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不知道鬼白天是不能现形的吗?”
  “如果有一具肉体呢?”
  “你恐怖电影看多了,你疯了!”
  “我没疯。”
  “好,那你说刘思佳还留在学校干嘛?她都死了两年了,不投胎吗?”
  王利生沉默了一会儿,慢悠悠的说:“也许,她还有什么事情没做完。”
  “见鬼的事情没做完!你真会瞎想!”周峰有些烦躁的看着王利生,“那林羽如呢?林羽如本身又是谁?”
  王利生没回答周峰的话,他突然全身一紧,一把抓住周峰的胳膊,眼睛盯着河面,他紧张的说:“周峰,你看,那是什么?”
  周峰看过去,除了河边有些垃圾之外,河面上什么也没有。
  周峰刚想说话,王利生却松开了他,站起来飞快的往河边跑去。
  周峰也站了起来。
  他纳闷着,王利生看见了什么?
  周峰冲着王利生的背影喊:“生子!你干什么?”
  王利生没理他,直接跑下了水,水不深,刚漫过他的膝盖。他弯下身子,两只手在水里抓着,仿佛在拼命的找什么。
  周峰突然想起来刚开始王利生跟他说的那个梦——我知道我在找什么的,一会儿,我就看见我自己的尸体从上面漂了下来,穿着红色的背心……
  一股寒意迅速的钻进了周峰的骨髓,他很不自然的哆嗦了一下,然后拔起腿往河边跑去,边跑边喊:“生子!你在干什么?天快黑了!我们回学校去!”
  是的!天快黑了!四周围笼罩着一种冰冷的、危险的气息。
  王利生还是没理他,就象没听见一样,他停了下来,跑到了对面,顺着上游往上跑,给人的感觉就象是在没命的追着什么。
  可是他在追什么?周峰什么也没看见。
  周峰来不及多想,跑下了水,去追王利生。
  前面不远处有一座拱桥,拱桥的下面是一片阴影。
  周峰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王利生要找的东西,就在那片阴影里!
  周峰只觉得全身的力气在一刹那消散得无影无踪,他感觉自己虚软得随时都有可能会倒下。
  王利生停在了那片阴影里。
  周峰的心脏也跳到了喉咙里。
  但是只一会儿,王利生掉头就往回跑,他的脚步有些踉跄。
  周峰一把抓住了王利生的手臂:“生子,你看见了什么?”
  王利生没说话,他的样子更象是说不出话,他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眼睛睁得很大,充满了某种不可想象的恐惧,嘴巴微张着,喉咙里发出一种象在嚼碎骨骼般的可怖声音。
  周峰确实被王利生的样子吓到了,他用力地拍打着王利生的脸:“你怎么了?生子?你看见了什么啊?”
  好半天,王利生才颤抖的说:“死……死人。”
  “谁?”
  由于惊恐过度,王利生有些语无伦次:“我……我不知道,她……她在叫……叫我,好多……好多……血……”
  周峰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心想,只要那片阴影里不是王利生的“尸体”,那就没什么可怕的。
  “走,带我去看看。”
  王利生拼命的摇头,神情更加恐惧了,声音抖得厉害:“不!我……我不去!不去!不去……”
  周峰不管,硬拽着王利生往拱桥下面跑,他想象不出来,是什么死人让王利生害怕成这副样子。
  单纯的一具尸体并不可怕!
  在那片阴影里,周峰看见了王利生说的那个死人!
  是个女子!
  她仰躺在潮湿的地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衣服上沾满了血,她的脚浸泡在水里,有一只裤管从膝盖处断裂,露出了半截肮脏的腿,腿上布满了模糊不堪的伤口,已经开始糜烂……
  周峰的胃里面有些难受,他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液,紧紧的抓着王利生的手。
  女人的头发很脏,而且很长,盖住了她整张脸,只露出一只紧闭着的眼睛,额头上也有化脓血的伤口。
  看来,她已经死去多时了,尸体都快腐烂了。
  周峰想走,可是他的脚却象被什么钉住了一样。
  周峰似乎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清晰得就象贴在周峰的耳边。
  周峰还没来得及分辨出这是什么声音,女尸的眼睛蓦地睁开了。就象一台无形的机器绞碎了周峰的心脏。
  它睁到了最大极限,眼珠仿佛都要爆裂出来。
  它转动了一下,直视着周峰!

  4
  王玲刚走出宿舍准备去上晚自习的时候,迎面碰到了正回来的李霞,两个人都很自然的楞了一下,然后李霞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王玲的心里有点难受,本来玩得那么好的朋友,转眼却行同陌路。
  王玲叹了一口气,刚准备下楼梯,李霞从后面叫住了她:“等一下。”
  王玲转过身来,在这之前,她其实是很想主动找李霞说话的,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会儿李霞叫住她,她心里就更加难过了,她甚至希望李霞能跟她大吵一架,再好的朋友也难免会有磕磕碰碰,吵一架也许就会好了,如果一直持续冷战,那么她们之间的误会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得开了。
  但李霞的样子不象要跟王玲吵架,而是直接走进了宿舍,也没有看王玲,以至于王玲不确定李霞刚刚是不是在叫自己,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只有她一个人站在楼梯口,于是,她也往宿舍里走去。
  李霞坐在林羽如的床上,怀里抱着一个枕头,蜷缩在床角,那样子看起来就象一只受了伤的小动物。
  王玲在张海英的床上坐了下来,她咬了咬嘴唇,望着自己的鞋尖:“李霞,日记……真的不是我撕的,我不会……”
  “是不是都无所谓了。”李霞淡淡的打断了王玲的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王玲有些心疼的说:“你别这样,李霞,你看以前多好,现在你的学习都退步了这么多,你知道吗?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王玲,你能帮我去一趟网吧吗?”
  一听这话,王玲就有些生气了:“你怎么还这样执迷不悟?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你要再这样沉迷下去,你就完了,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李霞的脸上有着一种不符合她年龄的哀怨,她看着王玲,用那样无助的眼神看王玲,她恳求着:“就这一次,好吗?你帮帮我,不然我真的完了。”
  王玲迟疑着,按她的本意,她真的不想帮李霞,这是在害李霞,可是李霞的样子又让她不忍心拒绝,她问:“我要怎么帮你?”
  “你去找他,把学校门口那间食杂店的电话留给他,告诉他,我等他电话,不管等多久,你现在就去,好吗?”
  “我怎么告诉他呢?我……我根本不认识他。”
  李霞淡淡的笑了一下:“你认识他的,我什么都知道了,我现在不想生气,也不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想要他给我打电话,我要听到他的声音。”
  王玲的脸刹时红透了,她仿佛被人剥去了所有的衣服,赤身裸体的站在操场上一样。她很不自然的掩饰着自己的难堪,站起来有些支吾的说:“呃……,好吧,留门口那间食杂店的电话,是吗?”
  “嗯。”
  “要不要跟他说什么?”
  “你就叫他给我打电话好了,说我等他,多久都等。”
  “好。”
  王玲走了出去,天已经黑了,她的心乱极了,她突然分不清什么是对,也分不清什么是错了。

  5
  王玲一直到下自习了才回来,在这之前,食杂店的电话一次也没响过。
  李霞就那样呆呆的坐在电话机旁边,呆呆的望着它,一刻都没有移动,直到王玲站在她的面前,她才回过神来,她抬起头,刚想说话,王玲先开口了:“我们回去吧。”
  “他怎么说?你见到他了吗?”
  王玲垂着眼睛,拉了拉李霞:“回宿舍再说吧。”
  “不!就在这里说,他跟你说什么了?”
  王玲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就老板娘坐在柜台里看电视,王玲沉吟了片刻,说:“他让你别等了,他不会打过来的,他还说叫你好好读书,什么也别想了。”
  “不,我不管,我要他打过来,你再去一趟,好吗?我晚上一定要接到他的电话,你去跟他说。”
  “别傻了,李霞,他不会打过来的,你们是不可能的,你还在读书,你才16岁呀,这种不叫爱,你明白吗?回去吧。”
  “不,你不懂,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也可以不再读书了……,我自己去,我现在就去,我要去问问他。”李霞就象着了魔一样,她根本听不进去王玲的话,她说完就往外面跑。
  王玲追出去,大声的说:“你别去!我这儿有他的电话!”
  李霞猝然止步,回过身来。
  王玲叹息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李霞。
  李霞紧紧地攥着那张电话号码,飞快的跑到了电话机旁边,摊开纸来,刚拿起话筒,却又放了下去,王玲以为她想明白了,正准备说话,李霞却看着王玲,脸上露出一片孩子般纯真的笑容,她傻傻的问:“我要怎么跟他说?我好紧张,我从来没给他打过电话,万一我说错话了,他不高兴怎么办?”
  王玲在旁边的一张凳子上坐了下去,无奈的说:“随便吧,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李霞犹豫了半天,终于拨通了那个号码,响了很久那边才有人来接,是个女人的声音:“喂?”
  李霞吓了一跳,“啪”地一声把电话挂了。
  王玲问:“怎么了?”
  “是个女的接的。”
  “别打了,回去吧。”
  李霞不甘心的说:“可能是我打错了,我再打一次。”
  李霞对着纸上的号码认认真真的拨了一遍,她在心里期望刚刚是打错电话了,然而,事与愿违,仍然是开始那个女人接的:“喂?你是谁?”
  李霞确定自己没拨错号码,于是硬着头皮,怯怯的问:“你好,请问……王飞在吗?”
  对方说:“在,你稍等。”
  隔着听筒,李霞听见那个女人扬着声音喊——老公!你电话!
  李霞的脑袋立刻就晕了,那个女人在喊他老公!原来他真的是在骗自己!他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
  然后,李霞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喂?哪位?”
  是的,他的声音是熟悉的,跟李霞在视频里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
  “说话,你是谁?”
  李霞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滚了下来,她哽咽着:“我……我是李霞。”
  对方好象楞了一下,随即便很冷淡的说:“哦,李霞啊,找我有事吗?”
  对方的态度让李霞语塞,她一时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她无法相信这就是那个曾经说永远不离开她的男人!
  “如果没事,那我挂电话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骗我?”
  “骗?开什么玩笑?你不会把网上的话当真吧?那都是假的,网络是什么?是一张虚幻的网,因为大家太寂寞了,所以寻找一些刺激……”
  他的话还没说话,李霞又听见了那个女人的声音——老公,我的睡衣呢?
  李霞的自尊被深深的刺伤了,也绞碎了她原来所预设的一切憧憬,一种被愚弄的感觉紧紧地裹住了她,她的血液沸腾了,愤怒迅速的从她的胸腔升起,象燎原的大火般烧着了她。
  她深吸了一口气,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的对着电话喊:“你这个骗子!王八蛋!混蛋!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她扔掉电话,往外面跑去。
  惊天动地的喊声把王玲跟老板娘吓了一跳,王玲一边道歉,一边帮李霞付电话钱,追了出去。
  李霞蹲在路边,失声的哭着。
  王玲走过去,蹲在她的身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别哭了,李霞。”
  李霞一把圈住王玲的脖子,泣不成声,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说:“他为什么要……要骗我?我对他那么……那么好,我从……从……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王玲被她哭得鼻子发酸,禁不住眼眶也湿了:“现在知道了不是更好吗?网上没什么人可以值得去相信的,我早跟你说过的,不是吗?你又不听我的,现在知道错了吧?”
  李霞突然一把推开王玲,站起来抹了一把眼泪,对着王玲不可遏制的尖叫:“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把什么都告诉他,我也不会知道这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我讨厌你!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再也不想跟你说话!”
  说完,李霞捂住嘴哭着往学校跑去。
  王玲跌坐在地上,脸上一片愕然。
  李霞的背影在暗夜中渐渐变得模糊,最终消失在黑暗的尽头。

  6
  李霞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其他几个女孩都睡了,只有林羽如还靠在床头拿着书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霞脱掉衣服鞋子,爬到林羽如的床里面,呜咽的低声啜泣着。
  林羽如坐了起来,扶着李霞的肩膀,轻声的问:“李霞?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李霞不语,只是一个劲的低声哭着。
  一会儿林羽如看见王玲走了进来,王玲什么也没说,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直接爬到了上铺,脱了衣服躺下去。
  林羽如有些纳闷,这两个人又怎么了?
  林羽如忍不住问:“王玲,怎么了?你跟李霞吵架了?”
  王玲没理她,爬起来在门边关了灯,然后把头蒙进了被子里。
  林羽如在黑暗中摇了摇头,帮李霞盖好被子,把书塞到枕头底下,躺了下去。
  许久,李霞止住抽泣,翻过身来,吸了吸鼻子,她说:“我不想读书了。”
  “为什么?”林羽如惊跳了一下。
  李霞默然不语。
  窗外,忽然掠过一阵狂风,远远的天边,响起了一串阴阴沉沉的闷雷,暗夜里,骤然笼罩起一层风暴的气息。
  李霞喃喃的说:“要下雨了。”
  “你刚刚说你不想读书了,不是说真的吧?好好的干嘛不想读书了?”
  李霞挽住了林羽如的胳膊:“没事,我只是想家了,睡吧。”
  林羽如思索着李霞的话,闭上了眼睛。
  宿舍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窗外,一下闪亮的电光闪过,接着,暴雨就“刷”的一声落了下来,敲打着玻璃窗,敲打着树梢,敲打着沉寂的大地。
  夜,骤然的变得喧嚣了起来。
  没有任何预兆,林羽如半夜醒了过来,暴雨仍在疯狂的下着,她很自然的去帮李霞盖被子,不料却摸了个空,李霞去哪了?
  林羽如一翻身坐了起来,脚下触到一个热乎乎的身体,李霞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到那头去了。
  林羽如松了一口气,躺了下去。
  她刚闭上眼睛,她隐约听到了一种暴风雨之外的声音,她凝神听着,然后猛地睁开眼睛朝窗外看去。
  林羽如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僵住了!
  一个黑影,正攀在窗户上费力的往里面爬,光线太暗了,林羽如看不清她是谁,只知道是一个女子,她的头发很长。
  林羽如想喊,可是她发觉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全身也虚软得无法动弹。
  黑影小心的爬进了宿舍。
  一道闪电带着某种暗示穿破黑夜。
  林羽如看清了那张脸。
  还没等林羽如去想她为什么三更半夜下这么大的雨从窗外爬进宿舍,林羽如又看见了另外一张脸。
  那张脸紧跟在黑影的身后。
  那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就象贴了一张雪白的面膜!
  一瞬间,黑暗掩盖了一切。
  窗外的雨更大了。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