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刀锋》—《万里征途》四沐口白(整理中)

      听潮小筑 2007-3-24 22:18

四沐口白==路人甲乙丙丁的台词更多……好吧,其实俺是在记录沐流尘从出场到退场的口白,加上无限制HC,就是说,兽化了的俺是花轰的││││││

俺对《万里征途》太有爱了,当初看的时候完全High掉,剧情精彩,心水的人物混战一片(踹飞)……是说,四无君挂掉的时候忽然对他狂有感觉,直接导致俺变成了他的Fans,对青阳子也狂有感觉,对策衍更是狂有感觉(想抽的感觉)……

1、《刀锋》2425——沐流尘出关

嗯…华丽丽的花轰出场OTL为啥要闭关新春闹剧解释的相当清楚XD

[不染凡尘]

  白:小桥、流水、深山、绝谷…一处隐秘所在,一间淡雅竹屋。春花、夏蝉、秋枫、冬雪,竟是四时风景同时出现……

[四无君来到]

  烨:繁花、虫鸣、枫红、白雪…主人,这是……

四无君:不落风尘。

  烨:好奇异的景象。

[离月出现]

  月:先生便是四无君吗?

四无君:特来拜访贵主人。

  月:先生这边请。

四无君:你们两人在此等待。

  烨:是。

[离月带四无君离开。四无君来到一面石壁前。]

四无君:时刻将近,好友,你也该出来看看这个世界,究竟变化多少?

[石墙缓缓开启,沐流尘出关]

沐流尘: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得意酒需干;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着冠。

  白:不落风尘之中,四无君再会昔日旧友,洞中出关的神秘者,又是何种来历?

四无君:云涛梦笔沐流尘。

沐流尘:平风造雨四无君。

四无君:哈哈哈哈……真是好久、好久不见。

沐流尘:天狱军务繁忙,能得四无君拨冗一见,真是云涛梦笔的面子。

四无君:好友出关,再忙也要偷的一份清闲。

沐流尘:哈哈哈哈…请好友移架听潮小筑一叙。

四无君:请。

沐流尘:请。

[听潮小筑。两人对坐饮茶,四无君叙述时局]

沐流尘:原来如此…想不到闭关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竟连天狱之主也身亡了。

四无君:武林瞬息万变,物换星移,令人感叹!

沐流尘:耶~世局真的变了,连四无君都变得如此多愁善感。

四无君:好友见笑了。

沐流尘:天下虽然多变,又如何变的出四无君掌握之中?莫非是你掌权太久,欣羡起闲云野鹤的生活?

四无君: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无所事事只会闷煞四无君!

沐流尘:你总是放不下抛不开,汲汲营营,不怕是一场空吗?

四无君:短暂的灿烂,胜过长久的平淡;一事无成,才是一场空啊。

沐流尘:好友,你是说吾吗?

四无君:这…哈哈哈哈~天下间唯有你能让吾有口难言!

[沐流尘环视四周]

沐流尘:咦?『他』没来吗?

四无君:『他』可能知晓吾今日造访,所以回避。

沐流尘: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好似十分不悦。

四无君:没什么…其实最近这段日子以来,天狱形事处处不顺,让四无君颇有力不从心之感。

沐流尘:哈~天下间无人能让四无君困顿,唯有你自己例外。

四无君:哦?此话怎讲?

沐流尘:以前的你身在局外,冷眼旁观,细心布局,一举一动皆能审时度势;而今的你,当局者迷,方寸已乱,如何能掌握局势?

四无君:…好友说的是。

沐流尘:当日好友进入定禅天之时,可曾发现什么?

四无君:一页书被救走……唉~

沐流尘:以你之谨慎,以你之智慧,何以此时才想到这点?只是你事必躬亲,难免乱中有失…对了,在现今的阶段,寻找邪能境的据点,真有如此重要吗?

四无君:冥界肃清是天狱的目标。

沐流尘:现在实质上的天狱之主是你,还需要天狱肃清吗?

四无君:有人性的魔,不纯净的魔,没有生存的资格!

沐流尘:以前的天狱之主迷信血统与魔性,但好友你大可不必如此。现在天狱实际上的领带者是你,冥界肃清与否也是由你一手决定。

四无君:今后的方向吾已了然于胸。

沐流尘:云涛梦笔相信四无君会有最明确的选择。

四无君:只是邪能境与天狱仇怨既深,鬼隐工于心计,如芒刺在背,不除不快!

沐流尘:阴阳师依然下落不明吗?

四无君:阴阳师已经死了!

沐流尘:死了?!如何死的?

四无君:被欲苍穹所杀。

沐流尘:阴阳师练有烙骨大法,可以死而复生,为何不见邪能境动作?

四无君:九曲邪君不愿失权,经天子以烙骨大法增强自己功体,鬼隐更不愿意让阴阳师与他共享邪能境。

沐流尘:吾有一法,能让这段时间让天狱与邪能境和平共处。

四无君:哦?愿闻其详。

沐流尘:阴阳师在邪能境倍受尊崇,他有一名好友名叫极道天权,在冥界颇有声望,请他出面与邪能境交涉,压迫鬼隐让阴阳师复生,要求邪能境与天狱缔结同盟,一者拖延时间,让鬼隐无暇作怪,二者阴阳师复生,感念你的帮助,必然释出善意,一举两得。

四无君:此人住在何处?

沐流尘:修罗深渊。

四无君(行礼):多谢好友提点。

沐流尘:其实好友初掌邪能境,当初经天子的窘境鬼隐同样也有,也许是你对败给素还真与一页书之事耿耿于怀,所以才一直未能想通其中环节。

四无君:圣主之死,确是四无君一生未有的挫败!

沐流尘:天外南海一局,你虽然扳回一城,但若非素还真太过仁慈,岂能胜的如此轻易?天狱对中原用兵,未必能势如破竹;再说素还真千里布局,犹能困你数日,若是正面冲突,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也。

四无君:好友心动了?

沐流尘:知吾者,四无君也——但若要你将素还真留给吾,只怕你又不肯。

四无君:好对手比好友更加可贵!

沐流尘:你这样讲,吾实在不应该跟你作朋友。(无良插花:小沐,休夫吧~吾帮你物色个更温柔体贴的![踹飞]

四无君:四无君平生有两件事最幸运,第一,云涛梦笔不是四无君的敌人;第二,素还真不是四无君的朋友。

沐流尘:吾却只有你一半的幸运。

四无君:却也只有吾一半的不幸。

沐流尘:好友说的是……(抬眼望了望)『他』还真的不来。

四无君:天狱杂事繁多,吾必须回去了。他日若得清闲,再来拜访故友。

沐流尘:好友,『他』跟你之间,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四无君:这个问题你该去问他!

[四无君离开]

沐流尘:嗯……?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无良乱入:小沐汝麦装傻了…那只鸡的事情汝也脱不了关系OTL(踹飞)]

 

 

2、《刀锋》28——夜参玄空

[不染凡尘。沐流尘夜色下研究九宫图]

沐流尘:玄即元气,指天,表时间;空即范围,指地,表空间。河洛九运,九宫飞星,嗯…玄、空……离月,沏壶九云碧螺,吾之好友来访了。

  月:是,主人。

[沐流尘抬手,真气一散]

沐流尘:测——

[落叶散落在九宫图上]

沐流尘:哦~八之数,为白,左辅出,艮宫在东北;深冬之节,属土,意为万物终结,等待春时啊…哎呀~看来似乎不太妙了……

[蓝光一闪,四无君现身]

沐流尘:好友四无君,今日来听潮小筑,欲陪吾一同品茗吗?

四无君:吾今日特来表达一事。

沐流尘:见好友脸色不佳,想必非是好事了。

四无君:然也。局势变化,吾决意与邪能境一战!

沐流尘:何种变化让好友下次决定呢?

四无君:邪能境欲取尸根,让阴阳师复活,但尸根乃破一页书石莲之关键,吾绝无让出之理!

沐流尘:极道天权对好友施压了。

四无君:无论如何,七日后唯有一战!

沐流尘:毫无转圜余地吗?

四无君:是。

沐流尘:听你今日之言,吾才知在好友认知之中一页书等人之威胁,远胜冥界邪能境。

四无君:难道好友不认同?

沐流尘:嗯…若今日立场对调,也许吾会做出相同之决定。

四无君:好友似有言外之意。

沐流尘:吾只是多你一份企盼之心。

四无君:微笑的棋盘,无能使四无君改变决定!

沐流尘:好吧,好友决意如此,吾亦不再多言。

[四无君欲离开]

四无君:吾就此——

沐流尘:耶~难得来,何必去匆匆?九云碧螺乃是专为好友所沏,好友岂能浪费?

四无君:好友今日兴致不差,研究起九宫图来了。

沐流尘:是啊,好友对玄空两字有何看法?

四无君:玄者,微也,亦可指天;空者,无也,亦可指地,所以玄空亦可借指天地。好友因何突然问此?

沐流尘:吾正在参悟天地之理啊。

四无君:有结论了吗?

沐流尘:无。

四无君:哈哈哈哈……好一字『无』啊,以这字『无』作为今日的结束,他日再叙,告辞!

[四无君离开]

[无良乱入:汝到底还是没喝茶==]

 

3、《刀锋》29——王隐交付鲤鱼角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性骚扰OTL(抽飞)

[不染凡尘。沐流尘眺望天际]

  白:金乌西坠,天空一抹残红…夕阳余晖映照不染凡尘。

沐流尘:花明柳暗绕天愁,上尽重城更上楼;欲问孤鸿向何处,不知身世自悠悠……

[风动]

沐流尘:嗯…?有朋自远方来,暮色未免不合时宜。

[沐流尘手中的笔辗转而动]

  白:只见云涛梦笔信手拈来一袭清风,顿时大地回春,一片生意昂然……

[王隐来到]

沐流尘:童儿,奉茶。

  隐:一段时日不见,云涛梦笔越见清瘦,文姿风采之中,更添三分傲骨。

沐流尘:哈哈哈…你在江湖云游一周,历尽世事沧桑,犹有七分潇洒。请——

[两人落座]

沐流尘:今日拨空前来,可是为了鲤鱼角一事?

  隐:你还是没变,不出凡尘,便能知晓天下之事。

[王隐取出鲤鱼角]

沐流尘:既然有心,何不亲自交与四无君?

  隐:我不涉江湖事已有一段时日,此地名为不染凡尘,意寓不也是如此?

沐流尘:不染凡尘,不染凡尘…虽是不染江湖红尘,却也是处于江湖之中,你口中所说不涉江湖,却还是卷入江湖,矛盾、矛盾啊。

  隐:朋友相交,贵乎知心,此举只为成全知交之谊。

沐流尘:拳拳之心,甚是难得。你不愿见他,莫非心中有所芥蒂?

  隐:非也。四无君才略、胆识具备,是霸业之才,而我胸无凌云之志,云游世外已久,见不见面已无意义。

沐流尘:既然你不愿说明,吾也不便勉强。倒是你难得来到不染凡尘,何不逗留几日,你我谈天说地,一叙朋友之情?

  隐:有约在身,恐怕不克久留。

沐流尘:嗯…能让你在意之人不简单啊。

  隐:守信而已。就此告辞——

沐流尘:让吾送你一程。

 

 

4、《刀锋》2930——杀血魅鬼束,取尸根

[枯骨峡道]

  白:阴冰冰,邪冷冷,夜晚的枯骨峡道透出一丝诡异;寒月残照,一道光形急旋而下——

[沐流尘现身]

沐流尘:血魅鬼束,云涛梦笔特来叨扰。

血魅鬼束:哈哈哈哈…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直说!

沐流尘:吾为商借尸根而来。

血魅鬼束:尸根?哼哼…尸根一旦离体,功力顿失七分,我岂是愚蠢之人?!

沐流尘:事后吾自会补偿你。

血魅鬼束:这样吧,你将首级伸进枯骨之中,让我吸尽你的脑髓,也许我会考虑将尸根借出!

沐流尘:嗯?!

血魅鬼束:你生气了,云涛梦笔生气了,哈哈哈…那有如何呢?血陀罗!——解决此人!

  白:枯骨峡道之内,干戈将起,此役将会掀开云涛梦笔的神秘面纱吗?

[相杀……]

沐流尘:米粒之逐也想与日月争辉?!

  白:只见云涛梦笔缓缓提升内元,枯骨峡道之内气温骤降,满天飞絮飘散!

[与血魅鬼束相杀]

  白:震天一响,云涛梦笔被震退数步——

血魅鬼束:哈哈哈……云涛梦笔不过耳耳乎!

沐流尘:你的人生只剩三步之遥。

血魅鬼束:什么?!

[血魅鬼束上前两步]

沐流尘:第一步——第二步……

[血魅鬼束不敢上前]

血魅鬼束:云涛梦笔,你以为我是三岁孩童吗?!

[血魅鬼束上前一步]

沐流尘:第三步——

[话音刚落,血魅鬼束爆炸。沐流尘取走尸根]

沐流尘:夜郎自大,该有如此下场!

[无良乱入:好吧…尸根长的太像Super号的大蘑菇了,小沐拿着这东西其实满搞笑的OTL]

 

----------------------------------------------

中场HC时间:《万里征途》啊!!>//////<我终于盼到第二版无敌水的布丁沐了!!!

 片头的四无君,非一般的气势,捏哈哈哈~~~

 

道主大人也很帅>//////<

 

>///////////口/////////////<嗷嗷傲傲~~~(兽化了……│││││)

其实这张卷毛也满帅的啦XD

 

粽子是飞船船长?

 

一直在打架的小狐……

阴阳师!!!>//////<每天穿的美美,只管喝茶睡觉就可以拿薪水……(踹飞)

 

酷到不行的剑君…征途版的配乐实在很好听XD

-----------------------------------------------------

5、《万里征途》1——转圜四无君与极道天权

  白:另一方面,冥界天狱之外,云涛梦笔、极道天权,两大先天对峙,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极道天权:云涛梦笔,你真要与吾为敌吗?!

沐流尘:阁下言重了,天下宝物有能者得之,尸根一事,阁下的态度未免太不近人情。

极道天权:哈哈哈…尸根吾势在必得,任何人也难以动摇!

[沐流尘取出尸根]

沐流尘:这算是吾替四无君的回答,天狱与邪能境之后的发展,希望阁下不可再插手其中。

[极道天权取走尸根]

极道天权:你以为你可以命令我吗?!哈哈哈……

[极道天权离开]

沐流尘:嗯……极道天权的态度值得注意,但此次中原与天狱战役之结果,更令人关注!

 

6、《万里征途》2——追踪一页书踪迹,结识儒怪

好吧…其实我不知道这段啥意思OTL

[落阳湖]

  白:夏夜的子时,大地一片寂静,突然天空微光一闪——

  怪:嗯?那是……

  白:刹那间,微光却已飞近眼前,冲入湖面,激起滔天巨浪!

[沐流尘现身]

沐流尘:百世经纶……

  白:波浪平息之后,云涛梦笔也趋步向前,欲探出一页书行踪之谜。

[沐流尘接近湖畔,驻足观望]

  白:就在这个时候,水面映照人影——

沐流尘:…嗯?

  白:就在脚步声逐渐逼近之时——

[儒怪出现在沐流尘身后]

沐流尘(心念):嗯?方才吾所所感受到的压迫感,会是他吗?

沐流尘:朋友,深夜来到此地,为何呢?

  怪:忽见夜空异样光芒,因而追踪至此,那你呢?

沐流尘:与阁下相同。在下云涛梦笔,不知阁下尊称?

  怪:叫我儒怪便可。

沐流尘:原来是儒怪前辈,有一事请教——方才可有看见吾身后另有他人?

  怪:有啊,虽然是刹那之间,但我确实有看见。

沐流尘:可否形容此人特征?

  怪:仙风道骨,器宇轩昂,手持道扇,面容温润之中隐隐透出威严。

沐流尘:嗯……

  怪:你不下到湖下一探吗?

沐流尘:一时的好奇,尚不需如此大费周章。

  怪:说的也是。更深露重,何不到寒舍屈膝长谈?

沐流尘:求之不得。

[儒林小筑]

沐流尘:一进小筑之内,书卷气息便扑面而来,儒林小筑真是适得其名。

  怪:我这里别的没有,就是书多,汝可以随意观览。

沐流尘:嗯……

[沐流尘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

  怪:汝真是识货,这本『仕林轶语』是宋朝翻印,现在已经绝版了。

沐流尘:由小筑之藏书,便可知阁下博古通今,不逊于任何一位当代大儒。

  怪:我虽然博览群书,但有个问题一直在我的心中,如同阴影挥之不去。

沐流尘:难道从没有人可以解释你心中的疑问?

  怪:早前有人说一寓言,意寓把握当下,点破我长生之念,但仍然无法完全解我心中困惑。

沐流尘:不知阁下心中疑问为何?

  怪:那就是何为『人生的真谛』。

沐流尘:其实这个问题有无数的答案。

  怪:哦?

沐流尘:因为每一个人的人生皆是不同,而且照吾看来,你已经掌握人生的真谛了。

  怪:此话怎讲?

沐流尘:阁下深受儒家熏陶,所以遍览群书,不负儒名,此其一也;又由你寻求长生之术,不受世俗之限,毅然追求炼丹之法,此其二也;再者你好学多问,不断追求真理,此其三也——这三点在在表示你已不负自己的人生。

  怪:啊…哈哈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沐流尘:在下浅见,承蒙阁下不弃。

  怪:来来来,汝我再谈天论地一番!

沐流尘:不了,时刻不早,吾尚有事待办。

  怪:有空之时,儒林小筑随时欢迎汝。

沐流尘:嗯,在下告辞。

  怪:请。

[沐流尘离开]

  怪:云涛梦笔…非凡人也!

[儒林小筑外]

沐流尘:嗯…儒怪,汝怪啊……

 

7、《万里征途》4——四无君托付箭珠

是说,这里的小沐有翻身作攻的潜质OTL(四:嗯?麦乱教= =++++++

传说中的夫妻对拜OTL

[不染凡尘。一道蓝光,四无君现身]

四无君:沐流尘,吾前来打扰了。

沐流尘:嗯…?你伤的不轻。

四无君:唉,任何事皆逃不过你的双眼啊。呃——

[四无君呕红,沐流尘上前扶住四无君]

沐流尘:我先稳住你的伤势恶化!四无君,你身受两掌,又急催功力破冰河天川,受伤这段时间又压制伤体,若不即时全力疗伤,对你非常不利!

四无君:哈~一页书果然名不虚传!

沐流尘:是吗?以你之能,单凭重伤初愈的一页书,以及后来再对青阳子,不该让你受伤至此程度。

四无君:但这局终归是吾胜利!

沐流尘:赌上自己的伤体,风险太大,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四无君取出箭珠]

四无君:这就是原因。

沐流尘:让吾一观。

四无君:吾追出天狱,与一页书接掌之际,忽有此珠疾射而来,战局因此生变!此珠来历不明,不知你是否看过?

沐流尘:这颗珠可以送我吗?

四无君:既然你有兴趣就留下,顺便查明。

沐流尘:此事交我,但你的伤势不能再拖。

四无君:吾明白,吾会闭关疗复一段时间。

沐流尘:在你闭关之前,有两件事必须让你明了。

四无君:何事?

沐流尘:在你与一页书段战结束之后,我曾发现一道不明光球射入落阳湖之中,我怀疑两者可能有所关连。

四无君:落阳湖的光球?时间上你能确定吗?

沐流尘:时间上算是巧合。

四无君:嗯…第二件呢?

沐流尘:邪能境之主阴阳师复生了。

四无君:阴阳师复活?如何复生?

沐流尘:复生过程按下,你现在必须注意邪能境伺机反扑。

四无君:吾明白你的意思。

沐流尘:四无君,善自保重吧……

四无君:吾心中已有应对之策,另外箭珠来历就有劳好友,告辞了!

沐流尘:请。

 

 

8、《万里征途》5——五郡原寻王隐

竹笋和狐狸是路人甲乙OTL小沐麦乱偷听小两口悄悄话啊><

悄悄话进行时OTL

[五郡原。王隐与银狐来到刀阵外]

  白:狂风卷刀流,利劲扫风沙!神秘的五行刀阵,正等待敌手挑战!就在五郡原之外,银狐准备亲自入阵破关了!王隐一旁观战,此时,远远而来的云涛梦笔也停步注视银狐入阵之机了!

[银狐忽然停步]

  隐:怎么忽然停步?

沐流尘:嗯……?

[沐流尘设法探听心识传音]

[卧江子与银狐心识传音]

  狐:何事?

卧江子:万毒奇珠出事了,你知道吗?

  狐:没兴趣!

卧江子:我说银狐大侠,帮忙就要帮到底,中原武林的两名要人,他们的性命就挂在你的手上,不要事情做一半没兴趣就跑了!

  狐:你过来接手啊!

卧江子:啧啧啧~讲这种话真不负责任!破刀阵之前再帮一个忙就好。

  狐:真烦!

卧江子:通知……

[心识传音断去]

沐流尘:究竟是?……

[银狐转身]

  隐:怎么回头?忽然间没兴趣了吗?

  狐:我很快就回来,别离开。

[银狐离开,沐流尘现身]

  隐:是你,沐流尘。

沐流尘:王隐,他是你的朋友?

  隐:是。你怎会前来五郡原?

沐流尘:有事找你。

  隐:何事?

[沐流尘拿出箭珠]

  隐:这是?

沐流尘:四无君被此物偷袭,也许与你手上的指轮有关。

  隐:你从何确定?

沐流尘:先离开此地再谈吧。

  隐:好。

[两人离开]

沐流尘:你与四无君还在僵持。

  隐:是朋友依然是朋友,但看个人怎么考虑。

沐流尘:我能明白你不问世事的心态,但你是因为什么转变原本求胜的个性,并没有让四无君明白。

  隐:每个人都有面对不同际遇的时刻,只能说我的契机来到,只有拒绝他不为凡尘崖王刀的相托,导致彼此不睦,后来便没机会说明了。

沐流尘:一时的不满总是会过去,苦海众生芸芸,难得结交成为朋友,乃是不可多得的缘分;如今时间已久,何不坐下好好一谈?

  隐:时候未到吧,而且人各有志,道不同,何不互相祝福,各为己事?

沐流尘:听你的话意,如果不想谈,咱们就只谈指环的事情。只是你用匆匆离开、消失武林的方式,连我们这些朋友也断了联络——你啊,真没人情味……

  隐:沐流尘,别损我了,快说箭珠之事吧。

沐流尘:好。这颗箭珠是四无君托我调查,来源有可能是近期中出现武林的谬灵儿。

  隐:谬灵儿…有什么凭据吗?

沐流尘:据我所知,他所使用的兵器乃是神弓,以弹子为器,而这颗珠的设计,便是以特别的弹弓为辅,更有万毒珠之事为牵引,因此最大的目标便是他。

  隐:借我一观。

[王隐取过箭珠,对比指环]

沐流尘:是否有牵连?

  隐:目前尚不能确定。

沐流尘:现在你能说明究竟是什么原因了吗?

  隐:…好吧,当初我在道上意外拾得这只指环……

[王隐对沐流尘说明事情经过]

沐流尘:邪帝?

  隐:嗯,手记中所记载的叶口之间,飞行船、再生人,都是令人匪夷所思之事,而且指环至此再也取不下了,也因此我才会离开武林,等待未来的变化。

沐流尘:这些事情你没告知四无君吗?

  隐:当时他专心在计划中原武林的策略,我不想让他分心,所以便没说了。

沐流尘: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隐:有了线索,便循此路调查。

沐流尘:要我转达四无君吗?

  隐:不用了,有机会我会亲自对他说。

沐流尘:也好。王隐,有一事我必须先对你说明,那名刀客可能会令你两相为难。

  隐:你是指银狐?

沐流尘:如果他与四无君为敌,届时你会选择哪一方?

  隐:唉呀,沐流尘,你说到我最棘手的事!

沐流尘:如果这个人值得交陪,那就尽量避免与四无君的事冲突。

  隐:我知道。

沐流尘:我也该告辞了,有何消息或是需要帮忙就来找我吧。

  隐:多谢。

沐流尘:朋友之间何需言谢?请——

[沐流尘离开]

  隐:谬灵儿……

[呃…缘分啊,黑线~王隐捡到竹笋还在当外星人时候的指环……]

 

 

9、《万里征途》7——密室与四无君谈话

[密室。四无君疗伤,沐流尘现身]

沐流尘:嗯…?幽冷的杀气!

四无君:贵客来临,不得无礼。

沐流尘:你真是懂得韬光养晦之道。

四无君:光芒太露,只会显出自己的失败。三分轻狂七分深藏,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沐流尘:好友,远离凡尘,更让你添足智慧之修啊。

四无君:沐流尘,这是恭喜吗?

沐流尘:为好友高兴吧。见你伤势虽有好转,但并未完全治愈,遇上什么困难吗?

四无君:尚不用担心,吾若需要相助,自当相托于你。

沐流尘:嗯…四无君,此行前来一为探视你的伤势,二为武林之事。西无君的五行刀阵已破。

四无君:谁有这份能力?

沐流尘:银狐。

四无君:是他!

沐流尘:你对此人有什么看法吗?

四无君:不需要任何看法,因为西无君个性好胜,就算银狐取得一时之胜,西无君也不会就此罢休,正有他牵制银狐。

沐流尘:银狐屡次坏你之事,你认为是有意或是巧合?

四无君:吾不做预设,不管他是哪一方,只要与天狱作对,便是敌!

沐流尘:他与王隐是朋友,你应该知道。

四无君:知道又如何?问题在王隐身上,就看他怎么选择!

沐流尘:但是他认定双方皆是朋友,你这是给他出难题了。

四无君:同理在鲤鱼角之争,如果他能牵制银狐,不涉入天狱的计划,或是袖手旁观,吾可以看在彼此的友情,不予计较;但若反,就不能怪吾采取对策!

沐流尘:静观未来发展吧,我只希望咱们三人依是朋友。

四无君:这是当然。沐流尘,托你调查箭珠材质一事,可有线索?

沐流尘:等吧,很快就有消息。

四无君:你从什么方向追查呢?

沐流尘:让我暂且保密,时机若到,我一定会向你说明。

四无君:也可。

沐流尘:四无君,百足毒仙在落阳湖下毒是你的意思吗?

四无君:哈~好友,你对武林事心动了!

沐流尘:怎么说?

四无君:知汝者,莫若吾;同样知吾者,非你莫属。虽然你无明显的动作,但对于武林之事备甚关怀,这是什么原因呢?沐流尘,世上无吾不解之谜啊!

沐流尘:凡事真是脱不过你锐利的双眼,未来我有一事将为,帮助你,除了情谊,也不是无条件。

四无君:说明白也好,需要吾帮什么?

沐流尘:慢慢聊吧。

 

 

 

《万里征途》15——以武痴传人身份重出江湖

换装了!!>///////<是说,不知不觉截的图就越来越多,无论哪个角度都水的过分OTL

[前情:叶口月人追杀裴千己]

裴千己:是你们逼吾开动杀戒!

  白:就在裴千己欲使出武痴绝学之际——

[一道掌气袭来,解裴千己之危,杀死鬼僧]

沐流尘:云涛三劫解苍生,一笔挥毫天下定!

[沐流尘现身,击退敌人]

沐流尘:能当下此招,不简单啊。

裴千己:嗯?你所用武功是——

沐流尘:武痴绝学——虚字诀!

裴千己:啊?!

[裴千己叙述自己得到武痴绝学的经过]

沐流尘:照你所说,武痴因重伤受裴家先人救治,临行前将天子诀武学交与你的先人,并且留下邪帝黑虫乱世之警言。

裴千己:然也。

沐流尘:以武痴的武功,又有谁能伤得了他?

裴千己:也许是邪帝,又或许不是。先祖所留传说,许多细节早已模糊不清,难以肯定。

沐流尘:那裴兄又是如何与鬼僧结仇?

裴千己:一直以来,裴家致力于消灭邪帝黑虫一事,那名僧人便掌握了黑虫。对了云兄,你尚未提及你是如何传承武痴绝学?

沐流尘:此事说来话长,又有武痴绝学一经使出,即刻引来各方注目,此地已成是非之地,既然夜岸鬼僧已经伏诛,不如你我同回不染凡尘,路上吾再一一说明。

裴千己:也好。

 

 

《万里征途》16——交换天、虚字决

是说…小沐,打架可不可以不要挑在自己家,又不是拆房子OTL

[不染凡尘。沐流尘与裴千己过招比试]

  白:不染凡尘,两大高手凝眸对视,风中透出阵阵战意!就在这个时候,两人出招了!

[两人同时出招]

  白:第一招出击,石破天惊的气流向四方扩散,卷起万丈风沙!紧接而来,第二招现世!

沐流尘:行雨流云!去——

裴千己:御武玄风!——

  白:又是撼天震地一招,余劲犹如暴风过境,不染凡尘遭受摧残!

[不染凡尘山崩地裂]

  白:突来的肃静,代表胜负将有结果!

裴千己:武承一脉!——

沐流尘:万武归宗!

  白:裴千己内元急提,全身骨骼格格作响,同一时间,云涛梦笔也将功力催至顶峰!

裴千己:天外有天!——

沐流尘:虚无缥缈!——

  白:极招相对,两人各被轰天之力震退数十步!

沐流尘:哈哈哈…天字诀果然威力宏大。

裴千己:虚字诀亦是凌厉非常!

沐流尘:嗯~满天尘垢未免扫兴……

[沐流尘笔尖一点,尘埃落定,草木葱郁,不染凡尘恢复原貌]

裴千己:云兄果有造化天地之能。

沐流尘:雕虫小技而已,见笑了。对了,吾有一提议,不知裴兄可否接受?

裴千己:哦?云兄尽说无妨。

沐流尘:你我交换身上之武学典册,可求精进。

裴千己:同感。

[两人交换典册。沐流尘觉察裴千己袖中的光芒]

沐流尘:…嗯?

裴千己:云兄不必觉得奇怪,此乃邪帝黑虫,因受到你我内力牵引而蠢蠢欲动。

沐流尘:这就对了,日前与鬼僧前往裴兄住处之怪人,必是为了黑虫而来。

裴千己:此事非同小可,如有人刻意收集黑虫,将酿成滔天巨祸,幸好邪帝之物怪异非常,要修炼也不是一时三刻,你我当尽力遏止此事。

沐流尘:裴兄说的是,就在不久之前,黑雾森林之内邪气大盛,不知是否与此事有关。

裴千己:真有此事?!

沐流尘:嗯,不如你我分头探查,吾负责调查身穿怪异服装之人,裴兄则前往黑雾森林。

裴千己:可以,事在燃眉,吾先行一步。

沐流尘:嗯。

[裴千己离开]

沐流尘:嗯…跟下一观。

 

 

《万里征途》17——王隐辞行;四沐密室相谈

[不染凡尘]

沐流尘(心念):冷医口中之人,邱霍蛉叶是何来历?…洗骨大法,能救素还真之关键…再者剑君十二恨再出江湖,实力大有进境,其所用剑法,却有熟悉之感……

[风动]

沐流尘:熟悉的气息…是你吗,王隐?

[王隐现身]

  隐:正是。

沐流尘:嗯?是指凝气,刀锋隐隐透出一股淡淡的血腥,你…杀人了?!

  隐:哈哈哈…江湖生涯,不是人杀就是杀人,不值得你瞠目而视。

沐流尘:你的语气显示你的无奈,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日前来,该不是找吾闲聊吧?

  隐:为了所取前日交与你之服装前来。

沐流尘:嗯,请你暂候片刻。

[沐流尘取出衣服交给王隐]

沐流尘:突来之举,是否你已经查出什么端倪?

  隐:事态尚未明朗,我还不能断言,我只能说站在朋友的立场,希望你能劝四无君快快与邪能境罢战,并且与中原讲和,否则一旦情势有异,那就太迟了!

沐流尘:哦?能让一向豁达的你如此焦虑,莫非武林大势真将有变?

  隐:末日血劫将至,我只能说到此,告辞了。

沐流尘:王隐,莫说江湖变化多端,倒不如说你变了。

  隐:…也许吧。

[王隐离开]

 

 

 

[密室]

沐流尘:为何你执意杀明月心?实在令吾费解。

四无君:七月笙之局结束,她没抽身而退,反而违背吾意,再度前往天外南海,已有反吾之心,此人的医术令吾忌惮,吾岂能让素还真有死灰复燃之机?!

沐流尘:如今此人已死,省了你不少的麻烦。

四无君:虽是如此,但剑君插手却是在吾意料之外。

沐流尘:神色不佳,有其他的顾虑吗?

四无君:没什么。

沐流尘:关于明月心对剑君所言之事,至于上回与你提起的邱霍蛉叶,据你说此人已死,唯一可能存在的地方只剩鬼楼。

四无君:然也,所以关键就在鬼楼的钥匙!

沐流尘:若是吾猜测不差,这支钥匙应在阴阳师的身上。

四无君:阴阳师…到手的钥匙,鬼隐岂会拱手相让?

沐流尘:情势比人强,众多耳目监视下,鬼隐岂能不奉上钥匙回报阴阳师授与大权的情谊?再说还有一个极道天权涉入其中,鬼隐不可能在羽翼未丰前选择硬碰硬。

四无君:照吾推测,阴阳师让出邪能境大权的原因,除了隐居幕后,让鬼隐成为台面上的靶心之外,另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功力尚未复原。

四无君:当初阴阳师的元果被黑衣剑少服下,很有可能导致其肉体复生后功力尽失,由阴阳师向鬼隐索取钥匙看来,更加可以确定此一可能性!

沐流尘:话虽是如此,但吾认为阴阳师不可能交出邪能境全部的大权,很有可能保留势力,而保留这部分,才是邪能境真正的实力!

四无君:没错。

沐流尘:吾该告辞了,对于阴阳师,希望你在行动之前能多加思考与注意。

四无君:吾明白。

[好吧…虽然俺对这个CP已经木想法了,然…站在一起实在般配无比啊!!>//////<]

《万里征途》18-19——结识步怀真,遭遇虎帅

宇宙无敌可爱的步怀真!!>///口///<(踹飞)还有…虎帅到底是不是白城舆?= =a

 

 

 

步怀真,汝简直无敌可爱了>///口///<

 

 

 

可爱到爆啊~~~小沐,其实汝跟他是没啥对话平台的││││

 

[黑雾森林。步怀真追逐飞入森林的黑虫]

步怀真:别飞别飞,快听下来!这么大只又有耐力,捉来炖汤一定很补!黑虫,别走啊!——

[步怀真追入森林中]

步怀真:好啊,以为躲进黑漆漆的森林里我就抓不到你吗?

[步怀真拿出一个捕虫网(好吧…霹雳隔空取物的确很厉害==b)]

步怀真:嘿嘿,看我的!

[步怀真扑抓黑虫]

步怀真:哈哈哈,抓到了抓到了哦,我就说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啊,好,大功告成!(抬头四望)咦,这是哪里?(惨笑)啊哈哈哈哈…我该不会…迷路了吧?!

[沐流尘现身]

沐流尘:这位朋友,你怎会出现在黑雾森林?此地危险,随时都有性命之虞。

步怀真:既然危险,你又怎么在这儿?

沐流尘:在下是前来采取药草,那你呢?

步怀真:我?我是来抓甲虫——难得这么大只,一定要抓回去做标本。

沐流尘:甲虫?

步怀真:是啊,就是这只。

沐流尘:黑虫……好奇异,不知是否能割爱呢?

步怀真:当然——不要!

[风动]

步怀真:咦?什么怪风?冷死人了——

沐流尘:嗯…?

  白:渐浓的百雾,树枝缓缓摇晃,吹拂着冷列未知的变化…云涛梦笔心生戒备,聆听着四周不知名的异响。

步怀真:这到底是什么状况?不见人不见影,难道是猛兽要出栏罗?

沐流尘:嘘——

步怀真:哦,好……

  白:渐响的枯叶之声,越冷的白雾…忽然间,无声无息,停滞的白雾宛若凝空气,无风,无息…风不动,树不动,瞬间!——

[步怀真躲到沐流尘身后,画外虎帅一声长啸]

沐流尘:强悍的气声!

  白:风动,林动,白雾飘升!虎样的谜者,虎王的气态,震啸黑雾之森!

步怀真:哇~好恐怖好恐怖喔,虎王之吼!大哥你要保护我,咱们才好商量啊!

  白:狂猛的虎啸,压迫的气势!虎啸龙牙刃一出,蓝色的冰冷之光,荡扬的刀声,冰透黑雾之森!

步怀真:是虎王,虎王!

[虎帅与沐流尘对峙]

  白:威武,谨慎,王兽的谜者,谨慎的对峙,敌不动吾不动!沐流尘观察着毫无破绽的对方,就在气氛最凝冻之刻!——

[两人出招]

  白:优美的刀势,狂猛的攻击!云涛梦笔见掌力失效,双手剑式引动,指气化剑流!卷动的纷飞树叶,旋步腾身,刀气卷剑流,剑流化刀气,一来一往之间,剑试探,刀相逼!刹那间,两人停步,正是胜负之刻!——

[沐流尘发现步怀真消失]

沐流尘:嗯?人呢?

  白:步怀真不见踪影,沐流尘即刻手发掌气剑流,挡住刀锋再起的虎王,急速离开!

[沐流尘闪身离开]

  白:收龙牙刃,虎王无语;冷傲的身形,擒觅住步怀真的,消失在又是微风轻拂、夜色之中的黑雾森林……

[小径。步怀真独行]

步怀真:好奇特的虎面人,他的眼神……

沐流尘:没打招呼便走,是否失礼呢?

步怀真:天大的误会啊!我是怕杵在现场我又打不过人家,凶又凶不过对方,留在现场只会拖累你啊,我一切都是为你着想呢!

沐流尘:你真是设想周到,是我误会你了。

步怀真:好说,好说!咦,看你平安出来,莫非是解决掉那个虎头人身的怪人了?

沐流尘:杀生非是我所愿。

步怀真:也好啦~像那种奇特的生物,带来去展览说不定很有赚头。(==││││)

沐流尘:你说笑了。朋友,在下云涛梦笔沐流尘,尚不知尊讳?

步怀真:小名步怀真。

沐流尘:步怀真,实不相瞒,你所抓的黑虫将会带来灾祸。

步怀真:啊,真的吗?那该怎么办才好?

沐流尘:交与识物之人…如果你愿意的话。

步怀真:你的意思是交你喽!也是可以啦,看你功夫那么好,拿着灾祸四处走应该也不会有事。

沐流尘:我会善加处理。

步怀真:我会考虑,若没事我就先告辞。

沐流尘:好吧,请。

步怀真: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是几只黑虫可以扭转天理循环——(忽然回头)你说是不是呢?

沐流尘:说的正是。

步怀真:该走了该走了,请了——哈哈哈……

[步怀真离开]

沐流尘:步怀真…嗯……

 

 

《万里征途》19——告知王隐四无君死讯

前情:鬼隐围杀四无君,四无君诈死,杀体寄在百朝臣身上

[小径。王隐独行,沐流尘出现]

  隐:哦,沐流尘?你今日的脸色更加凝重了。

沐流尘:王隐,我现在没说笑的心情了。

  隐:发生什么事?

沐流尘:四无君死了。

  隐:何人所为?!

沐流尘:邪能境之主鬼隐!

  隐:…鬼隐啊!!

[王隐急行欲离开]

沐流尘:且慢!王隐,邪能境尚不可行!

  隐:天下无不可行之道,只有不去走的路!

沐流尘:我明白你的意思,道必须行,但必须除去阻碍。

  隐:……

沐流尘:鬼隐现在掌握邪能境大权,若是对方以人海战术,孤身深入非是上策。

  隐:就算他出邪能境也不可能单独一人…沐流尘,不管哪一个方法,过程都是一样,我们所求的也只是一个结果!

沐流尘:四无君的仇我同样不会放过,只是凡事需求适当的时机。

  隐:认识这么久了,我是不是冲动而行的人你还不了解吗?

沐流尘:当然不是。

  隐:放心吧,人难免有一时的愤怒,但是无智的行为我还是不会去做。

沐流尘:何不你我共进?

  隐:你要事繁多,不如双头进行,也许我们等待的时机是同一个。

沐流尘:希望。

  隐:酒肆来一回合吗?

沐流尘:奠基他也好。

  隐:走吧。

 

 

《万里征途》21——劝行天师慎开鬼楼

[小径]

行天师:不知道我那个笨师侄天忌功夫练的如何了?(发现前方的沐流尘)哎哟,前面那个人火烧猪头,面熟面熟的。

沐流尘:哈哈哈~儒怪,久违了,哎呀,不是,吾该尊称你行天师才是。

行天师:原来是沐流尘,你为何知晓我是行天师?

沐流尘:落阳湖一役势惊天地,行天师威名远播,武林道上至今仍啧啧称奇。

行天师:咳咳…你这样说我会不好意思。但是,你今日来找我该不是纯粹闲磕牙吧?

沐流尘:实不相瞒,今日前来乃是为了鬼楼一事。

行天师:鬼楼?鬼楼碍着你了?

沐流尘:非也。

行天师:还是你的亲戚有人在里面做鬼?

沐流尘:耶~天师莫再说笑了。

行天师:那是怎样?

沐流尘:吾就直言了。天师现在是不是为了解救素还真而计划要开启鬼楼?

行天师:是——又如何?

沐流尘:天师应该了解现今江湖局势混乱,如果开启鬼楼之时再有不慎,岂不是有违正一天道设鬼楼之初衷?再说解救素还真之法可以另寻,希望天师三思。

行天师:你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但是看你对鬼楼之事这么了解,照我推测有两种人会这么关心鬼楼之事。

沐流尘:哦?

行天师:第一,是时时刻刻注意武林的一举一动,然后私底下排布阴谋之人;第二,是真心关心武林和平,怀有仁德仁心之圣人,不知道你是哪一种?

沐流尘:基本上吾两者皆不是,吾非阴谋者,圣人倒也称不上,吾乃一本初衷,希望天师对开启鬼楼一事能多家考虑,请。

[沐流尘离开]

行天师:嗯~云涛梦笔之言不无道理,也许我真该再好好想想看!

 

 

《万里征途》19——舞剑祭四无君

好吧…俺承认俺私心截了很多>///口///<另,赤裸裸的JQ啊!(虽然俺已经没想法了==b)

 

 

 

 

 

 

 

花轰啊~~~~~~

 

传说中的定情信物OTL

      

[不染凡尘。沐流尘舞剑祭四无君]

沐流尘:少时抚剑独闲游,披霜卧萍州;随流飘荡任东西,情休休;今越期颐按白首,兜墨洗清秋,从头细书自挥洒,意悠悠……

[王隐来到]

  隐:许久不见你舞剑了。

沐流尘:你还记得这口剑的来历吗?

  隐:记得。当年你、我、四无君三人在『横雨兰峣』相聚,你们两人一时兴起,各以一项随身之物以文、乐、武三式比斗,这口剑就是当时四无君的随身佩剑。

沐流尘:剑在人亡,物是人非…唉……

  隐:舞剑是你对他的凭吊,于我,了结才是对他唯一的悼念。

沐流尘:鬼隐被青阳子所擒,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隐:既然落入青阳子的手中,必死无疑,于你我虽有所缺憾,但结果也可算圆满。

沐流尘:为必然。青阳子欲得鬼楼钥匙,绝不轻易向鬼隐下杀手。

  隐:鬼楼?

沐流尘:愁眉深锁,可是遇到什么难题?

  隐:吾已决定协助青阳子打开鬼楼。

沐流尘:鬼楼乃是万恶渊藪,若是稍有差池,将会造成恶鬼为祸生灵涂炭,你该知晓打开它的严重性。

  隐:鬼楼开,我才有机会进入叶口月人的内部,两害相权取其轻,我所能做的,只有尽量将伤害减到最低程度。

沐流尘:你可知你所选择的将会是一条艰辛而危险的路?

  隐:是吾选择的路,便行的无怨无尤!

沐流尘:你心意既决,吾只能祝福,保重!

  隐:这样足够了。鬼隐一时吾会借机向青阳一探。但愿日后,吾还能再见你舞剑……

[王隐离开]

沐流尘:无奈又可悲的江湖……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time}{commentauthor}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