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异数之万里征途》银卧口白(整理中)

      听潮小筑 2007-3-23 16:43

路人甲乙丙丁的台词依旧很多==b

《万里征途》银卧口白

1、卧江子阻止银狐与剑君决斗

[前情:银狐等待卧江子前来向他解说十二个时辰之外出世之谜;策衍先座误以为银狐杀了南无君,剑君与策衍先座的约定,来与银狐相杀]

[冰河天川,银狐等待卧江子]

  狐:真慢!

[飞船上]

卧江子:为什么银狐会急问十二时辰之外的秘密,是何人或是何事引发?嗯……

[飞船着陆]

卧江子:哟,让你久等了,银狐。

  狐:你真慢!

卧江子:吾已经尽速赶来了,对好友别太严苛。

  狐:少来,快说!

卧江子: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

  狐:去哪里?

卧江子:边走边谈,不过你来中原这么久,应该由你带吾四处游览嘛。

  狐:罗唆!

卧江子:对你没兴趣的事你的记性真是极端的差啊!(忽然察觉到什么)嗯?你的刺激上门了。

[剑君出现]

  君:银狐?

  狐:然也。

  君:剑君十二恨!

  狐:好剑手!

卧江子:剑君十二恨…三传人之一,来势汹汹,不对劲!

  君:银狐,出刀吧!(直接的人就是通报姓名之后马上相杀囧)

[银狐抽出红狐刀]

  狐:嗯…刀好,刀法更好!

  白:剑为寻命,刀为刺激!冰河天川水滨双影,剑君、银狐,除却剑者刀客,只剩生死!

[相杀开始……]

  白:夕阳一瞬光,刀剑泻飞虹!反观一旁的卧江子,惊是悠闲注视战况,令人摸不透!剑,沉静厚实;刀,振速而利准!面对身法奇快的银狐,剑君静若止水,攻势稳厚!

  君:剑武!

  白:逢遇对手的银狐适逢对方挑衅,快准利的刀法快的无心无念,正是——

  狐:零!——

卧江子:绝招哦。

[秦假仙急上前]

秦假仙:喂大哥,看到绝招你还杵在这儿?!

卧江子:秦兄,你也看很久了啊。

秦假仙:别兄了,都已经生死赌了,你还不赶快阻止!

卧江子:吾在观察银狐来中原是不是有进步,而且对方也不是一招就可以完结的高手。

秦假仙:对哦,剑君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哪里学的?啊不对,我干嘛听你讲风凉话,这两个都是很重要的角色,你快去喊停啦!

卧江子:我才不想自讨苦吃。

秦假仙:你不去谁去?!

卧江子:一起去!

[卧江子忽然施力拍向秦假仙肩头,秦假仙被力道震向剑君]

业途灵:啊,大仔!!

小蟑螂:哥哥,准死的!

[秦假仙飞向剑君,剑君的绝招正直指银狐]

秦假仙:哇啊!!剑君快住手啊!!——

[剑君猛然收招,一把稳住秦假仙]

  君:秦假仙?!

[与此同时,卧江子飞身挡在银狐面前]

  狐:卧江子!

卧江子:休气,休气,刀剑无眼,就算要杀,何不先明白原因再杀呢?

秦假仙:卧江子你这个死孩子,差一点就被你害死!(-___-b这个称呼……)

卧江子:哎呀,二对二,正好嘛。

秦假仙:算了算了,剑君啊,你是怎么挑上银狐,你也说来听听!

  君:是你杀了南无君!

  狐:不是我。

  君:嗯?

卧江子:在下卧江子,冒昧一说,剑君,以吾对银狐的了解,他说不是便不是。

  狐:动手之际,被一名呆头书生阻止,气质——(指卧江子)跟他一模一样!

卧江子:哟,感谢大侠的夸奖。(-__-你俩人…损够了吧)

秦假仙:啊,莫非是那个步怀真?

  狐:是这个名字没错,当场尚有南无君的两个同伴。

秦假仙:是啊是啊,剑君,先去求证吧!而且这两个人是救素还真的重要人选,咱们私仇先放一边啦。

  君:嗯?!

秦假仙(把剑君拉到一旁):就算真的是他杀的,等医好素还真要相杀也还来得及。

  君:我会前去查证!银狐,我更期待真正的刀剑胜负!

  狐:尽管来吧!

[剑君离开]

秦假仙:卧江子,在这儿遇到你最好,中原目前的情况很乱,你要有心理准备!关于鬼楼开启的条件——

卧江子:嘘——此地不宜谈话,你要说的事吾已从拍你的肩头得知。

秦假仙:什么?!该不会其他我在想啥你都知?!

卧江子:情非得以,只看重点。劳你找第四个能压阵的人。

秦假仙:你真恐怖!好了,我去找人,天地门你知道怎么去吧?

卧江子:放心。

秦假仙(指银狐):那他呢?

卧江子:吾会负责。(-___-当爹真不容易啊……)

秦假仙:好,就你这句话,吾身去也!

[秦假仙离开]

卧江子:银狐,我们可要好好谈一谈。

  狐:走吧。

 

2、身世之谜

爹给儿子(银、卧:嗯?- -+)讲述部分身世……

[河边。卧江子收起垂钓的鱼竿]

卧江子:中原风景真是优美。

  狐:……

卧江子:你来中原树敌不少。

  狐:讲重点!

卧江子:你看起来真糟。

  狐:卧江子!!

卧江子:你越来越没耐性了,真让吾担心。

  狐:每次垂钓,就是想掩饰或是有隐情,既然赶来中原,就快解释,别迂回打转!

卧江子:好吧…你知道冰河天川与中原苦境为什么一定要以飞船通行吗?就是因为中间地带有一个时间变异点。

  狐:意思是时间不同?

卧江子:除了时间不同,那也是一个扭曲的空隙,可能存在另一个世界。很久以前,天传偶尔有飞船忽然失踪的怪事,傲刀城的人查不出原因,吾听闻风声也去过天川观察,猜测存在另一个世界的出入口,这个论点也是遇上你之后才完全确定。

  狐:你从来不提,是因为我是来自那里?

卧江子:尚有其他原因。后来天外南海又发出禁止自由通行的令文,吾难以寻找证据佐证,而且你兽族的特征又是天外南海的族群之一,虽感事有蹊跷,也只能放弃调查。

  狐:只有我一人吗?当时的状况——

卧江子:当时吾行经天川,忽闻气流异变,转头一望,便见一名女子自高空的空隙坠落,吾救起之时她已经气绝,怀中却紧抱着你…当时你的身上裹着一件很特殊的白色斗蓬,吾便经天川将你救回。

  狐:她…有什么特征?

卧江子:银发金眼,与你非常相似,也是兽族,但却在颈上有一个特殊的标记,吾猜测是特殊的号码。

  狐:你为何从来不提?!

卧江子:时机未到,而且吾再回到天川之时,再也寻不得空隙,因此所以在这个空间出世的人才是所谓不属于十二时辰之内出生的人,因为时间空间皆有所不同。

  狐:匪夷所思!

卧江子:意思是你不由得不信吗?

  狐:……

卧江子:其他的事路上再说吧。

  狐:去哪里?

卧江子:随性所至,来中原这么久,有什么值得留恋之处吗?

  狐:有啊,正事不做,想要偷闲吗?

卧江子:还有一点时间…久未见面,聊聊你的近况再去天地门。

  狐:麻烦啊!

 

3、银狐的怒气

偶发现,竹笋其实是很会忽悠小狐的囧

[树林。卧江子欲寻银狐]
卧江子:不是说在附近吗,走到哪里去了?

[卧江子心识传音呼唤银狐]

卧江子:你人在哪里?
银狐:就在你前方不远之处!
卧江子:明白!
[
一群人跪在银狐面前]

路人:是我们不对是我们不对请大侠原谅啊!

[卧江子要走近,银狐喝止]
银狐:停步!
卧江子:这是什麼阵?

银狐:体会被人跪拜是什麼感觉!

卧江子:是怎麼了?
银狐:向我挑衅就是像他们一样,你要跟我讲话就要像他们一样,三步一跪、五步一拜罗!

卧江子:呦,你心情很差喔,到底是发生什麼事?
银狐:我有说停下来了吗?
路人:没有、没,有银狐大侠请受我们参拜!

卧江子:好吧,你真要我跪我也没办法了!

银狐:叫你跪你就跪,你的志气与傲气哪里去了?

卧江子:耶,男儿志在天高,能屈能伸更是真丈夫!

银狐:那就跪吧!

卧江子:我们要绕这个话题吗?
银狐:罗唆,有话讲吧!

卧江子:让他们先离开。
银狐:也好,他们走换你很值得!

卧江子:各位快快离开吧!

路人:是,是!

[众路人离开]

卧江子:银狐,事情到手了,需要你的帮助。
银狐:没心情!
卧江子:不如说说是遇到什麼事,跟你之前遇到的有关吗?

银狐:哼,在你所说的异空间,兽族竟是奴隶!

卧江子:所以你才责任重大,身价不凡啊!
银狐:我要找到源头。

卧江子:自己一个人,不如一同去,办完青阳子那方面的事,吾陪你一起找吧!

银狐:你有你的事,去忙你自己的吧!

卧江子:来中原主要的原因就是要帮你调查这件事,凡事先平心静气,才能好好思考,先跟吾去鬼楼吧,吾也很需要你的帮忙啊!

银狐:你真是麻烦!

卧江子:会麻烦和互相帮助的才是朋友啊,走吧~

 

4、蒙面事件

[前情:银狐与剑君决斗,卧江子蒙面以阵法阻挠;银狐黑衣剑少决斗,卧江子再度以阵法阻挠,银狐狂追而去]

  狐:给我停下!!

[银狐闪身到蒙面的卧江子面前]

  狐:卧江子,好胆就在这儿等我!!

[银狐离开去见代替叶小钗赴约的步怀真后,返回树林,解除伪装的卧江子在林中等待]

  狐:你还真的在这儿等,我以为你又想逃了!

卧江子:既然被人识破,就没有伪装的理由。卧江子自认胆识还不算差,吾也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任你出气。

  狐:要让我出气何须蒙面?!你以为蒙面就可以瞒天过海吗?!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得!

卧江子:哟,凭你的记性能将吾深深牢记,吾卧江子算不枉与你结交了。

  狐:废话!我说自诩光明正大的大军师卧江子,你不是要回去天外南海,鬼鬼祟祟做什么?!

卧江子:没办法,你很令人担心啊~吾又不似某位脾气很大的任性狐狸,为了朋友情,只好出此下策。

  狐:又是废话!

卧江子:宁可多说你认为的废话,也好过你随随便便被人了结。

  狐:嗯?!

卧江子:你看,容易冲动,不似你以往的个性。无法冷静应敌思考,死神就在眼前招手了!

  狐:卧江子,既然你闲到发慌,你我也很久没分个胜负,当下直接输赢吧!

卧江子:打败吾你就会好过吗?

  狐:说不定可以一吐不快!

卧江子:银狐,在你人生追求的只有刺激与胜负的过程吗?

  狐:你想说什么?

卧江子:边走边谈吧。

[两人缓步走在林中]

卧江子:银狐,以前你还在天外南海之时,单纯的胜负过久了,再无敌手的你生厌而隐居在飞银苍涧;如今你来到中原,虽遇许多高手,足以挑战刀界的顶峰,但日久之后,你是否又会厌倦而转战他处?既然沉沉浮浮在输赢的迷思中,何不找寻一个重要的目标呢?

  狐:习刀剑之人,追求巅峰,是免不了的自信与印证!

卧江子:但此点也建立在无背景之累、能够保有冷静与沉着的人;你的冷静与沉着,渐渐因为纷乱的杂思而消弭了,零式刀法不再沉稳犀利,强烈的思绪将使零为万千烦恼,无法回到虚空之境,这是危

        机的开始!如何回到最原始的冷然应对实践万物,你需要仔细检讨,否则你将沦落失败的漩涡之中!吾就是担心此点而无法安心回去……

  狐:…我了解你的意思。

卧江子:嗯,再者,银狐,你可有想过素未蒙面的黑衣剑少为何找上你?

  狐:为了刀的印证!

卧江子:错!他与邱霍蛉叶同样出自鬼楼,今日黑衣剑少找上你绝不单纯,八成是邱霍蛉叶的委托。

  狐:鬼楼是谁创建?

卧江子:原始于正一天道,天忌应该对这些鬼有一定的了解。

  狐:我明白你的意思。

卧江子:你的心情终于恢复了,吾就可以安心回天外南海。

  狐:快回去吧,你的主公想必身先在麻烦的国事,而需要大军师你分忧解劳!

卧江子:说笑了~银狐,若到回来的时机就回来吧。告辞了。

  狐:不送。

[到回来的时机就回来吧这话竹笋说过两次……小狐,汝太迟钝了,其实竹笋说那么多就是想拉汝一起回去,汝个傻狐==b]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time}{commentauthor}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