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刀锋》银卧口白(整理中)

      听潮小筑 2007-3-23 0:34

趴地…路人甲乙丙丁的台词好多啊Orz先整理主角的吧~整理完了再整理四沐口白……

1、傲刀青麟与银狐相遇

[洛水河。傲刀青麟与浪千山乘坐竹筏顺流而下]

  白:照着神枭指示,来到洛水河东的傲刀青麟与浪千山踏上渡口的竹筏,欲前往秋山谷了……

[河畔,银狐一身蓑衣,头戴斗笠无声垂钓]

  白:低坐的人影,低垂的钓竿,傲刀青麟能顺利找到神枭口中的卧江子出道相助么?秋山临枫卧江子又有什么能为,能一助傲刀青麟脱出困境,拯救傲刀天下之苦?

浪千山:主人,秋山谷到了。

傲刀青麟:就算找到卧江子前辈,真的能有改变吗?

浪千山:既来之则安之,不妨一试。

傲刀青麟:…也是。

[竹筏缓缓靠近垂钓的银狐]

傲刀青麟:抱歉,敢问兄台,卧江子前辈可是住在此?

浪千山:啊,是银狐!你离开飞银苍涧了?主人,这位便是我提说过的高人——银狐!

傲刀青麟:在下傲刀青麟,这是有幸一见。

浪千山:银狐,感谢你派珀琥前来相助!

  狐:这壶英雄好汉的酒,物归原主!

[银狐起身,将酒壶掷还浪千山]

浪千山:银狐,我们会再见吗?

  狐:无法预知的答案,不说也罢!

[银狐转身离开]

浪千山:银狐——

傲刀青麟:冷漠又不易接近,却又引人目光的神态……

浪千山:如果有银狐再加上神枭所推荐的卧江子前辈,傲刀天下必定能换来太平的日子!

傲刀青麟:进入求见卧江子前辈吧。

 

2、卧江子拒绝出仕

嗯……个人满喜欢这段的~~世外高人是该有孤芳自赏的气质啊~~~傲刀青麟,人要是呆,看脸就哉= =

[卧江子在空中俯瞰天外南海全景]

卧江子:白云藏翳,天外南海紫消黑长,嗯……

[秋山居。傲刀青麟与浪千山来到]

傲刀青麟:卧江子前辈在吗?…卧江子前辈在吗?

浪千山:似乎不在。

傲刀青麟:我们在此等候吧。

浪千山:啊,主人你看——

[傲刀青麟抬头,只见一片紫气环绕中,卧江子从天而降]

傲刀青麟:仙风道骨的身态…此人必是秋山临枫卧江子前辈!

卧江子:身发紫气,麒麟罩身,阁下是傲刀青麟,而这位——必是浪千山。

傲刀青麟:在下正是傲刀青麟,拜见卧江子前辈。

浪千山:浪千山拜见前辈。

卧江子:山人只是卧江子,不是前辈。

傲刀青麟:前辈仙风道骨,出凡入圣,直呼名讳太过冒犯。

卧江子:浮云掠空,世上可达之人多不胜数,吾只是凡夫俗子,山林隐士,配不起这种称呼。你们前来秋山谷,是何人指点?

傲刀青麟:是九耀云峰的神枭前辈。

卧江子:果然。

傲刀青麟:前辈,青麟今日——

卧江子:同样的话说第二次便是话不投机,请吧。

傲刀青麟:卧江子…先生,青麟今日是为请先生帮助而来,请先生——

卧江子:恕吾不能相助。

傲刀青麟:这……

卧江子:吾隐居已久,对世事的了解也在格局之外,卧江子才能浅薄,对阁下大业是弊多于利,请阁下另请高明吧。

傲刀青麟:神枭前辈所指点的高人必是旷世奇才。

卧江子:能掌握天下人物的人才是旷世奇才,所以你该请的是神枭。他通达天文地理,广知学识文海,阅历丰富的神枭才是你所需要的,如吾这类苟安于世,不识人情的八股文士,不是你需要的类型。

浪千山:主人是诚心而来!

卧江子:人心隔肚皮,诚心要怎么分辨?可以挖出来看吗?

傲刀青麟:这……

浪千山:无论如何,请你相信主人绝对是心口如一!

卧江子:心口如一?傲刀青麟,回答吾一个问题。

傲刀青麟:青麟会尽诚回答!

卧江子:你发兵的原因是为什么?

傲刀青麟:为了傲刀天下。

卧江子:好回答!你们请吧。

傲刀青麟:先生,要怎样你才能相信我呢?

卧江子:一个连自信也没有的人叫别人怎么相信?你连自己也无法突破,无法坚定,就算百万雄狮,照你优柔寡断的个性,一样一败涂地!请吧,卧江子只愿山林隐居,不愿出仕一个颓靡不振的废人,而让将领在你的手中平白送死!

浪千山:卧江子,你太过分了!

卧江子:吾过分?浪千山,你明白银狐为什么还你一壶酒吗?因为他认为这个人不值得,这么悲观颓废的人如何使为他卖命的人长啸风歌,如何使为他牺牲的人英雄壮烈?

浪千山:你!——

卧江子:明白说,爱可以使人坚强,更可以使人毁灭,傲刀青麟,你只是空有仁德,成日悲伤亡奇,悼哭亡魂,却无实际的作为与主见,更没实现伟业的壮志与理念!今日吾不是诸葛孔明,你更不如刘备,请回吧!

[卧江子转身欲离开]

浪千山:主人——

傲刀青麟:爱不只是坚强,不只是毁灭!有爱才能使人间温暖啊,爱才是人类生命的源头啊!

[卧江子驻足]

傲刀青麟:如果没有爱,天外南海永远都只是争权夺利的人间炼狱啊!百姓何辜,四族人民何辜…卧江子,你何其忍心?!

卧江子:你终于找回勇气了。

傲刀青麟:啊?……

卧江子:疾言厉词,当头棒喝,对你才有效啊。

傲刀青麟:先生……

卧江子:从你刚才那番话,你能从其中找到自己的目标吗?

傲刀青麟:青麟明白先生的意思。

卧江子:可惜,就算你明白,你仍无坚定的意念,所以吾还是爱莫能助。

傲刀青麟:先生——

卧江子:请你唤吾卧江子吧。

傲刀青麟:到底要怎样,才能使你相信我呢?

卧江子:其实你我素昧平生,在现实的人间,人与人之间除非长久的相处,否则是不可能一开始就尽信对方,草莽豪杰的义气相交也要有豪迈相惜的情操…可惜,你虽然拥有让人为你拼命的魅力,但卧江子更是多思多疑的凡客,就算是神枭推荐,也请你三思吧。

傲刀青麟:今日先生虽拒绝我,我也不会气馁而走!

卧江子:你有坚定的心意很好,可惜找错对象。

傲刀青麟:不,与先生一席话,让青麟茅塞顿开,我相信只有先生能助我一救天外南海!

卧江子:救天外南海?哈~傲刀玄龙、傲刀苍雷、傲刀青麟——傲刀天下的三位城主,究竟谁执政才是对天外南海最好——傲刀青麟,你思考过这个问题吗?

傲刀青麟:这……

卧江子:成大事之前,先确定自己的方针,确定自己的理念,才能贯彻自己的信念,与面对战争残酷的坚强——以上皆无,你依旧成不了气候!

傲刀青麟:这么……

卧江子:看你的脸色便知你没有答案。

傲刀青麟:他犹原是我的二哥啊……

卧江子:以时局推算,很快你会明白什么是妇人之仁坏了大事,在你未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勿再来秋山居打扰吾清净的生活。请吧。

傲刀青麟:先生——

卧江子:请回吧。

傲刀青麟:青麟还会再来。

卧江子:哦?希望下回你独自前来时,已有所体悟,而不是秋山居选择闭门谢客。

傲刀青麟:我一定会再来,就此拜别先生!

浪千山:拜别先生。

[傲刀青麟与浪千山离开。卧江子仰头观望天象]

卧江子:青天惊雷,乌云急催,是星宿变位,天外南海巨型陨落……

[大雨从天而降]

卧江子:又下雨了……

[卧江子辗转至凉亭中,一身蓑衣的银狐缓步前来]

卧江子:浪千山这壶英雄好汉的酒真是难啊……

 

3、卧江子与银狐雨中谈话

[秋山居。天色异变]

卧江子:变天了…变得该是世局以及人心。

[银狐拿出酒壶]

  狐:要喝吗?

卧江子:雨中小酌,也别有一番意境。

[银狐斟酒]

卧江子:气象转换是自然的循环,天象的异变却是一种征兆…每当战争,人就说天命依归,其实只是战争合理的借口。这场雨…真大。

  狐:雨势大大在你的心里,天命依归,你是想说服自己。

卧江子:既然雨势只大在吾心中,你又何必紧穿着篷衣?

  狐:我讨厌雨水。

卧江子:说法两样,想法一样。

  狐:你想帮,我不想。

卧江子:放吾一人,你真是枉顾情谊啊。

  狐:……

卧江子:是说帮,又帮什么?帮兄弟阅墙争王位吗?这种悲哀的闹剧,吾去插手就太没意思。

  狐:…闹剧吗?

卧江子:没有战争,没有私欲,没有争权夺利,好像就枉为人类,这样的人间世太过悲情了。

  狐:人间难觅桃源乡。

卧江子:要说人生如梦也太惨烈。

  狐:这就是人生!

卧江子:难得你今天话多哦,雨势变大,其来有自。

  狐:这句,废话。

卧江子:多说废话,才会显示好话的可贵。

  狐:想做就去做,我不是来听你感叹人世!

卧江子:嗯~不如吾来效法躬耕南阳,秋山谷改名卧龙岗吧。

  狐:东施效颦!

卧江子:哈哈哈哈……狐狸的利牙真是不留情啊。天外南海四族斗争开始,你要做旁观者?

  狐:没有刺激的要素。

卧江子:你的好战心没蠢动,是因为里面没有对手吗?

[卧江子略施术法,掌心中出现白城舆的身影]

卧江子:这个人…是高手。

  狐:卧江子,想当贤人自己去吧!

卧江子:当贤人时机不当,还是当闲人好了。

[卧江子收起术法]

卧江子:蛰伏秋山待枫红,青临落水无云彩;麒麟降世多磨难,江郎愿使尽长才啊……

 

4、卧江子出仕

其实是竹笋把狐狸卖了…且,貌似书呆城主大说好话就把竹笋给拐跑了-_-书呆城主真是啥也不哉,竹笋完全是在给小孩上课咩囧

前情:卧江子化傲刀苍雷的幻影试探傲刀青麟

[秋山居]

傲刀青麟:先生所藏的宝物,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卧江子:各有所好。今日你再来秋山居,你确定自己的目标吗?

傲刀青麟:天外南海终要四族一统,给予安定平等的生活,而不是种族分歧,互相攻击,所以我需要能运筹帷幄、统领将才的军师,其人非先生莫属!

卧江子:单凭神枭的片面之词,你怎么判断吾是否有这种能力?

傲刀青麟:先生能从简单的谈话了解我的个性与缺失,并且料事机准,决事在先,虽不出门,能知天下事的变化,更当机立断,明白准确抓住首要的方向,单单这几点便是身为军师最重要的条件!

卧江子:看来吾的问题,你已经自己找到答案。

傲刀青麟:无论如何,但请先生相助!

卧江子:吾明白了。

[卧江子转身,向傲刀青麟行君臣之礼]

卧江子:从现在起,卧江子会为主公豁尽全力!

傲刀青麟:感谢先生!

卧江子:现在就由臣为主公解释目前的局面吧。

[卧江子展开卷轴]

卧江子:天外南海现今只剩三个势力,一是傲刀苍雷,二是虫族,三便是合并兽族与翼族的主公。

傲刀青麟:但在先前,我已经将两族的士兵让他们解散了。

卧江子:虽是如此,众人依然枕戈待命,希望主公再度举旗起义!

傲刀青麟:我真是有负众人的期望……

卧江子:为时未晚,主公必须提振精神,以待举兵之日。

傲刀青麟:嗯。

卧江子:再观傲刀天下主城,皆被傲刀苍雷所占,沼泽地带是虫族的地盘,萧瑟山谷、九耀云峰与兽族基地三处目标太明显,都不是主公目前能使用的军基地。

傲刀青麟:哪里才是最适当?

卧江子:适当的地点臣会为你安排。

傲刀青麟:方才先生所言虫族是第二势力,但是虫族之前相助于我们又是何意?

卧江子:那是一个阴谋,虫族主要军力乃是与傲刀苍雷合作。

傲刀青麟:什么?!虫族与苍雷合作,那我们岂不是——

卧江子:不用担心,虫族一向以利为先,他们双方不可能长久合作,近期之内可能就会破裂,一旦破裂,就会形成三个势力。

傲刀青麟:我了解了。在各方军容的优缺点?

卧江子:主公问到重点。熬到天下的兵源尚可,而凶猛善战的虫族兵源全数由虫尊厉邪天统合发令,手下又有良将,他们的兵源是目前三方最强盛的部队;目前主公的兵源是义勇军与两族并员而成,士气虽盛,但兵多却散漫,再者领军之人各自为,主统领的人又驾驭不佳,这会形成失败的主因,这样主公明白吗?

傲刀青麟:嗯…那我首要的目标该放在哪里?

卧江子:暗中将旧有人马全数集结,天外南海尚有许多隐遁山林、傲刀苍雷无法掌控的将相之才,战争之时,最重要的便是良相强将!主公必须尽快掌握,对以后大业更增裨益,这点臣也会克尽全力。

傲刀青麟:感谢先生!

卧江子:不过,有一个人必须靠主公亲自前往。

傲刀青麟:是哪位高人?

卧江子:前日你在渡口所见的人。

傲刀青麟:银狐?

卧江子:然也。此人乃是不可多得的将才,但是对世事漠不关心,他只追求刺激的事物。臣不能代替主公游说,必须主公亲自前往。

傲刀青麟:听其名字,他可是兽人族?

卧江子:正是,不过他脱离兽人族已经很久了,群居不适合他的习性。(竹笋,汝还真把狐狸当动物了……)

傲刀青麟:不知银狐住在何处?

卧江子:溯洛水河而上,向东五十里之处有一座密林,他便住在瀑布之滨的飞银苍涧。

傲刀青麟:好,我会先回转萧瑟山谷联络浪千山,再马上前往飞银苍涧!

卧江子:银狐个性奇特,主公要小心应对。

傲刀青麟:诚意所至,金石为开,我胸有成竹!

卧江子:嗯…待臣将琐事交待完毕,便前去与主公会合,请主公一切小心。

傲刀青麟:多谢先生,青麟会在萧瑟山谷等候先生。时间紧迫,我即刻回转,暂别了,先生。

卧江子:请。

[傲刀青麟离开]

卧江子:银狐,这局你也躲不掉了!

 

5、三件事

前情:傲刀苍雷按卧江子指示欲寻银狐,银狐避而不见。

[飞银苍涧]

卧江子:原来你在这儿…对方诚意而来,既然你在此,何必避而不见呢?

  狐:对方的诚意,我没有理由一定要接受。

卧江子:连我的面子也用不了。

  狐:人是你推荐来的?

卧江子:是啊。

  狐:白费唇舌。

卧江子:莫非你真要枉顾你我的交情,让吾一人出仕?

  狐:交情归交情,必须去淌这摊浑水的是你,与我无关!

卧江子:分的真是清楚。

  狐:来此何事?

卧江子:本来是听你的答复,你拒绝了,便有方案二…看在多年老友的情面上,帮吾三个忙。

卧江子让秦假仙散布傲刀青麟离世的消息

[茶摊。两个妓女纠缠秦假仙]

秦假仙:我说鸡啊,你整天面前跟来跟去,你是有完没完啊?!

华羽火鸡:你现在是我的长期饭票,我不跟你要跟谁?

乌姬:对啊,你是我们的恩公呢!

秦假仙:谁是你们的恩公?!

小蟑螂:哥哥明明就是恩客!

秦假仙:你给我闭嘴!

[卧江子来到]

华羽火鸡:夭寿喔~哪里来的美男子,长的这么英俊秀气!

乌姬:对啊,他要是愿意做我的恩公,我就免费招待!

秦假仙:你们两个给我控制一下,别好像苍蝇在沾屎皮!

卧江子:…秦假仙,注意你的修辞。

秦假仙:哎哟,这位朋友认识我?

卧江子:天外南海的事情,有什么能瞒过吾的耳目?

秦假仙:哼哼哼…看你仙风道骨,谅必来头不小,找我秦某人有什么事情?

卧江子:三城主身亡,我希望你能将这件消息散布出去,让仰慕三城主的人能前来吊祭他。

秦假仙:什么?!三城主死了?!哎哟~

[众人痛哭。秦假仙一把打开妓女]

秦假仙:你哭这么大声要干嘛?!

华羽火鸡:三城主宅心仁厚,我还指望他能反攻傲刀城,将那个澎肚短命的二城主赶出去,让四族恢复平等,现在他死了,我的仙姬楼啊~呜呜呜……

秦假仙:原来你还妄想回到仙姬楼,没指望啦!

小蟑螂:哥哥,若是收不回仙姬楼,我看她是赖定你了。

秦假仙:对哦,我头疼~

卧江子:秦假仙,你还没答应我。

秦假仙:先回答我的问题,三城主是怎么死的?!

卧江子:心碎而亡。

秦假仙:心碎?为何心碎?

卧江子:自责引起战火,牵连无辜,眼见至亲好友一一惨亡,心碎而死。

秦假仙:原来如此——但我跟三城主非亲非故,与你也非旧识,为什么要替你发白帖,作跑腿?

卧江子:你有什么条件?

秦假仙:要我帮你,要先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我出三题考你,只要你能答出两题,我就服你!

卧江子:你可以出题了。

秦假仙:三秒钟之内,替我赶走这两只鸡,开始!一,二——

[卧江子拿出一串刀币(好像是的……)]

华羽火鸡:恩公,我马上离开,乌姬我们走!
秦假仙:三……

卧江子:第二题。

秦假仙:看不出来你还有二下子!第二提,考你的文才!我出对联给你,你若能对出我就替你发白帖、写祭文。
卧江子:请出对。
秦假仙: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卧江子: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秦假仙:天做棋盘星做子、日月争光!
卧江子:雷为战鼓电为棋、风云际会。
秦假仙:厉害!再来——
卧江子:且慢,不如让吾出题让你对,只要你能对出,吾即刻离开。
秦假仙:中原第一才子你听过吗?!风度翩翩秦玉安就是我!你要出题给我对,你会输到脱裤!
卧江子:一试便知,出题了——
秦假仙:放一只马来。
卧江子:墨。
秦假仙:墨什么?
卧江子:就是一字——墨,手墨的墨。
秦假仙:就一个墨字就算出对?
卧江子:就是一字对。
秦假仙:我对过二字对、对过长对,就是不曾听过一字对,一字怎样对?!
卧江子:你对不了?
秦假仙:怎有可能?!我对“笔”,“墨”对“笔”,刚刚好!
卧江子:对得不好。
秦假仙:怎麼说不好?
卧江子:我个字是有玄机的。
秦假仙:那对——纸!
卧江子:也对不上。
秦假仙:一字对还有对到工工整整,你在开什么玩笑?!先说好,若是你也对不出来妄想我会替你做事!
卧江子:你认输了?
秦假仙:先说出你的答案。
卧江子:对“泉”,泉水的泉。
秦假仙:泉——黑土对白水,哎呀~
卧江子:三城主的灵柩停放在伴芸亭,拜托你将消息传出,越多人知道越好。
[
卧江子在秦假仙旁耳语,交给秦假仙一封信]
卧江子:就这样了!
秦假仙:我还没问你的姓名?
卧江子:忘记自我介绍,实在失礼,在下秋山临枫卧江子,请~
秦假仙:卧江子!——这个人不但满腹经纶,而且智慧反应一流,到底是什么来头?
秦假仙:哥库娄契!
哥库娄契:哥哥,什麼事情,哥哥?
秦假仙:马上通知你的兄弟将三城主的死讯传出,一天之内我要全天外南海都知道!
哥库娄契:哥哥,没问题,哥哥!

 

6、拌芸亭与傲刀苍雷相遇

前情:卧江子设计让傲刀青麟诈死,让秦假仙散布消息,傲刀苍雷闻讯前来伴芸亭。(竹笋是好演员……)

[伴芸亭。傲刀青麟灵位前]

卧江子:天唱灵殇,无由魂殇,哀哉吾主,伴芸亭上…血洒一腔,悲哉吾主,修短故天,人岂不伤?……

傲刀苍雷:真是令人感动的祭文,阁下便是秋山临枫卧江子!

卧江子:正是,尚未请教?

冷四卦:岂不识,傲刀天下当今城主?!

卧江子:啊,原来是城主,恕在下孤陋寡闻,卧江子失敬。

傲刀苍雷:好说了。看阁下羽扇纶巾,器宇非凡,想必智珠在握,何必为傲刀青麟苦守在此地?

卧江子:主公对吾有知遇之恩,臣子为君上守孝,乃是当然之事。

傲刀苍雷:傲刀青麟举兵叛乱,逆行倒施,早已招致天怒人怨,傲刀天下正要蟾蜍有干人等,以示正法!卧江子,你若能举义来归,吾仍有重用!

卧江子:这嘛…城主仁者胸怀,实乃南海之福也,待卧江子成全与主公君臣之义后,必率旧有部署投靠城主麾下。

傲刀苍雷:哈哈哈…先生果然深明大义,三天之后,吾在傲刀城门隆重相迎!但是…吾与青麟毕竟是兄弟,让吾带回遗体,回傲刀天下安葬!

卧江子:城主且慢,主公遗愿,要与发妻芸姬夫人同葬于冰川刀城之内。

傲刀苍雷:[冰川芸姬葬在冰川刀城之内]……嗯,好吧,就依他遗言去做!不过,三弟猝死,仍令吾不敢置信痛失手足,让吾一观三弟遗颜吧!

卧江子:逝者已矣,城主何必为难死者呢?!

[话音未落,卧江子眼神忽转犀利]

冷四卦:城主之令由不得你!

[秦假仙众人忽然赶来痛哭一片,场面一时混乱]

傲刀苍雷:卧江子,希望你记得今日所言,三天后再会,请!

 

7、银狐刁难卧江子

前情:卧江子守战傲刀城,虫族第二次进攻;卧江子分出三队人马执行计划,派霍真去找荒狮救援,半途被银狐截住,银狐刁难卧江子,故意不将人带到目标地点,只是要卧江子示弱服软……

结论:小狐,汝真是任性的孩子,竹笋都火烧眉毛了汝还使小性子-_-…逼得一向有涵养的竹笋浑身颤抖地起肖——“你…你竟然选在这个时候……

[山颠]

卧江子:唉~无奈啊——

[卧江子额头太极闪现灵光,心识传音]

卧江子:银狐兄,卧江子认输便是,请你带霍真尽速找荒狮吧。

[密林]

  狐:早认输不就好了,哼……

  真:恩人?

  狐:抓稳了!

[银狐一把携起霍真,急奔而去]

 

8、战后对话

前情:卧江子率兵击退虫族第二次进攻,夜晚,银狐前来法坛

[法坛。卧江子观望天象,劲风吹拂幡旗]

卧江子:风势过猛,风向不利,嗯……虫族下一步动作,该是万毒奇珠,唉……

[银狐的身影掠过,出现在卧江子身后]

卧江子:总是神出鬼没在人的背后,不是好习惯。

  狐:秋山临枫卧江子会出现感叹愁伤的表情,真难得一见!

卧江子:你来的真是时候。

  狐:是你动作太慢。

卧江子:大敌当前,吾坐困围城,你还将面子问题选在这种时候,真是挑选得当啊。

  狐:求援的人傻,决策的人更傻,早点认输,也免险中求胜!

卧江子:哦?银狐,看来你我没再好好比上一场,怨气难平!

  狐:在此之前,先来壶酒吧!

[银狐将酒壶掷给卧江子]

卧江子;酒易伤身,但也可使人痛快。

  狐:是吗?

卧江子:醉笑尘寰忘仇恨……

  狐:傲刀苍雷让你仇恨不已。

卧江子:你会帮吾吗?

  狐:你有一次的机会。

卧江子:城内的百姓与将士,还有东河水源皆受虫族之毒,只有虫族名医毒手回魂以及蜂族能解。

  狐:嗯……

[银狐沉默饮酒]

卧江子:在想什么?

  狐:傲刀苍雷非死不可!

卧江子:哦?杀气来自浪千山!朋友之义,吾明白,但时机尚需等待。

  狐:狐是没耐性。

卧江子:不会让你等很久。

 

9、笛音传识

前情:傲刀苍雷疑心卧江子,将卧江子软禁在藏经阁内

[藏经阁]

卧江子:功高震主又杀不得吾,便将吾软禁…傲刀苍雷,你太轻心了!己不为天之所欲,而为天之所不欲,是率天下万民以从事乎祸祟之中也……

[卧江子从腰间取出竹笛,放到口边轻吹]

  白:萧然的笛声,悠远又绵长,吹出了卧江子心中的无奈,更传出神秘的讯息……

[银狐坐在大石之上,银耳轻微晃动,若有所察]

 

10、藏经阁内

前情:虫族毒气攻击,卧江子被软禁在藏经阁内

[藏经阁。卧江子与银狐心识传音]

  狐:这种破地方困得了你?!

卧江子:见苦不救,误交损友!

  狐:随便你怎么做吧!

[心识传音切断]

卧江子:苍天崖,依吾推算,是虫族反攻,二城主必有危险,快去保护你的主人吧,不用管吾。

[苍天崖推开藏经阁门,匆匆离去]

卧江子:算你有人性,不像某只狐狸!

 

11、战后对话2

前情:卧江子施术法调来北风,吹散毒气;银狐在山颠之上观望,确定险境已脱才离开

[法坛。卧江子潜修术法,银狐闪身前来,靠在立柱之上]

  狐:这局胜得不漂亮!

卧江子:枉顾情份的银狐大侠,还会来探望差点儿魂归离恨天的好友啊?

  狐:何必影射讽刺不满?反正你又没死。

卧江子:这句话伤感情哦,你的意思就是吾要死的时候你才肯来救吗?

  狐:你需要我救么?

卧江子:什么叫朋友的道义,朋友的关怀,朋友的真诚——像你这种,真没人情味,唉……

  狐:你对我的寄望太多了,『知性』才是真朋友!

卧江子:说的也是…幸亏吾及时召来北风,不然傲刀城所有的百姓以及吾就一起赔命了。

  狐:计较芝麻小事是姑娘的特权,你——

[银狐忽然觉察周围异动]

卧江子:有刺客!

  狐:是你的事情啊。

卧江子:吾武功浅薄,怎斗得过勇猛无双的刀客?

  狐:装蒜嘛~大不了你的主公假死变真死。

卧江子:是吗?刺激的事跟无聊的生活,银狐,你要选哪一手?

  狐:我当然选无聊的生活。

卧江子:…………

[银狐前去解救了傲刀青麟的行刺之险,快速返回法坛]

卧江子:来去一瞬间,好友~你的速度还是这么快。

  狐:傲刀青麟若死,你的大志没处伸展,整日伤春悲秋,很烦!

卧江子:耶~两者权衡,所以吾说你选的好啊。

  狐:你真闲。

卧江子:是忙里偷闲——现在傲刀苍雷已离开傲刀城,你打算怎么做?

  狐:我有别的目标,若没人报得了浪千山的仇,再有我来吧。

卧江子:真随意,浪千山地下有知不知做何感想?

  狐:主公落难见死不救,傲刀青麟不知做何感想?

卧江子:吾是给你打发时间,伸展筋骨啊。

  狐:不够刺激!

卧江子:哦?有一件事你敢或不敢?

  狐:刺激不够就省起来!

卧江子:耶~『知性』才是真朋友啊。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time}{commentauthor}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