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云涛梦笔沐流尘

      *Vilya手书* 2007-3-5 19:52

 

OK…其实俺这么HC小沐,总该为他说点儿啥==b前两天跟清聊天的时候,还说俺不哉为啥会喜欢上沐流尘,清一句话貌似点醒俺了……

现在想起来…貌似俺知道为啥会喜欢四无和卧江~于四无君,俺向来对这种款型的反派没有抵抗能力的XD或者说,俺根本就是军师控==b欣赏他的嚣张和狂傲,临死前的震动……卧江子嘛~貌似俺向来对温温软软的自我牺牲款也没啥抵抗力~基本上他是那种受了别人滴水之恩就豁出命去报答的那种~~沐流尘…一开始俺还真说不清楚为虾米会喜欢他……

一开始是HC这个名字——云涛梦笔沐流尘,实在太有意境……因为是先看的韭黄,所以直接看到了第二版的沐流尘,用惊为天人来概括俺的全部感受也不过分==bOK…貌似俺是先从HC偶开始的……然后就是出场音乐,实在……太好听鸟!(语言匮乏Ing)不过,俺先看到的正好是破格的沐流尘,发飙的样子着实迷人啊……(俺在说啥O_O

倒回去看万里征途,总算看到了传说中的“贵妇”第一版……说实在的俺不太能接受这个造型==b看完万里没多久买了前面的碟,好奇心驱使下塞了几集刀锋进去看沐流尘是怎么出场的…望天,一场金光四射烟火齐放的出场,真真是金灿灿一大片啊Orz四无在外面等他出关,一开门就是一场华丽丽的花轰~~特写加特写总算让俺把这贵妇造型看了个仔细,冷汗……其实看久了那个造型也就习惯了,虽然俺还是心水第二版……

话说看万里征途的时候有点儿晕,貌似他一直在到处作自我介绍…“在下云涛梦笔沐流尘”这话俺也不哉他到底说了多少遍Orz外加暗处偷窥(沐:嗯?说谁偷窥==+)…如果有人PK,大多数时候镜头会带到树后头躲着个小沐,然后口白大多数是“暗处的云涛梦笔又会采取什么动作?!”虽然大多数时候,他没啥动作,只是看看……其实,好像基本上他打斗的场面都不多,要么就很快带过;跟裴千己过招的时候一通灰飞烟灭,俺其实是比较注意他最后拿笔一点就红花开一片的景象==b一堆人在抢王隐的时候他晃晃悠悠跑出来说哎呀来迟了来迟了,王隐是俺朋友俺要带走他,然后一通剑拔弩张让俺以为终于能看到他PK一堆人,结果照样没打起来Orz他在夜明峰上留名的招数还是相当帅的XD…杀金犀武座,偷袭一页书也是很快就带过了,一堆人跑去PK覆天殇顺带抢磷菌解药更是没啥,就是最后冒出来骂了一通众人太蠢,俺以为那些人会跟他发飙,结果也不了了之…终于,等到他跟蜀大叔终极相杀才是一场大武戏(话说除了舞剑那段好像俺是第一次看他用剑,以前都是用笔)……So在俺心中,基本上他是个温文尔雅、自制中庸、闷骚无比的家伙XD其实是说,这样的小沐,看起来貌似没什么特别的个性,只是比较……神秘?(殴)

联系到后面他身为智流座位登上九皇座染上病毒,到他破格、最终发飙,才大概能知道——原来他的心底暗藏的私心、嫉妒、疯狂、执念,都是如此深重,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正如那字字刺入心扉的口白一般…摧心、撤肺、悲愤、不满、嫉妒、痛苦,万般心情,刺痛他的自尊……然而在他没有彻底肖之前,仍然保持着超乎其他人的冷静态度,单单在对待磷菌解药一事上,就显得比已经肖掉的人自制的多……其实九皇座的选中的那几个人几乎没几个是能看下眼的,侠刀不说了,反正他早已万人敬仰==b但说儒道两教的爷爷…怎一个Orz了得~~沐流尘是智流座,与其说他的心机更加深沉,不如说他比其他人更自制吧~~~他没有选择与其他人一样为了解药正面PK覆天殇,因为他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行的一条路,就算集合众人之力量(更别说是已经肖掉的众人)也未必能生擒覆天殇,而就连覆天殇都有把握他不会将自己的行踪透露出去,所以才主动找到他谈联手之事;他选择了与覆天殇合作,条件是助覆天殇扳倒一页书~~而成功偷袭一页书之后,覆天殇则以天槐木被毁为由再次要求他夺取天槐木…看到这里,大约俺是第一次看到沐流尘发火,四无君被爆尸的时候他曾有过一瞬的动怒,但很快便压制下来;在这里他是真正因为覆天殇的得寸进尺发怒了,虽然覆天殇所说“互益需要互信”,可他感受到的则是愚弄……然而走到这一步,他却已经没有回头路。

一个完整的沐流尘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不仅要唏嘘他的死……虽然我心痛,承认他死的无奈,死的不甘,却仍然觉得这是他唯一的归途……他大约是不想走入邪道的吧,他只是想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身为云涛梦笔沐流尘,并不比他的师兄差;为了这个目标,他不惜动手杀害其他的武痴传人…这个时候的他,多像是一个争宠的孩子,原来他所做的一切,单单是为了找寻自己的价值所在;不管做过什么,错过什么,只要证明了自己,他就不会后悔。很难说他是不是为了四无君的死在记恨谁,有人责备他不把四无君当作朋友,不为他报仇…只能说,他像大多数人一样,最爱的是自己……一直觉得四无君的死在他心中并不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直到磷菌病毒发作,他看见四无君的幻像出现在眼前,责备他不为自己报仇,甚至动手相杀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四无君的死在他心里是一个难以解开的心结…辗转梦中的时候,他又可曾扪心自问,四无君是否原谅他的不作为?对眼前质问他的四无君,他难以辩解什么,因为他心中的执念,终究连他自己都无法真正正视……心疼他,因为他那句愤恨难当的质问:“都是你…为何只有你?!究竟我何处比不上你?!”因为他最后死去的那一刻,那一句“最终…还是你胜我一步,师兄!——他的心境,说穿了是如此单纯……也就是这个时候,我觉得平常满口废话的蜀道行说了一句他生平说的最对的话:“你就是你,云涛梦笔沐流尘,无人可以取代或比较!”……雨水轻掩不见血的伤亡,小沐啊小沐,你倒在蜀道行怀里的样子,真真让我觉得你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如此浓墨重彩的入世,最终也只能化成一捧尘土……云涛梦笔,你的一生真的就像一场梦一样,梦醒了,也该是你彻悟踏上不归路的时候……

清说,大概沐流尘的心态是我们大多数平常人的心态,这大约也是我被他吸引的原因之一吧……一个看似世外高人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凡人的心,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打破他所有的伪装……真的好心疼他,不单单为了他的死……他到底这样压抑着生活了多少年,回避自己的内心多少年?无人可以了解,四无君不能,王隐也不能,甚至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死,不能刻意地去责怪谁…心魔,才是他含恨离开尘世的真正凶手吧;诚如他自己所说,命是操之在天,运是操之在手,他或许真正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可是天意弄人……蜀道行最后一句话点醒他的时候,他可曾想起过他在四无君墓前说过的那些话?——“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谁挥鞭策驱四运,成败兴歇皆由天,万里雄才只余孤坟一座…你可曾后悔投身江湖、逐鹿霸业?”他曾说四无君笑他问的痴,四无君逐鹿中原,与素还真的种种,无非也是想证明自己的能为;自信如四无君,最终也感叹自己的落败,心有不甘地离开尘世;而迷惑如沐流尘,终究也是一样的结局。

-----------------------------------------------------------------------------------------------------------

沐流尘之死口白——《九皇座》32、33集

[冰麟洞。沐流尘欲夺天槐木]
苍白奇子:唉~命运轮回,转向无法控制自性的人……
沐流尘:命是操之在天,运是操之在手,奇子怎么确定命运归向何处?
苍白奇子:当无法控制自我心性时。
沐流尘:不用暗示,吾今日来只是想要天槐木!
苍白奇子:抗体尚未完成,我不能交给你。
沐流尘:不由你说!
口   白:云涛梦笔出手便夺,苍白奇子半身难动,天槐木将被夺的瞬间——
[一道内力射向沐流尘,沐流尘闪身躲开]
苍白奇子:云涛梦笔,此举将使你进入天道轮回啊。
沐流尘:哼!
[蜀道行出现]
蜀道行:勾结覆天殇,暗袭一页书,罪状一;恶谋祸心,为夺武痴全册,计害裴千己,罪状二;借刀杀人,借除叶口月人之名,使武痴传人尽数暴露,欲个个击破,更杀害金犀武座,罪状三…私欲魔心!
沐流尘:侠刀——蜀道行!
蜀道行:你双目生红,是狂气窜升的象征。
沐流尘:哼!
蜀道行:外面解决吧!
[冰麟洞外]
沐流尘:我只有一个问题问你,击沉夜明峰的人是不是你?
蜀道行:是。
沐流尘:果然是你!
蜀道行:是为替你减轻武痴传人一脉全数暴露一罪,你却不知悬崖勒马,及时醒悟!
沐流尘:哈~蜀道行,你究竟有多少实力,让师尊让人为之称道,甚至大言不惭说教!让我心服口服吧!
蜀道行:你想独得武痴之招,今日你会全部见到!
沐流尘:尽管来吧!
[影十字在暗处瞄准目标,被小侠看破,两人交手]
口   白:这方战若拳扫平原,腿扫千峰,那方却是眼不动,身不动,屏息以待每一瞬的杀机!
沐流尘:地一归元!——
[蜀道行提刀挡开]
蜀道行:再来——
沐流尘(心念):为何迟未出招,莫非是试探?!
蜀道行:你的地字诀只有这点攻击力吗?
[话音刚落,磷菌毒性发作,沐流尘痛苦忍耐]
蜀道行:若忍一时,我可让你风平浪静,自承你的错,改过你的非,一偿因你而故的无辜者!
[沐流尘血贯瞳忍,一抬手,剑气四射]
沐流尘:作梦!
蜀道行:无奈——
口   白:蜀道行单掌横身前,温和地眼神乍变,正是武痴掌法绝式,虚无飘渺!
沐流 尘:虚无飘渺!——
口  白:相同的绝招,相同的威力,双掌交接之际,沐流尘惊愕在心!
沐流尘:这不只是虚无飘渺!
蜀道行:武学不只是尽学,而是专精、突破!
沐流尘(心念):冷静,吾必须冷静…怒则必乱!
[磷菌毒性令沐流尘冷汗滑落]
沐流尘:真正的武痴传人只能有一个人!
蜀道行:同门相残,是最悲哀的末途…沐流尘,你尚存有人性,我并不想杀你!
沐流尘:鹿死谁手,犹未知也!
[沐流尘使出武痴绝招]
沐流尘:天外有天!——
蜀道行:最可怜的人,实乃看不破世途红障的迷子…乃是天意难违!
口   白:天字诀对天字诀,以刀使剑的蜀道行,以剑使刀的云涛梦笔,武痴绝学的对决,是烽火狂冉的激烈!
[一招过后,沐流尘手掌渗出鲜血]
沐流尘:此招与天意难为有出入!
蜀道行:武痴训示,悟得自己的路,才是精神所在!
沐流尘:蜀道行,不用假清高!
[沐流尘感到一阵眩晕,磷菌毒性产生幻觉……]
莫长铗:叶口月人之乱,如果蜀道行在的话……
沐流尘:师尊,你受伤了!
莫长铗:沐流尘,覆天殇太狡毒,找到你的师兄蜀道行,同为武痴,同为武侠之精神,一定要阻止覆天殇余脉!
沐流尘:师尊!……
[幻觉消失,沐流尘悲愤交加]
沐流尘:都是你…为何只有你?!究竟我何处比不上你?!你只是个抛家弃子,远走师门的蜀道行!
蜀道行:就因为你过重的私欲,导致你乱心,沐流尘!
[毒性迷乱沐流尘的心智,眼前四无君、王隐的身影一一滑过]
口   白:摧心、撤肺、悲愤、不满、嫉妒、痛苦,万般心情,刺痛云涛梦笔的自尊!磷菌更加速吞占他的理智!
沐流尘:非你死便我活!!——烙骨摧元!
口   白:沐流尘借以烙骨大法,引来地气提升元力,霎时飞砂走石,地面轰隆作响!
沐流尘:天绝俱灭!——
口   白:凝功聚气,沐流尘左手运剑,右手运掌,地化星雨配合虚返其实,武痴五诀合流!
蜀道行:沐流尘,你知道师尊因何强调循序渐进、臻至精要,才可再习他决,而不能五流速成更甚是合并?!在仁之前,行使正义,才是侠之道!可惜你一身资质!
口   白:横刀身前,沉势已待,侠刀面对轰天劈地之势的威力,竟是缓缓闭上眼睛!
蜀道行:侠影千峰!!——
口   白:迸然的掌劲、剑流,轰向侠刀!眼一睁,刀一闪,穿透凝结的气流,气流的狭缝,胜负一瞬!
[天际落雨,沐流尘手中的长剑轰然断裂]
口   白:剑断,人亡…渐落的雨水中,轻掩沐流尘不见血的伤亡,却是最无奈的升华……
沐流尘:怎有…可能!……
蜀道行:武痴为防有心人,以武痴五决速成作乱,而特意留下破绽,唯有真正具有仁与侠义之心的人循步修炼才能悟出真正的武痴五流合一之招!
沐流尘:我只问你一句…那你呢?!
蜀道行:师弟,人生只有比较,就失去自己的意义…你就是你,云涛梦笔沐流尘,无人可以取代或比较!
沐流尘:自己的意义……
[重伤在身、心力交瘁的沐流尘颠行数步,仰天长啸]
沐流尘:最终…还是你胜我一步,师兄!……
[沐流尘眼前逐渐模糊,颓然倒下…蜀道行上前扶住沐流尘]
蜀道行:师弟,安然去吧……
[素续缘来到]
素续缘:前辈——
蜀道行:我身上有血,不要靠近。
素续缘:让续缘替你疗伤吧。
蜀道行:我还撑得主,请。
[蜀道行带着沐流尘的尸体离开]
素续缘:无奈啊……
[河边]
蜀道行:愿来世你能以仁为心,达成你此生无法完成的愿望……
[蜀道行火化沐流尘,带着骨灰离开……]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time}{commentauthor}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