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竹笋与阴阳师的交易……

      听潮小筑 2007-1-30 18:15

其实偶想说,这几张截图怎么 看起来这么像相亲?囧

    

其实,根本就是个放不下儿子的爹,儿子还乱不愿意听爹说教==b

另,大叔汝要银狐“必要”的时候杀了汝,汝不想想谁有这个能力杀了汝啊囧(单就九皇座

来说……)

[蜀道行杀了桐文剑儒(又一个莫名惨死在大叔刀下的冤魂囧),银狐一路狂追,半途被冰晶

暗器阻挠,跟丢了……]

  狐:可恶!使暗器的无脸鼠辈!被我找到就要你以命相赔!

[卧江子“心识传音”]

卧江子:气怒攻心,连吾都感应到…是侠刀追失了?

  狐:这个暗器你看过么?

卧江子:冰晶,此物产量稀少,非常难以得之,会以此做为暗器的人实少只有少,吾会帮你主意。现在侠刀成狂,你要怎么做?

  狐:……

卧江子:受磷菌之苦而失去理智,濒临疯狂的痛苦,他早已有所认知;若是救不了他,你就只能让他解脱!

  狐:嗯……

卧江子:蜀道行杀孽越重,对他的本性与良知的煎熬更是残忍;蜀道行要你必要时候杀了他,就是要你阻止他!银狐,为了他好,唯剩此法——以上这番话,是一般人正常的劝法。

  狐:那你的想法呢?

卧江子:决定权在你,随你的意思走,才不会后悔。

  狐:总算是说了中听的话!

卧江子:唉~吾对你的了解不是一天两天。

  狐:那刚才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卧江子:未来一定会有人跟你说这些,吾先帮他们预演一番,免得你到时为朋友气怒攻心啊。银狐,要你对人产生兴趣很困难,一旦是你注意的人,代表这个人必有令人赞赏之处,你就放手一搏吧。

  狐:嗯。

卧江子:有问题或是需要随时开口,自己小心。

 

 

仔记~~阴阳师以银狐要挟卧江子,交换条件杀人形师(可怜的小狐,不熟术法吃亏了吧囧)

 

[银勾苍月,银狐在月下休憩]

  狐:…噪人的杂音……

[惨绿色出现]

惨绿色:…银狐。

  狐:又是你。

惨绿色:真实非我。

[地面上闪现图形,阴阳师现身]

阴阳师:银狐,你正是引来卧江子的最佳钩饵!

  狐:原来目标是他啊——

阴阳师:哦,不满的声调呐。

  狐:想动我至友的脑筋——(拔除红狐刀)两个都上吧!

阴阳师:想要对付你,正是速战速决!惨绿色——

[惨绿色施法]

阴阳师:屏天之邪——

[男体阴阳师现身]

阴阳师:阴阳极!——

[阴阳师施邪术]

  狐:刺激!

  白:银勾苍月之内,阴阳师会同惨绿色,欲拿银狐当幼儿挟逼卧江子,银狐劫难在前,身在天外南海的卧江子又会采取何种反击?心眼缭乱,鼓声逼人,合同惨绿色发出意识催化,阵中的银狐轻蹙眉间,金眼搜寻生门,狐刀轻举欲破阵局!

阴阳师:对付银狐必须速战速决,以断他与卧江子灵识相通!惨绿色,速战速决!

  白:惨绿色意识催逼,和以鼓声催入银狐敏锐度异于常人的双耳!尖锐的啸声,银狐极力抗拒,零式刀法劈向阵外的惨绿色!阴阳师抓准时机,鼓声加剧扰乱银狐视听,邪能之术趁隙攻入了!

阴阳师:阴阳开道,屏天之邪,式鬼入灵!

[银狐中缚灵术,倒地不能言动…卧江子“心识传音”即到]

卧江子:银狐?!

阴阳师:卧江子,你应该知道缚灵术,已禁住银狐的元灵!

卧江子:啧啧啧~阴阳师确实名不虚传!

阴阳师:彼此彼此!真正的高下未分,邪能境正式邀请你前来指教——卧江子,朋友之情,兄弟之义,你会不来中原吗?!

卧江子:卧江子承蒙盛情邀请,必往邪能境一会。

阴阳师:阴阳师就恭候你的大驾!回转深沉雪!

 

 

 

天外南海竹笋向傲刀青麟与神枭辞行…话说,怎么看这段都觉得书呆城主对竹笋有意思

-___-

 

[天外南海。卧江子观望天相]

卧江子:天时不利,地利不合,人和不满——哎呀~

傲刀青麟:邪能境竟能擒住银狐!

  枭:也是出乎我的意象之外啊!

卧江子:论术法,银狐并非专精此道之人,阴阳师此回亲自出马,加上意识强烈之人影响他的心智,采以速战速决,确实会使银狐失亏;但银狐毅力过人,若长时间之战,情形便会逆转。

傲刀青麟:此回是邪能境向先生下战贴了!

卧江子:主公,卧江子此去归期未定,但为至友,愿主公见谅!

傲刀青麟:这是当然,先生尽管前去无妨,但请千万小心!

卧江子:此段时间要委托神枭前辈大力相助。

  枭:卧江子,阴阳师乃是中原数一数二的术法高人,你有把握吗?

卧江子:此事因素还真而起,然而忙已帮了,岂有抽手之理?为防万一,卧江子有一物要拜托前辈。

  枭:何物?

卧江子:这个宝盒攸关吾此行性命安危,前辈,若是此盒的金光减弱,就请前辈按信中交待而做。

  枭:我会尽全力!

卧江子:拜托前辈。

傲刀青麟:飞船我会安排好,随时接应你们回天外南海。

卧江子:是,多谢主公,卧江子随即出发,告别——

傲刀青麟:先生……

  枭:卧江子——

卧江子:耶~一切尽在不言中,卧江子了解,请了——

[卧江子离开]

傲刀青麟:…但愿吉人天相!

  枭:有卧江子在,会逢凶化吉的,安心吧~

 

 

 

嗯,帅哥美女喝茶唠嗑,赏心悦目,赏心悦目……(殴飞)[深沉雪]

卧江子:阴阳师,卧江子冒昧来访了。

阴阳师:久仰卧江子大名,怎不让吾手下以大礼迎待贵客?

卧江子:粗鄙文士一名,受不起邪能境大礼,吾步行前来,正是表示吾之诚意。

[三昧、柳鹪上茶]

阴阳师:请。

卧江子:多谢。

[卧江子上前与阴阳师对坐]

阴阳师(心念):卧江子以术法脱出广目天的追踪,嗯~

卧江子(心念):一巡过后,你也该说出条件了。

阴阳师:三思而行是沉着谨慎的行动,卧江子,你是深思熟虑才来此吗?

卧江子:为朋友两肋插刀,不需深思熟虑,但有心理准备。

阴阳师:银狐能得友如此,真是有幸三生。

卧江子:不敢当。就不知阴阳师是否肯高抬贵手?

阴阳师:吾还请你高抬贵手啊。

卧江子:请贵主明说。

阴阳师:曾在天外南海的因缘,所以你相助素还真。

卧江子:正是,也是还他曾助吾主公的恩情,仅此为止。

阴阳师:哦?为公事这份情还得真大,就不知为私事,银狐值得多少?

卧江子:值得你心中的分量,所以贵主才会亲自擒拿银狐。

阴阳师:真有把握。

卧江子:若非如此,你应该是把握机会杀了银狐,而不是以请吾来中原。

阴阳师:哼哼~果然是天外南海第一军师,心思缜密!

卧江子:比不上贵主用意深沉!

阴阳师:好说,好说。

卧江子:客套了。阴阳师,开门见山吧。

阴阳师:你认为你有什么能力交还银狐?

卧江子:铲除你心中暗藏的敌人——这就是你请吾前来的原因。

阴阳师:嗯~

卧江子:关于你的条件,卧江子不急,待你决定。

阴阳师:三昧,柳鹪,准备款待贵客!

三昧、柳鹪:是!

[阴阳师斟茶]

卧江子:多谢。

阴阳师:再饮一杯如何?

卧江子:卧江子就不客气了。

 

 

[卧江子前往探视被缚灵术困住的银狐]

卧江子(心念):意识封闭,以抗阵法,难怪无法与银狐意识流通…此阵虽不伤及阵内之人,但欲由外力解开却有危险…嗯~不愧是阴阳师!

[深沉雪]

阴阳师:卧江子,一见银狐平安,应该放心吧?

卧江子:难得他也会这么狼狈,贵主邪法之能确实厉害。

阴阳师:恭维省下,你卧江子道法之威也不逊其色。

卧江子:好说!贵主可以说出你的敌人是谁了。

阴阳师:地狱人形师!事成之后,银狐平安还你。

卧江子:人在何处?

阴阳师:冰城奇域。如今冰城已毁,只剩封印之地,向南而去吧!

卧江子:请。

[卧江子离开]

阴阳师:人形师,你的末日将到!哼哼哼~

 

 

[冰城奇域]

卧江子:此地便是冰城奇域的封印之门,封印之后,是一座墓园与废弃的西方建筑…特异。(插花:竹笋,当导游辛苦了-___-

[空气中逐渐浮现字迹:古墓得不到满足——人性;天堂容不下真相——真理;地狱管不住

狂傲——自信;人间止不了卑微——惰性;圣界因吾而降生——再生;神魔不许界。]

[随着一声冷笑,人形师现身]

卧江子:看来阁下就是地狱人人形师。

人形师:你身上不单有深沉雪的味道,真是复杂的香味啊…报名来,阴阳师的犬牙!

卧江子:秋山临枫卧江子,正是来挑战阁下!

人形师:哦,好胆量,呵呵呵~

  白:神秘的地界中,为救银狐,卧江子挑上再现江湖的人形师!人形师一声诡笑,是笑卧江子还是另有暗谋?封印之门外,为救银狐的卧江子初现绝学,欲杀地狱人形师!步步试探,步步探寻,卧江子欲看出人形师的动向,同一时分,透明红丝锁住卧江子下盘了!

人形师:哼哼哼……

卧江子:八灵镇邪术!——

[卧江子施法解开人形师邪术]

人形师:哦~道行深高。

卧江子:阁下也非弱者,但功力似乎有闭锁现象。

人形师:哈哈哈…是谁阴谋所致呢?卧江子,你也是被阴阳师利用而来吧?

卧江子:算是咯。

人形师:以你先天八卦灵术,将来必是阴阳师消灭的目标,何不与我联手?我——人形师可以助你解开阴阳师的禁锢!

卧江子:凡事有先来后到,第一件完成才有第二件,阁下的盛情只能排队了。

人形师:哟~既然谈话破裂,没情面,那就相杀吧!哼哼哼……

  白:谈判不成,人形师杀气全放,卧江子凝神注视,是力战,也是等待!

[相杀开始…其实这段对话挺傻的囧尤其是人形师说“那就相杀吧”……]

  白:阴冷冷,古森森,教堂之战尚未休,缠斗的身影,正落于深沉的双眼中!

[阴阳师现身]

卧江子:雷灵术!——

人形师:无体消魂!——

阴阳师:卧江子未出全力,嗯……阴阳极!——

  白:至极绝学阴阳极再现,合三人之功,化三人之威,人形师不及防避,阴阳极正面重创而来!

人形师:暗中偷袭,背后伤人,正是你阴体的作风啊!

阴阳师:王者之道,非奸即险;反之,将如失败如你!

人形师:哈哈哈…你认为你的王道还能继续么?!

阴阳师:卧江子,关于银狐性命的条件,你尚未履行呐。

人形师:卧江子,动手吧!终结在你之手,好过毒辣心肠之女!

卧江子:无奈啊——

  白:青袍一挥,飘逸的飞袖,落下无声的致命!倒落尘埃的人形师,莫名的轻轻笑声,是潇洒的飞逝……

阴阳师:灰飞烟灭,乃死亡最高祭礼!

[阴阳师施法欲焚人形师尸体]

卧江子:且慢!吾已用火灵术取他性命,阴阳师,条件已成,能将人还吾了么?

阴阳师:眼前异景,你没兴趣么?

卧江子:不关己事,便无从兴趣。

阴阳师:哦?…卧江子,你此回事情算完成三分之二,但吾依照约定,银狐人会在阴沟苍月!

卧江子:卧江子就此告辞,请——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time}{commentauthor}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