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印》卧江子之死口白……嗯,其实偶是在自虐TAT

      听潮小筑 2007-1-23 16:35

 完全是在自虐TAT……想想竹笋真的不会轻易喝下那杯毒酒,可是退一步想,也是情势所逼,

或许他还心存善心地觉得九幽是不会加害他的吧,他又怎么能知道是魔龙那厮在搞东搞西

呢……不过褎权,你真是太蠢了啊~竹笋没事儿干嘛杀你女儿啊,连九幽这女人都想到是有

人作祟,只能说你是得了失心疯……还是铭双了解竹笋……竹笋啊竹笋,你到最后还觉得九

幽是你的那个缳莺公主么,还是舍不得杀她啊……

 

  白:玄空岛上,卧江子身陷连环计,致命的毒素,无声的剧毒,卧江子无法言语,心识传音更被毒素封锁!

[卧江子口渗鲜血,迅速点住自己的穴道…叶口月人围住卧江子]

  白:九幽率领众军,全力围杀卧江子!是为私下处决叶口叛徒,更是借机除掉心腹大患!大军以人海战术困战卧江子,褎权、稽咸两大执首,合力抢攻,邱霍蛉叶配合的恰到好处!宛若困兽之斗的卧江子,纵有变天之威,遭到毒素削减的功力,顿时陷入生命危机!

  权:叛徒苏扬,为吾女偿命来!——

[众人围攻卧江子,卧江子身中剧毒,口不能言]

卧江子(心念):不是吾!

  权:杀!——

[褎权与卧江子对掌,卧江子不支节节后退]

邱霍蛉叶:叛徒!受吾一掌死来!!

[邱霍蛉叶掌力射出,卧江子闪身躲开]

卧江子(心念):刚愎自用之徒!

  白:卧江子全力施为,天罡两仪掌气势雄浑无人挡,邱霍蛉叶,叶口之军当场被扫出战场!纵使血洒数丈,内伤沉重,无奈宝甲护身,也难取其命!

[卧江子全力抵抗围杀的叶口月人]

  白:急催元功,欲突破死劫的卧江子口渗朱红,心知毒素已由运功深入筋脉消减元功,褎权、稽咸更是搏命杀入,无奈的卧江子天罡之力再出,重创两人的同时,背后竟来雷霆万钧之掌!

[卧江子回手接九幽一掌,宏大掌力震透全身,更多的鲜血从口中涌出]

  白:卧江子回手一接,竟是九幽!伤入心脉之痛,敌不过怒上心头的悲!

[鲜血染透绿衫,九幽目光冷酷地注视着重伤的卧江子……]

卧江子:…九幽……缳莺!你真是无药可救!!

[卧江子奋力一掌震开九幽]

  白:失望的决心,昏眩的目光,伤上加伤的卧江子已知气力难继,唯有豁命一掌,除去九幽恶念,以报主公傲刀青麟!

  幽:苏扬!——邪源之极!——

卧江子:炽盛光,蔓荼罗,三昧复始燎原火!——

  白:邪源之极,燎原之火,两人接掌之际,九幽查觉卧江子之掌竟非是致命之招,燃烧的真火宛若吞原之焰,吞蚀邪帝元功!

  幽:不妙!

  白:就在功成之初,卧江子一阵晕眩,背后竟来双掌!

[褎权、邱霍蛉叶从背后合击卧江子,卧江子被宏大掌力震开,鲜血飞洒,发饰掉落……]

  白:夺命之掌,所夺的非是卧江子的性命,而是功亏一篑的悲痛!伤势沉重,元力全失的卧江子颠行数步,愤怒的九幽再赞一掌!

  幽:叛徒,死吧!!——

[九幽的掌力利箭般刺穿卧江子的身体,血洒数丈…卧江子跌倒在地,血染全身,颤抖

不已……画面闪回,秋山谷江边垂钓,夜色观星,与傲刀交谈,设阵法与中原群侠抵抗叶

口月人,与银狐对酒谈笑……]

  白:曾说江湖不使人憔悴,冷眼光望红尘满日潮,一日抛身战火蔓,千古风流人物,莫笑世浪涛花尽英雄,终归天地尘埃,挥袖不复还……一代智者,也脱不过注定的死劫,昔日的潇洒悠然,只能颓逝在无能回天,以报主公恩德的悲泪……回首刹那间,放不下的情感,友情,恩情,终要一笑置之,无声消散天际……

[鲜血淋漓中,卧江子死不瞑目…额头的太极图案,灵光点点飘散……]

 

 

 

[银勾苍月]

  狐(心念):为何无法与卧江子联络?去玄空岛之后就失去消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也没回来此地……

[银狐惊觉树上的刻字]

  狐:嗯?!

[树上刻着几个触目惊心的红字:卧江子死于玄空岛!]

  狐:啊!!怎有可能!!卧江子,卧江子!!——

[银狐飞奔离开]

 

 

[玄空岛,凌厉刀气四射,叶口士兵纷纷倒下]

  幽:嗯?何人大胆闯入?!

  狐:银狐!

  幽:哼,银狐!想不到我还没去找你,你自动送上门!

  狐:卧江子是你所杀?!

  幽:叛徒该死!

[银狐悲愤地仰天长啸,剑气四射]

  白:悲痛的怒吼,霎眼而出的零式刀法,森冽的刀光竟如电光火石,九幽当场被震退数步,身上保甲竟出现裂痕!

  狐:将卧江子的遗体交出!

  幽:哼!不知天高地厚之辈!来人!!——

[执首与士兵瞬间团团围住银狐…银狐一眼见到地上卧江子的发饰,俯身捡起]

  狐:九幽,你非死不可!!

  幽:杀!!

  白:一声令杀,单身闯关,为卧江子报仇的银狐早已忘了冷静,忘了性命,脑海中只有杀,为至友而杀,为今生唯一的知己而杀!豁尽鲜血,也要取回卧江子的遗体,带回天外南海!先前已被卧江子重创的叶口大军,对上刀势凶残又悲愤的银狐,已显不济,但第一执首铭双、虎帅乃是新力顿生,纵使银狐有万夫不挡之勇,无奈双掌难敌众拳!

[银狐与铭双、虎帅相杀,趁银狐与虎帅搏斗,铭双出掌,将银狐击伤]

  双:玄叶制武!——

  白:纵使浑身是血,银狐脚步未停,越是阻挡,他越要前进,直到见到卧江子的遗体!

[卧江子的墓碑孤立,叶口大军向银狐冲来,银狐奋力拼杀,只为能接近墓碑]

  狐:卧江子!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一定要见到你!!——

  双:好一名英烈的义士,死之可惜!卧江子你也不会安心吧!

[叶口大军围杀银狐,重伤的银狐仍然拼死抵抗]

  白:墓碑就在眼前,但失血过多,气血已乱的银狐却是只差一步之遥!奋力欲再前进,但重重杀不尽的叶口月人却阻了他的前路,刀光瞬起瞬落,就在指尖接触的一瞬间——

[银狐的手就要触到墓碑,忽然铭双奋力一掌,将他震开…墓碑上鲜血染尽]

  白:铭双轰然一掌,是阻断天人永隔的友情,却是为至友苏扬一尽心力,暗中力保银狐之命!

  幽:虎帅,率军追杀,不可留他性命!(对铭双)该做什么,你应该明白!

  双:是!

 

 

 

[密林,重伤的银狐手握卧江子的遗物跌撞前行]

  狐:我一定要为你报仇!卧江子…不杀九幽,我不甘愿!!

[叶口月人紧追不舍]

  白:重伤濒死的身躯,即将失去知觉,但银卧紧握卧江子的遗物,紧握手中的银刀,今生此仇不共戴天,他决不可能就此倒下!

[银勾苍月,银狐重伤不支,叶口月人追到]

  咸:银狐,你逃不了了!

[银狐忽然转身使出零式刀法]

  白:眩目的瞬间,银狐发出最后一击,再创叶口月人!轻敌的稽咸当场受创,失去意识的银狐同时颓然倒地……

 

 

心碎的末世录十二集……片头曲狐狸一句“是生或死,你的归属皆不在此”……啊啊啊啊!

痛哭着捶地N~~~~~~~~~~

末世录十二集~~竹笋被叶口月人围杀至死,狐狸发疯杀上玄空岛,受重伤后被小活佛所救,

却不知道要去往哪里…然后,走着走着就到了竹笋的墓前TAT口白写的也好伤感……

 

  白:蒙雾的山径,茫渺的前方…银狐默默地行,默默地想…以往一人独行不觉如何,为何现在的他怅然若失……人生悲欢离合,聚来散去,独来独往的特性,他不在意,不留恋,直至来到苦境,生命的流逝,却让他挂怀了……王隐,柳无色,蜀道行,最后……

[浓雾飘散之中,卧江子的孤坟零立,银狐站在卧江子的墓前]

  狐:…想不到叶口月人会将你的坟墓留下……为什么会是你…为什么我不坚持要你滚回天外南海去!…为什么……为什么啊!!——

[银狐目光悲痛,仰天长啸……]

  白:哀怨的怒声,是最深的自责,最痛的悲哀…卧江子,亦师亦友亦亲人的唯一知己,始终在他背后默默支持的卧江子……从未想过,世上真有流不出的眼泪……

  狐(颤声):是啊…我也从未想过会有看你墓碑的一天!……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这句话你也说过!但是你不是很行么?!你不是能扭转天机么?!给我起来!!——

[银狐悲愤一击,卧江子的坟墓崩塌,露出棺木]

  狐:生见人,死见尸!但就算是尸体,我也不信你这么随便就死!

[树后忽然有动静]

  狐:给我死出来!!——

[银狐迅速闪身,从树后揪出邱霍蛉叶]

  狐:叶口月人!!

[银狐抽出红狐刀,欲杀邱霍蛉叶]

邱霍蛉叶:且慢,且慢啊!——我死,卧江子的仇就无望啊!

  狐:你最好有换命的好理由!

邱霍蛉叶:只要你放手,我就告知你九幽没死,以及她现在的面目!

[银狐愤怒击了邱霍蛉叶一掌]

  狐:说!

邱霍蛉叶:九幽被傲笑红尘吓破胆,为了增强功力,所以再度洗骨,不过,她被逆施增功之法反噬,所以现在的她已是老态龙钟的丑妇!

  狐:天下间老妇何其多!死来!

[红狐刀直指邱霍蛉叶]

邱霍蛉叶:啊~我可以画她的图像给你!

  狐:现在,马上,即刻!!

邱霍蛉叶:好,好!

[邱霍蛉叶将画好的图给银狐]

邱霍蛉叶:我可以走了吧?

[话音刚落,银狐挥刀砍下邱霍蛉叶的右臂!]

邱霍蛉叶:啊!!——你…你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

  狐:哪里没算话?!断一只手依然可以活!

邱霍蛉叶:奸诈的狐狸!

  狐:围杀卧江子你也在场吧!这刀——是代卧江子而讨!滚!永远别让我看到你!!

邱霍蛉叶:哼……可恶!

[邱霍蛉叶离开]

  狐:断他一臂,杀了九幽,能消得了我心头泄之不去的疯狂么?!

[银狐收起红狐刀,苦笑]

  狐:哈哈哈…我也不知道啊……

[银狐取出绳索绑住棺木]

  狐:卧江子,你的归属在秋山谷…生或死,答案——也在天外南海……

[秋风萧瑟,落叶飞卷中,银狐拖曳着卧江子的棺木缓步而行……画外,传来卧江子的声音]

卧江子:…该回来时就回来吧……

  狐:报了仇,就是回去之时……

[总结:TAT 看到狐狸苦笑着好像疯了一样地自言自语“断他一臂,杀了九幽,能消得了我

心头泄之不去的疯狂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啊……”,真真是要拼出眼泪了……然后,

居然还有竹笋那温温软软的画外音……纵使狐狸还能在江湖上行走,可是秋山谷,却再也

没有人等他回去了…………]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time}{commentauthor}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