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皇座》银卧口白…未完继续中……

      听潮小筑 2007-1-23 16:26
 偶大概是挺无聊的了==……不过,看到两只斗嘴着实相当过瘾啊~~~在指环事件里头,感觉角色颠倒了XD~~~“狗急跳墙”的竹笋和得意洋洋的狐狸~~~ 基本上……九皇座里的狐狸跟竹笋是互相救来救去==b捎带小别胜新婚XD其实狐狸,你是拐带着竹笋陪你一起闲逛旅游吧~~~(殴飞)

  

[天外南海]

卧江子:忽来心血汹涌……(掐指一算)凶兆,不妙!

[屋外,天色异变]

  枭:我有不好的预感。

卧江子:这是……与吾久远前在冰河天川遇见银狐时的异变相同!

  枭:这到底是什么?

[忽然天际出现幽舻]

卧江子(惊觉):…全面攻击!

  枭:啊?什么?!

 

 

[晚上,狐狸在湖边试图与竹笋“心识传音”,却没成功~~~其实天外南海的竹笋已经被邱霍败类威胁了]

  狐:无法联络卧江子,从不曾发生的状况…莫非,他出事了?!

[画外“心识传音”的信号(==偶不知道要怎么形容那声音……)]

卧江子:哟,难得你会替吾担心呢。

  狐:少玩笑了!忽然断了讯息不与我联系,你是怎么了?

卧江子:可能是最近城务繁忙,思绪较为混乱。

  狐:是么?你也会思绪混乱?

卧江子:这不重要,找吾何事呢?

  狐:上次说要给你的设计图,被那群丑类阻挠,没见到你派来的人。

卧江子:听你的声音,确定你没事就好。

  狐:既然他们要抢图,我也有方法。

卧江子:听起来很有把握,是什么方法?

  狐:那张图已复印上千张发送了,想保密,就去杀了那上千人吧!

卧江子:哦,这招够狠!

  狐:我也留一份要送你。

卧江子:你送的礼还真是重啊!我的脖子是不是该洗了?

  狐:你若要就自己过来拿吧,见到你本人比较稳确。

卧江子:吾暂时还无法抽身去找你,这段时间你独自一人要小心。

  狐:放心吧,卧江子。

卧江子:…嗯。

  狐(沉默了一会儿):…罢,没事。

[“心识传音”切断。]

  狐:听似正常,但却有不对劲的奇怪感觉…多疑么?没什么事困得了他,应该没问题…先对设计图下手!哼——

[总结:一段时间不联系就发慌的小孩 ==]

 

 

[天外南海,邱霍蛉叶镜影投射,卧江子被一帮叶口月人包围]

邱霍蛉叶:卧江子,你的好友倒是做了好事!来人——

[两名叶口士兵捧着石雷鸣、项殷风人头上]

邱霍蛉叶:他做的好事,就由你的人还!

卧江子:……

邱霍蛉叶:对这两个人你没任何反应,好硬的心肠!

卧江子:邱霍蛉叶,做事要有做事的方法,逼的太紧,只会反得其效!

邱霍蛉叶:卧江子,你没任何立场与吾反驳!

卧江子:吾没反驳的意思,只是尽劝导之意。

邱霍蛉叶:蝇营狗苟之身,还想劝导我,好大的胆量!不如去劝导银狐,设法保住傲刀城所有的性命吧!

卧江子:你要吾离开天外南海,亲自去见他么?

邱霍蛉叶:哈哈哈~卧江子,你打什么主意,以为能瞒过吾的耳目吗?!

卧江子:吾只想尽快结束,随你怎么想!

邱霍蛉叶:好一个傲然的语气!来人,将他锁回藏经阁!

[卧江子被带走]

  懿:辅权,卧江子单凭心灵流通,难保他不会假报讯息。

邱霍蛉叶:我要他同时以唇语读出,同时并行的言思不可能做假!

  懿:但辅权因何不将他关在地牢?

邱霍蛉叶:多问!我有我的用意!

  懿:是。

 [藏经阁,卧江子痛苦万状]

卧江子:石雷鸣…项殷风!卧江子不能让主公与众人再冒危险!

  

[银勾苍月,狐狸与竹笋“心识传音”]

  狐:怎么了?

卧江子:你人在中原哪里?

  狐:冰河天川向东北直行五十里,银勾苍月!怎样?

卧江子:…找你散心。

[狐狸睁眼收腿作等人状(==b),一道金光,竹笋出现]

  狐:你怎么来了?

卧江子:吾忧劳过度,既然中原让你流连忘返,找你带吾一游啊!

  狐:哦~脸色真难看,难得会看你焦虑不安,是发生何事?

卧江子:三城主见吾心力交瘁,放吾十五天的假期出外散心,吾就来看你了。

  狐:可能么?!(开始犯酸了==)

卧江子:当然是不可能。

  狐:所以?

卧江子:吾要开始说实话啰。

  狐:是怎样?

卧江子:天外南海已被叶口月人全数控制,先前在天河冰川围杀你的人就是他们去埋伏的!

  狐:哦~你对我很有信心,算你勉强过关。

卧江子:有信心归有信心啊,但欺骗你总是良心不安。

  狐:我知道你是权宜之计,下不为例!

卧江子:傲刀城这段时间一直在他们的监视与控制之下,为防万一,吾才禁止心灵流思,所以你才无法直接与吾联系,抱歉——

  狐:省省吧!这种事没什么好抱歉的,倒是可以笑你卧大军师也有一筹莫展愁眉苦脸的时候,哈哈~

卧江子:别挖苦吾啰,心情实在低落…而我们当初所说的异空间所存在的物种,据吾确定便是他们——前不久有两艘幽舻自空间隙缝侵进天外南海,你在鬼楼所放出的邱霍蛉叶,就是他们的辅权!

  狐:真不该留下祸害!无任何击退之法么?

卧江子:你跟他们对峙过,也知双掌难敌猴群,他们以主公、神枭和所有百姓威胁,纵使吾要反抗,也不能以他们的性命做赌注!三者,邱霍蛉叶皆以镜射投影,本体未曾进入天外南海,追踪不到他的实体,吾就不能轻举妄动!

  狐:有打算怎么做么?他们放你出来,应该就是为指环以及设计图而来吧!

卧江子:吾知道你绝对不会交出,此物也不能让他们带回,但是…石雷鸣与项殷风之死已让吾痛苦不堪,天外南海人民的性命若因此而亡,卧江子也不能苟安于世!立场如此,无可奈何,但是,决定权在你手上,吾尊重你的决定。

  狐:有世情压力就是这么麻烦!放心吧,总有办法!

卧江子:也有轮到你讲这句话的一天。

  狐:做朋友的,同甘苦共患难,我会帮你收回天外南海!

卧江子:你与叶口月人交过手,他们有人质在手,而我们两人的力量太过单薄,太过冒险;而指环对叶口月人的重要度,可让他们对吾做此威胁…日后的受害者,绝对不止天外南海……

  狐:指环现今不在我的身上,要等另一人回合,何况我们还有十五天的时间——走吧,我带你四处闲游,消除压力。

卧江子:嗯…真是好主意。

[总结:狐狸,好一朵导游解语花啊……]

 

[王隐墓前]

卧江子:去过这么多地方,有得到什么领悟么?

  狐:零。

卧江子:时时砥砺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人生成长。(竹笋,麦要继续装爹教育儿子了==)你选择来中原也是正确的。

  狐:广阔的世界,才有更空广的路途!

卧江子(来到墓前):这位就是你在中原所交的朋友?

  狐:人生有这样的朋友,算值得吧。

卧江子:…可惜。(在墓前微微欠身行礼)

  狐:还有十天。

卧江子:哈,你故意在提醒吾是只剩十天的性命。

  狐:卧大军师狗急跳墙的画面,应该是很值得一看!

卧江子:啧啧啧,真是坏心的狐狸啊!

  狐:反正我是在旁边看啊。

卧江子:只看不动么?

[秦假仙业途灵来到]

秦假仙:银狐,我在找你!唷,卧江子!你怎有时间过来中原?

卧江子:前来探望朋友。

  狐:哈~

秦假仙:正好有一桩事情,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兴趣?

  狐:你秦假仙的事情有够刺激么?

秦假仙:不是我的事情,是素续缘的事情,绝对是非常趣味又刺激的事情!不好玩不算钱!

卧江子:这句话有陷阱的意味哦~

秦假仙:没没没,绝对不是!秦假仙有一百颗胆也不敢!是有鱼大家摸,有戏大家玩嘛!我知道银狐大侠你的口味!

  狐:说吧。

秦假仙:素续缘的未婚妻被希罗圣教的人抓去,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几百个打续缘一个,而

且里面都是高手,竟然还笑咱们中原没几个能手,是可忍孰不可忍!气的一肚子火没地方烧,所以我来找你们,准备替中原出气,好好教训那票没天没地的肥女人!

  狐:女人啊,不够强的我没兴趣…不过,抢亲倒是头一遭!

秦假仙:那就是答应了?

  狐(走到卧江子身边):算他一脚。

卧江子:好吗?

  狐:人要懂得游玩。

卧江子:嗯…也好。

  狐:别人你可以省起来,我们两个就够了。

秦假仙:太好了!有你们两个一句话,这次面子绝对讨的回!那就在云尘台集合,咱们就浩浩荡荡出发,杀他个落花流水!

  狐:免了,我和卧江子会直接去希罗圣殿。

秦假仙:你真爱浇人冷水~不过,重点是你们有去就好,暂别!业途灵,走!

[秦假仙业途灵离开]

卧江子:抢亲啊……吾脱离年少轻狂很久了。

  狐:帮你重拾年少啊——走吧。

卧江子:真感谢你啊。

[总结:心里一套,嘴上另一套的坏心狐狸==]

 

 

[希罗圣殿]

  狐:我还以为是三头六臂,原来就这点阵仗!

素续缘:是银狐与卧江子先生!

秦假仙:哇哈哈,中原斗鸡来了!这下好玩了!

  主:就不知你有多少实力?!

卧江子:银狐,这两个应该很合你意。

  狐:其他就你去收拾了!

卧江子:与吾何干呢?

秦假仙:为朋友两肋插刀!

卧江子:哎呀~苦、苦、苦啊——

[青衣对素小饼,玛衣对竹笋,罗衣对狐狸]

  衣:儒雅少年(指素续缘)竟来放肆!

  衣:先天道者不知内敛!

卧江子:偶尔轻狂,何必在乎!

[以下相杀开始==b]

  衣:弱不禁风的奸狐!

  狐:哟,狂猛过头的虎霸——

  衣:哈哈哈~领教吾凤银枪吧!

[继续相杀……白杨女出现,告知柳湘音被人劫走]

  衣:素续缘!速速交出圣女!

素续缘:我们并没暗中带走柳姑娘!

  衣:口说无凭,你们根本是趁乱!

卧江子:耶~宫主此言差矣!如果是,我们又何必大费周章,自正门进入?

  衣:你们是声东击西!

卧江子:哦~这道也不失是个好主意,可惜我们光明长大来闯,无奈你们内部守备太差,被人抢个正着,诬赖在我们身上,就显得你们不智了!

  衣:哼!玩弄口舌!卧江子,本宫记下你了!

  狐:真吵!被抓就被抓,没的玩了,卧江子咱们走——

  衣:走去哪里?!

  狐:你挡的住我么?

业途灵:大仔,他们被包围了,不快出去化解么?

秦假仙:罗嗦!你懂什么?!我们打又打不过,又银狐保护素续缘,有卧江子跟他们吵架,我们省得去讨皮痛!

业途灵:可是……可是……

荫尸人:业途灵,大仔说的你就听,最近你特别不听话呢!

  主:休战吧!

众人:参见圣主!

  雷:素续缘,你们自诩名门正派,因何做此卑劣的小人行径?!

卧江子:阁下未有真凭实据,锐利言词未免显得贵派气量狭小,不够恢宏大度,有失一派威仪。

  雷:阁下太过分了!

  衣:卧江子,无礼之徒!

  主:哈哈哈~好一名伶牙俐齿之人!你们今日来乱吾希罗圣教,即使是第三者闯入,你们也必须负责!毕竟若无你们来捣乱,又岂有乱吾守备之事?

卧江子:圣主,看来你身边没一位能好好布阵的军师,(==b竹笋…说话麦太损啊……)卧江子为贵派如此庞大的组织感到惋惜!

  主:你们若不交出圣女,就是代表中原武林与希罗圣教为敌,吾教不惜一战!

素续缘:我们并不愿与贵教冲突,但只希望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卧江子:是啊,贵教与中原一战,必是两败俱伤,何苦来哉!而你已替我们冠上罪名,双方不如找一个避免死伤的方式。

  主:嗯~

  雷:圣主,殷雷建言,此人之言不可尽信!

  主:本座可以不予计较,但圣女必须回教!

卧江子:吾等可以寻找她的线索,但她回不回来,是她的自由!

  主:只要告知她的行踪。

卧江子:此事不难。

  主:以后若再有此等行为,休怪希罗圣教失礼了!

卧江子:彼此彼此!吾众人请了!

素续缘:先生,多谢你!

  狐:真是麻烦!

卧江子:秦假仙,走吧。

[狐狸是去相杀的,竹笋是去吵架的……]

[银勾苍月]

  狐:看完王隐的墓,又去过希罗圣教,心情怎样?

卧江子:轻松的背后是压力加重的沉重呐,真是苦恼~

  狐:你顾东顾西当然没办法解除压力。

卧江子:没办法啊,背负着人命的压力,对方又很烦,想解除是若登天之难!

  狐:哼哼~

卧江子:好友,看吾苦恼,你很高兴哦?

  狐:要看你这种表情太困难了,所以要把握机会多笑几声,说不定刺激刺激你就会想到 办法了。

卧江子:哇~还真要感谢你的关爱。

  狐:我是为你好啊。

卧江子:感恩啊~不过在苦境与你四处闲游,确实是比在天外南海顿感轻松。

  狐:这样吧,去叫那个丑脸的来。

卧江子:啊,你不会是要跟他谈判吧?

  狐:愁容满面看久也会烦,嚣张冷傲的卧江子才像我的朋友!

 卧江子:银狐,这句话到底是褒你还是贬我?

  狐:都一样啦,反正都是为了指环之事,早说晚说都是要解决。

卧江子:与他谈判有把握吗?吾担心你的安危,毕竟他们太奸险。

   狐:安啦~王牌在手怕什麼?卧大军师,你就好好的看你输我输在那里!

卧江子:狐狸的利牙真尖,一次刺中了两个人。

  狐:哼,看我的!

卧江子:真感谢你帮我解围啊,不过要慎防他出暗招。

  狐:反正他们很爱以多欺少嘛,他敢动我的朋友,我加上你——那个丑脸的就准备等着瞧!

 

 

[银勾苍月]

邱霍蛉叶:卧江子,你真是不知进退!

卧江子:逼人太甚,只有想办法反抗了!

邱霍蛉叶:哈哈哈~无知的小儿啊!可知我一声令下,你全城的人都要死?!

  狐:全死又怎样?喂,丑脸的,指环在我的手上,以人质威逼对他有效,对我没用!

邱霍蛉叶:奴才!你妄想什么条件?!

  狐:嗯~

卧江子:邱霍蛉叶,仗持着自己超然的地位,只会失去你重要的物件,我们不会要求什么,不如平心静气一谈如何?

邱霍蛉叶:说!

  狐:第一,不准再杀害天外南海任何性命,只要有人失了一根头发,我即可将指环打碎,丢落火山口!

邱霍蛉叶:好大的口气!

  狐:还没完喔~第二,释放天外南海所有人质,以及叶口月人之上所有的兽人奴隶,条件履行,指环奉上;条件不符,指环消失!

邱霍蛉叶:好一个狐狸!你们吃了熊心豹胆,竟敢狮子大开口!

卧江子:辅权,请息怒吧~我们当然是知道才会提出条件。

  狐:要,不要,随便你。

邱霍蛉叶:如果吾拒绝呢?!

  狐:无所谓啊,要不是看在朋友情,天外南海或兽人对我也没那么重要,你要杀谁随你高兴,大不了我一身轻松,你失去指环!

邱霍蛉叶:你们!——好一对一搭一唱!

  狐:想杀我们,尽管动手,输赢还不知道喔!你也永远找不到指环的下落!

邱霍蛉叶:哼!

  狐:怎样?

邱霍蛉叶:此事吾会考虑,现在不予回答!

  狐:我看你是要回去问你的女主人吧!听命于女人,原来你也可悲的不能解决什么。

邱霍蛉叶:银狐!注意你的口气!

  狐:又怎样?丑脸的,等你想通了再来,其他的时候不要来烦我们!

邱霍蛉叶:银狐,卧江子!与叶口月人对抗的下场只有死!你们也好生思量吧!

[邱霍蛉叶离开]

卧江子:哇~难得狐狸大发威,真让吾开了眼界。

  狐:谁叫你顾东顾西的,其实解决这种事情的方法很简单!

卧江子:吾骑虎难下,由衷感谢你的相助!

  狐:这句话多说的,朋友之间这不算什么。

卧江子:嗯~看邱霍蛉叶的表情,这招很管用,就不知九幽是否接受。

  狐:管她接不接受,日子过的快乐就好,最好是别接受,这样就趣味了!

卧江子:莫玩他人性命,更莫玩自己性命啊!

  狐:是你拖我下水,要玩大家一起玩啊。

卧江子:吾也只有舍命陪君子了。

  狐:别说这些,走吧。

卧江子:到哪里?

  狐:看到丑陋的面孔,心情需要转换,走——

卧江子:也好。

[总结:狐狸就是看不得人欺负竹笋XD~在竹笋身边待久了,直肠子的狐狸也学会了谈判]

 

 

[银勾苍月,卧江子不安地在狐狸面前来回踱步]

  狐:还有三天,你担心什么?

卧江子:就是只剩三天,所以忧心啊!

  狐:死不了啦!

[一名叶口士兵来到]

  狐:瞧,不是来了么?怎样?

叶口士兵:辅权有令,你们的条件没问题,叶口月人释出诚意,所有奴隶会全部释放到天外南海,关在傲刀城的人已经放出,你们可以回去确认。

  狐:我就跟你说吧。

叶口士兵:三天后无极之源,将指环送还!

  狐:回去吧,三天后指环送到。

叶口士兵:记住你们的承诺!

[叶口士兵离开]

  狐:我就跟你说不用担心。

卧江子:任何变数都会造成未知的后果——不过,能顺利达到所要的结果就可。

  狐:放心吧。

卧江子:银狐,指环目前不在你的身上,三天后能交给他们么?

  狐:等吧,柳无色很快就会回来找我。

卧江子:……

  狐:别这张苦情的媳妇脸,谈一些开心的话题吧!

卧江子:嗯。

 

 

[银勾苍月]

  狐:时间差不多了,人也该来了。

[柳无色出现]

柳无色:银狐,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嗯?这位是——

卧江子:在下秋山临枫卧江子,久仰。

柳无色:在下柳无色。

  狐:柳无色,你最后将王隐葬在何处?

柳无色:烟云山上。你们两人面色有异,怎么了?

  狐:烟云山…我要开墓取出指环,虽然会对不起王隐。

柳无色:是为何事?

  狐:救人。

柳无色:救何人呢?

卧江子:为傲刀城的主公与百姓,也为被叶口月人控制的奴隶。邱霍蛉叶以人命要挟交出指环,幸亏银狐机智相助——事出无奈,情非得已。

柳无色:救人若救火,王隐应该会体谅吧。

  狐:一项遗物换无数人命,也算值得!大不了,咱们再与他相杀一次,也无甚可惧!

柳无色:别忘了算我一份!上回的大战,说什么也要将面子讨回!

  狐:当然,刺激的事不会少了你!

卧江子:还有吾。

  狐:你是事主,怎可能放你在一旁清闲?

卧江子:哈哈~你说笑了!卧江子从没被人威胁至此,怎可能不去讨回颜面?但是,由衷感谢二位!

  狐:啧啧啧~就跟你说这不用提了!走吧,上烟云山——

 

 

[无极之源]

  狐:哟,很大的排场!

邱霍蛉叶:哼!指环呢?

[卧江子欲上前]

卧江子:让吾去。

  狐:别烦恼,有始有终,我来吧!你跟柳无色自己顾好!

卧江子:我们会守在你的背后!

邱霍蛉叶:银狐,乖乖将指环交出!

  狐:哼哼~

邱霍蛉叶:你想反悔?!

[银狐扔出指环,邱霍蛉叶接住]

  狐:听好,东西拿去,别再来烦我们!否则…哼!

邱霍蛉叶:口气真大!

卧江子:邱霍蛉叶,若再进犯天外南海,这回卧江子不会坐以待毙了!

邱霍蛉叶:指环拿到,其他吾看不在眼内!众军回!

[叶口月人离开]

  狐:总算都解决了,真烦!

卧江子:未必,说不定正是灾难的开始。

柳无色:耶~有困难就去解决,天下无难事。

  狐:还久的事情,不用现在就烦恼,反正你家主公平安,最重要就是,烦恼什么?!(==b“你家主公”…狐狸,你是在吃书呆城主的醋么)

卧江子:哎呀~话也不是这么说…无论如何,感谢你与柳无色的相助,吾必须先回天外南海了。

  狐:要我陪你回去么?

卧江子:不用,他还有事需要你帮忙。

  狐:…好吧,那你先回去吧。

卧江子:两位,告辞了。

柳无色:请。

 

 

[跑到希罗圣教“抢亲”(?)事件不了了之后,狐狸帮“狗急跳墙”(==狐狸你真会用词)的竹笋打发走了叶口月人,竹笋就回鸟天外南海~~~柳无色和狐狸路上的对话……]

柳无色:哈,抢亲这种事,我实在很难跟你做联想。

  狐:替人缓和压力,打发时间。

柳无色(恍然状):哦,是因为卧江子。

  狐:…………(><无色,话麦说那么直白,狐狸会害羞的啦~~~

柳无色:喂,我说你明明就不放心,为何不随他回去?

  狐:…有么?

柳无色:狐狸天生牙硬么?

  狐:你真多话!(终于恼羞成怒了XD

[总结:无色真是个冰雪聪明的孩子,才刚认识竹笋就看出这两只的奸情了么XD~]

=================================================================================

继续整理中……

[好得意的狐狸XD欣赏热锅上蚂蚁一样的竹笋-_______-]

[天外南海,邱霍蛉叶镜影投射,卧江子被一帮叶口月人包围]

邱霍蛉叶:卧江子,你的好友倒是做了好事!来人——

[两名叶口士兵捧着石雷鸣、项殷风人头上]

邱霍蛉叶:他做的好事,就由你的人还!

卧江子:……

邱霍蛉叶:对这两个人你没任何反应,好硬的心肠!

卧江子:邱霍蛉叶,做事要有做事的方法,逼的太紧,只会反得其效!

邱霍蛉叶:卧江子,你没任何立场与吾反驳!

卧江子:吾没反驳的意思,只是尽劝导之意。

邱霍蛉叶:蝇营狗苟之身,还想劝导我,好大的胆量!不如去劝导银狐,设法保住傲刀城所有的性命吧!

卧江子:你要吾离开天外南海,亲自去见他么?

邱霍蛉叶:哈哈哈~卧江子,你打什么主意,以为能瞒过吾的耳目吗?!

卧江子:吾只想尽快结束,随你怎么想!

邱霍蛉叶:好一个傲然的语气!来人,将他锁回藏经阁!

[卧江子被带走]

  懿:辅权,卧江子单凭心灵流通,难保他不会假报讯息。

邱霍蛉叶:我要他同时以唇语读出,同时并行的言思不可能做假!

  懿:但辅权因何不将他关在地牢?

邱霍蛉叶:多问!我有我的用意!

  懿:是。

[藏经阁,卧江子痛苦万状]

卧江子:石雷鸣…项殷风!卧江子不能让主公与众人再冒危险!

[天外南海]

卧江子:忽来心血汹涌……(掐指一算)凶兆,不妙!

[屋外,天色异变]

  枭:我有不好的预感。

卧江子:这是……与吾久远前在冰河天川遇见银狐时的异变相同!

  枭:这到底是什么?

[忽然天际出现幽舻]

卧江子(惊觉):…全面攻击!

  枭:啊?什么?!

 

 

[王隐墓前]

柳无色:我们一定会替你报仇,会达成你的愿望!

  狐:如无必要,事情结束后我再来看你…我要将设计图交给一个可以处理的人。

柳无色:是谁呢?

  狐:秋山临枫卧江子——他是我多年至交。

柳无色:你会信任的人绝对没问题。

  狐:嗯。

[银狐“心识传音”联络卧江子]

  狐:卧江子——

卧江子:银狐,你最近血光不断,连吾都开始担心你的灾劫频频。

  狐:算是刺激的人生么?我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东西要交你。

卧江子:可以…你……带到冰河天川,有人会接应。

  狐:好。嗯?你的声音不太对?

卧江子:还知道关心老友啊,大侠?只是一点病毒,不用替吾担心,倒是你在苦境,你吾远水救不了近火,自己要更加小心保重!

  狐:我知道。

[“心识传音”切断]

  狐:好了,已联系完毕。

柳无色:哦~莫非是心灵交流术?

  狐:不尽是,颇有异曲同工之处。你呢,欲往何方?

柳无色:侠刀书中有写到父亲的落足处,也许可以找到他的行踪。

  狐:那就来日再见吧,请。

柳无色:嗯,告辞。

[两人分手]

银狐:卧江子也会生病?奇了……[天外南海,叶口士兵包围了卧江子和傲刀等人]

[王隐墓前]

柳无色:我们一定会替你报仇,会达成你的愿望!

  狐:如无必要,事情结束后我再来看你…我要将设计图交给一个可以处理的人。

柳无色:是谁呢?

  狐:秋山临枫卧江子——他是我多年至交。

柳无色:你会信任的人绝对没问题。

  狐:嗯。

[银狐“心识传音”联络卧江子]

  狐:卧江子——

卧江子:银狐,你最近血光不断,连吾都开始担心你的灾劫频频。

  狐:算是刺激的人生么?我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东西要交你。

卧江子:可以…你……带到冰河天川,有人会接应。

  狐:好。嗯?你的声音不太对?

卧江子:还知道关心老友啊,大侠?只是一点病毒,不用替吾担心,倒是你在苦境,你吾远水救不了近火,自己要更加小心保重!

  狐:我知道。

[“心识传音”切断]

  狐:好了,已联系完毕。

柳无色:哦~莫非是心灵交流术?

  狐:不尽是,颇有异曲同工之处。你呢,欲往何方?

柳无色:侠刀书中有写到父亲的落足处,也许可以找到他的行踪。

  狐:那就来日再见吧,请。

柳无色:嗯,告辞。

[两人分手]


银狐:卧江子也会生病?奇了……

[天外南海,叶口士兵包围了卧江子和傲刀等人]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time}{commentauthor}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