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三井寿这样的男人

      梦的碎片 2005-8-10 10:25
本名:三井寿
英文名:Mitsui Hisashi
生日: 5月22日
血型: O
身高: 184公分
体重: 70公斤
位置: 三分球手,得分后卫(Shooting Guard)
号码:14号
班级: 三年三班
国中:武石中学
球鞋: Asics
绰号: 炎之男,小三



图片如下:



高一时的三井寿,是一个明朗自信的少年。连笑容都带着阳光和睥睨群雄的况味。

所有的自信与阳光,也许都源于那场国中时几乎被他放弃的比赛。
常想,如果没有那场比赛,他也许只是一个技术比较出众的少年而已。

"不到比赛结束,不要轻言放弃希望。"
那个笑眯眯的白发老人将他奋力追逐的篮球送到他面前,微笑着说。
眉宇间的慈祥与鼓励触动了他心灵深处一直不敢去直视的那个角落。

除了他,没有人知道那个一向骄傲好胜的自己已经隐隐有些动摇的心。

他幽蓝的发间滴着汗,曾经明亮的双眼被汗水遮蔽,涩涩的酸楚。手臂与腿疲累不堪,最重要的是,他一向引以为傲的斗志已经渐渐消弥。

他已经很累了。
累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

也许,一切,都将结束了。他想。

可是,那个老人,那个微笑起来慈祥无比却有如一尊神祗的老人,却在告诉他,不要放弃。

忽然想象起那一霎那间三井寿那疲倦的面容中如阳光般迸发的灿烂与自傲,那种万丈光芒,动人心魄的无以伦比的感染力。
那是一个少年被感动的心啊。

因为那场比赛,他的人生开始了完全崭新的一幕,就仿佛他的心,宣告胜利永远在自己掌中的信心。

而那个微笑的白发老人,从此,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神。

湘北。神奈川篮球界一所默默无名的高中。
而他是那一年的MVP。与同样光芒四射的藤真健司,牧绅一同一年,却独得MVP的那个少年。

翔阳,陵南,武里。神奈川很多高中都有出类拔萃的篮球社。更不要提十余年来始终称霸神奈川县的王者海南。
可是,那个微笑起来温暖无比的白发老人,安西老师,他在湘北。

谢绝了众多知名学校的邀请,一个人踏入了这所平淡无奇甚至可以说是平庸的高中。

平凡。是呢。可是,暂时不出色有什么关系?有安西老师在,有我三井寿在,纵然是湘北,又何惧不能掌控胜利?

他笑。笑容中是丝毫不经掩饰的骄傲与自信。一颗澎湃的少年心。

天上地下舍我其谁的傲然。

然而,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残忍。

原以为小小伤痛很快便能过去,很快便能回到自己心爱的球场,很快就能和那个技术粗拙却犹如一块璞玉般的大猩猩争雄打斗,很快能和那个常常送些杂志陪他聊天的戴着眼镜的文静少年快意言笑。
很快便再能看到那个尊敬的老人的笑容。

原以为。

整部SD中,最让我心痛的,是那个拄着拐杖黯然远去的孤冷背影。

曾经意气风发以为一切尽在掌控的少年,曾经是上苍的眷宠,万千荣耀于一身,却陡地由天上狠狠地摔到了地狱,那样残酷的现实。

无情的世界。可笑的命运。骨子里绵绵的阴冷。

曾经的梦想与荣耀,曾经的尊敬和骄傲,从此成为心头的刺,不敢去触碰,于是索性堕落。

那个阳光般耀眼的少年,从此栖身于阴暗。凌乱的长发下,是纵然不甘却也只能屈服的苦涩的眼眸。

篮球与安西,成为他灵魂的禁语。

好勇斗狠地打架,却没有卓绝的身手。在伤人与受伤之间游离徘徊,血光四溅的肌骨之痛却远不及心灵的绝望与孤离伤人之深。

只在夜深人静之际,辗转反侧之时,魂牵梦萦之中,偶尔,含笑,落泪。

却连泪,也是苦的。

不知他是鼓起怎样的勇气再度回到那个阔别两年的伤心之地。

只是这次,是以挑衅者的身份。

当那个温文秀弱的眼镜少年怔怔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三井的心里,该是怎样的惊涛骇浪?

原以为现在的颓废与放纵已经不会再有人认出是当年那个曾经星光四射的少年郎,可是那个善良的人,却原来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


当年粗拙的少年已益加壮硕,怒其不争的两记两光狠狠的落在了脸上。可是肌肤之痛又怎及灵魂的激荡。

放弃,与坚持,同样是两件无比艰难的事啊。

当那个曾经照亮他心田的白发苍郁的老人静静地站在他面前,那么炽亮却温暖的光芒。刹那间,所有的自卑自怜,所有的凄伤苦楚,都已遥遥而去,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微不足道。

单薄的身躯轰然跪下,满满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老师,我想打篮球……

归来的三井,经受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当年,他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超级新星,球队中的绝对灵魂,众人仰视的焦点。
如今,他喘着气疲倦地坐在场外,汗如雨下,看着场中的队友在奋力拼搏,他却连握拳的力气也已没有。

悔恨。

心里强烈的悔恨使他不断地回忆自己的过去,在回忆的同时渐渐将记忆神化。曾经的无限荣光如今已化作巨大的压力沉沉地压在他的心头。他想弥补,想超越,却再也没有当年的那种自信。

身边,黑发的冷淡小孩与红头的毛躁小子你一言我一语的火爆,却挡不住他们一日千里的进境的事实;曾经技术无比粗糙的赤木早已成为球队的中流砥柱;与他打架的学弟宫城虽则不甚抢眼却已是球队里绝对不可惑缺的人物。连当年那个自己从来无视的长谷川一志都敢对自己大放厥词。

只有自己。背弃了曾经的理想,浪费了那样宝贵两年的时光,这样不争气的体质。



如果说伤前的三井内心依然是个孩子般单纯好胜,那饱经世事挫折而归的他,则有着在SD众少年中罕有的落拓气质。

也许是经历的关系,他不再骄傲独行。剪了头利落的短发,与不堪的过去进行彻底的告别,开始融入人群诙谐笑骂,也开始对自己前所未有的怀疑。

在所有三年级生中,似乎只有他没有个学长的端重样子。

被一个一年级小孩喊小三;
揭了赤木的疮疤被痛骂时趴在宫城的肩上呜呜地哭诉说真是太过分了;
与流川ONE ON ONE却耍赖偷投三分球旋即被那个冷淡的孩子说踩线;
甚至在对三王一役面对防守专家一之仓时,筋疲力尽却仍诡笑着骗人。

行为如孩子般的三井寿,心里有着看破世情的沧桑与苦涩,却不高高在上,不自怨自怜,只在嬉笑怒骂之余,掩藏起自己深深的心事。

两年的时光成为三井心中新的阴影。

他开始迷失。开始不相信自己。忘记了回头何尝不是一种莫大的勇敢。在自责与悔恨中,以漫不经心为表相,他开始怀疑自己不适合做个榜样,开始怀疑自己在球队中的地位以及所能做的贡献。

然而,即使在这样的怀疑与悔恨中,他也从未曾动摇过努力的信念。

一边筋疲力尽,一边奋力投球。

一边怀疑,一边誓不放弃。



这种怀疑与誓不放弃,在山王之战时达到了最高峰。

赤木被鱼住点醒,开始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在湘北中的位置。而心灵同样受到强烈冲击的三井摇摇欲坠,沙哑着嗓子问一直紧迫着他的一之仓聪:"河田是河田,赤木是赤木,我是谁?我是谁?告诉我,我是谁?"

我是谁?

一之仓惊慌地望着他。被称为防守专家的他望着这个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的少年心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他明明已经连路都走不稳了啊,为什么,为什么他还在坚持?

我是谁?三井问自己。

他拼着命一步一步地跑着,在赤木的掩护下又投下了一个经典的三分球。

"对了,我是三井寿,是个永不放弃的男人。"

那一刻,他的身体摇摇欲坠,他的声音沙哑无力,他的手足疲倦怠软,可是他的眼睛,却是前所未有的清亮。

在心灵战场毫不留情的撕搏中,曾经迷失的少年终于找回自己。尽管他的怀疑其实更多的是来自于对自己的不确信。

正如安西所言,所谓退步,那样想的,其实只有他一个吧?在不断的悔恨中美化自己的过去,进而无法正视自己的现在。而实际上,在无尽的拼搏与努力中,他早已超越了过去的自己,只是未曾认知而已。

他的天资毋庸置疑。他的姿势完美如示范。他的能力足可依托。他差的,只是对自己的相信而已。

记得安西让他去挫折一下樱木时,只在霎那之间他便看出了樱木的弱点,那样张扬的樱木竟为之缚手缚脚,被他戏弄于手掌之间,而纵然强如赤木与流川,也在心头凛然。

三井寿。当他重新找回真正的自己,便如凤凰之浴火重生。
从此飞扬豁达,不可扼抑的人生。

我是谁?
我是三井寿。永不放弃的男人。

PS:

SD里,三井寿留给了人们太多值得纪念的片段。与他的悲情,他的泪水,同样打动人心的,还有他的经典手势。

三分线。完美无瑕的姿势。投球。他骄傲地高擎起自己投球的右手,握拳一振,震撼人心的笑容。

瞬间,球擦网而入。

而他振臂微笑的画面,幽蓝的短发下,眉宇间那般勃然的骄傲与自信,饱经摧折却仍傲然挺立的身姿,台上台下,卷中书前,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忘记。




有人曾在网上问,在《灌篮高手》里面最感人的一幕是什么,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在这部动画片里,感人的人与事太多了。而当我第一次看《灌篮高手》时,却有一个场景让我十分难忘。

  三井剪掉了长发,回到了篮球队,一天下课后,三井正要去体育馆练习篮球,崛田德男一伙从楼梯上经过,叫了一声:"三井!"三井回过头来,抬头看着他们,德男说:"看着以前的好
朋友在篮球队里面活跃,我们,怎么讲啊,也感到挺光荣的使吧。"另一个三井以前的不良同伴说:"下一次比赛我们会去为你加油的,你放心好了。"三井默默地看了他们一会儿,然后,回过头说:"傻瓜,我们现在也是好朋友。"说完就走了。

  我喜欢三井这个人物,无论是长发的他,潇洒,落拓,狂燥,还是短发的他,健康,成熟,稳重、,还有,一点点的不羁,一点点的忧郁。三井的路,走的比别人分外的复杂而艰难。国中的最优秀选手,大有可为的篮球新星,浪迹街头的不良少年,成功与失败,自信与自卑,快乐和痛苦,他都一一尝过。可是,拨去了三井曾有的光环,曾有过的黑暗,他也只是一个单纯,真挚的少年,一个象爱着生命一样地去热爱篮球与朋友的少年。曾经有过的一蹶不振的日子,血腥暴力的行为,无意中走过的长谷川的目光,都可以把他激怒的岁月,都是源于内心深处那份虽然不肯承认,却怎么也不能遗忘的一份旧爱。

  除掉长发的不良少年,和短发的回头浪子,三井还有一个形象,那是一个留着不太短的短发,两眼闪耀着自信的光芒,口口声声说要带领湘北队称霸全国的人。因为在武石国中赢了那场最关键的比赛,因为获得了最佳球员的荣誉,因为一个老头对他说:"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放弃,如果心死的话,球赛就提前结束了。"为了说话的人,他进了并不算强队的湘北。这就是三井,他无疑是爱着篮球的,无疑是渴望胜利的,但是,他最关注的仍然是一些他所珍惜,敬爱的人与事。

 虽然拥有优秀的球技,三井的体质却不是最强的,他的腿尤其是他的弱点,这大概是那次撞到安西教练的来宾席留下的后遗症吧。赢了那场比赛,意气风发的三井进了湘北队,却在第一场练习赛中就撞伤了腿,住进了医院,他真是一个太爱篮球的少年,在医院里,他的床边放着他和队友们的照片,墙上贴着美国篮球运动员的海报,床底下藏着篮球,还叫木暮给他带篮球杂志,他渴望重回赛场,因此偷偷练习篮球,还跑回学校和队友比赛,可是,这一急功近利的行为却让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加深的是伤势使他无法参加比赛,带领湘北队员称霸全国的梦想不能完成。而曾经不如自己的队友赤木却一日一日成长为强者。

  当三井在观众席上默默地凝望着场上的湘北队员时,背景音乐开始放那首最感人的《世界的尽头》,谁都能感受到他心中的那种巨大的失落。三井和赤木不一样,来自北村国中的赤木是在挫折中成长的,他对失败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可是,来自武石国中的三井是在鲜花和掌声中一路走来,失败的滋味,于他,是陌生的。三井的人生倾斜了。


  篮球场,对于三井来说,成了苦难的渊薮,即使伤好以后,他也回不去那个地方了。可是,硬生生地抛弃了生命中的最爱,活下来的意义,又是什么呢?不知道三井是怎样和他的朋友们认识的。德男应该是他同级的同学,龙也应该是的,因为他们都有穿和三井一样的黑色制服,铁男应该是社会上的无业少年,和龙可能更熟一些。三井和他的朋友们的故事,是《灌篮高手》里的一道感人的风景。

  崛田德男刚出场的时候,是樱木来到三年级的校舍,和后来总是被洋平叫做"小喽罗"的一个戴眼镜的起了争执,樱木走了以后,德男出现了,他问"发生了什么事?"好老的一张脸,却有一种很沉稳的气质,很象一个黑社会老大的样子。那个时候,三井大概还在医院里吧。

  作为"坏学生"的老大,德男理所当然地要为伙伴出头,他们也真够无法无天,居然在上课时间向樱木挑战。可惜樱木当时刚刚失恋,哪有心情理会他们,迎战的是洋平。洋平说:"小喽罗就滚一边去,现在跟你说话呢,崛田德男学长。"德男说:"你就是水户洋平吗?今年的一年级还真是有胆子。"仔细想一想,觉得他们的说话大有深意,洋平一直把戴眼镜的叫做小喽罗,却管德男叫了一声"学长",他们并没有人做介绍,却彼此知道对方的名字。相比,洋平和德男都是湘北高中很有分量的"坏学生"吧,虽然我真不愿意用这个词来形容他,"另类"好象也不太恰当。

  不过,虽然先后被流川枫和樱木揍得很惨,德男似乎也没有想过要去找篮球队的麻烦,知道三井出现了。

  失去了篮球的三井,刚出现的时候,一头长发,凌厉的眼神,还缺了一颗牙齿,真是够丑的,虽然是个坏学生,打架却不行,可是,铁男,德男,还有其他的人,一定了解这幅外表下深藏的属于三井的真挚和善良,所以,他们义无返顾地爱着这样的三井,帮着这样的三井,一心一意想把他从困住他的牢笼中解脱出来,可是,不了解三井的过去,也就不了解三井的内心。其实,就连三井自己,不是也被自己误会了吗?因为曾经的失落太痛苦,因为不能打篮球的滋味太难熬,所以,便以为那个圆圆的东西是苦难的根源,所以,便以为自己对它的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叫做,恨。

  有一次,三井在海边,海风吹起他的长发,他的眼睛,仍然狂野,凌厉,却有一丝难言的忧郁,让人不由产生了一种渴望解读他的内心的欲望。骑着摩托车的铁男从海边经过,一眼看出他的心情不好,主动要求帮忙,用的可是不良学生的方式哦——打架。

  篮球场里的暴力事件,也就不提了。可是,这个事件,却彻底解开了三井的心结,当他跪在恩师安西教练的面前,流着泪说"我想打篮球"时,他让昔日的队友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三井,让他后来的同伴也看到了真实的三井,见证了一个深爱篮球的少年和篮球的故事,那是和一个天荒地老的爱情故事一样感人的故事。只不过,铁男和德男他们,本来是为了给三井出气才来篮球队捣乱的,三井却渴望重回球队,照他们的理解,这应该是一种"背叛"吧,可是——

  篮球馆的暴力事件被老师发现了,该怎么隐瞒?樱木和流川枫都傻了眼,洋平机智地把责任揽到了自己的头上。可是,这场戏,要樱木军团和德男他们一起来演才可以圆满,洋平的那一句"是不是啊,田学长?"就是在暗示德男,在这一幕,我真的好佩服洋平,佩服他的机警过人,想出了这么棒的说辞,更佩服他看透了德男的内心,知道他仍然是一个肯为朋友牺牲一切一切的人,这一点,就和洋平自己,一模一样。

  果然,德男先是一怔,也许他还没有领悟洋平的用心,他很快明白了。他很坚定地说:"是的,都是我们干的。"

 那一刻,相信读者的心中,和三井的心一样,是百感交集的,三井只说了一声"德男——"就说不下去了。他们的友谊,和》灌篮高手》中的许多友谊一样,存之于心,付之于行,惟独没有宣诸于口,真正心心相印的友谊,又何必说那么多呢。

  三井回到了篮球队,德男他们也就默默地准备退出三井的人生。在他们的心目中,认为三井理所当然地应该属于一种更健康,向上,积极,进取的生活。楼梯上的一场偶遇,德男他们说的很清楚:"看着从前的好朋友在篮球堆里活跃,我们,怎么讲,也感到挺光荣的是吧。"他说的是"从前的好朋友"。可是,三井之所以有那么多的朋友无怨无悔地关心着他,之所以在剧中虽然不是第一男主角,而依然可以在网上当选最受欢迎的人物,就在于他是三井,他对感情的珍视,对朋友全心全意的维护,是《灌篮高手》中最值得称道的。他淡然的一句:"傻瓜,我们现在也是好朋友",比所有的海誓山盟更让我感动,他在说,不管他自己的境遇是起是落,不管他是否回到了篮球队,他对他们的感情永远不会变。

  三井走了,去打篮球去了。楼梯上,德男他们俯视着三井的背影的目光是复杂的。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爱着一个值得爱的人,尊重着一个值得尊重的朋友,所有的牺牲与维护都有意义,因为三井,永远不会辜负他们。

  在普通人眼中,他们或许是一些问题少年,可是,他们对与友谊,忠诚,牺牲和尊严,和普通人比起来,是不是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呢。三井的路,或许有很多的坎坷,可是,这一路上,始终有一些温暖的东西照耀着他,使那颗一度沉入黑暗的心灵,最终也没有放逐到世界的尽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三井,他真的很幸福啊!

  铁男呢,从篮球馆的暴力事件后,铁男似乎就消失了。一个深夜,三井从一家医院里出来,碰到了铁男,骑着摩托车呼啸而过,铁男那个时候正在被交通警察追,可是他还是停下来了。三井的第一句话就是解释自己来医院的目的,这个地方也很微妙,三井是最害怕住院的,可是却偏偏一再受伤住院,他的伤势,应该牵动着朋友的心吧。他那么说,是不想让铁男太担心吧。铁男也就不问了。他注意到三井的发型,就问:"你那个头是怎么回事?"铁男不是学生,他大概不知道三井已经回篮球队了,所以有此一问,三井大概觉得不好启齿,犹豫了一下,铁男也猜到了,"算了,还只这个样子比较适合你"和德男一样,铁男也认为三井更适合篮球队里的生活,可是,三井回到了篮球队,也就意味着要和以前的不良生活告别了,那么,曾经的友谊还有继续的可能吗?临走时,铁男的那一句:"再见了,运动男孩。"不难听出,语气中有丝丝的怅惘。

  铁男要骑上摩托车走的时候,突然回头又对三井说:"我不喜欢戴安全帽啊"。为什么要这样解释一句,难道三井不了解他不羁的性格吗?我想,和三井见面就解释自己为什么来医院的原因一样,铁男是不想让三井为自己太担心吧,他的话外音——找我的理解,就是:"没惹什么大事,别担心。"这一对互敬互爱的朋友,连担心都不肯让对方为自己担心,又怎么允许对方单纯地只为自己牺牲呢?

  三井去参加比赛的那一天,在天桥上看到铁男被许多人追,立刻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他跳下天桥,找到了被龙聚众殴打的铁男。

  就在那一刻,观众终于懂了,我想铁男也终于懂了,到底三井的心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篮球。篮球是三井的生命,但生命中最重要的,到底不是篮球。他可以不来的,理由很充分,有比赛,况且,向安西教练承诺过,不能打架,就算没有承诺过,他也打不过别人。可是,他还是来了。

  所幸,事情在洋平等人的插手下,有了圆满的解决,三井是看着朋友安全了才离去的——曾经被洋平揍得那么惨,他是了解洋平的实力的。可是,他还是不放心朋友,铁男捂着一只眼睛,用另一只带血的眼睛看着三井了,"再见了,运动男孩。"还是那句话,但说话的人,心情一定两样了。这个事件,让人欣慰的还有樱木军团和铁男的误会的冰释,洋平他们也了解了这个粗暴,魁梧的人深藏于内心的善良和诚挚。从此以后,铁男似乎再也没有在剧情中出现过,可是,他一定在三井的人生中,存在着。对于他,我是充满深深祝福的,希望这个爱彪车的少年,一路平安,因为,他也是个好人来的。


希望自己能遇上一个像三井一样的男人!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time}{commentauthor}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