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en Burns

      随笔 2005-4-24 0:18
(我写下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在想,知道她是谁的人一定很少。)

第一次看《简·爱》还是很小的时候。
似乎是小学四年级,看的是学校图书馆的插图版藏书。
因为太小了,那时的我还不能理解作者的意图。
只是普通的,把她当作一个崭新的故事来读。
但有一个人物,却从此落在我的心里
——不是简·爱,不是罗切斯特先生,不是谭普尔小姐。
而是女主角幼时在洛伍德的好友,已故的好友
——海伦·彭斯(Helen Burns)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第二遍第三遍的看了《简·爱》。
虽然逐渐明了了这部书的意义和女主角的女性代表,
可是,留在心里的,最喜欢的,却依旧是那个因病死在洛伍德的女孩。

她坚强,她安详,她有着纯洁而坚定的信仰。

她教会了简·爱宽容。
——"我觉得生命太短促了,不知的把她耗费在怀恨与记仇上。
我们在世上,人人都有一身的罪过,而且也不可能不是这样。
但我相信,不久总会有那么一天,
我们在摆脱自己腐败的躯壳时,也就同时摆脱了这些罪过。
到那时,堕落和罪孽会随着这个累赘的血肉之躯从我们身上卸下,
只留下精神的火花——生命和思想的不可捉摸的源泉,
纯洁的正如当初它离开造物主赋予万物以生命的时候一样。
它从哪来,还回哪去。"

她给予了简·爱温暖与平静。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恨你,都相信你坏,
只要你自己问心无愧,明白自己是无辜的,你就不会没有朋友。"

她温和,善良,并且因为自己的逆来顺受而忧伤。
她不畏惧死亡。
当这一刻来临时,她获得平静,
如同她脱去身上的旧衣,突然摆脱束缚,获得自由。

安妮说:"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其实是他们对待死亡的态度。
他们如何面对死亡的命题,决定了他们会如何选择对待生命的方式。"

对痛苦的担当,如同对喜悦的渴望。
以赤子之心坦然相对——这是海伦的生,也是海伦的死。

"她的坟在布洛克桥的墓地里。
她死后的十五年里,那上面只盖着一个杂草丛生的土堆。
不过如今已有一块灰色大理石碑标出了那个地方。
碑上刻有她的名字,还有'Resurgam(我将重生)'的字样。"
——《简·爱》第九章

fin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author}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num}
{commentcontent}
作者:
{commentre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