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门》第二部(16) [2007-6-24]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这世上,最孤独的是梦。

  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跟你一起走进去。

 


  米嘉让作家住进玉米花园有两个目的。

  一是让他安安静静地休养一段日子。现在,她在他的身上似乎发现了精神错乱的预兆。她不希望这棵摇钱树出事。

  二是伏食这个人越来越古怪和诡异。她抓不到什么实质的把柄,有时候也怀疑是不是自己神经过敏。不管怎么说,这个别墅太空旷了,再住进一个男人,她就不会那么害怕。万一有什么危险,她总不至于孤立无援。

  这天中午,米嘉要出去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出门前,她打扮了一个钟头:一件桃红色开胸外套,一条花卉图案的大伞群,看上去十分鲜艳,却很不适合她的年龄。

  当她扭扭搭搭走向停车场的时候,窜出一条黑黄的大狗,突然朝她扑过来。

  她吓得掉头就跑,无奈鞋跟太高了,没跑出几步,那条狗就咬住了她的裙子,一下把她拽倒在地,接着,它就扑上来撕咬她的外套。

  米嘉的脸已经没有一丝血色,她惨叫着,大呼救命。

  这时候,狗的主人不紧不慢地跑过来,拽住绳子,吆喝着把狗拉开了。

  那是一条德国牧羊犬,四肢强健,尖耳竖立,眼射凶光,牙齿雪白,舌头血红。它焦躁地朝前一下下扑着。

  米嘉艰难地爬起来,顾不上整理衣衫,蹲在地上一下下干呕。她的外套和裙子多处被撕烂,露出白花花的肉来。

  过了好半天,她才艰难地站起来。

  狗的主人又高又大,和那条德国牧羊犬一样强壮。他抱歉地说:“真对不起,我带你去医院吧?”

  米嘉瞪了他一眼,说:“你的意思是给我出医药费?”

  狗的主人说:“那是一定的……”

  米嘉鄙夷地说:“钱?我他妈有的是!你的狗让我的精神受到了刺激,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狗的主人笑嘻嘻地辩解说:“春天,狗处于发情期,比较暴躁。它看到你的衣服比较鲜艳,就扑上来了……”

  米嘉怒视着对方,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从包里掏出电话来,拨通了家里:“伏食,你出来一下,带把刀。”

  狗的主人一下就愣住了。

  很快,伏食就提着一把藏刀跑过来。

  米嘉指了指那条狗,说:“你把它给我杀了。

  狗的主人拽了拽绳子,把狗藏在背后,说:“你们敢!”

  伏食看都不看他,一步就跨过去,还没等狗的主人反应过来,一刀下去,那绳子就断了。那条狗被解放了,一下扑上来。伏食丝毫没有慌张,迎面一刀,准确地扎进了那条狗的心窝。

  狗“嗷”地嗥叫一声,在半空使劲一扭身子,“扑通”摔到水泥地上,鲜血喷了伏食一身。它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全身的皮毛迅速失去光泽,变得灰暗干涩。终于,它的眼睛半睁着,嘴巴微咧着,一动不动了……

  狗的主人傻了,嘴里喃喃道:“太野蛮了……太野蛮了……”

  伏食拿着那把刀,在千层底布鞋的鞋面上蹭了蹭血迹,然后看着米嘉,指了指那个又高又大的狗主人,低声问:“人杀不杀?”

  米嘉说:“扶我回去换身衣服吧,然后我们去医院。”

  然后,她对狗的主人说:“我住19号别墅。这条狗多少钱,报个价,来领钱。”

  这一天,她没有参加那个新闻发布会,而是去医院了,折腾了一下午。

  后来,狗的主人一直没有来追讨赔偿,此事不了了之。

  米嘉被狗咬的这天夜里,那个怪梦又继续了——

  她又回到了那个阴郁的天气里,又回到了那片无边无际的荒原上……

  那个诡怪的东西继续跟随她。

  它来路不明,它居心叵测,它身手敏捷,它势不可挡。

  米嘉黔驴技穷,走投无路,哭都没有泪了。

  她的双腿像丝绸一样软,感到很累很累,终于跪下来,改变了直立行走,双手拄地爬行。

  她一下接近了地面,闻到满鼻子草的气息。这样走省力多了,她十分庆幸自己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发现了这种走法。

  那个东西极其清醒,并没有因此而把米嘉当成是它的同类,依然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随,眼神依然三心二意。

  爬一段路,米嘉回头看了看,它已经逼近了许多,只有几米远了。

  她急忙加快了四肢的动作。爬了一段路,再次回头,它又逼近了许多,剩下一米远了。

  她继续面无表情地朝前爬,速度已经越来越慢……

  她再次回过头的时候,它已经近在咫尺,尖尖的牙齿都快碰到米嘉的裤子了。她感到裤裆里一热,尿了。

  她已经无处可逃,转过身,可怜巴巴地看着它。

  她看清了它眼角的一粒褐色的眼屎,还有嘴角的一根草屑。她还闻得到了它嘴里那股腥臭的气息。

  它和米嘉对视着,突然笑了。

  这一笑如同一个晴天霹雳,一下把米嘉炸醒了。

  梦中那个东西的笑,似乎依然在黑暗的半空中继续着。

  它笑了!

  那决不是狼的表情,那确确实实是一个人在笑,是憋不住一下扑出来的那种笑,是意会神通的那种笑。

  想象一下:一匹狼的脸上露出人的笑容,或者说,一个人的笑容展现在狼脸上,再或者说,一个人类永远不会弄清楚是什么的东西,它把一个人的笑容通过一张狼脸表达出来,那是什么感觉?

  米嘉肯定,那是人的笑!这个笑太熟悉了,米嘉就是想不起是谁。

  小时候,她家那条弄堂里,有一个卖棉花糖的老婆婆,每次她上学走出家门,那个老婆婆都把头抬一下,朝她意味深长地笑一下。不知道是跟她打招呼,还是勾引她去买棉花糖。后来,她有点害怕她的那个笑了,每次都低头匆匆走过去。

  读大学时,有个男老师,瘦瘦的,很严肃。他每次走进教室,眼睛都在众多学生中扫视一圈,最后落在她的脸上,卑谦地朝她笑一下,然后才开始讲课。她相信,他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对她也丝毫不了解,但每次他都要朝她笑一下。那种笑和他趾高气扬的性格完全不像一个人……

  一年前,还有一个策划公司的经理曾经试图和她合作,现在,她都忘了他姓什么了。他和米嘉谈判的时候,每次低头喝水,都要对着水杯笑一下,不知道那是在笑,还是嘴部肌肉出了问题……

  米嘉一一回想,那个东西的笑,和记忆中储存的笑都对不上号。

  米嘉越来越急躁了,这个笑是谁?

  是谁?

  是谁?

  是谁?

  伏食在背后动了一下,轻轻抱住了她。

  她忽然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是那夜的狼嗥让自己受了刺激,才开始做这个怪梦,还是自从床上出现了伏食,才开始不断做这个怪梦?

  她蓦地想起怪梦之初,那个白白嫩嫩、单凤眼、小嘴巴的女子,那个和顾盼盼长得十分相似的女子,曾经对她说过:在你感觉万无一失的时候,请回一下头……

  这样想着,她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