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门》第二部(10) [2007-6-24]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甲突然说:你看得见我吗?

  乙说:看不见。

  甲松了一口气,说:我也看不见你。

  乙说:我看不见你,你要是能看见我,那就太恐怖了。

  甲说:可是,不对啊,既然你看不见我,说话的时候,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眼睛?

 

 


  顾盼盼被害的这天晚上,在玉米别墅中,米嘉仰面躺着床上,一只胳膊勾着伏食的脖颈。

  伏食面朝她侧身躺着,一只胳膊抱着她的胸。她的胸软软的。

  这时候,天刚刚黑透。

  米嘉说:“伏食,过去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特别害怕。有一天,我听到了狼叫,好像就在窗外,吓得我一夜没敢睡……”

  伏食没说话。

  “自从有了你,我就踏实多了。不过,可能是由于那次受了惊吓,我经常做噩梦。你猜我梦到了什么?”

  伏食没说话。

  “一个像狼的东西,它在我背后跟着我,它也不抓我,也不吃我,就那样不即不离地跟着我。在梦里,我到处找你,却看不到你的影子……”

  伏食没说话。

  “在紧要关头,你们就消失了。男人哪。”

  伏食依然不说话。他闭着眼睛,似乎在听米嘉的心跳。

  米嘉转过头,说:“让你说句话,就像吐金子一样难!”接着,她摸了摸他的胡茬,柔声说:“其实呀,我喜欢像你这样沉默的男人。一个男人的舌头千万不能长,否则讨厌死了。”

  说着,她把嘴朝伏食凑过去。

  伏食爬起来,开始居高临下地亲吻米嘉。

  米嘉含糊地说:“伏食,你在夜里好像从来没睁开过眼睛……”

  伏食继续吻她。

  米嘉醉醺醺地说:“你不想看看我现在的神态吗?我都要死了……”

  伏食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中,把她的话堵住了。他的舌头好像比平常人长很多,它像蛇一样在米嘉的嘴里翻来卷去,几乎插入了她的气管。

  米嘉喜欢这样的舌头。

  很快,米嘉就轻轻呻吟起来。伏食把舌头抽出来,在米嘉身体上漫游一遍,又爬到源头去喝水。

  此时,米嘉已经全部化成水了。

  最后,他穿上她,开始朝远方奔腾。

  她紧闭双眼,只觉得耳旁呼呼生风,不知身在何处……

  结束之后,像过去一样,他暂时不能把她脱下,他趴在她的身上,咬出了她的唇。

  今天,他用劲比较狠。

  米嘉突然有些紧张。

  昨天,10号别墅的一个女人,给她家的狗狗洗完澡,梳完毛,越看越喜爱,伸出嘴和它接吻。没想到,那条狗狗突然发威,咬住她的嘴唇就不放了,活生生把嘴唇咬了下来。她老公听到她惨叫,吓坏了,急忙把狗狗的嘴撬开,用筷子搅动它的嗓子。过了半个多小时,狗狗才把女人的嘴唇从胃里吐出来。然后,老公拿着嘴唇,赶紧送太太去口腔医院做再植手术……

  电话响了。

  米嘉推开伏食的嘴,接起来。

  电话是作家打来的,他小心地问:“在干吗?”

  米嘉有点不耐烦:“在干。”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时,伏食艰难地从米嘉身上脱离下来,疲惫地平躺在床上。

  米嘉说:“我知道,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伏食静默了一下,问:“为什么?”

  米嘉说:“一本杂志里说过,一个男人如果不喜欢一个女人,两个人做爱时,他就不想睁眼看到她。在心里,他会假设她是他喜欢的另一个女人……”

  伏食转过头来,闭着眼睛,一双眼皮定定地对着米嘉的脸,说:“其实,我闭着眼睛,同样能看见你。”

  睡到半夜,米嘉醒过来,朝背后摸去,伏食竟然又不在了。

  3月14日,4月12日,两个月圆之夜,伏食都出去了。今天是5月8日,阴历四月十一,他怎么又不见了?

  米嘉开始怀疑自己总结的那个规律了。

  她等了好半天,终于睡着了。时间久了,伏食的异常就渐渐变成了平常,她已经习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的世界中,米嘉又一次走进那扇梦之门——

  那片熟悉的荒原再次显现出来。

  她孤独地站立在荒原里,手里拿着一份遗书,眼泪慢慢淌下来。她是个硬气的女人,在生活中很少哭。

  现在,她哭了。

  她想,那东西看见自己流泪了,神情一定很得意。可是,她透过泪眼看了看它,它的眼神还是那样心不在焉,似乎对人类的眼泪并不感兴趣。

  只是,它那枵枵空腹不停地抽动着。

  米嘉也感到腹内发空,肚皮好像挨到了脊梁。她真想一口咬断它那毛瑟瑟的脖子!

  心里这样想着,她的两个膝盖却一弯,朝着那个东西跪了下去。

  它并不承受,闲闲地望着米嘉,眼神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好像人的礼节对它行不通。

  米嘉万念俱灰。

  她颤巍巍地站起来,继续朝前走。

  她不知道前途是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是从荒原深处走出来,还是朝荒原深处走进去。

  她不知道她是走向自己的家,还是走向它的窝。

  她的大脑空荡荡,剩下了一缕意识——只有伏食出现,自己才会得救。可是,这个神秘的男人似乎藏进了一个更神秘的地方,永远不可能再出现了……

  天更阴了,而且起了风,荒原动荡起来。她在风声中,听见自己的喘息声越来越粗。

  路还远呢。它的眼神在告诉。

  米嘉走不动了。她再一次蹲下来,用手挖土,挡在她和它之间。她干得很卖力,好像在造一道御敌的墙。

  她的长指甲纷纷断了,十指都渗出血来。

  她把这道“墙”垒了很长很长,然后,在“墙”上煞有介事地插上了许多杂草,好像监狱高墙上的铁丝网。风一刮,这些草就东倒西歪了。

  她故意使自己的动作显得神秘异常。

  据说,狼这东西极其狡诈和多疑,有一根草横卧,它都不会从上边跨过去。

  它蹲在草丛里,瞅着米嘉,神情毫不专注,好像在看一个不高明的魔术师表演。

  垒完“墙”,米嘉艰难地站起来,在大风中继续朝前走。

  回头看,它从“墙”上一跃而过,在大风中追上来……

  米嘉忽然想到——它不是狼。

  她一边走一边惊恐地自言自语:它不是狼,它不是狼,它不是狼……

  全身一抖,米嘉睁开了眼睛。

  窗外也在刮风,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她想起,刚才伏食出去了。但是,她还是不自觉地朝背后摸了摸,却碰到了那根永远处于坚硬状态的东西。

  她的心里一阵悲凉——

  这个总是莫名其妙消失又莫名其妙出现的男人,这个在床上总是闭着眼睛的男人,这个在她面前极少说话的男人,这个睡着之后永远在她背后的男人……

  他从来不属于她。

  属于她的,只有她碰到的这根东西……

  伏食感觉到她醒了,就在背后轻轻抱住了她。

  窗外,似乎有雨点落下来,被风裹挟着,零零星星打在窗子上。

  过了好长时间,米嘉才说:“刚才,我又做那个怪梦了。那个像狼的东西还在梦中追我,我到处找不到你。我觉得,这个梦是个征兆,告诉我,你是不可靠的,在关键时刻,你肯定就不见踪影了……”

  伏食在背后把脸贴在米嘉的耳边,十分温柔地说:“也许,在这个梦中,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这句不着边际的话,让米嘉的头皮一炸。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