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门》第二部(3) [2007-6-24]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闷热的夏夜。

  毛三和毛四匆匆横穿马路,要回到密密的草丛里去。

  毛三说:“你能不能走快点?”

  毛四说:“我已经够快了!”

  毛三生气地停下来,说:“我也是124条腿,你也是124条腿,你为什么总落后呢?”

  毛四委屈地说:“姐呀,前些天,我被一个人踩了一脚,差点没命,断了几十条腿,还没长出来呢。”

  毛三低头看了看,心疼了:“姐领你报仇去!”

  毛四说:“我们斗不过他啊。”

  毛三恨恨地说:“我有办法……”

  这一夜,那个人的耳朵里钻进了两条虫子。

 

 


  应该说,最初的时候,顾盼盼是爱作家的。

  第一次她听他演讲,心里就充满了敬佩。两个人都是从农村拼出来的,在情感上很贴近。她喜欢上了他那滔滔不决的口才,还有他那气势磅礴的手势。

  两个人相亲相爱的那些日子,是顾盼盼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她总这样想——在那次见面会上,有那么多女生,只有自己是最幸运的。

  两个人在一起几个月的时候,她还不知道他离婚了。她从未奢望过和这样一个出众的男人结为夫妻。

  从始至终,作家没有给过她什么物质的帮助,她也不想要。她和其他男人是金钱交易,而他是她情感上的一种归属,精神上的一种依靠。她全力保护着最后这一块净土,不想被铜臭玷污,否则她将彻底沉沦。

  她只想和他在一起。

  哪怕这样一辈子。

  那天晚上,她叫“咬”,在网上寻找生意。不断有男人打来电话,她平静地和他们谈判,已经彻底麻木。

  当她接起电话,听到那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时,一下没想起来是谁,只是愣住了。

  实际上,对方只说了两句话:

  “你在哪儿?”

  “我在文联大楼附近。”

  几秒钟之后,她忽地想起来——这个人就是她心中最重要的那个男人!于是,她一下挂掉了电话。

  那天夜里,她没有外出,关机了。

  那天夜里,她一夜辗转反侧,心乱如麻。

  如果,她和他素不相识,今天晚上,两个人的生意很可能成交。那么,他和其他嫖客有什么区别?

  如果没有区别,他跟她做,是需要付费的。可是,她和他曾经无数次肉体交欢,他没花过一分钱!

  他是顾盼盼心中的偶像,她一直不敢正视。现在,这尊偶像在大雨中轰然坍塌,油彩迅速剥落,露出了丑陋的本来面目,看上去,那么恐怖。

  顾盼盼想,这辈子她都不会再见他了。他呢,这辈子肯定也不会再联系自己了……

  就这样断了吧。

  又不甘心。

  忽然,一个念头冒出来:跟他要一笔钱。

  弟弟来西京之后,很快就成了无业人员,顾盼盼的压力更大了。现在,她太需要钱了。

  要多少呢?

  她觉得,他的名气这么大,一定很有钱,要100万!他一定不会给,那么,一步步谈下去,最后他应该能拿出10万来……

  10万就很好了。

  感觉告诉她,这类交涉,最后的成交比例应该是十比一。

  姐姐确定这个杀手是弟弟之后,从草丛里站起身,慢慢朝他走过去。

  这时候,由辉已经踩灭了烟头,站起来。

  “由辉!”她颤巍巍地喊了一声。

  对方哆嗦了一下,蓦地朝她看过来。

  “由辉,是你吗?”

  对方不说话,直愣愣地看着她。

  她一直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地上那具僵直的尸体,眼泪就“哗哗”流下来:“由辉,你为什么掐死她?是谁让你干的?”

  由辉终于从怔忡中回过神来,惊惶地问:“姐,你怎么在这里?”

  顾盼盼说:“你先告诉我!”

  由辉低下头,过了半天才说:“我是被人雇佣的。他们答应给我一笔钱,有了这笔钱,你上学就不用愁了……”

  顾盼盼紧紧抱住弟弟,一下就哭出声来。

  弟弟直直地站立,沉默着,泪水从他眼角静静淌下。

  哭了一会儿之后,顾盼盼松开手,抽噎着说:“由辉,其实他们要杀的人是你姐……”

  由辉疑惑地看着姐姐,问:“为什么?”

  顾盼盼咬牙切齿地说:“我肯定,这一切都是他幕后策划的!”

  由辉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谁?”

  顾盼盼说:“一个作家。半年前,我和他一见钟情。没想到,这个人狼心狗肺,在得到我之后,就想把我甩掉,我坚决不答应,这几天正僵持着……”

  由辉想了想,问:“那你来这里干什么?”

  顾盼盼犹豫了一下,说:“就是他约我来的。我担心有问题,才把这个女孩带来……”

  说话时,顾盼盼感觉到,弟弟的身子一直在抖。弟弟也感觉到,姐姐的身子在抖。黑夜的郊外,很凉,姐弟二人显得那样单薄。

  远处,出现了两个车灯,慢慢移动着。

  顾盼盼和由辉都惊慌地转过头,盯着它。过了一会儿,那两个车灯终于拐了弯,不见了。

  顾盼盼再一次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绝望地小声说:“傻弟弟,你不知道,杀人要偿命吗?”

  由辉低下头去,弱弱地说:“姐,如果我被抓住了,你要救我啊……”

  顾盼盼带着哭腔说:“人命关天,我有多么大能耐吗!”

  说到这里,她想起了什么,忙乱地从包里掏出一把钱,塞到弟弟手里:“你快跑吧,跑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和向阳村联系,也不要和我联系……”

  由辉沉默了一会儿,把那些钱又塞回姐姐的包里,坚定地说:“姐,我不会走的,我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西京!我要和你一起报仇!”

  这个词对于顾盼盼来说,似乎十分陌生:“报仇?”

  由辉狠狠地说:“那个作家,我要他不得好死!”

  顾盼盼望着苍茫的远方,重复了一句:“报仇……”

  由辉说:“反正,我已经背上了一条人命,就不在乎第二条了!”

  顾盼盼说:“先别说他了。快想想,现在该怎么办?”

  由辉四下看了看,说:“姐,那儿有棵树,我们把这具尸体吊到树上去。”

  顾盼盼说:“为什么?”

  由辉说:“人们以为她是自杀,就不会追查了。要是有一个凳子,就更像了……”

  顾盼盼突然说:“你再看看,她死了吗?”

  由辉冷冷地说:“要是没死的话,她早坐起来了。”

  说完,他蹲下身,吃力地搬尸体。

  小蕊就僵硬地坐起来了。

  顾盼盼低下头,想看又不敢看地瞄了瞄她的脸——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把脸挡住了。

  她低声说:“你最好把她的脸毁坏……”

  由辉说:“好。”

  顾盼盼说:“你带刀子了吗?”

  由辉说:“没有。我有办法。”

  他在四周转了一圈,很快就捡到了一块碎玻璃。

  顾盼盼立刻把脸转了过去,接着,她就听见了玻璃割在肉上的声音:“噗噗噗……”

  毁了容,由辉用一只胳膊托尸体的腰,一只胳膊托尸体的腿,把她抱起来,踉踉跄跄走到那棵孤独的老榆树前,放在地上,让她背靠树干坐着,又掏出那根勒死她的尼龙绳,做了个活套,套住她的脖子,另一头甩到了一根粗壮的树枝上……

  顾盼盼站在很远的地方,没敢走上前。

  这时候,她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伏食。

  她对他的真实情况了解不多,甚至以为,“伏食”是他的网名。她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不知道他在哪里工作。

  她只了解他的孤独。

  顾盼盼的孤独,是一种被隔在这座陌生都市之外的孤独;而伏食的孤独,好像是一种被隔在人类之外的孤独。

  她喜欢这样另类的男人。

  于是,她和他迅速陷入一种半虚半实的爱情。

  作家只是顾盼盼永远的情人,而这个男人似乎是准备和她一起跨入婚姻的。

  在没有生意的时候,顾盼盼经常和伏食聊到半夜。

  他给顾盼盼留过电话,可是,她从来没打过。说不清为什么,她不敢聆听他的声音。也许因为他在她心中太重要了,生怕有一天,两个人共同建造起来的美好感觉突然坍塌。

  在这个阴险的黑夜里,顾盼盼忽然想到了这个虚无缥缈的男朋友。

  她决定用小蕊的电话把他约到玄卦村来见面。

  如果,警察查出小蕊并非自杀,追查下去,第一个重大嫌疑犯,就是他……

  为了弟弟,顾盼盼只有陷害伏食了。

  由辉回头小声喊了她一声:“姐,你过来帮帮我——”

  顾盼盼慢慢走过去,脚下都是土坷拉,深一脚浅一脚。

  小蕊的尸体还靠着树干坐着。

  她的脸上都是血,已经不像人脸了。眼睛半睁着,穿过几绺头发,似乎在凝视着远方。T恤衫的领子也裂开了,一定是刚才由辉掐死她的时候,把扣子碰掉了,她脖子上的那颗痣终于露出来……

  顾盼盼蹲下来,小心地摸小蕊的口袋,找到了她的电话。然后,她把手缩了缩,隔着袖子把那只手机掏出来,又用另一只手抓起她僵硬的手指,一个键一个键地按下了伏食的电话号码。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伏食的声音,很低沉,和她的想象不差分毫。

  最后,顾盼盼又用小蕊的手指挂断了电话,塞回了她的口袋。

  伏食毫无戒备,高高兴兴地朝这个陷阱赶来了……

  这时候,顾盼盼忽然想哭。

  由辉问:“姐,你约谁呢?”

  顾盼盼没有说话,而是盯着由辉的背后。

  由辉意识到了什么,慢慢转过身去——黑暗中,有一双绿莹莹的眼睛。

  顾盼盼颤巍巍地问:“那是什么?……”

  由辉眯起眼睛,渐渐看清,那是一条毛瑟瑟的狗,它趴在几十米远的田地里,正盯着他们看。

  “姐,那是狗。”

  “不会是……狼吧?”

  “不可能。”

  “它为什么不叫呢?”

  “是野狗。”

  “野狗就不叫吗?你看,它还在盯着我们……”

  由辉捡起一块土块,朝前走了几步,用力掷过去,落在了离它几米远的地方。

  它转头朝那块土坷拉看了看,然后一拱腰,站了起来,朝刚才顾盼盼藏身的那片荒草跑去了。

  由辉说:“姐,它跑了,我们快点动手吧。”

  顾盼盼说:“好的。”

  由辉就抱起尸体来,全力朝上举;顾盼盼抓着那根绳子,一边使劲朝下拽,一边朝那片荒草张望。

  两个人终于一起将尸体吊了起来。

  小蕊在半空中慢悠悠地转动着。

  她脚脖子上的那条黑色十字架脚链,微微地摇来晃去。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