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门》第一部(16) [2007-6-24]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某出版社有一批新书刚刚印刷出来。

  这天夜里,门卫在楼里巡视,看见一个办公室里有灯光,就推门走了进去。他看见一个人,正拿着一支碳素笔,在那些新书的封面上画着什么,累得满头大汗。

  这个人听见门响,转过苍白的脸来,看了看门卫,说:“他们忘了在我的名字上加黑框了,我得一本本补上。”

  他是作者,刚死的。

 

 

  作家在电视里演讲恐怖故事,文字作品在出版社出版,在网络上传播,在手机上下载……全方位。

  在他遇到“小人”的第二天,有一个姓张的老编辑出了车祸,不治身亡。

  次日,张编辑被拉进了火葬厂。

  本来,作家最不愿意参加别人的葬礼,可是,这个人是他最新一部书《已故》的责任编辑,他无论如何都得去。

  上午,他开着那辆桑塔纳,来到了郊外的殡仪馆。

  狭小的告别厅,遗像,挽联,黑白花圈……

  仪式还没开始,他的手机响了,是短信。

  他掏出手机,四下看了看,悄悄打开,原来是公司办公室秘书发来的:老师,《已故》印好了,出版社刚才送来了样书。

  告别厅里安静而肃穆,不方便讲话,他就回了一个短信:先放在你那里吧,我下午回去取。谢谢。

  秘书又发来了一个短信:现在,您最好回来看一看……这个秘书心直口快,这次却欲言又止。

  他皱起眉头,发回了一个问号。

  秘书吞吞吐吐地补充道:只有你回来,才能做一些补救……

  这一天是4月1日,愚人节。可是,这个秘书平时从不开玩笑。

  作家悄悄退出告别厅,开车回公司了。

  一跨进办公室,他就问秘书:“书呢?”

  秘书朝墙角指了指。

  他走过去,拿起一本看了看封面,瞪大了眼睛——他的名字上,圈着一个重重的黑框。

  众所周知,作者的名字上圈着黑框,就表明这个人刚刚去世。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名字钻进了黑框中,就是走进了一扇死亡之门。

  他把书一摔,吼起来:“这是谁干的!”

  秘书小心地说:“你打电话问问出版社吧……”

  他抓起电话,气呼呼地拨过去,停机。再拨,还是停机。

  秘书站在一旁,小声问:“老师,你在给谁打电话呢?”

  作家说:“出版社啊。”

  秘书说:“你拨的是……张编辑的手机号啊。”

  他下意识地打给了一个死人!

  他使劲一拍脑门子,赶紧挂机,又拨出版社编辑部电话。

  没人接。这个办公室里的人,都去参加张编辑的丧事了。

  他想了想,拨通了出版社的总机:“请转印务科。”

  电话很快转了过去,有人接了。

  “《已故》的样书是你们送来的吗?我是作者!”

  “是我们送的,有什么问题吗?”忽然,对方意识到了什么:“您……是作者?”

  “我是作者!我问你,是谁在我的名字上圈上黑框的?”

  “噢,这部书的责任编辑去世了,收尾工作没有专人管……领导曾经指示我们,还没有印刷的新书上,只要有他的名字,一定要圈上黑框,其中就有你这部书……能不能是因为忙乱,他们套错了名字?”

  “不管损失多大,你们必须马上勒令他们停止印刷!否则,我要告你们!”

  “好的,我们现在就联系印刷厂。抱歉抱歉!”

  这天半夜,作家很晚才睡着。

  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终于不再翻来覆去,安静下来,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上是一个异族女人,她在黑暗中一直静静地微笑着。

  白色衣柜的门,在黑暗中静静地关着,在那么漫长的时间里,它竟始一直挺着,纹丝不动。

  书架上那些书,在黑暗中静静地挤靠在一起,其中有一个作者名字上圈着黑框。只有这本书,似乎左右扭了一下。

  电脑桌上的那只移动惯了的鼠标,静静地趴着,如同一只老鼠,在黑暗中看到了什么,猫着腰,缩在那里一动不动……

  画上的女人,衣柜门,书,鼠标——它们都没有什么大动作。

  床上的人却突然坐了起来。

  他大口大口喘着气,似乎被人卡住了脖子,刚刚挣脱。过了很长时间,他转身下了床,把电脑打开了。

  大家都睡了。

  只有米嘉还在线。

  他点开她的对话框,开始啪啦啪啦打字。

  他说:刚才,我做了一个梦……

  对方没反应。

  他说:我梦见了那个殡仪馆……

  对方没反应。

  他说:天色很暗,我随着一行戴白花的人,慢慢走到张编辑的遗体前,鞠躬告别。四周响着哀乐,哭声震天……

  对方没反应。

  他说:我弯下腰的时候,忽然发现,那个遗体不是张编辑!……你猜是谁?

  对方没反应。

  他说:正是我自己。那个我平展展地躺在告别厅中央,嘴和脸一样白,没有一丝血色。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黑得不像真的,似乎染了墨汁……

  对方没反应。

  他说:我朝他挤挤眼睛,笑了一下。他的眼皮跳了跳,竟然慢慢睁开了,那里面,塞满了血淋淋的棉花。他也挤了挤眼睛,朝我笑了一下……

  对方没反应。

  他说:醒过来,我越想越害怕……

  此时,他的口气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在寻找母亲依靠。

  估计米嘉根本不在电脑前。或者,她已经睡了,忘了关机。

  终于,作家不再自说自话。他呆呆坐了一会儿,转头四下看了看。

  他看到了电视机。平时,他喜欢躺在卧室的床上,看自己的节目,因此就把电视机搬到卧室来了。

  电视机正襟危坐,像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和他木木面对。

  每个周末的午夜,那里面就会显现出他的影象。

  电视机正是一个黑框。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