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死亡诏书》(三十三) [2007-3-11]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三十三、凶血

  今天下班后,张碧琪兴致勃勃的请林秋吃饭。林秋虽然惦记着白月,但又盛情难却,只好给白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今晚跟同事一起吃饭谈些事情,让她自己先吃饭,晚些他再回去。

  随后,他们来到离报社不远的一家名为“避风阁”的餐厅,这家餐厅刚刚装修一新,显得非常时尚,格调高雅、环境优美,是休闲吃饭的好去处。

  张碧琪选了个合适的位置,两个人面对面坐了下来。服务员早已递上菜单,张碧琪接过菜单,点了几个菜,然后又要了两杯热饮。

  “林秋,今天我要向你宣布个好消息。”

  张碧琪喝了一口饮料,兴奋的说道。

  “哦,是什么好消息?”

  林秋故作好奇的问道。其实他早已猜到张碧琪要宣布的是什么好消息了。

  “主编已经通过我的方案了,他对我关于开辟恐怖灵异文学栏目的计划表示大力支持。”

  “真的吗?那真的得好好庆祝庆祝呀!”

  “嗯,主编大人实在是太英明了!”张碧琪一脸的兴奋,口气显得有些俏皮,“今晚咱们一定得好好干一杯,庆祝庆祝。”

  说着,张碧琪喊服务员要了两瓶啤酒,不一会,菜也上齐了。

  林秋把酒倒满,然后举起了杯:

  “来,为你的伟大构想即将实现干杯!”

  张碧琪笑嘻嘻的举起杯跟他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开心的说道:

  “谢谢啦!我一定不辜负主编和你的期望,努力办好这个栏目。”

  席间,林秋和张碧琪一边吃饭,一边闲聊,他们聊得很投机,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外,还聊了彼此一些个人的经历,从谈话中得知,张碧琪不仅对恐怖、悬疑类的东西感兴趣,而且还练过散打和跆拳道,曾经参加过全国女子散打比赛并且获得了第五名。三年前,她与男朋友分手后便去了新加坡,在新加坡做了两年的私家侦探,两个月前刚刚回国。这次她来报社应聘,最大的愿望就是做恐怖异灵文学栏目。如今,她的愿望很快就要实现了。

  闲聊间,林秋也向张碧琪说了一些自己的个人经历,他心里非常想把自己最近的一些恐怖遭遇跟张碧琪说说,让她分析分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很多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始终没有勇气开这个口。

  一直聊到九点多钟,他们才分手各自回了家。

  白月正在客厅看电视。她最近的精神非常脆弱,显得心事重重,整个人看上去很憔悴。那个古怪的老头,还有那老头还给林秋父亲的那个可怕的人头骷髅,至今还令她心有余悸。

  然而,对她的打击最大的还是柳倩和丁香的死。最令她感到愧疚的是,她们俩被杀害的时候自己就睡在她们的身边却毫无所知,没有能力去保护她们。

  究竟凶手是谁?警方为什么总是怀疑她是凶手呢?白月怎么也想不明白,厨房里那把菜刀自己已经好久没碰过了,为什么刀柄上会有自己的指纹?

  看到林秋回来了,白月心里顿觉得宽慰不少。这些天来,每当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总是感到一种深深的孤独和不安。她总是觉得这屋里似乎藏着什么令人害怕的东西。

  林秋洗了个澡,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陪白月一起看电视。看着白月那憔悴的脸,林秋感到既心疼又愧疚。最近所发生的一系列莫名其妙的可怕事情完全打乱了他们原本平静、幸福的生活,使他们完全陷入了一片恐怖的包围中,时时感到担惊受怕。

  窗外,夜一片漆黑。冷风从不远处的玉沙河急吹过来,刮得屋外的树枝摇摇摆摆,影影绰绰,形同鬼魅。

  看了一会儿电视,差不多十一点了,林秋和白月都觉得很困乏,于是便关了电视,回到卧室休息。白月像小鸟一样依偎在林秋的怀里,眼睛里有一丝淡淡的令人怜惜的忧郁。

  林秋搂着白月,温柔的看着她的眼睛,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白月也迎合着他,两人情不自禁的相互拥吻起来。在柔和的灯光的笼罩下,他们沉浸在一片激情和欢愉中,暂时忘却了周围的一切,包括最近所经历一些莫名其妙的恐怖事情。自从那些可怕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以来,他们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这样的激情了。

  第二天是冬至,刚好也是周末。天气很冷,天空阴阴的,显得灰暗而萧瑟。在H市,冬至有扫墓的习俗。林秋早早便起了床,准备好了香烛等祭品,准备去给父母上坟。

  自从父母过世以来,他每年的冬至和清明都要去给他们上柱香,敬杯酒,陪伴他们坐一会。父母在世的时候过得不愉快,走得也很匆忙,他还没来得及孝敬便匆匆的离开了,丢下他一个人孤单的活在世上,幸亏有了白月,否则,他真不知道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在H市的城郊外,有一座占地数顷的墓园,是H市目前最大、也是较具规模的墓园。

  十点钟左右,林秋来到了静谧而幽深的城郊,远远地可以看见墓园低矮的拱门散落在斜斜的坡地上。四周是高大的树木,只有一条小路连接了墓园与尘世的距离。走进墓园,墓园里草木苍郁,阴气缭绕,显得非常阴森而肃穆,给人一种诡异而凄凉的感觉。

  今天来墓园上坟的人挺多,刚进园就闻到了香烛冥钱燃烧和酒气飘香的味道。有些残存的冥钱被风吹得到处飘扬,有些被风刮到了树枝草叶上。墓园很大,林秋父母的墓地在墓园的北边,从门口到那边要绕好多个弯才到。

  突然,林秋看到前面的远处有一个蓝色的身影匆匆的在墓堆里穿梭,不一会便消失在墓园里浓密的树林中,如幽灵一般没了踪影。林秋心里一惊,他发觉刚才那个蓝色的身影有些熟悉,虽然距离很远,但他仍然认出了是那个神秘的蓝衣女人。

  她为什么也在这里?难道她也来这里上坟?林秋心里隐隐的感到有些不安,他总觉得这个神秘的女人非常恐怖,她的出现总是意味着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

  林秋不敢再往深处想,幸亏墓园里人挺多,又是白天,所以不是很害怕。他匆匆的朝他父母的墓地走去。不一会,便远远的看到父母的坟墓了。

  突然,林秋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觉得他父母的坟墓有些不对劲,特别是那高高耸立着的墓碑,似乎挂着什么东西。

  他心里一急,赶忙加快脚步,匆匆的跑了过去。

  待跑到墓碑前一看,林秋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嘴唇在不住的哆嗦着,显然是又惊又气。

  原来,在他父母坟前那座高高耸立着的墓碑上竟然挂着一条死狗,暗红色的狗血正从那条死狗的脖子里汩汩的往下流,染红了大半个墓碑。

  看着墓碑上那条面目狞狰的死狗,以及那令人触目惊心的狗血,林秋气得浑身颤抖,心里同时升起一种深深的恐惧感。

  他心里明白,按照民间的风俗,用死狗来祭祀死人代表着一种毒咒,是对死去的人的一种极大的不敬和恶毒的诅咒,死狗的血更是一种充满杀气、人神忌讳的凶血。

  林秋想不明白,究竟是谁如此恶毒,如果不是与父母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是绝对不会用这种恶毒的手段来侮辱和诅咒自己的父母的。究竟那个人是谁?他与自己的父母又有着怎样的仇恨?

  突然,他想起了刚才那个神秘的蓝衣女人,难道这一切全都是她做的?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