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毕业百分百 [2007-2-22]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作者:周德东



  1

  郭子良醒来之后,感到大脑恍恍惚惚。

  他走出医院,一个人在大街上转悠的时候,一直在想,最近几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因此,当有人在身后突然拍他一下时,他吓了一跳。

  回头看了看,郭子良觉得此人有些面熟,却怎么都想不起是谁。

  对方十分热情地说:“子良,你不认识我啦?”

  “你是……”

  “我是段甫啊!”

  郭子良陡然想起来,这是他高中时代的同学。他拍打着自己的额头,说:“你瞧我这记性!”

  “听说,你考上师范学院了,毕业了吗?”

  “早毕业啦。”

  “在哪儿工作呢?”

  “过去一直在教书,最近生病了,闲着呢。”

  他一边说一边打量段甫。他发现他衣领的纽扣从里到外都被剪掉了,而且做工很粗糙,是用最大针码缝制的。

  “哎,我们三里河中学正好缺一个初三语文老师,正招聘哪,要不你来干吧?我现在在那里当校长。”

  “那可太好了。”

  段甫拉起郭子良的胳膊,说:“走,现在我就带你去。”

  就这样,他跟着段甫走了,一直朝北,不知不觉走出三四里路的样子,出了闹市区,前面出现一条浅浅的小河沟,没有桥。河里放了几块垫脚石。

  段甫回头说:“这就是三里河,水不深,踩着这些石头过来。”

  说着,他伸手来拉郭子良。他的手很凉,郭子良敏感地避开了,垂头盯着脚下的石头,一边小心地踩上去一边说:“没问题。”

  段甫伸手时,露出了里面衣服的下摆。郭子良眼尖,从水面的倒影看到,那好像是一件蓝色的缎面棉袄,没扣子,对襟处是用布带子系着的!他倒吸一口凉气,猛地抬起头来——那不是死人穿的寿衣吗!

  段甫见郭子良站在那里发呆,就拽了拽他的胳膊,说:“你发什么愣?走哇!”

  “你,你里面穿的是……什么衣服?”

  段甫掀起外罩,露出里面的蓝色毛衣,织的是元宝针。接着,他又掀起一层,下面是一件白棉线秋衣。

  “怎么了?”段甫问。

  郭子良把这个阴影掩盖住,“嘿嘿”笑了两声,跨过河去。

  又走了不远,就到学校了。校门前有几棵大松树,把校门遮了起来。绕过松树,看见两扇铁栅栏大门。

  2 

  郭子良糊里糊涂地在三里河中学上班了,教初三(1)和初三(2)两个班的语文课。

  当天,段甫就召开了毕业班教师全体会议,他说:“郭老师除了担任初三(1)班主任,还任学年组长。现在,我们这个班子又齐了,希望大家齐心协力,兑现我们的承诺——毕业百分百!”

  三里河中学的管理实行全封闭式。所有的教职工都吃住在学校,平时不能随意离开,有一套严格的请假制度。

  校园很大,有教学区、办公区、住宿区,还有一个很空旷的操场。

  尽管这个学校和别的学校没什么两样,但是,郭子良总觉得它哪里不对头。

  比如说,教研组并不在一起办公,而是每人单独一间办公室。更奇怪的是,每个办公室的门上都镶着一张房间主人的黑白照片,那些照片都是放大的。惟独郭子良的门上没有。

  由于教师宿舍没有空床,段甫就安排他临时住在办公室,里面有一张简易钢丝床。

  还有,食堂里的馒头都干巴巴的,而且都印着红点,这也让郭子良感到有些古怪,而大家却吃得满嘴喷香。

  更奇怪的是,学校没有电。段甫说,因为费用问题,电业局和他们学校闹矛盾,把电停了,正在交涉。为此,教务科临时制作了一批照明物品。自习的时候,每个学生课桌上都有一盏灯,有的是小玻璃灯,有的用一只小碗或小碟装油,点一根棉花捻儿。学生们就在这蝇头小火的光亮下,刻苦攻读。晚上,校园里漆黑一片。各个教室里透出的光亮,如鬼火一般,昏黄暗淡,摇曳不定。整个校园静悄悄。

  就寝的钟声一响,所有的师生就像听到了防空警报一样,立即丢下手里的东西,匆匆忙忙退出教室,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第一天晚上,大家都回了宿舍之后,郭子良感到了孤独。

  宿舍区被铁栅栏围着,有一个小小的令人压抑的门,有保安把守,那里面似乎是一个禁区。郭子良甚至觉得,他和其他人是隔离的。

  他一个人来到了操场上。操场四周种着松柏,茂密、凝重、阴森,在夜晚,看不见树影,只现出黑黝黝一片。他的全身像被无数冰凌穿透了一样凉。

  正凝神观望的时候,他发现树林前有一个黑影,他无声地忙碌着什么,好像抱着一个水管在奋力灭火,水的巨大冲击力使他微微摇晃,他努力保持着身体平衡——其实,他手里什么都没有,面前也空空如也,很像在表演哑剧。

  郭子良轻手轻脚地走上前,看清是仇忠厚。这个人是段甫的外甥,在后勤管理舍务,兼初三(2)班副班主任。

  在这黑糊糊的夜里,在这没有人迹的地方,仇忠厚莫名其妙的行为让郭子良感到有些恐怖。

  他在干什么?

  “仇老师……”郭子良低低地叫了一声。

  那个人还在继续无声地忙着,似乎是一个不真实的幻象。当郭子良再靠近一些时,这个人影却飘然一闪不见了。

  3

  郭子良发现,这个学校里所有的人,都似曾相识。

  教英语的是个漂亮的女教师,叫黄菲,也是他的搭档——初三(1)班的副班主任。郭子良总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热切中好像还有一丝丝哀怨。郭子良不知是不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

  奇怪的事接连不断地发生:

  第二天早晨,段甫发给郭子良一本厚厚的教案,说教学计划和教学进度都在上面,让他拿回去看看,并要求他做好期末总复习计划。郭子良翻开教案,第一页是隶书体的几个大字:向学校承诺,向家长承诺,向社会承诺——毕业百分百,合格率百分百!下面是一行小字:2000年7月26日。

  原来这本教案是合订本,教案的主人是从初一跟到初三的连任教师。而今是2003年5月,毕业班已经到了冲刺阶段,他为什么走了呢?当过教师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谁都不会轻易离开的。

  他仔细翻看了整本教案之后,愈发惊诧:这本教案的主人和自己竟是如此心灵相通!无论是教学步骤还是板书设计,都如自己出手一般!他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见见这个素未谋面的知音!

  他推开教室的门,学生们已经坐好。

  他走到讲台前的时候,班长李放喊了一声:“起立!”

  学生们齐刷刷站了起来,齐齐地喊了一声:“老师好!”

  他点头示意大家坐下,然后,将左手伸到讲台的左上角,拿起了一根粉笔,准备讲课了。他是个左撇子,一直用左手写板书。就在他把粉笔拿到手之后,突然打了个冷战:是谁把粉笔端端正正地放在了讲台的左上角?是谁如此了解他这个罕见的习惯?

  而且,这些学生的起立和问好都是他的一贯要求。现在,很多教师已经不用这种形式了,而他依然很重视师生之间的这种传统礼节。

  他朝下面扫视了一圈,一张张幼稚的面孔,一双双纯洁的眼睛,都在望着他。他想不出,哪个同学跟诡异与阴谋有关联。

  他转身在黑板上写下“总复习”三个大字,然后把印好的习题发给大家,就在门口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这个角度,便于观察每一个学生。

  这个班总共有52名学生。郭子良静静打量着他们的脸,越来越感到,这些孩子好像都是从他记忆中走出来的一样——李放,个子很高,不苟言笑;文娱委员戴离离,长得像日本卡通片里的美少女一样。头上梳着两个小抓髻,抓髻下面飘着一缕长长的散发。大眼睛,小嘴巴,长得十分精巧。宣传委员冯季,小胖子,寸头,前门脸还留几根刘海……

  郭子良对这些学生没有一点的生疏感,甚至不用特意去记每个人的名字。

  4

  下课以后,郭子良来到多功能厅。其他几科教师也在。这里几乎成了他们这个小团队的俱乐部,大家有事没事都愿意聚在这里。

  几个没课的老师正在闲聊。教数学的刘海生是个中心人物,他一脸正经地坐在那里,扫视一下众人,说:“你说咱们老祖宗,为什么把名字都起成三个字的?一个字多简单。”

  “一个字那是姓。”教物理的徐庆义说。

  “那就把三个字的都改成两个字的——你就叫徐庆。”然后,他看了看教体育的李全宝,说:“全宝,你以后就叫李全得了,都三十多岁了,还宝什么呀!”

  李全宝说:“还没说你自己呢!”

  “我就叫刘海,刘海砍樵的刘海,还缺一个胡大姐。”说着他的眼睛溜向生物老师胡淑秀。

  胡淑秀笑着骂道:“老白毛,看我干什么?”

  “你比我大三岁,大就大点儿吧。”然后他怪腔怪调地唱起来,“胡大姐,我的妻!……”

  室内笑成一片。

  刘海生的眼睛又落在教化学的俞老师身上。俞老师叫俞火哉,快退休了。刘海生说:“你也扔了那个姓,干脆叫火哉吧。”

  此言一出,好像突然撞到了一个黑暗的秘密上,大家如同听到了一句什么可怕的咒语,都瞪大了惊骇的眼,脸也似乎变黑了。

  郭子良打量着这些老师,迷惑极了,同时也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恐惧感。为什么大家听到“火哉”两个字就突然变成了这副样子呢?

  这时,仇忠厚推开门,对李全宝说:“李老师,下午的体育课别上了,上数学吧。”说完,就关上门离开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大家终于从刚才那莫名其妙的气氛中恢复过来。李全宝冲着门吐了一口:“呸,什么东西!”

  5

  开始,郭子良尽量回避黄菲的眼睛。因为他和她没有任何关系,过去甚至都不认识。可是他发现,他想接近她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这天早上,郭子良走过那条长长的走廊,去班里上课,经过英语室时,黄菲开门走出来,她朝他笑了一下,然后两个人一起走出去。

  在楼梯拐角,有个四十多岁的女清洁工在扫地。她一眼一眼地朝郭子良看,那表情好像含着一丝丝的惋惜,似乎想向郭子良暗示什么。

  郭子良敏感地问黄菲:“她是谁?”

  “侯淑芝啊。一个临时工。”

  “她也在学校住吗?”

  “不,全校只有她一个人,白天来,晚上走。”

  走出办公楼,郭子良忽然有个想法,那就是把心里的疑惑全部说出来,向黄菲探探底。但是犹豫了半晌,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就像没有勇气戳穿一层神秘的窗户纸,他害怕突然目击里面的场景。

  中午,大家一起聚在多功能厅,商量照毕业相的事。

  段甫说,这件事学校就不统一了,由各班自己决定。而郭子良认为,毕业相一定要照。黄菲没表现出多大的兴趣,但是她承诺她来找摄影师。

  果然,下午她就把摄影师找来了。学生们跑来跑去把凳子搬到操场上。段甫坐在第一排正中间,郭子良和黄菲坐在他两边。

  摄影师把一架老式照相机支好之后,就把头钻到了黑匣子里去捣鼓,一会儿,又把头伸出来,朝郭子良喊:“郭老师,身子坐正一些!”

  郭子良正了正身子。

  摄影师再次把头钻进去,看了一会儿,又钻出来,朝郭子良喊:“郭老师,把眼镜往上推推,反光!”

  郭子良就朝上推了推眼镜。

  摄影师把头伸进伸出几次,终于喊了一声:“好了,注意!”然后,把手里的胶皮囊一捏,只听那黑匣子“咔”的一声响,接着,摄影师笑吟吟地对郭子良说:“郭老师,好了!”

  郭子良感到有些奇怪,几十个人照相,而那摄影师只盯着他一个人,好像给他照单人相似的。

  临走时,摄影师说一周以后到照相馆来取相。

  晚上,上完了自习课,郭子良返回住处。

  他的办公室在最里头,走廊狭窄而幽暗,他的脚步声显得很响。

  两旁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黑白的标准头像一字排开,静静注视着他,十分人。刘海生,徐庆义,李全宝,胡淑秀,俞火哉……

  他昂起头,故意不去看那些照片。

  走着走着,他的鼻孔里突然钻进了丝丝缕缕的难闻气味。他慢慢停下脚步,仔细嗅了嗅,好像是一股燎猪头的味,还掺杂着腐臭。

  这办公楼里不可能有人燎猪头啊!

  他警觉起来,壮着胆子凑近各个办公室的门缝,使劲抽动鼻子,似乎每个门里都有这种味道。那些照片上的人依然死死盯着他。

  他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大口大口喘气。

  他感到这所学校越来越怪异,像一个醒不来的噩梦。

  他想到了两个字:走人。远远离开这里,回家去,那么不管这里发生什么都不会祸及自己了……

  可是,他又放不下那些无辜的学生。

  6

  这天下班前,郭子良召集年级的几位任课老师碰了下头。

  散会后,黄菲走到他跟前,小声说:“一会儿,你把脏衣服都拿来,我给你洗洗。”

  郭子良连忙说:“不用不用,我自己能洗。”

  黄菲说:“为人师表,不能太邋遢,看你的衣服都脏成什么样子了!”说完,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拿起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郭子良感到自己越来越依赖黄菲了。

  每当他和黄菲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感到自己像走进了一个避风的港湾一样,宁静、安全。黄菲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就会坐立不宁。

  他说不清究竟是她身上的哪一点,如此吸引了他。要说黄菲的五官,单看哪一点都不是特别漂亮,可是,一经组合起来,就显得那么精致、可人。而更让他迷恋的是黄菲越来越多的温柔和体贴。

  两个人虽然没有谈情说爱,但是,彼此的关系已经超过了纯粹的工作搭档关系。

  吃完晚饭,郭子良又转回了教室。

  门没锁。

  他推门进去,看见李放和戴离离都在,还有宣传委员冯季。冯季说,板报已经两个星期没换了,他们正在研究这期的板报内容。桌子上的东西堆得很乱,冯季翻来翻去找不到彩色粉笔,急得直拍脑袋。戴离离说她根本就没看到冯季带粉笔来。冯季“哎呀”一声说忘在宿舍了,话音儿未落人已经跑出去了。

  不管心情多糟糕,郭子良只要见到这些学生,一切不愉快都会烟消云散了。

  他与李放和戴离离聊了一会儿,问到了他们的生活情况。戴离离说,同学们都想家了。大家带的钱都快花光了。

  郭子良问:“家里为什么不按时寄钱?”

  戴离离说:“钱是寄了,就是拿不出来,都在仇忠厚那里统一管理。”

  郭子良想,这个学校怪事可真多,学生个人的钱,为什么还要统一管理呢?越想越气。站了一会儿,他对李放说:“你们别弄得太晚了,影响上晚自习。”

  很快,冯季跑回来了。

  郭子良问:“这期黑板报搞点跟毕业有关的内容吧。”

  冯季看着他,没说话。

  “要鼓动大家努力学习,主题就是毕业百分百。”

  冯季还是不说话,显然已经有了其他的打算。

  “难道我的建议不好吗?那你说,不做跟毕业有关的内容,你做什么?”

  冯季低头想了想,突然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我认为,该做一做关于消防意识和消防知识的内容。”

  7

  晚上,郭子良总是很晚才能睡着,他的心里总想着外面那条走廊。

  漫漫长夜,那些照片静静地悬挂在各自的门上,不曾发生过任何情况。

  这天夜里,郭子良却感到有点不对头——他觉得走廊里似乎有动静。难道哪个老师在办公室里加班?

  窗外是一片朦胧的苍白,有风,风不大,一下下推着窗户。

  不知道过了多久,郭子良睡着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廊里隐约传来嘈杂的人声。开始很杳渺,越来越清晰,还有水桶和铁锹之类工具的碰撞声,甚至急切的呼喊声。

  他彻底醒过来,竖起耳朵,听到有人在很远的地方惨烈地呼喊起来:“失火啦——”

  他一下就跳到了地上,猛地拉开门板!走廊里却是一片漆黑,一片死寂。

  他关上门,傻了。刚才的声音从哪里来的呢?

  过了一会儿,走廊里又隐隐传来奔跑声、呼救声、泼水声,还有烈火“噼噼啪啪”的燃烧声……

  郭子良再一次恼怒地打开门,朝外看去,走廊里又没有声音了!

  他划着了一根火柴,朝前慢慢走,他想搞清楚是不是哪个房子里有人在听收音机。

  借着微弱的光亮,他看到那些照片上的人都静静朝前注视着。白天,这些老师和他一起工作时,说说笑笑很正常,但是,一到了夜里,这些照片就显得古怪而阴森。他曾问过刘海生老师,为什么在门上贴照片,刘海生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敌意,什么都没有说就走开了……

  火柴灭了,郭子良置身在无边的黑暗中。他哆嗦着拿出第二根火柴,“嚓”一下划着,猛然看到面前站着一个人,他瞪着郭子良,嘶哑地叫道:“火……”

  郭子良抖了一下,火柴就掉在地上灭了。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此人是仇忠厚。

  “怎么了?”他颤颤地问了一句。

  过了半天,仇忠厚才在黑暗中说了一句:“小心发生火灾……”然后,就转过身,无声无息地走开了。

  8

  这天上午,郭子良从教室回办公室时,突然从树丛后钻出一个人,是那个清洁工侯淑芝。她低低地说:“赶紧离开这里!”

  “为什么?”

  “过了时限,你就别想出去了!”说完,她拎着笤帚匆匆走了。

  郭子良愣了好半天,才继续朝教室走去。

  李全宝正带着他班的学生上体育课:51名学生围成一圈,李全宝站在中间,每个学生都并拢双脚,一下下跳着朝前走。

  郭子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体育项目。

  后来,李全宝告诉他,这叫“雀行”,训练学生的脚腕子力量。郭子良只见过“蛙跳”。

  51名学生,50名穿着校服,蓝白相间,非常整齐醒目。只有一名女生没穿,那就是戴离离。她站在队伍中间,一个整体被她一分为二,很影响整体的美观。

  不一会儿,大家累了,开始自由活动。几个女生拉起一根长绳子,嘻嘻哈哈地跳绳。李放抱着篮球,跑向篮球场地,后面跟了一群男生。看着这些可爱的孩子,郭子良的心里充满了喜悦。

  “老师!”一个轻柔柔的声音飘了过来。

  郭子良一激灵,回过神儿来,原来是戴离离。“你怎么不去跳绳?”

  “不想跳。”

  “怎么了?”

  戴离离把头埋在两腿中间,小声说道:“我想家了。”

  “那好办啊,给你妈捎个信,让她来看看你不就行了吗!”

  没想到,戴离离听到这里,眼睛竟湿了,说:“我妈不能来,她不能到这个地方来!”

  “那就让你爸来。”

  “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他就走了。我妈只有我一个亲人,还不能见面……”

  戴离离越哭越厉害。郭子良拿出手纸给她擦眼泪:“好了好了,不哭了,老师给你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你现在能让你的家人来看你吗?”

  这话让郭子良一惊!是啊,他来了很多天了,还没有告诉父母,他们想找自己也找不到啊!

  “其实,你和家里人见不见面,不取决于他们,而是取决于你。”戴离离似乎已经忘记刚才哭这回事了,她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什么意思?”

  “你可以让他们梦到你。我就经常走进我妈的梦里去。”

  这时,李全宝吹哨叫学生们集合,戴离离就起身跑过去了。

  晚上,学生们回宿舍之后,郭子良又变得格外孤独,一个人在操场上溜达。

  校园里一片沉寂,只有远处的学生宿舍透出的一点点微弱灯光,才能让人感到这地方有人。

  郭子良又想起了他的前任。这个人的神秘消失,好像在这个学校没引起一点反响,谁都不提这个人,好像他从来不曾存在过。按理,一个人离开了,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在近期内,人们一定会谈到他。而现在,就算郭子良追问,都没人回答他。大家好像都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是不肯说。这让郭子良百思不得其解。

  他决心揭开这个谜。

  “赶紧回去吧,别着了凉。”不知什么时候,黄菲来到了他身后。

  郭子良突然问:“黄菲,我们这个班原来的班主任是谁?”

  黄菲愣了一下,说:“你问这个干什么?他跟你没什么关系。”

  “你一定要告诉我。”

  “你听我的话——在这里,不该你说的,你不要说,不该你问的,你不要问,不该你看的,你不要看。你只要看好咱们班那51名学生不出什么事,保证这两个初三班毕业百分百,兑现我们的承诺,你就可以安全地回家去了。”

  其实,现在郭子良也可以一走了之,可是他放不下他的学生。所以,他横下心来,不管怎样他都要坚持下去,最后送他们安全离校。他必须对得住这些声声呼唤自己“老师”的学生。

  “那你呢?”他问黄菲。

  “你就别管我了。”黄菲看着远方的黑暗,低低地说。

  郭子良再也控制不住压在心底已久的情感,一把拉过她,紧紧地搂在怀里:“黄菲,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我们前世好像有约定,我不要和你分开!”

  黄菲紧紧靠在他的怀里,欲言又止,只是凄然地笑了一下。

  这天夜里,郭子良翻来覆去睡不着,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到学生宿舍去看看,看看那里的条件怎么样。他觉得多数学生好像患有关节炎,走路腿发直……

  想到这里,他爬起来,出了门,走过那条黑暗的走廊,下了楼。

  这是他第一次来学生宿舍。

  大家好像还在学习,窗里透出弱弱的灯光。

  他拉了拉门,里面锁着。

  当他趴在窗户上往里看的时候,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所有的学生都脸朝上躺着,每个人头顶上都点着一盏小油灯!那鬼火一样的光亮轻轻摇曳着,照不亮屋子,只是照着每个人的脸,他们的脸都像纸一样白。

  这哪里是学生宿舍,分明是停尸房!

  这时,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郭子良身旁。郭子良猛地转过头,原来是仇忠厚。他的眼睛射出两道荧荧绿光,逼视着郭子良,低低地说:“这里是我管理的地盘,没有我的准许,谁都不能来!”

  “我是班主任,我检查自己学生的宿舍还要什么人批准吗?我正要问你,宿舍里为什么点这么多灯?万一失火怎么办?”

  仇忠厚盯着郭子良的眼睛,半晌才轻声轻气地说:“我还想给你点一盏呢,你喜欢吗?”

  9

  郭子良强烈地感觉到,他的学生都处于危险之中!这些孩子没有一点儿防卫能力,在这里,只有他这个班主任是他们的亲人,他必须保卫他们的安全!想到这里,一种做父亲的责任感从他心底油然而生。

  次日,他来到教室,看到班里的学生一个不少,正在静静地做各科习题。

  要是往常,他看见学生们能够自觉地按时上早自习,一定很高兴。而今天,他的心里却阴影重重,脑海里总是晃动着那些昏黄的、跳动的油灯。

  他慢慢地走进教室,疑虑地审视着每个人。他注意到,这些学生的脸色都有些苍白。眯起了眼睛,他恍惚看到51个纸人在学习!

  最后,他站在宣传委员冯季的身旁,看他写字。他发现冯季的手指不时地抽动一下,好像抽筋一样。再看别人,也有同样的毛病。

  此时,他怀疑是仇忠厚给学生们施了什么邪术!

  他必须马上找到段甫,向他汇报这件事!正巧这时候段甫叫他去办公室一趟。

  “子良,下午你召集初三年组所有老师开个会,让各学科汇报一下复习进度,还要对每个学生进行一次个体分析,最后,再布置一下毕业模拟考试的事儿。”

  段甫见郭子良不做声,就问:“你怎么了?”

  郭子良就讲了昨晚的事。段甫听了后,怔怔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子良,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你要是不相信,今天晚上就跟我到宿舍去看看吧!”

  “我天天晚上都到宿舍查看,从来都没看见过什么油灯!”

  郭子良彻底懵了。

  10

  离毕业只有两天了。

  郭子良为了放松一下学生们的心情,决定搞一次集体游戏。

  黄菲不太同意,她劝郭子良:“你这是在给自己添麻烦,万一出什么意外怎么办?如果这两天班级不出事,期末总评,模范班主任一定是你的。”

  但是郭子良还是坚持:“游戏限定一个范围,不许出校园,再找几个科任老师帮助,不会出问题的。”

  按照军事游戏的玩法,郭子良把51名学生分成两队,编成对阵的双方。每队选出一名指挥官,一名参谋,两名侦察员,一名旗手。其余的为士兵,这些士兵也编成两个小分队,一队是防守——护旗,保卫自己的旗不被敌军夺走,如果旗被敌军夺走,就算输了;另一队进攻——夺旗,如果把敌军的旗夺过来,就算赢了。各小分队有正副队长各一名。九点以前必须结束战斗。

  末了,郭子良又点拨了几句:“我们学过《曹刿论战》,你们研究一下长勺之战为什么能够以少胜多,把曹刿的军事思想运用进去,也许能帮助你们获胜。”

  科任老师李全宝、徐庆义参加了活动。他俩负责看管校门,不让学生跑出去。

  刚黑天,游戏就开始了。

  郭子良在校墙周围转悠,防止学生玩高兴了,跳出墙去。

  他走到树林边的时候,风渐渐大起来。他忽然有些紧张,似乎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就在这时候,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是哪个小分队正经过这里吗?他赶紧停下来,靠在一棵树旁,咳了一声。

  两个黑影径直朝他走过来,在十米之外停下,立正,用半通不通的文言文说:“报告长官,齐军败绩,辙乱旗靡,追也不追?”

  郭子良朝前移了移身子,想看清是哪个学生,却怎么也看不清。他们好像都穿着白衣服。

  四周的脚步声都在朝他这里聚拢,越来越多,这些同样穿白衣服的黑影远远地围着他,振臂喊叫:“齐师败绩,齐师败绩,长官,追也不追?”

  他哆哆嗦嗦地用手指了指校墙外,说:“可,可矣,击鼓!”

  听到命令,那些黑影一下就不见了。

  郭子良跌跌撞撞走回教室,教室里空无一人。

  他坐下来,平静了一下,怀疑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

  九点钟的时候,学校的钟声响了,学生们三三两两地回来了,他们都玩得很高兴,兴奋地议论着。

  郭子良很疲惫,不想当晚总结,只是让各小队清点人数报上来。

  一小队一个不少,二小队却出了问题——少了一名!

  点名一查,缺的是戴离离。

  郭子良的心“咯噔”一下。

  他叫来李放,问:“你们是一个小队的,你应该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啊!”

  李放也很着急,他说:“开始,我们一直在一起,游戏快结束的时候,我们碰到一队奇怪的人,他们好像也在玩军事游戏,都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帽子,就像医生的装扮一样,而且都用文言文说话,他们把我们冲散了。那以后,就再也没见到戴离离。”

  郭子良马上把学生分成几个小组,四处搜寻戴离离,并嘱咐他们,千万不要拆帮!

  众人找了半宿,终于在学校大墙外找到了戴离离,她正蹲在地上哭。

  郭子良跑上去,抓住她,急切地问道:“戴离离,你怎么了?”

  “他们说带我回家,走着走着,却把我抛弃了……”

  11

  第二天早上,郭子良正要去上课,看到有个人骑着摩托车急匆匆赶来。他一眼认出,是那个给他们照毕业相的师傅。

  “你怎么一直不来取照片啊?”摄影师停下摩托车,对他说。他没有熄火。

  “哦,对不起,我把这事儿给忘了。”

  “给!”摄影师说完,把一袋照片递给他。

  “谢谢,谢谢啊。”

  那个摄影师没有说什么,骑着摩托车就走了。

  郭子良把照片抽出来,看了一眼,脊梁骨一冷——照片上,只有他一人笑眯眯地坐在那里,旁边都是凳子!

  傍晚,郭子良慢悠悠地靠近了学校大门。

  他要逃走。

  四周不见一个人,空寂得可怕。

  猩红色的月亮细细弯弯,挂在最遥远的天边,好像一只眯着的独眼。几颗星星对它敬而远之。一群黑色的蝙蝠,它们在低空中“扑啦啦”地飞。

  就在郭子良蹑手蹑脚地来到铁栅栏旁边时,学生宿舍隐隐传来了哭喊声。教师的责任感一下就拴住了他,他什么都没想,转过身朝那里冲过去。

  使劲撞开初三(1)班寝室的门,郭子良的头发一下就竖起来了——他看到一片火海,全班51名学生,还有除了他之外的所有教师,都在火海中舞蹈。他们哭着、喊着、挣扎着,那声音恐惧、绝望、愤怒、惨烈,令人撕心裂肺,就连死神听了也要颤抖!很快,他们就被烧得筋短毛焦,一个个躺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挣扎着……

  12

  郭子良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还躺在医院里。

  4月12日,他在火灾中被烧成“植物人”,昏厥了188天。

  那天,新屯市八中全体师生在市里礼堂开大会,会后上映一部青少年教育片。

  郭子良和黄菲是初三(1)班的正副班主任,自然与学生们坐在一起。他们是一对相恋已久的情侣,准备送走这届学生就结婚。

  电影开演不久,郭子良接到一个电话,是表弟打来的,他说找郭子良有急事,正等在礼堂外面。这个电话救了郭子良一条命。

  当他和表弟见了面返回礼堂时,里面已经冒出了滚滚浓烟!一千多名师生,只有两个出口逃命,大家拼命往外挤,你踩我踏……

  消防队到了,展开了一场生与死的争夺战。

  闻讯赶来的学生家长,有的在火场周围打滚哭喊,有的往火里跳。

  救护人员的呼喊声,遇难家属撕心裂肺的号叫声——交汇在一起,惊天地泣鬼神。整个新屯八中哭声震天。

  郭子良急得说不出话,只是围着火场狂跑。终于,他趁别人不注意,冲了进去……

  大火着了一天一夜才被完全扑灭。

  在清点人数的时候,新屯八中遇难师生共计322人!

  郭子良的51名学生,除了戴离离,其他人全部遇难。戴离离逃出之后就被抬上了急救车,她被严重烧伤,已经不像人了。(三天后,她还是被死神夺走了……)

  郭子良被救出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他的意识一直游荡在一个梦魇般的世界中,这个梦竟然如此清晰,如此完整!你相信它是个梦吗?

  出院之后,郭子良去了一趟北郊。

  那里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刻着:新屯市第八中学“4·12”火灾殉难师生纪念碑。在碑头题记几个大字的下面,刻着所有遇难师生的姓名。

  碑的背面,记录了这次灾难的全过程。

  这块纪念碑将成为新屯市这次惨痛的历史教训之见证。

  它的后面,是一个巨大的水泥墓丘,合葬着所有遇难师生的骨灰,四周长着几棵大松树。郭子良不禁想起梦中三里河中学门前那几棵大松树。

  不远处,是一个老坟场,名叫“三里河墓地”。

  郭子良走过去,找到一个被荒草埋没的矮小墓碑,上面的字迹依稀可辨:侯淑芝之墓。

  郭子良弯下腰,轻轻把坟上的草拔光了。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