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幽灵船 [2007-2-22]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作者:周德东


  1 度 假

  最初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不祥的迹象。

  晴空万里,烟波浩渺,三个人划着船在水面上缓缓前行,不停地说着笑话。

  四周,芦苇荡纵横交错,一望无际。天地间一片宁静,偶尔有一只大雁从芦苇荡深处“哗啦啦”飞起来,冲上蓝盈盈的天空,蝴蝴就兴奋地大叫:“鸟!那边有鸟!”

  申三江一边摇橹一边笑着说:“这里野生的鸟类太多了,我随口就能说出几十种。”

  这个水乡泽国是申三江的老家。不过,读小学的时候,他就随父母迁进了城市,算起来,他已经十三年没有回到过这里了。

  现在,申三江在电视台工作,搞剪辑。在单位里,他和蝴蝴、张郊关系最好,经常在他们面前夸耀自己的故乡。每一次夸耀,都是他追忆的过程,脸上充满了思恋。终于,在2005年夏末秋初,蝴蝴和张郊请了假,离开钢筋水泥的城市,跟申三江一起到老家来玩了。

  在这个村子里,申三江还有一些老亲戚,他毫不费力地在舅舅家借到了一条船。他舅舅家有一个痴呆儿子,叫万历,他呆呆傻傻地望着这陌生的三个人,眼珠像两只毫无表情的玻璃球。

  三个人打算在芦苇荡里漂泊一整天,好好享受一下这天这水。

  张郊一直四仰八叉地躺在船头。

  他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不像申三江和蝴蝴那么细腻。这迷人的风光似乎并不怎么吸引他,也许,他只想着怎样逮一只珍禽吃掉。

  芦苇已经长得比人还高,远远望去,它们呈青绿色,上面是毛茸茸的芦花,一片洁白。风吹过,它们像波浪一样起伏。芦苇荡切割出大大小小的河道,简直像迷宫一样。水很清,浅的地方可以看见水下污泥中的水草。有的地方生着茂盛的香蒲。

  申三江望着碧绿的水,一边摇橹一边讲述他的童年,怎么摸鸟蛋,怎么用月牙镰刀割芦苇,怎么捉泥鳅……

  细心的蝴蝴问申三江:“一会儿,我们还能找到回家的方向吗?”

  申三江说:“我闭着眼睛都不会转向。”

  “那我就放心了。”蝴蝴说。








  2 漂 流 瓶

  最早出现的不祥之兆是个漂流瓶。

  蝴蝴眼尖,她第一个看到了它,大声喊:“三江,你看那是什么?”

  申三江朝远处望去,水面上有一个黑点,静静地漂浮着。

  “可能是一截树枝吧。”申三江说。

  对什么都不好奇的张郊也慢慢坐起来,说:“划过去看看。”

  船终于接近了那个东西。

  “漂流瓶!”蝴蝴喊道。

  申三江停止了摇橹,伸手一捞,把它捞上来。蝴蝴把它拿过来,打开密封的瓶塞儿,夹出一张纸条,高兴地说:“一定是哪个女孩的求偶信!我先看看!”

  申三江说:“最好有电话号码。”

  张郊说:“如果真是一个女孩,归我。”

  申三江说:“为什么?”

  张郊说:“在这里,你是东,我是客。再说,你有……”说到这里,他坏坏地看了看蝴蝴。

  蝴蝴已经打开了那个纸条,她直直地盯着那上面的字,神色变得很不正常。

  张郊把纸条拿过来看了看,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

  我掉进水里了!陪陪我!

  ——1993年9月9日

  张郊的脸色也不好看了。

  申三江不解地问:“到底怎么了?”

  张郊把那张纸条递给了他。

  他看了看,皱起了眉头,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终于,他低声说:“也许是哪个小孩恶作剧……”

  蝴蝴突然说:“我们快点回去吧,我觉得这片芦苇荡里有一股冤魂之气!”

  申三江说:“刚出来怎么能回去呢,有我在,你们就放心吧。”

  申三江是个挺仗义的人,什么事都喜欢大包大揽。

  蝴蝴看了看张郊。张郊又躺在了船头,闭着眼睛说:“我这个人随波逐流,你们想怎样就怎样。”

  于是,船继续朝芦苇荡深处划去了。







  3 水 草

  申三江和万历是表兄弟。

  申三江的父亲姓申,母亲姓万。他俩同岁,不过,万历比申三江大三个月。

  小时候,万历聪慧过人,在学校每次考试都在前三名之列,深受老师喜欢。那时候,申三江和他同班,成绩很差,每次父母给他带了好吃的,他就贿赂表哥一半,为了考试时得到一点“照顾”。但是,他们的座位离得比较远,无法抄袭。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两个人就设计了一套手语,双方演示无数遍,终于达到了滚瓜烂熟的程度——只要万历伸手一比画,申三江就知道他说的是第几道题,答案是什么。

  在申三江家搬走的那年秋天,这两个表兄弟一起划船去摸鸟蛋,摸了一大堆。正巧同村村民黄鹞子在附近割芦苇,他对两个孩子大声喊道:“要下雨啦,你们赶快回家吧!”

  他们就朝回划了。

  很快就刮起了大风,两只黄爪隼在大风中飞翔,船被大风吹得左摇右晃。万历奋力地撑篙,听见“扑通”一声,回头一看,申三江不知怎么掉进了水里。平时,申三江贪玩,经常到池塘里玩水,他的水性很好。而万历专注于功课,水性远远不如他。

  申三江落水之后,一下就沉了底。他奋力往上游,猛然发现有什么东西紧紧抓住了他的一只脚脖子,那一瞬间,巨大的惊恐像电一样迅猛地贯穿了他的全身,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四肢本能地乱抓乱挠起来……

  起初,看到申三江跌进了水里,万历并不怎么在意。他心里清楚,申三江在水里的能耐像鱼一样。

  过了半天,申三江还没有浮上来,水面上冒出一串串气泡。他感觉不对劲了,终于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他沉到水底,睁眼寻找申三江。水里泛起了泥沙,十分混浊。他隐约看见了一张恐怖的脸:申三江两只充血的眼睛朝外鼓着,嘴死死地闭着,脸憋成了茄紫色,双手像恶鬼一样朝他抓挠着,好像要吃了他。

  他吓蒙了。这时候,他已经吞了几口水,全身的肌肉都缩紧了,大脑里只剩下一缕意识,赶快浮出水面换气喊人。

  他刚刚朝上游去,一只脚脖子已经被申三江抓住了。那绝不是一只人的手,而是一把冰冷的铁钳!万历用尽全身力气奋力朝上游,却根本挣不脱那只手。

  不过,那水差不多就是两个人那么深,万历使劲一蹿,脑袋就露出了水面,他晕头转向地看见那条船已经被风刮远了。他大喊一声:“救命!”接着就被水下那只手拽了下去……

  黄鹞子是他们的贵人,他把两个小孩救了。

  当时,万历和申三江都处于昏厥状态。家里人闻讯后,立即冲到了现场。

  黄鹞子说,申三江的脚脖子被水草缠住了。那是一株要命的水草。而申三江又死死抓住了万历的脚脖子。

  万历首先苏醒过来。

  他母亲扑上去,叫了一声:“儿子!”就泣不成声了。她只有这一个儿子。

  万历木呆呆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四周的人,好像无比陌生。

  看到万历醒了,申三江的母亲哭得更加厉害。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申三江也悠悠醒转。他艰难地转了转头,微弱地叫了一声:“妈……”

  从那以后,万历就像丢了魂儿,不认识任何人,不记得任何事,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半个月之后,申三江家就搬走了。

  父母带着万历到城里治了几次病,都不见好转。他一天到晚除了吃和睡,平时就一个人坐在屋顶上,望着那无边无际的芦苇荡,机械地做着各种手势。没有一个人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4 蒸 发

  这片沼泽湿地,大约有一百平方公里,由于太偏远,还没有得到很好地开发和利用。这里人烟稀少,有很多珍奇动物在此繁衍生息。

  现在,三个人已经看不到旷野上的村落了,大地上那金黄的麦子,青绿的包米,还有那一道道防沙的杨树林,都在他们的视野里消失了,只剩下无边的碧水和神秘的芦苇荡。

  这时大约是下午三四点钟,阳光静静地照在水面上,泛着粼粼的光亮。

  三个人的兴致一点点回升了,申三江停下船,开始撒网打鱼。张郊和蝴蝴坐在一旁,好奇地看。

  很快,申三江就打上来几条欢蹦乱跳的鲫鱼,还有一只青壳白肚的大青蟹。

  三个人把船摇至附近的一块水中小洲,折些枯柴,把鱼烤了,一边吃一边喝酒。

  他们的早饭,是在申三江舅舅家吃的,野鸭炖萝卜。当时,蝴蝴只顾看窗外的农家小院了,没吃多少。那是个很大的院子,种着向日葵、蔬菜、果树,还有一口水井,一条四眼狗。那个万历坐在地窖上,望着远处的坑塘和芦苇,依然打着奇怪的手势……

  三个人正在野餐,乌云从西北方向露头了,黑压压的,好像一群巨大的怪物,从天水之际静谧地爬上来。

  蝴蝴朝远处望了望,说:“天好像要阴了。”

  申三江醉醺醺地说:“没事儿,那云彩飘过来还早呢。”

  蝴蝴似乎有点害怕,上了船之后,她坚持要回去。

  张郊就说:“要不,咱就回去吧,明天再出来。”

  申三江说:“我说过,我闭着眼睛都不会转向。”

  他喝多了。实际上,大家说的不是转不转向的问题,而是风大浪急,容易翻船。

  在蝴蝴的坚持下,最后,申三江只好朝回划了。

  划着划着,风果然越来越大,船开始剧烈地摇晃。不过,他们正好顺风,风推着船前进,省了不少力。

  蝴蝴坐在船的正中间,吓得双手紧紧抓住船帮,不停地叫着。

  申三江一边摇橹一边嘿嘿嘿地笑。

  天色越来越暗。

  张郊突然喊道:“后面有条船!”

  申三江扭头朝后看了看,大约一百米之外的黑压压的波浪中,果然有一条船,它有一个拱形的舱,用帘子挡着,并不见有人撑船。这条无主的船好像刚刚从芦苇荡里冒出来,在波浪上随波逐流地漂着。

  申三江说:“船上好像没有人!咱们把它弄回家吧?”

  蝴蝴说:“别贪小便宜。”

  申三江不再坚持,加快了摇橹。

  又走出了一段水路,天色越来越黑。蝴蝴不放心地又朝后望了望,低声说:“它还在后面!”

  申三江和张郊都回头看去——这次,那条诡秘的无主船竟然离他们更近了。它静静跟在后面,舱上的帘子被风吹得偶尔撩起一角,里面黑糊糊的。

  蝴蝴说:“它好像在追赶我们……”

  申三江说:“顺风,它当然一直朝前漂。”

  蝴蝴说:“可是,它比我们快!”

  申三江说:“那是因为它是一条空船。”

  然后,他又对张郊说:“我把船靠近它,你上去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人。”

  蝴蝴马上阻止道:“你们不要没事找事!”

  “有我在,能有什么事呢?”申三江说着,又把头扭向张郊:“你敢不敢啊?”

  “你太小瞧我啦!”张郊说。

  申三江就把船调了个头,用力朝那条船划去。两条船靠在一起之后,张郊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步跨了上去。

  蝴蝴说:“你小心点!”

  张郊刚刚上了那条船,强劲的大风就把两条船吹散了,张郊一个人留在了那条船上。他朝申三江和蝴蝴望了一眼,然后,转过身,小心地掀开了那个帘子,朝里看了看,大声说:“确实没有人!”

  说完,他抓起船桨,高兴地说:“走吧,我把它划回去,送给你舅舅!”

  蝴蝴说:“三江,你再把船靠过去,我坐他那条船。”

  申三江愣了愣。尽管他一直追求蝴蝴,但是他知道蝴蝴心里并没有他,她一心暗暗喜欢着张郊。不知道是张郊没有感觉出来还是不喜欢她,反正他对蝴蝴总是嬉皮笑脸的,没一点默契,还经常开玩笑把她和申三江往一起撮合。

  他想了想说:“好吧,不过你要小心,张郊不太会划船。”

  接着,他又一次奋力把船划到那条无主船跟前,然后放下橹,扶着蝴蝴换船。

  蝴蝴不会游泳,有点晕水,她战战兢兢地试了几次才跨过去。

  申三江把船划开,大声说:“我划慢点,你们要跟紧我!”

  张郊一边笨手笨脚地划船一边说:“你就放心吧!”

  风越来越大了,发出低低的吼声,好像要把这个世界吃掉。

  申三江划着划着,发现风向变了,顺风变成了逆风。他回头看了一眼,大吃一惊:黑压压的水面上,根本看不到那条船了!

  他赶紧回头朝后划,划了很远也没看到那条船的踪影,脸色不由渐渐阴郁起来,大声喊道:“蝴蝴——张郊——蝴蝴——”

  只有呼呼的风声和哗哗的水声,没有他们的回答。

  申三江有点被吓傻了,想了半天,他决定马上返回舅舅家。

  顺风之后,他的速度变得非常快。

  坑塘遍布,河汊纵横。四周的芦苇越来越多,高大的芦苇阴森森的,密不透风,它们像波浪一样起伏着。

  申三江感到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陌生了,他的船钻进了芦苇荡中间的一个狭窄的河汊,这时候他意识到自己迷路了。

  他马上朝外划。这地方水浅,下面是沼泽淤泥,船很容易搁浅。

  天已经黑下来,无边无际的黑暗渐渐吞没了申三江的心。他像一只无头苍蝇,在密集的芦苇荡里乱撞,终于把船划到了开阔的水面上。

  风突然停了。

  水面变得很平静,那一道道的芦苇荡在黑夜里静静竖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无声无息地窥视着他。天水之间,一片死寂,只有他摇橹的声音:“哗,哗,哗……”

  他又大声喊起来:“张郊——蝴蝴——张郊——”

  漆黑的水面上没有一点回应。他感到凶多吉少了。

  他很冷。他加快摇橹速度,想增加点身体的热量。

  突然,他看见那条莫名其妙的船像噩梦一般出现了!它静静地漂泊在不远处的水面上,船舱上的帘子依然挡着。

  他胆战心惊地把船靠近它,喊了几声,船上根本没有人。

  张郊和蝴蝴不见了!







  5 幽 灵 船

  申三江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村里都已经睡了,一片漆黑。

  他大步流星地走到舅舅家大门口,刚要进去,突然站住了。

  他在黑暗的夜色中,看见一双亮闪闪的眼睛。

  是万历。

  他直挺挺地坐在大门外,两只手依然在比画。那是他们表兄弟小时候定下的手语暗号,一直使用了好几年,两个人都太熟练了,不同的手形代表不同的拼音字母,拼出一个字之后,五指捏拢为间隔。小时候,他们不仅是在学校考试时使用这种暗号,在家里大人跟前,商量干什么大人不准许的事,同样使用。

  申三江试探着说了一句:“表哥,你还不睡?”

  万历木木地望着黑暗的远方,似乎没听见,一双干枯的手依然在一下下比画着,那样子十分人。远方是芦苇荡。

  院子里的狗“嗷”的一声冲出来。

  申三江本能地跳到了万历的身后,双手抓住了他的肩。万历摇晃了一下,马上端正了坐姿,继续比画。

  那条黑狗围着万历转来转去,盯着申三江,狂叫不已。

  申三江的舅舅很快跑了出来,把狗赶开了。他看了万历一眼,喝道:“你怎么跑出来了?快回去睡觉!”

  申三江的舅母已经去世,只剩下舅舅和万历这个傻子一起生活。万历好像很害怕父亲,他马上起身回屋了。

  舅舅打量着申三江苍白的脸,警觉地问:“那两个呢?”

  “他们……不见了!”

  “怎么回事?”

  申三江就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舅舅听了,蹲在大门口的台阶上开始抽旱烟,一言不发。

  “怎么办啊?”申三江毫无主见地问。

  “他们恐怕永远也回不来了。”

  “你怎么知道?”

  舅舅叹口气,讲起来。

  十多年前,村里有一对夫妻,到芦苇荡里捕鱼。那天他们收获很大,天黑之后才收网回家。

  划着划着,突然看见水面上出现了一条船,它好像有一个拱形的舱,挡着轻飘飘的帘子,孤独地在水面上漂浮着。

  他们靠近了它。

  在确定它真的没有主人之后,夫妻俩决定把它弄回家。

  丈夫划自家的船在前,妻子划那条船在后。走着走着起风了,丈夫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条船不见了!

  他大惊失色,在附近水面上寻找了很长时间,终于没见到那条船的影子。他的嗓子都喊哑了,依然不见妻子的回音。

  他绝望了,就在这时候,他发现那条船又突兀地在背后的水面上冒出来,依然摇摇晃晃地漂着,可是他妻子已经不见了……

  他风风火火地回到村里,叫来了村里人,十几条船在一望无际的芦苇荡里搜寻,结果一无所获。

  大家接连寻找了好多天,一直不见那条船,那个妻子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又过了几年,有两个外地人划着船深入这片芦苇荡,打算猎捕天鹅。

  那天晚上,天上有很大的月亮,星光明明暗暗,水面上亮晃晃地铺着一层银箔。那条恐怖的无主船又在芦苇荡里出现了。

  两个外地人像那对夫妻一样想占有它,于是其中一个人跨了上去。走着走着,那条船又一次莫名其妙地失踪……

  村里人都把它称为“幽灵船”。

  前不久,村里有个小伙子声称,他打鱼晚归,在水面上又见到了那条“幽灵船”,船篷依然挡着帘子,他知道那个船舱内像这片坑塘一样深不可测,不敢靠近它,急忙逃开了……

  申三江张大了嘴巴。

  这条恐怖的“幽灵船”在这一带的芦苇荡中神出鬼没,孤独地漂泊很多年了!

  “我得找到他们。”申三江说。

  舅舅想了想,说:“即使他们还活着,现在黑灯瞎火,我们也不可能找得到。一会儿天就亮了,我借一艘机动船再找吧。”

  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舅舅就把申三江叫醒了。这时候,邻家男人已经把机动船发动着了。

  那个男人开船,申三江和舅舅站在船头观望,“突突突突突”地开进了芦苇荡。

  太阳一点点升高了,水面上铺着细碎的金光,湿漉漉的空气无比新鲜。有两只白鹭在水中的一块陆地上交颈而歌。

  申三江没有心情欣赏这些景致,他心急如焚,双眼一直在水面上远远近近地巡视。

  不见那条鬼船的影子,不知它潜进了水的深处,还是藏进了密麻麻的芦苇荡中。

  更不见张郊和蝴蝴的影子。

  申三江心里越来越焦躁。他带两个同事回老家玩,回去却成了一个人,他不知道这该怎么向领导交代,怎么向他们的父母交代。那是两个大活人啊,怎么说消失就消失了呢……

  机动船在芦苇荡里巡弋了一个上午,遇到了几条打鱼的小船,跟船家打听,都说没看见他们。

  那个驾船的男人眼睛红红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似乎没睡好。他问:“还找吗?”

  舅舅探询地看了看申三江,申三江说:“再看看。”

  船又朝前开了很远。舅舅指了指那个驾船的男人,小声说:“他家瘦瘦前天受了惊吓,天天夜里哭闹,昨晚上他一夜没睡……”

  昨天申三江刚一来就见过了那个孩子,女孩,大约五岁左右。

  听说,有一天她拿着父亲的墨镜玩,偶尔戴在眼睛上,她影影绰绰看到了一张巨大的脸,近近地贴在她眼前,一双比牛还大的眼睛,四周是粗壮的毛……那其实是她自己的眼睛,正巧光线合适,角度合适,从镜片上反映出来。小女孩一下就摘下墨镜扔了出去,号啕大哭。她被吓着了。

  申三江知道舅舅的意思,他万念俱灰地说:“回吧。”

  机动船立即掉了头,朝回开了。

  申三江无意中把手伸进口袋里,抖了一下。

  他摸到了那张纸条,漂流瓶里的那张纸条。有个秘密他没有告诉张郊和蝴蝴:那纸条上的日期——1993年9月9日,正是他那一年落水的日子。

  这个巧合让人毛骨悚然。





  6 手 语

  夜深了。

  申三江没有睡。

  窗外很宁静,风吹果树“啪啦啦”响。

  过了午夜之后,申三江坐起来,走出了屋。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划船再去芦苇荡,寻找那条“幽灵船”。

  他知道,白天肯定看不到它,它只有在黑夜出现。他非要跨上去,看看那个船舱里到底有什么。他非要亲身试一试,那条恐怖的无主船到底能把他弄到什么古怪的世界里。

  他发誓要把两个同伴找回来。

  村道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像在呼喊什么。

  他刚刚走出大门,就看见村头有个人影儿,她在一声声地叫着:“瘦瘦,你回来吧……瘦瘦,你跟妈妈回家吧……”那声音在漆黑的夜里显得孤独、凄凉、骇人。

  是瘦瘦的母亲,她在十字路口给瘦瘦叫魂儿。

  申三江脊梁骨发冷,赶紧回身,却看见了那双亮闪闪的眼睛。

  是呆傻的表哥万历。

  他端坐在墙根下,背靠着墙,朝着黑暗的远方做着古怪的手势。听舅舅说,万历自从呆傻之后,总是深更半夜跑出来,在黑夜中一个人比比画画。

  申三江忽然觉得表哥很可怜。

  他曾经是一个极其聪明伶俐的孩子,如果不是那一年落水受了刺激,成了傻子,他一定能考上大学,离开这个偏僻的乡村,到外面的世界去做大事。

  那次,表哥完全是为了救他才跳下水的。当时,如果他不抓住表哥死死不放手,他也不会被吓成这个样子。不过,那一刻任何人的理智都支配不了自己,完全是本能的反应,何况他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这次申三江回来,舅舅说起万历,流下了老泪。舅舅年纪大了,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年了,他惟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呆傻儿子……

  舅舅说:“他最爱吃西红柿炒鸡蛋。我想,在我死之前,会留给他一点钱,分成两堆,告诉他,这堆买西红柿,那堆买鸡蛋……”

  听到这里,申三江的眼睛湿了,说:“舅舅,你放心吧,以后我们会照顾他的。”

  申三江在表哥跟前蹲下来,打着了打火机,微弱的火苗照亮了万历那张苍白的脸和两只苍白的手。那双手在迅速变化着,显得十分灵敏。申三江紧紧盯住这双手,大脑在追忆着两个人小时的手语含义。

  万历的视线越过申三江的肩,木呆呆地望着远方,望着黑夜深处。

  那个母亲的叫魂声断断续续地传来:“瘦瘦,你回来吧……你跟妈妈回家吧……”

  申三江辨认出来了,表哥的手语的第一个字是“nǐ”!

  第二个字是“bǎ”。

  第三个字是“wǒ”。

  第四个字是“de”。

  第五个字的手势太快了,申三江没有看清楚。

  第六个字是“huán”。

  第七个字是“gěi”。

  第八个字是“wǒ”。

  这句话是——你把我的什么还给我!申三江的心猛地缩在了一起。

  接着,万历的手语又从头开始了,还是这句话。十三年来,他翻来覆去一直在说着这句话!

  第三遍的时候,申三江终于辨认出,第五个字是“魂儿”!——你把我的魂儿还给我!

  打火机突然灭了,万历的脸又隐藏在昏暗的夜色中,只见他两只眼睛在亮亮地闪烁,两只手继续一下下地比画着。

  申三江魂飞魄散。






  7 追 踪

  舅舅家的船就泊在水边,申三江划着它,在黑暗的坑塘中前行,一点点深入了芦苇荡。

  他一直在回想黑暗中表哥那双不停翻动的手。

  一个恐怖的灵感突然在他大脑中迸发出来,这个灵感令他不寒而栗——表哥的魂儿吓丢了,离开了表哥的躯体,留在了那水草摇曳的水底!太阳沉浮,水明水暗,一年又一年,他孤独,冷清,痛苦,希望有人来说说话。可是,周围永远是无穷无尽的水……

  灵魂出窍,那不是死了吗?申三江越想越恐怖!这十多年来,表哥一直是行尸走肉!……

  四周的水透着一种阴森鬼气,而那黑压压的芦苇就好像莫名其妙的毛发。

  申三江在芦苇荡中越走越深。他有了一种预感,今夜,他可能回不去了。万历的魂儿是一缕阴影,在水底暗暗地游动,紧紧追随着他……

  远处,突然出现一点微小的火光,在漆黑的水面漂浮。不知道是谁放的灯。

  他记得到了端午节,村里人都在河里放灯——纸船,上面放一截蜡烛,点着,放进水里,让它顺水漂流……

  可是,现在并不是端午节,怎么有人放灯?

  那灯光弱弱的,闪闪烁烁,飘飘摆摆,在漆黑的夜幕里显得极其恐怖,像鬼火。

  他数了数,共四盏。

  他忽然想到了被幽灵船吞噬的张郊、蝴蝴、盗猎者和那个妻子也是四个。

  起风了,那些漂在水上的灯火离他越来越远,无论他怎么追都追不上。风越刮越大,掀起大浪,船也剧烈摇晃起来。那些灯火在大风中消失了,可能是被大风刮灭了,或者被水淹没了。

  接着,他就看见了黑暗中出现了一个黑影,它静静漂泊在远处的水面上。

  是那条幽灵船,它出现了!

  申三江的全身都好像被掏空了一样,他隐约感觉到,这个地方正是他和表哥当年落水的地方。他咬了咬牙,朝幽灵船靠近过去。

  他的脑海里假想着他登上幽灵船之后将看到什么。

  也许,他掀开那个帘子,会看到张郊、蝴蝴、盗猎者还有那个妻子,他们四个人正围着什么东西好奇地看。船舱里点着一根蜡烛,昏暗的烛火在一闪一闪地跳动。申三江的出现,他们并没有太在意,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低头朝下看。申三江小心地走过去,也探头朝下看了一下,大吃一惊——原来船是无底的!下面就是黑糊糊的水!

  风更大了,那条幽灵船顺风朝远处漂移,越来越模糊。

  申三江加快了摇桨速度,终于接近了它。他没有冒失地跨上去,而是一边跟着它一边严密地审视它。

  这是一条老船,很普通,当年,申三江和表哥落水那一次驾的船,和这条船十分相似。

  船舱的帘子还在挡着,里面没有一点声息。只有风声。

  申三江想起了张郊和蝴蝴,顿时生出满腔的仇恨,他把船靠上去,用缆绳固定在一起,一步就跨了上去。

  大风把他吹得摇摇晃晃。他在船舱的帘子前站了一会儿,横下一条心,猛地把它掀开了。

  里面漆黑。

  他竖耳听了听,又使劲看了看——里面好像什么都没有。

  他的胆子大了些,朝前试探着踩了踩,没问题,于是他就钻了进去。

  他的脊梁骨感觉到了一阵冷风,他敏感地回头看了一眼,竟然有个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那张脸无比苍白!

  看来,那个漂流瓶,这条恐怖的“幽灵船”,都跟他有关!也许,他一直口含芦苇藏在船下的水中……

  “你!……”申三江惊恐地说出了一个字。

  万历在黑暗中木木地盯着他,缓缓伸出手来,又开始打手语了。船舱里太暗了,申三江怎么都看不清他用手语在说什么。

  万历的双手越动越快。

  申三江终于颤抖着说:“表哥,你到底要说什么,直接说出来不行吗?”

  万历的手语一下就变慢了,终于停下来,然后转过身,掀开那个帘子,慢慢走出去,那帘子又挡上了。

  申三江追出船舱,发现万历已经不见了。他望着黑暗的水面,呆住了。就在这时候,他感到脚下的船猛地倾斜了,然后他“扑通”一声栽进了水里。

  他的四肢奋力抓挠,想浮出水面。可是,有一只铁钳一样的大手死死抓住了他的脚脖子,不可抗拒地将他拖向水底……

  申三江的大脑一片空白,十三年前那惊恐的一幕又重现了。





  8 交 换

  申三江没有死。

  他被舅舅救了。他离开家之后,舅舅发现他一个人划船进了芦苇荡,立即叫起了瘦瘦她爸,两个人划一条船跟着他。

  他担心外甥再出什么事。

  起风之后,他看到申三江的船好像接近了一条船,可是,等他们靠近之后,却发现两条船上没有一个人。

  接着,舅舅察觉到水下似乎有声音,还有气泡冒上来,无疑有人落水了。

  于是,他和瘦瘦的父亲一起跳进水里救人。他们竟然救上了两个人,一个是申三江,一个是万历。

  他们被捞上来之后,都昏厥了。经过简易抢救,他们像儿时那次落水一样,一先一后苏醒过来。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舅舅紧紧握着万历的手,又喜又气。他没指望儿子回答,因为儿子多少年来从没有说过一句话。

  没想到,这一次,万历却说话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舅舅一下就傻了:“你,你,你明白了?”

  万历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身边的申三江,清清楚楚地说:“怎么,过去我一直糊涂着?”

  舅舅高兴得一下跳起来:“三江,三江,万历好了!”

  申三江呆呆地问:“三江?谁叫三江?”

  不久,村里又有人称,看到那条幽灵船出现了,它漂泊在黑糊糊的水面上,只有一个拱形的船舱,挡着帘子……

  这次,不知道是不是造谣。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