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盗版者 [2007-2-21]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胡北是个书商,专门做盗版书。

  这种人侵害国家利益,侵害作者利益,侵害读者利益,该死。但是,他做盗版书的速度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下第一场雪的日子,出版社的编辑开始市场调查,终于确定了一个选题,报上去,出版社开了三个会,通过。

  组稿。送审。一审二审连三审。(二审是个老头子,要退休还没到日子,身体不好,有脑溢血、心脏病、风湿病、肝硬化、胃溃疡、骨质增生、贫血、疝气加脚气,他正在家修养,稿子在他那里放了两个半月)……

  最后,稿子通过,录入,出片,印刷,书问世……第二年的第一场雪又下来了,飘飘洒洒,不慌不忙,很多孩子在打雪仗。

  胡北做盗版书,废寝忘食,最快一次前后只用了几天时间。

  他有一家印刷厂,什么手续都没有,属于地下印刷厂,藏匿在一幢大楼的地下室。一台轮转机,终日“轰隆隆”在歌 唱。四个工人,基本都是他的远房亲戚。其中有他的小舅子。平时胡北不在,就是小舅子负责。

  胡北个头不高,有着一双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好像抹了太多的润滑油,十分机敏。他的脸色有点苍白,那也许是他经 常奔忙在地下,缺少阳光照射的缘故。

  有一天,胡北到火车站发书,累得一身臭汗。回到家,天都黑了。他到卫生间去洗澡,却发现没热水。他走进卧室, 看见老婆躺在黑暗中,就说:“你怎么没给我烧水?”

  老婆猛地翻过身,说:“哟,我给忘了……”

  平时,胡北每次发书回来都要洗澡的。他对老婆有些不满意,“啪”地把门关上,摸黑脱了衣服,躺下来,叹口气说:“那我就不洗了。”

  老婆没再说什么,她似乎睡意正浓。

  这个黑夜很宁静,只有墙上的表走动的声音:“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平时,胡北倒头就睡,今天,他迷糊了很久,还是没睡着……

  他终于意识到,他失眠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似乎,好像,也许,可能有问题。他努力在想,有什么问题……

  想着想着,他的脑袋“嗡”地响了一下:十年了,肥胖的老婆每天夜里都打呼噜,那呼噜声已经成了他的催眠曲,而今夜她却无声无息,极其安静,像死了一样。

  她怎么了?

  胡北回想刚才老婆说话,忽然又觉得有点不像老婆的声音!

  难道身边躺的不是老婆?

  产生这种猜疑是需要灵感的。

  胡北警觉地打开灯,朝老婆看去。

  老婆一下被灯光刺醒了,她眯着眼对胡北说:“你干什么呀?”

  胡北不说话,他反复打量着老婆的脸。

  没错,那是老婆的脸。小眼睛,厚嘴唇,鼻头有点圆。额角有一个小小的伤痕,那是从小留的疤。她眼角那细微的鱼尾纹都跟过去一模一样。

  “你怎么不打呼噜了?”

  “我怎么知道?快睡吧。”

  胡北就把灯关掉了。

  刚才,房子里的灯亮着,外面是黑的。现在,房间里黑了,外面就亮起来。

  这时候已经是午夜了吧,午夜的月亮偏西,挂在黯淡的深远的诡秘的夜空中,好像在定定地观望着胡北家。

  胡北又闭上了眼睛。

  是自己的老婆。别人的老婆怎么会躺在自己的床上来?他放下心来。

  可是,他还是睡不着,因为,很快他就听见了老婆打呼噜了。

  他对老婆的呼噜声太熟悉了,就像熟悉自己的指甲形状。她的鼾声很轻微,那声音似乎就是为了让旁边的人知道她睡得很香甜。而她现在的鼾声却很重,很不舒畅,让人听了感觉胸口憋闷。

  胡北感到这呼噜声不对头!

  为什么她刚才不打呼噜,现在却打起来了?为什么她的呼噜声跟过去一点不一样?

  他的心一点点被掏空。那是恐惧的感觉。

  假如,刚才他打开灯,发觉身边这个女人不是老婆,那他都不会如此害怕。问题是,刚才他明明看见她就是他的老婆!

  时间停止了流淌,黑夜定格了,这世界死机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地爬起来,绕过老婆的身子,悄悄下了床。

  他要到儿子那房间去。

  他的脚没有划拉着拖鞋,就光着脚朝外走。他家是大理石地面,光着脚走路没有一点声息。

  他刚刚走到门口,突然老婆说话了:“你干什么去?”

  他一抖。

  他马上镇定了一下自己,拿出大男子的声调,说:“你别管我。我去儿子的房间睡。”

  老婆就没有再说话,但是,胡北感觉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珠子一直在黑暗中盯着他。

  他出来后,反身把门关严,然后,他快步走进了儿子的房间。

  儿子今年12岁。他的身体有点弱,在学校各门课程成绩都不错,就是体育不合格,经常生病。他已经睡熟。

  胡北上了儿子的床,轻轻地摸了摸儿子的头,叫了一声:“儿子……”

  儿子嘀咕了一句什么,翻过身去。

  他又叫了一声:“儿子!”

  儿子终于又翻过身来,睁开惺忪睡眼,说:“老爸,你怎么到我房间来了?”

  “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今天回家,有没有发现你妈妈……有什么不对头?”

  “没有啊。怎么了?”

  “没什么,睡吧。”

  儿子闭上了眼睛。胡北也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儿子突然反问他:“你说她哪里不对头?”

  这句话让胡北产生了猜疑。他觉得这口气也不像儿子的口气。

  顺便说一句,虽然胡北一直在做违法生意,但是,他是一个好父亲。他很疼儿子,除了赚钱,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儿子了。

  另外,他还是个一个孝子。胡北的母亲早就去世了,父亲还活着,是个瘸子,拄双拐。父亲退休前在铁路工作,扳道岔,他的腿被火车吃了。胡北把父亲从山区小站接到了这个城市,在郊区给他买了两间平房,还给他雇了一保姆。只要有时间,他就去看看父亲……

  胡北明显感觉儿子好像在试探什么。难道儿子也有问题了?

  胡北一下觉得整个这个家都飘荡着一股诡怪之气。

  他想了想,低声说:“儿子,我可以打开灯吗?”

  儿子也想了想,说:“你想开就开呗。”

  胡北坐起身,伸手把灯打开了。他目光直直地看着儿子。

  太刺眼了,儿子把脸转向另一边。

  胡北看清了,是儿子。但是,第一次的经验告诉他,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他把灯关掉了,小心地躺下。这时候,房间里黑了,窗户外也黑了——月亮没了。一片漆黑,睁眼跟闭眼一样。

  但是,胡北还是睁着眼。

  “儿子……”

  “嗯?”

  “房间里太黑了……”

  儿子没说话。

  “咱俩说一会儿话吧?”

  儿子扭了扭身子,说:“人家睡得香香的,你干什么呀!”

  “儿子,你们班的那个李稼渔名次还在你之前吗?”

  “李稼渔不就是我吗?”儿子“扑棱”一下翻过身来。

  “噢……”

  “……你是谁!”儿子似乎有点不信任了。

  “我说错了,我是说你们班的那个程一舟。”

  儿子静默了一会儿,说:“老爸,你深更半夜说这些干什么?困死了!”

  这时候,胡北觉得自己确实太多疑了。他闭上了眼睛。

  可是,他的眼皮刚刚合拢,他的注意力就像游丝一样又飘到了老婆那个房间。

  那个房间紧闭着,没有一点声息。

  胡北又睁开了眼。

  她怎么又不打呼噜了?

  他盼着太阳早点出来,他要在太阳下把这个家看个明明白白。

  “稼渔~~~~~~”

  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

  是老婆。

  儿子应了一声:“哎。”

  “你来~~~~~~”

  儿子迷迷糊糊地爬下床,走向了他妈妈的房间。

  胡北在黑暗中看着儿子,他那矮矮的身影像一抹更深的夜色。那一抹黑影终于融化在了夜色中。

  “吱呀……”老婆的门开了。

  “吱呀……”老婆的门又关了。

  那扇门一开一关,就把儿子吃掉了。

  胡北的心提起来。

  假如,老婆不是老婆,儿子是儿子,那么,儿子这次一进去,就很可能再也出不来了。胡北想,他应该把儿子救出来!

  可是,假如儿子不是儿子呢?

  那么,两个同伙——或者说两个同类——就聚在了一起。此时,两个同类在黑暗中在什么?

  胡北感觉到真正危险的是自己。

  他甚至想逃出这个家。

  可是,他要出去,必须经过老婆和儿子的那个门,他不相信那扇门会轻易放过他!另外的退路就是窗子了,可这是8楼!

  他咬紧牙关,等待天明。

  可是,老婆的声音又颤颤巍巍地传过来。胡北断定这声音决不是来自那扇门的后面,而是来自一个阴暗、潮湿、不吉利的地方。

  “胡北~~~~~~”

  “嗯?”他抖了一下。

  “你来~~~~~~”

  他的心“怦怦怦”地狂跳。

  他现在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抉择,去,还是不去?

  如果去,走进那扇黑糊糊的门,那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吗?如果不去,她会不会过来呢?

  “我就在这儿睡了。”胡北装做若无其事地对那扇门说。

  她不理会胡北说什么,继续说:“你来~~~~~~”

  “你干什么呀!”胡北大声问。他外强中干,已经抖成一团。

  “你来呀~~~~~~”

  胡北越怕越想不出对策来,他索性不说话。

  老婆终于不叫了。过了一会儿,胡北突然感到头顶有个人影,他猛地抬头,看见老婆正在头顶站着!

  她是光脚走过来的!

  “你!”胡北一骨碌爬起来。

  “胡北,我怕……”

  “你吓死我啦!儿子不是在那儿吗?”

  “那我也怕……”

  她一边说一边爬上床,钻进他的被窝。

  胡北身体僵直,恐惧到了极点。他感觉着她冰凉的身子,还有毛烘烘的长发……

  他不知道现在儿子是在那个房间里睡着,还是已经消失。

  突然,胡北问:“你怕什么?”

  “我……”

  胡北等了等:“你说呀!”

  “我怕……”

  胡北记得,他老婆平时胆子很大,她从来不怕黑,不怕鬼。结婚十年来,夜里从没听她说过“怕”字。

  “我怕儿子……”

  “儿子怎么了?”胡北都快晕了。

  “我怀疑他已经不是咱们的儿子了……”

  “为什么?”

  老婆紧紧抓住胡北的手,还是止不住她的颤抖。她好像真的很恐惧:“我刚才摸他的脚丫,发现……”

  “说呀,发现什么了?”

  “他只有四个脚趾头!”

  “什么?”

  “开始我以为我摸错了,又摸一遍,还是四个……”

  “他怎么会……少一个脚趾头呢?”

  “两只脚总共四个!”

  胡北的魂一下就飞了——他怀疑儿子另外的脚趾头都被这个女人吃了!

  他感到黑暗中这个女人越来越陌生。

  他和老婆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对她的性格,音质,气味,动作习惯,身体柔软度……尽管胡北看不见她的脸,但是他有一个强烈的感觉:这个女人和老婆有差异。

  那么,眼睛后面的那双眼睛是谁?

  脸后面的那张脸是谁?

  大脑后面的那个大脑是谁?

  老婆被弄到哪里去了?

  “你不相信?”女人问(在没弄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胡北的老婆前,我们只有称她为“女人”了)。

  “信,我什么都信。”

  “那你怎么不说话?”

  胡北很想说:“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有几个脚趾头?”可是,他目前还没有这个胆量,等天亮之后也许敢。

  “我……”

  “你今天怎么也不对头?”听语气,女人似乎有点紧张起来。

  她的紧张让胡北对她有了点信任。

  “咱俩去看看儿子,好吗?”胡北突然说。他还是想确定一下,儿子到底在不在。

  “不,我不敢。”

  “也许,你摸错了……”

  “不可能!”

  “那我一个人过去?”

  “我不敢一个人在这里,我还是跟你一块去吧。”

  胡北把夜灯打开了,绿幽幽的。

  他在前面走,女人在后面跟。两个人都光着脚,走路都没有一点声息。

  突然,胡北转过头去——他要看一看,后面的女人是不是已经改头换面。

  ……没有。

  ……她还是老婆的脸。

  胡北把头转回来,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僵住了。

  他慢慢地再次转过头去……

  这个女人没有脚!

  胡北看得清清楚楚,她穿的睡衣就像挂在衣架上一样,下面什么都没有!

  悬空的她直直地盯着胡北,眼睛灼灼闪光,一字一顿地说:“这次看清了?”

  胡北的身材干瘦,行动很灵活。

  就像平时逃避新闻出版部门和公安机关的大搜查一样,他猛地冲到门前,在左手“哗啦”一声拉开门锁的同时,右手已经拉开了门,在身子闪出去的同时,右手已经把门“哐当”一声关上了。

  他一步几个楼梯地窜下楼去。

  他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跑出了几条街,一直冲到他的印刷厂附近,才慢慢停下来。

  小舅子在印刷厂里睡觉。

  他不敢进去,他担心小舅子也不是小舅子了。

  他精神恍惚地一直在街上徘徊,一直到天亮。

  终于有一家早点铺开了门。他走进去,吃了两大海碗混沌,肚子里有了点底气,这才警觉地走进印刷厂。

  工人们还没有上班。

  头戴鸭舌帽的小舅子起床了,他正在刷牙,嘴里都是牙膏沫子。他看见胡北从楼梯走下来,含糊地说:“大哥你来了。”

  胡北在家排行老大。结婚前,小舅子把他叫大哥,一直没有改过来。听起来有点黑社会味道。

  胡北走向他的脚步有些迟疑。

  小舅子用水漱净了嘴,简单洗了洗脸,说:“今天那批书就能干完。”

  “好。”胡北一边说一边把墙壁上的电灯开关都打开了。就是这样,地下也显得有些阴暗。

  胡北不想绕弯子,他单刀直入:“二子,我跟你说一件事。”

  二子放下毛巾看他。他对这个姐夫一直有点敬畏。

  “你姐姐可能被害了。”

  “什么?”

  “我只是猜测……现在,我家里有个女人,看样子是你姐姐,但是昨夜我发现,她好像是假冒的……”

  胡北不想说,那女人没有脚的事。现在,他回想当时的情景,越来越感到那是眼睛的一种错觉。

  二子把头转向别处想什么。

  “还有稼渔,都好像是被替换了。”胡北的声调里突然充满了悲凉。

  二子突然说:“昨天天快黑的时候,我从造纸厂回来,看见我姐姐领着稼渔要坐出租车出去,我问她领稼渔去哪,她说,去什么皇后娱乐城。我问你在哪,她说你在那家娱乐城等她,还说你们明天早上才回来。”

  皇后娱乐城,胡北领老婆去过,有桑拿、游泳、棋牌等娱乐项目。自助餐。晚上可以就到休息电影厅点播电影,直到次日凌晨,都包括在一次性消费中。

  昨天,他没有对老婆说要去皇后娱乐城玩啊?

  难道老婆是被什么人骗到了皇后娱乐城,然后,她跟儿子都被扣押或者杀害,另两个东西冒充老婆和儿子潜入了他的家?

  他观察着小舅子。

  他感觉小舅子还是小舅子,他没有被替换。他急切地看着姐夫,说:“怎么办?我跟你到皇后娱乐城去找找吧?”

  “你走了,一会儿工人们来了进不来门。你留在这里,我一个人去。”

  小舅子迟疑了一下说:“要是……我看见姐姐来印刷厂了怎么办?”

  “她如果说从家里来,你千万不要让她进来;如果她说从娱乐城回来,找我,那就说明她是你姐姐,你先把她安顿到这里,千万别让她回家,等我。听明白了吗?”

  小舅子点了点头。

  然后,胡北就去了皇后娱乐城。

  进了门厅,左首是男宾部,右首是女宾部。

  服务台小姐问:“先生,一位吗?”

  胡北说:“对不起,我找人。”

  “您找男士女士?”

  “女士。对了,还有一个男孩,12岁。”

  “那位女士叫什么名字?”

  “稼丽。”

  “您等等。”那个小姐打开登记簿查看。

  胡北的心紧张得提到了嗓子眼。

  他真怕那个小姐说:“噢,有这个人。”如果这样,就说明家里那个女人真不是他老婆,那个孩子真不是他儿子。

  他也怕那小姐说:“没这个人……”那样的话,他就怀疑老婆和儿子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哗啦,哗啦……”那个小姐一页页地翻。胡北紧紧盯着她尖尖的手指和翻动的登记簿。

  “在这儿!稼丽,对吧?……”

  “对,就是她!”

  “她是昨天登记的。”

  “昨夜她有没有离开?”

  “没有。她还在。”

  胡北的心放下来。老婆没有死,孩子没有死!

  但是,他感到那模糊的恐怖一下变得真切了,好像一个噩梦走进了现实中。昨夜,跟自己同床过夜的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现在,这位女士带着孩子正在休息厅。您进去吧?”

  “谢谢!”

  胡北急匆匆地从男宾部进去了,爬楼。

  每个楼梯口都有小姐笑吟吟地鞠躬问好。他顾不上看她们,一直爬到四楼,进了休息厅。

  休息厅里很空旷,很暗淡,只有老婆和儿子。

  老婆躺在带电动按摩装置的沙发床上,一边喝饮品一边看电影。儿子则坐在放映机前捣鼓,看来,那投影是他为妈妈放的。

  “稼丽!”他叫了一声。

  “老爸!”儿子先看到了他,跑过来。

  老婆回过身,说:“你怎么才来!”

  胡北走到她跟前,说:“谁让你俩来的?”

  “你呀!”

  “你跟我说一说过程。”胡北口干舌燥,抓过老婆的可乐一饮而尽。

  “昨天,你不是给我发短信了吗?叫我带儿子到这里玩。你还说,你一会儿就过来,叫我俩在这里等你,不见不散……”

  “那短信还在吗?”胡北想看一看那个手机号。

  “哟,我给删了……”

  胡北沉思了一下,说:“稼丽,我告诉你,咱家出鬼了。”

  “出鬼啦?”

  “你听我慢慢说。我没给你发过短信,懂吗?那个人不是我!昨天我回家之后,看见你和儿子了……”

  老婆哆嗦了一下。

  儿子则瞪大了眼睛听。

  “我跟这个女人在家里住了一夜,总感觉她不是你,天快亮的时候,我就逃了出来。”

  “怎么可能呢!”

  “我说的千真万确!”

  “……那怎么办?报警?”

  “我敢吗?像我这种人离警察越远越好,一查起来,我的事都会抖搂出来!”

  “那,我们的家不是被那个女人抢去了吗?”

  “她不是人,她不是来抢房子的……”

  “那她是来……索命的?”

  胡北没说话,他的心沉重得像秤砣。

  终于,他把目光放在了儿子的脸上。那是一张多么稚嫩的脸啊。

  “儿子,你别怕,在这是世界上是没有鬼神存在的……”

  “那是什么东西?”儿子似乎不太害怕。

  “一定是爸爸做的一个噩梦。”

  “这么说,我和老妈也做噩梦了?不然老妈怎么接到你的短信了呢?”

  皇后娱乐城没有小号的浴衣,儿子穿的是成人浴衣,很大,袖子和裤腿都很长,他的手脚都藏在了里面。

  胡北的心突然被剜了一下。

  他不说话了,一直盯着儿子的裤腿,他感到儿子藏在裤腿里的双脚下意识地朝后动了动。

  他抬头看老婆,老婆也紧张地在看儿子藏在裤腿里的脚,好像怕他露馅一样。她见胡北看她,又急忙把眼光收回来,看胡北。

  这情景很微妙。

  胡北看了看老婆的脚,她的身上盖着浴巾。

  胡北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慢慢地站起身,说:“你们在这里,我去一趟卫生间。”

  “老爸,我也去。”儿子冷不丁说。

  胡北马上感到他是在跟踪自己。

  “走吧。”胡北低低地说。

  “你们快点回来呀,我一个人害怕。”老婆说。

  胡北跟儿子进了厕所。

  儿子先解完了手,出去了。

  过了半天,胡北才走出厕所,他看见儿子在厕所外的洗手间等他。洗手间有一个镶嵌在墙壁内的电视屏幕,儿子正站在那里看。

  “回去吧。”胡北沮丧地说。

  儿子正看得津津有味,好像根本不是为了监视谁。直到离开的时候,他还恋恋不舍地一步一回头看那个节目。那是个日本卡通片,有卡布达,丸子轮,鲨鱼辣椒。

  胡北回头等他。

  他终于回过头,和胡北的目光碰在了一起。这个孩子的眼睛里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秘密,没有一点点意会神通的芥蒂(加拿大一家华文报纸约我写一篇中国江南茶乡女子的文章,我在写她们眼眸的时候,造了这样一个词——清澈可饮。现在正好用来形容这个孩子)。

  胡北知道,他儿子没有这么高的演技。要不然他不是自己的儿子,要不然他真是自己的儿子——咳,跟没说一样。

  “老爸,我知道那冒充我和老妈的人是怎么回事啦!”

  “怎么回事?”

  “他们一定是做整容手术了,做成了我和老妈的样子!”

  这句话像儿子的智商。

  可是,做整容怎么能做到这种程度呢?

  进了休息厅,老婆还在那里看电影。

  胡北走过去,说:“稼丽,咱们去按摩吧?”

  “家里的事怎么办?”

  “先不管它。”

  “还按摩全身?”

  上次,胡北领老婆来,做了全身按摩。

  “不,这次我们做脚部按摩,有益于健康。”

  胡北一边说一边观察老婆的表情。

  她毫不犹豫地说:“好啊。”

  “按摩喽!”儿子高兴地叫起来。

  胡北带着老婆、儿子到了五楼服务台。

  小姐问:“你们要大间还是小间?大间可以容纳四个人,小间是单间。”

  “大间。”

  老婆在身后捅了胡北一下,说:“我们要三个小间吧?”

  小间收费高,小姐当然愿意,立即说:“请跟我来。”

  胡北不好再说什么了。

  他心头的阴影更重了——这个女人不让他看。

  他们被领进了三个单间。

  胡北注意看了看,儿子进的是2号,老婆进的是3号,而他进的是4号。

  按摩师都是男的,穿着红色的制服,很正规。

  胡北没心思做什么脚部按摩,他一直在思考这两个人是不是真老婆、真儿子。种种迹象表明——这两个人好像也是假的!

  一个钟头过得很慢。终于完了。

  胡北从按摩间走出来,看见老婆和儿子也走出来了。老婆的样子很享受,而儿子却苦着脸说:“跟上刑一样。”

  那走廊很长,很窄,灯光幽暗,铺着猩红的地毯,摆着两把孤单的白椅子。皇后娱乐城的所有楼层都是这样的格局、这样的光线、这样的布置、这样的气氛。

  胡北问:“你们有没有吃早点?”

  老婆说:“吃了。都几点了?”

  胡北说:“那你们到休息厅等我,我去吃一点。”

  “你去吧。”

  老婆说着,领儿子下楼了。

  胡北等这个女人和孩子消失在了楼梯口,急忙转身,疾步走进3号按摩间。

  他要找到那个给老婆做按摩的人,问问他有没有看见老婆的脚!

  那个按摩间里更暗。

  胡北看见了那个穿红色制服的按摩师,他还蹲在顾客的躺椅前,在忙活什么。当他看清楚之后,头发一下就竖起来了——那个按摩师双手抱着两只脚在按摩!

  那是两只女人的脚!

  只有两只脚!

  胡北的灵魂都好像出窍了,他抖抖地问:“先生,你在按什么呢?”

  那个人慢慢转过头来。

  他的脸很白。

  “先生,你要按摩吗?”

  “不……我只是想问问……你手里拿的那是什么?”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两只脚,说:“这是仿真模型啊。没有顾客的时候,我们就在这上面练习手法,找穴位。”

  胡北一直站在门口,没有朝前走,随时准备着逃跑。他紧紧盯着按摩师的脸,又问:“刚才来了一个女顾客,是吗?”

  “是呀。”

  “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看见……”说到这里,胡北咽了一口吐沫:“你有没有看见她的脚?”

  那个按摩师一下就笑了起来:“她没有脚我怎么按摩呢?”

  胡北说:“哦,那就没事了。”一边说一边朝后退……突然,他的眼睛盯住了那个按摩师的脚——他的裤腿特别肥,直接戳在地毯上!

  “脚!……”胡北大惊。

  按摩师低头看了看,“嘻嘻嘻”极不严肃地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举了举他手中的脚,说:“脚在这儿啊,你叫什么?”

  胡北逃到大街上,失魂落魄。

  太阳不见了,老天阴着脸,好像追债的。

  现在,胡北无家可归。

  他开始怀疑小舅子也是冒牌货了,因为是小舅子把他支到了皇后娱乐城。

  此时,他坚信,他在皇后娱乐城见到的人不是他老婆,也不是他儿子。那么,家里的那个女人和孩子才是真的吗?绝不是!那么,老婆和儿子被弄到哪里去了呢?

  太阳已经偏西了,他来到郊区,走进了父亲的房子。

  父亲正坐在椅子上看书。那是一本畅销书,叫《盗版者》。

  看样子,父亲已经吃过了晚饭。胡北给父亲雇了一个保姆,她住在附近的村子里,每天做完晚饭就回去。

  父亲抬头看见了儿子,说:“你不要总来看我,你忙你的事,我一个人挺好的。”

  胡北的心有点悲凉。

  房子里很简陋,只有一台电视机算是值钱的东西。天色有些暗了,父亲没有开灯,房子里显得有几分凄凉,而父亲在幽暗的光线里显得更加衰老。

  此时,胡北走投无路,见了父亲,突然想哭。

  父亲似乎感觉到儿子有点异常,问:“出什么事了?”

  胡北在床上坐下来,双手插进乱蓬蓬的头发里,思绪乱极了。

  “怎么了?吃官司了?”

  胡北抬起头来,叹口气,说:“爸爸,你肯定想不到出什么事了……”

  父亲焦急地看着他,等待下文。可怜天下父母心。

  停了半晌,胡北才继续说:“我发现,稼丽和李稼渔都变成假的了!”

  父亲伸出枯槁的手,摸了摸儿子的头,说:“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他们怎么能变成假的呢?”

  “爸爸,你相信我!”

  “那稼丽和李稼渔在哪儿呢?”

  “我也不知道!”

  父亲感到了事态的严重,站起来,拄着双拐把灯打开,然后转过身来,问:“你怎么能确定他们是假的呢?”

  胡北惊恐地说:“爸爸,我看见的那个女人和那个孩子都没有脚!”

  父亲打了个冷战。

  胡北也打了个冷战!

  他的眼光慢慢朝父亲的身下移去——父亲的双腿像两个沙袋一样悬在半空。那两根木拐是他的双腿。

  父亲察觉胡北在盯着他残废的腿,就说:“你不会连你老爸都不相信了吧?”

  胡北仔细看了看一下父亲的眼睛,低声说:“爸,我怎么能不信你呢?”他相信,即使相貌可以模仿,眼神却不可以。这是一双他非常熟悉的眼睛,这是一双他曾经非常惧怕的眼睛。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他考试得了74分,怕挨揍,偷偷改成了94分,才敢回家,结果还是被父亲发现了,那次他被打得两天不能去上学……

  想到小时候,胡北的心中涌上了一种甜蜜的忧伤,眼睛就湿了。

  父亲发现了儿子眼里的泪水,他拉着儿子在椅子上坐下来,温和地说:“你在我这里,没人敢来害你的。”

  这句话又让胡北的心里一酸。小时候,他在少年宫和一个孩子下棋,对方赢了,两个孩子发生了争执,结果父亲竟然把人家孩子踢了几脚,后来人家家长不干了,找到少年宫领导,父亲只好去给人家道歉……

  父亲老了之后,就不再是胡北的依靠了,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软,总是探询地看着已经成人的儿子,什么事都不再有主张……

  而现在,胡北似乎一下就回到了儿时……

  父亲拿起那本他正在看的《盗版者》,说:“胡北,你给我拿来的这本书是正版还是盗版的?”

  胡北很没心情地说:“盗版的,我做的。”

  父亲问:“这本书你看过吗?”

  是的,不管什么书,只要卖得快,只要上了畅销榜,胡北就拿来复制——打字、制版、付印一条龙,速度惊人。

  父亲沉吟了一会儿说:“胡北,这件事真的有点怪……”

  胡北睁大了眼睛:“怎么了?”

  父亲说:“这本书我快看完了,里面的故事和你今天经历的事情一模一样!书中还写到了书商的父亲,两条腿被火车轧断了,拄着双拐……”

  胡北傻眼了,半晌才说:“难道这是老天在惩罚我?”

  父亲说:“我也觉得我在做梦!”

  胡北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说:“要是这样的话,书中的结局就是我的结局!你看看,这本书的结尾是什么?”

  父亲翻了翻,说:“儿子,你快走吧!”

  胡北一下站了起来,警觉地看了看那本书:“怎么了?你告诉我!”

  父亲颤巍巍地说:“书中也是这样写的——父亲说,儿子,你快走吧!儿子说,怎么了?你告诉我!……”

  “接,接下来呢?”胡北惊恐地问。

  父亲又看了看书,然后说:“你回头看看那张床……”

  胡北猛地转过头去,卧室的门开了一半,那里面没有开灯,有些暗。他的目光钻进去,头皮一炸——床上平平地躺着一个人,整齐地盖着被子,他的脸色纸白,无疑已经死了。两根拐杖扔在地上,一支压着另一支。那是他的父亲!

  胡北猛地转过头来,看到“父亲”已经扔了双拐,悬空了,他看着胡北“嘿嘿嘿”地怪笑起来。一边怪笑一边又打开那本书看了看,继续说:“这还不是结尾,更恐怖的在后头……”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总之,胡北的精神分裂了,再也不做盗版书,而是满大街乱走,见到书店就闯进去,抓起书狼吞虎咽,夺都夺不下来。

  胡北原本就是小说中的人物。

  不是吗?

  本小说叫《盗版者》。如果现实中某个书商,发现本小说很畅销,立即把它复制……结果,这一天他发完货回家,感到老婆和孩子都有些不对头——然后,接下来的事儿就开始按照本小说的情节一步步发生了……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难道会发生吗?

  难道不会发生吗?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