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失常》(三十四) [2007-2-2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三十四、不是我

  张来一路惊惶地奔走,很快来到了剧团。

  这时候,早过了上班的时间。

  路过收发室,他看见老赵头戴着老花镜在看报纸,不见那个恐怖的痴呆。

  他快步走进了楼里。

  竟然没有人来上班,空落落的办公室里只有张来一个人。他现在害怕没有声音,越静他越怕。

  用功亏一篑

  好运到……

  他真怕痴呆突然出现在门口,脱口说出那两个字来。谁都挡不住一个人说话。只差两个字。

  他一说出来,张来就完了。

  用功亏一篑

  好运到……

  突然,他看见了一张死气沉沉的脸,这张脸轻轻一闪,就出现在了门口。正是那个痴呆。

  张来傻了。

  他知道自己跑不出去,他知道对方比猫还迅猛。他只有呆呆望着他,坐以待毙。

  这个手机里的人,这个祸害同类的人,这个貌似痴呆的人——他要说出那两个字了!

  办公室里如此安静,张来甚至都能听见他喘气的声音,根本不可能躲过他的声音。

  他多想立即变成一个聋子呵,他不想疯!

  可是,他不是聋子,他的耳朵很灵敏,可以捕捉到各种细微的声音。

  现在,他已经站在了一个悬崖上,前面就是无底的深渊,而那个痴呆就站在他背后。他随时都可能伸出手,把他推下去。

  他只要掉下去,就去和南甸子的那个精神病做伴了,举着树枝,日日夜夜坐在臭水泡前,饿了就吃腐烂的死老鼠,困了就睡在荒草间……

  他的指甲将变得出奇地长。

  他在寒冷的大街上四处游荡,晚上,像野狗一样,躲在垃圾筒后面,窥视每一个急匆匆走过的夜行人。

  也许,他还会看见隽小,她正跟一个陌生的男人手挽手走在一起。她看见了他,慢慢停下来,眼睛湿了。那个陌生的男人厌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拉了拉隽小,她就一步三回头地跟那个人走了……

  ——痴呆终于说话了。

  “张来,隽小是我妹妹。”

  张来愣了一下。他没有说口诀!

  “你……妹妹?”

  “对,小时候,我妈妈跟我爸爸离了婚,她跟我妈妈走了。”

  “你怎么知道?”

  痴呆笑了笑,张来发现,他笑起来还挺帅气。他接着说:“有的人看起来呆傻,其实是最聪明的人。有的人看起来正常,其实是疯子。这句话不高深,事实就是如此。”

  “那你说,谁看起来正常,其实是疯子?”

  “隽小。”

  张来怵然一惊。

  这怎么可能!她的肌肤那么白嫩,她的脸蛋那么漂亮!

  张来警惕地盯着他。

  “南甸子的那个马明波,乌堂,屠中山……都是她害疯的。还有雷鸣,他察觉到了不对头,逃掉了。本来,我不想吐露这个秘密,因为这样就暴露了我的秘密。但是,我实在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被她害疯。”

  停了停他又说:“她害人的第一步就是通过手机告诉你——你快疯了。她的声音通过录音机快放,你听不清男女。”

  张来的脑子乱极了。

  这个世界失常了!

  他谁都不相信了!

  痴呆似乎察觉了他的不信任,他突然恢复了痴呆的表情,歹毒地盯着张来,一字一顿地说:“你不相信我,下一个被她害疯的人就是你!”

  “可是,那口诀的传播者是你。”

  “谁对你说的?”

  “隽小。”

  “她怎么说的?”

  张来把昨晚隽小对他讲的事简要地说了一遍。

  痴呆说:“我告诉你,这正是她害人的主要方法之一。”

  张来有点疑惑了。

  “你别忘了,她是我亲妹妹,我为什么要骗你?”

  这句话让张来有点相信他了。

  “是的,这个口诀确实能把人害疯。”他十分肯定地说。

  “你,你千万别把那最后两个字说出来,我求你了……”张来的全身都要瘫软了。

  “你错了。假如她说出了那十句口诀,一个字都不缺,你听了并不会疯。但是,正因为这个口诀缺两个字,它才具有了把人害疯的魔力。”

  这句话像电流一样使张来猛然一抖。

  “这两个字就像是一个黑洞,你害怕它,你越想越害怕,越害怕你越忘不掉,不出一百天,你必疯无疑。这就是玄机。”

  “我已经要疯了,你快点告诉我,那最后两个字是什么?”

  他叹口气:“我也不知道。实际上,哪两个字放在这个口诀的最后都可以。可怕就在这里——任何两个字都不是,任何两个字都是。”

  张来在悬崖的半山腰飘摆。他处于失重状态。

  “可是,她为什么偏偏害男人?”

  “因为她恨男人。”

  “她为什么恨男人?”

  “这个说起来话长……”

  接着,痴呆就对张来讲起了他家族里的事情:

  这个痴呆叫赵红军。

  隽小的本名叫赵红英。

  当年,老赵头被火烧了,几乎成了残废。

  他老婆把他扔在床上,带着襁褓中的赵红英跑了,只留下了痴呆孩子赵红军,站在床前哭。那一年,赵红军九岁。

  那时候,老赵头的老婆还年轻貌美,她一肚子的花还没有开。她去寻找她自己的美好生活了。

  老赵头终于活过来了,而且把痴呆孩子养大。

  他恨那个没有良心的女人,一直恨了几十年,已经恨到了骨髓里,海枯石烂都化解不了了。

  在赵红英上小学那一年,她母亲得病了,需要钱做手术,如果不做手术,她母亲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个女人并没有回关里,而是嫁给了向阳乡一个唱二人转的男人,那个男人华而不实,穷得叮当响,一家三口连糊口都保证不了。

  这个女人求借无门,终于尝到了重病缠身无人问津的苦头,最后就托人找老赵头来,想借一点钱救命。老赵头的工资尽管很低,但是毕竟有些积蓄。

  她躺在医院门口的担架上,等着老赵头的钱救命。她身旁站着那个唱二人转的男人,还有不懂事的赵红英。

  老赵头没有动一丝怜悯之心,直到这个跟他生下两个孩子的女人睁着双眼离开人世。

  赵红英在幼小的心灵里深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她恨不能杀了这个残酷的男人。

  她对老赵头的仇恨,也换来了老赵头对她的恼怒。说起来,赵红英生下来之后,老赵头只见过她几面。

  就这样,冤仇就结下了,互相都不认亲,如同陌生人。

  亲亲一家人竟然如此深仇大恨!

  丈夫刚刚从火海里逃生出来,老婆怎么能狠下心把他丢下,一辈子不回头?

  老婆躺在医院的门口,眼睁睁地等着丈夫救命来,丈夫怎么能袖手旁观,看着她死去?

  亲生父女近在咫尺,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怎么能形同陌路人?

  同胞兄妹,怎么能自相残杀?

  张来问:“你父亲知不知道你不是痴呆?”

  痴呆愣了愣:“谁说我不是痴呆?我天生就是痴呆呵。”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张来突然很想叫他回来。

  他似乎还有很多事情不明白。另外,这个痴呆一走,他好像就陷入了更深邃的恐惧中——他在张来心中,竟然成了一个靠山。

  痴呆自己停下了。

  他慢慢转过身来,说:“隽小就是让你自己和自己斗。如果以后你疯了,凶手不是别人,就是你自己。你多保重吧。如果你能忘掉这个口诀,那你就得救了。如果你忘不掉这个口诀,那你就疯了。我救不了你,任何人都救不了你。”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