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失常》(十七) [2007-2-2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十七、同 居

  那一夜,张来没有回家。

  看完了那个光碟,隽小脸色苍白,像一茎秋天的草,在风中瑟瑟地抖。她说:“张来,求求你,把它扔掉……”

  他从机器里取出这个鬼气森森的VCD,用力掰断,扔进了垃圾箱里。

  赵景川就在这里面!

  接着,隽小说:“张来,今晚你住在我这儿吧,我害怕……”

  他想了想,说:“我睡客厅。”

  “不,你跟我一起睡卧室!”

  他假装犹豫一下,说:“好吧。”

  他说他睡客厅,实际上是充好汉。

  他一直对二楼那件清朝绣衣感到惧怕。他可不想在黑暗中和它对视一夜。

  在这样一个恐怖的夜里,跟一个心爱的柔弱的美丽的胆怯的女子睡一个房间,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他不敢奢望有什么桃花运,能听着她的鼻息入睡就是他最大的幸福了。

  她起了身,走向一个房门,轻轻打开一条缝,身子在外面,把手伸进去,摸到开关,打开了灯。

  她回身说:“来吧。”

  他关掉了客厅的灯,然后快步走进了那间卧室。

  这是一间很漂亮的卧室。墙壁是淡黄色,地上铺的是厚茸茸的地毯,走上去无声无息。

  宽大的床上,悬挂着雪白的蚊帐,像月光一样流泻而下。

  他想,这样的房子不可能有蚊子,那只是一种朦胧的间隔,把现实和梦分开。

  他说:“我睡地毯上就行了。”

  隽小给他抱来枕头和被子,说:“委屈你了。”

  “这是谁跟谁。”他说。

  然后,隽小就钻进了那个巨大的蚊帐中。

  他无意看了她一眼,蚊帐中的她,已经变得像梦一样朦胧。

  “关灯吧。”她说。

  他关了灯,躺下来。

  月光从窗外淌进来,像蚊帐一样柔和。

  房间里安静极了。

  他没有听到隽小的鼻息,又强烈地感觉到了那个男人的存在。

  “隽小,你说……”

  隽小打断了他:“不提他,好吗?”

  他就不说了。

  他不知道这个小别墅到底有多少房间,不过,他看见有很多的门。那个男人也许就站在哪个房间里……

  那张模模糊糊的脸,在黑暗中看着他……

  隽小一直没有声响。

  她可能是睡着了。

  张来睡不着,他失眠了,怎么躺着都感到不舒服。

  可是,他又不能总是翻过来翻过去。

  他挺敏感,他怕隽小没睡着,误会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迷糊了。

  他恍恍惚惚出现在南甸子上,走到了那个精神病面前。

  都半夜了,他还坐在那里,举着一根树枝,在黑糊糊的水泡上钓什么。

  “你到底在钓什么?”

  好奇心害了无数的人,现在就轮到张来了。道理他知道,可他还是禁不住要问。

  精神病抬起头来,双眼在黑暗中熠熠闪光:“你看,这水泡里有什么东西?”

  他朝里面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你再看!”精神病不满地说。

  他探着脑袋,使劲看。

  精神病突然伸手按住他的脖颈,猛地把他的头摁进了水泡里。他想叫,前半声叫了出来,后半声就被那污臭的水给堵住了。

  精神病并不虚弱,他的力气极大,张来被他死死摁在水中,一点都动不了。他想,完了,这回该完蛋了。

  他大口大口地喝水。那水很滑腻,很黏稠。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地扬起头来,很快又被他摁下去……

  那一瞬间,张来看到了那张模模糊糊的脸,他在污水深处定定地看着他。

  张来意识到:害死他的正是这个看不清面孔的人,而这个精神病只是他的工具。

  他的肚子越来越大,他的嘴机械地一张一合……

  他一下醒了。

  他感到肚子鼓胀胀,要撒尿。

  他没有勇气一个人去卫生间。他想挨到天亮,可是,他知道这不可能,现在他已经挺不住了。

  他不能叫醒隽小,让她跟他一起去。

  他是男人,她是女人。

  另外,他跟她只是同事关系,是搭档。他让她陪着去撒尿,那太不像话了,那是性骚扰。

  他必须一个人去。

  他轻轻爬起来,推开门,无声地走向了卧室外。

  客厅里很黑,落地窗帘的缝隙钻进一点月光来,却显得更鬼祟。

  他慢慢朝卫生间走去。

  这房子的门太多了,都紧紧关闭着,他真担心哪扇门突然打开,赵景川从里面木木地走出来……

  他下意识地朝二楼看了一眼,就看见了那件清朝绣衣。

  这么黑,他不可能看见它。可是,绣衣真真切切地显现在黑暗中。它的上面似乎有金属缀物,幽幽闪着光。绣衣的轮廓被那鬼祟的光勾勒出来。看不到谁穿着它,绣衣的脖领之上、裤腿之下,是深深的黑暗。

  他想退回卧室,但是,尿很急,要决堤了。他不再看那件清朝绣衣,快步走向卫生间。

  他估计自己撒的尿至少有三公升。

  刺耳的冲水声,把他吓得打了个激灵。他急匆匆地提上衬裤,走出卫生间,这时门响了。

  “当当当。”

  有人在外面敲门。那声音不疾不徐。

  都快到凌晨了,谁在敲门?他吓傻了,喝了一声:“谁!”

  门外没有回答,继续敲:“当当当。”

  他马上意识到这不是他的家。他疾步走回卧室,对隽小说:“隽小,有人敲门!”

  隽小一下就坐起来。她好像还没有从梦中完全清醒:“你是谁?”

  “我是张来。外面有人敲门!”

  她猛地把枕头抓在怀里:“是他!”

  他知道她说的“他”是谁。

  “你去……看看吧。”

  “我不敢……”

  “那我去?”

  “你也别去,我不敢一个人在这里……”

  他就在地毯上坐下来,继续听。

  “当当当。”那声音还在响,丝毫不急躁。

  他们都不说话。

  “当当当。”

  “隽小——你开门!”那个人终于说话了。

  隽小手足无措地说:“是屠总……”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