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失常》(十六) [2007-2-2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十六、VCD

  回到城里,张来和隽小推着自行车走。

  “哟,你的脖子破了。”隽小说。

  他摸了摸,果然摸到了血。他和那个精神病搏斗的时候,他的指甲抓破了他。

  “到药店买点药吧?”隽小心疼地说。

  “破了点皮,没事的。”

  “精神病的指甲长得比正常人快。疯长。”

  “我还真不知道。”

  路边有一家音像店,一人高的大音箱里放着流行歌曲,节奏震天响。张来停下,说:“隽小,也许你说得对,那个赵景川也许……真的回来了。”

  “你发现什么了?”

  “那部《盾牌》你看了吧?”

  “看了。”

  “黄二奎那一集你也看了?”

  “就那一集我没看,那天我妈妈生病了,我送她去医院了。”

  “在那一集的群众演员名单里,我看见了赵景川的名字!”

  隽小皱眉想了想,似乎没明白他的意思。

  “群众演员只是在戏中一闪而过,甚至都没有台词。我怀疑这个赵景川在这个电视剧中露了一下头,但是我不知道哪个是他。可能是剧中农贸市场一个卖菜的,可能是一个开拖拉机的司机,可能是从镜头里匆匆走过的一个乡政府工作人员,可能是蹲在村口抽烟的一个农民……”

  “能不能是重名?”

  “我想到音像店看看,有没有这个电视剧的VCD,如果有的话,你从头至尾仔细看一下,到底有没有他。”

  “……好吧。”

  张来走进了音像店。

  店里人很多,都是十七八岁的孩子,在寻找他们偶像的作品。

  他在他们中间挤来挤去,终于没找到那个《盾牌》的VCD光碟,失望地走出来。他对隽小说:“你先回去吧,我再到别的店找找。”

  “你找到的话,立即给我打电话。”

  “好的。”

  隽小就回去了,张来一个人在街上转悠。

  他跑了几家音像店,都一无所获,最后,他竟然在一家很小的书店发现了它!

  它摆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

  封面中心,是几个公安人员的高大形象,帽徽熠熠闪光。封面一角有几个阴暗的罪犯嘴脸,有红红的血。

  那一刻,他的心激动得“怦怦怦”乱跳。他似乎锁定了赵景川的阴魂。

  张来直接来到了富豪花园,揿响了隽小那个小别墅的门铃。

  过了好半天,门才被打开。竟然是雷鸣。

  两个男人同时愣了一下。

  “你来……找隽小?”

  “是啊。”

  “她出去买菜了。你进来吗?”

  张来从雷鸣的口气里听出,他就像是这个房子的主人。难道,他已经跟隽小好上了?他蓦地后悔起来,觉得自己动手迟了。

  “算了,我不进去了。”

  “你是不是找她有事?”

  “有事。她回来,你让她给我打个电话。”

  “好吧。”

  然后,张来转身就走了,走出了很远,才听见雷鸣关门的声音——他似乎一直在背后看着张来。

  你进来吗?

  这句话伤害了张来的自尊心,他恨恨地想:有什么了不起?即使你已经是隽小的男朋友了,也称不上是这个房子的主人。就是隽小,也只不过是这个房子的过客而已,钱是屠总经理出的。就是屠总经理,也不过是这个房子的租户,房子是人家房东的……

  他变得像一个小孩子一般计较。

  他相信,雷鸣跟隽小的超越同事的关系刚刚开始。也许,他还有一线希望。

  晚上,隽小就给张来打电话了。

  “你买到那个《盾牌》的VCD光碟了吗?”

  “买到了。我现在就去你那里吧?”

  隽小似乎有点犹豫。

  “不方便吗?”

  “好,你来吧。”

  张来又一次来到了富豪花园。

  隽小还是穿着那身软软的睡衣。两个人走向客厅的时候,张来看到她那丰满的臀部轻轻摆动着,十分性感,他更恨雷鸣了。

  两个人坐下后,隽小说:“你白天来过一次吧?”

  “是啊,你不在。”他没有提雷鸣。

  粉红色的灯光,柔和地照着她雪白的脖子和胳膊,美丽到了极致,张来不敢再看第二眼。

  她一边查看张来带来的光碟一边说:“你觉得雷鸣这个人怎么样?”

  “挺好的啊,你是不是跟他……”

  “八字还没一撇呢。不过,他对我很好,经常来看看我。”

  张来看到桌子上有一大束红红的玫瑰,散发着幽雅、浪漫的香气。他想,这一定是雷鸣的心意了。

  “不管谁对我好,我都会很珍惜。”她又说。

  “他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张来发现自己有点恶毒——在大家的眼中,雷鸣最大的毛病就是整日东跑西颠,没谱。他竟然点他的死穴!接着,他又补充道:“他是不是做什么大生意?”

  “他就是那种人,你也了解,心比天还高。我也不知道他天天忙什么。”

  “心高好啊,总比庸庸碌碌胸无大志强——就像我。”

  “你不是很好吗?”

  “有什么好……”他竟然有点腼腆了。

  突然,张来抬头四下看了看,然后不自然地笑着问:“他是不是还在这里?”

  “他早就走了。”

  “可是,我怎么总觉得这房子里还有一个人?”

  隽小四下看看,恐惧地说:“没有啊。”

  张来并不信任,他继续观察。终于,他的目光又顺着那个楼梯爬上去,落在了黑糊糊的二楼上,他又看见了那件清朝绣衣。

  那是一件女人的绣衣。

  “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没有。”

  “那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也没有。没事儿,是我太疑神疑鬼了。”

  “不……”

  “怎么了?”

  “你进来之前,我就感觉这房子里还有一个人……”

  张来警觉地站起来,壮着胆在房子里转了转,没发现任何情况。

  他回来坐下,说:“没什么。开始看吧。”

  隽小把光碟塞进影碟机,然后拿着遥控器回到椅子前坐下:“我有点怕……”

  “怕什么?”

  “我怕……真的看到他。”

  张来把遥控器接过来,按了“播放”命令。

  猛地一声巨响,音乐像发疯了一样满房间乱窜。隽小惊恐地看了看他。他急忙把音量调小。

  《盾牌》第十三集开始了。

  张来和隽小紧紧盯着屏幕。

  ——几个村民蹲在墙根下谈论着什么,镜头照的是他们的背部。他们当然是群众演员。

  “有个变态杀人犯,最近流窜到了咱们这一带……”一个穿黄上衣的村民说。

  “你怎么知道?”

  “我在村部看见了通缉令。听说,这家伙已经杀了三个人,都是精神病,公安都抓不着他!”

  张来忽然想,假如这个穿黄上衣的群众演员就是赵景川本人,那可太恐怖了!

  镜头推移,终于转到了这几个村民的正面。张来紧张地看了看隽小,她专注地看着屏幕,没什么反应。

  不是。

  接着,就是关于黄二奎的情节了。

  黄二奎穿着一条牛仔裤,一件皱巴巴的灰西服,晃晃荡荡地走在村道上。

  远远走过来一辆马车,拉着刚刚收割的麦子,上面坐着一个赶车人。他穿着一件红背心,一条草绿的军裤,戴着大大的草帽,遮住了半张脸……

  张来低声说:“隽小,你注意这个赶车人。”

  隽小紧紧盯着电视机。

  终于,她摇了摇脑袋。

  一次,黄二奎在街上偷东西,被人追赶,他像一条发疯的狗,拼命奔逃,撞翻了几个水果摊,又撞倒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人。那个骑自行车的人爬起来,木木地看这场追逐……

  “看看这个人!”张来说完,紧张地看隽小,隽小紧张地看屏幕……

  最后,她又摇了摇头。

  黄二奎要杀人了,他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快步走向贾德家。

  路边,有两个人在下棋。

  “注意这两个人……”张来说。

  这两个人只是在镜头里一晃而过。隽小好像没看清,她皱着眉回味着。张来立即拿起遥控器,倒了回来,重新播放。

  这次隽小肯定地说:“他们都不是。”

  最后,黄二奎躲进了野外的庄稼地里,这天傍晚,他在一片葵花地旁,撞见了赵景川的尸体……

  这时候,那片深邃的葵花地里,出现了一张脸,模模糊糊的,一闪即逝,在沉沉的夜色中,根本看不清五官。

  这张脸出现的时候,张来感到隽小哆嗦了一下,但是,她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继续看下去。

  之后,画面里又出现过几个无足轻重的人,隽小一直摇头。

  放完了,隽小一直没有发现赵景川。

  张来又看了一遍群众演员表。

  赵景川这个名字果真藏在那一大堆名字中。

  张来好像在一群拥挤的人中,看到了一双阴冷的眼睛,这双眼睛穿过人群,死死地盯着他。他看不见他的身子,也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见这双眼睛。尽管它不断被晃动的人群阻隔,但是,依然定定地盯着他……

  张来悬着的心渐渐放下了。看来,群众演员名单上的这个“赵景川”实属一个巧合了。

  屏幕上已经是一片空白。可是,隽小好像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电视剧一定勾起了她对那个赵景川的回忆。他对隽小好,他总是站在最远的地方保护她,朝她微微地笑着……

  这时候,夜已经很深了。

  张来又一次感觉到这个房子里还有一个人存在。

  桌子四周摆着几个空椅子。

  他看着那几个空椅子,突然打了个冷战:他们在电视里找不到赵景川,他也许就坐在其中一个空椅子上,跟他们一起看呢。

  隽小把头转向张来,冷不丁说:“你把片子倒一下。”

  “哪一段?”他一下紧张起来。

  “就是黄二奎发现赵景川尸体那一段。”

  他就把片子倒了回去。

  黄二奎鬼鬼祟祟地在那片葵花地旁的草丛中奔走着,突然他停下了,瞪大了眼睛……

  张来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安地看了隽小一眼。她死死盯着屏幕。

  窗外有一只鸟又叫了起来,好像在哭丧一样:“嘎——嘎——”

  画面里隐隐现出了一张模糊的脸,一晃就过去了……

  这张脸只出现了这一次。

  这是一张没有任何交代的脸。

  隽小说:“张来,你再,再放一遍……”

  他明显听出她的声音在颤抖。

  他又倒回去,重放。

  他的手也抖得厉害。

  那张脸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张来按了遥控器上的暂停键。那张脸就模模糊糊地固定在了屏幕上。

  他黑糊糊地盯着张来和隽小。

  张来看了看隽小。

  隽小盯着那张脸,眼睛越来越大,终于惊叫了一声:“就是他!”声音就像猝然打破了一只瓷碗。

  张来的心“哐当”一下就掉进了深渊。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