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失常》(十四) [2007-2-2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十四、谁捡到谁倒霉

  隽小搬出了剧团宿舍,搬进了小城北郊的高档住宅区——富豪花园。

  她的全部工资都不够付房租的。

  很快,张来就听到了风言风语:隽小跟屠中山好上了。他忽然想,隽小演戏的时候,看见赵景川坐在最后一排朝她笑,那一定是看错了,那个朝她笑的人也许是屠总经理。

  这个周日,隽小竟然约张来到那个新房去。

  如果是过去,他会很兴奋,可现在他却有些忐忑不安。

  他带上那个老手机,骑上自行车,来到了北郊。

  进了富豪花园之后,张来四处看了看,满眼红花绿草,稀稀拉拉的几栋小型别墅,显得很珍贵。那房子都是雪白色,像童话一样。

  他顺利地找到了隽小的房子。

  一进门,是一个宽大的客厅,中间摆着一个楠木桌,铺着中式的桌幔,紫色。桌上是细长的捷克贴金水晶瓶,还有五彩缤纷的蜡烛。墙上的装饰画,是一条爱玛仕丝巾,图案是一个非洲男孩。墙角放一个铁制的堂·吉诃德像。

  朝楼上望去,楼上有点黑,他影影绰绰看见二楼的墙上挂着一件清朝绣衣。

  张来觉得,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很可爱,就是觉得那件清朝绣衣有点吓人。

  他坐下来之后,隽小倒了两杯西班牙红酒端过来,也坐了。她穿的好像是一身睡衣,软软的,颜色很鲜嫩,露出雪白的胳膊和胸口。

  张来一直期待她主动提起那个手机,并且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是,她却只字不提。

  两个人闲闲地聊了一阵子,隽小突然说:“赵景川来了。”

  张来愣了一下:“赵景川?”

  “我看见了他。”说到这里,隽小朝楼上望去,“就在那里……”

  张来顺着楼梯朝上看,二楼黑洞洞的,那件清朝绣衣就像一个人,在等待谁上去。他(她)没有脑袋,没有手,没有脚。

  张来的身上立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昨夜,我上卫生间,抬头看见赵景川站在二楼上,朝我笑。”她继续说。

  “你是看花眼了……”

  “肯定是他!而且,我看见他穿上了我那件清朝绣衣,朝我笑。”

  张来四下看了看,说:“这房子太空旷了,你应该让你家里什么人过来,陪你一起住。”

  “这房子不是我的……不方便。”

  是的,这是屠中山给她租的房子,人家花了一筐筐的钱,隔三差五人家就要来享受享受,你把七大姑八大姨都弄来,那算怎么回事?

  静默了一阵子,张来又朝楼上看去,那件清朝绣衣仍然死气沉沉地盯着他。

  隽小也顺着他的眼光看上去。

  “你应该把它摘下来。”

  “你说的是那件衣服?”

  “是啊。”

  “我不敢摘。送给我这件绣衣的人说,它辟邪。”

  “那你怎么还看见他朝你笑呢?”

  “我想,我要是摘了这件绣衣,那他就会走下来了……”

  张来想了想,突然说:“隽小,我问你一件事。”

  “你说。”

  他慢慢掏出了那个恐怖的手机。她愣了一下,接着露出很排斥的表情。

  “你对我说,这个手机是赵景川的,可是我到移动电话营业厅去查询……”

  她打断了他:“可是,你却发现机主是我,对吗?”

  “是啊。”

  她叹了口气说:“没错儿,机主就是我。那次,赵景川找到我,说他想买个手机,可是他没有身份证,我就把身份证借给他了。”

  “他死了之后,这手机应该落在警察手里啊?”

  “他出事之前,把这个手机给了我。”

  “可是,为什么我捡到了它?”

  “对不起,前不久我把它扔了……”

  “你扔它干什么?”

  “我觉得这个手机有鬼气……”

  “鬼气?”

  “晚上,我经常接到一个电话,好像是一个小孩的声音,每次都对我说——你快疯了……”

  “这事我也遇到过啊!”

  “而且关机也不顶事,到了半夜它就自己开机了。”

  “零点开机不是你设置的?”

  “不是我。”

  “那就怪了。”

  隽小暗淡地说:“这是赵景川的遗物……”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这个手机是你扔的呢?”

  “想不到这么巧,竟然是你把它捡到了,我一直觉得挺对不起你……”

  张来无言了。

  隽小抱歉地看了看他,说:“你把它扔了吧,里面存的话费反正也不多了。”

  “扔到哪儿?”

  “最好扔到他自杀的那片葵花地去。”

  “为什么?”

  “还给他。”

  “没必要吧?扔进路边的垃圾筒不就完了吗?”

  “可是,那样的话它肯定还会落在别人手里,谁捡到它谁倒霉。”

  “也是……”

  “我陪你一起去。手机是我的,这件事本应该由我做的。”

  第二天,张来就和隽小骑自行车来到了向阳乡,来到了赵景川自杀的那片葵花地。

  这里离县城只有几里路。

  张来把那个手机扔在了郁郁葱葱的草丛里,然后和隽小像逃一样离开了。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