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失常》(七) [2007-2-2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七、怪 人

  南甸子的经历一直压在张来心头,像一块石头。

  那天是个周末,他一个人来到剧团转悠。单位只有老赵头一个人在,不知道他那个痴呆儿子跑到哪里去了。

  他坐在门房里,和老赵头聊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说出了那天夜里他莫名其妙出现在南甸子上的事,说起了那个看不清脸面的人,最后,他问老赵头:“你说,这个人是谁呢?”

  老赵头看着窗外说:“他是个疯子。”

  也许是因为面容丑陋,他很少正视别人。

  “你知道?”

  “我见过他,他见了人就说——你快疯了。”

  离开剧团之后,张来就在想:半夜里给他打电话的那个人,和南甸子的那个疯子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很快,他就否定了这种想法。

  张来坚信,手机这件事经过了周密的安排。不管这个人是谁,他(她)肯定是不怀好意的。他(她)故意把手机丢在那条人行道上,让张来捡回家,在深更半夜的时候,他(她)突然打来电话……

  回到家,张来躺在床上,开始思索电话为什么关了机还会响起来。

  他把枕头垫得很高,两只脚丫子露在被子外——这种姿势使他更加清醒。

  最后,他忽然找到了机关:一定是这个人把开机时间设置在了零点——不管谁拿着这个手机,到了这个时间,肯定已经关机了。可是,手机却无声地自己把自己打开……

  他下了地,打开这个诡秘的手机,捣鼓了半天,终于查到了它的开机时间,果然是00:00!

  有这样心计的人怎么可能是个疯子?

  可是,这样做的人不是疯子又是什么?

  忽然,张来想再到南甸子去看看。

  张来一个人在乱蓬蓬的柽柳中穿行。

  他发现自己的脚步很轻盈,好像在飘。

  可是,一只只黑色的乌鸦却惊惊乍乍地飞起来,它们在灰蒙蒙的半空中盘旋,“嘎嘎”地乱叫,叫得很丧气。

  泥泞的碱土地很滑,但是他没摔一个跤。

  再次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地方,他感到阴风阵阵,死气沉沉。

  他越走越害怕了。

  终于,前面出现了一个人,他躺在水里,望着天,在沉思。他似乎没有一丝一毫重量,就像漂在水上的一根羽毛。

  他不知道他是不是那个疯子,就朝他喊了一声:“!”

  他机敏地转过头来,那是一张毫无血色的脸。他盯着张来的眼睛,慢腾腾地问:“你在叫我吗?”

  张来结结巴巴地说:“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一个疯子?”

  “有哇。”

  “他在哪儿?”

  他朝一个方向指了指,说:“在那边。”

  张来相信他就是那个疯子,为了逃避他,张来立即朝他指的方向走去。

  他一边在柽柳中朝前走,一边回头看。那个人没有追上来。他的心一点点放下来,可是天更阴了。

  走着走着,那个人突然在张来的前面出现了,他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好像正等着张来。他空洞的双眼没有一丝精神,的,看着张来,一眨不眨。

  “你!”张来倒吸一口凉气。

  “你快疯了!”他用一种类似小孩的声音,飞快地说。

  张来转身仓皇而逃。

  张来没有滑倒,也没有被柽柳刮伤……

  有人说:“你怎么回来了?”

  张来抬起头,看到刚才那个人出现在一丛柽柳后,张来只看到了他的上半身。

  张来忽然意识到:虽然他们长得一模一样,其实是两个人!

  他陡然站住脚。

  “你刚才看到了我,是吗?”那个人冷冷地问。

  “……你是谁?”

  “我是他的魂儿。”

  张来的心像口哨里的响球一样惊恐地四处乱撞起来。

  那个人叹着气,慢慢闪出来——他竟然像影子一样走在水面上!

  “他把我丢了……”他一边说一边轻飘飘地走向张来,直到站在他面前。

  张来呆呆地看着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低下头,竟然发现自己也站在水面上——他一直在水面上奔跑!

  那个人淡淡地说:“没什么奇怪的,你也是个魂儿。”

  张来相信每个人都是由躯体和灵魂两部分组成。他也相信,是他的魂儿在和那个精神病的魂儿对话。

  因为,他是在“神游”——做梦。

  张来到父母那里住了三天。

  离开家之前,他关掉了那个诡怪的手机,把它塞进了木柜。

  他父母都从评剧团辞职了,开了个“小脚丫文艺班”。他们招了十几个孩子,教他们识谱、弹电子琴、跳舞、唱歌。

  “小脚丫文艺班”租的是教师进修学校的两间房子,在小城中心。平时,父母就住在那里。

  张来家里没电话,那里有。

  每天吃过晚饭,孩子们就来了,“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像鸟儿一样动听。他们走了之后,一下就显得冷清了。

  他睡在教室里,打地铺。

  母亲问他:“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住了?”

  他谎称:“这几天,我等一个重要的电话,一个朋友从加拿大打过来的。”

  这几天他一直没有睡好,总觉得手机里的那个男人正在四处寻找自己,他的眼睛绿绿的,像一匹狼。每次睡下之后,只要电话一响,他就会吓一跳。

  一天吃晚饭的时候,细心的母亲看着他的脸说:“张来,你这些天好像有什么心事。怎么了?”

  粗心的父亲埋头吃饭。

  张来说:“没怎么。”

  父亲乜斜了他一眼,说:“我早看出来了,他肯定有事。”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母亲又问。

  “别问了,真没事。”

  说完,张来放下碗筷,走进了孩子们的教室。

  母亲跟着他走到门口,轻声说:“有什么事你就说,不要憋出什么病来。”

  “你别烦我了。”

  母亲静静看了他一阵,无声地关上了门。然后,他就听见她跟父亲在外屋“嘁嘁嚓嚓”地小声说着什么。

  第二天是个阴天,整个世界变得暗暗的,竟然显得陌生起来。

  张来朝天上看了看,黑糊糊的天就压在他的头顶,太近了,有一种巨大的压抑感。没有电闪雷鸣,不见一滴雨。天就那样低低逼视着他,毫无表情,毫无答案。

  他一直朝城南走去。

  他要去见见他。他的魂儿和他的魂儿对过话。

  现在,他破釜沉舟了。

  他走过县城正中心的十字街,走过热闹的商场、酒店、宾馆,马路两边渐渐变成了一排排小卖店、小饭馆、小旅店,房子越来越低矮,招牌七扭八歪。

  人越来越少。

  他慢慢出了城,路边是郊区农民种菜的暖棚,还有一家已经停产的化工厂,它的大门紧紧关闭,里面一片冷清。残垣断壁的四周长满了柽柳。

  又走出了很远,他看见了一家敬老院,门口坐着三个老头,他们互相并不聊天,就那样望着他,眼光木木的。

  过了敬老院,就是一望无际的南甸子了,看不到一个人。

  他的脚步一点点慢下来。

  回过头,敬老院都离他很遥远了。在这里,风强硬起来。

  柏油路不再像街里那样宽广,平整,变得很窄,而且凸凹不平,有零星的牛马羊粪。朝两旁望,一丛丛的柽柳,毫无生气。一个个死水泡,给人的感觉像固体的,那怪兮兮的绿色让人恶心。

  他对自己说:想一点光明的事吧!

  也是我走道摇动,玉佩儿响,咿呀儿呀,惊动张先生,懒读文章,咿呀儿呀……

  忽然,他想到:那次聚会,隽小为什么突然返回来,问自己手机是从哪里来的呢?也许,她知道什么内幕?

  天色越来越暗淡,他不知道太阳的位置,估计离地平线不远了。

  梦中的场景浮现在他眼前:一个人在暗绿色的水面上漫步,一边走一边用手拄着下巴在沉思……

  一群黑黑的乌鸦飞起来,它们在黑黑的云朵下不停地叫:“嘎——嘎——”好像在指引他什么。

  他下了公路,朝柽柳深处走去。

  这里很潮湿,天上的云朵也很潮湿。他的双脚沾满泥巴。

  走着走着,他突然看见一个人在水泡前端坐。他吓了一跳,停在离他很远的地方,静静观察他。

  他怀疑,他梦游时撞上的就是这个人。

  这个人手里握着一根柽柳枝,在水泡上高高地举着,好像在钓鱼。可是,那柽柳枝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终于,张来朝他喊了一声:“!——”

  他转过身,看了看张来,冷冷地说:“你把她吓跑了。”

  张来试探地朝前走了两步,小声问:“你在钓什么?”

  他四处看了看,然后神秘地说:“我在钓隽小!”

  张来愣了一下,说:“我不明白什么意思。”

  他笑了笑,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你快疯了。”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