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失常》(五) [2007-2-2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五、4343221

  张来到超市买东西。晚上,单位几个同事要来他家聚会。

  他家门口就是一个小公园,有几个老人在晨练,一个在舞剑,一个在打太极拳,一个在抱着树哆嗦。

  打太极拳的那个老太太眼神有点凶。她不像在打太极拳,而像在表演巫术,两条胳膊在空中莫名其妙地比画着。她的眼睛在飘来飘去的胳膊后盯着张来。

  这世界怎么了?张来觉得一切都变得可疑起来。

  他对自己说:想点快乐的事吧。于是,他就想隽小,一想到她,他就听到了鸟儿的叫声,心情就一片灿烂。

  也是我走道摇动,玉佩儿响,咿呀儿呀,惊动张先生,懒读文章,咿呀儿呀……一想起她在戏中那婉转的唱词和脉脉含情的模样,张来就感动。

  他是一个情种。

  在戏中,他是一个穷书生,而她是大家闺秀。可是,她爱他。

  在生活中,他是一个穷戏子……

  路边有一个粥店,二十四小时营业。这个粥店有一部公共电话。

  张来忽然想到,那个人打电话来的时候,应该看一看手机上显示的电话号码。

  他抱了一堆吃喝,从超市回到家,然后,就一直守候在那个手机旁,等它响。

  可是,它不响。

  张来很着急。他没有充电器,他不知道它的电还能坚持多久。

  窗外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起来。他想,隽小要来了……

  就在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他迅速把它拿起来,看清了上面的电话号码:4343221。

  4343221,4343221,4343221……他一边叨咕着,一边手忙脚乱地找到纸和笔,记下来。

  电话断了。

  张来想了想,拨了回去:4343221。

  “嘟——嘟——嘟——”

  他的心狂跳起来,逼迫他喘不出气。

  电话响了很久,终于有人接起来,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谁?”

  “对不起,请问,刚才是你打电话吗?”

  “不是我。”

  这个人的声音跟半夜里的那个声音有点像,只是语速不那么快而已。

  “昨天半夜你有没有给我打电话?”

  “你在说什么!”他显得不耐烦了。

  “麻烦问一下,这是哪里的电话?”

  “公用电话。”

  “刚才打电话的是什么人?”

  “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想问一下……”

  “我没义务告诉你!”

  “啪!”他把电话摔了。

  张来放下电话,等了很长时间,再一次拨通了那个4343221。他希望这次换一个人接电话,最好是一个女人,异性之间好说话。他想问一问这个公共电话在什么位置。他要确定那个人的大致方位。

  “嘟——嘟——嘟——”

  “谁?”还是那个男人。

  “我……想问问,你这部电话在哪里?”

  “你有病!”对方显然听出了张来的声音,“啪!”又把电话挂了。

  4343221......

  他在心里重复着这个号码。

  天还没有黑,那几个同事就到了。

  当然有隽小。其他几个人都是借隽小的光。

  外面很黑,刮着大风。如果永远晴空万里,那是不健全的天气。

  张来的房间里十分热闹。

  一张桌子,堆满了吃的,全是熟食,还有一箱子啤酒。

  大家一边喝酒一边讲黄段子。男人讲,女人也讲。而且,女人的黄段子比男人的黄段子更露骨。

  只有隽小不讲,她也不回避,只是跟着一起听,一起笑。这是女孩子在黄段子现场最可爱的表现。

  张来也不讲,他得跟隽小的纯洁保持一致。

  黄段子有限,讲没了,大家就开始东一句西一句胡扯,终于说到了手机。

  大家把手机都拿出来,摆在桌子上,琳琅满目,熠熠生辉。

  “我这个手机刚刚推出来的时候,我就买了,谁知道紧接着它就降价了。”张三说。

  “我的手机也一样,当时花的钱现在能买两个。”陶炎说。

  “我的手机降价幅度是最小的……”雷鸣说。

  张来把他捡的手机拿了出来。

  比起来,它显得又老又旧又土又笨。他把它举给大家,说:“你们看,我这种手机会降价吗?”

  张三接过去看了看,夸张地叫了起来。张三是个女的。

  隽小也接过去看了看,她认真地说:“我认为,只有你这个不会降价,还会升值。”

  “为什么?”

  “它是古董啊。”

  大家一边笑一边纷纷附和:“这个会升值,这个会升值。”

  雷鸣说:“而且,一机多用——这么重的家伙,完全可以当武器。晚上拿出去,心里踏实。”雷鸣是个男的。

  陶炎不信任地问:“还能用吗?” 陶炎也是个男的。

  张来把那手机拿回来,揣进了口袋:“谁说不能用!”

  接着,大家就把话题转移开了,说起了一些走红的明星。

  天很晚的时候,大家才意犹未尽地散去。

  张来更是意犹未尽,因为他舍不得隽小。这就是爱吧?

  ……他把大家送下了楼。

  这些家伙吃了喝了,现在把嘴巴一抹,根本不再理张来了,纷纷骑上自行车,说说笑笑地走远,好像没有他这个人一样。

  张来无趣地回了房子。

  房子里似乎还存留着隽小的芬芳。

  也是我走道摇动,玉佩儿响,咿呀儿呀,惊动张先生,懒读文章,咿呀儿呀……

  张来收拾着残席。

  外面的风更大了,吹得窗子“呼嗒呼嗒”响。

  他刚刚把碗筷拿进厨房,门突然响了。他走到门口,从猫眼看出去,是隽小。

  他的心兴奋地跳起来——难道有什么奇迹?

  他打开门,轻轻地说:“隽小,你怎么回来了?”

  一切好事都是有征兆的,不会在你的意外发生。隽小并没有走进房间的意思,她站在黑糊糊的门外,低声说:“张来,我想问你一件事……”

  “你进来说吧。”

  “不了。我只希望你如实回答我。”

  张来发现她的表情有点异常。

  “一定的。我从来没骗过你。”

  她犹豫了一下,说:“你的手机是从哪里来的?”

  她的好奇引起了张来的好奇:“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不想告诉我?”

  她这句话明显是不想告诉张来。

  “我捡的。”

  “真的吗?”

  “真的。”

  “……噢,没什么,我走了。”

  “哎!”张来叫住她,犹豫了一下,问,“你知不知道4343221是哪里的电话?”

  隽小想了想说:“不知道。”

  然后,她转身就急匆匆地走了。

  张来的舞台搭档——隽小,消失在黑糊糊的楼道里。楼道的窗子破了,没有人修理,风刮进来,“呜呜”地响。

  张来站在门口,半天都在回味她的神态。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