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血歌 [2007-2-15]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这是一个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的清晨。天还没有完全亮,深冬的寒气和夜晚的幽暗依然四处弥漫。作为在这栋高级公寓楼工作了五年的保洁员,韩立芬总是习惯在自己当班的日子里早早到岗,赶在那些西装革履的住户们出门之前把一切清扫妥当——尽管,他们从不曾注意她的劳动成果。
  韩立芬喜欢从大楼的电梯开始清扫。这是对住户们相当重要的一个环境,她固执地认为,如果清扫不好就一定会影响到他们出门的心情。另外,她相当享受把那个金属盒子擦得锃亮的乐趣,看着犹如明镜一般的电梯墙壁,成就感油然而生。
  跟往常一样,她打开一层电梯的门。跟往常不一样,她发现以前总是空无一物的电梯间内多了一样东西:一只巨大的箱子停在电梯间的角落里,占去了小小空间的大约四分之三。
  “这是谁丢的垃圾?物业老头来了,非得好好向他告状!”韩立芬愤愤地想。不清除这个东西就没法打扫。她气呼呼地撂下工具,走进电梯间内,一股诡异的气味立时包围了她。
  韩立芬赶紧用左手捂住鼻子,“这什么东西?看看再丢吧!”这么想着,她俯下身去,伸出右手揭开了箱子掩着的盖子。
  盖子被揭开的那一瞬间,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跳入她的视线,这脸正仰面向上看着她,几乎和她是鼻尖顶着鼻尖。说“看”好象不太准确,因为那张扭曲而恐怖的脸上根本没有眼睛,只有两个深深的、往外汩汩冒着鲜血的肉洞。
  距离太近了,韩立芬的视觉冲击力正承受着有生以来最大的挑战。
  韩立芬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十点三十分,严歌从睡梦中醒来。电脑屏幕的下方不停闪烁着海豚头像,罗志浩又来催稿了。她打开他的留言:“上次的稿件不行,再写一份吧。”后面还赘了个呲牙咧嘴的笑脸。
  严歌对着屏幕笑了笑,她喜欢他用“吧”这个字,在一句命令口吻的话后面加上这个字,会让原本生硬的语气多出一些商量的味道,也让听的人有了被尊重的感觉。很快,被退掉的稿件就发到了她的邮箱里,后面附着罗总编关于修改的一些意见,末尾,他问她最近过的好不好。
  尽管被退了稿,严歌的好心情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与那些抱怨连天的作者不同,严歌从来都不怕被退稿或删稿,她坚信自己总会在那些被砍掉的文字上面生出崭新的诡异思维。
  严歌是个恐怖小说作家,目前独身。离过一次婚,并且庆幸自己没有孩子。
  手机在桌子上发出阵阵闷响,严歌拿起来看了看,罗志浩的电话——他追得真够紧的。她甜蜜地抿了抿嘴唇,按下接听键。“起床了吗?我给你发了很多条短信,可你都没回我,我猜你就在睡觉。中午十二点在老地方见吧,我请你吃午饭。还有,出门的时候别坐电梯,走楼梯吧。”
  电话被匆匆挂断了,严歌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里大约有20条未读短信,全是他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关切和焦急,真像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事实上,罗志浩已经30岁了,比严歌只小三岁。这个年纪的男人应当是沉稳而成熟的,但是自从见到了严歌,他就像年轻了十几岁,浑身上下充满着恋爱的癫狂。
  “恋爱中的人都是跳梁小丑。”严歌看到他那些孩子气的举动,经常会想起这样一句话。他们是在几个月前的一次作者见面会上认识的,然后他开始追求她。
  时针已经越过了11点,严歌赶紧开始洗漱打扮。前段时间罗志浩去上海出差,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她不想错过这次见他的机会。
  严歌选了一件深灰色外套,里面是玫瑰色的高领毛衣,这样的打扮让她看起来卓尔不群。出门之前,她在镜子面前站了很久,她有一个惊人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几条浅浅的细纹爬上了她的眼角,严歌没有感到奇怪,毕竟她已经30多岁了,并且她的身边曾经常年没有男人的陪伴。早衰么?严歌走近镜子,静静盯着镜中女人精致的面孔,再过不久,皱纹就会爬满这张脸,她多么不愿那一刻的到来啊。于是,她在心里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严歌来到这一层的电梯门口,不到一分钟就等到了。跟料想的一样,里面空无一人,严歌高兴地跨进去,心里哼起快乐的歌曲。
  自从大楼保洁员在电梯间内发现血尸以来,已经连续有四人被以极其凶残的手法杀掉。死者全部都是住在这座高级公寓楼里的女性,独身,年轻并且漂亮。死相凄惨,全身被捅了数十刀,声带和眼睛被剜掉。现在这件连环凶杀案已经成为全市最热门的话题。警察们束手无策、焦头烂额,大楼的监控器也没有提供任何线索。凶手似乎是个幽灵,凭空出现,又人间蒸发,没有留下一丝作案痕迹。时间一长,大楼里便谣言四起。有人说,这座高级公寓楼的下面就是一座坟场,住在这里的人们全都触犯了死人灵魂的安宁,鬼魂们开始进行报复了;有人说,夜晚的电梯间内经常会听见隐隐的歌声,那是被杀的女孩们的灵魂被禁锢在了里面,不得超生;还有人说,他们曾经坐着这部发生过凶案的电梯一直下落,怎么按键也不管用,最后电梯重重的降落,开门一看,是一个从来没到过的地方,后来他们才反应过来,那就是传说中的地狱……住户们纷纷搬走,尤其是单身的年轻女子。人越来越少了。严歌所住的那一层现在就只剩下她一个住户。其他几间早就成了空屋。在外人的眼中,这栋大楼也变成了恐怖的鬼楼。
  严歌从未动过搬家的念头,相反,她极其享受目前这种孤独。凶案发生以后,再也没人敢坐这部邪门的电梯了,大家宁愿花些功夫和力气走楼梯。但是,严歌除外。她是恐怖小说家,从来都是她用作品来吓别人,她怎么能被别人吓到?这么想着,电梯已经到达了底楼,严歌在别人惊诧的目光中走出来,向大楼门口奔去。
  “老地方”是严歌和罗志浩经常约会的餐厅。隔着马路,她远远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她,向她招了招手。在门口,罗志浩简单拥抱了她一下,严歌从这具微微颤动的身体上感受到了压抑已久的思念。
  晚餐吃的很愉快,罗志浩不停讲着他在上海的一些经历,严歌边吃边微笑着倾听。然后,严歌示意他去她家坐坐。
  对罗志浩来说,这是个他期盼了很久的邀请。他期望送她回家,看看她住的地方,尤其是在那些骇人听闻的凶杀案发生以后。严歌在他心中是个太神秘的女人,他渴望了解她、亲近她,了解她笔下那些诡异华丽的故事和文字究竟从何而来,他知道自己已经疯狂地爱上了她。
  罗志浩在敞开的电梯门前停了下来,他拉住她的手:“我们还是走楼梯吧。”严歌的嘴角勾起一个轻蔑的笑容,尽管转瞬即逝,罗志浩还是为自己的胆怯感到惭愧,他跟随她走了进去,同时伸手揽住她单薄的肩膀,她没有拒绝。
  严歌的房间与她的人一样,充满了浓郁的女人味,罗志浩深深为这屋子着迷了。在她为他冲咖啡的时候,他走近墙壁,仔细看着墙上那副巨大的演出照。
  照片中,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正带着陶醉的表情唱歌,她的面前立着一个话筒。女孩年纪很轻,十七八岁左右。罗志浩看的入了迷,竟没注意严歌像个幽灵一样站在了身后。
  他转过头,吓了一跳,既而发现严歌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这是你吗?” 他问。她笑着点点头。“你唱歌一定很好听。”他没有发现严歌正痛苦地看着他,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当然,你现在的样子也很美,你知道吗?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我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最欣赏的作者竟然是个如此美丽的女人,并且才华横溢……”
  罗志浩迷醉了,他低下头,将火热的嘴唇贴在严歌唇上,双手环住她的腰。他闭上眼睛,缓缓移动着双唇,怀里的女人偎在他怀中,温柔而热烈地回应着他的抚爱。他们一步一步向卧室挪去。
  这是个多么美好的夜晚啊……严歌在他为她褪下上衣的瞬间伸手关上了床头的台灯。

  严歌的新小说非常受欢迎,她以自己所住的公寓楼发生的一系列凶杀案为题材,写出了一部关于变态虐杀女性的小说,在读者中引起了很大反响,编辑部每天都收到大量来信,全部都是关于这部小说的,杂志的销量近来也是一路攀升。在那桩骇人听闻的凶杀案沉寂了许久之后,这部小说又将人们带回到了那个恐怖的环境当中,人们又开始讨论起那个如同幽灵一般的杀人狂。罗志浩打心底为严歌感到高兴,连载就要结束了,他想为她庆功,同时把她带回家,他想让父母见见她,尽管他们可能不会同意他们结婚,但他已经想好了,无论如何,他不会改变和她在一起的决定。
  “今天出来吃饭好吗?连载就快结束了,我想第一个知道故事的结局。:)”他发短信给她。
  “来我家找我吧。”她回复。

  下班后罗志浩直奔严歌的住所,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自从上次留在这里过夜,这还是他第一次再来她的家。他们一直都在外面约会,她不许他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罗志浩尊重她的决定。即使一起过了夜,对他来说,严歌也是个巨大的谜团,在她身上有着许许多多的神秘之处,就像是无尽的宝藏等待他一点一点去挖掘。他有好多事情都想问她,可是他知道她不可能回答。他只有暂时忍耐,他想,这些谜团值得他花一生时间去一一解开。
  想了想,罗志浩还是决定走楼梯。严歌所住的楼层不是很高,他爬了一会就到了。这个时候他总是特别佩服严歌,认为她实在是一位难得的勇敢女性。他兴冲冲地来到严歌门前。门居然没有关。
  罗志浩诧异地走了进去。
  屋内漆黑一片。窗帘也被拉的严严实实。他伸手去摸墙上的开关,没用,大概电闸被拉下来了吧。“严歌,你在里面吗?”他一边呼唤着她的名字,一边往屋子深处走去。他走得跌跌撞撞,有好几次差点摔倒。那些听闻过的死者的惨状此时浮上他的心头,即便是个男子汉,罗志浩此时也不由得毛骨悚然,他感到背脊一阵发凉,似乎有只毛茸茸的手在摩挲着他的后背。真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他心中万分焦急,一边更加急切地呼唤她。
  突然,他的脑门碰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他赶紧停下来,不详的预感包围了他。他哆哆嗦嗦地伸出手,一个熟悉的轮廓瞬间填满了他的怀抱。他拥抱过这个身体太多次了,不同的是,这一次却没有任何体温。罗志浩抬起头,严歌的面孔向下垂着,与他仰着的脸正好相对,仿佛正盯着他看。她的五官扭曲,舌头长长地吐了出来,湿答答地垂在他的脸上。脖子上绕着一根很粗的绳子。
  严歌背后,照片里正在唱歌的女孩子默默注视着面前这个吊死的女人和她身下惊愕的男人。

  罗志浩大病了一场。
  回到编辑部已经是一个多星期以后的事了,他的邮箱几乎已经快被撑爆了。最下面一封邮件,来信人的名字写着“严歌”。他匆匆点了“打开”,他太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了。邮件里面是小说的结尾部分,还有一封信。
  你好:
  当你读着这封邮件的时候,一定已经是我畏罪自杀以后的事情了。
  不错,我就是人们谈论了许久的那个杀人凶手,那四个女人全部都是我杀的。请别太惊讶,我没有想到会如此顺利地杀掉四个人并且没有被发现,我不是什么手段高超的犯罪高手,我只是每次深夜的时候将她们骗到我的房间里来然后动手,她们都是我的读者,骗她们来简直易如反掌。怕被别人发觉,每次杀人后我总是将她们的尸体丢到电梯里面。没想到这么简单的阴谋居然没被识破。是现在的警察太粗心大意了吗?还是我的处理工作做的太过细致?每次杀人之后,我总习惯将地板擦的干干净净,和她们通信的短信我也都全部删掉了。搬运尸体的时候我也都是先想办法把监视器关掉,这样就没人能看到我了。割下来的部分我也已经吃掉了,它们早就消化在了我的身体里:)
  说说为什么杀她们吧。其实这四个人里面,只有第一个女人是我真正想杀的。那幅挂在我墙上的照片,是我十八岁登台时候照的,那个时候,我的梦想是当一名歌手。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音乐学院,认识了我的前夫。在我就要毕业的时候,他开车带我出去兜风,结果出了车祸,让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却没有任何损失。他出于歉疚,和我结了婚。
  婚后的生活其实并不幸福,没多久他就有了外遇。对象就是后来被我杀掉的那第一个女人,那时她是一名酒吧的歌女。他为了她跟我离了婚,我开始写作养活自己,不久搬到了这栋大楼。
  在这住了一年以后,有一天我惊奇地发现那女人居然搬到我的隔壁。她已经跟我前夫分手,搭上了一个台湾富商,那富商为她买下了这座房子。她见到我以后,跑到我家里来嘲笑我失败的婚姻。她说了很多话,句句戳到我的痛处,可是我却没法还击她。最后,***起水果刀捅了她,然后剜掉了她那双媚人的眼睛和迷人的声带。
  那之后我闭门不出,等待警察上门来找我。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什么事也没发生。我心中竟感到有些得意,同时又意识到,这是个不错的题材,于是开始将它写成小说。可是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快要淡忘那种嗜血的快感和杀人时的氛围了,于是大楼里的另一个单身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像我一样,也是学音乐的,天生有着一副迷人的嗓音,就住在我的楼下,有些清晨我能够躺在床上听到她做发声训练。更难得的是,她是我的读者,很喜欢和我亲近。于是,我决定“收藏”她。你知道吗?做那些事情的感觉真让我欲罢不能,手起刀落的地方总能有血像喷泉一样涌出来,伴随着女孩像歌声一样优美的尖叫,简直是一首完美的“血歌”。就这样,我杀了她们四个,每杀一个,我就写一段小说,实践的感受让我写的得心应手,这是目前为止我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作品,作为我的编辑,你觉得呢?一直到认识了你,我才停止这个疯狂的举动。
  因为你的出现,我不再感到愤恨和寂寞。亲爱的,我多么想和你长厢厮守下去,可是从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不会有结果,你可知道你自己爱上了一个杀人犯么?我们是没有未来的。即使警察没有发现,我在内心也早已经将自己囚禁,那些女孩子,夜夜来到我的梦中,她们的脸布满鲜血,裸露着两个巨大的肉洞向我扑来,她们唱着幽幽的歌,想要把我拖入地狱,我知道,我迟早会承受不住这样的精神折磨而发疯。小说连载结束的时候,也该是我偿命的时候了。如果可能,我多么希望能在一切都还没发生之前就认识你,可是一切都太迟了。写完这封信,我决定结束一切。如果你愿意,就把这封邮件出示给警察吧,他们可以将此案告破了。这是唯一的一封,我的电脑上那封原件将会被我删除。
  对不起。如果有来生,我愿意我们从新开始。

  谢谢你爱我。我也爱你。

  歌

  罗志浩恍然发现,自己坐在电脑前面泪流满面。
  只是他永远也不会告诉严歌的读者们,他们所崇拜的作家是个只穿高领毛衣的哑女人。那次车祸夺去了她美妙的声音,也在她的脖子上和心灵上留下了永难磨灭的丑陋伤疤。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