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死者的眼睛》(十三) [2006-12-2]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作者:余以键


  61. 昨天夜里,我跟随李老头进入那道朽门之后,心里后悔不已,半夜三更,我窜到这医院的太平间来干什么呢?一切都是我的好奇心惹的祸。首先,在宋青的房间窗口发现李老头时,就不该下楼去找他,并且,我还随口给自己编造了一个新来的治安科长的身份,这下可好了,李老头将我带到这里,又是抱怨这道木门朽了没人管,又是诉说他以前养的一只狗如何忠实,但院领导坚决让他将狗送走了,说不准养狗是院里的规定。李老头说,我一个人住在这里,院门又锁不上,出了事谁负责?

  李老头关于“出事”的担忧我确实无法理解,因为,这个地方无须防范任何人,连小偷都不会来,这是人人明白的道理。说话间,我已经跨进了院门。李老头开了路灯,眼前是一条宽敞的阶沿,我的左边立着一根廊柱,油漆已剥落了,有虫蛀的痕迹。阶沿上摆着一张小方桌,两把竹椅,背后的门虚掩着,那便是李老头的住处了。

  李老头拉过竹椅让我坐下,就要进屋去给我泡茶,我连忙阻止他说,不用了不用了,我不想喝水,确实,我感到胃里非常不舒服,如果再喝点什么,一定会呕吐的。

  院子里有一小块空地,右边是低矮的围墙,左边和正面是一排老房子,那便是停尸间了。此刻,除了我坐的地方吊着一盏昏黄的路灯外,其余地方都是黑乎乎的,我看了看表,快凌晨1点了,怪不得天这样黑。

  李老头说,这院子里以前有3盏路灯的,现在就剩下这一盏了,什么都坏了,没人来修。你说这些事该谁管。我今天就让你都看到了,你是治安科长,得替我反映反映。

  听着李老头的絮叨,我心里想着的却是另一件事,那就是李老头刚才在纪医生的楼下张望什么呢?是的,纪医生在上夜班,但家里的窗帘却透着灯光,而董雪又已经失踪一年多了,这些事是让人疑惑。但是,李老头也在为这事疑惑吗?我该向他正面提出这个问题还是迂回地提到,以便观察他的反应?我就是为了这个问题才跟随他来到这里的,我必须提出这个问题。

  我的问话还未出口,外面却响起了咕隆咕隆的车轮声,我心里陡然发紧,凭直觉,我知道那是医院的手推车送尸体来了。这就是医院的特点,尽管是半夜时分,但生死随时都可能发生,并不一定要选在什么时间。

  李老头若无其事地迎了出来,我听见他与推车来的人在门外咕哝了几句,然后就一个人将那小车推进院里来了,我看见白被单下盖着一具直挺挺的尸体,一双脚没遮住,很规矩地并列着。那双脚没穿鞋袜,白白的,踝骨像要从两边钻出来一样。

  帮帮忙,李老头仿佛在命令我。他一边说,一边将推车停在院里,便径直往前去开停尸间的门。我明白过来,他是要我替他将这具尸体推过来,因为他前去开门,省得再回转身来。

  那一刻,我真想拔腿就跑,跑得远远的。可是,当我启动脚步的时候,却像受了什么控制似的,一步一步走向那手推车。我的掌心感到手推车的扶手冰凉,透着金属的坚硬。那死者的头部正对着我,在白被单下圆圆地凸起,我不能想像那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容。我将车推到了停尸间门口,李老头向里一挥手,我只好顺势推了进去。

  李老头已开燃了房内的灯。我看见靠墙是一长排类似中药店的柜子,有层层叠叠的抽屉。接下来要做的,自然是李老头的分内事了。只见他熟练地拉开了一个长长的抽屉,将小车推到抽屉边,然后将尸体连同他身下的担架一起向外拉动,高度刚好接上抽屉,这省下了要我抬的差事。眨眼工夫,这死者已进了抽屉。李老头吃力地推上了它,在抽屉外贴上了刚才粘在白被单上的标笺。我想那应该是死者姓名之类的标笺,但没有凑过去看。

  我向后退了一步,想赶快离开这间屋子,我感到脚被绊了一下,回头一看,天哪,这地上怎么摆放着一具尸体呢?刚才进屋后只顾注视李老头的操作,对墙的这边就没注意到过。我像被什么咬了一口似的跳到另一边,连声问道,这具尸体怎么没进抽屉呢?我看见这尸体仿佛要从地上的担架里站起来似的,蒙着尸体的白被单上还沾着血迹。

  可恶的李老头完全无视我的恐惧。他走向那尸体,掀开被单的一角看了一下死者的脸,然后回头对我说,这死者没有名字,是昨天在铁道边发现的一个伤者,运回医院,还没来得及动手术就死了。

  我问,那尸体怎么处理?

  等待警方通知吧,李老头轻描淡写地说,不过,很多时候都找不到家属的,最后只好给他拍个照留在那里,尸体便运到火葬场烧了。当然,如有必要,还得作仔细的解剖。

  这一刻,我心里是无比的震惊,因为我突然联想到失踪的董雪,会不会,她也是早就躺在了某个停尸间的地上,并且被作了解剖,但死的真相却无人知晓。

  62. 纪医生坐在值班室里不说话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眼镜片反着光,面容冷静,仿佛正在考虑一台手术该从哪里下刀。

  半夜已过,小梅到隔壁睡觉去了。宋青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看书。他点燃了一支烟,望着宋青那护士衫衬出的动人的曲线,他知道她里面穿得很少,想到这点他就兴奋不已。

  纪医生吐出一口烟来,他看见另一个被白罩衫裹着的丰满的身体。这个女医生是他十八岁时的女神,他的知青生活就是在这个女神的照耀下,才显得时而惊心动魄,时而灵光泛滥。

  那些日子,他整天坐在她的对面,他成了她的助手,在别人看来完全是因为他对医学的迷恋。开始时,他成天往她的医疗站跑,要找出看病的理由其实很容易。后来,他干脆连看病的理由也不要了,到了那里之后,便坐在一把老旧的藤椅上翻她的医学书籍,或者,看她给前来就诊的农民看病。有一次,女医生出诊去了,回来后他告诉女医生说,在她离开以后,他已经给一个前来就诊的病人开了药。那是一个犯哮喘的老人,病情一目了然,下药自然是止咳、平喘、消炎,另外加点维生素C,对不对?女医生对他大加赞赏,当地农民也认为他还有两手本事。这样,他顺理成章地脱离了田间劳动,当了女医生的助手。一干就干了三年,直到他考进了医学院,那段乡村医疗站的奇特生涯才消失在地平线上。

  纪医生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他想,其实一切纯属偶然。如果不是那一次肚子痛跑去就诊,如果不是女医生正关门洗澡,而开门接待他时使他观察到她的白罩衫里面什么也没穿,那么,他就不会中邪似的被这道白色的闪电击中,而后来的命运将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那真是一道闪电,他觉得他的身心都被烧焦了。尽管后来,在长长的乡村夏日,他整天坐在女医生的对面,再也未目睹过第一次的景象,然而,仅仅是那一件裹着丰满身体的白罩衫就够他神魂颠倒了。他认为医生或护士的白罩衫是世界上的女人最美的衣裳,也是最简单最诱惑人的装饰品,尤其是在一次七月的暴雨过后,他对这装饰品更加珍惜,并且将它深藏进一种怀念之中。

  那场暴雨来得非常突然,黑云一直压到了树梢,令这个夏日的下午完全变成了傍晚。屋檐倾下了瀑布似的水帘,一声惊雷之后,整个田野仿佛都消失在迷茫的水中。而出诊的女医生就是在这个时候跑回了小屋。她的白罩衫紧贴在身上,浑身上下都是泥水,显然是在雨中跌倒过了。女医生急不可耐地脱掉了沾满泥水的白罩衫,回过身来看见他时,才突然感到唐突。他第一次看见穿着内衣的女人的身体,四目相对时,他的心突突地跳,本能地跨出门,站在阶沿上,看着如瀑的檐雨发愣。

  身后的房门并没有关上。他听见女医生搬动洗澡用的那个大木盆的声音,听见往大木盆里加水的声音。在笼罩天地的哗哗雨声中,他奇怪地感到,屋里任何细微的响声都清晰可辨。突然,他听见女医生在轻轻叫他,小纪,来给我冲冲水。那声音有些发颤,细若游丝,但却不可抗拒。

  他记不得是怎样走向那木盆的了。女医生坐在木盆中,雪白的身体像一座玉雕,两只乳房比他想像的更大。他呼吸急促,从澡盆旁边的木桶里拿起木瓢,舀起一大瓢水时他感到轻飘飘的没有重量。他将水从她白花花的身体上淋下去,看见无数细流在她身体上蜿蜒,给我擦擦背,女医生的声音轻若梦呓。他蹲了下去,将手伸向她背上的肌肤。他觉到全部神经都集中到了手指上,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滑腻、弹性和温存。突然,女医生捉住了他的手,并缓缓地带引到了她的胸前,这使得他的整个身体前倾,半边身子已陷在澡盆里,他的手本能地抚摸起她的乳房来,他感到整个身体都处在一种电流之中。

  突然,女医生从澡盆中站起来,迅速脱掉他已经湿透的上衣。接着,女医生弯腰解他腰间的皮带,他看见女医生的两只乳房像是垂在架上的木瓜。他的身体突然发生一阵猛烈的颤动,下身已是一片粘湿。女医生紧张地抬头望望他的脸,仍然缓缓地将他脱光。他看见女医生的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他心里慌乱无比,感到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女医生抱住他,将他带到了里间的床上。在躺下的那一刹那,他有了一种走上刑场的感觉。仿佛要挽救他似的,女医生紧紧抱住他,爱抚他。他负疚地说,张医生……余下的话还未出口,女医生吻住了他,说,叫我锦姐。女医生名叫张锦,30岁左右,这样称呼她也是应该的。他于是改口道,锦姐……这一刻,他突然有了兴奋的感觉。从那以后,他总算了解了自己,知道自己兴奋的感觉只能被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唤起。

  现在,纪医生坐在值班室里,看见宋青成熟的身体在白罩衫下面起伏着,他感到无限着迷。他再次感叹布匹或丝织物对女人的神秘装饰。没有这种装饰,他将如站在手术台边一样,面对血肉和呻吟痛苦不堪。

  63. 我认为,一个人如果有机会在停尸间里呆上一刻钟以后,他对尸体的恐惧会大大减轻。那天夜里,我在就要跨出停尸间的时候,就突然有了一种放松的感觉,我甚至回头再次望了望那具摆在地上的尸体,然后不紧不慢地向李老头问道,这种无名尸体,常有吗?李老头一边随我走出停尸间,一边说,一年有好几具吧,这些人,多数是送来医院抢救时就身份不明,看来,只有阎王爷能问出他们的姓名了。

  我再次想到了失踪的董雪,于是直截了当地问道,李大爷,纪医生的老婆失踪一年多了,你认为她是死了还是活着呢?

  我的这一突然提问使李老头有些慌乱,哦,这,这,谁说得清楚呢?

  这使我陡生疑心。这时,一阵夜半的冷风从这停尸间的小院吹过,李老头说,到我屋里坐坐吧。我感到他有话要说,便随他跨上阶沿,钻进了他那间狭小的住房。

  房内狭小、陈旧,却被各种杂物挤得满满的。靠墙摆着一张木床,凌乱的被褥使我想到建筑工地上民工住的工棚。我在一张软软的长沙发上坐下,拍着扶手说,这沙发还不错,同时我看见面对我的地方,放着一个装饰柜,虽说款式旧了点,但质量蛮不错的。这两样东西放在这屋里,像是两位绅士走错了地方。我说,李大爷你还很讲究的嘛。他说你不知道,这都是纪医生送给我的。前几年纪医生装修房子,这些东西都是他淘汰的,又卖不了几个钱,就送给我了。不过,纪医生的心肠确实好,不然不会把我这个老头子放在眼里了。

  我突然想起了以前听说的一件事,便问道,听说董雪失踪的前一天,到你这里来借过什么东西?

  李老头说,唉呀,董雪真是很客气。那天她家里的下水道又堵住了,我说我去帮她捅,以前我经常帮纪医生家做点这种杂活,也算是感谢他。但董雪说不用劳驾了,借个工具给她就行,后来她坚持借了一条长铁钩就走了。董雪失踪后,这长铁钩还放在她家厨房的水池边,后来纪医生来还给我时,我心里还真难受。想昨天还看见的一个活鲜鲜的人,怎么说消失就消失了呢?唉,已经一年多了,啥消息也没有。

  我一边听李老头唠叨,一边不经意地在这屋内扫视,屋角的一堆皮鞋使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那些鞋有男式,也有女式,长长短短的一大堆。我心里仿佛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脱口问道,那些鞋……李老头顺着我的眼光看过去,轻描淡写地说,唉,你别见笑,这都是些死人的东西,离开这里时,很多家属都要在这里给死人换装。你知道,死人上路时,都穿软底布鞋,这样,免得去黄泉路上磕磕绊绊的。就拾来堆在这里,卖给收破烂的,也有点零花钱。你莫见笑,李老头眨了眨眼说,你看我脚上的这双,怎么样?

  我这才注意到李老头脚上穿着一双质地高贵的大皮鞋,虽说没有擦亮,还蒙着一些灰尘,但能感觉到这双鞋的名贵和气派。李老头说,这是一位局长大人的东西。唉,脚一蹬,眼一闭,也就去了。我穿着这鞋上街,还引来过不少人的注意呢,注视我的人眼光怪怪的,好像我不配穿这鞋似的,唉,什么配不配啊,人其实最终都是一样的,你说是不是?

  我点点头,不想再说什么。在李老头的眼光中,人确实都是一样的。屋内灯光昏暗,李老头干瘦的身子像一个影子,我感到有点虚幻,并且还应承认,有点害怕。我正想着我这个冒牌治安科长的戏如何收场,突然听见了“吱呀”一声门响,是一种很破败的木门被推开或者关上的声音,这声音从外面的漆黑中传来,我的心第一次咚咚咚地狂跳起来,夜半时分,在这停尸间的范围内听这种“吱呀”的门声令人不可思议。

  我看见李老头干瘦的面孔绷紧了。他喃喃地说,这声音又来了,要出什么事了。我感到背脊发冷,因为一种让守停尸间的老头也害怕的东西,谁能不胆战心惊。

  李老头压低声音对我说,听见了吧?这声音出现过好几次了,可是,外面没人,谁会深更半夜跑到这只有死人堆的地方来呢?我前几次出去察看过,停尸间的门关得好好的,院门坏了,锁不上,但也没有被推开过的痕迹,真是奇怪透顶。

  李老头一边说,一边从门后拿出一根木棒,看来他是早有准备。他说,我出去看看,我就不信有死人会爬起来在这里乱碰。

  这一刻,李老头没有让我与他一起出去,真是谢天谢地。要是他提出这要求,我对他假称的医院治安科长的身份将立即受到怀疑,因为我知道,我会拒绝出去,而这种行为不符合我的身份。

  这种害怕来源我很清醒。试想,半夜过了,这“吱呀”的门声让人无法解释,关键是这“吱呀”声过后一片沉寂,没有脚步声,更没有咳嗽声,总之是没有任何与人有关的动静。谁在开门?开哪里的门?沉沉夜半,只有停尸间里挤着冷冷的尸体,这地方,有动静真让人害怕。

  64. 生死对人是一次轮回。同样,命运对一个人也经常以轮回的方式出现。比如,20多年前,纪医生坐在一个他称作锦姐的女医生对面,为她那藏满风韵的白罩衫而神魂颠倒;现在,这幅图画又出现在眼前,仅仅是对象的名称变为了一个叫宋青的护士。而称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与被欣赏方都同样完成了某种秘密的约定,这种秘密使他从属于她或她从属于他,控制与被控制,这或许就是宿命。

  现在,纪医生可以轻轻地对宋青说,站起来,让我看看。深夜的值班室安静如水,小梅在隔壁睡觉。宋青知道,每当这时,一种难以解释的欲望的目光正笼罩着她。她被迫站起来,正面,侧面,背面,然后旋转一圈。她看见对方的面孔像陷在睡梦中一样,并且发出急促的呼吸声。至今为止,她唯一抗拒着的,是对方要她在白罩衫里面不穿内衣的要求。她说,你想想,要是被别人发现,这事就糟透了。纪医生只好很不情愿地点头同意,却不忘加上一句,明天到我家来,可得听我的。宋青沉默,想起数次在他家里时自己的各种装束,不禁备感难堪。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自己的身体并未受到任何伤害,对方需要的仅仅是衣饰,而赤身裸体对他是一种惧怕。

  当然,20多年前的事件,对纪医生是刻骨铭心的。在那个暴雨笼罩的下午,当女医生将他从身体上推下去的时候,他感到浑身哆嗦。在女医生宽大丰腴的身体旁,他为自己可怜巴巴的身体感到羞愧。他听见女医生叹了一口气,知道她身体中燃起的那堆大火正在慢慢熄灭。

  他失败了。以前在想像中如此美好和激动人心的事,却是这样残酷和枯燥,回到自己的茅屋以后,他整夜无眠,最后决定,他必须离开医疗站了,否则,他将再度经历这种失败和屈辱。

  第二天早晨,他走过田野,向医疗站的那座房子走去。空气清新,他感到18岁的自己已长大成人,因为他已看见了女人的身体,知道了女人的秘密。可是,他究竟需要什么呢?他感到迷茫起来。

  那个早晨,他想离开医疗站的决定始终在喉咙里打转,老是说不出口。正在打扫卫生的女医生对跨进门来的他嫣然一笑,尽管这笑像风一样一掠而过,他却突然感到一阵轻松,一夜的矛盾、焦虑仿佛只是噩梦。因为他从这一笑里看见了疼爱、宽容以及某种神圣同盟般的默契。

  他只得抓起一块抹布,协助她打扫起卫生来,心里想着,等一会儿再说出要离去的决定吧。在这段时间里,女医生不停地忙乎着,一会儿弯腰擦着桌子,一会踮起脚尖擦药柜上端的灰尘,一会儿侧着身子去取挂在屋角的东西,一会儿又高高地站在桌子上去擦那扇屋内唯一的木窗。在这一连串俯仰伸屈的肢体运动中,他目睹了女性身体与服饰之间联袂演出的神韵。

  女医生穿着那件得体的白罩衫,她举起手臂时,从宽大的袖口可以看见她雪白手臂的大部分,衣袖宽大飘逸,更衬出手臂的光滑、结实,如洗净的莲藕。而她弯腰时,斜开衩的领口便被饱满的乳峰涨开,以黄金分割的比例显露出乳房的一部分,两道优美的弧形从领口中闪出又悄悄地潜回领口中去,像既近又远的海上冰山。当她踮起脚尖擦药柜时,他看见的是她的背部。这时,飘逸的白罩衫空前沉静,像被水打湿了一样紧贴着她的腰部和臀部,这种凹凸对比所连接而成的优美线条让人着迷。这线条从腰部的谷底向下陡然爬高,然后迷失在宽大丰肥的臂部中,白罩衫在这里被绷得紧紧的,浑圆而富有弹性。当女医生站在桌上擦窗户时,他从白罩衫的衩口看见她优美的腿形。有风吹来,白罩衫的衩口飘飘拂拂,雪白的大腿在其间闪烁不定,他有了被闪电击中的感觉。当他第一次在这里见到女医生时,在澡盆的背景下,这身白罩衫就已经发出闪电。他明白了,他不能逃脱。

  纪医生至今认为,20多年前的女医生暗中掌握着一种古老的通灵术。男人只要还没死去,就会随着这通灵术的咒语俯仰摇曳,一直到灵魂出窍。纪医生回忆着她的变幻,当她身体本能的横蛮将他逼入绝境时,这横蛮一转身便潜入或松或紧的衣裳之中,并且从此只让他从一些缝隙中窥见那野兽,安全、好奇并足以令人浮想联翩。

  宋青去病房巡看后又回到值班室。纪医生望着她白罩衫下面光滑结实的小腿,为自己没能从那遥远的通灵术中学点什么深感遗憾。他想到秦丽之死、青霉素药瓶以及渗入红酒中的不怀好意的药粉,他只能模仿当代人的一些拙劣伎俩来完成一种控制,这与女医生当初将他缚于一条无形之绳中简直不可同日可语。

  在那些逝去的日子里,在乡村医疗站那简陋的屋顶下,女医生用白罩衫、布褂、肚兜儿以及一些异想天开的布片绸块丝带等等,将数不尽的正午、黄昏及黑夜装点得灵光泛滥。

  纪医生点燃一支香烟,想到这医院里装满病痛,而此刻却并没有呻吟。半夜的病区静得如一潭死水,只有日光灯发出轻微的呜呜声。

  65. 在医院太平间的小院落里,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门响使得李老头出门察看去了,剩下我一人呆在他的小屋里。不知是由于夜半的原因还是心里紧张,我觉得空气正在变冷。我系上衬衣的领口想保保暖,但很快又觉得脖子上紧紧地让人气闷,便又解开纽扣。说实话,坐在这里我感到手足无措。

  我的眼光落在屋角的那一小堆皮鞋上,可怜的死者,他们也许曾经走遍天涯,而现在,这些曾经在路上踏踏作响的鞋被横七竖八地遗弃在这里,散发出一阵阵潮气。

  突然,一阵奇怪的响声在这小屋里响起,声音很低很隐秘,但在夜半的死寂中却强烈地刺激着我的耳膜。我站起身,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四处张望,这声音,好像是从李老头的床底下发出的。

  我顿觉头皮发麻,我迅速地调动理智来判决,以免使自己陷入恐慌。老鼠?这时我宁愿相信这声音是它弄出的。我很响地踏了一下脚,那声音似乎没有了。我弯下腰,探头往床下看,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塞在床下,我伸手一摸,是一口木箱。

  现在想来,我当时之所以要拖出那只木箱来看,并非是什么精心的谋划,而仅仅是一种好奇心罢了。我掀开木箱的盖子,里面放着棉被和一些李老头在冬季才穿的衣物,如果不是一个塑料袋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也许很快就要盖上这木箱了。

  这是一个白色的塑料袋,扁扁的放在木箱里,像是一个空袋。我随手打开它,看见一缕黑发蜷缩在里面,我伸手掏出它来,手心里的这缕黑发使我触目惊心,我拉直它看了看,长度有30厘米左右,显然是女人的头发,飘逸、披肩的那一种。

  正在此时,从停尸的方向传来砰的一声门响,我全身一颤,赶紧将这缕长发放回袋中。我盖上木箱,将它重新推回暗黑的床下。然后在椅子上坐下,若无其事地等待李老头跨进门来。

  我的手心里却一直停留着那缕长发的感觉。它漆黑、柔软,由于离开滋养它的生命已太久,因而显得干涩。无论如何,李老头保留这缕女人的头发一定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事件,我为这惊人的发现有点喘不过气来。

  当然,以人生的诡秘,这缕长发可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来源,但我还是强烈地将它与董雪的失踪联系起来。想到这之前,我发现李老头在纪医生的楼下张望,这种特别的关注是否隐藏着什么东西?

  我又想,如果这缕头发是董雪的,那证明董雪失踪的结果相当可怕,因为头发要离开身体只有在死后才有可能,并且,这同时说明,李老头是这一事件的参与者,或者说,就是他杀死了董雪,并且剪下这缕头发,以作为他的战利品收藏起来。

  这可能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在夜半时分还在楼下窥望纪医生家的窗口的灯光又是为什么?他是否和我一样一直怀有一种揣测:那就是董雪会在夜晚出现在她自己的家中,如果真是如此,这缕头发又应该与董雪无关了。

  李老头一直没跨进这小屋来,外面砰的一声门响后重归寂静。我忐忑不安起来,李老头干什么去了?那最开始的吱呀一声门响,是引诱他出去的吗?或者那是一种暗号,使他以去察看的名义得以脱身?

  我害怕起来,这是太平间小院的午夜,我坐在这里干什么呢?外面就是两个大间的停尸房,里面挤满冰冷的尸体,我突然感到在整个空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在呼吸。

  不容多加考虑,我腾地蹿起来,跳出了李老头的小屋。一盏昏黄的路灯挂在屋檐下,像一只狰狞的独眼。狭长的小院半明半暗,可以看见停尸房的木门冷寂地关闭着,空气中散发着潮气和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我正在辨别那扇破败的院门在哪里,以便一逃了之。突然,又是砰的一声门响,在小院的右角落好像出现一个黑影,我的背脊上出了冷汗,发出一声失控的喝问:谁在那里?这喝问声嘶哑颤抖,根本不像是我的喉咙发出的。

  完全没想到,那黑影是李老头。他一边回答我一边走过来,手还在扎着裤腰。他说,今晚老拉肚子。我这才知道小院右角落的地方是一间厕所。

  李老头说,他到各处都巡察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异样。只是,那最开始发出的吱呀一声门响确实有问题,李老头扎好裤腰后说,这声音出现过好几次了,都是在半夜三更出现,他开始以为是送死人的推车来了,但每次出来一看,鬼影子都没有一个,他坚信,这地方是不会有人来的,而且,停尸房里绝不会有什么动静,他想不通,那吱呀的门声是谁在进出?

  我嗯嗯地点头,不想再插一句话,以免耽误我离开这里的时间。尽管想到床下的木箱里藏着的那缕头发,但此刻我绝不想问个究竟了。李老头的脸在檐灯下闪闪烁烁,我感到看不真实,我说我走了,同时已辨别到院门的方向,在跨出院门的时候,我的脚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手扶在了门框上,那粘乎乎的感觉使我差点呕出。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