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死者的眼睛》(六) [2006-12-2]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作者:余以键


  26. 纪医生正对着洗手间里的那面大镜子刮胡子。

  他对着镜子中的那人说,你已经被盯上了。宋青对董雪有好感,而女人之间一旦有了好感,那相互认同和欣赏的部分会蔓延得很快。她们的基因组合只要有一个图形相合,她们会为对方复仇,并且与她们的温柔一样无可救药。

  他们是来找董雪的。宋青和那个徐作家,他们坐在我的客厅里言不由衷,还编造出白脸女人的故事来掩盖他们内心的慌张。

  董雪失踪一年多了,他们不相信?

  镜子中的脸晃动了几下。他甩掉刮胡刀上的一大团泡沫,吹出一声不太响亮的口哨来。18岁,他吹口哨。他还学会了另一招,将食指含在口里,吹得更响,声音尖利可以穿破一大片树林。他觉得他不再腼腆。18岁,那时他是乡下的知青。他开始想女人,想她们的神秘部分。

  董雪的体形在镜子中闪了一下。雪白的泡沫,刮胡刀发出嗤嗤的声音,他感到毛根坚硬。他看见了隐隐的黑色,在垂下的轻纱中,董雪的双腿在雾中舞蹈,某个三角区的黑色隐约可见,他看见地板上丢着董雪的内裤。

  他是唯一的观众。躺在家里的地板上,仰望那飘动的纱裙就像云彩。牛羊是不懂得这些的,它们只低头吃草。云彩在它们的背上飘,被人画成画挂在墙上。董雪说,真美。他说我在乡下时常见,那时我18岁。

  下巴上突然冒出了一点血珠。他看看刮胡刀,锋利的刃口。他感到宋青站在旁边发笑,小梅也挤了过来,还带来了她的男朋友,警察。他们都不怀好意地盯着他。

  血,红色的、粘稠的液体,他憎恨这种东西。他想呕。护士在旁边不断递给他工具,刀、钢针。这时人的身体像一台拆卸开来的闹钟,他小时候拆卸过的那一种,裸露出来的结构让人目眩,齿轮连着齿轮,卷着的发条,灰尘,油污。有时候,他把它彻底搞坏了,盖上后盖,一切恢复原样,但内部已坏了,指针动也不动,这钟死了,他说。大哥在旁边幸灾乐祸,大哥说他要挨母亲的竹条了。他品尝了失败,这是一种从内部将人打垮的感受,它让人沮丧、灰暗,觉得自己在这世上纯粹多余。他再次打开闹钟的后盖,把零件拆得满桌都是。那时没有护士之类的助手来协助他,他独自在一派混乱中探寻着秩序。这是一座迷宫,他后来屡次打开人的胸腔时就这样想。

  他甩掉粘在手指上的泡沫。这些顺着刮胡刀流在他手上的东西粘腻腻的,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毛发。人其实可以丢掉一些东西,毛发、指甲,一只手,半边肺,一个完整的子宫,丢掉了他还存在,像一棵树。但董雪他能丢掉吗?这是延伸到他体外的一种东西,但这种东西的根长在他的身体里,密布在心脏的血脉就是一大团根系,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根系,但人们看不见它长出的叶脉。这些枝条和叶片摇曳在生活中,受了伤也只有自己知道。

  他收起刮胡刀,擦掉残余在下巴上的泡沫。在镜子里他看见整洁光滑的面颊和下巴有些发青。他扶了一下眼镜,捏了捏鼻头。这两个动作他常常习惯性地连在一起。

  他听见了门铃的声音。他走到客厅里,对门外问道,谁啊?没人应答。他看了看表,下午3点1刻,这时谁会上家来找他呢?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门。门外无人。

  门铃会自动响吗?他想,门铃也会出毛病,像人的神经系统,只要一个地方线路出差错,人也会张嘴乱叫,可他自己并不知道。

  董雪有一次就莫名其妙地笑个不停。对着整面墙上的镜子,她看见自己的健美服穿反了,本应在背部的穿在了前面。她呵呵地笑起来,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像开闸后的水怎么也止不住。这是在家里的健身房里,三面都是镜子,下面是打了蜡的光滑的木地板。董雪笑得弯下了腰,接着一伸长腿坐到了地板上,他看见由于镜子的相互反射作用,无数个董雪坐成了斜斜地一长排。由于这件露背衫的反穿,董雪两个挺拔的乳房暴露无遗,有两条黑色的带子毫无道理的在乳房上交叉而过。董雪一边笑,边用手去理这带子,同时镜子里所有的董雪都这样做,像一支动作绝对一致的舞蹈队。一个人可以变成无数个,这是两面以上镜子的作用。这作用连天空也办不到。天空只有变幻着云彩来玩,像一个缺乏想像力的笨孩子。因而在它的照顾下,牛羊们吃草都是慢吞吞的,然后繁殖,小牛小羊们接着吃草。纪医生恨透了这一套,他选出三面镜子来与天空作对,他看见自己也站在其中,无数个自己正不知所措地对着董雪的笑声,因为这笑声变得怪诞起来,每一声的尾音有点像嚎哭。

  他不知所措地站在客厅里。这门铃出了毛病,他想。等一会儿,他就要上夜班去了,这门铃在他走后还会响吗?一声一声在他房子里游荡,在墙壁和家具之间碰来碰去,他不能忍受在医院值班室里想到家中的这种景象。

  27. 那只从日记本中掉出的飞蛾把我的写作计划完全搞乱了。我原来设想,这本日记后来是到了秦丽的家属手中。他们会根据日记中记载的恐怖事件,去判断那些事是否真实。如果有必要,他们甚至可以向警方报警,要求追查在秦丽病中时出现在她床前的白脸女人,这种惊吓对秦丽的死难以逃脱责任。

  然而现在,这日记是假的。并且从中掉出的飞蛾刚刚出现在吕晓娅的梦中,我尽量说服自己,这仅仅是一种巧合,但世界上的各种巧合中,其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我实在搞不清楚。对吕晓娅的梦,我想弗洛伊德老先生如果尚在世,由他来测定或许能搞出什么名堂。

  我心烦意乱之中,宋青又悄悄告诉我,纪医生对她的态度一下子变得很冷淡,看来是我们那天晚上去他家惹得他不高兴。她开始抱怨起那个药剂师来,说都是这人乱传消息,说什么听见了董雪在家中说话。这怎么可能呢?失踪一年多了,她怎么会在家里呢?害得我们也疑神疑鬼去探听,以后再不干这种事了。

  我安慰宋青道,没关系,也许纪医生心情不好,几天就过去了。并且,药剂师也不像是一个说谎的人,他有那个必要吗?我总之觉得纪医生家很神秘。还有那个从楼顶上下来的白脸女人,这之中必定有问题。

  宋青说,是有问题。小梅还告诉我,她那晚送郑杨下楼时,鬼知道他们为啥走步行楼梯下去,说是在黑乎乎的楼梯拐弯处,遇见一个黑衣女人正在上楼,但没看清那女人的脸。他们觉得奇怪,后来便返身上楼,一个一个的病房寻找那人,但没找到。他们不明白那女人上楼后走哪里去了。小梅说,我们每晚上都多留点意,看见有穿黑衣的女人就询问到底她找谁?如果她说来看望病人的,那一定也要证实。否则,郑杨说就把她扣下来,交给治安室处理。

  和宋青站在走廊上说话的时候,我越过她的肩头正好看见走廊的前半段。还不太晚,走廊的灯光下人影憧憧,有病人,有家属,提着热水瓶去锅炉房打开水的,搀扶着去卫生间的,一幅晚间病区的正常景象。不经意中,我突然看见一个黑衣人已走出走廊的出口,也许是蓝衣,由于我看见时那人刚好在出口消失,我不能判断得很清楚,但肯定是深色衣服,这在夜里看来都一样。

  我一拉宋青就往出口那头走,同时低声说道,黑衣人。宋青一下子还未搞清楚出了什么事,只是紧张地问,你看见了?我点头,只顾往前走。

  走到电梯口,电梯门刚刚关闭,虽然有人先我们一步进了电梯。我望着指示灯,电梯下行。我无奈地按燃下行的按钮,等着它再一轮上行来接我们。

  结果可想而知,当电梯完成一轮运行后再将我们载到底楼时,周围已空无一人。我们小跑着进入外面的林阴道,前面一个人的背影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是深色衣服!黑或者蓝还不得分辨,但分明是一个黑色的背影。宋青有些紧张,我拉住她的手用劲握了一下,意思是给她壮胆。我们快步跟了上去,在超过这黑影的一刹那,我们几乎是同时回转身来。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瘦小的老头子。我听见宋青有些口吃地问道,李大爷,还没休息啊。那老头子怔了一下,说不能睡得太早。不然刚睡下,哪里又送死人来了。说着,他抬头向住院部大楼望了一眼说,今晚看来没我的事。我想起来了,这是守太平间的李老头。

  宋青聪明地问道,李大爷,你刚才到16楼来看过吗?李老头奇怪地反问,又没什么事,我到16楼干什么?我就在这里散散步。怎么,宋护士你送客人啊?

  宋青尴尬地嗯嗯了几声,显然是不想再和他说什么。我们继续向前走去,到喷水池附近,我们才从另一条路往回走。

  林阴道寂静无声,灯光从树丛中照下来,水泥路面显得很清凉。我想这医院的路很有些莫测,病人走着进来,有的能重新走出去,有的便再也出不去了。那么,这条路便成了最后的绝唱。

  宋青突然用手肘撞了我一下说,我表姐再有两天就要来了。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才想起我和宋青之间的秘密约定。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几乎将这件事完全忘了。

  我暧昧地嗯了一声。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表示我仍然同意以前的承诺,还是表示一种犹豫。我记起那天在她的房间里说起这事的情景,我承认这是由于她私下想干的“人工授精”的事太隐密,从而激发了我的一种冒险欲望。还有就是,我在很大程度上将她26岁的表姐想像成了宋青本人,我答应参与这件事,使我对以正当方式挑起的色情欲望深感惊奇。因为宋青当时说,这事由她来操作,这使我联想到自己一种从未有过的神秘的性体验将在宋青面前发生,这使我意乱情迷。

  宋青说,我和表姐都会感谢你的。表姐的丈夫又作过检查了,确实没有可能。怎么,你犹豫了?

  我一下子语塞。我说,我们先上楼去吧。

  28. 早晨8点30分,在医生第一次查看病房时,吕晓娅拿到了化验报告:癌症!

  当时她还没有起床,她先是伸出一只手接过化验单,侧着头细看,然后,她猛地坐了起来。她感到眼前发黑,呼吸急促,她的眼睛盯着那化验报告像被钉住了一样。

  尽管她早有思想准备,但还是觉得这结果来得太突然,太绝情了!她曾对医生说过,我没有家属在这里,并且,我有权知道自己的病情,没什么,我什么都能接受,所以,不论检查出什么结果都请直接告诉我。她是早有准备的,但这一刻,她还是像掉进了深水中一样,她一下子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的东西。

  昨天,她看见那日记本中掉出一只黑灰色飞蛾的那一刻,一种不祥的预感就抓住了她。她记得读中学的时候,由于学校地处城郊,一到晚上就常有这些黑灰色的飞蛾撞进寝室来,吓得她们这些驻校女生又是扑打着驱赶又是尖叫。有个叫圆圆的女生说,这学校未建之前,这里原是一片坟地。据说,人死了以后,有的就变为这些飞蛾。这种说法虽然没有任何道理,但当时,还是吓得大家惊惶失措。大家打开窗子,用书或报纸之类的东西去驱赶那些毛茸茸的飞蛾。有时,打下了一只躺在地上,不知是死了还是昏了,但没有人敢去拣起它扔出去。但又不能让它老是躺在屋里,这样大家会睡不着觉。最后挑选了一个胆大的女生来完成这个任务,只见她挽起袖子,手拿一张报纸想去包住它再扔出去,没想到,就在她战战兢兢蹲下去的一刹那,这飞蛾突然扑动了几下翅膀,然后一飞而起,几乎是擦着那女生的额头飞起来。大家一片惊叫,惹得一大群男生拥了进来,都说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当看见那只阴阳怪气的飞蛾时,男生们都大笑。这时才有女生发觉自己穿得很少很少,慌张恼怒中对着男生大吼,这是女生寝室,都赶快滚出去!男生们迟钝了一下才有所反应,同样显得无比慌乱地一窝蜂退了出去。

  从那以后,吕晓娅有好几次在梦中遭遇那飞蛾,但长大以后,这事像扔进大海中的一块石子一样,早已显得微不足道而无影无踪了。没想到,当日记中掉出飞蛾的前一晚,她又做了同样的梦,而紧接着,飞蛾从日记中掉出来,这是真的,不是梦,吕晓娅那一刻感到胸口发闷,觉得有不好的大事要发生。

  她手提化验单坐在床头,一直感到裸露的背上像有凉水在浇,这才本能地钻进被窝。她仰望着病房的天花板说,我要死了。她想哭,但没有眼泪,她感到眼眶已是两个空空的大洞。她想起了千里之外的父母,还有妹妹,他们都在家乡,在那个遥远的北方城市生活。她一直没告诉他们她生病的消息,现在需要告诉吗?她觉得心里发痛。她想到自己今年刚好30岁,这是一个坎儿,有人告诉过她,整数都是一个坎儿,像翻山一样,翻过去另有一重天,但翻不过去,就危险。她不知道简单的数字怎么会和复杂的生命有联系了,或许是人自己承认的一种暗示吧。她听过一个关于“暗示”的故事,说是二战时期,德军用集中营的犯人作暗示试验,先把犯人绑住,蒙上眼睛,然后告诉他,我们现在要杀死你,方法是用刀割断你手腕上的动脉,然后让血往外流,一直到血流完,你也就死了。说完后,便用刀背在犯人的手腕上刮了一下,接着用细皮管里流出的热水淋在犯人的手腕上。犯人由于被蒙着眼,只感到刀在手腕上冰凉地一划,接着就感到温热的血流出来,一直顺着手腕往下流。犯人一阵挣扎,然后就死了。这就是暗示所具有的恐怖力量,它能把正常的人至于死地。吕晓娅摇摇头,心里说,我决不接受这些。

  她想到了刚刚在一小时前离开这儿的薇薇,她的脸颊上还能感到她临走时那半是缠绵半是调皮的一吻。薇薇说,我白天上班,晚上都来陪着你。她们挤在窄窄的病床上,连翻身都不太容易。薇薇担心地说,我会挤着你吗?她说不会,这样很好,心里很踏实。薇薇摸着她的腹部说,还痛吗?她说已经好了,这是真的。以前还常痛,近来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了。她甚至有了明天就可以出院的感觉。薇薇很高兴,紧紧地抱住她,像一个懂事的小妹妹。她感觉到薇薇的身子很热,很软。她用手在薇薇身上游动,薇薇轻轻呻吟了一声。她们都热得出了汗,她觉得有一种睡在船上的感觉,飘飘荡荡的,一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她不能想像,薇薇今晚再来时会是怎样的情景。薇薇会哭,会叫,会说吕姐你不能死,会说你不在了外面的人会欺负我。她叹了一口气,想起薇薇刚到服装公司来打工时的情景,她一眼就被她朴素的衣着下精妙绝伦的身材所打动,她将她推上了T型台,T型台上的薇薇让所有人的眼睛着了火。她保护着她,不让某些邪火烧着了她。

  她突然恨起那只来路不明的飞蛾来,突然地怒不可遏。她翻身下床,想从抽屉里取出那日记,连同那只飞蛾,立即就从这16楼的窗口扔出去。

  她拉开抽屉,里面空空荡荡的,日记本不见了!她手忙脚乱地在屋内翻动,没有,这日记本消失了。

  29. 晚上十点,表弟坐在床头看书,我说赶快睡觉吧,病刚好了一点,不注意休息,一会儿又要发烧了。我将床头柜上的一大把药片递给他,同时递给他一杯水。表弟伸手来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手好大好大,完全是一副男子汉的大手掌了。在我的印象中,十七岁的表弟仍然是孩子,事实却是,他已在成年人的边缘了。

  表弟一仰脖子吞下了药片,用手背擦擦嘴说,还不能睡,宋青还没来打针呢。

  正说着,走廊上响起了小药车吱吱的声音,宋青推着这小车走了进来,车上放着药瓶、药盒、针头针管之类。

  宋青将小车靠墙停好,走到表弟的床边,从护士衫的大口袋里摸出一本杂志来,她说,猜猜,这是什么?

  表弟说,《足球》杂志呗。宋青说,真是个球迷,给你,最新一期的,今天下午书亭才刚刚到货。

  表弟说,我已经不是球迷了,我讨厌足球。

  宋青不解地问,怎么了?背叛了是不是?

  表弟说,光看又踢不上,看着发慌。以前在学校,我们是一边踢球一边谈论这些球星的。

  宋青在床边坐下,用手在表弟的头上抚摸着说,没关系,等病好了,回学校去再踢球,一定更棒。

  我感到心里一阵难受。我知道对一个血癌少年来说,宋青的话带有极大的安慰性质。我走出病房,站到走廊上,以免把这种难以抑制的难受情绪传染给他们。

  小梅从走廊上走过来,她停在我面前说,徐老师,陪我去趟21楼好吗?

  我说,怎么?去给病人取化验单吗?小梅点头说,是的,天黑了,我有些怕。

  我们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在轻微的电流声中,电梯上行。

  小梅侧对我站着,护士衫紧裹着的身体凸凹有致,散发着一种盈盈的健康。这是一种令人感慨的气息,在医院呆久了,这种朝气显得特别动人。

  走出电梯门时,小梅突然停下来看着我说,我想问一个问题,但你得给我保密才行。我说行。对这种19岁的女孩有些什么秘密,我心里实在是一片空白。

  她说,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孩,便不断地和她做爱,除此之外,共同的语言越来越少,你说这是不是爱情?

  小梅的坦率让我吃惊。我想到了过往时代的女孩子,要像这样明白地表达感受和疑问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说,爱情恐怕没有什么固定的模式吧,所以不好判断。当然,首要的条件是,双方全身心地爱对方。
 
  我觉得自己一下子变得笨嘴笨舌的,一点儿也没讲好。小梅自然仍是一脸茫然,她自言自语地说,如果爱情就是做爱、生崽,然后死了留一笔遗产给孩子,这还有什么意思。

  小梅的这些话,多少有一些超出她这个年龄的沧桑感了。当然,浪漫情结是女孩子初涉爱情时必定坠入的美梦,这个梦很容易破,往往是一觉醒来更感迷茫。

  我打趣她说,怎么,刚开始爱就想到死了,这路长着呢,你最多算一部刚出站的长途车,终点远得很呢。

  我这样打住,是因为实在想不出用什么方式和她深谈。我想让宋青和她谈谈也许更合适。

  21楼仍然是幽暗寂静。奇怪的是,小梅并不害怕,看来她说害怕是假装的。我说,我来过这里。纪医生带我来看尸解,但没看上。小梅说,你就别看了,看了后三天吃不下饭,想着人活着实在没有多大意思。

  回到病房,宋青还在和表弟聊天。她对我说,你又得给表弟的臀部作热敷了。打针太多,肌肉都有些发硬。

  我说好,你们在聊些什么呢?

  表弟说,我在给她讲这本书。我走到表弟床前,看见那是我带到医院来混时间的一本收,书名叫《论黑洞的形式和宇宙的前途》,一个英国人写的。内容谈的是科学,行文却有着福尔摩斯式的诡秘。

  表弟说,宋姐不相信宇宙以后还会收缩为一个鸡蛋大小的东西。她说宇宙如果会变得那样小,那无数个星球,包括我们地球,包括我们这座医院,包括我们每一个人都到哪里去了呢?我说没到哪里去,都收缩在这个鸡蛋里了,这是一个密度不可想像的鸡蛋,在没有宇宙之前它就是这个样子,后来发生大爆炸,它才膨胀成为宇宙,它以后还会收它们回去的。

  宋青说,你表弟满脑子的幻想,怪吓人的。在我们医院,死一个人都是大事,在他的谈论中,整个地球没有了都是小事,因为宇宙中的星球太多太多,地球没有了就像太平洋卷下去了一片叶子,谁也不会知道,知道了也不在意。这太可怕了,就像恐怖故事,又怕又想听。

  我说这确实恐怖,但是现在,我要给表弟热敷屁股了,这件事现在最重要。

  宋青和表弟都大笑起来。

  这时,小梅走进来对宋青说,纪医生叫你过去。小心点,他不知为什么又生气了。

  30. 后半夜了,整个病区安静得令人陌生。走廊空旷漫长,洗手间里有一个没关紧的水龙头在有节奏地滴着水。电梯的铝合金门结实地关闭着,像它从来就不曾打开过一样。而在它旁边,黑洞洞的步行楼梯似乎随时会飘出黑色的雾气。

  走廊由近到远地变窄,两边的病房中偶尔有一声呻吟或梦呓传出。地砖反射着吸顶灯的荧光,走廊弯出一个弧形,值班室的门虚掩着。

  宋青伏在桌上打盹。她的肩膀和手臂组成的线条流畅、优美而寂寞。从卫校毕业3年多了,上千个日子就在这值班室、走廊和病房之间踱过。她原想留在这大城市工作多半是色彩缤纷,但没想到,这里其实比她以前生活的那个小县城还要单调。她熟悉那里的每一条街道,可以和多数对面而来的人打招呼,大家都认识,至少是面熟。父亲在县博物馆工作,那里收藏着从本县的土层下发掘出来的各种文物,有青铜器、瓷器等等,在卫校读书时,暑假回家,她还在博物馆担任过义务讲解员。那些路过这里或专程而来的游客出门时说,这里不但出文物,还出美女呢。她听了感到脸上发烧。她的母亲是一个中学教师,常有早已毕业多年的学生从全国各地给她来信。总之,她在家乡所时时感受到的亲和氛围,自到了这医院后便荡然无存。

  唯一使她欣慰的是部分病人及家属对她的信任。但这样的人不多,他们大多对医生诚恐诚惶,并以为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而护士更多地担任了打杂的角色。当初决定去卫校读书时,父亲就鼓励她,学医好,社会怎么变也不过时,并且高尚、干净,她知道父亲所说的干净是指品质。父亲还说,你爷爷奶奶都是不到60岁就死了,为什么,缺医少药啊。你要好好学,多救点人,这是最好的职业了。

  宋青直起腰来,在恍惚的记忆中打了一个呵欠。她看看空荡荡的室内,知道小梅一定溜到隔壁的沙发上去睡觉了。这都是因为她比小梅大两岁的缘故,因此小梅就常可怜兮兮地对她说,好姐姐,我去睡一会儿,有事叫我啊。每当如此,她没法不同意。

  走廊上有了脚步声,一定是纪医生来了。几个小时前,一个临时的手术将他叫走了。宋青知道,这在医院是家常便饭的事,说手术立即就是手术,一刻也不能等待。

  纪医生的表情很阴郁。宋青想,是手术不太成功吧?或者,是那病人根本就无法挽救了。每当这样,纪医生的表情就沉重。她懂事地给他的茶杯里倒上滚烫的开水,递到他桌前。

  纪医生点燃了一支烟,很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吐出大团烟雾来。没有办法,他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宋青劝慰道,作为医生,尽到努力了,还能怎么样?

  纪医生坐在那里沉默了很久,然后掐灭烟头说,尽到医生的责任了可没什么,但是,如果因为我们工作的差错,让病人死了,你说这叫什么?

  宋青大为震惊。脱口而出道,发生了这样的事?

  纪医生压低了声音但音调严厉地说,我不是说今晚发生了这种事。我是说秦丽,那个以前住23床的病人,她的死不是因为我们的责任吗?

  宋青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冷汗也从皮肤里沁了出来。她想起了那一次夜班,那些用过了的青霉素药瓶。而输液正是她负责的事,她记不清是不是她用错了药,总之秦丽是死了。当时在紧张之中她曾把这些空药瓶放在了她的桌下,上面还盖了几张报纸。后来,那些药瓶不知被谁拣走了,她想或许是清洁工吧。她认为纪医生当时一点儿也没注意到这些。纪医生当时还说过,对于秦丽这样的晚期癌症病人,猝死的事是常常发生的,当时她出了一口大气。

  我,我不知道我们有什么责任?宋青强打精神地问。

  别说了,我什么都清楚。纪医生仍然将声音压得很低,同时用手指了指门外,意思是不能让别人听见他们的谈话,这种姿态告诉宋青,关于这件事,他有保护她的意思。

  宋青面色苍白,充满恐惧和绝望。一刹那间,她想到了她会坐监狱,那样她宁愿死。她想到了父亲会谴责她,还会悲痛欲绝。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她目光呆滞地望着纪医生说,我不是有意的,真的,我不知道,我完全不清楚我怎么就会用错了药。

  纪医生给她做出停止说话的手势。然后走到门外看了看,进来时返身把门关上说,秦丽的家属告到院长那儿了,说是对秦丽的死有什么怀疑,你想,人都死了这样久才提出疑问。有什么证据?你放心,那些青霉素药瓶我早替你藏好了,没事。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事就行。我已经证实了,是正常死亡。

  宋青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她不知道是惊恐、感激还是如释重负。

  纪医生安慰道,没事,没事。我今晚告诉你,是想让你知道我将一切都处理好了。这样吧,明天到我家来,我们再好好谈谈。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