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狗变 [2006-11-3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最初,不对劲的感觉是那天晚上开始的。
  那天晚上,正军正在网上和一个MM聊天。
  正军和那个叫金色风铃的MM认识并不太久,不过正军觉得和她聊得很开心,这是一个比较单纯的女孩子,正军心里一直在想着怎样把她引到正军想聊的话题上来。
  金色风铃正在向正军说一件她认为比较好笑的事。
  正军一边看着金色风铃说话,不时地应上一声,一边在黄色网站上翻图片来看。
  这时,正军刚上了一家免费的黄色网站,打开其中的一张图片。
  图片在屏幕上从上往下慢慢地显现,是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美丽女人,但是女人的最隐秘处却被女人手里抱着的东西遮住了。正军仔细一看,女人手里抱着的是一只淡黄色长毛的小狗。小狗的狗头侧贴在女人的腹部,看不清狗脸。
  “丧气!”正军大骂着,他恨不能把图片中的小狗从女人的手中抢过来,再丢在地上。
  就在这样想着的时候,正军忽然看见图片中的小狗转过了头来!狗脸正对着他,并冲他呲着牙,音箱里似乎也传出“呼呼”的狗鼻子里喷出的呼喝声。
  正军吓得一下子丢掉了手里的鼠标,鼠标“啪”的一声响,撞在显示器上。
  屏幕上的图片还在那里,正军再看时,小狗依旧侧着头贴在女人的腹部,哪有转过头来?
  正军呆坐了一会,拿起鼠标,关了图片的窗口。
  QQ上金色风铃的头像在一闪一闪。
  正军再和金色风铃聊天,已经没了刚才的心思了。他心里有点害怕。就是在这个时候,正军感觉到他的背上痒,出奇地痒。
  他先在椅背上蹭了一下,但是真有点隔靴挠痒的感觉,不煞渴!于是他用左手伸到背后,隔着衣服用力挠了两下,没想到的是,挠了这两下后,却越挠越痒了。
  背后痒得揪心,正军把手放进衣服里怎么挠也没用。
  “他妈的!”正军一边骂着,一边和金色风铃告别下了线。
  正军脱了身上的衣服,用力挠背止痒,指甲上都挠出点点的血丝了。
  是不是要洗澡了?正军想,不对,前两天刚洗的,不会这么快就脏了吧?管不了那么多了,也许用热水泡泡会止痒。
  正军一边挠着背,一边在浴缸里放了一大缸热水。脱了裤子跳进浴缸里,热水烫着背,感觉真舒服,背上也不再揪心揪肺地痒了。
  正军闭上眼睛躺在浴缸里。
  浴缸里的水暖暖的,正军闭着眼开始胡思乱想,他想到了昨晚看过的那部A片。片中女主角的身材真性感,皮肤白皙,还有那嗯嗯呀呀的叫声……
  这水暖得象是女人的躯体,正军不由地伸手握住自己,他幻想着A片女主角正在他的身边,象这水一样拥抱着他,轻抚着他……他的手不由地套动起来。
  就在正军快达到高潮的时候,浴室的门却“吱呀”地一声响。
  正军被这门声激得浑身一抖,他脑海中的幻像霎那间消失不见了,那勃起的激情也在那一瞬间软了下来。
  这套房平时只有正军住着,上大学的弟弟只在周末才过来,所以,正军洗澡时并不锁上浴室门的,只是随手将门虚掩了。
  正军睁大眼睛一下子从浴缸中坐起来,向四周看着。
  浴室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但浴室的门却开了一条大大的缝。
  正军在冷冷的空气中坐了许久,浴室里没什么动静,浴室外也听不见什么动静。大概是风吹开了浴室的门吧!正军感到了身上的冷,又躺到浴缸里了。
  水冷了,正军打开热水器,又加了点热水。
  水哗哗地流进浴缸,在这“哗哗”的流水声中,正军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哧哧”地象刮铁皮的声音。
  这声音让正军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关掉热水器,正军听见那刮铁皮的单调声还在响,那声音,那声音,似乎就来自浴缸的下面!
  正军呆呆地,一动也不敢动,他想不明白他听到的是什么声音。
  正军跳起来,他想爬出浴缸去。
  可是,在他的身体探出浴缸的一瞬间,他看见了什么?
  一只小狗,淡黄色毛的小狗,只有拖鞋长短,肥嘟嘟的,短毛,长耳,大大眼睛。它正伸直了身体扒在浴缸上,两个前爪不断地一上一下地抓着浴缸,象是要找人抱它似的。
  耳耳!是邻居家的小狗耳耳!
  正军松了一口气,一下子滑倒在浴缸里。
  原来是邻居的小狗耳耳,它怎么跑进来了?
  耳耳???
  正军又跳起来,怎么会是耳耳?
  他再伸头向浴缸外看看,哪里有什么小狗?浴缸外只有一双横放着的拖鞋,哪里有小狗耳耳?莫非是他眼花了?可是,那刮铁的声音呢?正军再听一听,浴室里静静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正军不再洗澡了,他从浴缸里爬起来,用大浴巾裹着走了出去。
                 
  第二天,正军在出门的时候碰到了邻居女孩晓虹,他和晓虹打了个招呼,顺便关心地问了晓虹一句:“耳耳找到了吗?”
  “没。”晓虹没精打采地回答了正军一句,就走开了。
  正军心里松了一口气。
  晚上,正军又在网上聊天的时候,他的背又痒起来,不仅背上痒,胸前和腹部也开始痒,而且是出奇地痒,怎么挠也止不住那揪心揪肺的痒。
  奇怪,这两天怎么身上老是痒得难受?
  不会是,有什么病吧?
  正军想起前一段时间他老是去的那家发廊,还有那个长得一般,却极会挑逗他的发廊妹。他和她发生事情的时候可都是做足了安全措施的呀!
  正军脱下衣服来,仔细地看看身上的皮肤,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没有疱块红疹之类的,肤色都没有什么变化。
  可就是揪心揪肺地痒痒!
  正军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象昨晚一样,用热水泡泡吧!
  泡完热水澡,正军用浴巾擦干身体,他又背对着镜子照了照,背后的皮肤也没什么,只是,背上有一层密密的汗毛,看起来比平时密,好象汗毛忽然间长出来很多似的。再看看,除了汗毛密一些,背上没有其它什么。
  正军觉得浑身都很疲惫,他穿上睡衣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半夜里,正军觉得干渴,他爬起来想去厨房找点饮料喝。
  走到厨房的门口,正军听见厨房里有一种“嗡嗡”的机器开动声,却不象是冰箱启动的声音。
  正军心里恐惧极了,他睡觉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是关着的呀,现在是什么声响呢?
  正军一步一步,尽量不发出声音地走进厨房。
  厨房里有淡红色很弱的灯光。正军仔细看时,却是微波炉开着,那淡红色灯光是由微波炉里射出来的,那“嗡嗡”的机器声响,也是微波炉发出来的。
  微波炉怎么会开了呢?真是奇怪!
  正军两腿发软,但是他还是决定走过去关上微波炉。
  不知怎样走到微波炉边的,正军正要关上微波炉,却透过微波炉门上透明的网看见微波炉里有一些东西,象是一丛乱蓬蓬的头发。
  正军害怕极了,他记得临睡前微波炉里是没有东西的。
  随着微波炉下托盘的转动,那乱蓬蓬头发似的东西转了半面向着正军,却赫然是一颗人头!一颗眼睛还在睁着的人头!
  而最让正军恐怖的是,那颗人头看起来是那么熟悉,就象他自己在照镜子似的那么熟悉!
  不错,正军看到的正是他自己的头!!!
  随着微波炉缓慢地转动,那颗人头已经面向着正军了。
  正军看到,人脸上的肉开始焦糊了,有些地方象是开始熔化了似的,肉一块块地往下掉,掉得整个人头都血肉模糊的。
  正军象梦迷住了似的,有冷汗滴下来,蒙住了眼睛,他不觉抬手擦了一下眼睛。
  再看微波炉里,那个人头不见了,里面正在被烧着的是一只小狗!淡黄色毛的一条小狗,只有拖鞋大小。
  随着微波炉里托盘的转动,小狗开始在微波炉里乱撞,托盘也被弄翻了,一下子碎裂开来。不一会儿,小狗不再撞动了,它倒下来,身上的毛已经一块块地脱落了,皮肤焦糊了。
  “叮”,这一声特别地响,响完之后,微波炉停了,灯光灭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正军听见他的冷汗滴下的声音。
  他颤抖着手去打开微波炉的门,“嘭”,门弹开的声音让正军吓了一大跳,他往后退了一步,跌坐在地上。
                 
  正军浑身是冷汗,他觉得好象在做梦一般,他不明白怎么会坐在厨房的地上。他觉得非常惊恐,从地上爬起来,打开房子里所有的灯。
  厨房里的微波炉的门是开着的,正军小心地伸头往里看了一下,什么也没有。
  浑身的冷汗慢慢干了,一阵阵地寒冷。刚才,一切象是梦游一样。
  正军不敢再关上灯了,他回到床上。
  可是,再也睡不着了。
  正军睁大眼睛想着那个梦,还有梦中的那只小狗——耳耳。
  正军自从住到这里以后,常常碰见邻居晓虹和她的小狗耳耳。晓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却也非常傲气。正军偷偷地喜欢着晓虹,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晓虹是不会喜欢正军的。因为他既没有正式的工作,人长得又差劲,没几个女孩子会喜欢他这样的,更何况晓虹。
  那天他出门的时候,无意中看见晓虹家的房门没关,留着一条缝。他偷偷看了一下,客厅中没人,斜对着大门的房间门也半开着,门里有个带镜子的立柜。
  从立柜的镜子里,正军看见了令他心跳的一幕:晓虹正在换衣服。
  她已经脱下了上衣,露出只穿着文胸的雪白的身躯。然后,她开始脱下身的牛仔裤。
  正军屏住呼吸,贪婪地偷看着镜子中的人影。
  就在这时,一阵狗叫猛地传来,却是那只小小的狗——耳耳。
  晓虹警觉地关上了房间的门,正军也吓得从门口逃开去,一口气冲到了楼下。他不禁有些气恼,那只该死的狗!幸好没被人发现他在偷看。
  几天以后,正军回家忘了关门,过一会他去关门的时候,却看见耳耳站在他的客厅里。
  正军关上门,一把捉住耳耳,用绳子拴住它的颈子,拿出拖鞋来打它。
  “叫你多管闲事!”正军用力在打耳耳,耳耳“汪汪”地叫起来。
  对门传来叫耳耳的声音,正军吓坏了,他放下鞋子,可是耳耳还是叫着。正军忙捂住耳耳的嘴。可是,他家的门上传来了敲门声。
  正军抱起耳耳,想把它藏起来,又不知藏在哪里,走进厨房,一眼看见了微波炉。正军打开微波炉,把耳耳放进微波炉里,关上门。耳耳在微波炉里叫着,虽然声音小了很多,但是还是可以听见。
  这时,敲门声更响了。
  正军慌忙中按了微波炉的定时,微波炉开了,发出“嗡嗡”的机器声,狗叫听不见了。
  正军走到门口,打开门,门口站着的正是耳耳的主人晓虹。
  “是你呀,什么事?”正军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问晓虹。
  “哦,没什么!”晓虹有点慌张,“我家耳耳刚才不见了,我想问一下是不是跑到你这里来了。”晓虹一边说着,一边用眼在正军的客厅里扫视着。
  “没有,我的门一直关着呢!”
  “奇怪,刚才我听见耳耳的叫声,好象不远似的。”晓虹有点怀疑。
  “哦,要不你进来找找?”
  “啊,不用了!”晓虹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下楼去找找吧!”
  正军看着晓虹走下楼去了,不禁心里好笑,他在晓虹的背后大声说:“如果我看见耳耳,就给你送过去!”
  “谢谢!”晓虹走下楼去了。
  正军走回厨房,微波炉还在开着,他关掉微波炉,打开微波炉的门。
  微波炉里的耳耳半靠在微波炉壁上,表皮的毛已经被烧得脱落溃烂了一大片,露出鲜红的肉,两只狗耳朵,肿起了大大小小的水泡。小狗耳耳痛苦不安,不停地挣扎惨叫。它挣扎着想走出微波炉,但是看着正军,又想缩回微波炉里面去。
  正军看着被烤成这样的耳耳,并没有放耳耳出来,却一狠心,又将耳耳推回了微波炉里,随即关上了微波炉的门,加大火,开了开关。
  微波炉里的耳耳恐惧不安地走动着,向着微波炉的门撞动着。
  正军冷冷地看着微波炉里的耳耳,转身走出了厨房。
  微波炉“叮”地一声响,正军走进厨房打开微波炉的门。
  天哪!微波炉里一片狼籍,耳耳已经成了一具焦糊的狗尸了!耳耳全身焦糊,肚子爆裂,有一些内脏流了出来。微波炉的壁上沾着点点的血肉和内脏的碎末!
  正军一边回想着,一边心烦地翻了个身。他无法入睡。
  天亮了,正军疲惫地从床上爬起来,涮牙洗脸换睡衣。
  当他脱下睡衣的时候,正军呆住了。他看见他的身上长着一层细细密密的淡黄色毛,那绝不是汗毛!
  一天是在焦躁不安中渡过的。
  晚上,正军更焦躁了,他害怕,他到底怕什么,他也说不上来,是怕那个梦?还是怕他一觉睡醒后全身都长满了淡黄色的毛?
  全身都出奇地痒了。
  怎么睡着的,正军也不清楚了,万幸的是,一夜没做恶梦。
  早上醒来,正军伸了一个懒腰,但是他忽然停住了,他想起昨天早上他看见的情景,他身上在一夜间长出的淡黄色毛。
  他忙伸手去脱睡衣,想看看他身上是否有什么变化。
  可是,他看见了他伸出去的手。
  那还能算是手吗?正军惊恐地大叫起来!
  他看见的,分明是一对狗爪子啊!
                 
  正军的弟弟周末来到正军的房子,他打开门,一只淡黄色毛,身体硕大的癞皮狗正扒在房门口。
  正军不在,正军的弟弟很奇怪,他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找到正军了。
  那只癞皮狗看见正军的弟弟,一个劲的往他身边靠,嘴里发出“呜呜”声。正军弟弟看着它那一身癞皮,厌恶地踢了它一脚,它忙呜咽着往后退。
  这是哪里来的癞皮狗?
  正军弟弟知道这不可能是正军养的,因为正军一向最讨厌狗。
  正军弟弟打开门,给了癞皮狗一脚,“滚出去!”可是,癞皮狗却向后缩着不肯出门去。他气坏了,“这只该死的狗!”
  费了好大的力气,正军弟弟才把癞皮狗赶出了正军的房子。
  癞皮狗夹着尾巴,可怜地看着正军弟弟,眼中似乎有点泪光。正军弟弟心里有点软,但是却不能留下它,于是拿了一块刚才带上来的鸡肉,丢在它面前。
  癞皮狗闻了鸡肉很久,终于张嘴咬住了鸡肉。
  正军弟弟看了癞皮狗一眼,关上了门。
  癞皮狗吃完了鸡肉,无可奈何地走下楼去。
  癞皮狗夹着尾巴走在街上,忽然,一群狗冲了过来,狗群中有大狗,也有小狗,它们冲到癞皮狗的跟前,围住癞皮狗咬起来。
  浑身伤痕的癞皮狗终于摆脱了那群狗。可是,无论它走到哪里,都有狗群袭击它,它不得不离开城市,向偏僻的地方走。
  癞皮狗沿着尘土飞扬的道路走着。
  它现在又渴又饿又疲惫,这一路上它经过了几个乡村,但是只要它一靠近,乡村里的狗群就会叫嚣着扑向它,围攻它,连那些和它一样的流浪狗也欺负它。
  它身上有好几处伤痕了,有一处甚至被咬去了一块肉。
  它只有避开那些狗群,向着比较荒凉的地方进发。
  翻过一个小山坡,前面有一个小池塘,塘里生满了浮萍,水绿绿浓浓,看起来挺肮脏的。
  癞皮狗萎顿地走向池塘,它渴坏了。
  池塘边的泥地湿湿的,有些青苔,很滑。癞皮狗小心地走下池塘边,用前爪在地上试了几次,找了一块不太滑脚的地方,站稳了,低下头去喝水。
  喝完水,癞皮狗抬起头来,向四周张望着,这是一片荒野,没什么吃的。
  它失望地转过身。
  忽然,它惊恐地叫了一声,不由向后退了一步,谁知脚下一滑,却掉进了池塘里。
  池塘的岸边赫然站着一只小狗!
  小狗身上的皮毛象是被什么烧了似的,一身焦黑,肚子下面的皮肉翻开着,拖着一些东西在肚子外面,仔细看时,却是一些肚肠内脏在外拖着,颜色暗红。
  池塘里的癞皮狗在被灌了几口水后,很快地浮上来,转身拼命向对岸游去。
  精疲力尽的癞皮狗终于游到了岸边,当它慢慢向着岸边靠近的时候,它忽然又看见本来是站在对岸的那只小狗正站在它前面的岸上。
  癞皮狗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哀呼,它急忙转身又向另一个方向游去。
  可是,不管它游向什么方向,每当它靠近岸边时,它都会看见那只焦黑的小狗正在它前面的岸上。
  癞皮狗又惊恐又绝望,它在水里不停地游着,它想避开那只小狗爬上岸去。
  但是,它已经越游越慢了。
  ……
  正军弟弟好几天没见到正军了,他向警方报了案。
  一天,警方忽然找到正军弟弟,将他带到殓尸房。
  房中的床上放着一具用白布单盖着的尸体,法医掀开白布单,让正军弟弟认尸。那是一具被水泡涨了的男尸,身上还穿着睡衣,但是睡衣已经破烂不堪了,尸体上还有好几处伤,据法医说,那可能是被狗咬伤的。
  正军弟弟的喉咙一下子哽咽了,虽然尸体已经肿涨变形,但他还是认出了那是正军。
  警方人员告诉正军弟弟,尸体是在离城十几公里外一个荒野上的小池塘里发现的。
  正军穿着睡衣去那儿干什么?正军弟弟想了好久也没想明白。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