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许凝香 [2006-11-28]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许凝香”这个人,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里,研究她,颇让我费了一翻心思。
  不过,你可不要误会,本小姐我对女人可没兴趣,只是这许凝香,实在与众不同。办公室里,数她最默默无闻,无论有多可笑的事情,她只是抿嘴一笑。再可气的事,她也只是抿嘴一笑。没有大喜,没有大悲,哪里有热闹,她也是站得远远的,仿佛极力避免与任何人亲近。可是,我分明的感觉到,她眼神里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神采,仿佛燃烧着的火焰,只在黑暗里明亮。
  果然,连续发生的几件事情证实了我的感觉。
  一次,路过水房,我突然听见许凝香与别人谈话的声音,平常这个人从不轻易与人攀谈,好奇的我躲在水房门外偷听起来。我听见许凝香在问会计周姐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脸色这样差。
  奇怪,家里发生的事情也可以从脸上看出来吗?我偷偷探了探头,看到周姐的脸的确略显疲惫。我听见周姐叹口气,说最近母亲去世,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许凝香又问,家里是不是有什么符咒的东西压在暗处了。我看见周姐迟疑着想了想,似乎没有想起什么。许凝香便又笑笑,端了杯子走了出来。我急忙躲旁边的洗手间,心咚咚的跳个不停,这个许凝香,也太玄乎了吧?
  过了几天,周姐神色飞扬的走进办公室,手里还拎着一大袋糖果,周姐把糖果发给我们,说是她家里有了喜事。然后又拉着许凝香走出办公室,我借故冲咖啡路过她们的身边,只听到了几句什么放在抽屉里,现在供起来的话。
  我越发的对她好奇起来。
  有段时间,小武总是神秘兮兮的说自己的右脚暖暖的,像是什么东西伏在上面一样,办公室里的人都嘻嘻哈哈的,有的吓唬她是鬼上身,有的骗她说要得静脉曲张,吓得小武魂不附休。许凝香听了,还是偷偷的笑。我注意到她借故冲咖啡路过小周身边的时候,用脚轻轻的踢了一下小武的右脚上方,嘴像是做出一个“去”的形状。第二天,小武就奇怪的说右脚暖暖的感觉没了。
  我知道,这一定与许凝香有关。
  转眼又是清明节,家里去给姥姥上坟。大舅特地请了一位法师为姥姥做法事。做法事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头有点疼,背也有些沉,结束时,那位法师用拂尘扫了扫我的背,当时我也没有在意。可是过了几天,我的头越来越疼,后背也越来越沉,每天工作都提不起精神。
  午饭时候,许凝香竟端着餐盘坐在昏昏欲睡的我的身边。我诧异的看着她,她也微笑的看着我。“你去过哪里啊?”她问我。“嗯?”我被她问得糊涂了。她又笑,补充道:“清明的时候,去上坟了啊?”我吓了一跳,感觉后背有冷汗滑落。许凝香却盯着我的额头仔细的看,然后伸出手,用手心贴住我的额头,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本来很惊讶的我,感觉一股暖流在额前游走,也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好一会,突然觉得头脑清醒,浑身轻松。再睁开眼睛,许凝香则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边吃着饭,一边笑着催我快吃饭。我忙问她怎么回事,她只是笑笑,不回答。
  于是我便常常凑在她的身边,总是猝不及防的问她那天在我额头上看到了什么。每次问到,许凝香都会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与平常的她完全不同,我倒觉得有趣,觉得日常工作中接触到的,肯定不是真正的许凝香。
  慢慢的,对她建立了一点感情,却还是走不近她的生活。我呢,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就想法从人事部那里弄到了她家的地址,想给她来个突然袭击。
  星期六上午九点,我按响了许凝香家的门铃,心里为自己找了这个时间而暗自得意,如果来得太早人家可能不见得会起床,太晚可能就出门了,这个时间去拜访一定刚刚好!果然,开门的是许凝香。
  看着厚皮厚脸的我,许凝香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她笑着请我进屋。反正已经被识穿了,我大模大样的走了进去。一进门,便闻到一股檀香。我四处寻找味道的来源,许凝香给我倒了一杯水,要我坐下。
  来不及喝水,我就又开始喋喋不休的问起那个她在我额头看到什么的事情。她叹了口气,说我执着。执着就执着,我缠着她非要她说不可。许凝香看了看我,便认真的对我说:“凡是生灵,都对尘世有些许的执着和依恋,由于它的依恋,有时候不旦会使它不能转世,还会跟在它们所牵挂的人的身边。”那她的意思是,那天她在我的身上看到的,是我的姥姥了?我感觉自己的汗毛有点竖起来了:“你……你为什么会看见?该不会你就是传说中的大仙吧。”
  听了我的话,许凝香大笑起来。于是她把我拉到一个房间门口,轻轻的推开门。我吓了一跳:只见房间里摆着香炉和各式水果,更供着好多神态各异的佛像,有神态庄严的、有神态优美的,还有面目威严的,除了几尊我常看到普通人家供奉的佛像外,更多的我叫不上名字。
  “喏,如你所见,我只是一名佛教徙而已。”她拍拍我的肩,关上了门。“那你怎么看得见?”我问。她耸耸肩:“并不是你所谓的那些‘大仙’才能看见东西,一般情况下,那些灵物都不会让人看到,除非有特殊的因缘,或者具有神通的人。时下有些自诩为‘大仙’的人,因为一些原因而与仙家结缘,以洞悉别人的宿世因缘谋利,这是在篡改他人因果,要受果报的。当然,这也是真正的佛教徙所不允许做的,我们一般不参与别人的因果,即便看见了,也只是看见了而已,轻易不会插手管人家的闲事的。”
  那……那……我有些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虽然我一直很想探询结果,但这一切又太出乎我的意料。
  “想问我为什么会管你的事啊?”许凝香把我按到座位上,又把水递给我。“大概因为我修行还不够吧,喜欢多管闲事。”
  我下意识的喝了一口水,狐疑的看着她笑嘻嘻的脸,感觉事情似乎不应是这么简单,但是,又说不上为什么。
  当然,我也知道,从她的嘴里,是断然再套不出其他的了,只能自己再做观察。不过,从这以后,我跟许凝香的关系是越来越好了。她常常莫名其妙的就在早上打电话给我,要我晚出去半个小时,或者告诉我今天不要出门,弄得我常常不是迟到就是不得不放弃一场美好的约会,虽然我嘴上报怨,但是心里清楚得很,晚出去半小时那天,我常常乘坐的公交车发生的车祸,不约会的那天,也正赶上了突然袭来的大暴雨。
  我改不了好奇的毛病,就追问她为什么,许凝香说,因为过去、现在、未来,都是一样的。这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倒让我若有所悟起来。
  你们说,我也能成为像她那样的人吗?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