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噩梦 [2006-11-28]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一
  房门被悄无声息地推开了。
  房间里静静的,只有自己做贼心虚的咚咚心跳声,借着朦胧的灯光轻轻地移动脚步,粉底基色的墙面上逐渐投射出一个高高的黑影……近了近了……逐渐靠近了那张大床,他终于看见了那女孩睡觉的姿势:侧身而卧,轻软的羽绒被滑落了一半,露出修长圆润的小腿,一双白皙小巧的脚,肤色光滑细嫩、脚趾整齐美观、指甲红润有光泽……散落的秀发遮住了半边圆圆的脸庞,一条圆润的胳膊柔柔地搭在枕边……他觉得的心狂跳不已,象是要打开阿里巴巴宝库一样充满积欲……他忍不住伏下身去吻那微微开启的双唇——那里一定是像蜜一样甜……
  突然他发现那女孩竟然睁着眼睛,怎么是云老师的眼睛?亮亮的仿佛看穿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似的……啊!她发现我了!她会告诉别人我是流氓……一种恐惧使他死死地卡住女孩的喉咙,心底里的魔鬼在叫喊:不能让她喊救命、不能让她喊救命、不能让别人知道……女孩拼命挣扎着,慌乱中他抓起床头柜上的铁制台灯,狠命向女人头上砸去——一下、两下、三下……渐渐地女孩不动了,鲜血喷溅在女人脸上、身上、被子上到处都是……他想用被子掩盖尸体,又想趁没人发现赶快离开这里,可是双腿却不听自己指挥,这么也迈不开步……
  毛豆汗涔涔地坐了起来,愣怔了几分钟狂跳的心脏才渐渐平静下来。如水的月光从窗帘外透进来,屋内的摆设朦胧可见。毛豆觉得下腹一阵憋痛,便轻轻下得床来去卫生间小便,一阵畅快淋漓的排泄后全身松快了许多。赤脚走在光滑的木地板上可以听到老爸很响的打呼声,毛豆犹豫了一下,悄无声息地走向大门口。他尽量压低声响打开房门,这是那种常见的一梯两户的楼型,楼道里黑黢黢的没有半点声响。他贴近对门聆听,他是要验证一下刚才的梦境不是真的。

  那个炎热的夏天,毛豆下学后低头上楼来,一双橙色精致的皮凉鞋衬托出一双白皙小巧的脚挡在面前,——肤色细腻白净、粉红色的指甲、光滑的脚踝延伸到一双白玉般圆润的小腿,彩色镶边的白色连衣裙透出一种青春妩媚的气息。毛豆看到了一个适中身材、直发披肩、面容娇媚的女孩正要下楼去,毛豆记得她是刚搬来的邻居。女孩与他相视一笑,毛豆竟傻呵呵地不知让行。后来女孩饶开他下去了,留下一路香味……时间长了,毛豆注意到这个女孩是单身,偶尔听到爸爸妈妈的谈话,知道她叫小雨,很美的名字!好像在一个大饭店做服务员。毛豆一般做作业到深夜,所以常常听到对门邻居很晚才回来,他有时会通过猫眼看到女孩懒懒地开门时那疲惫的背影。只有星期天偶尔才会从阳台上看到小雨披散着长发短衣短裤地往凉杆上挂衣服,毛豆喜欢看到她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材。

  二
  高二年级的课程已开始紧张了。上午第二节语文课是班里大部分同学喜欢的,特别是男同学。因为云老师虽然已三十岁了,可苗条婀娜的身材一点不逊于比她小十多岁的学生,若站在学生上操队列里根本分辨不出谁是老师谁是学生。虽然上课时她常常带着老师的威严,但她不时流露出的灿烂笑容会让每一个同学心醉!今天她穿着一袭白衣长裙,长及肩膀的乌发平添几分淑女气质。今天讲解庄子的《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几千里也……
  云老师讲话总是那样徐徐道来如沐春风。讲台下的学生们用欣赏的目光追随着老师的身影,聆听古典文华与现代美学的统一……
  “毛豆同学,所谓逍遥游的境界也就是想在无限生的痛苦与现实的凄楚中追求自己能够超脱而出,拥有一个自由快乐的境界,培育一个属于灵性的、而且充满无限自然和谐的广大精神世界。请解释一下‘逍遥’在这里与《诗经》〈清人篇〉中的‘逍遥’有何不同?”云老师点名了。
  “啊!这个……这个……”毛豆空乏两眼其实心思根本不在课堂上,只好硬着头皮道:“据我所知,老师!逍遥派没有清人,掌门人是虚竹小和尚,武功是逍遥子传给他的……”
  全班愕然,接着大笑——哄堂大笑。
  云老师莫名其妙,杏眼圆睁大叫肃静。可早已经笑倒了一大片人。
  是啊!毛豆是个差等生,出洋相很奇怪吗?虽然毛豆只是将庄子与金庸颠三倒四了一下,但这下子毛豆在全校出名了。本来毛豆准备下午逃学去游戏厅拼战“半条命”,可云老师非要给他补习课文,不能跟老雕他们玩了。老雕是毛豆哥们的“老大”,毛豆害怕自己不去游戏厅的话老雕要找自己的晦气。
  不过毛豆还是愿意享受云老师那着急而嗔怪的责备。

  深秋初冬季节,杏黄的落叶鲜艳好看,铺满一地。在落日余辉的照映下,寒风吹起片片黄叶在空中飞舞,像一只只扑搧着翅膀蹁跹起舞的蝴蝶。
  毛豆回家时天已擦黑了,城市里的霓虹灯次第闪烁起来,昏黄的街灯照着树影婆娑的路面,一阵风起,楼房好像也在摇晃起来。毛豆在楼下抬头望望邻居小雨家的窗户没有半点光亮,感觉就像是看见一个“黑洞”,会把一切吸了进去。
  毛豆身上打了个冷战,急急忙忙往家跑去。觉得一个黑影与他擦肩而过。

  依然是那个房间。
  灯影遥遥、寂静恐怖,小雨脸上残存的血迹更加衬托出惨白的肤色,一双似睁似闭的眼睛好像总在盯着眼前的人……毛豆想把那个小雨的尸体藏起来。床底倒是刚好能塞下,可是警察一定很容易就会找到的;衣柜里也可以藏起来,同样也容易让人找到;冰柜里一般没有人注意,可是冰柜在草丛里找不到呀!天色似阴似清,分辨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草丛?怎么会跑到野外来了?让人看见可不得了!毛豆背着尸体来回奔跑,累得满头大汗……
  早晨醒来时毛豆发现自己的被子都被汗水浸透了。见鬼了!毛豆发现自己还可以使梦连续下去。

  三

  怕鬼就来鬼!今天老雕果然来找毛豆的麻烦了。因为他长着一个鹰钩鼻子所以别人叫他老雕,毛豆是在网吧认识他的。
  “给我拿点钱——毛豆!”老雕一脸坏像,旁边还有两个同伙也不怀好意地瞅着。
  “大哥!我没带钱。明天给你行不行?”毛豆在乞求。
  “放屁!谁说明天了?就现在给。”
  “现在真的没钱。不信你看看!”毛豆抖落着书包苦苦哀求道:“大哥,请你放了我吧!我真的没钱呀!”
  “找打是不是?”
  老雕一挥手,跟随的两个人便对毛豆拳打脚踢。毛豆不敢还手,双手抱头躲闪着。
  这时,一个蓝色的身影倏地闪了过来,看似轻轻地一拉一扯,两个行凶者便跌跌撞撞地摔在了地上——他们不知道这是太极拳的“云手功”。
  老雕看到两个人站在面前,出手的是一位脸色黝黑的老者,落腮胡须,戴一顶鸭舌帽,躬着腰身,一身干净整洁的牛仔服,浓眉下一双大眼睛里射出两道寒光。还有一位个子稍矮一点的青年正笑嘻嘻地看笑话。
  “老头!你是那条道上的?敢管老子的事?”老雕恶狠狠地威胁道。
  “我最看不惯人多欺负人少。”老者淡淡地回答。
  “信不信连你一快儿揍?”老雕摩拳擦掌望地上吐了一口。
  “好啊!你们一快儿来吧!”老头攥紧了拳头。
  这时那两个刚爬起来的打手又骂骂咧咧地冲向老者,老雕从袖筒里拽出一根粗壮的短棍往老者头上打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老者一哈腰,脚步灵巧地游走八卦在三人中穿行,不时手肘并用把三个人点拨的团团乱转。三个家伙跌跌撞撞相互碰得头晕眼花。
  老雕极力稳住身体,哇哇大叫道:“老家伙,有本事不要动来动去,站住!不要动。”
  老者哈哈大笑,不提防脸面上的落腮胡须掉了下来,显出一张长着青春豆的娃娃脸,不觉失声道:“糟糕!露馅了。”
  老雕被弄得莫名其妙,喊道:“你是什么东东?”
  说着还要冲上去,其中有一个家伙赶紧拉住了老雕,道:“大哥使不得!他是豹子!”
  “豹子怎么了?是那条路上的神鬼?”老雕一副不服气的神态。
  “大哥!我跟小癞子混过。连小癞子都让他三分,何况咱们……”
  “啊——”
  老雕气馁了。讪讪地带人走了。

  豹子和虫子是在跟踪一个被调查人时路过这里的。他轻轻踢了踢还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毛豆,“能起来吗?要不要去医院?”
  虫子扶起他来,毛豆抹了一把脸上的泥土惶恐地说:“不碍事!谢谢大哥!”
  虫子笑道:“什么大哥?我们是侦探。你以为我们是混黑社会的?”
  “侦探是干什么的?”
  “嘿!这你也不知道。侦探就是帮人解难、抚危济困的好汉呀!”
  “好玩!好极了!我也要当侦探。”
  毛豆鼻涕眼泪都流下来了,激动地扑向豹子。豹子一个箭步窜出去三丈远,生怕他弄脏了自己的衣服。远远地喊道:“你以为做侦探那么好玩?把自己搞干净一点,先。”
  倒是虫子在一旁安慰道:“想做侦探得努力呀!给你一张名片。记得有空来玩。”

  四

  寒风乍起,已变成僵尸的小雨在到处找人索命——毛豆被披头散发的小雨追着在大街上跑,奇怪的是无论他怎样使劲张大嘴巴就是喊不出声音。大街上的来去匆匆的人仿佛都视而不见,任由那个白衣女鬼在街上抓人……好象是云老师也在追着自己跑,一边跑一边让毛豆停下步来。又是荒野,许多的荆棘树枝拌在脚下,双腿越来越慢……毛豆感觉非常恐惧,生怕小雨变成的女鬼抓到自己,只好拼命地跑……
  半夜醒来的毛豆再也不敢合眼了。夜色包裹着一切,黑暗中似有一双双眼睛注视着自己。
  对门女邻居已经三天了都没有任何声响,昨天傍晚毛豆特意敲了敲小雨的房门,可是没有人应答,那扇门静默的那样可怕。从自己家里的阳台上望过去,对门邻居阳台门和窗户都紧紧闭着,毫无半点声息,往常那个俏丽的身影总没有出现……

  毛豆觉得自己快疯了,晃晃忽忽地来到学校感觉自己还在梦里一般。
  课间操时留在班里出墙报的几个同学竟然无意中看到了毛豆的秘密日记,上面记载有他对云老师的爱慕之情。这下班里热闹了,毛豆揭破了大部分男同学的心底,也使女同学感到一种微妙的嫉妒……全班处在一种亢奋状态之中。毛豆气爆了,想抓住几个闹哄得最起劲的男同学打架,结果被他们围而攻之,但毛豆仿佛疯了一样同他们拼命。
  云老师出面才使局面暂时平息下来,虽然她也理解处在青春期的孩子心理,但毛豆的尴尬也使她面临同样的尴尬。毛豆涨红着脸咬牙切齿地道:“我要让你们好看!我连杀人都敢!还怕你们?”
  杀人!部分同学害怕了。联想到毛豆几天来常常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和许多反常的表现,不知谁就报了警。
  警察很快把毛豆带走了,毛豆也承认了杀小雨之事。

  当警察带着毛豆验证事实时,果然在床上发现小雨已死去多日了。毛豆看见几个穿白衣服的人把小雨抬下楼来,尸体罩补晃动着露出一双惨白小巧的女足……一阵风起,毛豆觉得小雨还活着。
  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小雨是被她的男友失手掐死的。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男友还向小雨的单位给小雨请了探亲假,但由于发现及时,案件很快被破获,毛豆无罪释放了。
  可令警察奇怪的是在破案初期毛豆自己陈述的杀人细节除了那盏台灯外,竟然跟真正的罪行极其相似,而且毛豆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凶手。
  由于在毛豆的衣兜里发现一张豹子侦探所的名片,刑警队石队长便以涉案为由请豹子协助调查。反正小雨杀人案件已经破获,警察认为这个毛豆精神有问题,交给豹子处理警方也可脱身了。豹子对此案也产生了极大兴趣,觉得毛豆潜意识当中一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五

  豹子请警署的大学同学玫瑰帮忙。玫瑰大学时主攻犯罪心理学,毕业后分配在市警署从事测谎工作。
  一扇隔音门将警署审讯室分为里外两间,主审讯室外是监控室,玫瑰隔着一面透视镜可以看清豹子与毛豆面对面坐着,测谎仪固定在毛豆身上,玫瑰可以通过眼前不断跳动的显示屏及时分析毛豆的心理状态。
  豹子首先告诉毛豆这是个自愿的测试项目,而且仅限于是一次谈话,不做记录。毛豆表示同意。豹子和颜悦色地说道:“毛豆同学,首先我相信你的身体和心理都没有问题。我们仅仅是在做一个游戏。告诉我一些你的家庭、学校和同学之间的事好吗?比如你父母的姓名、职业。”
  随着拉家常式的谈话进行,毛豆的神经渐渐松弛下来了。豹子好像不经意地问道:“你最近碰到了什么特殊的事情吗?比如它会使你觉得应该保密或者使你紧张的一些事情。有吗?”
  “没……没有。”毛豆似乎犹豫了。
  玫瑰看到显示器上的声波线跳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型。她轻声通过无线耳迈告诉豹子道:“注意!有显示。”
  豹子不动声色地继续说:“我们初次见面时你正挨打,对吗?”
  “是,那是他们在敲诈我。”
  “你为什么不还手?”
  “我不敢打架,他们很凶的。”毛豆低下了头。
  “可是前几天你却和几个同学打架,其中有一个被你打的流了鼻血,对吗?”
  “是,他们太可气了,都想欺辱我。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去打他们。”毛豆愤愤地说。
  “他们那么多人你不怕么?”
  “管他呢!当时只想着揍他们。”
  豹子赞赏的口气道:“我认为你这才像个男子汉!不能随便打人,更不能恃强凌弱。但如果有人欺侮自己就要还击,哪怕打不过也要还击。你说对吗?”
  “对!”毛豆不由挺直了身子。
  “好!男子汉就要襟怀坦白,光明磊落,像萧峰、黄飞鸿、成龙那样无畏。你说对吗?”
  “对呀!我也很崇拜英雄的。”
  “我觉得你一定会是这样的。告诉我你爱云老师吗?”
  “不、没有。”
  豹子耳迈里又传来玫瑰的提醒:注意,有显示。
  “你相信我吗?”豹子盯着毛豆的眼睛。
  毛豆羡慕地看着豹子健壮的身材点点头。
  “告诉你,我上中学时也曾爱过一位女老师。严格来讲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后来明白那只是喜欢听她的声音、喜欢看她的眼睛,实际上崇拜更多一些。等我上了大学,接触了更多的知识后,那份感情就觉得可笑了。可是回想起来那份感觉真的很好,这是青春期的一种反应。也许很多人都会经历的。算是‘爱’的寄托吧!”豹子诚恳地说。
  毛豆睁大了眼睛,“是吗?也许我也是这样。”
  “一定是这样。”豹子肯定他的判断。“就是那种‘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吧!一个人不能总生活在一种恐惧之中,希望你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能解脱出来。人生在世总难免会有许多不如意的事,要经得起磨难才行。碰到难事,躲避不是办法,要想法解决,这样才是男人。你是否碰到了什么恐惧的事情了吗?”
  “是的。”毛豆想起了几天前的那个下午……

  六

  老雕几个人被赶出了网吧,垂头丧气地溜达到了滨河公园。
  夜幕渐渐降临,正值下班时间,公园里游人稀少。一丛茂密的灌木林下,躲藏着一对热恋中的男女青年,两个人卿卿我我搂抱在一起……一脸沮丧的老雕来了兴致,几个人远远窥视着这一对恋人的亲热举动。也许是那个男人的手机响了吧?只见他接听电话后便匆匆离去了。那个女孩正扫兴地慢慢整理衣服准备离开时,老雕几个人已经来到她身边。跟在老雕屁股后面的毛豆注意到这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儿,看着逼近眼前的这几个痞子,显得惊恐万分。
  “你们要干什么?”女孩一副不安的神态。
  老雕干咳了了两声,道:“嘿嘿!哥几个想问你借点钱花!你不会舍不得吧?”
  “你们敢抢劫!就不怕报警?”女孩强作镇定道。
  “是么?”老雕故意望四周看看,“你要不要喊救命?看看有谁来救你。”
  “对呀!对呀!”几个人起哄到,“要不我们帮你喊救命!”
  那女孩害怕了,带着哭腔说:“我给你们钱!不要伤害我!”
  说着掏出钱夹扔在地上。老雕看着已经吓得缩成一团的女孩,又起了坏心,过去搂抱那女孩,道:“姐们!干脆陪我玩玩吧!”
  “不要啊!不要!”女孩不肯答应。
  四周静了下来,跟着的几个人互相看看有些不知所措。毛豆突然感到了恐惧,他想拉起老雕,说道:“大哥!咱们走吧!”
  “滚开!”老雕像疯了一样踢了毛豆一脚,又瞪着眼吼道:“快帮我摁住她!”
  除了毛豆倒在地上外,其他人战战兢兢地蹲下身去帮老雕……毛豆想跑又不敢,正六神无主时,那女孩尖利的呼叫和奋力拼死的挣扎终于使老雕失去了理智,他顺手捡起一块砖头就砸向女人的脑袋……

  “后来老雕让我们用树枝把尸体盖了起来,可我总觉着那迟早会让人发现的。”毛豆低垂着头。
  “为什么不报警?”
  “老雕不让我们说,他说谁要是说出去,就杀死他全家。我当时真的很害怕!所以……”
  “所以你总做噩梦!”豹子说,“兄弟!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赶快向警方自首,才能减轻你的罪责。你要像个男子汉,面对现实勇敢地承担责任。这样你才可以摆脱那可怕的噩梦。”
  毛豆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他终于搬掉了压在心中的一块重石。
  警方对老雕发出了逮捕令,一起杀人悬案即将告破。

  由于毛豆心理的罪恶,导致了他噩梦缠身,差点精神崩溃!至于毛豆怎么会阴差阳错地梦见邻居杀人案,豹子也不得其解,大概是心灵感应吧!你说呢?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