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我要回家 [2006-11-24]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在广东有一个县的一条村,名叫石岗村。这条村刚好靠在天沙河的下河流域,这里的所有村民都靠捕鱼为生,不论昼夜,他们都会出船,毕竟做渔民的利润都比较丰厚。
  但自从上个月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后,这里的人每到晚上就会大门紧闭,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因为这条村发生了这样的事,所以很多时候人们见到面时,也会忌讳,不到万不得已时,人们一般都会守口如瓶,只字不提。那到底这条村上个月发生了什么呢?
  原来这条村里有一户村民在上个月出船捕鱼时,不幸遇上了台风,他的渔船被吹翻了,而他就落在了水中,虽然他会游泳,但是遇上了这样的天气,那也变成了“英雄无用武之地”,结果他就体力透支死在水中。后来被村民们发现了,就把他的尸体捞了上岸,当晚就把尸体放在本村的一个丢空很久的屋子里,到了第二天早上,村民们打算处理好尸体时,却惊奇地发现尸体不见了……
  事情发生了一个月后。
  李海也是石岗村的一名渔民,他也是靠捕鱼来维持生计,这天他晚了起床,本来打算捕五十斤鱼的,但现在只能尽力而为了。到了傍晚的时候,他还是来不及完成他一天的工作,因为他还在河的上游放置了大网,所以他决定回家吃饭后,晚上再到上游的地方,把网收拾好。饭后,他准备出门时,他的妻子担心地说:“哎呀,我说你别去了,好不好?你看现在也已经天黑了,明天再去吧!”他不奈烦地说道:“我说你怎么这么多废话,等到明天的话,可能被别人拿走了,那怎么办?”妻子劝说:“求求你了,别去,你忘了上个月的事吗?现在根本也没有人再敢在晚上出船捕鱼了,可还有你这个笨蛋!”他笑了笑,说:“行了,你迷信是你的事,我相信科学的力量,我偏偏不信这种鬼神之事,再说我又没有得罪他,他会把我怎么样?”说完就离开家了。
  晚上坐在船上的李海,他正感受着河水泛起的一丝丝凉意,风从他的耳边擦过,“呼呼”的作响,由于石岗村在河的下游,所以灯也只安装到下游的位置,上游却是漆黑一片,整条船只有李海的一盏油灯透出的光线。他看着河两边的树木,每一棵树都是奇形怪状,像一个个魔鬼在向他两边逼近。他不觉从心里产生了一点寒意,还不时自言自语地埋怨道:“唉,真是恨刚才我怎么不听她的话呢,搞得我现在的心慌慌的!”“不过,不要紧的,只要我闭上眼睛睡一会儿那就会很快就到达河的上游了。”他自励地说道。说着他就在船的前头躺下,闭上了眼,急切地盼望着到达目的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慢慢地睁开双眼,发现还未到达上游,就准备再次闭上眼时,忽然感到船身轻微地震了一下,他猛然的坐起来,想了想,就又躺下了,在他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情,他想:可能是风啊,或者什么的,就没敢细想。正当他再度进入梦乡时,他赫然听到好像有人的声音,他马上坐起来,警觉地向两边看了看,但没有任何发现,突然他感到船后好像多了个东西似的,但无法感到这个东西有人的气息,他心里一颤,慢慢地转过头,映入他眼前的是一个上身没有穿衣服的人,下身穿一条短裤,这个人背对着他,他战战兢兢地走向那个人,哆嗦着问:“你,你是……是……谁?”那个人并没有理会他,依旧坐在那儿一声不吭的,李海注意到那个人的全身都在不停地流着水,他心想:哦,可能这个人是刚才不小心掉到水里,现在他要坐我的船回家吧!”接着他再问道:“哎,这位兄弟,你是不是要回家呀,你的家在哪里?要不我送送你吧!”这一次问,那个人终于回过头,在回过头的一刹那,李海看到了他的真面目,他顿时整个身体都软了,“扑通”一声坐到船上,“你,你,是……是……是……陈彬(不见了那具尸体)!”陈彬站起来了,边说边向李海走去:“海哥,你还真把我忘了呀,看见我的背影都不认得我?”李海见他向自己走来,就慢慢地向后挪动,用尽全身的力气说道:“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你现在还……”话还没说完,陈彬就马上接着说:“海哥啊,你们都误会我了,你们那天以为我死了对不对,你们还把我抬到那所空房子,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醒过来的,我是故意玩失踪的,跟你们开个玩笑而已,来,来,别怕,起来吧!”说着他便伸出手来示意要把李海拉起来。李海便把手交给他,起来时李海感到他的手好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微妙感觉,李海起来后,情绪慢慢地平复下来,说:“你的脸怎么弄成这样,像白纸一样的吓坏人了?”陈彬苦笑一下,说道:“那……那……那也是装出来的。”李海接着问:“哦,那还好,对了,如果嫂子知道你没死的话,那她一定高兴极了。”陈彬低下头,小声的说道:“我也希望是……”(李海没听见这句话)“哎,你的身子怎么还在流水,你这样不冷吗?”李海奇怪地问。说着便拿了条毛巾递给他。他忙说:“不用了,反正一会儿就到家了。”“那好吧,你现在想回家,我们就先不去上游了,那个网等明天再收吧!”李海对他说道。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在回下游的途中,本来是一片灯火通明的两岸,现在连灯也熄灭了,好像全村的人都休息了,好像就剩下他们两人在忙,全条河也是一片死静,好像连河里的鱼也睡了,但幸而还有一些夜游的东西在陪伴着他们俩,偶尔还能听到“吱吱吱……”的叫声。忽然李海又听到“砰”的一声闷响,撞到东西了,李海本能地反应过来,冲到船头看了看,他又被吓得浑身发抖了,船头的那个钩钩住了一个人,那个人面朝上,脸也已经被泡得发白了,全身也被泡得发涨了,由于天太黑根本无法辨别他的身份,但可以知道那个人肯定是死了。他立刻扭过头来,颤动着声音对陈彬说道:“阿彬,你快来看啊,这,这……有……个死人……”他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做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说道:“你不要多管闲事了,死人根本就不可怕!”他焦急地说道:“那怎么行啊,你快来帮忙吧,要把他拉上来,我一个人不够力气呀!”陈彬一下子也变了一个样,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人根本就不算是人,我不会救他的,他该死,他该死。”李海看见他的样子,心里也产生了一团疑问,他不解地问道:“你,你,你怎么这么说呢?你认识他吗?”李海低下头想了一下,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难道是你……把他杀害了?”李海开始害怕起来了。陈彬望了李海一眼,笑了笑,说:“海哥啊海哥,你真是聪明极了,不错,他是被我杀死的,可是他死有余辜!”李海听不明白了,满脸狐疑的问:“他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杀了他?”陈彬冷笑一下,说:“他是我们石岗村的人,他就是我出事那天把我抬到那所空房子的其中一个人!”李海接着问:“那你就不应该杀害他,你这不是恩将仇报吗?”陈彬激动地说:“哼,可是后来他无意间发现了我身上穿的衣服是很值钱的,就在当晚,他等全村的人都睡着了,就偷偷地把我抬到船上,然后就把我身上穿的衣服偷走了,他连一个死人也不放过,对死者实在是太不尊重了,本来他还想把我的裤子也拿走的,不过外面好像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没偷裤子。后来他还把我扔到了水里。这种人根本不配做人,于是在他偷走了我的衣服后,我死不瞑目就令到他的船沉了,他也就被活活的淹死了,现在他挂到你的船上,可能是水流的作用!”李海听后,三魂不见七魄地说:“你,你刚才说……什么……死……你是……死人?”他大笑几声,说道:“我不骗你了,我已经死了,我之所以到你的船上,就是因为上次被他弄到这儿来,我不认识这里的路,而我只能晚上才出现,所以……”李海颤巍巍地说:“那你现在想怎么样呢?”他笑一笑,说:“你不要怕,你是好人,我不会伤害你的,我现在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回家看看妻子,然后我就可以安息了!”李海听后,两眼一直瞪着他看。
  到了第二天早上,李海的妻子把他叫醒了,他妻子高兴地说:“阿海呀,我告诉你两件事。昨晚陈彬的妻子说是梦见了自己的丈夫,她说啊,陈彬报梦要她亲自来谢谢你;还有的是陈彬的尸体也安然无恙地在那所空屋子里。”李海妻子接着问:“对了,她说陈彬要她来谢谢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李海看着妻子,懵懵懂懂地说:“我,我,不知道。”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