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多了一个》第五章 [2004-12-29]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那张纸是一个表格,上面有申索夫的照片,和十支手指的指纹。

  我将那张表格,放在桌上,道:"各位,现在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去找寻他,我想,在未曾真正弄明白他的身份之前,你们暂时不必有什么行动,弄错了一个人回去,对你们也是没有好处的。"

  那三个苏联人呆了片刻,想来他们也想到,除了答应我的要求之外,是别无他法可想的,是以他们只是略想了一想,便答应了我的要求了。

  他们也都站了起来,我送他们出门口,望著他们离去,我的心中,实在乱得可以。

  在听了他们三个人的话后,我更可以有理由相信那个根本没有一个人认识他的卜连昌,就是太空飞行员,申索夫上校。

  但是,何以这两个丝毫不发生关系的人物,会联结在一起了呢?我忽然有了一个十分奇怪的想法,现在的卜连昌,就像是申索夫和卜连昌的混合,兼有两人的特点,或老是兼有三个人的特点,另一个是根本不存在的吉祥号货轮的另一个三副━━那是卜连昌坚持的自己的身份,这其间,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怪事怩?

  我踱回了书房之中,坐在书桌之前,拧著头,不断地思索著。

  在不知不觉中,已然是午夜了,我打了一个呵欠,正想上床睡觉时,电话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我拿起电话来?那边却一点声音也没有,我接连说了七八声"喂",也没有反应,我愤然放下了电话。可是在我放下电话之后不久,电话铃却又响了起来,我再拿起电话,冷冷地道:"如果你不存心和我说话,那你为什么打电话来?"

  我以为,打电话来的人,一定是一个无聊到了拿电话来作为游戏工具的家伙,可是,我的话才一讲完,却突然听到了卜连昌的声音!

  一听到了卜连昌的声音,我全身都震动了一下,卜连昌道:"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卫先生,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

  "卜连昌,"我忙叫著他:"你在什么地方?"

  "我一直坐在公园中,现在,我是在公园旁的电话亭中打电话给你,卫先生,我想……见一见你。"

  "好,我也想见见你。"

  "我在公园人口处的长椅前等你,"卜连昌说:"你一定要来啊!"

  "当然,我来,一定来,"我放下电话,便离开了家。

  当我来到公园的时候,公园中几乎已没有什么人了,所以一眼就看到卜连昌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之上。

  我连忙向他奔了过去,他也站了起来。

  他像是看到了唯一的亲人一样,我一到了他的身前,他就紧握住了我的手臂,他道:"你来了,你终于来了,唉,我真怕你下来。"

  我先令他坐了下来,然后,我坐在他的身边。

  他的声音有些发颤,他道:"那两个外国人是认识我的,卫先生,但是我却不认识他们,他们说我是什么人?你能告诉我?"

  我望著他,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说起才好,我的心中,也是十分矛盾的,一方面,我相信这个人,就是申索夫上校。

  但是另一方面,我却又相信,他真的不知道他白己是什么人。一个人,如果在忽然之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那实在是一件很普通的事。那样的事,在医学上叫作"失忆症"。"失忆症"已不知多少成为电影或是小说的题材的了。

  卜连昌的情形却很不同,他不单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而且,坚决认为他是另一个人!

  卜连昌用焦急的眼光望著我,我想了一想,才道:"他们说,你是一个军官,军街是上校,你的职务是太空飞行员,负责重大的太空飞行任务!"

  卜连昌睁大了眼睛听著,等到我说完之后,我想他一定要表示极度的惊讶的了,但是,他的反应,却出于我的意料之外,他笑了起来,道:"那样说来,他们一定弄错了,我怎么会是太空人?"

  我盯著他,道:"你们还说你是一个极其优秀的电脑专家,卜连昌,你对于自己竟然懂得操纵电脑一事,难道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卜连昌皱紧了双眉,过了半晌,他才现出茫然的神色来,道:"我并不觉得奇怪,因为那……在我而言,是自然而然的事情o""那么,你眉头上的疤痕呢?"我又问。

  卜连昌震动了一下,道:"那……那或许是巧合,我可能记不起是在什么时候受伤的了。"

  我又道:"我已向他们要了你的指纹…不,是那位上校的指纹!"

  卜连昌也不是蠢人,他一听到我说及指纹,便知道我要指纹的用途是什么了,他摊著手来看了看,然后又紧握著拳头。

  在那刹间,他的神色,又变得更难看,他道:"如果那申索夫上校的指纹,和我的指纹是一样的话,那……说明了什么?"

  我道:"你也应该知道那说明了什么的了,那说明你就是申索夫上校!"

  卜连昌呻吟似地叫了起来,道:"可是……我却是卜连昌,那个申索夫上校,难道是中国人?"

  "不是,他是中亚细亚人,你不觉得你自己的样子,并不是完全的中国人么?你的样子,是典型的中亚部份的鞑靼人?"

  卜连昌愤怒起来,道:"胡说!"

  我对他绝不客气,因为我必须逼他承认事实,我道:"你的指纹,如果和申索夫上校相合的话,那就已足够证明你的身份了!"

  卜连昌尖叫了起来,道:"可能是巧合!"

  我残酷地冷笑著,道:"世上不会有那么多巧合的,面貌相同是巧合,肩头上的疤痕相同是巧合,连指纹相同也是巧合!"

  卜连昌恶狠狠地望著我,道:"可是你说,我如果是鞑靼人,为什么会讲中国话,写中国字?我怎会认识那么多我不该认识的人?"

  对于他的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那正是存在我心中的最大的疑问。

  我只好道:"所以,你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接受指纹的检验,如果你的指纹,和申索失上校根本不同的话,那就什么问题也没有了!"

  卜连昌语带哭音,道:"可是我知道,检查的结果,一定是一样的。"

  我立即问道:"为什么你会那样想?"

  卜连昌道:"我已经习惯了,自从我在海上遇救之后,没有一件事是如意的,只要是我想的事,就一定不会成为事实,而我最害怕发生的事,却又成为事实,就像我怕我的妻子不认识我,结果她真的不认识我一样!"

  我也叹了一声,道:"卜连昌,我很同情你,但是我认为你还是要将你的揩纹印下来,和申索夫的指纹,来对证一下!"

  他现出十分可布的神情望著我,道:"如果对证下来,我和他的指纹是一样的,那怎么办?"

  我呆了一会,才道:"那只好到时再说了!"

  他双手松开,又捏了拳,反覆好几次,才道:"我接受你的提议,但是我现在,不想任何人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我也不跟你回去。"

  我问道:"为什么?"

  他并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道:"我会打电话给你,问你对证指纹的结果。我不想任何人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是以防万一,我的指纹真和申索夫上校一样时。我还可逃避。"

  "你在逃避什么?"我又问。

  "我不要成为另一个人,我是卜连昌,不管多少人都发了神经,不认识我,我仍然是卜连昌,我不要成为另一个人!"卜连昌回答著。

  我沉默了片刻,才拿出了一支角质烟盒来,先将烟盒抹拭了一番,然后,请他将指印留在烟盒上,我再用手帕小心将烟盒包了起来。

  我们一起站起来,向公园外走去。

  在公园门口分手的时候,我道:"明天上午十二时,你打电话到郭氏侦探事务所来找我。"

  卜连昌点了点头,记住了我给他的电话号码,跳上了一辆街车走了。

  我呆立了片刻,才回到了家中,那一晚,我可以说一点也没有睡好,我的心中充满了疑问。

  第二天一早。我就到了小冰的侦探事务所中,在他的事务所中,有著完善的检验指纹的设备,而且还有几位指纹专家。

  当我说明来意之后,小冰和几个指纹专家,立时开始工作,要查对指纹,在现代侦探术中而言,实在是最简单的事情了。

  我们只化了二十分钟,就得出了结论,留在烟盒上的指纹,和申索夫上校的指纹,完全相同!

  我在知道了这个结论之后,倒并没有表示过份的惊异,因为可以说,那是我意料之中的事。

  我早已料到,他们两人的指纹会一样的,或者说,我早已料到,卜连昌就是申索夫上校。

  但是我在知道了结果之后,却仍然呆了半晌,因为我不知如何向那三个俄国人说,也不知该如何向卜连昌说才好。

  如果我将检验的结果,告诉那三个俄国人,那么,他们自然认定已找到了申索夫上校,会不惜一切代价,要将申索夫带回苏联去。

  而如果我也将检验的结果,照实告诉卜连昌,那么卜连昌就要开始逃避,绝不肯跟那三个苏联人回去的。

  我在小冰的事务所中,徘徊了很久,小冰频频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也难以回答他的问题,一直到中午,我还没有想出应付的办法来,但是,卜连昌的电话,却已经准时打来了。

  我握著电话听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卜连昌已在焦切地问道:"怎么样了?"

  我反问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不能告诉你在什么地方,我问你,结果怎么样,你快告诉我!"

  我苦笑了一下,道:"你听著,你一定要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我要和你联络。"

  卜连昌呆了片刻,才道:"我知道,我的指纹,和那人一样,是不是?"

  我立时道:"你应该正视事实,就是申索夫上校,你根本是他!"

  卜连昌在喃喃地道:"我知道,我早已知道会有这样结果的了!"

  我忙叫道:"你别以为你可以逃避他们,你━━"我的话才讲了一半,"卡"地一声,卜连昌已放下了电话,我发了一阵呆,我根本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打电话来的,他显然不肯听我的劝告,而要开始他那么无休止的逃避。

  在我发呆期间,那三个俄国人,却已找上小冰的事务所来了,他们一见到我,并不说话,然而却见他们阴沉的眼光,向我询问著。

  我放下了电话,道:"你们来得正好,昨天晚上,我曾和他见过面,取得了他的指纹,指纹检验的结果,是完全相同的。"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俄国人忙紧张地问。

  "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他说他绝不愿意成为申索夫上校,他要逃避,我看,现在虽然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就是申索夫上校,但是在他的身上,一定发生了极其神秘的事。我看,你们就算将他带同去,也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了o""胡说!"那"团长"愤怒起来:"他是一个狡猾的叛徒!他想用这种方法来逃避惩罚。"

  我忙道:"我却不认为那样,他如果要逃避惩罚的话,他应该到美国去寻求政治庇护才是。"

  三个俄国人的面色变了一变,没有说什么。

  我又道:"如今,我们虽然已证明了他是申索夫上校,但是那只是身体上的证明。"

  "什么意恩?"俄国人恶声恶气地问。

  我的脑中,也十分混乱,但是我还是勉力在混乱之中,理出了一个头绪来,我道:"要决定一个人是什么人,不是看他的身体,要紧的是他脑中的记忆,现在我们有理由相信,申索夫上校的脑中,已完全不存在他自己的记忆,而换上了他人的记忆,也就是说,他是另一个人,你们带他回去,又有什么用?"

  那"团长"冷笑了起来,道:"你想想看,如果我们以所说的,照样报告上去,会有什么结果?卫先生,我们别开玩笑!"

  我正色道:"这绝不是开玩笑,这是一件发生在人身上的极其异特的事情,你们该正视现实。"

  可是那三个俄国人却根本不肯听我的话,他们却现出悻然的神色来,道:"好,你不肯透露他的所在,我们可以找到他的!"

  他们悻然离去,我也没有办法再进一步说服他们,因为对于解释申索夫已不是申索夫的理由,在我自己的意念中,也是很模糊,无法讲得清楚的。

  我刚才能在没有深恩熟虑之间,便已经初步阐明了这一个概念,那可以说已经很不容易的事了。

  在他们走了之后,我又呆了片刻,在想著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将这件事说得更清楚。

  这件事,要简单地说,一句话就可以讲完了,那就是:申索夫不再是申索夫了。

  然而,那却是很难令人接受的一件事,申索夫就是申索夫,为什么会不是申索夫了呢?所以,应该进一步地说,那是申索夫的身体,但是,别人的许多记忆,却进入了申索夫的身体,而申索夫本身的记忆却消失了。

  决定一个人是什么人,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看他的外形,查他的指纹,而另一种是根据他脑中储存的记忆,也就是他的思想。

  如果用前一种方法来决定。那么毫无疑问,那个在海面上,和吉祥号货轮的船员一起被救起来的人,是苏联的太空飞行员,申索夫上校。

  但是如果根据第二种方法来判断的话,那么。他就不是申索夫,甚至也不是卜连昌,他是一个崭新的人,一个突然之间多出来的人!

  在那样的情形下,苏联特务硬要将他找回去,自然是一点意义也没有的事情。可是现在的情形却是,苏联的特务头子非要找他回去不可,而他,却拼命在逃避。我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申索夫的身份如此特殊的话,事情或者不会那么复杂了。而申索夫想一直逃避过去,自然绝不是办法,最好是我能说服那个苏联特务头子,使他们放过申索夫。

  苏联特务,谁也知道是世界上最顽固的东西,我有甚么办法可以说服他们呢?看来,那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除非,我能够找出申索夫记忆改变的根本原因来。当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不禁苦笑了一下,因为我想,只怕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能够解释这种奇异的现象。但是,我既然想到了,我就要去做,我决定先去找几个著名的心理学家,脑科专家,看看他们是不是可以解释这件怪事情。

  在接下来的三天中,我忙忙碌碌,东奔西走,听取镑方面的意见,然后。

  再根据自己的意见,作了一番综合,在这三天内,我一直希望能得到申索夫的消息,再和他联络一番。

  可是,申索夫却音讯全无,他没有打电话给我,我也根本无法在一个有著百万人的城市之中,找得到他,到了第四天,我已经对申索夫的事,在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之后,有了一默概念。

  于是我去见那两个苏联特务,他们在见到我的时候,面色极其难看。

  他们那种难看的面色。使我感到好笑,我脸上一定也表现了想笑的神情,是以那"团长"怒意冲冲地望著我,道:"有甚么好笑?"

  我忙摇头道:"两位,我不是来吵架的,你们还未曾找到申索夫,是不是?"他们两人闷哼了一声,并不说话。

  我又道:"这几天来,我拜访了不少专家,综合他们的意见,有一种见解,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能接受,我并不是阻止你们找寻申索夫,但是你们至少也得听一听对这件怪事的解释。"

  那两个俄国人的态度仍然很冷淡,他们冷冷地望著我,我也不去理会他们的态度,因为我知道,我的话一开始,就一定会引起他们注意的。

  我自顾自地道:"人类的脑子,可以发射一种微弱的电波。对于这种电波,人类所知极微,只名之曰脑电波,还是人类科学上的空白。"

  那"团长"怒道:"你在胡扯甚么?"

  我笑了笑,道:"你别心急,等我说下去,你就知道我所说的一切,和这件事有莫大的关系了!"

  另一个俄国人和"团长"使了一个眼色,道:"好,你说下去。"

  我又道:"这种脑电波,在某种情形之下,以极其强烈的方式发射出去,是以造成人和人之间,有奇妙的心灵相通的现象,这种情形,大多数是在生命发生危急的时候发生的。"

  那"团长"开始注意我的话了,他颌首表示同意。

  我道:"现在,事情和我们的主角有关了,这件事的主角,可以分为三组,一组是申索夫,一组是卜连昌,另一组。是吉祥号上的船员。"

  我顿了一顿,看到他们两人,在用心听著,我才又道:"现在开始,我所叙述的一切,只不过是假定,但那也是唯一可以提供的假定。申索夫上校在发现太空般失去控制之际,他自然意识到,他的生命已在危急关头了,在那时候,他的脑电波便开始反常的活动,而当时,他恰好飞过南美洲上空,也在那时,有一个中国海员,叫卜连昌的,在某处和人打架,也处在临死的边缘,卜连昌的脑电波也在非常活动的状态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我们还无法知道,裁们只好假定,在那一刹间,卜连昌记忆,通过了脑电波的反常活动,被申索夫的脑子接收了过去,是以,申索夫原来的记忆消失,换上了卜连昌的记忆,那种情形,大致可以和听收音机的时候,忽然一个电台的声音受到另一个电台的干扰来解释。"

  那两个俄国人互望了一眼。

  我不能肯定我的话是不是能说服他们,我继续说下去,道:"那时候,申索夫已不再是申索夫了,太空船继续向前飞,等到来到了南中国海的上空之际,他跳出了太空船,而恰好吉祥号货轮失事,吉祥号的船员,每一个人的脑电波,都在进行非常的活动,是以各人的记忆,在同样的情形之下,都零零星星,进了申索夫的脑中,所以,当申索夫获救之后,他熟悉吉祥号船员的一切,自以为他是他们中间的一员,他又以为自己是卜连昌,他记得卜连昌的妻子和儿女的一切情形。两位,申索夫上校这个人,已在世上消失了(而多了一个不再是申索夫的人,你们将这个人带回去,有什么用?)那两个俄国人互望著,我又道:"只有这个解释,才可以说明何以申索夫会讲中国话,会写中国字,会了解他不应了解的一切,你们大可不必担心他会泄露你们的国防秘密,因为他对过去的一切,毫无所知,而且,永远不会再记忆起来的了!"

  那"团长"道:"你说的理由,或者很可相信,但是我们却无法向上级报告。"

  "那大简单了,"我说:"你们回去,说这个人根本不是申索夫,也就行了。"

  他们两人呆了半晌,才道:"我们孜虑一下,明天再给你回音。"

  我告辞离去,他们紧张得甚至未及送我出来。第二天,我得到他们的通知,我们已决定放弃这件事了,我连忙在报上刊登广告,要申索夫和我联络,并且告诉他,一切都巳过去了。

  申索夫在广告见报后的当天下午,神色憔悴地来见我,我将那些解释,又和他讲了一遍,他听了之后,道…"也许你是对的,但是我现在是卜连昌了!"

  我拍著他的肩头。劝他好好在我的公司中工作,俄国人果然也未曾来麻烦他。事情到这结束了,总算是喜剧收场,不是么?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