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都市恐怖病系列之《异梦》 第三十四章 [2004-12-11]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第三十四章 十六个针伤

子夜十二点十七分。

新宿梦海高级公寓的庭园停车场,冲来了三辆救护车与八台警车。

“队长!楼上的情况很糟!除了打电话报警的富山先生以外,其它住户都快没有生命迹象了!”一名强忍着呕吐冲动的警员大喊。

一名老态龙钟的警官抽着烟,一脸倦容:“知道了。”

老警官瞇着眼,叹了口浊气,慢慢进入大楼电梯。

十三楼。

电梯门开了,只见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喊道:“借过!借过!让一让路!患者生命垂危呀!”

老警官瞥了担架上的伤者一眼,不由得大吃一惊:“宫藤新衣?”

其它的警员也吃了一惊,赶紧让出电梯,让医护人员将这位新任警视厅刑总队长送进电梯里。

这位上任不到三天的长官,身上少说有一百条刀伤,血几乎流干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老警官来不及细想,便冲入臭气冲天的现场。

一个男人倒在一堆空空的外送盒旁,肚子胀了老大,一条好长的血肠从肛门口被拉出,握在一名样貌诡异凄惨的女子手上。

女子满脸细细的小血滴,眼皮、耳朵、朱唇,还有一个鼻孔,都被针线绵密地穿过缝合,双腿紧缩,从阴部流出一缕血痕,活脱是一具刚出炉的新鲜木乃伊。

而富山先生跪在一个中年孕妇的身旁哭天抢地,那一名孕妇屁股上也拖了一条干涸的肠子,大字型地倒在地上。

“打电话……”老警官用力地捏着自己的老脸皮。

“是?”一旁双腿发软的警员应声道,拿着手机打颤。

“打电话给虎豹小霸王、第D小队的润饼,就说……就说游戏先生又出现了。”老警官撵熄手中的烟,又说:“顺便帮我接警视厅,我想总队长又要换人了。”

子夜十二点四十分。

来不及换上西装的金田一,只穿了件T-shirt,抓了根黄瓜就搭出租车火速赶到现场,而润饼已经满脸哀愁地站在13楼检视现场了。

“赤川呢?”金田一忙问:“打给他了没?”

“打了五次才接通,他人已经在路上了。”润饼苦着一张脸,说:“看到楼下的记者了吧?这次消息走的很快,怎么办?我们根本什么线索都没有,署长那边压力也很大。”

“一点线索也没?哇,别告诉我大楼的监看录像带又?”金田一小心翼翼地穿过黄布条,走进令人倒胃的现场。

“好死不死,又被换频了,这次四个大楼管理员全睡着了,睡到十点才被游戏先生设定好的闹钟叫醒。”润饼拿着几卷录像带,闷闷说:“想看回放的七龙珠吗?拿去。”

“闹钟?游戏先生设定好了闹钟?”金田一颇感讶异。

润饼愠怒道:“他大概真如你所说的,用吹针一类的麻醉了管理员,然后修改监视器的回路,再精准地计算好犯案的时间,设下闹钟在自己从容脱身后吵醒那几个白痴。七龙珠是从八点开始被转录的,所以初步推算游戏先生犯案的时间大约是八点到十点。”

润饼身旁的纪录员插嘴道:“不过目前没发现管理员身上有箭伤就是了。”

“大概是很细的小吹针吧?”最早到的老警官缓缓走进。

“老师,好久不见,没想到竟是在这种情况下……”润饼恭敬地向老警官鞠躬问好。

老警官摇摇手,叹道:“年轻人,好好加油,不要让这个变态继续逍遥法外。”

金田一深深向这个老前辈鞠躬示意后,扫视了现场,头皮一阵阵发麻,喃喃说:“没错,肯定是游戏先生干的好事,等等,今晚是不是有警官也住在13楼?”

“没错,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想这是游戏先生的犯罪风格。”润饼看着金田一含着黄瓜,蹲在木乃伊女人的身旁观看,真觉此人相当不可思议。

“我猜是宫藤新衣。”金田一淡淡地说,视线没有离开过木乃伊女人。

润饼感到吃惊,追问:“是啊,你怎么知道?”

金田一戴上纤膜手套,小心翼翼地扳开女人握紧血肠的双手,应道:“因为大家都很讨厌宫藤新衣。”

“你是说?等等……”润饼恍然大悟,说道:“藤井树、大山久信、宫藤新衣!对啊!这三个人可以说是我们警视厅里前三名的混蛋!”

“游戏先生似乎很熟悉我们警方内部的人际信息,我认为,这是他向我们展示他拥有的资源的举动,于是便伙同那个使刀的朋友一起犯案,所以每次犯案都会干掉一个人缘奇差的警官。”金田一一边啃着黄瓜,一边审视着女人的手指。

“你还是认为公寓连环杀人案不是一个人干的?”润饼狐疑道。

“要不然就是游戏先生拥有多重人格,因为这几个家庭谋杀案跟杀警案的手法截然不同,凶手的思考逻辑非常不对称,一边是极致单纯的屠杀,一边是玩弄死者心智的凌迟。”金田一转过头来,招呼润饼一起蹲下。

“你看看这个女人的手指。”金田一指了指,润饼仔细地观察女人苍白的手指。

“女人的手指上大约有十六个针伤,还有深陷指肉的细条痕迹,表示这女人临死前不久用力地拿着针一段时间,我猜想,她是被游戏先生用某种方法逼得自己拿针拿线,把眼耳口鼻……和阴部都缝住了。”金田一站起来,走到汤汁淋漓的男子尸身旁,看着男子鼓胀的大肚子,又说:“这个男子肚子里臭酸的东西,不会是自己愿意吃的吧?应该是游戏先生拿着枪、或是用什么变态手段逼迫他吃掉这么多臭掉的东西吧?再推到之前两个案子也是如此,游戏先生总是喜欢逼迫受害者自我虐待或互相残害,但他可不曾用这样的方式杀害警官。”

润饼点点头,唤了清点证物的警员,说:“放一下刚刚那卷录像带。”

那警员将一卷录像带放进屋里的录像机,画面出现《电视冠军》节目的《拉面大胃王》的比赛录像带。

“你应该猜对了;游戏先生大概逼迫关口将泰跟电视节目里的参赛者比赛吃拉面吧?不过他似乎恶整了关口先生,竟弄来这么多馊掉的东西。”润饼削瘦的脸庞露出恶心的表情。

金田一拖着下巴,含着只剩一小块的黄瓜,心想:“不知道赤川这次有没有梦到什么?”

正想到赤川,便见到一名蓬头垢面、衣着凌乱、浑身臭气的大汉靠在门边喘气。

“你不是六点就回家了吗?怎么这么不爱洗澡?连衣服都不换?”金田一皱着眉头。

赤川脸色发紫,眼皮直跳,突然跪倒在门边。

金田一跟润饼大感奇怪,立即扶住了双腿虚浮的赤川。

赤川痛苦地睁开眼,满脸冷汗道:“我梦到了!这次感觉好强烈!好可怕!感觉清晰到……不用到现场才回想起来!我几乎是一边呕吐一边赶过来的……”

润饼疑道:“梦?恶梦?”

金田一看着赤川紫胀的脸孔,向润饼说道:“之前我们不敢声张,但赤川的确梦见前两个公寓惨案的案发过程,甚至,还梦见过新干线猎杀案和公路枪击案的过程。”

润饼惊道:“凶手是谁?长什么样子?”

赤川摇摇头,喘着气道:“看不清楚……那变态的脸好像蒙上一层白雾,只知道他很高大,大概跟我和金田一差不多高吧。”

润饼搔搔头,半信半疑道:“真的?那你说说看,你这次看到了什么?”说着,润饼把身子移到赤川面前,挡住现场的一切。

赤川闭上眼睛,连珠炮地说道:“男死者是名厨关口将泰,被强迫跟电视里的大胃王比赛吃拉面,结果不但快撑死了,还被女死者用鱼钩从肛门里拖出肠子死亡;女死者有两个,孕妇姓富山,耳朵先被插入耳杷,再被游戏先生抽肠而死,至于另一个女死者,美雪,因为害怕被抽肠,所以拿针线把自己的五官跟阴部都缝了起来,但最后还是因为承受不住惊吓,心脏麻痹死掉。”

润饼大吃一惊,看着金田一,说道:“太可怕了!”

赤川摇摇头,睁开眼睛:“我被托梦不可怕,但梦境太真实太骇人,这才是可怕!”

这时,润饼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奇道:“等等,那个把自己缝起来的女人,不叫美雪啊!”

赤川皱着眉,说道:“我确定是的!”

润饼摇摇头,说:“那女人的皮包里有证件,说她叫‘幕下芳子’啊!”

金田一苦笑道:“不知为什么,赤川的梦境总会跟现实有所出入,但大抵上都是相符的。”

赤川看着惊疑不定的润饼,说:“去问问,那个叫关口将泰的,是不是有一个叫美雪的未婚妻还是女朋友?”

润饼点点头,立刻吩咐属下去调查。

金田一看着狼狈不堪的赤川,问道:“你整个晚上都跑哪去了?越来越脏了!去哪喝酒啦?不,你身上根本就没有酒气啊!”

赤川眼中陷入迷惘,喃喃低语:“我不知道,送你到梦海道回转寿司去跟小喵吃晚饭后,我就一个人开车……开着开着,居然就这么样胡里胡涂地睡着了。”

润饼跟金田一不语,等待赤川把话说完。

赤川眼神空洞无力,又说:“后来我梦见这个恶梦后,就呕出晚餐醒来了,才发现自己正坐在伊势丹百货门口外,不久后就接到这边的电话……”

金田一强忍着手指神经末梢传来的警告,瞪大眼睛说:“狮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绝不是杀人凶手。”

赤川血红着眼,说:“为什么?”

金田一“要是你真有杀人倾向的双重性格,告诉我,你最想干掉谁?!”

赤川想都不想,冲口说出:“那个没人性的!”

金田一点点头,勉力笑道:“那就对了,既然他还在监狱里活得好好的,就表示你不是游戏先生。”

赤川大受鼓励,心想:“虽然连续三次公寓惨案案发时,老子都莫名其妙地睡得一塌糊涂,又梦到一次比一次鲜明的犯案过程,但老子绝没有电影里瞎掰出来的多重人格!更不会那么残忍!”

金田一看见赤川额头上尽是斗大的汗珠,于是拍拍赤川油油的乱发,说:“回家睡吧!反正你只会开枪,这里有润饼跟我,等一下警视厅还会派自卫队的特别编制小组来,够了。”

赤川眼神突然燃起火焰,熊腰一挺,大声说道:“照啊!老子只会开枪!但现在就是需要老子开枪的时候!兔子!你快拟一份演讲稿给我,趁现在楼下都是记者,我要对游戏先生撂下挑战书!”

润饼噗嗤一笑,说:“挑战书?演电影啊?”

金田一眼镜波光一闪,微笑道:“很好,我立刻教你,但另一方面,我也需要润饼的帮忙。”

润饼一惊,忙说:“我可不想再找柚帮了。”

金田一摇摇头,神秘地说:“不必。”

赤川好奇地问:“是什么妙计?”

金田一一拳轻轻揍向赤川的下巴,说道:“头发梳一梳,等记者会结束再告诉你们!”

※ ※ ※ ※ ※

冰箱后记(34)

“你好,我是婷玉,请问你是?”婷玉。

“嗨,我是勃起的师傅,这是我的名片。”独臂人笑笑,递给婷玉一张绿色卡片。

“柯宇恒,现任上帝。”

婷玉想起勃起当初递给她的名片,不禁笑了出来。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