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都市恐怖病系列之《异梦》 第二十一章 [2004-12-1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第二十一章 血脸

脖子好酸。

赤川缓缓睁开眼睛,摸摸疼的要命的肩膀与脖子。

“这里是……我怎么会在这里?”赤川微微吃了一惊。

赤川环顾四周,马上明白自己的脖子、肩膀如此酸痛的原因。

“我昨晚又喝醉啦?妈的,怎么会搞得这么颓废……”赤川发现自己竟然缩躺在车子的后座上。

赤川打了个哈欠,将后车窗摇下,让长脚舒服地悬在窗外。

他阖上眼睛,回想荒唐的昨夜……怪了,自己怎么会醉到睡死在车子里?甚至醉到连昨晚是怎么喝醉的都不记得了!

“哔哔哔哔哔哔哔……”手机铃响。

赤川拿起手机:“干嘛?”

“我渡边啦,猪鼻龟出事了,你赶快到现场来吧。”渡边。

“现场?在哪里?”赤川揉揉眼。

“就是猪鼻龟他家啊,久信昨晚在他家里被谋杀了。”渡边。

“猪鼻龟死啦?他也不是不可以死啦,但那里不是第F小队的辖区吗?”赤川抠抠鼻孔,拉出一团青绿色的巨大鼻屎。

“F小队只剩下两个成员,现在两人全躺在医院里,其中一个还快断气了,这种情形前所未有,所以现场很乱,目前大概是由我们跟第D小队、第E小队接手,他们主办,我们协助。”渡边。

“啊?只剩两个人?集体翘班啊?”赤川将鼻屎黏在椅垫下。

“总之快来就对了,金田一我也通知了,现场见啊!”渡边。

“喔。”赤川挂掉电话,翻身爬上前座。

赤川发动引擎,播放车上唯一的一片CD“虎豹小霸王”,一面想着刚刚渡边说的话。

猪鼻龟也死了,这可是件大事……虽然没什么不好,但前晚刑事小队长被谋杀已经上了新闻头条,而刑事总队长昨晚接着被干掉,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东京警视厅今年真是倒霉透了!

广滨街巷口现场挤满了媒体与大批维持秩序的警察。

赤川推开胡乱抢拍的媒体,拿出证件,带着倦容走进挂满黄布条的现场,不由得大吃一惊。

满地的粉笔人形与大量血迹干痕、受创的警车,以及一堆走来走去的鉴识专家与警察。

当然,还有一个正在大啃小黄瓜的怪人,正仔细地端详警车上的弹孔。

“小黄瓜比红萝卜好吃吗?”赤川拍拍金田一的肩膀。

“水分比较多。”金田一仍盯着车上寥寥无几的弹孔,说道:“真绝了,这凶手不只是神枪手,还是个神枪手中的超级神枪手!”

“怎么说?”赤川不甚服气地说。

“你能在一百一十公尺外射杀十四个刑警,却只误射警车和墙壁七发么?”金田一转头问道。

“十四个刑警被杀?怎么回事?”赤川没空和凶手作嘴上笔划,惊问。

“第F小队昨晚八点多接到民众报案,到这里调查一个老妇人被枪杀的街头命案时,居然在一个多小时后遭到凶手从那栋公寓八楼的枪袭,不到半分钟,第F小队全都遭到枪杀,唯一重伤未死的两个刑警都在急救中。”金田一。

“从八楼这么远?射杀这么多警察?”赤川惊讶更甚于因同僚惨死的愤怒。

“不只如此,润饼他们认为这个凶手跟杀害猪鼻龟全家、杀害大岛两兄弟的凶手是同一人,而且……我认为,这个凶手跟煤图一家、藤井夫妇两案子也脱不了关系。”金田一。

“啊?大岛兄弟?”赤川。

“对喔,你刚到啊,我带你去八楼两个命案现场看看。”金田一清脆地咬着小黄瓜。

赤川跟金田一跨进重重的黄布条。

“嗨,虎豹小霸王。”一个瘦骨如柴的男子。

“润饼,你觉得我刚刚提的推断如何?”金田一。

伊藤润饼,东京警视厅刑事第D小队队长,平日自认不茍言笑,实际上却是个冷面笑匠,听说这是伊藤家的家族遗传,这点从润饼他老爸为他取的名字就可以看得出来。

另外,润饼对办案抓凶手很有自己的一套,尤其是他握有广大的线人网络(这点好像跟他那当漫画家的堂哥拥有广大漫画迷有关),许多其它小队也因此常求助润饼的线报帮忙。

“有道理,但太危险了,我不认为将杀害猪鼻龟一家人的凶手,跟杀害大岛兄弟的凶手视为两人是好的决定,不过我很同意这凶手跟你们那案子是同一个变态干的。”润饼。

“等等,谁来解释你们刚刚的讨论给我听一下,至少也让我先看看现场吧!”赤川踏进猪鼻龟的家门,立刻被眼前的情景镇摄住。

要吓到一个杀恶不眨眼的暴力刑警,绝不是区区几条平凡的死尸可以办到的。

一个女孩的头好整以暇地躺在客厅的桌上,眼睛跟嘴巴都撑得大大的,不知在控诉些什么。

女孩的身体衣衫不整地坐在沙发上,双手齐腕而断,全身划满数十道刀痕,肠子流了整条沙发。

“武田医生说,这女孩的肠子被拖出来时她还是清醒的,甚至在她的头被切下来之前,她都还没死去。”金田一叹了口气。

“妈的,你说的没错,这跟杀了藤井夫妇那狂人绝对是同一台暴力机器。”赤川握紧拳头,又道:“这家伙全冲着我们警察来了!”

“去卧房看看吧,久信太太也死得很惨。”润饼回头吩咐手下:“去跟C队的渡边跟织田调藤井家命案的数据过来,包括血脚印。”

赤川同金田一走进卧房,看见大床上躺了一个可怜的女人。

除了满身的伤痕,满床的血渍,一团乱七八糟的头颅,还有一张血脸。

血脸是一片肉块,上面黏着两颗眼球,完整的鼻子,还有抹着紫色口红的大嘴。

“凶手一刀将女人的脸从侧边斩掉,这一刀才是毙命伤,很高明的刀劲。”金田一看着失去人脸的半张头颅说。

“绝对跟杀害藤井的是同一人。”赤川看着血脸中的眼球。

“看看猪鼻龟吧。”润饼推开浴厕的门。

猪鼻龟端赤裸地坐在马桶上,身上密密麻麻的刀伤使他的筋肉大量翻出,而猪鼻龟的脖子上没有头,不过尸手上倒是捧了一颗。

一颗被斩掉鼻子的头。

“我们会替你报仇的。”赤川愤怒地说。

“安息吧。”金田一吞下最后一口小黄瓜。

※ ※ ※ ※ ※

冰箱后记(21)

住在自己以前住过的房间,心里总觉不踏实。

婷玉努力思索五年前东京行程的细节。

拿起笔来,忍着手指的疼痛,详细列出每一个到过的地方、遇过的人、发生的事。

“我一定要说服妳。”

“希望妳真的能办到。”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