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都市恐怖病系列之《影子》 第七章 [2004-12-6]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见……见鬼了……”廖该边吓得缩起身体,瞇着眼寻找害他跌倒的鬼怪。

这时,机警的两名校警抬了一只担架,匆匆跑向廖该边蜷缩的角落。

“廖先生,中暑了吗?快上来,我们送你去保健室。”一名校警说。

“谢谢……快……扶我起来……”

两名校警手忙脚乱地将廖该边抬上担架,朝保健室小跑步去。

这时,廖该边发现自己被玩弄了,两名校警好像故意将担架倾斜,让廖该边在大叫中硬是从担架上滚落,他气得鬼叫:“你们……啊!”

话没说完,廖该边又感到“这地皮好斜好圆”,于是在自己的惨叫声中,他又往“悬崖”底跌去,大跌特跌……

围观的人群看见这稀奇好笑的表演,议论纷纷:

“他就是男生说的变态舍监,还好女舍没有这种管理员……”

“不过他好像蛮好笑的?”

“才怪咧,他把我们男生整惨了。”

“喂,他的体力真的是超强的,不知道还要这样表演多久?”

“这哪是表演,只是在跌倒啦,不过这样一直跌超痛的,他是白痴吗?”

“那个廖该边这次的传教开场开的还不错耶!”

“他好变态喔,全身是伤了还一直跌、跌、跌……好恶心……”

“看他的表情好像不是故意的?”

“对呀,那些惨叫超真实的,伤也是真的,真不知道他脑袋是不是有病。”

“算了,去上课了啦,吃晚饭再来看还来得及看到终场。”

人群发现廖该边千耍万耍就这么一套,也就零零碎碎地散去。

廖该边一直跌,直到撞进一间教室的影子底。

这一回,他完全不想再爬起来,就这样趴着。

他流着眼泪,心中喃喃自语:“上帝,请救救我,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么了?”

“找我有事?”

一个人影站在他的身边,廖该边微微抬头,只见一个模样奇特的男人伫立在他满是伤痕的身体旁。

说那人是个男人,不如说是个大男孩。

大男孩穿着一件蓝色格子衬衫,酱色牛仔裤,还有一双破烂凉鞋,一副学生装扮。

说他奇特,是因为大男孩下巴絮满了胡渣,左边的袖子空荡荡的,显然是个独臂的残废,更怪的是,竟有只米色的蝴蝶停在大男孩的鼻尖休息,翅膀微微开阖,令大男孩的顽皮双眼显得更加灵动。

“你刚刚很厉害耶,怎么,摔累了?等一下还有表演吗?”

大男孩蹲下来,看着疲惫的廖该边笑着说。

“走开,我需要休息。”廖该边瞪着大男孩。

“好吧,我只是听见你在找我,我又正好在人群中看你表演,所以走来看看。”

大男孩也不生气,站起来就要走。

“等等,你说你听见我在叫你?”廖该边挣扎着坐起。

“嗯,没事就好,8181。”大男孩挥挥手。

“等等……你是……”廖该边拉住大男孩的裤管,问道。

“我是上帝啦,吓死你!”大男孩说完,自己也觉得好笑。

“啊!”廖该边瞪大双眼。

廖该边记得刚刚呼唤上帝时,自己只是在心里碎碎念而已,而这个大男孩竟“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难道……

难道这毛头小子真是上帝?

“不信啊?我自己也觉得怪怪的,不要介意,我只是碰巧路过,进来找我弟弟罢了。”

大男孩说完,上衣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大男孩拿起手机,说道:“我早就到了啦,嗯,嗯,对呀,我刚刚也看见那个白烂舍监了,他果然跟你说的一样好笑,哈,你也看到啦?嗯,我现在就站在他旁边,他好像摔得很累,嗯,嗯,好,我二十分钟以后就过去找你,8181。”

挂上电话,大男孩看着廖该边,问道:“要不要送你去保健室?”

廖该边狐疑地看着大男孩。

他不敢不相信这么平凡的人竟是上帝,因为怀疑是对信仰的不真诚,而且,万一他真的能听到自己心中的话,那就很可能是上帝,廖该边心想,自己那么虔诚,上帝化成凡人来慰藉他也并非不可能,况且……况且刚刚奇迹的确发生了,上帝藉他的手斩断了原罪的化身……影子。

“你不能把我身上的伤立刻治好?”廖该边胆怯地问道。

“为什么我要?”大男孩说。

“你不是说自己是上帝?你听得见我心里的话?”廖该边摸着自己的伤口问。

“我是上帝没错,嗯……应该说是现任的上帝,怎么?”大男孩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你刚刚真的斩掉自己的影子?”

“你又听到我心里的话了?”廖该边惊呼。

“还好吧?!当上帝可不能太逊。”大男孩拍拍廖该边的肩膀,忍不住又说:“说真的,你站到阳光里晃晃,让我开开眼界,我还没看过没影子的人说。”

“上帝!我遇见上帝了!这……对不起,可以请您显示一些奇迹吗?”廖该边才刚说完,立即觉得失言,他想到:“刚刚我斩断影子不就是奇迹了吗?”

“也难怪你不信,不过你砍掉影子的事应该跟我无关啦,快去阳光底,我好开开眼界。”大男孩露出极感兴趣的表情。

“上帝真是谦虚。”

廖该边不再啰唆,开心地跳进教室旁的阳光里。

“啊……”

惨叫中,廖该边竟又跌滚起来,惊怖不已。

“嘿!”大男孩一喝,飞身将廖该边抓牢,不再让廖该边滚来滚去。

廖该边吓得颤抖着,完全不知道为何如此莫名其妙。

“挖赛!你真的很绝耶!真的没有影子!”

大男孩看着廖该边脚边的地上光溜溜一片,真是完全没有阴影,不禁惊喜交集。

“这都是上帝您的恩典,我……我可以上天堂了吗?”

廖该边从惊骇中勉强凑出一个笑容。

“天堂?你是说那款网络游戏?”

大男孩失笑道。

“我……我是指……指您住的地方,那个审判后……好人住的地方……”

廖该边不解地说。

“啊?喔…………你是说圣经上的天堂?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说,可能有吧,不过我还没找到啦,但是你先别气馁,做个好人总是不坏的,要是真有天堂你就赚到了,嗯?”

大男孩似乎在胡言乱语。

廖该边愈听愈犯疑,忍不住低头看看这位年轻上帝的脚下。

一条细长的影子紧紧地黏着这位大男孩。

“你骗我!你根本不是上帝!你……你有影子!”

廖该边大怒,一把推开大男孩,不料一离开男孩的手,廖该边马上又猛烈飞滚出去。

“别忙着滚!”

大男孩不等廖该边跌落,敏捷地反手一抄,以惊奇的手法抓住廖该边的脚踝,顺势甩着廖该边的身体划上一个大圆卸力后,终于令廖该边安安稳稳地站在自己的身旁,那大男孩唯恐这怪人又要来上一段血肉模糊的翻滚,右手用力地抓着廖该边的手腕。

这此起彼落间,大男孩双脚甚至没有移动半分。

“好厉害……”廖该边心道,虽已不信大男孩就是上帝,却也暗暗感激他出手将自己飞滚的身体拦下。

“普普通通,别客气。”大男孩说。

“你又听见我心里的话?!”廖该边感到诧异。

“嗯。”大男孩马上又说:“你不要乱动,免得滚不完,我们去教室走廊说话,我有话问你。”

“不行,我绝不在任何影子里活动。”廖该边坚持。

“你真是怪人,好吧,你等我一下。”

大男孩拿起手机,拨给他弟弟说道:“我会晚很多才到,你们那个舍监有点怪怪的,我把他安顿好再去找你,你无聊就看看A片吧,嗯,嗯,好啦,我尽量快。”

“你弟是?”廖该边问道,心想:真正的上帝才不会有一个念大学的弟弟。

“你应该认识,就是前几天你问他有关影子问题的……”

“景耀?”

“嗯。”

“那你还说你是上帝?”

“算了,忘记那件事吧。”

“我以光明使徒的身分劝告你,不要妄冒上帝之名,以免堕入地狱的烈火……”

“嗯,那一定很痛,等等,我想问你有关斩断影子的事。”

“可以,我是唯一没有影子的人,跟你们这些烦夫俗子不一样。”

廖该边神色睥睨地说,似乎正自得意。

“虽然很厉害,我是说,连我都斩不断影子,你却能办得到,真是大大的了不起,但是……你这怪头干嘛劈掉自己的影子?”

“跟你说了你也劈不断的,因为我是上帝最虔诚的信徒,所以才能办到。”

“拜托说一下啦!”

“呵,看在你诚恳的份上。”

廖该边从无有人“拜托”过他,于是兴致高昂地将自己辛苦研发出来的《影子原罪论》搬出来,仔细地说给大男孩听,完全忘记自己周身的擦伤。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