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中篇]月老(4) [2004-12-5]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第二十一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命运吗?

  我无暇知道,双手却紧紧抱住我误以为曾经失去,实际上却未曾遗落的妻子。

  “我一直一直都看得到你——都看得到你!”小咪哭着:“从你第一个晚上来,我就看得到你——”

  我心中悲伤与兴奋杂然交处,说:“那你为何不跟我说?害我伤心得快要再死一次!”

  小咪的鼻涕跟眼泪糊成一团,说:“我怕你知道了,会不来看我会不来看我~~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离开我,逼我把你忘记!”

  我愣了一下,怜惜道:“白癡,要是你看得见我,我会开心得要命!管他人鬼疏途等狗屁,谁都无法拦阻我跟你在一起。”

  小咪号啕大哭,说:“你有毛病啊!我都答应要当你的老婆了,你还叫那么多奇奇怪怪的鬼帮我牵红线!你明明是不要我了!”

  我摸着头说:“我哪知道?我看你每天都这么伤心,恨不得赶快找一个好男人陪陪你——你呢?怎么有办法烧掉红线?什么时候有阴阳眼的?”

  小咪抽抽噎噎地说:“我也不知道,自从那一道雷击中你,我被震波弹开后,我就看得到到处走动的鬼魂,我每天都在等,都在等你来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烧掉红线的,就算烧不掉,我也会把它拆下来!”

  说着说着,我有些窘迫说:“可是我现在又黑又臭,你不怕我?”

  小咪大声说道:“不怕不怕!”说完,又紧紧抱着我。

  此时,我内心喜悦无限,再无疑惑,冲到窗口大喊:“各位月老弟兄!这女孩子是我的前世妻子!她跟我再也分不开了!请大家放弃吧!”

  三千多个月老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应。

  我想起以前粉红女跟我说的红线特殊用法——

  “以前有月老太过癡迷前世未死的女友或男友,于是将红线用念力各绑在人鬼身上以祈求再续前缘,这只会导致三种情况。第一种,最罕见的一种,就是不久后导致活着的人死亡,这真是冤孽。第二种情况,就是立刻去投胎,两人或许真能续缘相恋,这也是部份老少配的缘由。第三种情况,也是最可能发生的情况,就是红线立刻断掉,或是随着月老投胎时轶失在轮回的洪流里。”

  我不愿冒着让小咪死亡的风险,因为小咪还要照顾逐渐年迈的父母,所以我只打算象徵性地使用红线,等大家散去便立刻将红线拆下。

  为了安抚上千个情绪縕乱的月老,我拿起红线大喊:“大家放心!月老传说永远都是月老传说!也只能被月老自己终结!”

  我拿起红线套上自己的中指,想再套上小咪时,突然间一道悍然而至的白光将红线击断,直透入房间墙上。

  我看着墙上,一枝闪闪发光的爱神箭。

  “Don’t cheat us!”

  一千个邱比特已经飞在云端,个个手持弓箭、拉满弓。

  “And you all should know it’s wrong and illegal to fall in love with the living girl!”为首的邱比特大声喊道,面色不善。

  “Don’t break my dream!”我怒吼,又拿出一条红线。

  为首的邱比特再度抡起弓弦,厉声喊道:“If you do that stupid thing again,you would die twice!”

  我知道鬼要是被鬼神之力再杀死一次,就会失去元神,无知无觉地灭绝,当然也无法
=
轮回;面对百步穿杨的邱比特,我一时不敢甩出红线。

  此时百年月老大叫:“邱比特!来台湾就讲我们听得懂的话,不要洋腔杂文!”

  邱比特之中也有擅使华语者,便喊道:“我们在美国已经选定一个十年难见的好男人了!你们月老别干预我们行事!爱情是没有宗教跟国界的,任何掌控爱情的力量都被准许在任何地方施行,你们胆敢阻饶此一天律!”

  月老一阵大笑,纷纷喊道:“那那个好男人呢?你们的箭只有一丁点射程,还要一箭贯穿两人方能奏效,难道可以一箭射到美国?”

  数千名月老恣意狂笑,不料邱比特却说:“是又怎样?!拿出我们邱比特最以引为傲的宝贝,宙斯神弓!”

  为首的邱比特打开手中的盒子,盒中乍现夺目奇光,出现一张巨弓跟一支巨箭,说道:“今天要你们瞧瞧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魔力,一百年只能射出一箭的宙斯神弓,配合宙斯亲制的爱情巨箭有多厉害。”语毕,所有的邱比特合力拉满巨弓弦,将一支垝木长的巨箭搭在弦上,吱吱作响。

  我大骇,生怕这巨箭会伤害脆弱的小咪,于是想挺身保护,没想到被粉红女跟几个月老用力拉住,粉红女说:“这箭伤不了凡人,却能将你射得魂飞魄散!”

  小咪看着天空中的巨箭,眼神坚定地说:“没什么,你都帮我挡一颗子弹了,这箭伤不了我的,更动摇不了我的决心。”

  天空中的邱比特兴奋地大喊:“大夥尽全力射出去,别怕!从这里到美国的天空,沿途都有邱比特接力,将箭导引到布莱德比特身上!”

  三千个月老害怕巨箭的威力,赶忙让出一条空中大路。

  我紧张地看着小咪,只见小咪擦掉满脸的眼泪,笑着举起左手,说:“我拥有全宇宙最幸福的祕密武器。”

  是我们的结婚戒指。

  “你们真登对。”粉红女拉着我,苦笑着。

  “GO!”一千名邱比特松手。

  一支轰天闪电般的巨箭势若劈天,流星般射向站在屋子中央的小咪!

  小咪举起左手,等待着一百年来最震撼大地的爱情。



第二十二章

  

  箭停了。

  停在小咪举起的戒指上,像是被生生拦住。

  声势天地动容的特大号爱情箭,难得百年出鞘,理当无男不催、无女不挡,什么恐龙、千年老处女的,此刻都该像喝了五百大碗春药那般渴求爱情。

  但,此刻的大箭,却生硬地停在小咪的眼前,不敢继续前进。

  “为什么我前进不了?”爱情巨箭看着小咪。

  “有些事,是一万年也不会变的。”小咪摸着巨箭,说:“对不起。”

  为首的老邱比特大吼:“箭!你疯啦!”

  却见爱情巨箭流着冷汗说:“如果真的撞上去,我会裂成碎片的,到时候看你怎么跟上帝交代?”

  月老轰然大笑,笑得邱比特们大窘,只好悻悻地将巨箭扛在肩上,跟巨弓一齐收回盒中。

  “Damn it!I never met such unbelievable thing!”邱比特嘴中碎碎骂道,一千个大鸟无奈地飞上天空,化作成千黑点。

  “Thank you all in all!”我大声喊着。

  “真是传奇。”百年死不投胎月老叹道。

  “别打扰小俩口了!大夥散吧!工作都延宕了!”菜刀猛男大声喊道,看着我笑了笑,跟着众人御风离去,头上的菜刀在夕阳下化作一个耀眼的光点。

  房间只剩下一个人,两个鬼,还有一只被吓傻的小猫。

  “我要嫁给你。”小咪看着我,深情地说。

  我笑得阖不拢嘴,说:“我知道。”

  小咪咬着牙,说:“等我几年,等我爸爸妈妈过世了,我一定去找你。”

  我猛点头,说:“不急不急。”

  此时小咪四顾张望,像是在找寻什么。

  “你的拍档呢?”小咪问道。

  我愣了一下。

  “粉红女多半跟着大夥散了吧。”我说,心中颇为歉疚。

  我心乱如麻。

  我已经害得粉红女不敢投胎了,但是,我却——

  在小咪死后,我真想跟小咪搭档,再续前缘。

  “不要让你的搭档等太久,去找她吧。”小咪叹了口气,说:“我早就瞧出来,她其实很喜欢你。”

  我不置可否,吻了小咪一下,说:“我去找她。”

  小咪凝视着我,说:“你是笨蛋,也是坏蛋。”

  我挥手飞出窗外,说道:“无论如何,感谢那一道闪电让你看得见我。”

  小咪摸着戒指,甜笑:“我永远都是你的新娘子。”

  我站在新竹南寮的海堤上,已经等了一天了。

  这里算是我跟粉红女的“老地方”,她应该知道我在这里等她。

  但,这次的情况很不同——

  我不怪粉红女迟到,她有很充分的理由生我的气。

  我看着水鬼在浪里追逐游泳,又趴在车道中让各式车辆碾过我,偶而飞升到高空中找寻粉红女,就这样,五个昼夜过去了。

  想起过去三个月来的相处,号称“搞笑二人组”的日子真的很快乐。如果抛开对小咪痛苦思念的话。

  第七天了。

  我实在很想飞去彰化看看小咪,却害怕粉红女来了,我却不在。

  当我单指倒立在海堤时,我突然一阵莫名的心惊。

  “是不是粉红女抓狂,跑去投胎了?”

  我这样想着,赶紧翻身拿出怀中的水晶,劈开时空,穿入久违的地狱。

  地狱之大令人破口大骂,我边跑边吼着粉红女的名字,直到被鬼官拦下来。

  “我要找我的拍档,我是月老!”我急道:“我怕她跑去投胎了,我要怎么找到她?”

  鬼官摇摇头,说道:“你这样乱吼成何体统?要找你的月老夥伴,可以去问问大月老啊!就算她要投胎,也得跟大月老报备才行。”

  我赶忙穿过火焰森林,踩上悬崖边的浮云急上,遁入倒悬大湖,不一会便拔出水面,大吼:“大月老!大月老!”

  一群喜鹊载着一个慈祥的老人,大月老,飞到我面前。

  “什么事?”大月老简单地问。

  “我要找我的夥伴,粉红女!我已经好几天没看见她了!请问大月老,粉红女在哪里,是不是跑去投胎了?”我问道。

  大月老摸着七尺长髯,沉思道:“粉红女,我想想——”

  我本以为大月老会拿出水晶球之类的东西找寻粉红女,却只看到他老人家傻理傻气的回想。

  “啊!我想起来了!她去投胎了——据说,是变成一只穿山甲——”大月老开心地说:“她即将出生在太平洋上的小船上,然后在一分钟之内淹死,啊我就知道我还是老当益壮——”

  “干!”我一拳扁向大月老。

  然后再一拳。

  再一拳。

  然后赶紧跳入水中。

  粉红女——

  我真的对不起你。

  我立刻去太平洋救你。



 第二十三章

  我拿出水晶划破阴阳,跃入阳光普照的人间。

  “太平洋——干!”我提气狂奔,踩着海洋上的气流急速飞行,但汪洋辽阔之极,四面八方的包围着我,令我感到绝望与无助。

  但粉红女因为我投胎成一只哭八倒楣的穿山甲,我绝不能让她就这样溺死。

  我盲目乱飞,着急地寻找汪洋中的一只穿山甲。

  也许穿山甲已经溺死。

  但也许没有。

  “粉红女~~~~~~~~~~~~~~~~~”我大哭,看着一望无际的碧海。

  如果愧疚是一种液体,我,已经淹死了。

  “笨蛋。”粉红女站在我身后,淡淡地说。

  我呆呆地看着一身旗袍的粉红女,说不出话来。

  如果吃惊是一种固体,我正在被砸死。

  粉红女骂道:“你白癡啊!竟然揍了大月老!”

  我傻笑道:“他说你投胎到太平洋,变成一只穿山甲了。”

  粉红女嘻嘻笑道:“笨蛋!用常识想也知道投胎是命运的秘密,谁都不知道的!连大月老也不可能知道箇中奥祕!”

  我怪笑道:“那大月老?”

  粉红女用力敲了我一个爆栗,大笑:“你知道为什么大月老不再出任务牵红线吗?因为他已经痴痴呆呆了,什么事都记得颠颠倒倒的,他说的你就信,你白癡啊?!”

  我摸着头,说:“那我死定了,这下子大月老不知道要怎么罚我?”

  粉红女哈哈大笑,说:“刚刚我去找大长老谈我要投胎的事,大月老一脸鼻青脸肿的,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刚刚被一个月老扁了一顿,却一直想不起是哪一个月老,所以很苦恼。他只记得那个月老黑黑的,很臭,好像要赶去太平洋投胎,我一想就知道是你,所以就跑来了。”

  我看见粉红女实在高兴,说:“好险你没真跑去投胎。”

  粉红女叹了口气,说:“我想通了,我能怎么样呢?你跟小咪是一对的,我还是去投胎的好。”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握紧粉红女的手。

  粉红女含着眼泪,说:“我知道你很愧疚,是啊,你的确应该愧疚,但是请你再找一个拍档吧,我想去投胎了。”

  我难过地说:“你不考虑继续跟我搭档吗?距离小咪死掉还要好久的。还是,跟别人搭档?总之,我舍不得你。”

  粉红女幽幽地说:“我瞧见你跑来太平洋找我,那种急切跟伤心的样子,我真的很感动,我也更加明白小咪这么爱你的原因。你真的很特别。”

  我说:“那就别去投胎吧!”

  粉红女拉着我,坐在大海的波浪上,说:“你觉得,这个故事会怎么结束?你不觉得怎么结束,都是遗憾吗?”

  我看着水里嬉戏的海豚,说:“其实这世界上好男人、好男鬼很多,你又那么漂亮。”

  粉红女瞪着我:“烂结尾。”

  我苦笑说:“那你说呢?”

  粉红女摸着海豚撒娇的头,说:“我也不知道。”

  日子一天天过,粉红女暂时不去思考投胎的问题,我们中规中矩地牵了几十条红线,不敢再乱玩坏人。

  我每隔两天就会去找小咪聊天,陪她上班,听她抱怨,在我跟小咪相处的时间里,粉红女有时候也会同我们一起说说话,有时候会跟别的月老或土地公约会。每天粉红女都会接到许多热情的邀约,你该知道地狱美女有多亮眼。

  小咪能看见我、听见我、感觉得到我,真的给了我莫大的幸福,虽然我生前不能真正娶到她,但我却有几十年的光阴可以等待小咪往生,两人便可从此悠游天地阴阳,享受甜美的永恆了。

  小咪是很孝顺的,所以她不可能自杀跟我在一起,因为人间仍有她系绊的爹娘。她说,自从妹妹出国留学后,很快就嫁给了英国的建筑师,家里只剩爸爸妈妈跟自己,她爸爸跟妈妈整天苦劝小咪早点恋爱,早点结婚生子让他们放心,但怎么可能呢?

  我可是小咪的真命天子。

  真命天子。

  也许,未曾有红线绑在我俩身上。

  更何况,我死了。

  不过,这是爱情。爱情没有公式。

  我常常看着小咪趴在我怀中睡着,流着口水的酣样,真是人间绝景,实在应该被列为世界地九大奇迹。

  虽然有时候我不免烦恼,要是小咪的爸爸妈妈身子一直壮健不死,那小咪不就成了人见人怪的老处女?不过这倒还好,只要我们开心,这点小事无妨。

  但是阴阳律法就不容人鬼恋了。

  “地狱忍受你们很久了,等着七天以后的天谴吧!”一个鬼官冷冷说道。

  “我死都死了,难道要我魂飞魄散?”我双手叉腰,极为不爽。

  “有何不可?”鬼官拿出令牌,丢在我脚下。

  “一样是鬼,干嘛这么机巴?我不过是等待小咪死掉以后,能跟我再度相会。”我把令牌一脚踢到墙边。

  “但你整天出现在具有阴阳眼的女孩旁边,扰乱她的心神,就是颠倒阴阳,毁坏律法!故意令该女不嫁,更是其心可诛。”鬼官大骂后,甩身离去。

  七天?

  开始倒数。



第二十四章


  你问我粉红女怎么了?

  她很好,每天都有约会,也每天跟我出任务。

  “你不怕七天以后的天谴?”粉红女忧郁地说。

  “怕。”简单的回答。

  “那怎么办?”粉红女握着我的手,不安地说。

  “等。”简单的说明。

  “我不要你魂飞魄散。”粉红女认真地说。

  “我也不想。总之,不要告诉小咪。”我坐在树上,微笑地跟窗口边的小咪挥挥手。

  天谴是什么?

  我想尽办法託月老弟兄到处打听,得到各式各样的答案。

  “天打雷劈,劈得你魂魄散尽。”喜欢配对同性恋的月老说。

  “是死神,一刀砍得你魂归四方。”爆炸头月老说。

  “是强迫投胎,嘿嘿——投到哪儿,就自己想想吧!”只剩半颗头的老月老说。

  对于这些恫吓,我只能苦笑,或假装不在意。

  王八蛋,其实我也怕死了魂飞魄散,无知无觉的幻灭于虚无之中,一定不会是令人愉快的经验。

  粉红女建议我写一份悔过书,发个誓不再接触小咪。

  “反正小咪一定不会背弃你的,你就乖乖等她过世后,就可以跟她长长久久啦!现在忍一忍几十年,就可以换取小咪死后的无限机会!”粉红女真挚地说:“总之,黑人牙膏,我不要看见你的爱情枯萎,更不愿看见你化作虚无。”

  我听话了,写了好几篇用词恳切的悔过书,拜託粉红女交给大月老、鬼官长老、城隍总部,期待地狱的判决改写。

  第五天,我送小咪到南投参加公司的自强活动后,便飞到新竹南寮海堤上跟粉红女相会。

  粉红女神色紧张,却又颇为复杂。

  “怎么了?”我也沾染到紧张的空气,说:“地狱的判决下来了没?”

  粉红女四处张望,拉着我跳下海堤,钻进岩石堆中。

  一个长发及肩,双眼倒吊的红衣女鬼,正坐在岩洞里等我。

  是我刚刚下地狱时遇见的“长发女人”,那个矢志复仇的厉鬼。

  我惊喜道:“嗨!好久不见!复仇成功了吗?”

  长发女人脸上扫过一阵喜悦,说:“七裂八剐,每个都跑不掉。”

  我点点头,说:“那真是再好不过,可惜我衰透了,听说上面要对我搞天谴。”

  长发女人面色凝重道:“我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也算是你我有缘吧。我接到上面的密令,这个命令牵涉极广,其中还包括你阳间的女友。”

  我惊问:“小咪?”

  长发女人郑重地说:“上面最近几天有个相当惊人的大计画,将会集结上千个死神共同执行,你的女友已被列入大计画的附带执行名单中。”

  我心中揣揣,问:“什么大计画?附带执行名单是什么意思?”

  长发女人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也算有缘,我想我只能告诉你大计画的内容,却无法再多帮你一些,其实就算想帮,也帮不了。今天是九月十九号,后天,就是你女友的死期。”

  我听了,虽然为小咪感到可惜与难过,但是我并没有太深刻的震撼,毕竟死亡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旅行,死后的生活大可以多采多姿,最重要的是,小咪可以提前跟我在一起了!

  只是可惜了小咪的孝心,她的父母都还健在,正需要亲情与照顾的时候,小咪的死一定会重创两老的生活。

  “谢谢你告诉我。”我看着长发女人,深深感激她的情报。

  长发女人摇摇头,说道:“你若是期待着你跟你女友将来的相会,唉,你就太乐观了,上面交代死神集团,务必将你女友的魂魄直接送到孟婆桥,迅速头胎转世!”

  我大怒:“怎么可以这样胡来!小咪应该可以选择当月老啊!”

  长发女人一脸无辜,说:“这不是我们死神可以决定的,上面说为了惩罚并禁绝人鬼畸恋,决不能任由小咪死掉后还能跟你在一起,因为这会造成现任神职的期待心理,你想想,要是每个鬼都这样影响阳间的人,一定会严重扰乱秩序的。总而言之,你跟小咪是到此为止了。”

  我一听心都凉了。

  然后碎了。

  “我会保护小咪。”我捏着拳头,坚定地说。

  “你只会找死,不,是魂飞魄散!”长发女人拿出一把冥刀,说:“现在小咪的旁边,大概已经有二十个死神守卫了吧,一旦你想接近小咪,就会被乱刀散魂,我劝你万万不要做出傻事!”

  粉红女紧紧拉住我,说:“我不准你去!”

  我甩开粉红女,飞上海堤叫道:“二十个!区区二十个!我去调一百个城隍兵帮我!我决不让小咪死掉!”

  粉红女大喊:“你救得了小咪一次,救不了永远啊!”

  长发女人也叫道:“城隍兵不敢帮你的!”

  我身影如电,来到新竹城隍庙。

  “城隍大爷!请帮帮我帮帮我!借我一些卫兵吧!”我跪在城隍爷脚下哭求。

  “很抱歉,我们接到命令,各地城隍都必须拒绝你任何请求。”城隍爷走进内房,不再出来,留下又惊又怒的我。



第二十五章

  “要硬拼吗?”我摸着怀中的红线,我唯一的法宝。

  好逊的法宝,想要绑住二十个死神绝对太脆弱,遇到劈魂斩魄的冥刀,更只有被耻笑的份。

  我跪在城隍庙前,突然心生一计。

  “好!既然红线缠不住死神,那我就拿来缠小咪!”我顿时充满信心。

  没错!如果将红线系住小咪跟另一个男人身上,再施展念力的话,姻缘的强度将会促使两人结为连理,强到连死神都夺不走!

  但我该高兴吗?

  我没时间细想,更没时间伤心。

  如果小咪不能跟我在一起,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去,我决不能允许。

  她应该享受美妙的人生,应该拥有完满的爱情,应该让她的父母安心。

  这这样吧。

  就这样吧。

  “行不通的。”

  粉红女听完我的计画直摇头。

  “我知道要引开死神非常困难,但还是值得一试。”我只能这么说。

  “就算你成功绑上红线,冥刀一斩,红线还是应声而断。”粉红女继续说道:“就算红线不断,死神照样依令可以取走小咪的命,那么红线上的念力将会使小咪跟那位男人以冥昏的方式结为连理,你知道的。”

  我无法思考,说道:“那我去孟婆桥,准备抢夺小咪!”

  粉红女大声说:“黑人牙膏!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天谴没有毁掉你的魂魄已经很幸运了!”

  我吼道:“天谴应该针对我来!”

  粉红女搂着我,哭着说:“我不要你走!我等了一辈子都等不到像你这样的人!我不想你走!”

  我看着怀中的粉红女,叹道:“恐怕要令你失望了,我要去城隍那边抢把冥刀,跟他们拼了。”

  “不必。”

  菜刀猛男跟轮胎印女从天飞降。

  “你们来帮我?”我不可置信地说。

  对手可是死神集团啊!

  “不敢不敢,”菜刀猛男尴尬笑道:“我们只能给予精神上的鼓励。”

  “或是可靠的建议。”轮胎印女又说:“小咪成为月老传奇,我们也参与其中。”

  菜刀猛男说:“刚刚我们听到你们的谈话,大致了解情况了,轮胎印女想起一个传说,或许可以帮得上忙。”

  粉红女忙问:“什么传说?”

  轮胎印女坐在大石上,说:“你知道七缘红线吗?”

  粉红女跟我摇摇头。

  轮胎印女继续说道:“你们资历太浅,难怪没听过七缘红线。这个传说在月老界是禁断的祕密,有些做了好几年的月老也不一定知悉。”

  粉红女跟我同声说:“说下去!”

  轮胎印女翘着腿,说:“这个祕密之所以被禁绝,是因为七缘红线不是大月老制做的,而是织女用自己的鲜血和眼泪织化成的,威力之强大震撼千年月老界,坚韧无比的缘份连无情刀都剪不断,若加上念力就更不得了了!织女将七缘红线绑在自己跟牛郎的身上,连天兵天将都无法使两人分开,最后两人还投胎成恩爱夫妻,姻缘蝉联七世,世人谓之七世夫妻。”

  我心念一动,说:“那条七缘红线呢?”

  轮胎印女耸耸肩,说:“那条七缘红线不是月老绑上的、也不是月老制造的,缘份的强度却连绵七世,这根本违反月老认定的爱情规则,所以大月老将之祕密封印起来,现在除了大月老,谁都不知道七缘红线的下落。”

  粉红女疑道:“织女不是将七缘红线用掉了吗?怎么会被大月老封印呢?”

  轮胎印女说:“七缘红线共有三条,一条用掉了,一条织女交给儿子保存,一条交给女儿保存,后来她儿子连同七缘红线不知下落,她女儿的红线则被大月老没收,以免扰乱人间姻缘。”

  我明白了,说:“好!那我去大月老那边偷取七缘红线!”

  粉红女摇摇头,说:“时间不多了,明天就是第七天,我去偷七缘红线,你去找一个适合小咪的好男人吧!”

  我不知道。

  由我自己去寻找适合小咪的情人——也许,我是这个任务最差劲的人选。

  “从今以后该由谁照顾她、与她共度七世,你应该担起这个责任,因为她是你最爱的人。”粉红女浅浅一笑:“至于偷七缘红线这种小任务,就交给我吧。”

  我长叹,说:“我不懂的事很多,但还不笨,偷七缘红线的罪责一定很重,所以还是我去吧。至于小咪的真命天子,就交给你吧,我不是个好人选,更没那种气度。”

  粉红女点点头,握着我的手:“那一起去,我们动作快点,至于小咪的对象,就交给菜刀猛男跟轮胎印女拣选吧!”

  菜刀猛男拉起轮胎印女,说:“OK!就交给我们了!你们需要多久的时间?”

  我心中没个准,说:“天知道,五个小时吧。”

  菜刀猛男说:“好!五个小时后在这里见面!我会动员至少五十个月老一起找寻好男人的!”

  “谢了!”我跟粉红女拿起水晶,破开阴阳。



第二十六章

  火焰森林——〉悬崖——〉浮云——〉倒悬大湖——〉月老界。

  “该从何找起?”粉红女看着满天喜鹊发愁。

  “大月老病得有多严重?”我问,心中依旧郁郁。

  粉红女:“这是无人知晓的祕密,恐怕连大月老自己也不清楚。”

  我勉强笑了笑,说:“希望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我张嘴大喊:“大月老!大月老!大~~~~~~月~~~~~~~老~~~~~~~~”

  一个老人拖着七尺白鬚,搭着百只喜鹊来到我们面前。

  “什么事?”大月老慈蔼问道。

  很好,你已经忘记我了。

  我向粉红女使个眼色,要她让我处理。

  “您忘啦?”我一脸诧异。

  “忘了什么?!我可没忘!”大月老满脸怒容中,带有一点尴尬。

  我叹了口气,说:“七缘红线,拿来吧。”

  大月老神色一惊,说:“胡说八道!那可是我辛苦封印起来的宝贝。”

  我忿忿说:“那你前天说要借我,都是虎烂的啊?还是你根本忘记啦?!”

  大月老脸一红,恙恙道:“嘿——我才没忘掉,我只是逗你一下。”

  我开心说:“果然如此,其他月老都谣传您的记忆力大退,我就不信?我瞧您神智清朗无比啊!”

  大月老哈哈一笑:“没错没错!其实我只是装傻,只是喜欢开开年轻人玩笑罢了!”说着,从裤裆里拿出绑满符咒的盒子。

  我接过盒子,笑咪咪地说:“别忘记我明年今天还你啊!”

  大月老傻了眼,说:“借那么久?七缘红线借那么久?”

  我奇道:“不是说好要赌一赌大月老您的记忆力?如果你记得明年今日之约,几千个月老都输啦!您不是说要证明您还是清醒壮朗?”

  大月老拍拍胸脯,说:“没错!我记得清清楚楚、半点不差!你尽管拿去吧!半年后这里见!”

  我牵着粉红女跃入大湖,回头大喊:“是五年后啦!”

  大月老大笑:“对对对!五年后记得把九转神仙丹还我!”

  粉红女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大笑。

  “没想到这么简单吧。”我也笑了,心中总算放下大石。

  “你真的很搞笑!哈哈哈!那你去哪里找九转神仙丹还他?”粉红女笑倒了。

  我撕掉盒子上的禁咒,说:“什么九转神仙丹?我跟他借的是铅笔。”

  粉红女笑得击掌,说:“七缘红线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打开盒子,拿出一条血红的细线,粉红女仔细端详,说:“比我们用的线细了许多,还有一股酸苦味,大概是织女的血和眼泪。”

  我看着七缘红线,想着自己的挚爱将要成为别人缠绵七世的妻子,心中的酸楚绝不亚于当初的织女。

  织女为了与牛郎再续前缘,以自身血泪织化作撼动大地的七缘红线,看似悽苦悲哀,但我相信织女当时的心情是非常喜悦的,因为七缘红线是她的希望,是她与牛郎幸福的保证。

  但我呢?

  这条七缘红线可不是我幸福的希望,事实上,我正要拿它来埋葬自己的幸福。

  “别难过了,你是为了小咪好,她不应该遭到天谴的。”粉红女按摩着我的肩,说:“现在也不是伤心的时候,你虽然有了无坚不催的七缘红线,但你要怎么绑到小咪身上呢?她身边可是跟了二十个死神部队的菁英啊!”

  我看着七缘红线,说:“既然它无坚不催,就不怕冥刀砍,可以拿来当作防禦的物事——”

  粉红女骂道:“你白癡啊,这不是漫画,你一接近小咪就会被砍死的。”

  此时菜刀猛男偕同轮胎印女从天而降,身后跟着十多个月老。

  我看着这些令人窝心的朋友,心中非常感动。

  “他们都是老朋友了,我们根据以前的资料,一起筛选找到了几个很棒的男人,我想,最后的人选应该由你决定。”菜刀猛男伸出手,手中的红线盒中系住了五个远方的男子,又说:“你真行,竟真的偷到七缘红线。”

  轮胎印女解释道:“我们将红线先绑住对方确认位置,你决定后,我们双方各自拿着七缘红线的两端,分别绑住小咪跟男方。”

  “你们决定就好了——时间不多了。”我推却道,将七缘红线的一头拿给菜刀猛男。

  “黑人牙膏,你自己选吧。”轮胎印女叹气道。

  “至少听听是哪五个男人吧。”粉红女躲在一旁,好像很怕我生气。

  我苦笑道:“说吧。”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