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中篇]月老(4) [2004-12-5]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第十六章

  “不是吧?据我的了解,这是荷尔蒙的关系吧!”粉红女亲着我的脖子,说:“黑人牙膏,你上了你学妹对不对?”

  我发窘道:“是荷尔蒙没错,但我懒鸟狠乖,没上我学妹。”

  粉红女感觉狂风骤弱,于是牵着我跳上另一阵劲风。

  我继续说着生前的故事。

  东海大学毕业典礼,大草皮。

  数百个人围观一场闹剧。

  “你去死去死啦!我以后都不要见到你!”女孩大哭,推开男孩的照相机。

  “应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吧!”男孩搂着另一个女孩,怒吼。

  “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机器人大战、为我念精诚、陪我念书、拉着我跷课看电影、为我——为我挡子弹——呜——都是骗人的!”女孩把鲜花摔在地上,号啕大哭。

  “我的努力一直都没用!都没用!我追你那么久你都不肯跟我在一起,别人一牵你,你就跟人家跑了!我算什么!上个月你网友说要追你,你竟然说要好好考虑一下?!干!我比不上一个你从未看过的男人吗?”男孩把相机丢在地上,愤怒地咆哮。

  “呜~~~~”女孩蹲在地上,气得大哭大闹。

  男孩从未见过女孩子这么胡闹,气竟消了一半。

  “对不起。”男孩子叹口气说。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女孩咬着嘴唇,看着草地上的小野菊。

  “对不起,我真的追不到你。”男孩子转身,就要走。

  就要走。

  就要走出女孩子的生命。

  “不要走!”女孩大叫。

  男孩不明白,但停了下来。

  “我——我不是不当你的女朋友——我只是要你一直追我!”女孩红着眼,大声说:“我只是很喜欢很喜欢你追我的感觉——呜——我好怕你跟我在一起以后,就突然不要我了嘛~~~~呜~~~~~”

  女孩一直哭,男孩也一直哭。

  围观的数百人,也一起哭。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啦~~~~~呜~~~~你知不知道这年头要找到一个真正愿意帮我挡子弹的人,有多——呜~~~有多困难~~~~~”女孩的鼻涕跟眼泪搅和在一起。

  男孩身旁的女孩挣脱了男孩,淡淡一笑:“你们才是最登对的,再不走,我要被大家用石头砸扁了。”

  男孩歉然说:“sorry——”看着女孩摀着脸跑出人群。

  男孩看着挚爱的女孩哭花的小脸,觉得这张脸真是人间最美的景色。

  “看这里。”男孩捡起草地上的照相机,对准女孩。

  “走开啦!”女孩摀着脸,不让男孩拍照。

  “我搞不懂,一下要我滚,一下子说我走了你会死掉,一下子又叫我走开。”男孩笑着,把脸上的眼泪都笑落了。

  “我哪有说我会死掉!”女孩抽抽噎噎地笑了。

  “嫁给我!”男孩大叫。

  “不要!”女孩也大叫。

  “至少当我的女朋友吧!我连你的手都没牵过!”男孩嘶吼着。

  女孩别过脸,但隐藏不住幸福的笑意。

  “答应他吧!”一个穿着毕业服的长发女孩擦着眼泪道。

  “答应他吧,让我在毕业前留下一个难忘的美好回忆吧!”一个拿着篮球,毕业服乱穿的男生大叫。

  “答应他吧!”“答应他吧!”“答应他吧!”“答应他吧!”

  男孩拿着相机,贼兮兮地等待他期待的瞬间。

  女孩擦掉眼泪,说出男孩子期待十四年的咒语。

  “女朋友就女朋友。”

  “喀擦!”

  说着说着,我跟粉红女飘到了小咪家的上空。

  “看来小咪变成了月老传奇。”粉红女啧啧称奇道。

  “可不是?那是我挡子弹换来的。”我看着脚下上百名月老。

  是的,大约五百多名好奇的月老聚集在小咪窗外窃窃讨论,还有十几名死神偷闲跑来聚会,外带八个翘头的土地,鬼容之盛大前所未见,吓得二十条街以内的狗狗夹着尾巴不敢作声。

  “又烧起来啦!居然一次烧掉十条!”

  小咪房里传来一阵惊呼,冲出十对兴奋的月老。

  其中一个大鬍子喊道:“记录推向四百二十一条!这次一次烧十条啊!每一条都有念力啊!”

  不知怎地,我心底隐隐生疼,骄傲与高兴全都被淹没了。

  “进去吧。”粉红女拉着我,滑进小咪的窗口



   第十七章

   小咪刚洗完澡,正坐在书桌上吹头发。

  我坐在桌子上,苦笑道:“小咪,你那么爱我啊?真想不到。”

  小咪当然没有说话,但是眼泪却流了下来。

  “真神奇,你们大概有心电感应吧。”菜刀猛男坐在窗口上,难以置信地说:“这是小咪今天第一次哭。”

  我低头吻着小咪,看着她手指上的戒指。

  这个戒指当然不是实体,却牢牢地镶住小咪的中指,我看着这个意义非凡的戒指,说:“你知不知道,当我死之前,能听到你答应我的求婚,我有多么高兴,所以,我不是被雷打死的,而是高兴死的。”

  粉红女站在一旁,看着桌上的照片。捕捉小咪答应当我女朋友瞬间的照片。

  十几名月老挤进房间,窗户也挤满了鬼脸,个个窃窃私语着我。

  我贴着小咪的脸,感到吹风机的蒸蒸热气,说:“我是高兴死了,所以你放下我吧,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你并没有亏欠我什么,要是有,还记得我欠你六千多个便当吗?早就抵光光了。”

  小咪紧紧握着吹风机,一动不动,任热风将头发吹得焦烫。

  我看着小咪那双快被泪水淹死的眼睛,说:“放下我吧,试着接受新的感情,不要再坚持一个愿意帮你挡子弹的傻瓜了,街上还有很多好男人,虽然不见得愿意替你挨子弹,却有宾士车替你遮风挡雨,乐意跟你共渡白头,我这就吩咐下去,叫全台湾的上万月老替你徵婚,让你一辈子幸福。”

  粉红女叹了口气,房里的月老开始大喊:“传下去!帮这个女孩子找一个好男人!”

  “交给我们吧!传说中的搞笑二人组!”

  “交给我们吧!”

  “好男人我认识最多了!交给老娘!”

  “这里这么多月老!尽管放心交给我们!”

  鼓励打气声此起彼落,最后变成震耳欲聋的巨吼,还引起城隍爷派士兵来调查为何整夜都那么吵。

  “我走了,我还会回来看看你,直到你找到归宿为止。”我跳下桌子,看着小咪的背影缓缓飘离,粉红女坐在我的肩膀上,大喊:“大家散了吧!去替小咪找个好对象吧!看看谁有本事绑上一条红线,结束这个传说!”

  五百多名月老于是各自乘风离去,死神背着镰刀,莞尔地边走边谈论,土地公也坐在民宅屋顶,拿着辖区内的人事资料研究着,看看自己能帮上什么忙。

  粉红女翻身搂住我的脖子,说:“你可以放心了吧?”

  我耸耸肩。

  我不知道。

  接下来的一星期,我跟粉红女接到大月老两只喜鹊带来的任务,帮一个艳星和一个棒球明星牵线,再替小S跟黄子佼补上一条红线。

  其余的时间,我跟粉红女看遍院线电影,玩遍台湾大大小小的游乐场。

  “我活着的时候都没像现在这么快乐。”粉红女坐在摩天轮上,边替一对热恋中的男女绑上红线,一边开心地说。

  “真的吗?”我喜欢看女孩子笑。

  “真的,虽然我不会认定所有的男人都是色狼,但是我身边的男人真的都是满脑子精虫,每一个都只想带我上宾馆开房间,没有一个愿意带我来游乐园。”粉红女玩着旗袍上的线头,说:“所以我都跟一些好姊妹来游乐园玩,或是自己来玩,自己一个人看电影——”

  我看着粉红女,真诚地说道:“你很漂亮,人又善良,只是你的环境让你遇不到真心的男人。”

  粉红女一双妙目看着我,细语软绵:“没想到我的幸福,是从我死后才开始。”

  我不好意思地说:“别那么说,我也很喜欢到处玩、看电影。”

  粉红女盯着我,甜甜一笑:“笨蛋,我的幸福才不是到处玩、看电影。”

  我身体燥热,暗暗心惊。

  粉红女原本粉嫩的脸显得更红了,说:“我的幸福,是有一个好男人陪我玩、带我看电影,却对我动坏脑筋。”

  该来的,逃不过。

  这一刻总会来的。我不笨。

  “如果不是因为小咪,我恐怕早就对你不轨了。”我窘迫地说。

  “可是你没有啊。”粉红女嘻嘻笑。

  “而且我好黑,你闻闻看,我身上都是一股烧焦的味道。”我卷起袖子。

  “我也有股瓦斯味啊。好像随时都会爆炸。”粉红女调皮地笑,偎了过来。

  我哈哈大笑,粉红女也笑得花枝乱颤。

  摩天轮停下来了。

  “要继续坐吗?”我说。

  “我想去玩云霄飞车。”粉红女喜孜孜地说。

  “好啊!可是我们御风飞行这么久,云霄飞车不够看啦!”我说,但仍跟粉红女走向云霄飞车。

  粉红女突然靠紧我,认真地说:“那我们就假装自己是人嘛,做一点人会做的事——”

  我替粉红女生命的残缺感到遗憾,心中也涌起莫名的守护感



第十八章(纯情版)

  这算是出轨吗?

  小咪活着,我却死了。

  但我对小咪的爱没死。小咪对我的爱也更加强烈。

  强烈到烧掉无数姻缘的红线。

  “好过瘾啊~~~”粉红女蹦蹦跳跳的,又说:“我们去滑水吧!”

  我翻着觔斗前进,跟粉红女跳上气垫船。

  顺着电动水流,我跟粉红女悠闲地躺在船上,相视而笑。

  “我知道你忘不了小咪。”粉红女拨着水。

  “嗯。”我苦笑。

  “要是小咪结婚了,你打算去投胎吗?”粉红女的手有点不安。

  “不敢,自从上次我们帮阿汤跟蒋公铜像配对以后,我就不敢肖想投胎的事了,我估计我会变成一颗鼻屎。”我说。

  粉红女眼睛一亮,说:“真的吗!那我们一起当几千年的月老好不好!”

  我哈哈大笑,说:“那我得好好考虑一下!”

  粉红女诚挚地说:“你一定要好好考虑喔。我觉得跟你在一起很快乐,我可没把握将来投胎转世还会遇到这样的好人。”

  我感动地看着她,说:“谢谢。原来我这块木炭这么受欢迎。”

  粉红女点点头,说:“我是说真的,也许我出身风尘不懂得矜持,但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也知道你深深爱着小咪,但我一点也不介意,因为这正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

  我傻笑着,黄昏的阳光照在粉红女的脸上、旗袍上,真的很美。

  粉红女握紧我的手,说:“把我当备胎、把我当朋友、把我当知己,都没关系的,只希望你也能慢慢喜欢我。”

  我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蛮喜欢你的。”

  粉红女嘻嘻一笑,说:“我早就知道啦!”

  夕阳就落在小船身后,就跟所有的三流爱情小说说的,那么美。

  人的心里会有矛盾,鬼也是。

  而美景,往往只会加深心中的矛盾,把我困锁在难以言喻的心境。

  也许我可以写一篇“鬼对人爱人、人爱鬼、鬼爱人、鬼爱鬼之看法”的论文,反正我有你想像不到的钜额时间。

  本来我打算逛完游乐场,就要飘到彰化看看小咪的,但却在游乐场门口遇到一件鸟事。

  鸟事的主角,当然是个鸟人。

  一个流氓横着张脸走路,撞到一个小孩,小孩手中的甜筒掉在流氓的鞋子上,竟令流氓火大地将小孩一把抓起,塞进垃圾桶里。

  那小孩大声哭喊,头探出垃圾桶咒骂着:“干!你死定了!我会叫外星人揍扁你!叫比克打死你!用死光把你融化!把你~~啊~~~”

  流氓愈听愈火,捡起地上碎掉的甜筒涂在小孩的脸上,还把垃圾桶踢倒,让胡言乱语的小孩随着垃圾桶一路滚下阶梯,直到撞到大树才停了下来。

  我在一旁看得更火大,骂道:“shxt!不知道这个傢伙被死神盯上了没有?”

  粉红女拿出红线交给我,顽皮地说:“他罪不致死。”

  我忍住狂笑,说:“对,罪不致死。”说完,便用红线将流氓、大树上的蜂窝绑在一起。

  对了,我又动用了强大的念力。

  过了一分钟,我跟粉红女看着流氓爬上大树,捧着蜂窝用力狂亲,引来上百名惊声尖叫的游客围观,最后流氓在惨叫声中跳下大树,被蜜蜂追赶攻击的流氓只好抱着蜂窝,冲进游乐园里的戏水池中避难。

  我和粉红女坐在地上狂笑。

  “你们一定是搞笑二人组吧?”两个坐在树上的月老不可置信地大笑。

  “Yes!We are!”我大叫,粉红女则笑到没有力气讲话。

  “给你们一个忠告!千万别投胎啊!”树上的月老哈哈大笑。

  “那还用你说!”我跟粉红女笑成一团。

  “你真的很特别!”粉红女忍不住亲吻我。

  “我说过了,这个叫无厘头。”我说。

  我决定了。

  既然我一不怕投胎,二不想投胎,所以不如趁着我的职责之便,施展我心中的正义,将坏人就地正法。

  阴德?

  如果正义换不来阴德,那么这种阴德不要也罢。

  粉红女虽然说我偏激,但却义无反顾地赞成我的想法,她说:“这种事情再多做一百遍,量你也不敢跑去投胎转世,那很好啊!”

  这就是女人的伟大之处。

  真的很伟大。



第十九章(纯情版)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我跟粉红女甚少返回无聊的地狱,几乎都赖在人间。

  我常常站在小咪上班经过的路口,看着小咪慢吞吞地从眼前走过,看着她努力让生活步入常轨的样子,我的心往往在瞬间揪成一团。

  有时我会去她上班的地方,坐在她身边的招财竹盆栽上,陪她上半天班。

  小咪喜欢看晚场的二轮电影,就跟以前一样,于是我也跟了进去,牵着她的手,摸着戒指的灵体——我不清楚我看电影的时间多些,还是看着小咪的时间多些。

  小咪在人前很坚强,暗地里却偷偷擦眼泪。我将这一切瞧在眼里,除了难过,只好拜託土地公帮我多照料一下小咪。

  我一直期待某天的到来,在那一天来临前,我是离不开小咪的。

  那一天,我会看到小咪神采飞扬地走在路上,身边跟着一个善良幽默的好男人,两个人的手指间,系上一条美丽的红线。

  虽然我一定会哭,我知道。

  但是,我却非哭这一场不可。

  “坏人。”粉红女指着在街上,公然殴打一个老公公的两个不良少年。

  “我们快点行动,免得老公公被打死!”我跟粉红女各自抄起一条红线,冲向那两个将头发染成绿色的不良少年。

  “怎么绑?”粉红女着急地说。

  “念在他们年轻有救,趁着红灯,我绑这台计程车,你绑路边那台警车,快!”我大叫,集中念力跟粉红女一齐将红线甩出。

  其中一个不良少年突然发腿狂奔,追着疾驶的计程车。算他幸运,那辆计程车跑得不见踪影。

  不过延展性至少地球一圈的红线,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另一个少年就惨了。那台警车停在一家便利商店前。

  少年抱着警车狂亲猛吻,还趴在引擎盖上温柔地抚摸警车,霎时之间,所有的车子都停下来,摇下车窗,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刚刚被揍的老公公,似乎忘却自己身上的伤,张大嘴看着爱恋警车的有为青年。

  “你确定这是念在年轻无知的惩罚?”粉红女笑弯了腰。

  “时代创造青年,青年创造时代。”我认真地说,看得粉红女笑得根本站不起来。

  这时警车的车主,两个警察,从便利商店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警车被侮辱的恐怖画面,手上的饮料跟饼乾只好响应地心引力运动,掉在地上。

  这名有为青年的确是条好汉,指甲硬是刮得警车玻璃吱吱作响,舌头将引擎盖舔得清洁溜溜,看得众人瞠目结舌。

  “你有权保持缄默!”两个警察终于回过神来,愤怒地将青年铐上手铐。

  这真是月老界的经典。

  我跟粉红女坐在安全岛上大笑,脸都快僵了。

  “How can you do this? I can’t imagine what terrible thing you just did!”

  洋腔洋调的声音。

  我跟粉红女转头一看,是一个高大挺拔、鼻高眼尖的西方白人,脚不沾地,背上有一对雪白的翅膀,赤身露体的甩着豪鸟。

  “他说什么啊?”粉红女说,紧紧偎着我。

  “他说我们怎么可以做出这么可怕的事,他简直无法想像。”我说:“他是西方的邱比特吧?怎么跑到台湾来?”

  “It’s Chinese way?Doesn’t anyone punish you?or manage you?”邱比特一副倨傲的样子。

  不等粉红女问我,我就说:“Hey man!we are not like you,we follow our destiny we create and accept the result by destiny also,not God’s doggie~~”

  说完,我向粉红女译了一遍:“我说我们不像他是上帝的小狗,我们自己创造命运并坦然接受后果,你看看,洋鬼子气炸了。”

  是的,洋鬼子邱比特气的脸都快涨爆了,手上的弓箭吱吱作响。

  我说:“Why are you here?Taiwan isn’t God’s land.”

  邱比特哼了一声,说:“I behaves great in America,and this is the glory trip God gives me,he commanded me to win a game in Taiwan!”

  我跟粉红女说:“他在美国表现很好,上帝派他来台湾赢一场游戏,hey!what’s game?”

  邱比特甩着小鸟,说:“God sent a thousand people to win the game you Chinese ghost lost,you should know——the beautiful girl who refuses to fall in love!”

  我大吃一惊,说:“他们共有一千个人,全都是为了小咪来的,看样子是要跟我们月老拼功力!他们要小咪再度谈恋爱!”

  粉红女也吓了一跳,说:“那怎么办?”

  我陷入慌乱,但随即心澄灵明,说:“那很好,五六百个月老都无法成功的事,换换邱比特品牌的魔法也许有用,你知道的,我只要小咪幸福。”

  我对邱比特说:“May you win this game!This is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邱比特怪异地笑了笑,说:“For what?You’re so strange!”

  我诚恳地说:“She is my love forever,I beg you——give her a lovely man!”

  邱比特点点头,笑着说:“My God!It’s you make the girl a legend!”

  我无语,只好苦笑。

  邱比特双翅微震,一飞沖天,大叫:“But that’s all right!It’s just a piece of cake to us!”

  我跟粉红女看着邱比特飞向满天的邱比特集团,暗暗诧异。

  “看样子有一场大架要吵了。”我说。

  “吵架?我看不要发生战争就不错了!”粉红女笑着说。

  吵架?战争?

  都好。

  只要成功终结小咪悲伤的传奇,都好。



第二十章

  邱比特大举来台的事情一个小时内便惊动了月老界,各地的城隍也加派了较平日倍数的巡兵巡逻,以免月老跟邱比特发生冲突。

  我跟粉红女跟几个资深的月老聊过,邱比特出现在台湾其实并不奇怪,因为台湾也有信仰基督教的信徒,而且外国人也不少,表现优良的邱比特常常会被指派到亚洲国家渡假,顺便射射爱神之箭。

  月老的红线可以跨越国界,邱比特的箭也不遑多让,两者各有千秋;月老的红线可以使相隔两地甚远的两人坠入难以挣脱的缘份,而邱比特的箭却只能将走在一起、睡在一起、坐在一起的两人,一箭精准贯穿,使得近距离的两人从此爱得难分难解。

  也就是说,月老的念力虽比不上邱比特的爱情魔法,但红线却可以使缘份超越千里,爱神箭却只侷限于一箭贯穿的近距离两人。

  “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多邱比特——会不会太瞧不起咱啦!”独眼月老这样埋怨。

  “听说是要去彰化,去那个刚死掉男友的女孩那里!”城隍的巡兵说。

  “听说邱比特的爱情魔法跟箭法,都远胜月老的红线,看样子你们月老要丢脸啦~~~”一个吃着冰棒的死神笑道。

  “马的,我们也组团去美国跟欧洲!”菜刀猛男说。

  我跟粉红女坐在树梢,看着一百多名月老从头上御风而过,个个神情激昂,从方向来看应是前往彰化。

  此刻,我心中全无月老的尊严,只求邱比特大胜凯旋。

  然后大哭一场。

  两个小时后,全台湾的月老全都聚集在彰化上空,三千五百一十六名月老飘浮在小咪家上,手中各执红线,声势极为惊人。

  但声势更惊人的不在天空,而在地面上。街上、屋顶上,站满了上万名彰化城隍的驻兵,以及从邻近县市借调来的鬼兵,以防止月老跟邱比特之间的冲突。

  我因为身分特殊,于是跟粉红女坐在小咪的床上,紧张地等待月老们的决定。

  “无论如何,今天你一定要脱离对我的思念!”我内心纠结地看着正在上网的小咪。

  “大家听好!”一个资历长达一百年的死不投胎月老,大声地宣佈:“趁着邱比特迷路找不到这里,我们一起集中念力,灌输在这条特粗的红线上,再绑在女孩的手上,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对!不要让那几只拿着弓箭的大鸟看扁我们了!”

  三千多名月老集中念力,灌输在百年月老手上的粗大红线上,百年月老大喝一声,飞甩红线穿过窗户,套住小咪的左手中指,粉红女赶忙紧紧将之绑住。

  小咪突然停下手边的动作,呆呆地看着电脑萤幕。

  我手心都是冷汗,看着表情呆滞的小咪发慌。

  是时候了吗?

  小咪的中指依旧被强大的红线缠住。

  粉红女紧张地握着我的手,说:“黑人牙膏,会成功的。”

  窗外三千多明月老也在期待着,我想,大家额上的汗珠一齐落下的话,一定是场苦闷的鹹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月老们的眉色逐渐打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的视线逐渐模糊。

  “成功啦!红线绑上去啦!”坐在窗口的月老振臂大叫,一时之间欢呼声响彻云霄,成千名月老的集体狂吼是很骇人的,连地上的城隍驻兵都沾染到月老的喜悦,规律地踏步,“扣扣扣”的震天价响。

  而我,又不小心领悟到一个哲理。

  “在欢呼中独自难过,是格外痛苦的。“

  小咪一动不动,眼睛却湿了,中指上的红线微微颤抖,好像在跟我道别。

  “爱哭鬼。”我轻轻说,自己也流下眼泪。

  “才怪。”小咪哭着说。

  粉红女突然用力捏着我的手。

  我的心顿时悬空。

  然后摔落。

  红线呢?

  红线呢?

  “干!”

  窗口上的月老惨然大骂,看着红线冒出阵阵袅烟,烧了起来!

  小咪缓缓回头,淒然看着我。

  惊心动魄。

  “你看得见我?”我张大嘴巴。

  “一直一直——”小咪咬着嘴唇,甩掉手指上的燃烧的红线。

  “我——”我说不出话来。

  “不要走!”小咪大哭,扑在我怀里。

  走?

  “我当然不走!”

  我抱着小咪,抱着期待了一辈子的妻。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