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巫山的眼泪 [2004-12-4]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引子

  我和她紧紧的抱在一起,纵身越入巫山迷惘万丈的悬崖,生生世世,魂回人间。

  香墨弯弯画,胭脂淡淡匀,揉蓝衫子杏黄裙,独倚玉阑,无语,点檀唇。
  人去空流水,花飞半掩门。乱山何处觅行云?又是一钩新月照黄昏。

  千年又千年,她依然站在高高的崖上,举目眺望,凝视那七百里三峡,泪水源源滚入滔滔东去的江水里,俏丽的容颜印染着江树江花,似乎依然等待着轻舟江帆的归来。

  清咸丰年间


  “春愁直上遥山,绡簾閒.赢得蛾眉宫样月儿弯。云和雨,烟和雾,一般般。可恨红尘遮得断人间。
  深林几处啼鹃,梦如烟。直到梦难寻处倍缠绵。蝶自舞,莺自语,总凄然。明月空庭如水似华年。“
  天长地久之恨,海枯石烂之情,不难得其缠绵沈厚,而难得其温厚和平。
  她跪在我身旁,一边用袖子擦着我头上的汗,一边把这顿临刑酒菜凄缓送我嘴里。
  刀光一闪,一颗头颅两行泪水滚落。
  是终结还是一个永远?

  一


  巫峡因巫山得名。为长江三峡之一。西起四川省巫山县大宁河口,东至湖北省巴东县官渡口,绵延约四十公里,曲折幽深,风景秀美,奇峰峭壁,云蒸霞蔚。
  `相传炎帝的四女儿爱与美之神瑶姬死后化作芬芳的仙草。昼吸日精,夜纳月华,终有此一天炼成巫山的神女。后世遇见来巫山畋猎的楚怀王,朝云暮雨,颠鸾倒凤,留下个千古风流佳话。又因人神殊途,青山依旧,而芳踪难觅。只留下神女化身的一座秀美峭拔的神女峰,屹立在云间,世世代代,岁岁年年。
  船儿已行至巫峡,我起身走出船舱,让船夫慢些儿,要把这奇秀的景色尽收眼底。取出一支碧绿的长萧,和声伴景。人生如此快乐哉!
  天色已晚,借宿江边一家客栈。店主四十岁开外,穿淀蓝色马褂。墙上贴着黄缎子,上绣舞狮图案。头顶上是雕花的天花板,画着日月星辰。真正吸引我的是窗台上的一株花,长的甚为奇妙:花色嫩黄,叶子双生,结的果实似菟丝。
  “此花可卖?”我问店主。
  “不卖。”店主眼皮都没抬。
  “我出百金,卖不?”仗着富裕的家底,我把一张通用银票亮了出来。
  “不卖。”
  “好你个店家,口气不小,此花本少爷要定了。”我丢下银票恼怒了。
  第二天一早,我来取花,店家不让。几个伙计也过来阻拦,架不住我一顿拳脚,立刻躺下几个。我夺过奇花,拂袖而去。
  店主一顿跺足,不停喊着:“作孽啊,作孽啊,又是一段孽缘!”
  一不小心巫山又流下了两行泪。


  二

  我将这花放在书房里,淡淡飘香,几分怡人几分痴醉,想来此花定是花中的仙子。
  数日后,梦中朦胧一女子袅袅而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疑为天人,与其悱侧缠绵,醒来却发现衣裤已湿。后来这梦隔三差五便做上一次,每回大汗淋漓,痛快之极。
  一日,好友仲良来访,将此事述与其知,并领仲良来房中观赏那奇花。
  仲良素来博学,见此花,大惊。
  “此花名瑤草,世间极为稀少。传说为炎帝之女瑶姬死后化身,女子服食后会变得明艳动人。但此物并非祥物,曾让楚国百年基业、千里江山毁于一旦。凡人一但占有,轻则杀身,重则灭门。”
  “此话当真?”我将信将疑,传说毕竟只不过是个传说而已。
  “亦真亦假,或幻或实,不过劝你还是把它送人吧。”仲良看来是番好心。
  “呵呵,弟多虑了,可想愚兄岂是凡人?”说罢,我一笑了之。
  次日晚无事,约仲良游逛集市。正值元宵佳节,街上车马如流,彩灯彩布随处可见,极为繁华。
  忽然前方一阵嘻乱,见几个歪毛无赖围住一美丽女子调笑,并欲动手脚。
  我怒从胆生,欲上前教训那几个家伙。仲良一把将我拉住,小声说:“中间那个穿黄缎子,戴丝巾的是川督骆秉章之侄骆凯。招惹不起。”
  我正压着怒火,无意中发现女子在看我,眼神竟和梦中仙子的眼神一般凄美勾魂。我也分不清是义愤还是情欲了,冲上前去施展拳脚,如虎入狼群般把那几个无赖一顿暴打。那厮们只恨爹娘没多生双腿脚,鼠串而去。
  “姑娘受惊了?可否来鄙处小息?”我也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包天色胆。
  “公子仗义,小女子这厢谢过了。尚有事在身,贵府不去了,来日自当登门拜谢。”说罢,盈盈一躬,轻易带走了我的魂儿。
  她走了许久,我还呆呆立在街心。仲良推了我一把,“快走,当心有麻烦。这些人不会罢休的。”
  我似乎闻到女子身上有那奇花的香味,又想起那个传说了,有些害怕也有些兴奋。



  三


  这日,我与仲良在书房中谈起时局,皆悲愤忧心。刚传来额尔金火烧圆明园,并迫使朝庭签订中英《北京条约》,又给华夏民族重重的抹了一笔黑。
  “都说长毛心狠手辣,我看照此下去,还不如把天下给了长毛们,总强过那窝囊的朝廷把如此大好河山拱手让与洋人。”我越说越愤怒。
  “小声点,当心隔墙有耳。听说最近毛子中出了个李秀成,连败曾国藩的湘军,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仲良这小子畏首畏尾的,我着实有几分看他不起,不是多年交情,我定当责怪他。
  “我看凭咱俩的文采武略干脆去投太平军算了,也比老死于此强。”
  “你不想活了?这可是杀头的,你知道杀了多少长毛?血流成河!光那骆秉章手里就几十万条人命,知道石达开吗?是个人物吧?还不是死在他手里。不可不可,万万不可。”仲良头摇的如擂鼓一般,看来竖子不可谋也。
  我还想说什么,这时,院里“卜嗵”一响,似是有人落在我家中。我猛地拔出佩剑和仲良小心谨慎的走出书房。看到一女子倒在院中,面如黄蜡,素衣上血迹斑斑,想必是受了伤。我又仔细打量,非是旁人正是我那日救下的美丽女子。听到屋外一阵嘈杂喧乱,我赶忙把她抱进内房。
  同时,屋外数人敲门。我用土把血迹足印掩了,遂命小童把门打开。领头一官兵与我相识,立刻笑脸相陪,“啊,得罪了,原来是张爷府上。敢问可曾看见一素衣女子?此人乃朝廷要犯,要伤了张爷,小子们可不安。”他们知道我不好惹,遂拿朝廷压我。
  “呵,素衣女子没有,白花花的银子倒是不少。”说罢,我从身上取出五十两银子。“几位台兄抓匪辛苦了,拿去喝几盅,算我的了。”
  那几个官兵乐的连朝廷在哪儿都忘了,千恩万谢而去。此时此刻,我心里满是疑团,她倒底是谁?怎么会偏偏进了我家?是福是祸还是命中注定?

  四

  我进入内房,她躺在床上已醒了过来,仲良正一边喂她药,一边与她说笑。不知怎得,看他俩亲密的样子,心里实是不高兴。她看见我进来了,淡然一笑,“恩公,小女子又蒙相救,真不知该如何相报?”
  我心想:大美人你以身相许就是最好的报答了。可嘴却不能这么说,“姑娘多心了,见义勇为乃丈夫之所为,本我份内之事,何需回报?只是有些疑惑,想问问姑娘?”
  “恩公,只管问来,奴家自当如实相告。”
  “我姓张,字安林,往后见我就称我张安林吧,可别再叫恩公了,我担当不起。”看她老不问我,我就自报家名了,“姑娘芳名我还不知,还有姑娘怎么弄成这样?”
  她迟疑不决的看了看仲良,我一笑,“仲良乃我心腹好友,但说无妨。”
  “小女子叫素瑶,恩公称我小瑶就可。我本是天朝天王之妹洪宣娇帐下的一员女官,只因北王与燕王在天京城骨肉相残,所以寒心离去。不料在此处被人认出,激战中受伤,幸恩公搭救,小女子给您叩头了。”说罢,就要下床给我叩头。我急忙把她扶住,“使不得,使不得,如不嫌弃此处,姑娘就安心在这里养伤,有我张某三寸气在,没人敢为难姑娘。”虽是第一次与她接触,可那种销魂的感觉却如此熟悉和清晰,不知梦里相遇几回?只因前缘未了,在这万万年的来生再相续。
  她在我这一住就是一年,窗前的那盆奇花也从此变的娇艳,散发着清悠的香,点缀我俩这段缘。如果用我的血肉之躯能换回个永远,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
  可事与愿违,后来发生的事,我怎么也不会想到。


  五

  “素衣月下见前生,隔世惊逢绝世人。迢迢巫山会有泪?为谁开落满江春!”
  若知前生有此情此恨,有何必留到今生?若倾国的风流也不解这断肠相思,真不如把这厢泪也流尽,化成那满江春水紧紧锁眉。
  小瑶依在我身上,不停用手指在我掌心画着圈,盈盈美目却掩饰不住凄婉。
  “林,我与你说件事儿。”
  “怎么不高兴了,是不是小童惹你生气了?还是花儿又忘了浇水了,打你进门后,那花儿更是清香娇艳了。”我很少见小瑶不开心,心里暗奇。
  “都不是,我从没像现在这么开心过。与你相识一年来,这朝夕相处的日子,每一天一夜于我来说都是贪图的永远。你的真挚,你的豪迈,你的温情,你的一切一切我刻骨难忘。可倘若有天你离开了我,这思念我怎么去背负?”说着说着,小瑶流下泪来,晶莹纯透,刺痛了我心。
  “小瑶,你说我会离开你吗?见你的第一眼,我就感觉你我相识过、相知过、相爱过。你嫁给我的那天起,我的喜悲就已随你而飞,我的生命就已为你而延续。除了你谁也分不开你我。”我轻吻她的泪水,咸苦却甘甜在我心里。
  “林,我和你说真的,你再续个吧,我这辈子注定是不能有你的孩子了,愧对你了。”
  “小瑶,什么也别说了,你我就这般到老。只求老了的那日,你尚能像今日这般握住我干枯的手,我尚能轻抚你散在风中的白发,岂有它求?”我是狠了心,绝不再娶,任她百般哀求。
  这日夜里,我猛然醒来,发现小瑶不在身旁,觉得有些古怪。遂蹑足至后院门后,借着如水月光望院中张望:只见小瑶紧衣身小打扮,在院里舞着宝剑,时而行云流水,急如卷云;时而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我正欲回去,小瑶忽然不动了,身子晃了晃化作了一缕青烟,钻了那奇花中,许久不见出来。
  我惊诧的差一点儿叫出声,心如刀搅般疼痛。原来自己深爱着的女人本不是人。
  六
  连续几日,我闷闷不乐茶饭不思,花也懒得料理它,对小瑶自更是冷落。她也默默不语,依旧如从前般伺候我。
  这日,仲良前来看我。我与之述说这般事,惊得他半响未言语。最后仲良提议把此花毁去了,我甚为不忍。仲良急得直跺足,“大丈夫当断则断,像你这般心存妇人之仁,终有杀身之祸!”我还是犹豫不决。
  次日,我一早起来,竟发现奇花已不见了。我忙问仲良。仲良断言是小瑶所为,并让我多加小心,怕她对我不利。
  我摆了摆手,“小瑶纵是妖女,也不至于害我的。”
  仲良听了,摇头叹息。
  那花不见后,小瑶性情大变,头一回因为一点小事狠狠打了小童一回,若不是我和仲良拼死阻拦,闹出人命来也难说。
  仲良让我夜里去他那里睡,我谢绝了他的好意,我不信小瑶会真的害我。
  夜里,我早早就睡了。约三更天醒来,发现小瑶又不在身旁,心里有种极不祥的感觉,遂披衣而起,想再去院里看看。发现院中冷冷清清空无一人,想那小瑶该是出门寻花儿去了,便准备回屋。猛然想起,午时小瑶曾与小童争吵,立刻急匆匆赶往小童住的西厢房。
  门是虚掩着的,推开一看,床上空无一人。点亮灯烛,在饭桌上竟然摆着一个流着血的心脏。


  七

  我一阵恶心,双腿直打颤,想走走不动,想喊也喊不出。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气来,我准备先回房,再喊人来找小童。
  回到房中,发现床上躺着一人,黑暗中只当是小瑶回来了,准备将其推醒讯问一番。一伸手才发现不是小瑶,好像是弄了一手的血,惊的我连忙亮起灯。一看,正是小童躺倒在我床上,全身是血,心脏也被人掏出,可见此人之残忍。
  我赶忙把仲良和四邻喊醒。
  看来这场官司我是逃不了了。小瑶啊,小瑶,我待你不薄,何必如此加害我呢?我将财产打点一下交与仲良,“愚兄悔不听弟言,贪图美色揽了这官司,弟在衙门里多为我活动一下,兄感激不尽。”
  仲良满口应允。
  孰料三审五判竟给我定成死罪。在酷刑之下,我无奈让屈打成招。仲良花了不少银子,让我在牢里好吃好喝,没受其它的苦。此番我也无话可说,只怨自己色迷心窍,不过是想在临刑前在见上她一面,问个明明白白,我就心甘了。
  一个月过去了,只是仲良常来探望我,她居然连面也没露。我惊奇脑里想竟不是生死,而是她说过的那段话:“与你相识一年来,这朝夕相处的日子,每一天一夜于我来说都是贪图的永远。你的真挚,你的豪迈,你的温情,你的一切一切我刻骨难忘。可倘若有天你离开了我,这思念我怎么去背负?”
  假的!这婊子说的全是假的!我疯了。


  八

  这日卯时,大街上布满了岗哨,五里长街一路上戒备森严。我满身血污,蓬头垢面,被押在囚车中。囚车从人群中缓缓通过。
  这时人群中闪出一女子,一身素衣,手里端着酒菜。走到囚车面前,往囚车前一跪,把酒菜举过头顶,“ 夫君,请用。妾身一切为你准备好了。”
  正是让我又恨又爱的小瑶,我把头别了过去,一言不发。还能说什么呢?爱也好,恨也罢,转眼一切就随刀落而散去。
  几名官兵要过来赶她,惊动了监斩官。想那官儿也受了银子,并未为难她,叫手下们让开,让我们小聚片刻。
  无论她说什么,我还是一语不发。只是目不转睛的盯住她看,也不知是因为恨她,还是想把她的容颜深刻在脑海里,带去那渺茫无际的来生。我恨自己的不争,事到如今居然还在心底深爱着她。看她泪眼盈盈的样子,真忍不住要说原谅她。
  午时将至,人之将去还在意什么恩怨呢?我走下囚车,行至断头台前,对她凄然一笑,自让这仇恨烟消。她跪在我身旁,一边用袖子擦着我头上的汗,一边把这顿临刑酒菜凄缓送我嘴里。
  刀光一闪,一颗头颅两行泪水滚落。


  结局

  我睁开眼睛摸了摸,头颅居然还在。再一看全身上下竟是女子打扮,而后一摸更是惊诧,酥胸突起杨柳腰,自己已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子了。

  此刻法场已是大乱,我定睛一看,滚落地上的人头非旁人的,正是仲良!

  我更是迷惑不解,这一切、这一切究竟怎么了?
  这时,一位身穿长衫的俊秀公子踱到我面前,仔细一看,眉眼竟然与我极为相似。他把一叠银票几张画了押的纸和那盆丢失了许久的奇花交给我,而后在我耳边轻吟了句: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