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都市恐怖病系列之《语言》下部(14) [2004-12-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第六十六章 切过蛋糕没?

“刚刚在吃便当时,小柯突然用脑波跟我通话,吩咐我照他的话问明这个世界的疑点,他也好争取时间脱困。”老杨跟我说。

难怪!难怪老杨一直闭着眼睛,原来是为了专心接收老师的脑波,连语气也变得跟老师一模一样。

“妈的,那四只虫害我四肢无力,但是没其它屁用就是了,老杨问完了话,我也差不多完全恢复。”柯老师说。

“为什么不也用脑波跟我说?”我问,一边把玩路瑟思的脑袋﹔真丑,不过带去学校一定爆屌的。

“你会得意忘形,迟早会露出马脚,不如不说。”柯老师教训的是。

我们几个人大声说话,完全无视身旁两百多个武装怪物。

柯老师拔起插在齐米耶翅膀上的蛇形兵刃,向齐米耶说:“从现在起,只要你动一下,发出一点声音,你的头就会跟你的脖子saygood-bye。”

说完,柯老师拿着蛇刀,轻轻将齐米耶的左臂斩落,齐米耶眼睛登时瞪得老大,却大气不敢吭一声,任凭左臂血肉模糊,绿血四溅。

柯老师说:“我是英雄,不是君子,所以别对我的格调寄望太高,也不要误会我懂得宽容,要是我待会提到饶恕,也千万不要相信,我一向反复。”

酷他妈的!

英雄无敌,本当夜摘敌首,不皱眉头。

柯老师鬼魅般转移两百余支奇形兵刃戳死眼前两个怪物,又轻松威胁神态狰狞的齐米耶任其摆布,没有人看清的神秘武技,更是摄人心魄。

“勃起,切过蛋糕没?”柯老师问道。

“切过。”我说。

“那你帮我把这只丑八怪的角锯掉,慢慢锯,两只角都要。”柯老师说完,将蛇刀递了过来。

“是,我会锯得很慢的。”我笑着说。

齐米耶脸色微变,却不敢作声,我拿起刀子慢慢“ㄍㄧˇ ㄍㄨㄞˊㄍㄧˇ ㄍㄨㄞˊ”地锯着。

蛇刀很轻,很薄,却削甲如泥,一碰到齐米耶的头角就直没入内,要慢慢地锯下怪角简直是困难的艺术手段。

齐米耶的脸色痛苦不已,我看了也有些不忍。

“跟它客气什么?视地球人为炸弹的家伙,我倒要看看它们有多彪悍!”柯老师说,眼睛盯视着萨麦尔。

萨麦尔神色自若,不知是强自镇定,还是另有胜卷在握。

萨麦尔叹了口气,道:“地球人的历史里,尽是以强凌弱的故事,人类宰食万物维生,其实都跟我们一样,我们利用你们生产兵器,你们以猪羊为食,两者没什么不同,这一点,是宇宙必然的生物法则,希望你能明白。”

柯老师拔起地上一支长枪射向萨麦尔,萨麦尔往左一躲,长枪钉进它身旁两吋的石像上。

“很好,我也同意强凌弱是对的,不过你在合理化自己的所作所为前,一定要弄清楚这里的状况,”柯老师继续道:“情况大逆转,我是强,你是弱。”

“未必。”萨麦尔慢慢张开翅膀。

六对巨大的翅膀,每一对都隐隐发出紫碧色麟光,不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就是罕世快刃。



第六十七章 放屁

“如果我没猜错,我们之间实力上的差距,已到了不容你抵抗的地步,就算是一整支舰队,都难以跟我抗衡,不是吗?”柯老师说着说着,又拔起一支长枪。

“也许是,也许不是。”萨麦尔挺起胸膛,眼中精光暴射,老态顿失﹔站在我们眼前的,已非猥琐的老鬼,而是身怀恐怖绝技的沙场老将。

“你的超能力是很强,但还差释迦等人远多了,论速度,讲实力,恐怕还很难说。”萨麦尔指着自己的脑袋,又说:“两万多年前那场谈判上,公司跟宙斯等人会面时,我们七个董事全被他们怪物般的气势压得全身发抖,但是,现在的你并没有给我这种感觉,换句话说,也许再过几年,你就会成长为他们那种等级的高手,但是,现在的我还是略胜一筹。”

“屁,放屁!”柯老师放开小钏,踏步向前,说,“我可以在你眨眼前把你做成一道生鱼片。”

“很好,很有自信,但你确定放开小钏跟我对战是正确的选择?”萨麦尔舔着刀一般的翅膀,说:“我的翅膀喂有剧毒,万一不小心伤到小钏,你岂不遗憾终生?”

柯老师沉吟了一会儿,说:“有道理,那我就抱着她海扁你一顿吧。”

“将左侧飞来的六十七支兵刃拨向索马,钉住它的翅膀,一边向路瑟思冲去,一边将右侧袭来的兵刃反掷,五十二支钉落齐米耶的翅膀,又卷带着七十支刺进路瑟思的身体里,摘下它的脑袋丢在徐伯淳的手里后,反绕向左侧,拿着圆刀划下索马三颗头颅,然后跳到齐米耶的面前……我说得没错吧!”萨麦尔说道。

柯老师注视着萨麦尔,说:“不错,你的眼力很好。”

萨麦尔说:“我的速度更好。”

柯老师说:“但你的速度未必跟得上你的眼力。”

“也许吧,但是如果跟你想象的相反,而你又抱着小钏这累赘跟我对战的话,必是百死无生。”萨麦尔阴沉地说。

“我刚刚并未使出全力。”柯老师平静地说。

“我的速度也远远超过我的眼力。”萨麦尔冷冷地说。

“放屁。”柯老师说。

“也许吧。”萨麦尔扭扭脖子,说:“再给你一个忠告,我不会全力向你攻击,我一旦出手,就是针对小钏,即使被我的翅膀划破一块皮,只要一小块,翅上的猛毒就可令任何人当场暴毙。”

柯老师听了,连忙伸手将小钏抱在怀里,却说道:“而我一旦出手,你就会被射成蜂窝。”

虽然嘴硬,柯老师的气势已先输了一截。

萨麦尔的实力难测,也许它只是只纸老虎,但是在万年经验的洗礼下,其运用心理战的技巧之高,将原本自信满满的柯老师搞得疑神疑鬼,在老师的心中种下“小钏将受袭”的不安因子。

武侠小说常说,高手对峙,胜负只在一念之间。

柯老师要是在对战时分心保护小钏,也许还能得胜,但是被萨麦尔事先提醒,心理上的负担就可能将武技上的优势逆转。

柯老师也很清楚这一点。

“你这样费心提醒我,显然是信心不足,这样吧,你自己割下你的翅膀,我就饶你不死。”柯老师晃着手中的长枪,晃着,不见了。

长枪不见了。

长枪钉在萨麦尔的影子上。

光一般的出手。

“这才是我的实力,割吧!”柯老师笑着说。

“很强,你真的很强,没办法了。”萨麦尔叹了口气,拔起那支长枪,往自己的翅膀斩落。

长枪劈落,直没入地底。

没有断落的翅膀。

但萨麦尔却不见了。

“好险,我差点忘了你说过‘要是我待会提到饶恕,也千万不要相信,我一向反复。’这句话。”萨麦尔说。

萨麦尔站在柯老师的身后。

电一般的身手。



第六十八章 胜败?

“这是我现在实力的一半,三千年前的一成。”萨麦尔笑着说。

“其实我刚刚只用了一成不到的实力,”柯老师说:“我喜欢骗人。”

“是吗?那是棋逢敌手啰。”萨麦尔大笑。

依我看,两个人都在唬滥。

柯老师没有回头,因为转身的瞬间可能露出一丝破绽。

萨麦尔也不敢出手,因为没种。

“我有个提议。”萨麦尔说。

“屁,快放。”柯老师说。

“既然你的饶恕不能作数,那就让我饶你一命吧!”萨麦尔说:“将徐柏淳留下,你们就可以走,从此两不相欠,我们不找你们的碴,你们也别来破坏公司的实验。”

高明!

要是萨麦尔说的是“你们走,从此我们终止实验,你们也别来找碴”之类的话,柯老师就稳会出手,因为要是萨麦尔开出的停战条件太优渥,一定是它的实力、信心不足以胜!但是萨麦尔以进为退,不只要我留下,且残忍的恐惧计划硬不更改,显然筹码十足!

“勃起不能留下,你们另外再找人实验。”柯老师顿了一下,说:“这样,我们就走。”

高招!

要是柯老师立即答应萨麦尔的条件,一定让萨麦尔感到老师的实力不足——连我都不敢带走——萨麦尔一定会豪不犹豫地出击!

这两个人,全都没有信心!

一场高超的心理攻防战,往往比性命相搏的瞬间惊心动魄得多!

“可以,你们走吧!到了洞口自然会有人带你们出去。”萨麦尔静静地说。

“勃起,老杨,我们走了。”柯老师说,依旧没有回头。

“一路顺风。”萨麦尔收起刀一样的翅膀,愉快地说。

“我真是一秒钟也待不下去。”柯老师松了一口气说。

剑气纵横!

我还来不及回答,萨麦尔已倒下。

柯老师单膝跪地。

萨麦尔身上零零落落插着五、六支兵刃。

柯老师的左臂静静躺在我的脚边。

显然,在和解的瞬间,两人居然同时出手。

诡谲的战局!

胜败?

“看来,真是我技高一筹……你全射歪了,没有命中要害。”萨麦尔说。

“……”

老师没有回话,只是呆呆看着怀里的小钏。

“她没救了,你也一样。”萨麦尔慢慢拔出身上的刀刃,说:“剧毒已经扩散,解药也无效了。”

小钏姐的脚踝上有一道割痕。

柯老师没能成功守护他的爱人。

老师眼眶泛红,低头轻吻小钏苍白的唇。

小钏笑了。

小钏闭上了眼睛。

小钏的脸上多了几滴水珠。

老师紧紧地搂着小钏,无神地颤抖。

这里没有英雄。

英雄不会流泪。

英雄不会无助。

英雄不会颤抖。

英雄不会纵声大哭。

这里只有伤心人。

伤心的断臂人。

哀嚎,最哽咽的哀嚎。

“天!我就是天!活过来呀!我就是天啊!”

老师哭喊着。

“我不是拥有耶和华的力量?活过来啊!钏!活啊!”老师紧紧抱着小钏姐,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

小钏动也不动。

“复活呀!我就是上帝呀!”老师竭力撕喊着。

我看见老杨的脸上,也流下了泪水。

久久,除了萨麦尔舔着刀翅上鲜血的声音,只剩柯老师的哽咽。

“勃起……人死后,真的会变成消防星人?”老师失魂落魄地问。

“嗯,那是个很漂亮的地方。”我说。

这一次,是我这辈子最希望自己没发疯的时刻。

“很漂亮?”

“我没看过比它更美丽的地方了。”

柯老师点点头,自我催眠地相信着。

我好恨。

为什么我是一个疯子。

蝶舞。

小钏姐的发际飞出一只蝴蝶,那只柯老师亲手做出的陶蝶。

米色的蝶翅,优雅地飞舞着。

蝴蝶停在柯老师鲜血淋漓的左肩上,似乎心疼着老师的伤势。

“是妳吗?妳舍不得我?”柯老师痴痴地看着蝴蝶,哭道:“那就继续陪我,醒过来啊!”

蝴蝶没有说话,只是美妙地跳舞。

柯老师说:“我明白了,这次我不会再让妳受到任何伤害。”

柯老师张大了嘴,蝴蝶停在他的舌尖上,满意地阖起翅膀,于是,老师闭起嘴巴。

“很神奇的魔法,但你的极限也就是这样子了。”萨麦尔继续道:“毒不死你,就撕了你。”

“碰!”

我的脸一阵剧痛。

血流满面的齐米耶将我击倒在地。

“真不幸,情况又逆转了,我要你付出代价。”齐米耶摸着断角,恨恨地说。

齐米耶一说完,头也不见了。

它的头,踩在柯老师的脚下。

“你动了。”柯老师说。

我简直不敢相信!

“还想继续吗?一只手的你?”萨麦尔说。

它笑了。

萨麦尔居然笑了。

要是它发现它全身都插满了奇门兵器,它就不会笑了。

“痛吗?”柯老师说。

“嗯?”萨麦尔还不懂。

“你死了。”柯老师说完,张大了嘴巴,蝴蝶翩翩飞出,停在老师的耳朵上。

萨麦尔当然没有再回话。

死人不会说话。

除了柯老师,没有人知道它是何时中招,如何中招的。

一切都结束了。



第六十九章 最道地的地狱

祭堂上两百多个大嘴奴隶不知所措地跪在地上。

柯老师拾起断臂,将它交给了老杨,说:“给你当纪念。”

“不能用超能力把它接回去吗”老杨问。

“不知道,你就先拿着吧。”老师说。

“很痛吧?还有,您中的毒不要紧吧?”我问。

“我自己不要紧,但是却救不了小钏。”老师戚然道。

蝴蝶飞到老师的鼻尖上。

“是小钏姐吗?”我问。

柯老师没有回答。

“在走之前,我们还有点事要先处理。”柯老师边说着,边走向祭堂中柯老师使用他的未来视觉,在一台奇怪的机械上动了些手脚,一根钢柱从地板里升上来,老师显然启动了埋在地板内的计算机。钢柱的末端有一个紫色的小球,柯老师拿起小球将它丢到墙上,一团光晕里渐渐出现了一个大房间的景象,老师说:“我开启了类似视讯会议的功能。”

“嗯?”我说。

“我要跟这些外星人谈判。”老师说。

影像渐渐清晰,三个老态龙钟的怪兽坐在圆盘上,神色凝重地看着屏幕。

“我们是当年七个董事仅存的三个,我是第二任董事长别西卜,这里发生的事,我们都透过监视器看到了。”其中一只肥胖的怪物说。

“很好,你们打算怎么办?”柯老师说。

“我必须声明,萨麦尔虽然是地球复制实验部的主管,但是它处事过于激烈,我们早就有意把它调回母公司,它欠缺考虑的冲动判断,跟公司的方针其实是相违背的,希望你能了解。”别西卜说。

“推诿,原来不只是地球才会发生的丑陋。”老杨气愤地说。

“你们走吧,我们会安排专机将你们送回台湾,如果你们需要金钱上的补偿,公司也会负责到底,赔偿的数目将足够你们挥霍一辈子。”左侧一只削瘦的怪物说。

“实验呢?”老师问。

“我们还要开会评估你的实力,到时在做决定,总之,你不必担心你们回台湾后的安全问题,就算实验继续下去,也已跟你们无关。”别西卜说。

“评估?”老师笑了。

柯老师举起手,唯一的手,轻轻往跪在墙边的大嘴守卫一挥。

癫狂。

一瞬间,两百多个大嘴顿时尖叫起来,数十道五彩斑烂的癫狂暴力地贯穿了这些守卫,顷刻间哀鸿遍野,大嘴径相挖出自己的巨眼,拔断自己的尖牙,有的甚至硬是一拳将自己的头打爆落地,十几秒内,地上堆满了模糊的眼珠、仍在跳动的内脏、手臂、断齿,真不愧是最道地的地狱。

“评估完了吗?那些留在我体内的癫狂,一点也没减少,还在不停的繁殖,真谢谢你们带给我这么好的武器。”柯老师说。

三个怪物对望了一眼,惊讶不已。

“真是讽刺,我们一直都在惧怕的超级人类,竟然是由我们亲自在实验中制造出来。”右侧的独眼怪物说。

“我的能力还会增加,相信再经过几次战斗,我就可以跟女娲并驾齐驱了。”柯老师继续道:“就如同我刚刚跟萨麦尔对决后,我就学会如何控制、释放癫狂,现在,你们的战舰、火力,在我的眼中就像玩具一样。”

柯老师指着我,说道:“况且,我敢保证,一年以后,超级战士将不只一个,而是两个。”

“我懂了,我们会永远撤退地球,实验也将终止。”别西卜说。

“我的意思正好相反,实验就让你们继续下去吧,”柯老师继续道,“你们已有多少存货?”

“完成品两千零七件,半成品一千五百一十四件。”别西卜显得很惊讶。

“给你们一个便宜的交易,当然,只要你一迟疑,我们就成为绝对对立的敌人。”老师说。

“请说。”别西卜惊疑不定。

“第一,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立刻将身旁的怪物杀掉。”柯老师盯着屏幕。

别西卜没等另外两位董事回话,翅膀疾张,身旁的董事立即惨遭腰斩。

果断的公司经营者。



第七十章 蝴蝶

“第二呢?”别西卜问道,彷佛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永续维持这个复制的台湾,解除他们脑中的芯片,让他们照自己的意识生活,但不准再有受害者进来,计算机、职员都不得介入这个世界的运转,除了提供食物跟金融体制,嗯?”柯老师继续说道,“永远都别让他们受苦,别让他们知道自己之前只是别人的影子。”

“人类真是善良,可以,我们会善待这些复制人,秘密且妥善地照顾他们。”别西卜说。

对于已造成的伤害,柯老师努力做出弥补。

因为他知道,复制人不是影子,小钏姐不是,任何人都不是。

“第三,我让你们继续‘虚拟实境组’的炸弹制程,但是,停止掠夺无辜者的灵魂,你们只能使用地球上罪大恶极的罪犯当实验品,我相信,你们逮捕杀人凶手、贪婪政客、奸商军阀的功力一定不会让你们的货源匮乏的,此外没有其它的条件,除非我临时想到。”柯老师说。

“很公道,这是比划算的交易,合作愉快,专机将在两个小时后抵达。”别西卜说。

有可怕的恶魔帮人类伸张正义、收拾败类,站在地球的立场来看,也是比便宜的交易。

“对了,这三千多颗恐惧炸弹,已足够你们大发利市了吧。”老师问道。

“并不然,我们并不打算贩售任何炸弹。”别西卜说。

“我懂了,合作愉快。”柯老师结束了通讯。

老杨、我、柯老师,全都坐在地板上,离专机抵达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离回到原来的世界的时刻,只剩两个钟头。

蛋包饭的香味,似乎已经飘到我的身边。

妈妈……

“刚刚那些魔鬼说,他们不打算将这么可怕的武器卖出,你说你懂了,这是怎么回事?”老杨问。

“卖出去的话,就不值钱了,与其让两大联盟都将拥有摧毁对方的绝对力量,不如公司自己独自使用,我想没多久,这家武器公司就会将这场万年对抗的拉锯战况打破,利用恐惧炸弹毁灭数百种族,令宇宙两大联盟同时向其投降,成为新的霸主。”柯老师说。

“照呀!自己当老大!这样的确比贩售新武器划算得多!”我说。

“宇宙未来的霸主,居然是魔鬼,而非上帝,真是讽刺。”老杨说。

“霸主之争,只是权力两个字,如果真的有上帝,我心目中的上帝,也不会跟魔鬼追逐这种表面的权柄,更何况,哈,我就是现任的上帝,将来还要负起保卫地球的责任,不知是地球之幸还是不幸。”柯老师格格笑着。

“老师,我也有超能力的资质吗?”我紧张地问。

“嗯,等你考上大学后,我再给你特训。”老师鼓励着我。

太好了!我找到了最有意义的职业!地球守护神!真是太卡通了!

我们坐在路西弗的石像下,珍惜最后的时光。

“要回去了。”老杨叹道。

“以后还是多联络吧。”我突然不舍起来。

我说过,除了妈妈跟Lucky,世界根本无所留恋。

这个曾经亟欲逃离的世界,这个充满扭曲意义的世界,我却在这里,找到了好朋友,找到了英雄,找到了自己。

“嗯,认识你们,永远是我最珍贵的记忆,以后常来我家打麻将吧。”老杨说。

“嗯,老师,你也带小钏姐来吧,这样才不会三缺一。”我试着提醒老师,小钏姐还好好的活在台湾,真正的台湾。

“小钏死了。”

老师默然。

“对不起。”我说。

也许,死去的小钏,同样无可取代。

“开玩笑的,”柯老师笑了:“小钏没死,她只是换另一种方式陪伴我。”

蝴蝶振翅,似乎很高兴。

“人死不能复生,连我也没办法改变,但是,我知道小钏不会离开我的,永远都不会,即使化作蝴蝶也不会。”柯老师看着停在手指上的小蝶。

“真好。”我也笑了。

“那你的手怎么办?”老杨看着柯老师的断臂。

“就这样子吧,”柯老师苦笑着,说道:“在萨麦尔的刀翅划上我的左手,翅上的毒液即将沿着手臂急窜而上时,我索性将手臂往翅上一靠,自己割下左手,再将体内的剧毒从伤口处逼出才保住一命,所以,这只断臂里全是致命的毒血,一接回去,我就会死得跟猪一样。”

“你还笑得出来,要是我早痛昏了。”老杨钦佩地看着老师。

“因为我的心更痛,很痛,痛死了。”老师看着膝上的小钏姐。

小钏姐依旧美丽。

“这样也很好,我一直很喜欢神雕侠侣中的杨过,他断了一只手,我也一样。”柯老师笑着说。

“回去以后,你们有什么打算?”老杨问道。

“我离开太久了,今年一定考不上大学,我妈铁会押我补习重考的,我看未来的日子,真是充满黯淡。”我说。

“我断了一只手,当兵就免了,我想先找几份工作,”柯老师又说:“如果,小钏还没交新的男朋友,我会回到她身边,如果,小钏有了新欢,我就再把她追回来。”

“加油!”老杨说。

“那你呢?你失踪了那么久,教职还保得住吗?”柯老师问。

“那一点也不重要,反正我再两年就退休了,这次捡回了一条命,未来怎么说都值得珍惜。”老杨说。

三个人,一只蝴蝶,一堆笑声。

两个小时后,飞碟来了。

这是我第二次坐飞碟﹔第一次坐时我没有知觉,所以这次我一直跟驾驶员问东问西的,不消说,那个驾驶员也是一个丑子。

柯老师看我兴致很高,便命令驾驶员教我开一会儿飞碟,我真是高兴死了。

第一个开撒旦牌飞碟的人类,就是我,不过我不打算张扬,因为没有人会相信。

第二个是柯老师,他不用驾驶员教就开得很好,你知道的。

最后,连老杨都忍不住开了一下,飞碟就是他停的。

飞碟停在擎天岗上,我们三个人互道珍重后,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天地。

后来,老杨寄了许多明信片给我,明信片上尽是欧洲农村的风光,他说,他提早退休了,带着老婆住在法国农村里,每天过着种菜、写书的恬适生活,他说他一旦回台湾看孙子,一定会再来看我。

我呢?考得上大学才怪。

我正在准备重考,每天过着跟书打架的日子,这里的书比百慕达的书要好懂多了,这是唯一庆幸的事。对了,忠实的读者,如果你在拜拜的时候正好想到这个故事,就帮我祈求金榜题名吧!虽然柯老师说连他的超能力都帮不上我。

回家后的前几天,妈妈整天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带我到处烧香还愿,但过了几星期后,她就跟以前一样去忙她的火锅店了,不过,她每天都会赶回家炒一盘蛋包饭给我吃。

寂寞?

再也不寂寞了。

蛋卷星人、佛珠星人、消防星人、比克等,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来找我。

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

记得柯老师在开飞碟时跟我说:“你以为你是疯子?是的,你的确是,但是没有人不需要朋友,疯子也不例外,你眼中那些外星人可以是幻觉,也可以是朋友,关键在你们之间的友情……你们如果真的是朋友,就会一辈子都是,不会因为那个丑八怪的几句话就让你们分开。”

他又说:“拥有随时都可以交谈的朋友,这不是多重人格,也不是幻视,是一种幸福,至少,他们真的很有趣,嗯?”

是的,他们真的很有趣。

我舍不得他们。

至于柯老师呢?

分开的一个星期后,有人在暗巷里看见一个独臂人以不可思议的手法将四个持枪抢匪击倒。

一个月后,有好几个人目睹一个独臂人在新光三越顶楼外追着一只蝴蝶﹔注意,是顶楼外。

也有更多人看过,在贵族世家里,一个耳朵上停着一只蝴蝶的独臂人,愉快地挖着薄荷冰淇淋桶﹔他一直很爱薄荷,一直很爱蝴蝶。

也许有一天,将会有人看到,一个挂着自信笑容的独臂人,牵着绑着蝴蝶发髻的女孩,在清大的梅园里散步。

他们的身旁,也一定会有一只米色的蝴蝶,愉快的飞舞着。

※ ※ ※ ※ ※

女孩哭道:“你的左手呢?”

独臂人:“弄丢了。”

女孩:“丢了?”

独臂人:“丢了。不过,我比较想知道,我有没有弄丢我心爱的女孩?”

女孩紧紧抱住独臂人,又哭又笑。

没有回答,因为不需要。

独臂人也笑了。

蝴蝶也笑了。

2002 清大梅园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