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都市恐怖病系列之《语言》下部(13) [2004-12-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第六十一章 英雄美人

老杨听了,沉思道:“矛盾,台湾常常有新增人口,婴孩、外劳、偷渡客、旅客,这些人怎么办?”

“我们都在持续不断地采样跟复制中,偶有疏落也无妨,反正也渐渐不需要了,现在复制的台湾跟原来的台湾愈来愈不同,这是个没有符号规则的世界,所以计算机也控制了每个人脑中的行为芯片,随机执行各种不合理的举动,长此下来,两个台湾的人际关系产生了很多差异,你们会被选为实验品,也跟这一点很有关。”齐米耶说。

“愿闻其详。”老杨看来已经沉稳下来。

“要一边使复制世界符号错乱,一边又要维持与台湾相同的人际关系,就算是数百台撒旦级的超级计算机加起来,也无法长期计算两者间的平衡,所以一些错误偶而会出现,例如A原本该在公车上与B认识并结婚,但因为要使实验者错乱,程序因而改变了公车路线致使A、B错开,此时,人际与秩序错乱之间无法平衡,计算机只好随机计算让A娶了C,当然,这也会连锁影响到C的人际命运,长期下来就会几何累积大量与台湾相异的人际网络,所以我们在挑选实验者时,首先考量的,就是两个世界中最没改变的人际圈,然后从中挑选不同特质的人进入这个世界,让他们亲身,在没有穿戴仿真器的状态下,真实、孤独面对可怕的未知,而由目前的实验结果得知,这种从‘真实互动组’制作兵器的速度,还要比‘虚拟实境组’要来得快上三倍左右,约十年就可以收成了,最重要的是,兵器的稳定度很不错,要不断输入强烈的‘爱’一分多钟后,兵器才会爆发出恐惧,这点对公司的库存管理较有安全保障。”齐米耶说。

“兵器!兵器!兵器!你现在说的可是活生生的人啊!”我震怒得大吼。

是哀嚎。

“哈哈哈哈哈……很好很好,就是这种乐趣!”萨麦尔大笑。

“你,杨教授,柯宇恒,以及你们在精神病院里看到的疯子,都是因为你们的人际关系在两边世界里无太大差异,配合一些性向筛选,才被我们挑选、发掘过来的,你的幻视与受欺凌的经验,杨教授对心理学的专业与顺利的人生,柯宇恒的洒脱不羁与凌乱的大学生涯,都是很好的实验性向。”齐米耶说。

“好,认栽了,但是你刚才不是提到要让我们单独面对未知吗?怎又会放任我们组队呢?”老杨问。

此刻老杨已比心神激荡的我要来的冷静。

“当然是故意的,当柯宇恒想到要刊登报纸寻找同伴时,研究人员想想后,决定帮助他,于是从正在进行实验的三十七个人里挑选出你和徐柏淳同柯宇恒组队,所以,一阵风将报纸刮向徐柏淳的脚边,杨教授你买的油条上包着那份报纸,都是我们刻意协助的结果,为的是想实验——当人们出现希望或依靠后,却发现仍逃不出这个失序世界后,是否会加剧兵器形成的速度?当然,实验至此算是失败了,似乎,人类只要不是孤独的个体,就能不断衍生希望,或者干脆适应了扭曲的世界,其中柯宇恒的幽默性格,与后来因为他找到生存法则所带给你们的希望,也是对实验的一大重创。”齐米耶说。

“说起来,人类真是脆弱,居然不能自己保护自己,伙伴两个字,说穿了只是依靠的对象罢了。”萨麦尔说。

“让我想一想,沉淀一下,你们应该不急着处死我们吧?”老杨说。

“没错,一点也不急,尽管想,饿了的话,我帮你叫排骨饭。”萨麦尔自认幽默地说,但他真又说道:“裘马,拿两个排骨饭来。”

语毕,裘马飞奔出去。

老杨低头思索。

我也低头,但无法思索。

萨麦尔走近柯老师身旁端详了一会,说道:“不过如此。”,伸手解开虫型椅,柯老师摔倒在地。

一会儿,裘马回到祭堂,捧了两个排骨便当,递给我跟老杨。

我走向哭红眼睛的小钏,说:“我知道妳听不懂,但我没有胃口,一点也没,妳吃吧!”

小钏也不推辞,接过了便当,坐到柯老师身旁,将一口饭扒到老师的嘴边,老师嘴唇却一动也不动,眼睛深闭,小钏看了,又眐眐流下眼泪,却没停止喂饭的动作,只是饭粒沾满了老师的嘴角,老师却像死透了般,没有回应。

小钏跪在她心目中最温柔的男人身旁。

她的泪,滴落在她最爱的人的手心。

低着头,扳开老师的手,放在自己的肩上,静静地坐在老师的怀里。

满足地闭上眼睛。

复制的世界,复制的人,复制的情感却如此真实。

也许,情感无所谓复制。

只有真实。

柯老师的怀中,不是复制的爱人。

爱人不能复制。

小钏眼里,只有潇洒的英雄。

只是英雄已睁不开眼。

一个旁观者,我,已无暇面对险恶的命运。

我的眼睛,已无法挪开。

无法从最美的末日景致上挪开。

恐惧?

何来?

我看到的,只有英雄美人。

这才是我死前想看到的。



第六十二章 炸弹监护人

祭堂。

名副其实的祭堂。

理智的祭堂,生命的祭堂。

但绝非爱情的祭堂。

末日绝景带给我的,不是萧索。

我居然充满了放手一搏的勇气。

我站起身子,走向萨麦尔,朝它的脸一拳扁下去。

萨麦尔没有闪躲,因为它根本不屑。

甚至是跪在地上的大嘴守卫、齐米耶等人,也没有阻止我。

我完全被看扁了。

“很有干劲,”萨麦尔说,“可惜地球人的脑力潜能虽然宇宙第一,但体能跟神族一样,都是半调子,不过我要提醒你,再一次,再一次的话,我恐怕不能压抑还手的欲望,即使我已经四万多岁了,但我曾是最接近路西弗大人的战士,身手大半都还留着……我这样说,希望你能牢牢记住,毕竟你对我们的研究还有用处。”萨麦尔说。

“干——”我不知道该愤怒还是该沮丧。

“杨先生,你吃饱了吗?在你吃下敌逻辑之前,我希望你能多多发问,因为,要是人类真的有天堂的话,我还指望你帮我转告耶和华这项凌虐人类的计划,哈哈哈哈!”萨麦尔讥笑着。

老杨坐在地上,放下便当,闭着眼睛,慢慢地说:“第一,这里在百慕达三角洲里?”

萨麦尔说:“没错,但受限于空间,这里其实比台湾要小得多,不过实验者也无暇发觉,至于为什么选在这里?一万多年前这里受到撒旦密透弹的攻击,造成巨变,磁场先天上就很不稳定,我们的科技只不过再辅助修饰一下,就可使人类完全不知道实验场的存在,万一真的不幸有人闯入,呵,就会跟你们传言的一样,各种航具都会莫名其妙失踪,永远的失踪。”

老杨依旧没睁开眼睛,问道:“第二,这里的人际网络,既然是完全从台湾复制过来,那原先这个世界的我们呢?”

“死了,分给有功的的奴隶吃了。”萨麦尔说。

“为什么?!”我叫道。

“当然是被我们杀的,为了迎接你们的到来,当然要把这个世界的你们给宰了,一个换一个,天公地道,童叟无欺。”萨麦尔平静地说。

就为了要把我做成炸弹,一个有血有肉的我就这样被处决了?

复制的我,难道就不是我吗?

我的牙齿几乎咬出血来。

“第三,如果真正的台湾居民要出国,那你们要怎么处理?”老杨问。

“计算机会将他们出国的记忆传输给复制人,降低两个世界的不平衡。”萨麦尔说。

“第四,小韩是什么时候被掉包的?还是根本就没这号人物?”老杨闭着眼睛。

“齐米耶!”萨麦尔说。

“是,”齐米耶说道:“因为在‘真实互动组’里,程序只能执行语言、秩序等符码错乱的命令,并不能命令实验者不能自杀,所以每一个兵器半成品都必须有一个‘炸弹监护人’时时在旁暗中监督,并将炸弹制程进度随时回报总部﹔你们还没团结在一起之前,杨的监护人是妻子,徐的监护人是母亲,柯的监护人则是室友王一颗。”

齐米耶继续道:“而柯毕业后到小吃店打工,监护人就改为小吃店老板,杨的妻子故意负气离家以加速扬的崩溃后,扬的监护人就改为邻居黑伯,最后,为了更方便监视你们团队互动跟恐惧容量的质化研究,于是,赛司迦,我的兄长,利用生化技术易容成一个自大陆偷渡来的美艳女子……韩效,混在你们其中,新竹火车站月台上的A4纸条,就是它刻意留下的……为了让你们顺利地会合。”

纸条,原来是个诱饵。



第六十三章 赛司迦

老杨听了,眉头深锁,又问道:“但是大便人萨麦尔不是说,你才是小韩吗?”

“赛司迦出师不利,才刚跟你们会合不久,你就提议要去精神病院,不巧,复制世界里所有的精神病院,都是我们公司储存半成品的仓库,途中,赛司迦判断此举应该没关系,反正开启恐惧炸弹需要极强烈的‘爱’虚拟强波,不料,意外就是意外……”齐米耶恨恨地说。

老杨反问:“意外?难道你不觉得,勃起跟小柯能够事先敏锐地察觉那些人的怪异,是拥有超能力的表现吗?勃起只是轻轻一句话,就能释放那些受害者的恐惧,也是一种奇妙的能力吗?”

齐米耶说:“也许,这些都需要再调查。”

至此,老杨仍旧紧闭双眼,快道:“还有,当炸弹意外引爆时,小柯跟勃起看到的光,是恐惧的颜色吧!?”

齐米耶说:“虽然我极不愿承认,但恐怕是的,宇宙中有很多颜色,是地球人的视觉无法看见的,而恐惧到了极致,就会出现数种奇幻的颜色,越高等的宇宙种族,能看到的颜色也就越多,若柯宇恒跟徐柏淳真能看见数十道不同颜色的恐惧,只怕要刷新宇宙纪录了,所以幻觉应该占了大部分。”

老杨哼了一声,说:“这样啊。”

我老觉得有些怪怪的。

老杨的口气,真怪。

齐米耶闭上它巨大的眼睛,说:“当时,炸弹一引爆,赛司迦承受不了惊涛骇浪的恐惧,立刻崩溃,而徐柏淳所看到啃食自己手指、挖掉眼珠的小韩,就是发疯了的赛司迦。”

老杨问:“所以,趁我们在车上昏睡时,你赶紧替代了赛司迦?”

齐米耶点点头,说:“没错,还好那些炸弹只是半成品,恐惧流窜的速度不快,位在地底下三十公里的总部差一点就被波及时,炸弹意外停止爆炸,公司赶紧派我化妆成小韩替代已变成废人的赛司迦监视你们,并调查引爆以及停止恐惧炸弹的原因。”

老杨用力拍着大腿,叫道:“真是可惜!”

我问:“等等,赛司迦疯了,那我们怎么会没事?”

齐米耶说:“地球人的脑容量很庞大,炸弹只爆发一点时间,只能让你们吓得屁滚尿流,并不会造成疯狂。”

我想到位在山下的便利商店也饱受癫狂之害,不禁动容。

但是……

可以瞬间震疯这些怪物的武器,却只够令我们尿几滴尿,外星人实在太逊了,还敢自称恶魔?

我突然想到那一天在房里看到齐米耶的事。

“那一天我在房里看到你时,你怎么不杀我灭口,还要冒险继续乔装下去?”我问。

“冒险?你们根本就在我们掌控之中,冒什么险?”齐米耶耸耸肩,说,“再说,你还有用,我们需要你的协助。”

“你跟鸡八王萨麦尔从刚刚就一直提到这件事,勃起到底有什么用处?”老杨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地问。

“当恐惧兵器爆炸时,本来应当没有任何物质可以中断它或者防范它的,在几次极秘密试爆过程中,我们试过连张三层超导防护罩、遥控卫星射杀兵器本身,都不能阻止兵器能量的释放与穿透,但在兵器仓库,也就是精神病院里时,柯宇恒居然凌空急转将无形的恐惧吸收进去,而徐柏淳大叫一声,硬是让恐惧炸弹生生停止,这种可以阻止恐惧的能力,正是公司所急需的超能力,这正好是恐惧兵器太过完美这缺点的反制,解开你的脑内秘密以后,公司将可以准确控制爆炸范围与效果,不怕引爆炸弹所带来的反噬,也不怕未来有敌对公司或国家,会制造出相同的武器对付我们。所以,那天你撞见我卸下乔装跟董事会回报监控进度时,我选择麻醉你而非杀你灭口。”齐米耶拍着我的肩膀。



第 六 十 四 章 敌逻辑

“那怎不研究柯老师将癫狂卷进去的力量?”我说。

齐米耶说:“基于某种原因,公司认为只需要研究你就够了。”

“说谎。”

老杨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小烟斗,点燃烟媒,自顾抽起烟来。

齐米耶盯着老杨,说:“怎么讲?”

“你们心里自己清楚,”老杨阖着眼,吐出一个烟圈,说:“你们打从心底畏惧小柯。”

齐米耶没有说话,老杨继续道:“自从小柯从板桥回来后,你们就决定尽快下手毁了他,不是吗?”

老杨烟斗柄敲着自己的金边眼镜,弯着腰说:“小柯不只跟勃起拥有同样的资质,还领悟了适应这个世界的方法,他能看透逻辑运行的轨迹,学会超越语言的沟通,所以,你们被吓坏了。”

萨麦尔沉着脸,道:“何以见得?”

“因为他是亿中选一的天生好手,他身上拥有你们惧怕了万年的东西。”老杨说。

“……”萨麦尔跟齐米耶默然对望。

“为了逮住他,你们刻意安排一辆路线恰巧经过我家的公车,吸引小柯上车﹔为了逮住他,你们将原本设定好停在我家的公车,在最后一刻修改了路线程序以避开小柯的未来预测;为了逮住他,你们不敢自己出手,反逼迫勃起偷袭小柯﹔为了逮住他,你们给他吃的,绝非致命的毒药,这一切,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小柯拥有超级力量的潜质,一种能跟初始捍卫地球的九人抗衡的超级力量。”老杨说。

“太可笑了,要毁了柯宇恒,我们甚至不需要武器,只要轻轻一撕就够了。”齐米耶笑着说。

“那为什么不这么做?”老杨问。

“哼。”齐米耶不置可否。

“答案是,你们没种。”老杨终于睁开眼睛,说道:“当年你们无预警地对地球发射密透弹,反而使九个人沉睡的力量掘醒,可见,危机对超级人类而言,只是奇异力量的转机,小柯也是,他的身体会针对危机做出惊人的应对,吸取癫狂、从时速超过三百公里的公车上飞旋而下,都是最好的证明,你们不敢使用暴力劫持或攻击他,就是害怕被反噬!”老杨冷笑,又道:“你借着没有杀气的勃起偷袭小柯,却又害怕致命的毒药反而会令小柯的身体产生抵抗,所以,你们喂他吃的,只是强烈的麻醉药。”

“还有,最可疑的是,为什么要急着把我们处决?你们就是害怕小柯的超能力越来越强,强到不可控制!”老杨激动地说着。

“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结局已经底定了,刚刚他吃下的绿色小丸里,是一种令人急速丧失逻辑理智的病毒,我们称它‘敌逻辑’……只要壳一破,病毒一碰触到生体,就会立刻寄生在生体的脑部,结果……”

“屌客!”我惊呼。

真的有屌客!

比克说的是真的!

我并没有发疯!

“公司也很惊讶,你明明没有召唤什么外星人,宇宙里也没有那美克星,但你居然能自己幻想出这么接近公司的产品,不过,这项产品其实是宇宙间一种危险的毒品,只要一颗,病毒就会在寄主脑内制造大量错误的讯号,使寄主产生严重的迷幻感,并非你口中屌客的功能——吃掉逻辑!要知道,人类的脑容量之庞大,就算真有屌客,吃100年的逻辑也吃不完。”齐米耶说。

“那柯老师吃了四颗……”我问,柯老师此刻仍是一动也不动。

我瞥眼。

地上的便当盒。

筷子。



第六十五章 进化

“两颗,两颗就绝对够他一辈子醒不过来,四颗吗?从没有人吃过三颗以上,所以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大概连做恶梦也没办法了吧!你很幸运,公司只想研究你,却决定毁了柯宇恒,而杨先生等一下也会服下两颗﹔至于你,只要乖乖配合我们的实验,甚至还可以分到一些公司的股份。”齐米耶说。

“你又怎么知道我肯帮你们?笑话!”我大笑着。

我往后一跃,心中暗道:“再见了,柯老师,老杨,消防星--不,天堂见……如果有的话。”

我抄起地上便当里的筷子,用力插向自己的脖子。

宁愿死。

宁愿在生死簿上被写上“用筷子自杀”,也不愿变成恐惧实验的祭品。

鲜血四溅。

脖子、脸上,全是小血滴。

原来死一点也不痛……我在心里这样想着。

“不痛?我快痛死了!!”



??

???

!!!!

一只手。

一只握着筷子的手,手心滴着鲜血。

不是我的手!

“你不是答应我,要尽全力救小钏出去吗?”

柯老师。

右手抱着小钏,左手紧抓着筷子,双眼紧闭,神采飞扬。

双眼紧闭,却神采飞扬?

真不知一旦睁眼,将有多么惊心动魄!

“你这个骗子,害我痛得要死。”柯老师说,脸上挂着一贯的自信笑容。

不可置信的笑容!

“不可能……不可能……”萨麦尔、齐米耶同时倒退几步。

当我自杀时,齐米耶离我只有五公尺,却来不及拉住我,但远在十多公外的柯老师,竟不知以何种身法出现在我身边!

祭堂的气压一阵肃杀。

“没有人吃过四颗叫什么敌逻辑的烂鸟?吃四颗,其实有益身体健康,为了跟它对抗,我使出浑身解数,觉得有一股力量在体内隐隐冲击着。”柯老师笑着说。

柯老师又进化了?

腥风扑面。

也不见萨麦尔发号施令,齐米耶、路瑟思、裘马猛然向老师疾冲,跪在祭堂边的大嘴守卫亦迅速拾起奇型兵器暴掷过来。

我还来不及眨眼,手上就多了件物事。

一颗头。

路瑟思的头。

“帮我拿一下。”柯老师说。

Noproblem!

裘马的头也不见了,三颗,三颗都不见了。

小钏拿着裘马三颗头颅中的两颗,另一颗,在老扬手上。

老扬终于张开眼睛,紧张兮兮地环顾四周。

柯老师的手上没有头。

他一手搂着既惊喜又错愕的小钏,一手正轻轻摸着齐米耶的胸膛。

“现在大家都很忙,你一动,就没人有手帮你捡脑袋了,所以,还是不要尝试的好。”柯老师说。

柯老师甚至还没睁开眼睛。

我根本不知道老师是怎么出手的!

路瑟思跟裘马的身上,全插满了守卫掷来的兵刃,两百余支,一支一支地将它们钉在地板上。

齐米耶维持攻击中的姿态,一动也不敢动,刀刃般锐利的翅膀张得大大的……掉在地上,上面也插满了兵刃。

萨麦尔毫发无伤,却不敢作声。

“电影快散场了。”柯老师慢慢张开眼睛。

没有惊人的锐利眼神,依旧是潇洒的玩世不恭。

“老师!”我喜呼。

“你妈的,不是吩咐你好好当个英雄么?”柯老师说。

“老师!您果然爆强的!”我说,我想到老师在公园里,也是彪悍地海扁了四个死国中生。

“真有你的,我还一直忐忑不安呢……”老扬将手中的丑头丢开。

“不客气,多谢你帮我问话!”柯老师伸手拍掉小钏手中的两颗脑袋。

小钏的眼神尽是欢喜。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