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都市恐怖病系列之《语言》下部(12) [2004-12-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第五十六章 万年的对抗

“太酷了……太shock了……”我几乎抱着老杨大叫。

“那些神祇真有其人?”虽然死期不远,老杨也不禁大笑。

“那些人根本不是神,只是进化的地球人,因为他们也会死……就在那一次攻击的两百多年后。”萨麦尔说。

“还活着的七个地球人,笃信科技文明并不能与他们的精神力抗衡,他们为了要持续跟我们对抗,各自创生了宗教,寻找继承者守护地球,创造各种神话丑化我们以凝聚团结意识,这一点,他们说对了,他们后继有人,代代皆有特异的超级人类跟我们零星发生冲突,最盛时期甚至有260个程度不一的人类默默跟我们对抗,有的登上我们的宇宙飞船杀戮一番,有的单枪匹马解决一支小舰队,有的十几个连手击破我们在地球的基地,把我们建设地球的计划搞得一团糟,董事会一度束手无策,想干脆放弃这个边陲星球算了。”齐米耶说。

我觉得很疑惑:“对呀!你们不是只把地球当试爆场吗?随便再找一个星球不就好了?”

齐米耶回答:“起先,问题出在地球人反击我们后,董事长路西弗不计前嫌,要求那九个地球人加入我们公司,协助开发以精神力为主的新型武器以换取地球和平时,那九个人类态度很差,同声反对,宙斯还扬言要公司为大洪水付出代价,脾气最差的耶和华还当场用超能力杀了七个董事身后的随从泄恨,女娲声称人类不会贪图地球自身的利益帮助公司开发武器去杀生,诸如此类的,路西弗大人认为既然不能将这些人的超能力挪为己用,要是被其它公司发现并利用时,对公司的军火事业又将是一次重创,于是下令击毁人间,称为‘天火计划二’,不料从此引发人魔间万年的对抗。”

这种历史课本从未纪录过的故事,居然比从小听到大的神话更加精采一百倍,事实总比虚构要来得离奇——这句话果然很有味道!

奇怪的是,我以前认识的外星朋友,居然没将这么有趣的事情告诉我……

齐米耶又拍拍手,周围出现各种古怪的宗教团体的庙宇跟仪式进行的影像,说:“这些就是你们眼中的邪教。为了公司的新武器,我们一方面想赢得这场战争,一方面想自己‘制造’出服从公司的超人类,于是我们组了一支名为‘恶魔宗教’的团队,无限期在全世界各地宣传我们的理念,渗透各大宗教团体,让人们渐渐背弃原先那七个人的理念,如此一来,拥有超级力量的人数果然骤减,加上近两百年来人类科技急速发展,资本导向思考盛行,人们沦为追逐物质科技的生物,此外,宗教精神没落不说,还出现各种跟魔教很像的团体,许多的上师、上人、教主,这些骗子根本没有异能力,更遑论保卫地球了。”

齐米耶叹了一口气:“可惜,我们以自己的宗教制造超能力天才的计划一直没有成功,只是成功地将人类的精神文明腐化罢了。”

现在一想,这个年头宗教大师倒是不少,但真正创造神迹,像摩西一样把红海分隔的人,可说一个也没有,有的话,报纸一定连登十年的头条……原来神迹不是骗人的,只是干的出来的人早就没了。



第五十七章 脸上湿湿的

“等一下,你们说了这么多,我的确获益匪浅,没有比这件事听来更惊人的事了,不过,第一,这跟你们将我们抓来这里,有着什么样的关系?第二,既然地球没有超……超级人类了,你们为什么不按原定计划,将我们地球人杀个干净呢?”老杨问。

“我可没说地球上没有超级人类了,只是我们没有发现,没错,近两百年来的确没有人再像之前的超人类一样,以奇异的能力破坏我们的计划,但大举入侵还是不保险,记得八百多年前,我们也曾判断地球没有会奇异法术的人而投下二十颗冰封弹,结果只有两颗落在地球上,不过那两颗冰封弹被导引到原本就是冰天雪地的南北极上空引爆,损害极微,剩下的十八颗,每一颗都反砸在我们的机群上,冻死了上百员工。”齐米耶恨恨地说。

我说:“所以现在地球上很可能还有超人类?”

齐米耶说:“据我们所知,一个也没有。”

我说:“但你们就是没种。”

齐米耶说:“不是没种,是没必要。”

我说:“没种。”

萨麦尔摇摇手,说:“我来回答杨哲羽第一个问题吧。后来,公司转了个方向,不再理会地球的异能者,反正我们不侵入地球,他们也不会跟我们作对,不过,因为A、B两大宇宙军事持续对抗,在没有攻击武器能突破超导防护罩五的情况下,我们公司军火业绩惨淡,濒临破产,于是我们再度对地球人的精神力展开研究,期望能找出超能力的关键奥秘,那种以一人之力控制大自然,以一人之力在三秒之内击杀数百武装魔鬼,以一人之力解除我们设在大气层里的隔离阳光罩的超级秘密,期望从一般平凡人类中,能研究出超导防护罩防不胜防的精神兵器……而不藉由超人类之手,路西弗大人更因日夜设计实验操劳过度,在两百年前过世。”

“真是不幸啊!”我欠揍地说。

“我们是实验品?”老杨说。

“没错,你们都是白老鼠。”齐米耶愉快地说。

“我不懂,我们没有什么超能力,根本很平凡,对你们的武器有什么帮助?”老杨说。

超能力?

“我有超能力!我可以看见外星人啊!”我说。

“你还是不懂吗?你还不知道那是彻底的幻觉吗?每个星球都有白痴,而你,徐柏淳,你就是地球的疯子,为了我们实验的多元化,所以特地选了个真正的精神病患者进来,那个人就是你。”齐米耶冷冷地说。

我哑口无言。

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在我眼前的,就是一群活跳跳的外星人,老杨——老杨、小钏、柯老师,全都看得见他们——外星人……外星人大家都可以看见……那……

我的超能力是假的?我从未看过外星人!?

过去几年里,我都活在自己的虚无想象里?

那个总在夏夜陪我吃挫冰的蛋卷星人……是假的?

那个时常坐在窗檐上,讲故事给我听的西瓜星人,也是我幻想出来的?

我不能接受……

这些年来,我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过着?

过着一个真正的朋友也没有的日子?

脸上湿湿的。

“很难受的真相吧,不过事实如此。”齐米耶冷酷地说。

萨麦尔说:“这几百年里,我们极隐密地进行实验,隐密到不让潜在的超能力者察觉,终于,就在前几年,我们的实验开花结果,成功的程度远超过预期,大大的超越!齐米耶。”

“是,我们称它为‘人类恐惧计划’。”齐米耶拍拍手,影像出现了一个受到极度惊吓人类的脸孔,像极了疯人院里正在爆发癫狂的患者。



第五十八章 没有神

“首先要说明,宇宙中有很多种族都是超能力者,但只限于近距离读心术、十公尺之内弯曲物体、短时限的隐身术等,不仅限制极多,也没什么了不起,但超人类却可同时千百种异能力,强度更高,具大型破坏力,更可疑的是,别的星际种族的超能力,只要是种族中人都会使用,只有,只有地球人这个民族,只有非常稀少的人类会使用超能力,关于这一点,研究人员相信,只要掌握人类大脑运作的机制,每一个地球人都可以成为高超的超级战士。”齐米耶说。

“实验成功了?我现在是超级战士了?好!你们去死吧!”我含着泪大叫,幻想它们的身体一个个爆开。

没有事发生。

我早就知道……

“实验是成功了,但我们并非创造出忠心的战士,而是一颗颗心不甘、情不愿的超级炸弹!”齐米耶说,拍了拍手,画面是数百个人坐在奇怪的椅子上,脑袋、身上全都沾满了小钢珠大小的球,那些球不停地发光,并一齐发出震耳欲聋的嗡嗡声,似乎是种精密的机器﹔那几百人的表情,有些面目狰狞,有的激烈地嘶吼,有些傻傻地发笑,更多人惧怕地扭曲五官。

“我们等一下也会插上这些钢珠?”老杨的呼吸声没有掩饰地流露出害怕。

“不会,但也别高兴的太早。这个实验就是虚拟实境,是公司从事的第一个实验。我们将各种感觉与画面,经由小球间接冲击人体,制造神经中枢的幻觉,而这些人所看到的画面,则千奇百怪,由仿真器随机选择,虚拟的时间无限,程序设计绝不允许有人在模拟世界里死亡,就连自杀也一样,有的人终其一生在虚幻的国度里跟怪物搏斗,有的人在虚拟地狱里被处以各种残忍的刑罚,有的人活在鲸鱼的肚子里数十年,有的人成天被各种帮派追杀,有的人每天都参与世界史里各种经典战役……越经典,战况就越残忍,尸体也就越多,还有一些人,他们的经历跟你们一样,莫名其妙被丢在符号错置的世界,一辈子都逃不了,自杀也不行,我说过了,程序的关系。”齐米耶说。

听到这些,我的心里一扫剩余的恐惧,无名火起,盛怒道:“为什么要这样玩弄人类!”

齐米耶倨然道:“这将是名留兵器史的重大实验,不是玩弄。”

这时老杨也动气了,愤然道:“王八蛋!通通都是王八蛋!你们会遭天谴的!”

齐米耶冷然:“这里没有神,魔鬼倒是不少。”

我倒吞了一口气。

没有神,的确。

没有天堂,当然。

魔鬼,眼前就有两百多个。

地狱?我脚下踏的就是。

萨麦尔提醒齐米耶:“说下去,最精采的部分到了,停下来就没意思了,我想得到的乐趣才刚要在他们待会的惊骇中寻找。”

齐米耶点点头,继续说道:“这个实验设计的构想,来自人脑的承载量,连现在的地球人都知道人类终其一生只利用到脑子里的一小部份,精密地说,约在8%到12%之间,举几个知名但其实资质普通的天才当例子,爱因斯坦18%,达文西21%,老子22.5%,海库力斯28%,而我们估计在26%这临界值后,越往后多两个百分比,精神力就开始呈不规则跳跃级数窜升,到了85%时,我们的仪器就无法探测……也没机会探测,因为这个程度只有女娲那几个怪物才做得到,我们只有被海宰的份,更别提拿他们实验了。”



第五十九章 割下脑袋

“依照宇宙生物研究,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细胞,既然已被赋予在一个个体上,理应100%地被个体利用,这才符合生命原理,但极大多数的人类显然无法善用自己的脑袋,白白浪费自己的天赋,所以公司也算是替人类争一口气,将来全宇宙瞩目的焦点必将集中在人类身上,哈,跟杨先生相处久了,真的被传染离题的毛病了,总之,我们利用虚拟技术,将各种不可思议的经历强加在抓来的人类脑中,让人类经年累月,日复一日单独跟未知搏斗,不,是被未知欺负,因为虚拟程序没有破解之道,游戏永远没有尽头,人们一旦陷于强迫孤独的压力,就会累积大量的恐惧,一开始,人类会尽情表现出来,露出他们无助的眼神,再来,人们会趋于疯狂,运用每一分意识跟环境对抗,做尽各种出人意表的尝试只求脱困,这种情形跟人类精神病院里的疯子很像,他们跟世界对抗的方式看在庸人眼中,根本是没有理性的举动,呵,又离题了,萨麦尔大人,您真是英明,这样子跟人类炫耀真有无穷的乐趣。”齐米耶笑着说。

“只敢动猫,不敢动老虎的懦夫。”我恨恨地说。

齐米耶说:“让我们继续吧!人类在疯狂的状态持续几年后,会突然幽禁自己的一切,意识、思考、感情、痛觉、淫欲、理性、非理性,包括恐惧,全都一股脑压抑起来,人类不再接受外来的讯息,将心灵深锁,以防止自己再度受到伤害,这一点在我们设定‘绝不能死’的指令后更加明显,自杀也杀不死,只有徒增肉体痛楚,所以人类只好选择关闭一切,举例来说,有一个参与了古今中外各大战役的可怜虫,在日夜屠杀的最前线里身中万箭,几百个夜里被敌军突袭割下脑袋,几百次被俘虏,受尽极刑,他拾起自己手臂、人头的次数跟你打手枪的次数不相上下,就这样征战了七年,有一天,他突然一动也不动,任凭军法腰斩,从那一天起,他怎样也不肯说一句话,行尸走肉,就像电风扇拔掉插头一样,再也不转了。”

齐米耶拍拍手,画面带到那个人的视觉场景,一片凶烟,他的身旁全是猝死的同伴,百架零式战机投下一吨又一吨的炸药,港口、船舰、来不及升空应战的飞机,一时之间全都爆成火海,而他,一动也不动,毫无挣扎,静静地让炸飞的机关炮枪管穿透身体。

日军突袭珍珠港?

齐米耶看着战争的画面,说:“就像这样,表面上他似乎已无所惧,死也不怕,更不反抗或逃走,但实际上,他潜意识里的恐惧像乐高一样,越迭越高,愈不发泄,这股恐惧就愈积愈深,最后达到实验的目的,在三十年后,他脑容量中累积的恐惧超过了60%,这时我们就会停止程序,以免兵器威力太强,情况将难以控制,我们会将这个人隔离起来,除了机器人,谁也不准靠近,这时,划时代的新兵器就差不多完工了。”

“这跟兵器有什么狗屁关系?”我怒道。

“还不明白?”齐米耶淡淡说。

“明白个屁!”我喊道。

要是柯老师还清醒,他一定会这样回话的。

“想想你们在精神病院里所遭遇的,答案就在那里!”齐米耶说。

精神病院?

癫狂?

癫狂!

“那些疯子!”我失声叫道。

齐米耶赞许地点点头:“你只是幻视,脑子倒还没坏。”

我没有回话,只是努力思考这些关联。

“我们成功地将恐惧储存在人类的大脑里,也只有人类独步宇宙的脑容量才能将这些巨大的恐惧牢牢困死,再加上一点点生化兵器的小科技,制造出开启恐惧的钥匙……爱,于是,一颗完美过火的恐惧炸弹于焉诞生。”齐米耶说。

“爱?”老杨无力地说。



第六十章 "符号失序计划"

萨麦尔抢着道:“这个部分我最喜欢,这一段简直太讽刺了,我们把小型虚拟器装在完成的兵器头上,将兵器安置在试爆定点后,再开启虚拟器的情感拟化程序,将大量夸张的丰沛情感,也就是爱,以不断强化的方式送入兵器的脑中,过不了十秒,兵器就会痛哭流涕,将压抑的恐惧爆发出来,爆发的方式,你们已经见识到一部份了,不过你们体验到的,只是储存量不到40%的半成品,而且爆发也中断了。”

齐米耶接着说:“爆炸的效果很成功,我们预先装置的超导防护罩五根本挡不住这种无形的恐惧,恐惧不是震波,也不会爆炸,更不释放任何有形的物质,所以超导防护罩没有破损,却也拦不住这股摄人的精神力,试爆地点,公司名下的一座小监狱,无损一砖一瓦,但是里面的犯人全都瞬间崩溃,变成上亿个白痴,可怕的是,兵器太过完美,恐惧流窜的范围遍及监狱行星附近两亿魔哩才停止,公司派遣的上千个太空观察员,也变成无可救药的智障,虽然损失不小,但比起得到人类惊异的超能力,这点人力赔损实在不算什么。”

“得到人类的超能力?你们只不过把人类的大脑当成超大的硬盘使用!”我啐。

“现在让我们回到你们的处境,”齐米耶看着我,说:“研究总有不同的实验组相互对照,刚刚是‘虚拟实境组’,你们则属于‘真实互动组’,限于公司面临倒闭边缘,经费有限,我们选择在地球的百慕达三角洲里,建构一个真实的世界,看看人们又会有什么反应,但因为实在负债累累,只能挑一个方案进行,科学家经过讨论,决定采用‘虚拟实境组’里效果很好、实作费用较低的‘符号失序计划’,再三研判后,认为台湾独特的历史条件、制作费用低廉的小岛地形、族群冲突与融合、中国的武力威胁阴影、符号大量整合使用、秩序伴随各种符号急速物化的现象等,的确是一个很适合的地方,在主观的符号条件与客观的制作费用考量下,台湾成为复制的对象。”

不等我们发问,它又继续道:“二十年前至今,我们不断派出蚊型机器兽秘密采取所有台湾居民的基因,并偷偷在每一个人的脑中植入五个白血球大小的记忆传送机,然后以不同时序加速培养盗来基因的生长速度,几个星期内我们就得到一批一千八百多万个台湾人、外劳、外籍旅人的个体,因为采用不同的时序,所以年纪也都有精确的差别,于是我们分别在他们脑中植入记忆传送机,同步复制那些真正台湾人的记忆,甚至感情与互动,经过科学家日夜不休的修改程序,终于在公元,哼,那个该死的耶和华,终于在公元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时,完全复制出那一天的台湾,亲朋关系、仇恨与恩情,全都一模一样,因为个体经验从母体,也就是原来的台湾居民脑中同步传送过来,所以复制人只要依照指令行动就可以了,他们一生没有自己独立的情感,只是绝对服从的傀儡,徐柏淳,你因此害惨了这个复制世界的徐柏淳,他在这里也是受尽欺负的白痴!哈哈!”

我完全无法思索,根本来不及思考,复制台湾的一切?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