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都市恐怖病系列之《语言》下部(10) [2004-12-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第四十六章 舔舐

“现在该在这里等小柯他们么?”小韩问(小韩没被柯老师催眠过,所以柯老师没记着她的脑波)。

她额头上冒着斗大的汗珠,看样子小韩的脚伤不轻。

我说:“不,老师要我们去山下便利商店集合。”

小韩说:“可我的脚好疼,没法子走。”

我蹲在小韩前面,说:“上来,快!”

于是,我背着小韩,延着山路慢慢下行,一边注意小钏的身影。

没有月亮,还下着小雨,附近的路灯也坏了,山路黑得要死。

“小徐哥,累不累?”小韩问。

“还好,我们要尽快找到小钏。”我答。

小韩真是够重的,看来我分泌的肾上腺素还不够用。

“小徐哥,你觉得我是个怎么样的女孩?”小韩问。

“很好啊。”我随口回答,喘气都来不及了,哪还有余息跟她聊这么无聊的问题,小韩八成真的被小钏姐刺激到了。

“那我漂不漂亮?”小韩在我耳边低语。

“嗯,当然。”我简直无力。

“这样啊,那你喜不喜欢我亲你?”小韩说。

太无厘头了吧!在这种时候?!

“亲……亲我?”我说。

“像这样。”小韩说完,我耳后便感到一阵酥麻。

“舒服吗?”小韩轻咬着我的耳垂。

“嗯。”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吻的确很销魂。

“很舒服?但你记不记得,你发誓不再跟我独处?”小韩冷冷地说。

我的背脊感到一阵阴寒。

“对不起。”我说,脚步却有些发软。

“为什么道歉?”小韩冷笑着。

“我有时候会胡思乱想,对不起。”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是说,为什么道歉?”小韩笑着说。

这个笑阴恻恻的,笑得我好想尿尿。

雨势斗然作大,闪电在黑空中劈出一道惨青色。

“现在你跟我不是独处了吗?觉得怎么样?嘻!”小韩贴着我的脸说。

刺刺的,小韩的脸扎得我好痛。

“还好,不过……先别跟我讲话,我会喘不过气。”我全身颤栗。

“累吗?那换我带你赶路吧!”小韩说完,我感觉到她的舌尖在我脖子上湿濡地舔舐,接着,我的脚步轻盈起来。

那一剎那,我被两股巨大的风包围着,身体陡然失去了重心,没有着力点,在我回过神后,我看见了树海。

我看见了树海!

我在空中!

“怎么样,上面的空气比较新鲜吧!”小韩说。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没种。

两只巨大的翅膀……蝙蝠般的翅膀,在我身旁慢慢开阖,鼓荡着巨风,干!充满腥臭的巨风。

“回答呀!”小韩嘲笑地说。

“我一定又幻视了,陈医生跟张医生果然是对的,我应该按时吃药才好。”我发抖着。

“你不是最讨厌别人说你脑子有病吗?”小韩说。

“哪是,当医生要念七年的书,还要辛苦的实习,他们说的话一定有些道理,陈医生已经五十几岁了,还专程从美国拿心理治疗的学位回来,他的诊断更不会错。”我竭力将一个字一个字说清楚。

“这样啊?你何不回头看看我?也许你是对的喔!”小韩的声音也变了。

变得很粗、很有磁性,有一种特殊的魔力……呕心的那种。

“不用……不用了,我……我回去会记得吃药,一定……”我说。

的确不用回头看了,我看见小韩原本抱着我脖子的双手,已经变成两只细长有力、布满惨碧色鳞片的“爪子”。

“我叫你看!“小韩”暴吼着。

“看……看……看……”我紧张地心都揪了起来,每个细胞都打结了,但头仍一动也不动。

“看!”“小韩”在我耳边粗吼。

没法子,我只好瞇着眼,缓缓转头。

“干!”我大叫,一拳往“小韩”的脸上揍下去,

干你娘!那是什么怪物!这张脸就是那天我在小韩房里看到的怪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怪物……我是说魔鬼,蛮不在乎我那一拳,恣意地嘲笑我的恐惧。

“下去吧!”魔鬼大笑,爪子一放开,我便急速下坠。



第四十七章 消防星

此时,又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夜空,没想到,我在阖上人生最后一眼前,看到的不是亲人,而是一只面目狰狞、肌理怪异细长的魔物。

雨点拍在我的脸上,我闭上了双眼,轻轻说声:“掰掰,这个世界……干!”,希望撞到地上时死得痛一点、死得慢一点……死就只能一次,不好好享受体验一下怎行?!

我一边下堕,一边尿尿,我可不希望阎王说我是憋尿死的。

“叩。”

可惜没能如愿。

我再度被向下俯冲的魔鬼截住,它说:“哈哈哈哈,尿裤子的小鬼!走!找你朋友去!”

说完,翅膀一张,魔鬼倏然滑向树海旁的山道,坦白说,御风滑翔的滋味真是太赞了!

向下滑行的速度很快,就在快撞到地面时,我几乎透不过气、睁不开眼,只听到一声尖叫,身体立即向上急升。

我睁开眼睛,看见小钏已被魔鬼抓住,脸色苍白,歇斯底里得尖叫、乱踢。

“小钏,妳没事吧!”我大叫。

“%$^&(*(&RE#@!&*&))*&”小钏连珠炮地鬼叫。

魔鬼一手提着我,一手提着小钏,两手开始将我们在空中互相抛掷,就像马戏团的小丑丢接苹果一样,小钏被吓得魂不附体,我则在空中尽情大吐。

“我们再来玩一个游戏,”魔鬼停止抛掷,将我跟小钏贴近它丑陋的脸,笑着说:“这个游戏叫‘猜猜柯宇恒怎么死?’!”

“徐柏淳,你现在有三个选择,一,代替你老师死掉,二,我现在立刻吐出火焰,活活烧死柯宇恒,三,你拿一个东西插在柯宇恒的脖子上,我包他死不了,只会活得很痛苦,怎样?你选哪个答案?”魔鬼的脸上飘着青蓝色的小火焰。

我不怕死,因为大约两年前我遇到消防星人,他说地球人死掉以后都会变成消防星人,那是个挤满消防队员的星球,我想当一个救火员应开很有趣吧,他还说他也不怕死,因为消防星人死掉以后都会变成鞭炮星人,而鞭炮星人死掉以后又会变成家具星人,家具星人嗝屁后变成吉野家星人……以此类推,大概经过七百万个循环后又可以当地球人了,而且听说地球是宇宙排行第七十四难玩的星球,不值得留恋。

“我选一。”我说,柯老师是最棒的地球人,也是我最尊敬的人,虽然他死了也会变成消防星人,但是我可不想背叛他,我想以一个善良高贵地球人的身分死去,这也是柯老师教给我对理想的坚持。

“很好,那我们就开始吧!”恶魔的表情似乎很愤怒,它用尖锐的脚指甲划开自己的腹部,血淋淋地取出一只挂满倒刺的肥虫,恶魔拿着它在我的眼前晃呀晃,那五彩斑烂的的甲壳弄得我眼睛都花了。

“吃下去。”恶魔说。

“白痴才吃!”我一想到曾在我脑中作祟的格鲁,我不禁手足无措,再度失禁。

“不吃也可以,那我就把他从你的屁眼里塞进去,让你死得更慢,它会吃掉你的肠子,吃掉你的胃,把你的肺搅烂,再把你的脑子啃光,哈哈哈……”恶魔看见我脸上的嫌恶,开心地快炸了。

ㄍ……干!柯老师是对的,我就知道屁眼要开花了。

恶魔用脚拿着那只不知名的怪虫在我脸上磨蹭,我闻到甲壳黏液上浓重的腥味,又吐了不少法国蜗牛出来。



第四十八章 非常集中

我愿意死,因为死不可怕,我喜欢慢慢死,因为人只能死一次,但是我恨透格鲁了,而这只鸡八怪虫看来只会比格鲁更凶、更贱,想到不久后我的内脏就要变成一滩浆糊,我还不如打枪打到死掉。

“来,乖乖把屁眼撑开”恶魔愉快地用脚将我的裤子撕裂,我的屁屁立刻凉的不得了。

“等一下!有种你就把我给摔下去!”我感到那只怪虫正迫不急待得想钻到我温暖的屁眼里。

“恶魔不要种,只要你的灵魂!”恶魔狂笑着说。

“干!我选(3)!(3)啊!快把它拿走!”我几乎发疯地鬼叫。

“很好,这样很好。”恶魔满意地点点头,把那怪虫吞了下去,用锐利的脚指甲再度划开它的腹部,取出一个蛋形金属,它按下蛋形金属上一个红色按钮后,那颗蛋像莲花花瓣一样打开,打开后,里面又有一层金属花瓣继续打开,之后,又有四层金属这样打开,好像里面的东西非常宝贵似的,最后第六层金属绽放完毕后,一根管子“嗡嗡嗡”地升上来,管子的末端有一个弹珠大绿色小球,恶魔小心翼翼地取出它,将它放在我的手中。

“拿好,别掉了,我以路西弗之名发誓,如果你敢丢了它或是反悔,我一定拿一百只比刚刚的虫恐怖十倍的东西塞到你的肚子里。”恶魔巨大的眼睛登时发红。

说完,恶魔抓着我跟小钏慢慢飘下树海,它轻轻将我放在地上,唯恐我一不小心,手上的东西就会掉落。

“记住了,把这个绿色小球放在柯宇恒的脖子上,然后直接在他的脖子上捏碎它,一碎手就赶快离开,如果没机会,手臂或其它地方也可以,你要知道,小钏在我的手上,如果你不照做,我就把她拧成一条人柱,柯宇恒知道的话,他这个多情种也会要你牺牲他的,嗯?”恶魔说。

“怎么你自己不做?你变成小韩的话,一样可以接近老师的,不是吗?”我看着那颗小球。

“我喜欢你帮我做,快去!别露出马脚了!我听觉很强,只要你一发出警告,我就杀了小钏!”恶魔沉着脸。

我赶紧转过身,朝着柯老师的方向跑去。

我的心里真的很沉重,我绝不愿这样出卖老师,虽然我很明白要是我不这么做,恶魔一样可以用喷火或其它1000种方式将柯老师杀掉或做成标本,但我就是不愿柯老师因我而死﹔从来,就只有柯老师这样跟我没有芥蒂、称兄道弟地相处,要是我妈妈、Lucky也能在魔界(应该确定是魔界了吧,都看到恶魔了)陪我,其实我交到柯老师这样的良师益友后,根本就没必要回到那个没人相信我的世界,一点必要也没。

我不愿加害柯老师,但就跟恶魔所说的一样,老师要是知道小钏的死活掌握在恶魔手上的话,他一定很乐意牺牲他自己的,我只希望老师不要拖拖拉拉地死去,早点到消防星等我。

我跑着。

远远的,我看见老杨搀扶着柯老师慢慢走进。

我真希望老师能了解我将对他所做的坏事,不要怀着疑惑跟愤怒死去。

我集中精神。

非常集中。

也许我能办到……

“老师,您听到了吗?我是勃起……”我尝试学着柯老师一样,集中意志力发出脑波。

没有回答,只见柯老师越来越近。

我不想,也不能放弃……老师说我的超能力天份很高,希望不是随便捧我。



第四十九章 贱胚

“老师,您听到了吗?我是勃起……听到请用脑波回答,千万别出声!”我停止跑步,假装喘气,以便更加集中脑力。

“嗯?你学会啦!”

是柯老师!

“嗯,刚会的。”

“乖乖不得了,你真是他妈的厉害!”

“老师,您跟老杨走慢一点,我有很严重的事要跟您说,千万别出声!”

“嗯?”

于是,我将小韩其实真的是恶魔的部分开始说起,一直讲到恶魔逼我做的选择,柯老师拖慢了脚步,仔细地接收我的脑波。

“老师,怎么办?”

“妈的,要是对手是恶魔,还能怎么办?”

“老师?”

“那就按照它的计划动手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嗯。”

“我知道很困难,但如果有一点可能的话,我希望你在我死后,能救回小钏,尽力而为,好吗?”

“老师您也别太担心,人死后会变成消防星人,到时候您跟小钏姐会再相遇的。”

“要是那样就好了……还有,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你可以查出这个扭曲世界的真相,在我的坟前告诉我。”

“其实我觉得,我不会比您晚死几分钟……”

“他妈的……哈哈……”

“干……哈!”

虽然老师的脑波很洒脱,但我可以感觉到老师对小钏安危的关心与不舍。

该来的,躲不掉。

柯老师跟老杨。

“柯老师,小韩脚受伤了,我背不动她。”我说。

“太烂了吧,你就这样把小韩丢着啊?”柯老师说。

“那个贱胚,死了最好。”我说着,一边快速地捏着绿色小球,朝柯老师脖子上用力压下,绿球一破,老师的脸色微变,全身如遭雷击般猛然抽慉,连叫也没叫,双腿倏然跪下,昏死过去。

我看着小雨打在我最尊敬的人的脸上,难受不已,老杨吃惊地看着我,叫道:“你做了什么?”

“别紧张,死不了的。”

是恶魔的声音。

恶魔有多丑就不再赘述了,总之丑到老杨一看见它乘着巨翅从天而降,立刻发狂似地抓着我大叫。

“做得很好,现在我们该走了。”恶魔将小钏放在地上(反正跑也没用),摸着它羚羊状歪曲的头角,然后从嘴巴里取出一个水晶球……那个水晶球就是我在小韩房里看到的那颗!

恶魔将水晶球放在地上,单膝跪地,垂着头,喃喃细语着单调的不知名语言,水晶球渐渐发光,里面出现一个小小的影像,一切都跟我在小韩房里看到的极相似。

就这样念经般地跪在地上约三分钟后,恶魔才恭敬得收起水晶球,在这三分钟里,我用脑波简单地跟老杨和小钏叙述了发生的一切,老杨似乎听不进去,只是不断发出恐惧的脑波,小钏则坐在柯老师身旁,一边摸着老师的脸庞,一边掉眼泪。

不久,几只丑爆了的怪物从天而降。

第一只,全身赤红的麟甲,有三个头,分不出哪一个头比较丑,八只螳螂刀臂,锁链价响的长尾巴。叫它三烂头好了。

第二只,粗壮到分不清头跟脖子的连结,尖锐的岩石是它的皮肤,脸上只有一个暴牙的大嘴,正微微吐着紫色的鬼火。叫它大嘴吧。

第三只,跟原先的恶魔是同一个样子的,不过还更高大、还更瘦,它细长有力的肌肉本身就如刀子般锋利,它的蝙蝠翅膀更是长的惊人,只见它仰起头,大叫一声,翅膀疾展,身旁十五公尺内的巨木便无声无息倒下。先叫它大翅膀。

“走吧。”原先那个恶魔说。

我们没有反抗,当然没有,就任凭这些夭寿丑的烂东西将我们载走。



第五十章 巨井

三烂头用它其中四只手勾住我的四肢,飞了起来,它瓢虫般的薄脆翅膀看起来怪没力的,我真担心会摔死。

大嘴没有翅膀,看来刚刚是别的怪物载它来的,它扛起老杨,踩着树梢、树顶,在树海上快速奔跳,速度倒跟三烂头差不多。老杨真是倒霉,死之前不能享受一下飞的滋味,还要这样被扛着跳,我看他一定吐死了。

原先的恶魔抓起小钏飞在我们的后面,故意放慢速度监控着。

昏迷的柯老师被大翅膀载着,飞在最前面,大翅膀飞得小心翼翼,看来连平时一成的速度都不到……柯老师显然十分重要。

就这样过了十分钟左右,我们来到疯人院的上空。

大嘴没有停下来,背着老杨窜入树海里,不一会儿,疯人院剧烈震动,看来大嘴启动了藏在树海里的机关。

疯人院缓缓沉入地底,不停地下陷,速度也愈来愈快,旁边裸露出整齐的岩壁,看样子这个洞很深﹔大约快十分钟时,终于,“锵”一声闷响,应该是到底了,恶魔们才朝着黝黑的洞口飞下去,至于大嘴,它靠着哭八的运动神经,借踩踏岩壁的反作用力,飞檐走壁式得向下急冲,真难为了老杨。

我们往下飞的速度很快,但是比起刚刚疯人院最后急速下沉的速度却有所不及,我们愈飞愈深,四周也愈来愈黑,足足飞了至少半个小时才看见底下一点红色的灯光。

本来,这个像极了巨井的洞穴,周围都是整齐平滑的岩壁,但一到了接近地面(疯人院的屋顶)时,岩壁不见了,代之的是精密、超科幻的机械纹路,闪烁着红色的光芒。

当我们踏上地面(忍不住再提醒一遍,是疯人院的屋顶)后,恶魔拎着我们走向机械结构的井壁,大翅膀对着几个透明发光的圆球按了几下,一道门打开了。

随着这道门的开启,秘密也开启了,故事,也走入尾声了。

没有人会知道这个故事。

真羡慕卫斯理,不管遇到什么事他总是可以全身而退。

如果这是一篇小说就好了。

随着门在身后关闭,我们的生命也会关闭,故事,也永远埋在疯人院底下的巨井里。

我们走在一条甬道里,灯光很充足,因为整条隧道都在发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不过,一想到我们等一下的遭遇,我就打了个寒颤。

“别说我没警告你,你要是敢在这里尿尿,我一定把你的水龙头切下来。”原先的恶魔瞪着我。

“你真行。”我悻悻地说。

坦白说,为了倒地将死的柯老师,我内心充满了愤怒,真想干一架再死,所以对恶魔的恐惧已降到最低。

甬道很长,因为发着光,所以温温热热的,我们被雨淋湿的身体渐渐烘干,小钏的视线一直没离开柯老师的身上。

走了几分钟,又一道门向上升起,这一道门很大,也很厚实,大概有五公尺厚,十几二十公尺高,门上升的速度也很慢,发出金属沉重的轰隆声。

这一道门的后面,是一座……一座青绿色、很怪异又很宽敞的广场,说它怪异,是因为墙上拥有许多巨大的机械,而这些机械给人的感觉是非常进步的科技感,但是广场的中央,却耸立着一座高大的古老石像(金属像?橡胶像?),强烈的对比差异非常不自然。

这个石像非常陈旧,但是极有魄力,是一只逼真的魔兽,它的样子本是丑陋至极,比大嘴、大翅膀、三烂头加起来都要丑,但是,我却不得不承认,这个石像凛然无惧的凶恶神态,强健的细长筋肉,环绕整个广场的巨翅,那种绝对凶残的霸,反而有一种魔中枭雄的英气,并不让人讨厌,只是单纯的畏惧。

精密机械的周围,有一些很像“大嘴”的“大嘴”持着奇形异状的兵器来回走动,看来,大嘴只是这些魔物的士兵、守卫之类的。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