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午夜凶铃2——《凶铃再现》 第四章 进化(1) [2004-11-3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31.

  十一月二十六日星期一下午安藤解剖完一具溺毙少年的遗体,向少年的父亲询问一些事情,准备完成解剖报告书。

  少年的父亲确认出生年月日无误之后,将少年发生事故当天的行动详细描述出来。

  不过对方有些语无伦次,以至于安藤的工作毫无进展。

  少年的父亲时常话说到一半就停下来,眼睛看著窗外,勉强压抑悲伤的情绪,那副虚弱的模样教安藤看了十分不忍,很想赶快把工作结束,让他从痛苦中解放出来。

  此时,监察医务室内突然变得十分嘈杂,有一具身份不明的女性尸体正在运送途中,医务室内准备进行尸体的解剖、处理工作。

  这次由中山医师负责解剖这具身份不明的女性尸体,他是安藤的学长。

  据说这具女性尸体是在屋顶上的排气沟发现的,刚刚才从警察那里接到讯息。

  医务院内由于连续进行两具尸体的解剖工作,好几个助手及警官们进进出出,内部显得十分混乱。

  “尸体已经运到了。”

  助手池田的声音在医务室里响起,安藤忽然起了一阵颤抖,不由得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我知道了,请你准备进行吧!”

  中山是早安藤两年进监察医务院的学长,目前在J医大法医学研究室服务。

  池田的身影消失之后,接著出现一名警官,他跟中山打了声招呼后,主动拉了把椅子坐在中山旁边。

  安藤的脸上又恢复原来的表情,继续先前未完成的工作。

  可是,中山和警官的对话内容断断续续地传进安藤的耳中,让他无法专心工作。

  警官好像在对准备解剖的中山说明发现尸体的情形。

  安藤停下正在书写资料的动作,竖起耳朵倾听,一些“身份不明”、“年轻女性”……等字眼不断在他耳际重复著。

  “为甚么会在大楼的屋顶上呢?”

  中山好奇地询问道。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想要自杀吧!”

  “有发现遗书之类的东西吗?”

  “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

  “死在大楼屋顶上的排气沟啊!没有人听到她呼救吗?”

  “那栋大楼不在住宅区里。”

  “那是在哪里?”

  “品川区,沿著东大井海岸公路的一栋十四层旧大楼。”

  安藤蓦地抬起头来,脑中浮现京滨快车沿线的风景。电车通过一处密集的住宅区之后,数栋仓库与大楼耸立在海岸公路旁,而高野舞就住在对面的公寓。

  “身份不明的年轻女性”、“海岸公路上的大楼屋顶”……这几句话不停地在安藤心中重复著。

  “辛苦你了,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再打电话过来。”

  安藤向少年的父亲致谢,表明今天的工作到此为止。接著,他把资料夹在档案夹中,从位子上起身,这时中山和警官刚好也站起来。

  安藤走向他们两人,先拍了拍中山的肩膀,再跟警官打个招呼,并且问道:“现在要开始解剖那具身份不明的女性尸体吗?”

  安藤和他们一起从监察医务室走到解剖室。

  “是啊!她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件。”

  警官回答安藤的问话。

  “大约是几岁的女性呢?”

  “很年轻,大概是二十几岁,如果还活著的话,一定是个大美人。”

  (二十几岁?高野舞是二十二岁,不过看起来还像是十几岁的模样。)安藤感到喉头紧缩,继续问道:“有没有其他特徵?”

  (只要一看到尸体,马上就可以确定是不是她。)“安藤医师,你怎么了?”

  中山笑了笑,看著安藤的脸说:“一听到年轻的美人,就有兴趣了吧!”

  “不,只是觉得有些怪怪的。”

  安藤并未跟著开玩笑,反而郑重其事地回道。

  中山看到安藤一脸严肃的表情,马上停止微笑。

  “啊!对了,有件事情很奇怪,务必要让中山医师知道。”

  警官忽然神情诡异地说。

  “甚么事情?”

  “事实上,这具女尸没有穿内裤。”

  “内裤……上下都没有吗?”

  “不,只有下面。”

  “尸体被发现时,衣著情况如何?”

  安藤和中山的脑中同时浮现相同的想法,很有可能是年轻女性在大楼屋顶上遭到强暴,然后被丢到排气沟里。

  “身上的衣服很整齐,外观并没有遭到强暴的痕迹。”

  “她穿甚么服装?”

  “上身穿著衬衫及运动衣,下身是学生裙及长袜子,是比较朴素的服装。”

  (可是,这个女子竟然没有穿内裤!现在已经将近十一月底,时序渐渐迈入寒冷的冬季,这个女孩子为何没穿内裤而仅著学生裙呢?难道这是她个人的习惯?)此外,安藤也无法想像竟会在那种场所发现尸体。

  “那道排气沟深三公尺、宽一公尺左右,位于屋顶上机械房的旁边,平常用铁丝网围著,可是有一部份脱落了。”

  “女尸就是从那个空隙跌落下去的吗?”

  “很有可能。”

  “那个场所危险吗?很容易就会跌下去吗?”

  “不,一般人没有特别事情应该不会接近那里;况且,从电梯口往屋顶的出口被锁住了。”

  “那她是怎么上去的呢?”

  “她利用螺旋状救生梯,就是大楼外墙壁上的梯子爬上去。”

  “对了,她会不会故意在排气沟旁脱下内裤?”

  排气沟的深度有三公尺,一旦跌落的话,当然会受伤。安藤想到用内裤代替绷带包扎伤口的可能性,或是她想爬出沟中时,做成小道具来使用。

  “我们搜遍屋顶上每个角落,甚至连大楼附近也找过了,但是没有任何发现。”

  “大楼的周围?”

  中山插嘴问道。

  “如果她在沟底呼救的话,外面的人也听不到,因此很可能用内裤包著铁片或是其他东西往外一丢,引起他人的注意。不过,这个假设不太可能成立。”

  “为甚么不可能?”

  “即使她『站』在沟底往外丢,也无法丢出栅栏外面。”

  “说不定那个女子在外出时就没有穿上内裤,这样想会更自然。”

  “现在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

  他们三人在解剖室前面停下脚步。

  “安藤医师要旁观吗?”

  中山问道。

  “嗯,一下子就好。”

  安藤暗忖著:(如果那具尸体不是高野舞,我拍拍胸脯就离开;若是高野舞的话,就将现场交给中山处理,马上离开……惟今之务,就是确认尸体的真实身份。)

  32.

  解剖室里传出水龙头的流水声,安藤感觉胃部在翻腾,手脚开始微微颤抖,很想赶快逃出这个地方。

  他暗暗地祈祷著:希望那具尸体不是高野舞。

  就在安藤犹豫之时,中山用力地打开门,率先走进解剖室,警官也随后跟上。

  安藤仍然楞在门外,从门缝中看到解剖台上横躺著一具白色裸露的尸体。

  安藤的心里有个预感,该来的总有一天还是会来。

  那位年轻女性的尸体已经摆在安藤的眼前,他全身僵硬地跟随中山、警官,缓缓地靠近尸体。

  尸体后脑附近的头发沾著一些乾燥的污泥,脚踝呈现不自然的弯曲,这个部位的皮肤颜色不太一样,可能是骨折或扭伤引起的。颈部没有勒痕,也没有特别的外伤,由肌肉的僵硬程度看来,这具尸体大约死亡十个小时以上。

  安藤对高野舞生前的光滑肌肤留下很深的印象,若是可以的话,他希望能一直拥抱她,和她的肌肤接触,这个妄想曾经不断地在他心中膨胀,如今,他已经永远失去这个机会了。

  一想到这位曾经让他拥有遐想的美丽女子竟然变成这副悲惨的容貌,安藤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愤怒之情。

  “混帐,怎么会变成这样?”

  安藤的口中吐出叹息声,中山和警官不约而同转过头来看著他。

  “是你认识的人吗?”

  警官带著无法掩饰的惊讶表情问道。

  安藤轻轻地眨了一下眼睛。

  “那是甚么缘故……”

  中山不清楚安藤和这个女性的关系有多亲密,一时之间不晓得该说甚么。

  “你知道这个人的联络住址吗?”

  警官温和地询问著,在他那客气的语气背后,一股期待的心情若隐若现。

  如果安藤知道死者的身份,那么他就可以从寻找死者身份的辛劳中解放了。

  于是,安藤沉默地拿出记事本,翻出高野舞老家的电话号码,将它写在另一张纸条上递给警官。警官一面看著纸条上的名字及电话号码,一面问道:“真的没有错吗?”

  “不会错的,这个人是高野舞小姐。”

  警官立刻从解剖室飞奔而出,和高野家取得联络,告知对方高野舞的死讯。

  安藤不想再继续待在解剖室,一旦在高野舞的身体划下一刀,室内立刻会弥漫著尸臭味;等到切开内脏检查里面的内容时,那种恶臭更是难以形容。

  他不想闻到那个味道,不论生前是多么清纯、美丽,依然难逃这种恶臭的命运。

  他一直很清楚这一点,也没有特别感觉,唯独这次被青涩的感情束缚住,不想让高野舞在他记忆中的美丽被这股臭味所占据。

  “我先告辞了。”

  安藤在中山的耳边轻声说道。

  中山不禁诧异地问:“你不是要一起观看吗?”

  “研究室里还有事情尚未处理完,稍后再告诉我详细的解剖情形。”

  “知道了。”

  接著,安藤把手搭在中山的肩上,在他耳边轻声说:“请注意心脏的冠状动脉,不要忘记保存这个部位的组织标本。”

  中山对安藤的说法感到一头雾水。

  “这个人有狭心症吗?”

  安藤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紧紧抓住中山的肩膀说:“拜托你了!”

  中山看到安藤眼中交杂的复杂神采,二话不说地点了点头。

  中山解剖完高野舞的遗体后,回到监察医务院的办公室。安藤从中山的隔壁桌子拉了一把椅子,双手抱胸、靠著椅背坐下,等候中山把资料填写完毕。

  “看样子,你非常在意那具女尸。”

  中山头都不抬地边写边说著。

  “还好。”

  “你想看解剖报告书吗?”

  说完,中山把整份资料拿到安藤的面前。

  “不用,你直接跟我说重点就可以了。”

  于是,中山把身体探向安藤说:“那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死因并不是冠状动脉闭塞所引起的心肌梗塞。”

  安藤在解剖前,曾经向中山提过死因可能是冠状动脉闭塞的缘故,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安藤努力地思考个中原因。

  (该如何解释呢?难道她没有看那卷录影带?或是肉瘤还没有完全成长吗?)“冠状动脉内部没有肉瘤吗?”

  安藤不死心地再次确认道。

  “就我所看到的是没有。”

  “一点踪影都没有吗?”

  “我不是很确定,必须等到组织标本完成才知道,现在很难下结论。”

  “这样的话,她的死因是甚么?”

  “很可能是冻死,由于身体过于虚弱,以至于耐不住寒冷。”

  “有其他外伤吗?”

  “左脚踝骨折,两只手肘也有裂伤,这些伤痕可能是跌落排气沟所造成的,伤口上还有水泥碎屑。”

  高野舞失足跌落排气沟而造成骨折,在三公尺深、一公尺宽的沟底,她没有办法脱身,只有靠著雨水暂时存活。

  安藤不禁在脑中想像高野舞的凄惨遭遇。

  “高野舞在沟底存活了几天?”

  “大约十天左右吧!”

  她的胃肠里面没有食物,而且也没有皮下脂肪。

  “十天……”

  (如果高野舞在跌落排气沟之后十天死亡,死后五天才被人发现……)安藤马上翻开记事本,由此推算高野舞失踪的时间大约是十一月十日前后。而她与安藤约定的时间是十一月九日,从当日一整天安藤都没有接到电话的情形来看,可以推测她在这一天之前失踪。

  此外,高野舞的公寓信箱中挤满十一月八日以后的报纸。照这种情形来看,她在八日到九日之间可能发生了甚么事情,因此才离开房间。

  安藤特地在十一月八日、九日这两天标上记号。

  (这三天之间,她到底发生了甚么事情?)他试图站在高野舞的立场,运用想像力去勾勒出她可能遭遇的事。

  (高野舞被发现的时候穿著运动衣、学生裙,奇怪的是,她没有穿内裤……)安藤回想起他去查看高野舞房间时的情形,那天是十一月十五日,如果解剖结果正确的话,当天她已经被困在屋顶上,等待别人来救援。

  那时候,安藤感觉到房间里有异物,彷佛存在著某种生命气息。

  “啊!还有……”

  中山突然想到一件事,他竖起食指说:“甚么?”

  “安藤医师,你和她的关系很亲密吧?”

  “不,还不到多亲密的关系,我们只见过两次面而已。”

  “是吗?最后一次见面是在甚么时候?”

  “好像是上个月月底。”

  “这样的话,就是她死亡的前二十日……”

  中山的态度看起来十分暧昧,安藤不禁以认真的眼光注视著中山,催促他赶快说下去。

  “她已经怀孕了吧?”

  中山说得很快,安藤一时没有意会过来他在说谁的事情。

  “你是说她吗?”

  “当然是高野舞小姐。”

  中山睁大眼睛看著安藤狼狈的表情。

  “你不知道吗?”

  安藤正处于极度震惊的状况中,根本答不出话来。

  “安藤医师,你没有注意到女性即将临盆的明显特徵吗?”

  “临盆?”

  安藤重复这句话,然后望著天花板,努力回想高野舞的身体曲线。

  她不管是穿著丧服或洋装,腰部都拉得很紧,整体上给人的印象很修长,葫芦状的身材曲线让人觉得很有魅力。

  安藤明明在高野舞的身上闻到处女的味道,没想到她居然怀孕了,而且即将临盆……他越想越觉得不可能。

  “不可能的!”

  安藤否定中山医师的说法。

  “偶尔会有这种情形……有些女性虽然已经接近临盆,但是肚子不会很大。”

  “不是肚子大小的问题。”

  “啊?”

  中山发觉安藤有些误解,他连忙用手左右摆动,并列举出以下三个事实:“第一,她的子宫膨胀、变大;第二,子宫内壁由于胎盘剥落造成损伤;第三,腹腔内充满茶色的分泌物,腔内部残留著小肉片,看起来似乎是肚脐的尾端。”

  (这怎么可能?)

  安藤不断在心中呐喊。

  (像中山这样有经验的法医学者不大可能会犯错,假如解剖结果真是如此,只有一个推论──高野舞在跌落排气沟之前,就已经生产完毕。如此一来,高野舞在这段时间里的行踪又是如何呢?

  假设这个月的七日左右,她突然觉得即将临盆,于是先到妇产科去待产;生产完后,在医院住了五、六天,然后在十二日或十三日左右出院。说不定小孩子并未顺利生下来,她因为过度悲伤才走到大楼屋顶上,一不小心跌落到排气沟里,直到今天早上才被人发现。)不过,安藤依旧无法释怀,因为高野舞的肚子一点都不大,而且他始终记得和高野舞初次见面的情形。

  安藤和高野舞首次在这个办公室见面时,他在解剖龙司之前,按例询问第一个发现尸体的高野舞一些事情。当高野舞跟著刑警进入办公室、正要坐下来时,安藤注意到她的身体左右摇摆,而且用手抓著旁边的桌子支撑身体,一看就知道是贫血。

  安藤嗅到高野舞身上带著血的味道,直觉认为那是因为生理期而引起的贫血。

  “对不起,请问……”

  当时高野舞以虚弱的声音问道。

  不料,安藤与高野舞四目交接,并从她的眼中读到这样的回答:“这是女性每个月都会有的事,不用担心。”

  监察医务院是个公共场所,高野舞不希望造成不必要的骚动,因此用眼神传递这样的讯息。这个藉由意识来传达讯息的奇妙经验,深深地留在安藤的记忆中。

  安藤还记得很清楚,龙司的解剖日期是上个月的二十日。

  (一位在上个月下旬正值生理期的女性,怎么可能在这个月生下小孩呢?女性在怀孕的时候,生理期也会跟著停止……难道是我误解了吗?)安藤越想心里越难以释怀,他对自己那个时候的直觉非常有自信。可是,从解剖结果所导引出来的事实,却无情地否定了他的直觉。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用手指著解剖报告书说道:“这个可以借我拷贝一份吗?”

  安藤想把报告书带回家慢慢研究。

  “可以。”

  于是,中山将整份资料稍微整理之后便交给他。

  “啊!还有一件事……血液有取样吧?”

  “当然有。”

  “可以分一点给我吗?”

  “没问题。”

  安藤想要检查高野舞的血液中是否带有疑似天花的不明病毒,一旦发现病毒的话,就可以证明她看过那卷录影带。他要分辨出高野舞所发生的悲剧,究竟是起因于看过那卷录影带,还是和录影带不相关的其他原因所造成。

  (等到分清楚这件事是否与录影带有关之后,就可以接近“突变”的谜底了。)昨天发现高野舞的尸体前后,安藤接到了浅川和行的死讯。

  由于症状恶化,浅川和行从品川济生医院转到S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没多久就去世了。根据主治医师的说明,浅川和行由于受到感染,很安详地咽下最后一口气;而他因为事故而丧失的意识,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清醒过来。

  安藤前往S大学附属医院跟负责的医生说明解剖浅川时的几个注意事项,其中包括是否因为肿瘤而引起冠状动脉阻塞,病变部位是否发现到类似天花的病毒。

  交代完毕,安藤就离开S大学附属医院。

  在前往车站的途中,他开始感到后悔。

  浅川握有重要的情报,却在没有说出只字片语的情况下就走了,若是可以从他的嘴里问出一些情报的话,说不定就能解开谜底。而且,安藤对于浅川的死亡究竟是偶然或必然,感到十分头痛,而高野舞也是同样的情形。

  浅川是由于交通事故,而高野舞则是掉落大楼屋顶的排气沟,两人都等到身体机能慢慢衰竭才失去性命。至于他们是不是因为看过录影带才死亡的,这一点倒是很难去判断。

  安藤边走边想到一件事。

  (发现高野舞尸体的那栋大楼,刚好离S大学附属医院不远,为甚么她会爬上那里呢?)他愈想愈觉得奇怪,不禁想到现场去一探究竟。于是,安藤又走回中原通叫了一辆计程车,花十分钟到达事故现常途中,他又转到花店去买了一小束花,然后在T运送公司的仓运前面下车。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