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午夜凶铃2——《凶铃再现》 第三章 解读(3) [2004-11-29]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29.

  八天前,安藤前往高野舞的公寓时,曾经坐过京滨快车,铁道在经过北品川车站后开始上升,从高架桥往下望去,可以看到两侧并排的住家和商店的霓虹灯。

  现在是十一月下旬,才到六点天色就变暗了。安藤将视线投向东京湾的方向,看到沿著运河兴建的八围社区,从棋盘状密集的窗户中透出稀疏的灯火。

  尽管是假日的傍晚时分,多数住家的灯光都还没点亮。安藤仍然沉浸在解读暗号的余韵中,不禁将窗户的灯光看成一个文字的轮廓;远处一栋大楼蓦然浮现出一个隐约的字形,看不出有任何意义。

  “突变、突变……”

  安藤一边欣赏远处的风景,嘴里一边复诵著。

  当远处的船只响起一阵汽笛声时,电车刚好进站,坐在最后一节车厢的安藤,伸出头来念著车站名,他确定这是高野舞所住的地区。

  安藤还记得八天前,自己在商店街寻找她的住处的情形。那时他从高野舞住的房间往外面探望时,刚好看到京滨快车的车站近在眼前,运车站的人影也看得很清楚。

  这么说来,从车站这里应该可以看到高野舞住的公寓才对。由于在电车里面看不到她的住处,于是安藤走上月台,越过栅栏探出头去,只见商店街和斑马线呈直角沿伸到东边,安藤记得在前方数十公尺处,有一栋七层楼的公寓。

  突然间,安藤听到电车即将启动的声音,电车门开始自动关闭,预备往川崎的方向出发了。安藤慌忙从那栋七楼公寓寻找三楼的窗子,他记得高野舞的房间应该是303室,从右边数来第三间。

  这时铃声大作,电车开始启动了。

  安藤瞄了手表一眼,现在才刚过六点,心中暗忖现在正是宫下和家人一起吃晚饭的时间,太早到达反而会打扰他们一家人相聚的和乐气氛,那会很过意不去。

  于是安藤决定搭下一班电车,他心情愉快地目送电车疾驰而去后,又将目光移到那栋七层楼公寓。

  他数到三楼的窗户,从右边开始看过去,第三间房间还是没有亮起灯光。

  (高野舞还是不在家吗?)

  霎时,他看到第三间房间里发出淡青色的灯光,那道青白色光芒非常微弱,彷佛风中的旗子一般地摇晃著,时而消失,时而出现。

  安藤把身子往前倾,想要确定那道灯光的所在地点,但由于距离太远,实在看不太清楚。他很想到高野舞住的公寓里探个究竟,而且只要花二十分钟就行了……终于,他考虑一下所剩的时间,通过剪票口往商店街走去。

  不一会儿,安藤来到这栋遥望已久的公寓下面,他抬头看向三楼的窗户。

  敞开的窗户飘出纯白的蕾丝窗帘,加上对面某家租车公司的青色霓虹灯反射过来的灯光,正好形成安藤在月台上所见的景象。

  然而,这个事实无法平抚安藤的不安。他记得八天前去拜访高野舞的住处时,他已经关上窗户,而且把拉到一半的窗帘完全拉到一边去了。

  在这个没有风的初冬傍晚,窗帘居然会随风摆动。

  安藤注意到这附近并没有任何风声,商店街旁边的树木也没有任何动静。

  (为何窗帘会飘动起来呢?或许房内有电风扇正在吹送,但是电风扇风力的大小就牵扯到人为因素了……)安藤愈来愈好奇,无论如何都想再次到高野舞的房间去看看。

  管理员似乎也随著假日休息,只见管理室柜台上的帘子被拉下来,整栋公寓静悄悄的,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安藤坐电梯上三楼,一走近303室,不由自主地把脚步放轻,动作也慢了下来。

  他看到303室的门前,有一张写著“高野”的红色标签贴在门铃下面。

  安藤犹豫著是否要按下电铃,当他确定走廊上没有其他人之后,便将耳朵贴在门上,可是却没有听到电风扇转动的声音,也听不到其他声响。

  “高野小姐。”

  安藤不按电铃,只是小声叫唤主人的名字;他敲了敲门,仍然没有回应。

  安藤相信高野舞一定看过那卷录影带,然而令他感到不解的是,那卷录影带应该是在他去拜访的前几天才被消掉的。

  (在高野舞失踪之后的第五天,到底是谁、又为了甚么目的把影像消掉呢?)刹那间,安藤感到心底某种记忆开始苏醒过来,浴缸内的积水、水滴声、小腿附近被抚摸的感觉……上回他来到这里的恐怖感觉再度袭上心头。

  安藤一步一步离开303室的房门,心灰意冷地放弃继续探索此事。

  (反正这个世上仅有的四卷神秘录影带都已经被损毁,这件事已经宣告终结,不久之后,应该就可以发现高野舞的尸体吧!继续待在这里也无济于事。)安藤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往电梯走去。他不想再勉强自己留在这里,很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更奇怪的是,他搞不清楚为甚么自己一到这个公寓,就会有一股想要逃跑的冲动。

  安藤压下按钮,希望电梯赶快上来,嘴里还不停地念著:“突变……”

  冷不防地,右边走廊传来打开门锁的声音。安藤感到全身僵硬,根本无法回过头去,只能将下巴略略往声音来源处抬高,瞄到303室的房门从内侧慢慢打开。

  安藤慌忙按了好几次电梯按钮,可是电梯竟然又降到一楼。

  当他从门缝看见一道人影,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见一个穿著绿色连身洋装的女人从皮包里掏出钥匙,她一边往安藤这边瞄过来,一边锁门。

  安藤偷偷地观察她的举动,从她戴太阳眼镜的脸部来看,显然不是高野舞。

  这时,电梯门终于打开了,安藤赶紧走进去,一急之下竟然将“关”的按钮按成“开”。正当门要重新关上的那一瞬间,电梯门的缝隙突然伸进一只白皙的手,于是电梯门再度打开了。

  穿绿色洋装的女人直直地站在安藤面前,她的五官端正,大概二十五岁左右。女人把手放在电梯门上,举止稳重地按下“关”的按钮,再按下一楼的按钮。

  安藤将背靠在电梯的墙上,面对著从303室走出来的女子的背部,不禁在心中问道:“你到底是谁?”

  女子身上发出一股刺鼻的奇怪香水味,不由得令安藤皱起眉头,屏住气息。

  (这是甚么味道?很像是含有铁质的血味……)女子的长发如瀑布般披泻而下,扶著电梯墙壁的手呈现出雪白色。

  安藤发现她食指的指尖部位被割伤了,而且她穿著无袖洋装的模样教人觉得寒冷,脚上没有穿丝袜,只套上便鞋。安藤感到毛骨悚然,极力忍住身体内部的颤抖。

  在这个狭窄的电梯中,安藤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好不容易到达一楼,那个女子马上走出大厅。安藤站在后面望著她的背影,心中暗忖道:(这个女人的身高不到一百六十 公分,身材很匀称,那件膝上十公分的合身裙子展现出极富魅力的臀部形状;由于她的皮肤非常白皙,使得小腿上紫色的痣更加鲜明。)安藤伫立在原地好一会儿,直到那个女子消失在黑暗中……

  30.

  安藤在约定好的银行前面等候宫下,先前他以梦游者的摇晃姿态从高野舞的公寓走出来,一路上,他的脑中尽是那个女子的身影。

  (那个女子究竟是谁?)

  他认为那个女子应该是高野舞的姊妹,由于高野舞不在家,于是到她的住处来探个究竟。果真如此,那也没甚么大不了的。

  但是,那个女子身上散发出一股怪异的味道,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安藤和她一起搭乘电梯下楼时,他确实感到一股面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与不安。

  虽然那个女子具有肉体的实感,但是对安藤而言,她带给他的震撼远超过幽灵。

  这时,银行大楼的角落出现一道豆粒般的光影,原来是宫下骑著一部前面有置物篮的脚踏车,快速地往安藤这边冲过来。

  “喂!安藤。”

  他在安藤的前面紧急刹车,双脚跨在脚踏车上不停地喘气。

  “你的速度很快呢!”

  尽管安藤已经等了十分钟以上,但是对宫下这种老是比约定时间晚到的人来说,这种速度算是奇迹了。

  宫下将脚踏车停放在车站前的人行道上,然后带领安藤走进一条小巷子。

  几分钟后,宫下终于恢复平稳的呼吸,说得出话来了。

  “我知道『MUTATION』是『突变』的意思,我也有那种感觉。”

  “甚么意思?”

  安藤简短地问道。

  “先喝杯啤酒再谈吧!”

  宫下带安藤走进一家名叫“牛舌”的啤酒屋,他问也不问就擅自叫了两杯生啤酒和咸酥牛舌。宫下可能和店主已经很熟了,只是用眼光打一下招呼,就迳自走向柜台边、店里最安静的位子。

  首先,宫下询问安藤如何去解读那些盐基排列的暗号,还从手提袋中取出纸张,要安藤说明解读的过程。宫下不时地发出“嗯……”的声音,并且点著头,有时还会插话进来。

  “『MUTATION』好像不对哦!以这种方式解读的话,通常只能决定一个答案。”

  宫下很快地说著,并轻轻地拍著安藤的肩膀。

  “你没有注意到还有其他的类似情形吗?”

  “类似情形?”

  宫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摺好的记事纸,上面描绘著非常复杂的图形。

  “你看一下这个。”

  宫下说著将纸张递给安藤,安藤马上接过来,打开一看。

  他一看就知道宫下所描绘的是,细胞内的DNA二重螺旋如何将自己再复制的过程。二种螺旋具有相辅的关系,一旦单方决定了构造,则另一方也会自动决定构造因子;也就是说,在细胞分裂的时候,两把锁各自分成二个,顺著第一代、第二代这样一直复制下去。

  “这是甚么?”

  安藤向宫下问道。

  “你回想一下机械论所引起的物种进化论。”

  关于进化论,目前还有很多备受争议的地方。例如:新达尔文主义和今西锦司的进化论,其基本概念就完全不同,至于哪一边的理论比较正确,目前尚未有结论出来;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关于进化论的假设,真是令人眼花撩乱。

  从古到今,无论是生物学家或哲学家都参与了这场战争,但是一直都没有定论。

  从分子生物学的成果来看,进化的主要原因是突变和遗传因子重新排列,这一点也是到最近才明朗化。

  “突变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

  安藤很有自信地回答。自从他知道暗号的解答是“MUTATION”之后,就很容易掌握住谈话的方向。

  “没错,突变是引起进化的契机。不过,突变的原因是生物所引起的吗?”

  宫下喝下一大口生啤酒之后,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支原子笔。

  他不等安藤回答,就用原子笔在先前那张描绘的纸上写了一些东西。

  “如果遗传因子在偶然间有缺损,或是重新排列,这其中应该是发生甚么错误才会这样。接著,错误又被拿来复制,因而引起突变,对不对?这就是我们现在所思考的突变机械论。”

  宫下一边用原子笔头指著描绘的地方,一边说明。

  像这种偶然发生的遗传因子变化,还可以利用人工方式来改变。譬如:可以用X光线和紫外线来照射它而引起改变。

  但是,突变状况几乎都是偶然发生的。如果经由正确的复制将DNA盐基排列传给子孙,也可能因为复制错误而引起突变;再次重复复制后而发展成新的种类,那是进化的一个步骤。

  “嗯,很类似……”

  宫下喃喃自语著。

  安藤终于了解宫下所说的意思,于是补充宫下没说出的话。

  “是录影带的复制。”

  “怎么样,你也有同样的想法吗?”

  宫下一次夹了两块牛舌丢进嘴里,又喝了一口生啤酒。

  安藤想整理一下所有疑点,他把桌上的记事纸翻到背面,并向宫下借原子笔。

  八月二十六日,在南箱根太平洋休闲乐园的小木屋里出现一卷录影带,二十九日的夜晚,由于四个年轻男女的恶作剧,将最后面“看过这些影像的人,一定要在一星期之内把它复制给别人看才行”的讯息消掉了,另外录进电视广告。这对录影带本身来说,并非预期中的偶然事故,可以说是遗传因子产生了错误;不料在错误的情况下,又被浅川拿去复制另一卷录影带,因此这个错误也被复制进去。

  然而录影带最后的讯息在复制过程中担任非常重要的角色,对DNA来说,遗传因子是一个个体,一旦遗传因子受到环境的干扰,很容易引起突变。同样的,因为录影带最后的部份被消掉了,使得录影带产生“突变”。

  安藤突然停下笔,喃喃说道:“等一下,录影带是没有生命的。”

  “你怎么替『生命』下定义?”

  (大致上来说,“生命”本身必须具有复制能力和外壳这两个条件,以一个细胞为例,DNA是管理复制的中枢,而外壳相当于蛋白质。

  但是,录影带的外壳用塑胶制成,是长方形、黑色的硬壳子,至于它是否具有复制能力……我想应该是没有。)“录影带本身不具有复制能力,所以……”

  宫下有些按捺不住地说:“所以说这和病毒很像。”

  这个回答几乎令安藤尖叫出声。

  病毒是一种奇妙的生物,它存在于生物和非生物之间,本身不具有繁殖能力,因此会潜入其他生物的细胞中,利用那个细胞来进行繁殖。而录影带本身也不具备复制能力,它以“在一周之内没有复制就会面临死亡的命运”这种咒文来威胁、束缚人类,藉由人类的手来达到繁殖的目的,这两种过程十分类似。

  “但是……”

  安藤很想否定这个事实,但他又害怕在这里否定它的话,可能会有灾难降临。

  “所有的录影带已经全被丢弃了。”

  (这么一来,应该没有甚么危险了;即使录影带和病毒具有相同的生命力,然而存在这世上的四卷录影带也已经被消灭了。)“那些带子都被处理掉了吗?不过,那是旧的种类……”

  宫下满头大汗地喝著生啤酒。

  “旧的种类?”

  “嗯,录影带产生突变,在复制过程中有了进化,因此有了新的种类,说不定现在还潜藏在某处呢!而且形态和以前大不相同。”

  安藤的嘴巴张得开开的,有好半天回答不出话来。

  他的啤酒杯已经空了,很想喝杯烧酒、冰镇威士忌等酒精浓度更高的饮料。只是他的声音突然哑了,发不出一丝声音。

  宫下见状,代替他叫了“烧酒”,并竖起食指和中指。

  不久,两杯烧酒被放到吧台上,安藤随即伸手拿起酒杯,一口气喝了三分之一。

  宫下斜眼看著他说道:“就算录影带产生突变,在复制的过程中进化成其他种类,即使旧种被消灭了,也不会怎样吧!像龙司那家伙还能从冥界利用DNA的盐基排列来传话呢!难道你对于『MUTATION』还有其他的解释吗?”

  安藤喝了好几口烧酒之后,头脑变得异常冷静。他开始相信宫下的说法,认为龙司使用“MUTATION”这个关键字的目的,是要提出警告。

  “并不是将录影带处理掉就可以安心了,因为突变而产生的新种,很有可能会出现在你的四周。”

  安藤的脑海中浮现龙司一边嗤笑,一边述说的脸庞。

  例如:爱滋病毒是在数百年前就存在的一种病毒,后来因为突变而产生出来。以前的病毒说不定不会感染,而且也对人类无害,但因为突变的缘故,新产生的爱滋病毒就有能力去破坏人类的免疫系统。

  相同的情况若发生在录影带上……将发生突变的录影带播放给人们看,无论看过的人有没有复制带子,全都死亡了,其中只有浅川例外。

  (但高野舞的失踪又该如何解释呢?)

  现阶段安藤也不能妄下断言,他只能假设浅川是唯一的例外。

  “为甚么只有浅川活著?”

  安藤再度对宫下提出相同的问题。

  “那家伙是个重要的关键点,没有人知道录影带到底起了甚么样的变化。”

  “不,还有一个。”

  安藤终于将高野舞的事情说出来,他简单地说明浅川复制的那卷录影带,经由龙司的手转到高野舞手中;而且,高野舞的房里还残留著她曾看过录影带的痕迹,而她已经将近三个星期不在家了。

  “也就是说,即使两个人一起看录影带,其中也会有人没死?”

  “浅川虽然还活著,但现在处于意识不清的昏迷状态。至于高野舞的话,则是生死不明。”

  “真希望那位高野小姐能存活下来。”

  “为甚么?”

  “这不是很清楚吗?与其只有一个活著,不如有两个会更好嘛!”

  的确是这样,如果高野舞现在还活著的话,只要找出她和浅川的共同点,就能找出答案。

  安藤衷心祈求高野舞能平安无事,没有发生任何不幸。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