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女生寝室的骚扰电话引发的——《冤魂校舍》(15) [2004-11-2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啊!我知道了.许闲整理理了理手势的头绪后.突然想起后像是在一部有关反映残障人士的电视剧里有出现过类似的手势.细细想来差不多,尽管因为一百年的时光变换有些手势的表达方式不太一样了.但是大概意思应该是差不多的了.

  那么第一个谜题解开了.那么现在的问题是谁会用这种手势呢?

  在整个事件中,会用手语并且会做出这样答案的只有两个人.如果不是他,那么难道是“她”?

  不可能啊.怎么会是她?

  即便假设成立,那她的目的是什么?是想暗示他什么?还是另有所指?

  “我不能放了他们”陆少怀的咆哮将许闲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有些谜题解开了,但是却多了更多的不解.许闲收了收心神.他现在已经知道了陆少怀问题的答案.所以他暂时也不是很担心刘斌和刘权他们的危险了.当然能够把他们安全的送走是最好的.如果不能…他也会想办法和他周旋直至他俩平安.

  “那我们做个交易好么?”许闲气定神闲的对气急败坏的陆少怀说道.

  “交易?”

  “是的.你可以开始提问题了.但是只要我答出一题你就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许闲目不转睛的盯着陆少怀.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心思.

  “可是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呵呵,我回答了第一个问题你就一定会有第二个问题要问了.”许闲半开玩笑的说.

  “哦?你那么确定?”陆少怀有些奇怪的看着判若两人的许闲,心想:难道他真的有了我要的答案?

  “是的.”许闲自信而肯定的说.

  “好,我答应你.”陆少怀为许闲的自信所感染.

  “你先用许诺咒发个誓,否则我怕你会不守诺言.”许闲小心的要求道.

  “你…好,只要你能回答出我的一个问题,我就可以答应你的一个条件.如有反悔魂飞魄散用不超生.”陆少怀心情也来越急躁,其实也不怪他如此心急.因为只有他知道今天是到一百年的最后一天了.如果再没有答案,心蕊的魂魄就永远的消散了.他不可让到今天功亏一篑.阅人无数的他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一个重信义的人.

  “好,你问吧”许闲对陆少怀点点头说.

  “还是那个问题,那几个手势是什么意思.”陆少怀死死的盯着许闲,彷佛只要许闲敢欺骗他,他就立刻让许闲不得善终.

  “你难道还不明白那几个手势的意义么?”许闲反问到.然后用手一边笔划一边说.

  “第一个手势是这样的,这代表着…”

  “一切?”不待许闲开口,陆少怀抢声答道.

  许闲点点头表示了一下肯定,然后做出第二个手势.

  “第二个手势是这样的,…”

  “因为?”

  “第三个手势是这样.”

  “我!”

  “第四个手势是这样”

  “爱!”

  “第五个手势是这样”

  “你!”

  “是的,这些手势完整的意思就是‘一切因为我爱你’.”许闲在陆少怀说出最后一个手势意思的时候完整连贯的将手势的意思重复了一遍,同时也在心里为自己没有猜错答案松了一口气.

  其实这些答案对于一个懂得手语的人来说真的很简单,只是因为陆少怀在使用离魂术后从来也没有想过要连贯去想这些手势,所以才在这里百思不得其解.这也许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道理吧.

  “怎么会是这样的答案?”对于这样的结果陆少怀有些不敢相信.

  “我已经回答了你的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应该也要履行你的诺言答应我一个条件了.”

  “你说吧.”陆少怀没有也不敢违背自己的诺言答应道.

  “解开刘斌的摄魂术.”许闲想,如果刘斌的摄魂术解开了,至少他可以帮他照顾一下刘权.

  “这…好吧.”

  陆少怀走到刘斌面前低喃了几句.然后走回原来的位置.

  “嗯???这是哪里啊.”刚从混沌中清醒的刘斌对眼前的一切显得有些茫然.

  “你还好吧.”许闲关心的问

  “咦?许闲?吴希?这是哪里啊.我们不是进了地下室么?嗨,你看着刘权怎么这样都能睡着了,还有你怎么那么狼狈啊.吴希你干什么一年那么酷的表情…”刘斌唠唠叨叨的,神经和张小迪一样大条的他没有嗅出空气中弥漫着丝丝血腥的味道.

  “刘斌,不要闹了.这里就是地下室.你眼前的吴希现在不是真正的吴希了,而是这件事的幕后黑手──陆少怀先生.不要多问什么了.刘权晕过去了,你只要负着照顾好他就行了.”许闲嘴里对雾煞煞的刘斌简单的解释了一下.眼睛却一直看陆少怀深怕他会对刘斌他们再做什么不利的举动.

  刘斌并不知道谁是陆少怀,但是他看到许闲的表情知道现在不是提问题的好时间.于是快速的将刘权拖到了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地方.远远的关注着许闲和“吴希”的动向,顺便是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好了,我现在完成了我的承诺.那么我可以问第二个问题了么?”陆少怀不得不承认当第一个问得到那样的答案的时候,他就如许闲所料的想要问第二个问题了.

  这个小子很厉害.尽管他的法术不是很高明,但是却很机灵,如果早一百年的话,应该可以成为我陆少怀的坐上宾.

  “当然,你问吧.”许闲大方的回答.他已经知道他大概要问什么了.尽管答案他也不是很能确定.但是他还是愿意赌上一把.

  “你知道为随与我而制造那些手势的人是谁么?”陆少怀问,尽管他心里隐约有了一个答案,但是由于这个答案太过不可能而被他抹杀掉了.

  “你认为能够制造这个手势并且能不被你发现的还会有谁呢?你认为会用这个意义来暗示你的人还能有谁?”许闲反问道.

  “难道是…!!!不可能!不可能!”被许闲这么一问,那个被抹杀掉的想法又豁然用上心头.

  “你猜的是对的,就是彭家小姐,你一心所爱,所要救的那个女人──彭心蕊”许闲帮他说出了这个不可能成为事实的名字.

  “可是她的灵魂不是被封了么?为什么她还能拜出那些手势?难道说她没有么?可是为什么她不见我."陆少怀被这个答案震惊的有些语无伦次了.他的确想到会是她,可是她却是没有可能能够做这些事情啊.

  “好,对我回答的第二个问题,你必须再完成我的一个条件.”

  “你说吧”此时陆少怀已经有些心烦意乱了.他只想知道真相.一百年啊.为什么与预料中的结果变的有些不一样了.

  “安全的把他们会去.我留下来.”许闲只是希望赶快让刘斌他们脱离危险.尽管除了先前的一点失控.基本上还没有危险的出现,但是只要留在这里一刻危险救会存在一分.先把他们救出去是最关键的.到时候再想办法让吴希和自己脱险.不过再这之前要永久的将所有的恩怨化解.

  “好,不过你要发誓你要帮我救出心蕊.”陆少怀竟然在情急之下让许闲帮他.这句话说出口让许闲和陆少怀自己都有些吃惊了.

  许闲想:陆少怀并不是一个很坏的人,尽管他现在拥有足以毁灭世界的能力,可是他却没有那么做,他只是一个等待救出爱人的痴情人.虽然他杀了很多人.可是很多的恩恩怨怨都是很难用世俗去分辨是或非的.

  “好.我答应你.”许闲郑重的对陆少怀许诺.

  在陆少怀的咒语过后,刘斌和刘权消失在一片狂风中.

  图书馆外,江雨在焦急的看着图书馆的大门希望许闲能安然无恙的从那里跑出来向他们招手拥抱.可是离许闲唯一一次报平安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许闲说过如果他四个小时还没有回来,那就是说他已经…

  呸…胡思乱想什么,他一定没事的.

  “不行,我一定要去找他.所有事情都是我引起的.我自己去摆平.”张小迪是个急性子.看着时间一分分的过去,却没有许闲的一点消息,他心里的愧疚与自责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你给我冷静点.你嫌事还不够多啊.”李克的好脾气在此时也已耗磨殆尽.

  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许闲离大家而去么?不行,说好了大家都是好兄弟的.而且本来也就不关他的事.李克握了握拳头.

  “时间不多了,我们不能等着四个小时过了再去搬救兵.小迪、江队长,你们去少林寺找圆隐大师.勿必要在明天一早赶回来.我在这里留守.”李克果断的安排了任务.

  “不可以,这里太危险.我是警察,我应该留下来.你们两个去,快去快回.”江雨知道自己不可以留下李克独自一人在这个疑云密布的校园里.

  就在这时,狂风大作.将三个争来争去的人吹的东倒西歪.

  没有多久,狂风停了下来.只听见“啪”的一声,从三人身边不算太高的一个树上掉下两个人.

  李克定睛一看,高兴得大叫起来.

  “是刘斌和刘权.”

  的确是他们两个,刘权依旧昏迷着,而刘斌却被一连串的事情弄得还在迷糊中.

  “哗,他们回来了.”张小迪刚想要跑过去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却被江雨给拦住了.

  “等等,他们出现的实在太奇怪了,你们最好小心有诈.”江雨不愧是刑侦队长,毕竟小心无大碍么.

  “说得对.我们来考考他们.”李克小声的对他们说道.

  “好啊.我先来.”张小迪最喜欢这种作弄人的事情了.“刘斌,你前天把我的黑袜子藏到哪里去了?”

  “你?黑袜子?哈哈,少来了,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们寝室谁不知道你一向最讨厌黑色的袜子,我还知道你一向只穿白袜子.你还好意思说你的黑袜子被我藏起来了.”刘斌被张小迪的突然一问弄得有点莫名其妙.

  “看来他是真的刘斌”张小迪悄悄的跟李克咬耳朵.

  “我有办法.”李克从兜里掏出一枚小镜子.

  “这不是许闲的照妖镜么,怎么到你这里来了.”张小迪奇怪的问.

  “早上出门的时候,看他忘记拿了,本来想一起过来的时候再给他,结果一着急给忘了.现在派上用场了.”李克边说边朝拖着刘权向他们走来的刘斌照了一下.

  “没事了,他们都很正常,不过刘权好像有点怪怪的.”李克皱着眉头说到.

  刚听到李克前半说没事的张小迪正准备去接刘斌手中的刘权,听到李克的后半句,吓的他一下之跳开了一大步.

  “有什么问题么?”张小迪紧张的问.

  “我没说他有问题.我只是说他的昏迷状况好像怪怪的.”李克白了大惊小怪的张小迪一眼,迎向刘斌,接过他手中的刘权.

  “江队长,我看刘权的情况不是很好,要小迪带刘权去医院检查一下,希望你能派一两个人一起去好有个照顾.刘斌留下来说一下里面的情况”李克冷静的安排到.

  “好.现这个样子.”江雨快速的拨了一个电话.然后让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又没有办法辩驳的张小迪背着刘权去医院了.

  “你现在赶快和我们说一下里面的情况,还有就是你们是怎么出来的.”江雨发挥她警察的职业技巧,开始从刘斌断断续续的阐述中寻找到关键的讯息.

  “就这样么?”李克听完刘斌的叙述,真的有种想要狠狠揍他一顿的想法.

  “是啊.我只知道我醒来的时候,许闲说了些什么吴希不是吴希的话,然后就让我好好照顾刘权,过了没多久.吴希就开始念一些奇怪的东西,然后就开始刮风了,然后我们就回来了.”刘斌傻楞楞的说.

  “看来我们要赶快去少林寺找圆隐大师了,因为我想许闲之所以会将他俩送回来就是知道那里有危险,所以他一定是与那个吴希达成了某种协议,为的就是要将他们安全送回来.我不相信那个协议会是对许闲有利的.所以许闲现在一定是有危险的.”江雨担心的分析到.

  “好,我和刘斌一起去.江队长你在这里看着.但是记得千万不要乱来.我们最迟在明天一早赶回来.一定要等我们回来再行动.”李克相信江雨一定会有自己的分寸,所以他很放心让他在这里.但是他确实也担心将江雨放在这样一个危险的地方是不是对的.

  “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我自己.”江雨拍拍李克的肩,在她眼里她面前的这帮男孩已经都称得上真正的男子汉了.她相信他们能够不负嘱托的完成使命.

  地下室内,许闲并不知道此时地上的那群人已经去搬救兵了.他和陆少怀依旧对立着.

  “好了,我已经完成了你提的要求.”

  “我知道你是一个守信用的人.”许闲真心的说道.

  “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认为是心蕊制造了那些手势?”

  “因为我知道在云南的巫术中,除了黑巫术,还有一种就是白巫术.黑巫术是用来控制人的灵魂的,而白巫术则是控制人的心灵的.”

  “这和那些手势有什么关系.”

  “原本我也觉得彭小姐的魂魄被封了,而灵力又传给了你,应该不能有这样的能力解开封印去制造那些手势,可是我同伴的一次大难不死的经历.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所有离魂的人都会没有痛苦的死去,可是张小迪和刘斌的那一次却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并且他们的魂魄竟然来到了这个地下室,可是最后他们的得救了.因为一个头发花白的人为他们打开了地下室的门.你想想.一个用离魂术杀人从来没有失过手的人竟然会犯这种错误么?所以我认定他们的经历不时同一个人干的,而是不同的人想要暗示一些东西给能够了解这里面秘密的人.我就把那个人假设成了我.那么它想告诉我什么呢?你认为它向告诉我什么?”许闲反问陆少怀.

  “难道它是想告诉你离魂后想要强行的将肢体摆弄成想要的样子是不可能的,而是要用心灵咒术在死者最后的意识里灌注想要的动作这样才能使死者在死后呈现最后的死亡之势.”陆少怀顺着许闲的话说出了答案.“那个白发人是谁?”

  “呵呵,就是彭小姐啊.”许闲不想和他卖关子,便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

  “她,她应该是做年轻少妇打扮啊.怎么会是头发花白呢?”

  “虽然灵魂是不会衰老的,可是心灵却会在等待中老去.彭小姐使用的是心灵咒术,她所反映的也正是她心灵的写照.”

  “是这样么?我怎么不知道她会白巫术.”陆少怀对许闲的答案有些半信半疑.

  “你知道与生俱来么?我记得在我研读驱魔术的时候.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云南那边能够被选为圣女的女孩,一般都是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这种能力等同于白巫术中的心灵咒术.就是因为他们拥有这种能力,才能成为神与魔共同的使者.而这种能力是会移传的,而恰巧彭小姐就移传了她母亲这种与生俱来的能力.”许闲继续解释道.突然他明白了彭小姐做这些手势的目的.原来是这样.如果陆少怀知道了…

  许闲有些不忍,一百年啊,原来结果只是这样.

  “你在想什么?”陆少怀看着许闲看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悲凉,心中一惊.

  “你…你打算怎样救彭小姐.”许闲转了一个话题.他想也许是自己想得太多了.或许事实不是这样的.

  “好.现在是后刚好我要开始解咒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向你借一样东西.”陆少怀一步步的逼近许闲.

  “你想干什么?”许闲后退了几大步,将他们之间的距离快速的拉开.

  “我算过了,解此咒要合天地人之阴阳做引然后才能开始施咒,吴希是八字纯阴之人,而你正好是八字纯阳的.此时此地又是集阴阳之气为最.所以我想借你的血一用.”陆少怀步步紧逼许闲.

  “你要我的血?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冷静的.”许闲知道以血为媒其实用不了多少的血,只是很伤元气罢了.可是他最担心的是结果如果不是陆少怀所期望的时候,陆少怀会因为受不料打击而走火入魔.所以他想要先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可是此时的陆少怀哪里还听的进去,听到许闲愿意将血献出欢喜的对许闲说的话想也没想便点头称是了.

  他们俩个站在彭心蕊的坟冢前,各自在手臂上划了长长的一道,将血慢慢的滴在坟头上.陆少怀嘴里默念着凝魂咒的咒语.

  五分钟过去了.陆少怀的咒语早已念完,但是坟冢没有丝毫动静.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陆少怀不敢相信的摇着头.然后发狂似的开始用双手刨动着坟头.然后突然站起身,顿时狂风大作,坟冢在狂风的摆弄下很快露出了棺木.

  陆少怀将棺木抛起.

  “啊──,为什么会这样.”陆少怀为眼前的景象狂啸了一声.然后开始痛哭失声.

  许闲上前一看.棺木中本原本守护着棺中人的白玉如意竟然断的粉碎.而棺木中用巫术保持着不老容颜的尸身竟然已经开始腐烂了.尸身的手中握着一个粉色的锦囊.许闲本来想前去下,但一想自己与死者毫无关系,贸然去下对死者是大不敬的,所以他没有这样做.

  这一切代表着彭小姐的魂魄已经在消散了.其实这是已经猜到了的事实啊.就连彭小姐自己也是知道会这样的吧.许闲再一次的为这个结局而叹息.

  “节哀吧,其实彭小姐找就知道了这个结果.她一直用自己的最后一丝气力暗示着你.她希望你放手.不要再杀害太多的无辜了.可是你却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她的心意.”

  “不可能,她答应过我她会等我回来就她的.怎么会这样.”

  “难道你还不明白么?她是怕她死后你带着女儿也跟着想不开啊.你想一想为什么她会留下‘一切因为爱你’的手势?就是因为她知道你在一百年的时候会发现真相,当你发现真相的时后能后冷静的去了解她的愿望和苦衷啊.一百年了,该放手了,你应该选择从入轮回,忘掉这所有的一切.同时也让你的后人幸福快乐的生活.不是么?这也是你心爱的女人的想法啊.如果你不信,你可以看看她手中的那个锦囊,相信那里面有你要的答案.”许闲对着已经濒临狂乱的陆少怀吼道.

  陆少怀找到许闲说的锦囊,小心翼翼的从那双已经变形的手中拿了出来.颤抖的从锦囊中取出一屡青丝和一封用油布作防潮包裹的信.

  这封信是彭小姐在临死前连夜写给陆少怀的,信上这样写道:


  “少怀: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我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些日我已知自己时日无多.如果我死了,你不要伤心.这是必然的.当我知道母亲的异能传于我时,我就知道自己逃脱不了圣女的身分了.圣女是不可以成亲的.如果失去了童贞就代表着玷污了神灵是会不的善终的.我的生母如斯,而我亦会如斯.我将我的灵力传给了你.并不是想要你给我报仇.因为我知道冤冤相报何时了,生活在仇恨中的你是不会开心和幸福的.我希望你幸福.但是我知道如果我死了,不久后你也会追随我而来.也许还要牵连我们可怜的小女儿.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所以我告诉你我会等你来救我.你能救我么?如果我不是圣女,我相信我能等到.可是我是啊.不论什么样的密咒都市不可能解救触犯神灵的人的.我知道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已经明白了这一点.
  对于我对你的欺骗我只能告诉你‘一切因为我爱你’.给自己一个机会吧.不要活在仇恨和回忆的深渊里.留一缕青丝,祝福你,我爱的人.

  妻:心蕊”

  “心蕊…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陆少怀发狂一般的将手中的信撕个粉碎抛在空中.

  顿时间,狂风又起.此时的陆少怀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他所禁锆的冤魂因为失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涌出来.许多双手从大地中破土而出想要挣脱出来.

  许闲没有想到陆少怀在看完信后竟然会变得如此狂乱.此时身处的景象又格外的骇人.他没有办法多想些什么只好开始默诵着安魂咒来超度这些失控的亡魂.

  然而许闲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在空间快要出现裂缝,许闲知道如果让不赶快制止,让这些冤魂流散到外界,未来将又有一翻血雨腥风.

  就在许闲力不从心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宏亮而正气轩昂的佛经声.

  是师叔,他们把师叔请来了.幸好来得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冤魂慢慢被佛经的神圣而安抚超度.在佛经声中,陆少怀渐渐平静下来.天空变得晴朗了,小山坡彷佛恢复了陆少怀儿时的祥和与美丽.他的灵魂随着佛经的起伏而缓缓的上升.他好像看到了心蕊在远方向他招手.那里还有他的小女儿.他们终于可以幸福的在一起了.

  许闲看着陆少怀的灵魂正在朝着阳光的地方慢慢飞去.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他知道陆少怀一定是看到了他心爱的人的幻象了.

  此时许闲发现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唉,就这样也好.有些事情不要点得太透.陆少怀最终会在自己妻儿团聚的梦中投胎到另一个幸福的家庭,然后忘掉所有的恩怨情仇,开始他新的生活.

  其实人也是要学会放弃和遗忘的.这样才会有新的开始.

  新的学期──

  “唉,无聊,无聊,太无聊了,怎么办?”A男生说.

  “有了我们打电话骚扰一下那几个女生吧.”B男生说.

  “啪”──

  “唉唷,谁打我?”B男生大叫一声.

  “我打的.”

“你──啊,李学长好!”B男生刚想大骂,一看原来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学生会主席李克.

“很无聊是不是?那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故事的名字就叫《冤魂校舍》”李克神秘稀稀的说.

“好啊,快讲快讲…”周围的几个男生一听学生会主席要给大家讲故事呼啦啦全围了上来.

“事情是这样的…”

“李克──!我们先走了──!”许闲一行人走过李克身边.

“好,我把故事讲完就走."李克对许闲使了一个眼色.许闲做了一个了解的动作.顺手推了一下探头探脑的张小迪.

“唉,那家伙又在讲故事了.建议他去当幼儿园老师算了.”

“你们再讲什么啊.我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图书馆放假回来的时候会成为一片废墟了?”吴希问到.

“啊?你是不是放假放胡涂了?学校不是说要将图书馆进行改建么.所以才故意推掉的啊.”刘权敲了敲吴希的头.

“是这样么?哈哈,我忘了.这段时间老是忘事.”吴希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好了好了,去吃饭了.”许闲岔开话题.

“吃饭我喜欢喜欢,吃饭我喜─欢喜──欢.”刘斌大唱他的吃饭小调.

唉,这样也不错.许闲想到.将他们的记忆抹掉是最好的选择.人要学会遗忘嘛.不知道陆少怀现在怎么样了.

“许闲,你磨磨蹭蹭的在干什么啊.等会儿红烧肉就没有了.”张小迪对发愣的许闲大叫道.

  “哦,来了.”不想了,吃饭去.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