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女生寝室的骚扰电话引发的——《冤魂校舍》(14) [2004-11-2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许闲思索了片刻,拿出身上备用的小刀,毫不犹豫的在手臂上划了一下.

  想不到在电视上学来的保持清醒的招数在这个时候用到了,许闲快速的将伤口包好,不禁想起原来偷偷溜下山看电视的事情,唉,原来当离死亡很近的时候才能想起活着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许闲依靠着伤口传来的疼痛在迷雾中保持着清醒,一路上尽管有一两次迷失的状况,但竟然都能侥幸逃脱了.

  迷雾渐渐稀薄了.看来已经快要走出去了.许闲心里稍稍安了一下心.

  待迷雾完全消散的时候,眼前的景色却让许闲有些傻眼.

  眼前依旧是飞扬的柳絮,依旧是青青的山坡,依旧是荒凉的坟冢.

  应该已经出了迷阵了啊?为什么我却似乎还没有走出梦境.难道我已经中了离魂术了么?

  但手臂上的痛楚告诉许闲,他没有作梦.他用力的掐了一下伤口.

  “啊,好痛.”许闲意思到自己并没有离开肉身.

  “哈哈哈~~~,小朋友,欢迎你啊.想不到你竟然能只身闯过了我布的幽冥水道和氤氲迷阵,而且还把我操控的阴魂全部都超度了.你还真是不简单啊.”

  在许闲的身后响起了“它”的声音.许闲迅速的扭过头去.

  只见“它”依旧是借用着吴希的身体,身边跟着刘斌.而在“它”的脚边躺着一个人,这个人竟然是──刘权.

  “刘权?!你把刘权怎么了?"许闲看着刘权心里担心着他的安危.

  “他没事,只是被吓晕了.想不到你这样的人,竟然有这么没用的朋友.”“它”嘲笑的说到.

  “不许你这么说.”许闲气愤的说到.但随即一想,也许“它”的目的就是要激怒他,所以这个时候更需要冷静.于是压抑住心中的种种情绪,正视着“它”问道:

  “你不是要告诉我所有我想知道的答案么?”

  “呵呵~~~,看着你能够来到这里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你想知道什么呢?你问吧.”

  “我问?我问你就答么?有什么条件?”

  “条件?当然有,帮我解一个谜题.”

  “什么谜题?”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好,那我问了.”许闲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像熟悉但又陌生的面孔,思索着心中一直反复纠缠着的谜题.

  在沉思半刻后.许闲和“它”开始了有些奇怪又戏剧性的一问一答.

  “为什么你没有立刻杀了我.”许闲问,其实他很想问它是谁.可是他发现它没有立刻杀掉他,而且还愿意回答他的问题是一件有些啼笑皆非的事情.当初如他想象的应该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恶仗才对,可是现在却全都变样了.为什么“它”不杀他,以“它”的力量想要杀掉他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再问所有问题前,他最想要弄清楚这个问题.

  “呵呵,你竟然没有先问我是谁?看来你的确有些不一样.好,我告诉你,因为该去的已经去了,可是该来的却还没有来.我等待一个可以活着站在我面前帮我解答问题的人已经等了一百年了.”“它”用有些激动但又沉重的声音说道.

  “该去的?该来的?”许闲有点胡涂.

  “你知道为什么每隔二十年我就会杀一些人?”

  “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那个人的转世.他们该死.”

  “那个人?你是说彭家的大少爷嘛?”

  “你说还能有谁呢?”

  “可是在一百年前你不是已经报过仇了吗?为什么还要将你的仇恨带到他的转世呢?你真是太过分了.”

  “是么?说了这么多,你都不想问问我是谁么?”

  “你说你不是彭小姐,可是也只有彭小姐才会对杀她的人恨之入骨啊.难道你是…,啊,你竟然是…”许闲这时才想到,原来他们一开始就排除掉的人,竟然是最可能的人.

  “是的,我是陆少怀.想不到吧.”“它”──现在应该叫陆少怀露出一副非常可惜的表情.

  “你怎么会用这些已经失传很久的黑巫术?"许闲在一来一去的对话中思路也变得敏捷而细腻了.他突然想起来离魂术和摄魂术,还有在水道中的控魂术都是黑巫术的一种,但是已经失传很久了.陆少怀是怎么学会的?

  “你知道为什么彭大太太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又是哑巴的心蕊,哦,就是你们所说的彭小姐那么好么?”陆少怀答非所问.

  “难道是被摄魂术控制了?不可能啊.彭家当时有会用摄魂术的人么?"许闲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这样你还猜不到么?那么看来你不是回答我那个问题的最佳人选.如果这样的话,你和你的朋友恐怕是不可能活着回到上面了."陆少怀的语气突然变的狰狞起来.

  许闲知道如果真的想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他们是不可能活着回去了.突然他想到,如此保护彭小姐的应该只有她的亲生母亲,有没有可能是她呢?

  “当然猜到了,能这样做的应该是彭小姐的生母吧.她应该是知道自己命不久已,所以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用尽了所有全力才使出了摄魂术,只为求自己的女儿可以不被亏待吧."许闲如是猜.

  “你很聪明.她的母亲是云南一个苗寨的圣女.因为战乱,全寨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她也离乡背井的流落到此地.后来被彭大老爷所救,为了报恩,她下嫁给了彭大老爷做小,但是在作为圣女是不可以结婚的,否则就会受到报应,所以她知道她自己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将全身的灵力通过母体传给了胎儿,又在将死的时候用摄魂术控制了彭大太太.可是由于母体的灵力过于强大了,胎儿一下子不能承受这么大的灵力冲击,所以心蕊一出世就是失去了说话的权利.”

  “那你是怎么学到的.”

  “你知道么?她们那一族的圣女都拥有强大的灵力,可是唯一的缺陷就是,她可以用她的灵力救所有人,但是却没有办法自救.我是她的丈夫,在她出事的头一天,她说她有不好的预感,坚持要将母亲传给她的灵力传给我.并告诉我说只有这样我才有能力救她和女儿.所以我接受了.”

  “那就是说她后来没有死啦?”

  “不,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追杀那些人几生几世的原因.”

  “啊?”

  “在他们把她沉江以后,不知道哪里来了一个道士,说她的妖气太重,如果就这样弃在江中死后会祸害全村,所以将她的尸体捞上来葬了,并且在她的身上下了重符,让她用世不得超生.后来我查过了,这个道士其实是姓彭的他心虚才故意找了一个江湖骗子,但是这些符咒却是彭大少爷和另一个人从一个高人那里学来的真正的抑制这种黑巫术的密咒.而且最狠的是这个咒语只要是下咒的人还能投胎转世,在十世之内就没有任何办法解开.但是过了十世咒语就会自行解除.被封的灵魂如果封过一百年就会魂飞魄散了.所以我利用我所能运用的权利建造了这个府邸和地下室.为的就是让心蕊的坟冢不被破坏.然后我用后来那个贱人和野种的血祭典了黑巫神,让他保佑心蕊的灵魂在一百年内不会受到伤害,为了救心蕊,我每隔十年就会将那个人的转世杀掉,到今年已经是一百年了,我已经杀掉了那些人的转世,现在只要再做最后一件事,我就可以再见到我的心蕊了.哈哈~~~”陆少怀的表情随着他的陈述而阴情不定,双眼被杀戮的血色充斥着,但提到自己心爱的女子,那双血目却又有些柔和.

  许闲看着陆少怀,突然想到吴希脸上那种是似而非感觉究竟是什么了.那就是吴希有一张很像彭心蕊的脸,但是却又混着陆少怀的刚毅.

  “吴希是你的后人吧,长得真像.”许闲的话打断了陆少怀的狂笑.

  “你很聪明.那么现在你想知道的都有答案啦?那你就要回答我的问题了.”陆少怀有些心急的说.

  “等等,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些死去的人他们最后的手势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那一次你会对张小迪和刘斌下手,但是却又放过了他们?”许闲把心中最后的迷惑一股脑的全部都倒了出来.

  反正要死也要死个明白.许闲是这么想的.

  “你这是两个问题哦.不过我只能告诉你,这两个问题我都不能回答.”陆少怀的脸色沉了下来.

  “为什么?那么我也不会回答你的问题.”许闲有讶异和不解.

  “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答案是我没有攻击过那两个小家伙.至于第一个么…”陆少怀停顿了一下.

  “什么?!你想怎样?”

  “第一个问题也是就是我要对你提的问题.看来你也没有猜出来.那么你活着也没有意义了.”说完陆少怀比上眼睛,开始喃喃的叨念起来.

  顿时原本阳光明媚的山坡变得狂风大作.四周一片晦暗,阵阵的阴风中还不是传来凄厉的鬼啸,宛如从明媚的天堂堕入了阴森的鬼域.

  许闲没有想到陆少怀会突然如此激动.于是没有防备的被狂卷的飓风抛到了半空中然后落在了地上.

  “噗”许闲吐出了一口鲜血.有些不支的躺在地上.

  不行,这里还有刘斌和刘权他们,如果我死了他们也别想活了,所以一定要想个办法先稳住他,再想救他们的对策.

  “想不到你陆少怀原来是个不讲信用的人.”许闲故意说道.

  “什么?为什么?相当年我出生入死,从来讲的就是一个信义.”陆少怀被许闲的激将法分了一下心.周围的狂风也小了许多.

  “你提出问题却没有给我回答的机会,你这不是言而无信么?”许闲狡辩道,眼光看向倒在地上的刘权,和站在一边如蜡像的刘斌.

  “是你自己答不出来了.我说过,回答不出我的问题,你活着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有说我不知道了么?”许闲擦掉嘴角的血渍,努力的站直身体无惧的迎向陆少怀的目光.“你这么在乎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就是因为它就是解开彭小姐符咒的最后一件事,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吧.”

  “那就是说你知道啦?”陆少怀收起了法术,天空尽管依旧是乌云密布,但已经不似先前那般恶劣.

  “算是知道了,不过…”许闲卖了个关子.

  “不过什么?”陆少怀有些着急.

  如果不是事事弄人,陆少怀一定是个百里挑一的好男人.许闲在心里无奈的叹息着.

  “不过你要先解了他们的咒术,并且放他们走.”许闲指了指刘权和刘斌.他没有提到吴希.因为吴希是他和彭小姐的后人,如果他伤害了吴希,待彭小姐真的解了咒以后一定会非常的伤心,而陆少怀这样的男人是不会做出令自己心爱女人伤心的事的.所以现在要担心的只是刘斌和刘权他们.

  “呵,亏你也想的出在我的面前玩这种把戏.我放了他们,你还会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么?”陆少怀冷笑着许闲的自不量力.

  “我当然知道这骗不了你,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将太多的无辜人卷了进来.你认为彭小姐会高兴看到这样的结果么?”许闲试图找寻着陆少怀的弱点.

  “心蕊…”此时陆少怀的思绪回到了那个快乐的时光…

  “少怀…,你在干什么?”心蕊那年十岁.她总是喜欢跟着他,看他做每一件事,然后打着手语快乐的问这问那.

  “你看我抓了一只小兔子,晚上我们可以吃兔肉了.”他那年十二岁.他喜欢她跟着他.喜欢看着她的笑容.

  “不要!”她飞快的打着手势“小兔子好可怜,为什么你们总是喜欢欺负比你们弱小的人,它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你们总是为了自己的想法就要去伤害无辜.我以为你和他们不一样的,可是…,我讨厌你们.”

  她比划完就哭着跑掉了…

  “心蕊…”

  许闲看出陆少怀的心有些动摇了.他趁着陆少怀沉静在回忆之中的空档,思索着那些手势的秘密.

  这些手势是什么意思呢?如果说这些手势不是陆少怀设的,那会是谁做的呢?为什么要做这些手势?为什么它是解开彭小姐封咒的关键呢?解开了,彭小姐的灵魂真的就会解脱么?

  啊,会不会是那个救了张小迪和刘斌的白发人?

  如果那些手势是哑语手势…

  许闲搜寻着脑中对哑语手势的记忆.

  1942------林枚------女------手势:

  "当我们把手铐取下来的时候,就看到那只只剩骨头的右手举了起来,像是指着对面的人…"

  1962------肖孝------女------手势:

  "她也有手势的,她的手势就是她死的时候的那个挣扎的手势,双手举过头顶,只不过大家都以为那个是她在挣扎,所以没有注意罢了。"

  1982------刘叶------女------手势:

  "那是一个女学生,被吊在空中,是上吊,可是女学生本该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却有一只捂在了胸前。这应该也算是个手势了吧!四个手势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2002------肖桐------女------手势:

  "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相互捏着,每只手形成一个圈。感觉上像是跳孔雀舞时的那个动作,只是,两只手的圈是互相套着的,就像个连环扣一样。"

  2002------杨涛------男-------手势:

  "左手五个手指除了拇指外,其它四个握紧,好象是称赞人时的那个动作,竖起大拇指。右手成掌轻轻的搭在左手上。"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