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女生寝室的骚扰电话引发的——《冤魂校舍》(6) [2004-11-2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听到这个声音,许闲第一个反应是回身就是一拳,当然什么也打不到。回头看李克已经以不可思议的身法避开七八步远了。楼层里又恢复了死寂。只有夏天的晚风摇动窗户的呷呷的声音,楼道的另一端的厕所里年久失修的龙头的滴答滴答的的水声,伴和着个人的心跳,一下一下又一下。

  是不是听错了,许闲说,李克摇了摇头,不会的,虽然他不知道许闲听到了什么但是他敢肯定许闲听到的东西的他听到的是一样的,如果说由于恐惧产生错觉,那只能是他自己,因为只有他和寝室的其它4个人才知道这个秘密,许闲是闹鬼后来的,自从那以后寝室里再也没有人晚归过。许闲自然不知道这个秘密。是谁?是刘斌和张小迪?不还有一个人就是一直住在墙里的那半截尸体。

  李克想到这里不由又退了两步,不小心勾到地上挂警戒线的基座,摔了个结实。

  早说过这里的地板传音特别好,人走过就像在天井里打篮球一样,那么重物摔在地上自然是发出巨大的响声了。

  楼下问,发生了什么事。楼上两个人一个都没有回答。

  楼下这时只有一个吴希了,刘权刚刚实在忍不住跑去上厕所了,在这里楼梯口到两端的距离是一样长的,而厕所就在楼道的一端。

  吴希没听见楼上有什么回应就担心要出事情,急忙往楼上跑去看个究竟。


  刘权在厕所里专心的解手,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很急又半天出不来。我看过吴彦祖演的偷窥无罪,里面解释了为什么男人在有性冲动时不能够解手,我想刘权的情况可能差不多吧。就在他很努力的时候,刘权听到楼道上有人走过,那咯噔咯噔的皮鞋踩在木质地板上的感觉就像一把铁锤在敲击他的心脏。


  “吴希别逗了,你离开楼梯口谁会知道楼上发生什么事情啊。”吴希没有回答,他感觉吴希从他背后走过,不过他正通过努力有了成果,开始放水了,一下子没空回头,他感觉到吴希在他身后停了半秒然后往大便的独立隔槽去了。刘权正好这边解决完毕,侧头对吴希说“你小子怎么老这副德行,说句话你会死啊”就在他回头的瞬间他看到了,吴希的脚勾上隔槽挡板的动作,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眼前晃了一下,就没影了,一下也说不上来是什么。于是刘权走了过去对隔槽里的吴希说,“就知道你小子,死都不会吭一下。”

  “又说,你倒是快啊,外面人等我们能。”其实是刘权不敢一个人出去。


  “你再不吭声,老子揣你了,掉到厕所是你自找的。”说着他做了一个姿势,踹的姿势。这时隔槽里的吴希识趣的站起来了。刘权正得意呢,忽然他意识到不对,半天没看到吴希的上半身从隔槽里冒出来,他用眼一瞄挡板下端的空隙,你猜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啊~~~鬼~鬼啊!~~~呜~”看到红色高跟鞋的刘权顿时本能的大叫了出来,然后就晕了过去。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是谁也无法在如此恐怖的情况下保持镇静,更何况是一向胆小的刘权。这也许是他在此时唯一能够保持的正常反应吧。

  此时在三楼等待刘权的吴希,正在考虑要不要上去看看李克他们,听见刘权从吸收建里传出惨叫,当下便奔向洗手间,“怦!”的一脚踹开了洗手间的门,顺手打开了门边灯的开关,就看见刘权倒在地上,一脸铁青地不醒人世。

  这栋楼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所以楼上的李克他们也听到了这一声惨叫,两人的脸色比先前更加难看了。许闲用眼光对李克做了一个“镇静点,先下去看看”的手势,然后转身准备离开。咚~咚~咚~咚咚~~!身后的门再次发出3长2短的敲门声阻止了两人的步伐.许闲看着眼睛对着门瞪得大大的李克,突然意识到了什幺,但又隐约觉得有些不对……

  “啊!”许闲轻叫了一声,这一叫不打紧,到把李克吓了一跳.

  “怎幺了?”李克紧张的问.

  “铃~没有响”许闲边说边掏出口袋里的一个金色小铃.

  “铃?什幺铃~?不响?不响会怎样??”李克着急的问,好象以为许闲中邪了一样,

  “这是测妖铃,一般都是我随身佩带的,为了以防不测,妖气在三里内,它都能测到,可是它没有响,那就是说…….”许闲若有所思得说道.“这里面敲门的……是人?!”

  “啊,会不会是刘斌和张小迪?不行,我要把门打开……”李克一反平时的冷静,是啊,这个时候怎幺可能还冷静的下来.

  “别急,你身上有没有刘斌或者是张小迪用过的东西?在三天内有拿过的那种?”许闲问李克.

  “嗯……啊!有,你看着这个行不行.”李克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十字架的银项链,接着说道:“这是张小迪先前从教堂里求来的一条十字架项链,说是用来防身避邪的,每次洗澡的时候他把它拿了下来,说是把圣水洗掉了就没用了,昨天洗澡的时候正好有电话急着找他,他匆匆忙忙的忘了拿,本来打算回寝室就给他,可是他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我也睡了,就这样放在我身上了,不知道行不行.”


  “喔,试试看吧!”许闲拿过一张平安符(看过前面的人知道那一次在找李克的时候用过),点燃了符纸.待符纸燃尽后,了口气说,“门里面是他们,先跟他们说一下让他们镇静,我在这里布上驱魂阵,一个小时内他们是不会有危险的,你去找管宿舍的阿姨,告诉她情况,再问她有没有钥匙,如果没有,就赶快叫找公安局的人来开锁,我去看看刘权那边出了什幺事情,快点行动”.

  李克因为相信许闲的话,怯意也退去了一些,便大着胆子敲了敲门,喊到:“刘斌,张小迪,是你们么?”

  “李克!是不是你?”“我们在这里,我们出不去了,快来救我们.”门里果然是他们俩个,想必是关起来后叫得太久,再加上恐惧的原因,两人疲惫沙哑的嗓音中还带着点哭呛,也难怪会听起来阴恻恻的.

  李克确定了里面的人还是平安的,心里也松了口气,便按照许闲说的说了一些安慰的话要他们安心,告诉他们他马上就找人来救他们,安顿好他们后,许闲的阵也布好了,现在最令人担心的反而是楼下的那两个了,原本因为身边的恐怖应接不暇,也没有立即赶下去看看情况,但是现在那声惨叫又回到了两人的心中,使原本放松了一下的心情又提了起来.

  两人下到三楼,未看到吴希和刘权两人,心里得担心更加重了一层,本来李克想要陪许闲去找吴刘二人的,但是为了避免楼上刘张二人再出纰漏,李克也只好按原计划匆匆的赶去找人开锁了,剩下许闲一人去找那两人.

  在眼前这种情况下,许闲也顾不得什么惊动他人了,大声的叫着吴希和刘权的名字,寻至洗手间附近,就听见有人应道:“我们……我们在这里……”声音是从洗手间的门边发出的,许闲走过去,发现吴希一脸惊恐焦急的抱着昏迷不醒的刘权靠在洗手间门边的墙壁旁,看到许闲的到来,彷佛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你们怎么样?发生了什么事?刘权怎么了?”许闲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惹的吴希一直摇头.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说他要去洗手间,我在楼梯口等了好久也没见他出来,后来听到他的一声惨叫,待我跑进来时,他已经倒在地上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一个人又没有办法搬他出去,我想你们一定也听到了叫声,即便没有,看不到我们也一定会找来,所以我和他就在这里等你们了.”吴希不知所措的解释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吴希看许闲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等待着许闲的下一步指示.

  “我们先离开这里,把他抬到2楼同学的宿舍里休息一下,李克已经去找人了,具体细节下去再说,过一会等李克回来了,我们送他去医院.”许闲当即便下了决定.

  于是,他们下到2楼的宿舍向他们寻求帮助,因为大家都还比较熟,他们也就没有多问.为了避免引起恐慌,吴希和许闲尽管都有一肚子的疑问,却也很有默契的保持沉默,直到李克回来.

  说到李克,他也遇到了不少麻烦,先是被管宿舍的阿姨婆婆妈妈的教训了一顿,然后被告知钥匙不在她那里,要找公安局拿,没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打电话给负责这几件案子的江队长(先前有找过她),然后又被很K了一顿才搞定.过了大约五分钟,江队长就亲自带着刑侦队的小王和小陈把反锁在宿舍内的刘斌和张小迪给放了出来.然后又到2楼的宿舍内找到了许闲、吴希和还在昏迷的刘权.

  把刘权送到校医院后,江队长怕再出意外,便留下了小陈去照顾,她和小王带着另外四人会宿舍了解情况.一路上大家都不说话,直到张小迪的肚子“咕噜”地叫了好大一声,随后刘斌的也跟着叫了起来,其余的人都看向他俩,弄得他俩很是不好意思.“呜~不好意思,我们已经一天没吃饭了,呜~所以,肚子会咕噜咕噜叫”张小迪红着脸解释到.“是啊,是啊….我们现在好饿喔.”刘斌也搭腔到.

  “好吧,吃饭皇帝大,我先带你们去吃饭,然后再‘审’你们”江队长看着他们的模样,猜想他们肯定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也不再过分为难他们,便带他们俩个和其它的人去吃饭了.

  “拜托,你们慢点吃好不好,看你们吃的到处都是,张小迪你不是最讲形象的么,今天怎么也像饿鬼出笼一样.”李克在一边调侃着两个正在抢那盘可怜的土豆丝的人.

  “唉,有的吃就好了,现在谁管他形象不形象的.”张小迪嘴里塞的满满还不忘反驳李克的话.

  待到两人酒足饭饱之时,许闲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你们早上跑到哪里去了?怎么会被反锁在宿舍里的?”

  这句话问得两人一楞,顿时表情严肃了起来,两人对望了一下,由张小迪开口到: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我们是在衣柜里醒来的,那个时候已经是下午快六点的时候了,我们想开门可是怎么也打不开,我们想到那个女鬼就害怕,想到这栋楼隔音不好,所以我们拼命得喊救命,希望有人可以听到,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没有人响应,就在我们已经有些绝望的时候,我们听到了那个暗号,但是我们又怕听错了,所以我们才试着做出响应,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么!”

  “那你们怎么会在衣柜里的?”李克问.

  “不知道.”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嘟~嘟”这时一直坐在一旁的江队长的手机响了起来,“你好~我是江雨!~喔~好的,你在那里,我们马上就到.”收了线,江队长对其他人说:“刘权醒了,看来我们今晚都不用睡了,再去一院吧.你们谈话中的很多事情我都还不明白,你们一定遇到了一些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想我有必要要了解一下,到了医院我们再说吧”.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