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女生寝室的骚扰电话引发的——《冤魂校舍》(4) [2004-11-22]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说起许闲他们住的这栋楼,可有些年头了,系土木式结构,年久失修不说,楼道里既昏暗,又潮湿,在白天还隔三差五地亮着灯。特别是夏天,更弥漫着一股霉味儿。地板是木质的,回音特好,路过时就象在天井里拍篮球。入夜时静得出奇,可以听浴洗间水龙头滴水的声响。每层楼道的尽头都有一个公用的洗漱间和一个公用的晾衣间。本来应该挂满衣服的晾衣间,现在堆的都是杂物,多半是前n届师兄毕业后无法带走而又处理不了的东西。落的和小山一样的杂务几乎都快把三分之二的窗户挡住了。刚进校时张小迪还曾开玩笑地说,我们这儿简直可以拍鬼片了。最近不知怎的,楼道的天花板和两侧的墙壁上无缘无故开始渗水,准确地说应该是凝结了一层黑黄色的水气,薄薄的在墙壁上肆虐地渗透、侵蚀着,新旧出现的水渍相互交织、融汇,而且好象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谁也不去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心想,大概是楼上发水了才会这样吧。

  匆匆跑进宿舍,屋里只有刘权和刘斌。刘权看着他们,奇怪的问:“怎么就你们两人?李克呢?”

  眼看快十点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茫然无措。许闲拿过一张平安符,将李克的一件衣服放在地上,点燃了符纸,燃尽的纸灰落在了李克的衣服上,烫出了一个个小焦圈。

  许闲呼了一口气,气定神闲的说,“李克没事,我们去门口接他,他块回来了。”

  大家点点头,正要向外走,门口传来“嘭嘭嘭”的敲门声:“快开门,我是李克。”

  几乎是反射性的,许闲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门,李克的手还在机械式的敲着门,已被许闲拽住胳膊拉进屋里。劈头就是一顿的狂骂!

  “喂,李克你是怎么回事?”

  “你知不知道大家多担心你!”

  “说好了在图书馆等我们一起回来,结果八点钟你就不在了!”

  “你干什么去了?!”

  “对,我们视情节严重程度给你适度的惩罚!”

  “你……”

  大家足足骂了十分钟,李克始终面带笑容,不置一词。他知道大家关心他,心中反而感到温暖。听他们骂完了,才开口说:“好啦!人家又不是故意的!”话里的女人味儿引得大家一阵嘿笑,李克何时变的这么有趣?

  李克等大家笑完了,才把今天的发现说出来。

  “今天本来上完中国现代史后,我依旧到图书馆三楼的自习室去温书,正好碰见图书馆馆长陈教授带着00物业班参观整个图书馆,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到楼下等你们,正好他们也下楼,我就跟在了他们后面。没想到他们到了一楼却不从门口出去,我觉得奇怪,就一直跟着他们。结果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四个人猛摇头,就像吃了时下流行的摇头丸!

  “原来我们图书馆除了原有的六层之外,还有一个地下室,我冒充物业班的跟着他们一直参观,发现地下室原来是一个废旧的资料室,而且在地下室的尽头还有一个铁门,不过是锁着的,而且连陈教授也不知道那门是通向哪儿的。”李克拿起水杯猛灌水。

  “那你有没有进资料室去看看?”许闲摸着自己下巴长出的胡茬,皱着眉头问。

  李克放下水杯,擦了把嘴角的水,又摇摇头:“没有,那资料室的门也是锁着的。”

  大家沉寂了一会儿,许闲忽然说:“对了,今天大家收获如何,都怪李克,把正事都忘了。”

  大家恍然大悟,开始报告今天的调查结果。

  “等等,”许闲说:“有没有手电,先准备着,免得呆会熄灯。”

  李克笑着说:“知道老母猪是怎么死的吗?都住两个月了,还不知道这里周五周六不息灯?”

  大家这才想起来明天周日,今晚不熄灯。

  首先是刘斌和刘权讲述他们的警局之行。

  “我和刘权一到警局便找到了负责这件案子的江雨江队长,其实江队长开始都不搭理我们,能问出这些话可真得谢谢刘斌了。”

  刘斌摇摇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碰到了我高中同学的姐姐。”

  “靠着这点关系,我们弄清了那女孩的死亡时间,大概在晚上九点到十二点。而且,根据法医的检验,那女孩有可能不是坠楼导致死亡的,有可能在坠楼之前她就已经死了。
  而且我们打听到,那女孩的尸体现在还没有被家人带走火化,现在还停在警局的停尸房内,于是我就谎称是那女孩儿的男朋友,说我想见她最后一面,”刘权边说边吃着话梅,“虽然冰柜能控制尸体的腐化程度,但是一个死了两个多月的尸体多少有点臭味,好在有捏着鼻子,”他吐了个话梅核,“那个女孩身上有衣服挡着,看不见什么伤,只是她的手放的很奇怪。”

  许闲忙接口问:“怎么个怪法?”

  刘权摆摆手,示意刘斌继续讲下去,刘斌边作着手势边讲解着。

  “就像这样,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相互捏着,每只手形成一个圈。感觉上像是跳孔雀舞时的那个动作,只是,两只手的圈是互相套着的,就像个连环扣一样。”

  许闲考虑了许久,仍然是参不透是什么原因。

  “而且……”

  “而且?还有什么?”

  “像是为了保护这个动作的完整性,那女孩儿是背对着地跳楼的,所以她死时是脸朝上的。”

  许闲依旧思考着,“许闲,说说你们问到的。”

  许闲摇摇头,“那女孩儿的同屋说她死前老是做同一个怪梦,可是最奇怪的是,只是记得做过梦,但是内容却一点也不记得,哼!跟什么没说一样,害我白浪费时间!”

  宿舍里一片沉寂。大家都在考虑那个手势的特殊意义。

  突然,李克脸上面露凶光,恶狠狠的盯住许闲:“许闲?!”

  许闲愣了一下,“啊?”

  “我的阿迪达斯?"

  “你说什么胡话?什么阿迪达斯?”

  李克手里拿着一件衣服:“牌子,这件衣服的牌子,我才穿过不到三个小时,这些烧焦的小孔是哪里来的?”

  许闲嬉皮笑脸的说:“啊?你说这些小孔呀?”

  “没错!”

  “妈呀!三十六记走为上策,拔腿开溜!”

  “许闲,你别跑......”

  “啊!放过我吧,我没看就随手拿了一件,我不是故意的!”

  “少废话!”

  “下次我挑内衣行了吧?”

  “你以为你还会有做下次的机会……”

  “……”

  就暂时让他们放松一下吧!我们的主角们还要经历很多考验呢……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